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生产/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日复一日。

陆漫漫站在全身镜前,看着自己越渐挺大的肚子。

她抚摸了一下。

已经8个多月了,35周。

医生说她容易早产,说不到37周孩子应该就会提前出来。

她本来觉得没有什么感觉的,却在临近的时候开始有了些担忧,晚上也在半夜会突然惊醒,然后会忍不住摸摸自己的肚子,感觉还在,才会安心下来,却很久都睡不着。

王忠去了帝都之后就一直没有再回来。

莫璃偶尔会来别墅看一眼,有时候也会冷嘲热讽,有时候也会很正常的陪她聊天一会儿,然后也会咒骂南玥椿,大体是抢走了她的王忠。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莫璃似乎对王忠的依赖越来越强。

莫璃不在的时候,陆漫漫很多时候都是一个人。

她父母亲因为她父亲不在管理公司而经常出国旅游,每次回来就会给她带很多礼物,大多数都是一些小孩子的衣服,然后每次来的时候她妈都会红着眼眶离开,大体是觉得她太委屈了,被莫修远“囚禁”在这个地方。

其实莫修远没有太限制她的行动,她只是自己懒得走而已。

莫修远这两个月时间有空就会回来。

他们之间话不会太多,但也没有了之间那么箭弩拔张,整体而言,两个人还可以正常而平淡的交流相处下去。

古歆这段时间似乎特别忙。

她在忙的时候也会抽空给她打电话,问她和孩子的情况,大多数时候都说不到两句话就挂了。

古歆说总有一天她会被这个工作给折磨死。

陆漫漫却觉得,她不会折磨死,有一天她会感谢她现在经历的一切!

她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从衣帽间下楼。

张嫂和她住了一段时间,熟了很多,两个人话题也多了些。

“陆小姐,秋天马上要到了,你看外面的树叶都开始往下掉了。”张嫂陪着她吃早餐,看着外面璀璨的阳光,看着外面碧翠中带着的枯黄,忍不住感叹。

陆漫漫往外看了一眼。

嘴角笑了笑,“我大概也快生了,这几晚上睡眠也不太好了。”

“瓜熟落地,陆小姐不要太紧张。”张嫂安抚道,“第一胎会比较害怕,但是第二胎之后就好了。我一共生了三个孩子。就生第一个孩子的时候也是半夜半夜睡不着觉,我那老头子每天晚上陪我大半夜大半夜的聊天分散我的注意力,那段时间也算是折磨……”

张嫂似乎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连忙住嘴将话题转移说道,“统帅太忙了,他有时间还是会回来的。你生孩子的时候,他一定在。”

陆漫漫淡淡的笑了一下。

她其实没什么特别的情绪波动。

吃过早饭之后。

陆漫漫习惯性的会在房间走一会儿。

她问过医生了,问她这样的情况顺产可以吗?!

医生说如果真的要顺也是可以的,而且胎儿如果会早产比一般的孩子稍微还会小一点,顺的话会更容易。

她还是决定顺产。

所以还是会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多多走动。

走了一会儿。

她歇了口气,然后打开电视看一会儿综艺类节目。

她希望孩子能够开朗一点,所以她会选择一些吵吵闹闹的节目多看看。

看着看着,偶尔就会在沙发上睡着。

这段时间晚上的睡眠太差,总是会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睡着。

她也不会强迫自己不去睡觉,就算她在沙发上不小心睡着了,张嫂也会及时的帮她盖好被子,让她好好睡一觉,张嫂也知道这几天晚上她都在失眠,所以一般不会太打扰她的习惯。

越到即将临产。

她的生活越是不规律。

吃饭睡觉,作息似乎全部都乱完了。

迷迷糊糊的睡醒了之后,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张嫂不会有这么大的力气抱她上楼抱她回房。

其他人也不会抱她。

所以是莫修远回来了。

她看了看时间。

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了。

张嫂为了让她多睡会儿,是不会在她睡着之后吵醒她的。

她掀开被子起床,去厕所简单洗漱。

然后下楼。

楼下,莫修远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转眸看了她一眼,然后起身。

陆漫漫也这么一步一步,有些艰难的下楼。

莫修远就这么看着她的步伐,沉默着站在楼梯口等她。

“什么是回来的?”陆漫漫问他,显得很自若。

“上午的时候,你在沙发上睡着了。”

“你抱我回房间的?”

“嗯。”

“我还没吃午饭,你吃了吗?”

“没有。”

“那一起吃午饭吧,我让厨房准备午餐。”陆漫漫说着。

莫修远点了点头。

陆漫漫让张嫂去厨房说了一声。

然后回身和莫修远一起坐在饭桌前。

一般厨房都会提前给她备好饭菜,就是怕真的把她饿着了。

厨房一道菜一道菜的放在饭桌上。

两个人默声吃着。

“我听张嫂说,你这段时间晚上睡眠不太好。”莫修远开口道。

“有一点。”

“我这段时间陪着你,直到你生产为止。”

陆漫漫抬眸看了他一眼,“不耽搁你的事情吗?”

“能处理的都处理得差不多了。”莫修远说,“不用担心。”

“哦。”陆漫漫也不多说。

“吃过午饭之后,你有什么安排吗?”莫修远询问。

“暂时没什么。”陆漫漫摇头。

“我们出去逛逛吧,张嫂说你基本没有出门过。”

“我没什么特别想要逛的。”

“去给孩子买点东西吧。”莫修远说,“医生说你提前生产,早点准备也不会太仓促。”

陆漫漫还是点了点头。

吃过午饭之后。

彼此休息了半个小时。

莫修远带着陆漫漫出了门。

陆漫漫坐在小车上,是真的觉得自己好像很久没有看到文城的街道了,恍惚都有了陌生感。

车子开到商业大厦的一个特殊通道门口。

以现在莫修远的身份,出现在公众场合,很容易引起动乱。

他们走进那个特殊通道,身边很多保镖很多人跟随。

陆漫漫其实在想,与其这么出去逛街,倒不如让商界直接将商品带回来就行了,太多此一举了。

两个人走的通道,真的没有看到其他任何人。

一路到达了孕婴区。

孕婴区整整大半层楼,周围都被围困着,还有黑色保镖守护着,除了他们,没有其他任何客人。

两个人就这么一起走在孕婴区,服务员对他们也是毕恭毕敬。

陆漫漫其实有些不自在,莫修远倒是很坦然,他手上还推着购物车,在服务员的介绍下,真的很认真的在挑选生产的宝宝用品和孕妇用品,包括奶粉,纸尿布,婴儿床,婴儿洗液,婴儿衣服,月子用品,甚至还买了些婴儿玩具。陆漫漫一路上就跟着莫修远,一个孕婴店一个孕婴店的逛了下来,买了很多东西,准确说是太多东西,多到都需要商场配货发送。

两个人逛了差不多有1个多小时。

陆漫漫有些累了。

莫修远带着她到一边的VIP休息区休息。

陆漫漫坐下来休息的时候,莫修远还在低头核算自己买的东西,大概是在核对是不是有买漏的,很认真的表情。

她收回视线。

想着也许某一天,他也会这么陪着南玥椿。

“漫漫,你有什么还想买的没有?”莫修远似乎是核对完了,开口询问。

“你都买差不多了,应该够了。现在买东西很方便,如果实在是差什么,再随时来买就行了,其实不用囤货那么多。”陆漫漫提醒。

莫修远点头,“嗯。”

“没有其他买的,我们就回去吧。”陆漫漫提议。

“好。”莫修远站起来,然后去扶陆漫漫。

陆漫漫没有推开,认识顺势的让她搂抱着自己离开。

她现在肚子挺得很大了,走路其实都有些累了。

两个人离开了商场。

所有的东西都是商场配送到家,莫修远手上却还拿着一个拨浪鼓,然后随手玩弄着。

陆漫漫看了他一眼,将视线放在车窗外。

“漫漫。”莫修远突然又开口,“我想给孩子弄一个婴儿房出来。”

“是单独腾出一个房间吗?”

“嗯。”莫修远突发奇想,“以后月嫂陪着孩子住。”

“好。”

莫修远开始给自己的助手打电话。

然后在他们回到别墅后不久,就有两个设计师上门到家了。

莫修远在别墅挑了一个房间,然后后设计师一起设计婴儿房的改造。

陆漫漫回来后就回房间躺下休息了。

当醒来后下楼时,看到莫修远还在和设计师在茶室画着图纸,似乎是弄了一个下午。

陆漫漫看了看时间,都已经到了晚饭时刻了。

她转身对着张嫂说道,“去叫莫修远过来吃饭吧。”

“是。”张嫂连忙答应着,又说道,“一直觉得统帅高高在上,就算平时回来也不太说话,都不敢怎么靠近。今天看着统帅的样子,才觉得真的像普通人,刚刚有人送婴儿用品回来的时候,统帅还一件一件清点了,看上去真的就跟普通准爸爸一样,喜悦简直藏都藏不住。”

陆漫漫淡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转身去了饭厅。

张嫂叫了莫修远过来吃饭。

莫修远似乎才发现时间,和设计师说了什么,才让设计师离开,自己到了饭厅。

“你和他们讨论了一下午?”陆漫漫问道。

其实婴儿房应该不复杂吧,摆好装,做好分区就行了。

“稍微讨论了一下。有点怕设计出来不够好。”

“其实婴儿房也不会太实用。等孩子真的长大了会欣赏了,设计也过时了。”

“至少每一个阶段,都是想要给孩子最好的。”

陆漫漫抿了抿唇,没再多说。

吃过晚饭之后,莫修远又去捣腾他的设计稿去了。

她自己走了一会儿散了散步。

看莫修远还没有要休息的意思,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

莫修远既然说要陪她一段时间,那肯定就是前面辛苦了一段时间,回来这么一天也没有休息过,铁人也遭不住。

她走过去,看着他低头用铅笔在标注,似乎又不太满意,擦了擦,又在重新弄。

“还要弄很久吗?”陆漫漫开口。

那一刻,莫修远似乎才发现,陆漫漫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他身边。

他警觉性很高,很少会这么专注到,发现不了身边的一切。

“就是修改一点细节,明天和设计师定稿后就可以做了。材料都会选择无毒安全环保的,到时候我会亲自挑选检验了才会装进房间里。”

“嗯。”陆漫漫点头,“我过来就是提醒你一下,你早点休息,别太累了。”

莫修远好看的唇角上扬了一下,“嗯。”

陆漫漫转身回房,上楼的时候又看了一眼莫修远,看到他低着头似乎又在修改。

其实,她反而没有这么兴奋和积极。

回到房间后,她洗完澡。

打开浴室门就看到莫修远进来。

她以为他会很久才会回房。

至少把设计稿设计完了之后,还要好好的自我欣赏一下吧。

莫修远有时候的举动,她也想不明白。

她其实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去思考莫修远要做什么会做什么甚至想做什么了。

“我去洗澡。”莫修远说。

陆漫漫点头。

自己躺在了床上。

莫修远洗澡很快,洗完出来后,就睡在了她的身边。

因为白天睡得太多,晚上反而睡不着了。

陆漫漫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莫修远将她自然的楼抱在怀里,“睡不着吗?”

“白天睡太多了。”陆漫漫靠在他的怀抱里,是背对着他的。

他的呼吸打在她的脖子上,有些痒。

“睡不着就起来坐一会儿吧。”莫修远说,“我陪你读一会儿育儿百科。”

“不用了,你累了这么久,先睡吧。”陆漫漫摇头。

莫修远抱着她的身体沉默了一会儿,提议道,“那你起来看会儿电视吧,勉强自己睡觉也很难受。”

“不用了,我慢慢也会睡着。”

莫修远终究没有再多说。

安静的夜晚。

外面的白夜光极好,飘飘渺渺的映衬在窗帘上,感觉很美很浪漫。

她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窗外。

然后也不知道多久,还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一般这次睡着之后,也会在凌晨清醒。

她大概是在晚上2点多醒的。

做了一个不太好的梦,梦到她突然发作了,但是周围没有一个人,她怎么走怎么走,都没办法去医院,觉得整个人都很绝望。

清醒的那一刻,身上都有冷汗,但没有大哭大闹也没有尖叫。

她转头看着躺在自己身边似乎是已经进入深度睡眠的莫修远,微动了动身体,准备起床。

每晚睡不着之后,她就会起来走走。

也许稍微走动一下累一会儿,可以帮助睡眠。

她身体刚起来。

手臂猛地一下被人抓住,“你去哪里?”

陆漫漫一怔。

“我去上个厕所。”

“我陪你。”

“我是去上厕所。”陆漫漫重复。

莫修远放开她的手,似乎才清醒过来,有些尴尬。

陆漫漫掀开被子起身。

越到临盆膀胱会被压迫,起夜很正常。

她是想要上厕所了,但根本原因还是自己,睡不着了。

她在厕所马桶上坐了一会儿。

用温水洗了脸让自己稍微忘记了刚刚那个不太好的梦,恢复了情绪才走出房间。

大床上,莫修远半坐了起来,似乎是在等她一起睡觉。

她实在睡不着,不想躺在床上,那样会更加无法入眠。

平时都是在房间走动走动,不想打扰他,所以她想下楼走走。

“你睡吧,我出去散散步。”

“我陪你一起。”莫修远已经掀开被子起来了。

“不用了,我一个人走走就行了。”

“明天也可以陪着你一起睡,我现在也没多少睡意了。”莫修远说。

陆漫漫不想引起不必要的争执,点了点头。

两个人一起下楼,去了外面的后花园。

后花园开着浅灯。

凌晨时刻,秋天来临,吹拂着的风还有些凉爽。

“你冷吗?”莫修远问她。

“不冷。孕妇会比一般人更怕热。”

“哦。”莫修远点头,从走出卧室开始,就一直将她的手紧紧的拽在手心。

两个人来回散步,其实走得很慢。

“平时晚上你都这样吗?”

“这几天才这样,因为孩子要生了,会有些紧张。不过平时我都在房间走走就行了,今晚怕打扰你所以才会下楼来走,没想到还是打扰你了。”陆漫漫笑着说,分明很温和的口吻,但就是给人可客气很生疏的感觉。

“我回来就是为了陪产的。”莫修远故意忽视陆漫漫的话语,“所以别怕我累着了。”

陆漫漫笑了笑。

两个人走了大概半个小时。

陆漫漫提议回房睡觉。

躺在床上,其实也不会那么快入睡。

只是不想莫修远这么一直陪她一直陪她。

“要不要我给你讲故事?”躺下后,莫修远突然开口道。

“你会讲故事吗?”陆漫漫也不想拆了莫修远的台子,问道。

“以前给阿离讲过,童话故事。”

“哦,是吗?”陆漫漫勉强应了一声。

他们之间很少再提起阿离的名字。

仿若,成了他们之间的一个隐藏伤疤。

“很久没有讲过了,先练习一下,以后好给孩子讲。”莫修远似乎并没有特别多的情绪。

也是真的接受了。

他总是比一般人冷静,才会这般,不会故意给任何人难堪。

“你讲吧。”陆漫漫也表现得很淡定,淡定的说着。

莫修远低沉而磁性的嗓音开口道,“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国王。国王生了三个女儿,一个女儿比一个女儿貌美。有一天,他最小的一个女儿……”

房间内,充斥着莫修远好听的声音。

一直到夜晚很深很深。

莫修远感觉到身边的人真的已经入睡,传来了均匀的呼吸,才没有再继续将下去。

他把她抱在怀抱里,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

搂抱着她,安然入睡。

……

从此,每晚在陆漫漫准时凌晨惊醒的时候,莫修远都会重复着讲故事。

每晚陆漫漫都会在他的声音中,再次入睡。

而这样的习惯,反而养成了莫修远半夜无法顺利入睡的习惯。

他看着怀抱里面的陆漫漫,看着她已经睡了过去,突然起身,从床上离开。

他打开房门,然后推开了隔壁的房间。

那是他亲手为他们孩子设计的婴儿房。

一周时间,已经全部尘埃落定。

婴儿房里面有两张床,一张婴儿床,还有纱幔。

旁边一张月嫂床,此刻都已经铺上了整整齐齐的床单和棉被。

婴儿房的地面铺上了柔软的地毯,就算孩子不小心从床上摔下来也不会摔疼自己,尽管这种被摔才来的可能性为零。

房间墙壁上都是五彩斑斓的卡通画卷,听说婴儿喜欢比较艳丽比较多色彩对比的图片。

婴儿房一角还有一个多功能操作台,方便冲奶和清洗。此刻那里也准备好了所有的婴儿用品。

房间里面堆放了很多玩偶,满满的都是童话世界的味道。

莫修远赤着双脚,脚步停在婴儿床前,手轻轻的拉开纱幔。

他嘴角抿出一道好看的笑容。

他可以想象,某一天,这里面真的有一个小不点在里面甜蜜入睡,会是怎样的画面……

而此刻房门外。

陆漫漫就这么默然的看着莫修远的背影,看着他就这么看着婴儿床,即使里面除了棉被没有孩子的存在,他也可以发呆这么久。

她转身离开。

没有打扰到他,回到房间睡觉。

她是在想要上厕所而清醒过来之后,看到房间没人,其实有那么一瞬间是以为他是不是离开了,毕竟很多时候一有事情,他就会走,而且走得很急。

她没想到,随便出来看了看,就看到了他独自一人站在婴儿房发呆的画面。

她不知道这些天晚上,是不是每晚在她入睡之后,他都会这么出现在这个地方,然后沉寂在他以为的幸福中之中……

……

37周。

陆漫漫去医院检查。

医生说不会到37周就会早产,但显然,37周了,孩子还是在里面好好的。

医生也很惊讶,但各方面检查显示,孩子还可以继续在里面生长,没有任何要早产的迹象,胎盘羊水都很好。

这段时间陆漫漫的身体情况甚至比前段时间更好。

医生说可以顺其自然了。

现在37周,孩子就算足月了,能够在母体里面多呆几天就多呆几天,在40周到42周前都是没有问题了,而且俗话说,孩子在母亲身体里面长一天,相当于生下来后长一个月了。

检查完了之后,陆漫漫又和莫修远回到了别墅。

陆漫漫的生活习惯还是很不规律。

半夜会醒。

吃饭时间不规律,白天睡得比晚上多。

莫修远就按照她的作息,陪了她大半个月。

37周到38周之间。

莫修远的电话开始多了起来。

估计他自己也没有想到,陆漫漫的身体会在最后这一个多月养得更好。

38周。

孩子依然没有要发作的意思。

刚开始莫修远还能够在电话里面处理公务,到了38周,就似乎有些困了。

他会在周一周三周五的白天去帝都,晚上回来陪她。

又这么,到了39周。

39周。

孩子还是在里面,安安静静的,反而还没有前段时间喜欢在她肚子里面动了。

医生说按照陆漫漫现在的情况,孩子能够到40周。

陆漫漫真的觉得这孩子就是来搞笑的。

刚开始分明一副很想出来的样子,真到了临近的时候,又不积极了。

果然,到了40周。

孩子还在里面。

医生都无语了。

陆漫漫和莫修远看着医生,两个人都很懵逼。

这孩子就是搞笑的吧。

医生说,“胎盘和羊水都很好。可能还有几天。”

两个人又回去了。

41周。

陆漫漫开始不淡定了。

没有哪家的孩子会在肚子里面这么久的。

莫修远也开始有些不淡定了。

医生说,“要不剖腹?”

陆漫漫犹豫了。

犹豫着,又回去了两天。

莫修远第一次觉得自己心里素质真的很不好,他开始整夜整夜睡不着觉了。

开始一直守着陆漫漫,就怕她突然发作,就怕突然出问题。

终究。

莫修远开口说,“漫漫,我们剖腹吧,现在科技很发达,后期营养也会很好,对孩子其实影响不大。而且孩子都已经7斤了,再长大一点,也没办法顺产了。”

陆漫漫犹豫了一下,“再等两天,如果两天后还不发作,第三天就去剖腹。”

莫修远答应了。

结果过了二天,真的还是没有动静。

马上就要超过42周的逾期妊娠了,对孩子其实不太好。

陆漫漫决定了去剖腹。

他们开始简单的收拾东西。

在准备去医院的时候,莫修远接了一个电话,脸色有些微变。

陆漫漫看了他一眼。

莫修远还是陪着她去了医院。

安顿好了房间,预约好了明天的手术,陆漫漫在做手术前的一系列检查。

莫修远全程陪同。

终于在她躺在床上开始输水的时候,莫修远再次接了电话,说道,“我去帝都一趟,明天手术前准时回来。”

“嗯。”陆漫漫点头。

“我让古歆来陪着你。”

“不用了,她其实挺忙的。经常深夜加班,累得都不成人了,我怕到时候还要我来照顾她。”

“叶恒陪你,可以吗?”莫修远说。

总之,是不想她一个人。

“嗯。”陆漫漫不想在和他纠结。

莫修远在等到叶恒来了之后,才离开的。

陆漫漫就躺在床上,输水。

叶恒坐在沙发上,就这么瞪着陆漫漫。

“和我没关系。”陆漫漫直白道,“是莫修远硬要拉你来的。”

“……”叶恒翻白眼。

他堂堂一个大男人,陪人生孩子。

传出去不被笑死才怪了。

“你要是实在不想陪我,你就出去走走吧,我看着你也闹心。”陆漫漫实在不想对着叶恒这一脸哀怨!

“我说陆漫漫,你家孩子是哪吒吗?42周了还不出来?!”叶恒忍不住狠狠说道。

“你还是出去活动活动吧。”

“最好是生个女儿,要是个儿子,看我不让我儿子欺负他。”叶恒嘀咕着。

他不敢欺负,他儿子来。

莫修远总不会和一个小破孩斤斤计较。

“……”陆漫漫有些无语。

其实。

她也想要个儿子。

但觉得,可能是女儿……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晚上。

叶恒还得陪护。

也就是说,叶恒还得陪着陆漫漫睡在一个房间。

他到底是招谁惹谁了!

半夜时刻。

陆漫漫又醒了。

成习惯了。

她起床。

叶恒就这么猛地一下从床上蹦了起来,“陆漫漫你是要生了吗?”

“我梦游。”陆漫漫翻白眼。

这么大动静,想要吓死她啊。

“哦。”叶恒应了一声,躺下去睡觉。

睡下去那一秒又不淡定了,猛地又从床上起来。

梦游还得了。

万一一个想不开从这里跳下去了怎么办。

他掀开被子,刚准备拍打厕所门的时候。

陆漫漫在里面突然说话了,声音明天有些急,“叶恒,我真的要生了……”

“……”这什么节奏!

------题外话------

抱歉抱歉。

宅一不小心睡过头了。

二更多更点弥补。

二更多更点弥补。

小宅罪过,罪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