第八十九章 你还会爱我吗?/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优雅的西餐厅。

古歆觉得那一刻全世界都安静了。

她到底是哪个筋不对了做了这种要人命的事情。

她到底是哪里想不开啊,要把她和翟安上床的事情给说出来,还他妈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那一刻,她不敢转头。

就这么整个人石化了一般的看着林巧巧,看着林巧巧整个人也尴尬得,说不出一个字。

分明已经窒息空间。

她只听到翟安低沉而磁性的嗓音在她楼顶上说着,“加班辛苦了,这顿我请,你们随便吃。”

原来,是过来说请客的事情。

古歆真的很想一头撞死算了。

这辈子真没这么丢人过。

“谢,谢谢翟总。”林巧巧连忙憋出几个字。

“你们慢用。”

而后。

古歆感觉到身后的气息远去。

她重重的叹了口气,然后一下趴在西餐桌上,整个人都不好了。

以后她要怎么面对翟安啊!

林巧巧看着翟总离开,看着翟总离开的时候,耳根子是不是有些红啊?!

她看不清楚,反正就看到他和那个女的一起离开了。

回头看着古经理。

看着古经理……

她都觉得,这一刻要有地缝,古经理真的把自己给钻进去。

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着。

美食上了。

古歆也没有胃口了。

看着面前的东西,真的只想撞死了一了百了。

“古经理,你别这样,也许翟总都没听到我们在说什么?”林巧巧笑得有些尴尬。

没听到林巧巧不会是这种表情。

古歆不说话。

一脸生无可恋。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林巧巧继续劝慰道,“不管怎样,吃饱了再说。”

“吃不下。”古歆看着面前的东西,“我想撞死。”

“其实仔细一想,也不是什么对翟总不好的事情啊。你刚刚分明是在表扬翟总,你不是说他的有这么长这么大吗?那不是表扬吗?”林巧巧也比划着。

“你别比划了行吗?你越比划我特么的越想去死。”古歆爆粗口。

林巧巧不说话了。

反正现在说什么都安慰不了古经理受伤的心灵了。

她还是吃东西吧。

狠狠的吃东西吧。

话说这家餐厅的东西真好吃。

古经理不吃真可惜了。

而且这顿还是翟总请客,作为后宫团一员,是多么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情!

……

市中心私立医院。

陆漫漫在莫修远走后的住院期间,来看她的反而多了起来。

莫家夫妇莫昆和姜雨烟过来陪了她一会儿,说了些让她好好养胎的话,说莫修远是忙的,让她多体谅。

她也只是笑着,笑着附和。

莫璃也跟着两夫妇来了,在两夫妇离开后她带着病房里,咬牙切齿的说着,“是不是南玥椿那妖艳贱货将王忠给带走了?”

陆漫漫不说话。

“我就知道一定是那贱货,她见不得你好。就想把你身边所有人的人都给带走。害我被迫回我爸妈家,都是那贱货的馊主意,亏我哥还这么顺承她,气死我了。”

“南玥椿带走王管家是为了你哥的身体。他胃病犯了,她想带着王管家跟着去帝都帮他调理一下。”

“那贱货人这么好?”莫璃不相信。

陆漫漫也懒得解释。

莫璃看陆漫漫没心情搭理他,有些不悦。

忍了忍说道,“你什么时候出院?”

“看医生安排。”

“你出院后还住在我哥别墅吗?王忠不在,谁帮你做饭。”

陆漫漫也这么顿了一下。

她倒是还没有想这个问题。

“要不然你赶紧趁着这个机会回你自己家别墅吧,婚都离了,还这么被捆绑着你不委屈我都看不下去。”莫璃说得义愤填膺。

陆漫漫觉得完全可行。

“不说了,我走了。我爸妈在外面等我。”

莫璃离开后,陆漫漫就在想什么时候出院的事情。

她自己很清楚。

这两天没有了妊娠期厌食症,身体也越渐的好了很多。

待在医院,根本是无济于事。

她想了想,叫来了医生,说出院的事情。

医生其实也觉得是可以出院回家修养的,但没有接到统帅的指使所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她应付了几声,说在观察一两天如果实在是没有任何异样就可以出院了。

陆漫漫说了声谢谢。

这两天把自己养得更好了。

第三天,医生再次来检查了一下她的身体状况后,就答应了让她出院的事情。

她就叫了古歆来给她收拾东西。

古歆下午翘了班,屁颠屁颠的就来了。

一边帮她提着简单的行李,一边纳闷的问道,“你们家王管家啊,那不是全才吗?他干嘛不来帮你还要我来下这份苦力。”

“他跟着莫修远去帝都了。”

“就这么被带走了?!”古歆完全是接受不过来的节奏。

陆漫漫点了点头,显得很淡定。

“莫修远那杀千刀的。”

“你就不怕莫修远听到。”陆漫漫和古歆一起离开病房。

古歆洋洋得意的说着,“反正他在帝都的,不怕被听到,除非他就这么突然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古歆突然就说不出来话了。

因为她真的看到莫修远了。

她猛地转头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脸色虽然没有她变化得这般厉害,但终究还是有些绷不住的,暗淡了很多。

莫修远上前,直接拿过古歆手上提着的行李,然后低声说道,“走吧。”

陆漫漫转头看了一眼古歆。

古歆点头。

她当然知道陆漫漫的暗示。

所以走到医院大门口的时候,古歆就灰溜溜的开着自己的车先走了。

开走的时候,她看到陆漫漫坐进了莫修远的轿车。

莫修远对陆漫漫分明保护得很好,分明很小心翼翼,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两个人都坐上车后。

司机开车离开。

前面有一辆黑色轿车引路,后面还有两辆黑色轿车保护。

车内很安静。

陆漫漫不说话,莫修远也不说话。

莫修远不说话,陆漫漫也不会说话。

就这么一路安静的到达了莫修远的别墅。

终究还是把她接回到了这里。

还好她没有提前给她父母说,她要回去住的消息,否则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车子到达之后。

莫修远帮她打开车门,伸手牵她下来。

陆漫漫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伸了过去。

手心触碰。

分明彼此手心都是温暖的,那一刻却觉得心口更凉。

他们一起走进别墅。

王忠不在。

家里面多了在高级病房帮她做饭的那几个厨师以及照顾她的护工。

她看了一眼,知道了莫修远所有的安排。

莫修远就是想要把她囚禁在他的世界里,在他随时可以触手可及的地方。

她坐在沙发上。

莫修远坐在另外一个沙发上。

莫修远说,“你出院后好好休息。”

陆漫漫抬眸看着他。

彼此真的尴尬到,说不出一句话。

“我等会儿就走。”莫修远说。

“你如果没有事儿就留下来吧。”陆漫漫开口道,“总不能一直这样。”

莫修远那一刻似乎愣怔。

是真的想不到陆漫漫会说这样的话。

他接到医生的通知说陆漫漫已经提了几次要出院的事情了,问他意见。

他其实在之前就知道,陆漫漫在他离开后,妊娠期厌食症就奇迹般的消失了,他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感受,那种从本能就开始排斥他的感受,他没办法形容。

他只是强迫着自己不回到文城来,不回来看她,然后好好的养好自己的身体。

可是在医生说陆漫漫今天出院的消息后,他终究还是放下了手上的事情,坐专机回到了文城,然后陪她出院,他其实是怕她出院后就不会住在这里了,而他到底怎么去把她接回来……

他终究很自私。

他终究是自私到很怕陆漫漫一离开,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我有点累了,回房间休息一会儿。”陆漫漫开口道。

莫修远点头。

陆漫漫起身离开了客厅。

莫修远一个人待在客厅,就是舍不得离开。

就算多一点点时间也好,就是不愿意离开。

他从医院带回来的厨师团队和护工开始在家里面各自分工的做着事情。

陆漫漫回房间休息了很久。

到下午6点多,护工上楼叫她吃饭,她才下来。

下来的时候,看到莫修远还坐在沙发上,真没走。

没走就没走吧。

她接受了。

她走向饭厅。

比在医院更加丰盛的晚餐,也是营养十足。

她坐下来后,看着莫修远还在沙发上看电视,似乎是没打算过来。

她问着护工,“张嫂,莫修远吃过了吗?”

“统帅没有吃,一直在沙发上看电视呢。”

“你去叫他过来吃饭吧。”

“是。”

张嫂连忙走过去叫统帅吃饭。

莫修远转头看了一眼陆漫漫,似乎是犹豫了一会儿,才走过来,坐在离她不远不近的距离。

陆漫漫看莫修远过来了,才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莫修远拿着筷子的手都有些说不出来的紧张,他就这么看着陆漫漫,看着她夹了一块牛肉丝放进自己嘴里,咀嚼,然后咽了下去。

咽下去后,没有吐出来。

他绷着的一颗心,也不敢放松。

又这么看着她夹了一块山药,吃了下去。

一口一口。

吃得虽然很慢很小口,但没有反胃的迹象。

他不知道此刻是不是应该高兴。

他很少这么紧张的,怕一件事情在自己面前,唐突的发生。

“你吃吧。”陆漫漫说,说的时候,还夹了一块清蒸鱼放在他的餐盘里。

陆漫漫在主动给他夹菜。

他拿着筷子的手,真的在极其的隐忍。

反而,不知所措。

对于陆漫漫对他的主动,反而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陆漫漫似乎也没打算等着莫修远的回应,自己又吃了起来。

莫修远顿了顿,将陆漫漫给他夹的鱼吃了,然后也跟着陆漫漫一起,吃着晚餐。

晚餐虽然很安静,但似乎少了之前那种明显排斥明显生冷的距离。

两个人吃过晚餐之后,一起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电视。

看着电视的时候。

陆漫漫感觉孩子在肚子里面踢她。

她站起来走了一会儿。

莫修远就看着她在客厅里面缓慢的挪动着脚步。

7个月了吧。

陆漫漫看上去一点都没有胖,反而还比之前消瘦了些,就是肚子凸出了出来,但看背影,一点都看不出来,她已经孕期7个月。

陆漫漫走了一会儿。

又回来坐下。

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似乎是在安抚。

“我可以摸摸吗?”莫修远问她。

陆漫漫手指僵硬了一下,点了点头。

莫修远坐过去,温热的大手放在她的孕肚上,那一刻真的感觉到里面的小家伙在动手动脚。

比之前,又稍微动静大了些。

陆漫漫说,“医生说我容易早产。”

莫修远点头,他知道。

“不知道会提前多久,但我希望孩子可以多在我身体里面待得更久。”

“就算早产了,孩子也会一直在你身边的。”莫修远承诺。

是啊。

让她带着孩子住在他的“行宫”里面。

她浅笑,不说话。

孩子终究也安静了。

陆漫漫从沙发上起身,说道,“我上楼洗漱了,你今晚会留下来吗?”

“嗯。”莫修远点头,“明天一早的飞机,去帝都。”

“那你也早点休息。”

陆漫漫起身回到卧室。

深呼吸了一口气。

她其实不知道现在应该怎样和莫修远相处,是迎合他还是拒绝他,是热情还是沉默。

反正,都在言不由衷。

不妨让彼此好过一点。

她洗完澡洗完头发。

坐在浴室的大玻璃前吹头发。

头发有点长,每次洗完头吹头对她来讲其实都有些困难。

她刚拿起吹风。

浴室的房门被人推开。

陆漫漫此刻其实只裹着一件白色的浴袍,松松垮垮的搭在自己身上,没有特别遮掩,而且里面一丝不挂。

她转眸看着莫修远,眼眸动了动,也没有表现得很排斥,自若的拿起吹风准备吹头。

“我来帮你。”莫修远说。

陆漫漫透过镜子看着他。

莫修远和她对视了一秒,低头拿过陆漫漫手上的吹风,然后开始轻柔的帮她吹了起来。

莫修远以前也给她吹过。

那个时候她还可以撒娇卖萌。

现在却就只是在承受而已。

她坐在大镜子面前,将自己的白色浴袍简单整理了一下,看上去规矩了很多。

吹完头发。

陆漫漫从凳子上起来。

莫修远将吹风放在原处。

两个人之间的相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是这么,不是尴尬就是僵硬。

“你要洗澡吧?”陆漫漫开口问他。

莫修远点头。

“我先出去。”

“漫漫。”莫修远叫着她。

陆漫漫看着他。

“能再抱抱你吗?”莫修远问。

陆漫漫点头。

然后主动地攀着他的脖子,抱着他。

莫修远不敢把她抱得太紧,因为怕挤到她的肚子,但那一刻,头还是埋在了她的颈脖之间,闻着洗头水和沐浴露的味道,很熟悉的味道。

他真的不想放手。

他真的不想放开她。

他真的很想,她能够一直陪在自己身边。

两个人好久。

莫修远终究还是放开了,“你先去休息。”

陆漫漫看着他的模样,突然垫脚。

一个吻,就这么印在了他的唇瓣上。

莫修远那一刻完全是怔住了。

他只感觉她柔软的唇舌在他的唇瓣上,轻柔浅出。

他只感觉到她熟悉的味道,在他唇瓣间,不停绽放。

他很想回应但又怕吓着她。

他紧捏的手指,控制着自己不要太过冲动。

不能冲动。

吻在唇瓣,持续了好久。

陆漫漫放开他,嘴角还扬着好看的笑容,“阿修,你是喜欢女孩吗?”

阿修。

她很少甚至是基本不会叫他这个名字。

她总是叫他莫修远。

总是叫他莫修远……

“嗯,喜欢。”莫修远点头,喉咙微动,在让自己别那么紧张。

其实他想说,只要是他们的孩子,男孩女孩他都喜欢。

他真的不要求那么多。

他只希望能有彼此的孩子就行。

“你喜欢就好,我感觉可能是个女孩。”陆漫漫说。

“漫漫……”

“你先洗澡吧,我在外面等你。”

说完,就这么转身离开了。

莫修远硬是站在浴室里面愣怔了很久,他真的不知道刚刚发生的一切是不是错觉,是不是错觉的,但是唇瓣上的触感,如此明显。

他强迫自己不要多想的,去洗澡。

然后快速的洗完澡,出来。

出来的时候,陆漫漫坐在床头,留着一盏浅灯在看育儿百科。

看着他出来,将书放在一边。

莫修远掀开被子,进去。

其实没有和她很近,他怕她会排斥。

但陆漫漫在躺下来那一刻,却稍微往他这边靠了一下。

他心跳真的有些紊乱。

不知道该如何去接受,陆漫漫此刻给他带来的反差。

他将灯光又调暗了很多。

房间笼罩在一片很暖的色调中,恍惚还觉得很暖。

睡下的两个人,没有说话其实都没有入睡。

躺了一会儿。

陆漫漫突然伸手,去拉着莫修远的手。

莫修远愣怔着,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她的主动。

他只感觉陆漫漫又靠近了他一些,身体就挨在了他的身体上。

夏天晚上睡觉,他就穿了一件紧身的工字背心,下面一条棉质睡裤。

她靠近他的时候,他感觉他的手臂能够触碰到她的身体,甚至是胸部柔软的地方。

她消瘦了很多,但在孕期,胸部还是发育了些。

本来陆漫漫胸就不算小,现在似乎更……有料了。

他喉咙微动。

陆漫漫说,“阿修,你想吗?”

想。

身体在那一刻,表现得很明显。

陆漫漫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坐在他的大腿上。

莫修远就这么看着陆漫漫有些松松散散的睡衣,睡衣领口已经滑落到了她一个香肩下,性感而白皙的小香肩在如是昏黄的灯光下,看上去真的很容易引人犯罪。

“医生说我容易早产,而且已经过了7月了,不能行房事。”陆漫漫说,“如果你需要,我可以用其他方式满足你。”

莫修远紧抿着唇瓣。

紧抿着。

真的是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而那一刻,陆漫漫就已经弯腰,再次主动的亲吻他的唇瓣。

安静的夜晚,昏暗的环境,本来就压抑到崩溃的反应,在那一刻似乎都激烈了起来。

他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今晚上陆漫漫会这么主动。

主动地,甚至和他上床。

他真的没想到!

他从床上坐起来,修长的手托在她的后脑勺上,从被动化为主动。

他的唇不停地亲吻着她的唇瓣,柔软甜蜜,欲罢不能。

他很久没有这么吻过她。

偶尔梦中醒来,会湿了一片。

但最后也只是洗洗,当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双手捧着她的脸颊,唇在她唇瓣上,怎么都吻不够。

其实没想过往下做得更深入。

他不会在这个时间段做这种事情,不会为了自己的欲望而让她去忍受。

他只是很想亲亲她,然后真的亲亲她就好。

两个人放开彼此后,气喘吁吁。

莫修远准备让自己平静一下,然后陪她入睡。

而陆漫漫的手却不规矩的往下。

“漫漫,不用的。”莫修远说,尽管现在呼吸急促。

“不是很想吗?”

“我不为难你。”

“南玥椿这段时间应该也不能好好满足你。”陆漫漫直白。

“……”莫修远沉默,那一刻似乎所有的激情在这一秒都会消失。

所以她是把自己当什么了?!

因为南玥椿现在的身体情况不能和他上床,所以她用她自己来满足他?

“我不需要。”莫修远一字一句。

陆漫漫手指有些僵硬。

她淡淡一笑,“那睡吧。”

她从他身上起来。

看上去很自若,也没有强求没有失落。

所以刚刚在他身上做的那一切,也都只是在违背自己的意愿努力迎合他而已吗?!

他能感受到自己心口的疼痛。

而没有了她的体温,心口处也真的空了很多。

他就这么看着陆漫漫躺在自己身边。

躺在他身边,似乎是在安然入睡。

他起身去浴室。

不知道是在让自己的身体冷静还是在让自己的心里冷静。

他冲洗着冷水澡。

平静了很久。

平静了之后,莫修远从浴室出来。

再次躺进被子脸的时候,陆漫漫能够给感觉到他身上的冷冷的气息。

昏暗中。

各自入眠。

莫修远突然开口道,“你是有什么想要我做的吗?”

原来,他也知道她没有睡着。

陆漫漫沉默了一会儿,转身,面对着他。

莫修远也这么紧紧的看着他。

两个人的眼眸相较,却总是平淡如水。

陆漫漫好看的唇瓣微动,“南玥椿给我说了,我父亲的事情。”

莫修远僵硬了一下。

“是我误会你了。”

莫修远抿唇,没有回应。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

“不用谢。”莫修远说。

他不需要她的谢谢。

不需要用这种方式来感谢他。

如果他们还是一家人,就不会这么见外。

“我爸现在生活得很好,我希望他可以一直这么生活下去,他曾经那些事情,还希望你能够一直帮我隐藏下去。”陆漫漫轻声的说道,“人到了一定岁数后,就很怕失去,很怕失去自己拥有的一切。”

“我知道。”莫修远点头。

“早点睡吧,你明天一早还要走。”陆漫漫说完,翻身躺了过去。

莫修远看着她的背影。

缓缓,修长的手臂将他环在了自己的怀抱里。

陆漫漫没有推开,而是乖巧的躺在他的怀抱里,努力让自己睡觉。

“漫漫,你还可以爱我吗?”身后,响起莫修远的声音。

陆漫漫摇了摇头。

大概不会了。

人活到她这样,上天多给了她一世的机会还是姚重蹈覆辙,她也怀疑自己是不是,爱得太多了。

“我很爱你。”他说,一字一句。

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他宁愿相信,她刚刚的摇头只是在说不知道。

而不是。

不爱。

------题外话------

国庆快乐!

今日更新少,二更伺候。

不多说,宅有点小事儿出门了。

各位亲们,么么哒。

记得,虽然月初,如果有月票的妹纸们,别藏着捏着了,宅很想要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