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当场被骂/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

陆漫漫醒来的时候。

莫修远已经走了。

身边空空如是也。

终究,他们最后还是变成了这样的身份。

她起床,去浴室洗漱。

脖子上,又一个很浅很浅的吻痕。

她擦了擦。

昨晚上也不记得做了些什么,终究还是留下了一些印子。

她简单的洗漱了一番,换了一套家居服,准备出门。

出门的时候,突然看到床头上似乎放着一个蓝色的礼品盒。

她不记得自己见过这种东西。

想了想,还是走过去拿了起来。

打开。

是一对耳环。

很璀璨的钻石,即使现在光线不是特别的明亮,也能看到钻石反射出来的耀眼光芒。

这算是对自己的补充吗?!

她嘴角冷冷一笑,随手将耳环放在了那一堆珠宝里面。

她现在甚至都不提不起那个精神去收纳那些东西了。

她下楼。

楼下,已经给她备好了早餐。

她一个人吃。

吃得没什么味道但也习惯了这种一个人生活的滋味。

“莫太太。”伺候她吃早餐的张嫂开口叫她。

“叫我陆小姐就是。”

“哦,是陆小姐。”张嫂顿了顿,又说道,“统帅今天早上走的时候说,如果你想要去哪里走走可以去走走,不用一天都关在别墅里面。”

所以他现在在给她自由了。

“还说如果你身体有点不适就一定要去医院,现在别墅24小时有救护车随时待命,医院那边也会随时准备,直到你顺利生产。”

陆漫漫点了点头。

“统帅对你真的很好。”张嫂说着,“走的时候还特别交代我,让我好好照顾你,还让我多和你聊聊天。”

陆漫漫淡笑了一下,“张嫂,我这个人很闷,不太喜欢说话。你别介意。”

“怎么会。我其实也不太会说话,一直在医院做护工,做了很多年了,能够被统帅喊来伺候你真的觉得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我会尽职尽责对你做到更好的。”

“不用对我这么客气。”陆漫漫直白道,“其实对于莫修远,我和你的身份地位也差不多。”

“陆小姐……”

“好了,你不用陪着我了,你忙你的吧。”

“哦。”张嫂应了声,离开了。

陆漫漫默默的吃着早餐。

她想,以后应该很长一段时间,她会这么过下去。

……

文城电视台。

古歆眼看着自己手上的栏目时间越来越紧。

但是内容真的没有多少实质性的进展。

她也真的是有些崩溃。

古歆拿着自己手上的进度表,林巧巧一直在帮她整理,然后一个一个核对,现在哪一块的进度到了哪个地方,差进度的全部都打上了红色勾,古歆打完勾一看,百分之八十的工作都和他们预期的进度差了好大一截。

她突然有些欲哭无泪。

她实在不知道,为什么推动一个工作会这么难。

下面的人为什么会找得到这么多借口,为什么做一件事情就不能顺顺利利。

仰天长叹中,林巧巧忍不住提醒,“古经理,在不开会将现在的进度做一个叮嘱,我们想要在规定时间完工真的是天方夜谭的事情,这段时间翟总来电视台很少,大家也都懒散了很多,你在这个紧要关头可不能松气了,否则完不成任务,第一个被批的人就是你。”

“我也知道啊!但是我开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会了。每次一问进度,那些理由比我充分多了,我每次都听到哑口无言简直没办法反驳,你要我怎么办,我真的是受够了这份工作了,能不能让我清闲点。”

“古经理,你刚开始的激情去了哪里了?”林巧巧无语。

分明刚开始还挺积极向上。

古歆深呼吸,让自己强打精神,“通知半个小时后开会,真被撵出公司,我倒是没什么,我怕我家老头子高血压气发。”

林巧巧连忙点头,“那我马上发会议通知。”

“去吧去吧。”古歆挥了挥手,又拿起刚刚和秘书一起整理的进度表。

一个工作怎么负责起来就能这么难。

当时分配工作的时候,大家分明都很有积极性,而且都说可以办到,真的到了需要工作的时候,怎么就这么散漫了呢?!

她抓了抓头皮,又让自己喝了点咖啡。

半个小时后。

小型会议室。

几个主管坐在一起。

古歆将手上满是红勾的进度表拿出来,“这是目前我们的进度,你们觉得我们能在规定时间完成电视台交办的任务吗?”

办公室鸦雀无声。

古歆其实也真的做不到黑脸说人。

她看着这群比她大多了的主管级别的中年男女,忍了忍脾气,“现在我们来说说,我们的进度差在什么地方,有什么困难,我们一起解决。”

古歆决定不把开会的气氛弄得太过僵硬。

几个主管也就都稍微松了口气。

古歆让林巧巧将项目汇总表放在投影仪上,正准备做一个一个问题的沟通。

刚开口。

会议室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

古歆转头,看着翟安突然出现在会议室。

其实。

自从那次在餐厅口无遮拦了之后,她就真的没有面对过翟安了,本来前两天还一直提心吊胆要是碰到了怎么怎么尴尬,结果自己想多了,翟安根本没那么多时间让她能够见到。

而此刻,好吧。

总算又让她有些尴尬了。

她抿了抿唇。

翟安自若的坐在会议室她正对面的位置,说道,“古经理继续,我只是来旁听一下现在栏目的进度。”

古歆咬牙。

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始讲说,“目前栏目的内容,还处于一个很肤浅的概括上面,没有真的深入进去。比如和明星的对话和访谈太敷衍太没有创新了,且互动环节的游戏也半点看头都没有,直接拿真人秀的节目来照搬的,别说观众审美疲劳,我看着都疲劳了。”

内容部的策划主管低着头,脸色难掩难堪之色。

“张主管,你谈谈你在内容上的一些看法吧,我也听听你的意见。”古歆对着内容主管说道,口气都很平和,说着的时候,眼神看了一眼翟安。

翟安低头在翻阅刚刚让林巧巧给她的一份进度纸质文档,一边似乎也在听古歆的会议,看不出来什么情绪。

内容主管也这么看了一眼翟总,开口道,“古经理,我们内容策划组确实是已经尽力了,我们组的成员也就5个,每个同事都是加班加点在网上搜罗稿子,又是修改又是创新的,你也知道明星很敏感,有些问题根本就没办法问,我们也是综合考虑才会写出这样的内容。至于游戏互动,这真的不是我们组的强项,我们也和其他栏目的游戏策划进行了申请和支援,这算是这么多期节目中,效果最好的两个互动活动环节了。如果古经理实在不满意,你其实也可以和电视台专程负责活动策划的部门交接一下,我们可以全权配合,直到大家都满意为止,关键现在是,对方根本不热衷于我们的栏目……”

古歆觉得头大。

是真的头大。

反正每次有困难的时候,都是推到别的部门,而且每次的借口都不一样。

上次可没有说对方部门不热衷。

她抿了抿唇,“张主管的意思就是,你们现在的困难是负责活动策划的部门没办法给你绝对的支撑是不是?需要我去找那边协商一下?”

“是的,古经理。”内容主管连忙说着。

古歆点了点头,拿起本子准备记下。

就在刚起笔的那一秒。

翟安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她愣怔的看了他一眼,以为他是已经听够了准备离开。

却看他将手上那份文件拿出来,脸色有些冷,“这么长时间,古经理,你给我的就是这么一份进度表吗?”

口吻,真的有些重。

古歆抿了抿唇,“我们现在在做困难沟通。”

“我只觉得我来参加你们这个会议是在浪费时间。”

“我没有邀请你参加。”

“也在浪费你的时间!”翟安将文件往桌子上一放。

力气有些大。

所以响起了一点声音。

会议室顿时,鸦雀无声。

“作为栏目负责人,如果每一个项目一遇到一丁点困难就需要由你亲自出面来负责,你觉得你们的进度可以快到哪里去?!刚刚张主管说策划部门不给于支撑,我很想问问张主管,你是什么时候去沟通的,对方是怎么回答的?为什么非要在开会的时候才来说你遇到了什么困难?遇到困难的时候不应该第一时间就去解决吗?拖沓到这个地步,就是你们给予我这个栏目的交代吗?!”声音真的有些冷。

古歆都被面前的翟安吓到了。

她看着一脸尴尬的内容主管,连忙说道,“其实之前已经过了几个稿子了,张主管也很用心。”

“古经理,你难道不觉得,我批评你的下属,直接就是在你的否定吗?!你现在去袒护他,也是在为你自己辩护是吗?”翟安声音又冷又沉。

古歆咬着唇,“我知道这个栏目进度慢了很多,也有很多确实达不到要求,我们现在也在很尽力的抓紧进度……”

“我是不是还应该提醒你,任何企业任何商业集团,要的不是过程而是结果。我不管你们之间做了多少努力加班了几个深夜,这只能在最后这个项目结束是对你们一个感情评价,但绝不是改变这件事情成功与否且是不是应该受到责罚的绝对性因素,而我很不想听到有人对我说进度拖沓是因为,困难无法解决。如果是困难无法解决,这是你之前就应该想到的问题,而不是在大会上现在才来说的事情,开会的意义在于分配在于总结在于创新在于鼓励,否则其他原因的会议,都是在浪费时间!”

古歆抿唇。

她真的是被骂的有些遭不住了。

第一次看到翟安这么严厉的和她说话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她全盘否定。

“古经理,我觉得我有必要还提醒你一下,管理不好你的团队就是你的问题,希望你好好调整你自己的位置。”翟安丢下这句话之后,直接就走了。

走了很久。

整个会议室都处于鸦雀无声的状态。

翟总是很严肃,在对待工作上会比较一丝不苟,但绝对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发这么大的脾气,还对着矛头直接骂古经理,当着下属的面,是其实是真的很不给面子的一种行为,一般领导人绝对不会选择这种方式。

所有人都有些面面相觑。

古歆觉得自己不是有那么点没心没肺,当场估计就已经哭得一塌糊涂了。

她深呼吸,深呼吸,看着自己下面坐着的几个主管。

看着几个主管也尴尬无比。

她说,“翟总说得对,我们开的会议不少,每次都浪费在各位主管的困难上了。你们其实也看到了,我们的进度现在在什么地方,远远比我想象的差了太远。这种事情,谁是老板谁都会发飙,这次的批评,我承受了。”

几个主管此刻依然没有谁主动说一句话。

古歆又说道,“遇到苦难,我希望各位单独下来找我,也确如翟总说的,有些困难不是说一定需要我,其实你们自己也可以,我希望大家都明白自己的位置在什么地方,我们是一个团队,彼此之间互帮互助,还要互相理解。今天的会议就到此为止,下去之后,各个主管梳理一个你们现在手上负责项目的具体情况,包括时间进度,下次的会议,我只会通报,谁落后,落后的进度。如果没有绝对充分的理由,我会要求,引咎辞职,包括我自己,如果我没有在规定时间完成这个栏目的策划,我也会引咎辞职。”

会议室瞬间凝重了很多。

“散会。”古歆起身离开。

由始至终,她依然没有发什么脾气,但她似乎学到了,应该怎么对下属。

不是被下属牵着鼻子走。

而是需要表明自己的立场和底线在什么地方。

她果真还是职场菜鸟,什么都不懂。

回到办公室。

脑海里面还是会分分钟浮现翟安对她的批评和教训。

他是说得对。

但人都是感情动物,她又不是真的没心没肺,说不难过就不难过!

房门外,林巧巧敲门而进。

“古经理。”林巧巧泡了一杯咖啡,明显是一脸讨好,“你消消气。”

“我没生气。”

“脸上很明显。”

古歆瞪着林巧巧。

林巧巧将咖啡杯放在古歆的办公桌前面,说道,“古经理你别气了,其实翟总说得很对,我们的进度都是被那帮倚老卖老的老头子给耽搁了,一会儿一个理由一会一隔困难的,翟总当场发发脾气,也能让那帮人自觉些。”

“我又不笨,这个道理我当然懂。”古歆拿起咖啡喝了一口。

一口进去,差点没有吐出来。

“卧槽,你泡的什么咖啡,这么苦。”

“这不是让你忆苦思甜吗?我们好日子在后面!”林巧巧甜甜一笑。

“难喝死了。”古歆将咖啡放下,“你出去吧,我要工作了。”

“古经理,其实苦咖啡可以提神的,你不妨多喝一点。”林巧巧不忘提醒。

古歆眉头微皱,“捉摸着,你真实意图其实是打算让我加班的节奏。”

林巧巧微微一下,“奴家是这个意思。”

“行了,我知道了,出去吧。”她也没想过后面这段时间正常上下班了。

她低头埋入工作。

林巧巧又一脸神经兮兮的模样说道,“我还想到了,那次不是在餐厅你不是比划了翟总的尺寸吗?!说不定,在借机报复你,一直没找到理由,正好抓了你的小辫。”

古歆也觉得林巧巧说得对。

“所以古经理别沮丧,都是翟总太不大度了。不就比划了他的尺寸吗?又没让他脱光了给我们看……”

古歆真觉得,她运气不太好。

她连忙起身去捂住林巧巧的嘴。

林巧巧那傻妞,端咖啡进来的时候没关门。

然后,她突然就看到翟安出现在了门口。

林巧巧还在说什么脱光,真是要害死她吗?!

她眼疾手快的去捂林巧巧的嘴,然后咖啡扑了自己一身。

是很烫。

她穿得白色短袖衬衣。

手臂上全是咖啡,痛得她真的很想爆粗口。

能不这么倒霉吗?!

能不能不这么倒霉!

林巧巧也被古经理一系列的动作惊呆了,然后也看到了翟总站在门口,整个人也无语了。

所以在人背后千万不能说小话。

千万不能。

活生生的教训啊。

“古经理,你没事儿吧。”林巧巧反应还算快,连忙问道。

“没事儿……”才怪了。

一副你丫傻的啊!

没看到都红了吗?!

“怎么样?”头顶上,响起翟安熟悉的嗓音。

“没什么,我去厕所冲洗一下。”古歆说着,连忙冲了出去。

她冲到公用洗手间,然后用冷水不停的冲洗。

稍微,才好了那么点。

人倒霉的时候,真是说句话都能出事儿。

她一边看着自己红红肿肿的手臂,一边哀怨的感叹。

总觉得这段时间没任何一件事情顺心。

她冲了一会儿之后,带着火辣辣的疼痛,回办公室。

办公室内,翟安还在。

林巧巧倒不知道去了哪里。

她其实还是有些尴尬的,笑着叫了声,“翟总。”

翟安眼眸看了一下她红得更明显的额手臂,抿了抿唇。

“还好,不是很严重,咖啡也不是特别烫。”古歆说,“你找我有事儿要吩咐的吗?你等会儿,我去拿个本子记一下,平时都是林秘书帮我记得,我自己记不太下来。”

翟安就这么看着古歆急急忙忙的帮自己笔记本拿起来,找了一支笔。

烫伤的是右手臂。

稍微使劲就会有点痛。

她忍了忍。

翟安就这么看着她,缓缓说道,“我下来就是告诉你一声,栏目的事情我不希望有任何不确定因素,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我希望这段时间你可以重新梳理一下你的栏目进度和问题所在,如果有困难,我也不希望在每次大会上来听你说,你直接来找我。我在电视台坐班的时间不定,你可以和我秘书预约。”

“嗯,是。”古歆点头。

“处理一下你自己的手臂吧。”翟安又看了一眼她红肿的手臂。

古歆笑了笑,“我知道。”

翟安转身离开了。

古歆松了一口大气。

她还以为他下拉又是骂她的呢。

是不是所有领导都是,先狠狠的给你一巴掌然后又给你吃一颗糖对他巴心巴肺。

果然翟安是管理方面的高手啊!

这是需要情商的吧。

她情商果然很低。

这么想着些事情,一屁股坐在自己办公椅上,准备如翟总提醒的一样,重新梳理一下自己这个栏目,到底为什么止步不前!

手指才放到键盘上,刚打了两个字。

痛啊!

她低头吹着自己的手臂。

好好的一片,好狰狞。

她咬牙,忍着痛敲打键盘。

不知道是不是全神贯注的原因,敲了一会儿也没觉得多痛了。

她一边思索一边写着自己的计划安排,这么打了一会儿字。

林巧巧进来了,还有些气喘吁吁,“古经理,我去帮你把烫伤药买回来了,跑死我了。翟总说的烫伤药真特么的好难买,找了我几条街我才找到,你赶紧把药上上,别留下疤痕了!”

古歆看着林巧巧气喘不匀的样子,“翟安让你买药去了?”

“是啊。”

“我还以为你跑了呢。”

“我是这么不耿直的人嘛。”林巧巧一副很义气的样子。

而后拿起烫伤药膏,小心翼翼的帮她涂抹。

“轻点。”古歆痛的冒冷汗。

“已经很轻了……”

“痛啊痛啊!”古歆忍不住尖叫。

林巧巧真觉得刚刚古经理没有在当场被咖啡烫伤后哭出来,也是奇迹了。

好不容易给她上好药。

林巧巧把药膏放进了古歆的包里面,“我买了两支,一支你拿回家记得用,一支我放在办公室,我每天帮你擦。翟总吩咐一天姚擦四五次,我怕你忘记了。”

“嗯。”古歆点头。

上好药之后,有股凉凉的感觉,也就没觉得又那么痛了。

她转眸又准备工作。

林巧巧反而有些八卦,“古经理,我觉得翟总对你其实也还不错的。”

“你还说他!”古歆火大。

每次背后说他,都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我就最后再说一句,我刚去买药的时候,怎么都觉得,翟总刚刚在会议上突然发飙的样子,其实是在以身示范,以身示范的意思就是让你跟着他学习怎么当一个领导,这完全是帮你的啊,古经理,你说是不是?”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古歆直白,“别给我希望让我失望,我现在遭不住打击。”

林巧巧瘪嘴。

“出去吧,我把思路理清楚了,好好把栏目做好,要不然我们都得卷起被子走人。”

“是的,古经理。”林巧巧连忙说着,走了出去。

古歆重新将手放在键盘上,转头看了一眼手臂上的红色痕迹以及凉凉的药膏……

算了不想了。

她埋入工作之中。

一直加班到深夜。

古歆已经喝了几杯苦咖啡了,累的都趴办公室睡着了。

林巧巧推开房门就看到古经理趴在办公桌上。

古经理果然是变了很多,以前绝对不会这么上心一件事情,就算这次栏目明显进度滞后,其实古经理也真的费心费力,一直在用心的做也很想做好,只不过并不是所有努力都有结果而已。

她翻出夏凉被,轻轻的搭在了古经理的身上。

刚拧好被子,抬头就看到翟总站在门口。

林巧巧有些惊讶。

翟总比了一个“嘘”的动作放在唇上。

林巧巧连忙点头,走出去,还给古经理将房门关了过来。

“翟总,这么晚了你还在?”林巧巧询问。

“刚加完班,准备离开,看你们办公室灯亮着就过来看看。”

他们不是一层楼,怎么知道他们办公室灯还亮着?!

林巧巧笑了笑,“古经理一直在做栏目的事情,前一秒还在和我说事情,这才睡一会儿。”

“你们也注意身体,早点下班。”

“嗯。”

“我先走了。”

“翟总慢走。”

林巧巧看着翟总的背影,总觉得翟总是很关心古经理的啊?!

莫名觉得好多八卦……

------题外话------

二更求月票(有月票的就投啊)!

好啦。

明天不出意外继续二更。

宅遁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