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一诺/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静的高级病房。

陆漫漫看着自己身下突然湿了一大片,顺着大腿往下……

是羊水破了吗?!

她捂着肚子。

那一刻是真的有些慌。

她咬牙,大声说着,“叶恒,我真的要生了。”

站在厕所门口的叶恒那一刻也有些懵逼了。

他咬牙,猛地推厕所门。

门里面反锁。

叶恒有些动粗,居然三两下就把厕所门给弄开了。

他看着已经被吓傻了陆漫漫,看着她身下已经湿了一地。

叶恒根本没有犹豫,猛地一下将陆漫漫横抱了起来,冲了出去。

病房外面就是护工守着。

叶恒一边往外走,一边又快又急的说着,“快去叫医生,陆漫漫要生了!”

“是是。”护工连忙大步跑去。

一瞬间,整个医院似乎都已经清醒了过来。

走廊上推开滑动病床。

叶恒将陆漫漫放上去。

陆漫漫叫着肚子疼了。

一阵阵抽痛。

叶恒一边推着陆漫漫一边尽量保持平静的安慰着,“你别怕,我马上给阿修打电话让他赶回去,你别怕!”

陆漫漫腹下突然出来的疼痛感让她已经说不出来一个字。

滑动病床推得很快。

叶恒就看着陆漫漫被送了进去。

很快,医生也冲了进去。

里面传来了陆漫漫撕心裂肺的叫声。

叶恒整个手都是紧张的。

真是比唐夭夭生孩子的时候还让他不知所措。

他连忙拿出手机,给莫修远打电话。

打了两个,那边都没有接通。

叶恒咬牙。

陆漫漫里面的叫声越来越大,分明很痛苦。

叶恒咬牙,给翟安打了个电话过去,“翟安,你在哪里?”

“现在?我在家,怎么了?”

“陆漫漫要生了,在医院,但是阿修电话打不通,他去帝都了,我一个人在这里也不是那么回事儿!妈的,搞得是我又要当爸爸了似的,你赶紧来吧。”叶恒猛地将电话挂断了。

翟安连忙穿上衣服起床。

拿起车钥匙迅速的下楼。

到了车上,启动车子。

连忙又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古歆迷迷糊糊的接着电话,深更半夜,还要不要人好好休息了。

“你现在马上到门口等我,我来接你!”

然后电话挂断了。

古歆看着手机。

一眨不眨的盯着大屏幕2分钟。

刚刚是翟安给她打的电话吗?!

刚刚是翟安说了,让她马上到门口等他吗?!

翟安不是在梦游吗?!

翟安不会深更半夜还让她加班吧!

古歆心不甘情不愿的从床上起来,换了一身衣服,打着哈欠下楼。

在门口等了几分钟。

翟安的车开得很快的停到了她脚边。

还好。

不是梦游。

古歆已经做好今晚加通宵班的准备了。

她坐上副驾驶室,系上安全带。

“漫漫发作了,马上要生了。”

“什么?!”古歆一下激动了。

“嗯,刚刚叶恒打的电话,我表哥现在人不在,我们去陪陪她!”

“那个杀千刀……”古歆猛地闭了嘴,连忙声音换和些说道,“我说,咱们统帅还真会挑时间,偏偏这个时候不在,之前不是说一直陪着漫漫的吗?”

“如果不是急事儿他不会离开的。”

鬼知道都是些什么事情。

说不定南玥椿发发嗲,莫修远就回去了。

那女人肯定是想着漫漫这几天要生了,所以故意把莫修远叫回去了。

这么想了一路,也诅咒了一路。

到了医院,就急急忙忙的去了产房。

还未走近,远远就听到里面漫漫惨叫的声音,完全是不受控制的尖叫声。

古歆有些紧张,看着门口处叶恒一直在跺脚。

整个人完全半分钟都淡定不下来。

看着他们出现,还一口埋怨,“怎么这么慢!”

古歆分明看到翟安的速度都飙到180了,哪里慢了。

“进去多久了?”翟安也不和叶恒计较,比叶恒显得沉着很多。

“大概半个小时吧。”

翟安点了点头。

还早。

生孩子应该不会这么快。

他又开口道,“给表哥电话打通了吗?”

“还没。他也没有回我。”叶恒摇头。

“如果他看到未接来电,会及时回的。”翟安肯定。

叶恒点了点头。

房间里面又是撕心裂肺的声音。

古歆都不太敢听了,她捂着自己的耳朵,完全是接受不了听到陆漫漫这么惨烈的声音。

等了大概又过了一个小时。

一个护士走了出来,“统帅什么时候会来?”

三个人都有些懵逼。

“怎么了?”叶恒询问。

“莫太太的孩子生不下来,可能是太大了,而且宫口一直不开,但羊水已经破了,也出红了。医生说如果再坚持一会儿宫口还是不开的话,需要剖腹。”

“剖腹就剖腹,只要保证母体和胎儿健康就行了。”叶恒直白的说着。

“需要统帅签字。”护士提醒道。

“统帅肯定赶不回来了。半个小时,他坐火箭回来吗?!”叶恒发怒,“你赶紧进去给医生说,如果需要剖腹就剖腹,别个我整个来问我保孩子还是保母亲的戏码,劳资会跳脚的!”

护士被叶恒骂的委屈,又进去了。

陆漫漫的声音还一声一声的回荡在走廊上。

古歆坐在走廊上的椅子上,搂抱着自己的身体,整个人真的紧张到不行。

叶恒本来就不是一个能够冷静得下来的人,一直在走廊上不停的走动,偶尔还会急得跺脚。

就只有翟安,稍微比较正常。

正常的一直看着产房的方向。

“啊……啊……”

陆漫漫阵痛的声音,一声一声回荡在走廊上。

叶恒暴跳,“到底生不生得出来啊,生不出来就剖了得了,急死我了!”

古歆被叶恒突然的暴怒的声音吓了一跳。

她直愣愣的看着叶恒。

叶恒又拿起手机,似乎是在给莫修远打电话。

翟安也转头看着叶恒。

叶恒似乎还是没有打通电话,爆粗口,“妈的,莫修远会后悔一辈子的!”

走廊上又恢复了安静。

只有陆漫漫,越渐虚弱的叫声,此起彼伏。

约又是一个多小时后。

医生亲自走了出来,“莫太太没办法顺产,宫口到现在都没有开,再这样下去孩子很容易缺氧,现在我们要准备她剖腹产手术,统帅没有回来,莫太太的父母签字也可以……”

“妈的我签!”叶恒突然吼着医生,“不就是负责嘛!要是出事儿了我负责!别唧唧歪歪的,赶紧做手术去。”

“这……”医生有些为难。

“你犹豫个毛啊你!你不知道陆漫漫肚子里面是谁的孩子吗?!”

“就是因为是统帅的孩子,我们才会更加的谨慎。”

“那你就赶紧把你的手术做好!”

医生有些为难。

翟安稍微温和了很多,“你现在就告诉我们,陆漫漫是不是没办法顺产,或者说,顺产的风险比剖腹产更大?”

“是。”

“你把手术同意书给我。”

“可是……”

叶恒又想跳起来了。

翟安拦住了他,对着医生说道,“你做好医生该做的事情就行了,其他一切责任,我们会负责承担。”

“但是莫太太一直坚持,想要顺产。”医生还是为难的说着。

“你给她说了风险系数了吗?”

“我怕吓着她。”医生说道,“没有说得直白。”

“你就直白的告诉她,她比你想的任何人都要坚强。”

医生犹豫了一下,“好。”

医生进去了。

随后。

大概十来分钟。

陆漫漫从产房里面直接推了出来。

推出来的时候,脸色都是惨白的。

外面的三个人都涌了上去。

古歆直接就扑上去了,“漫漫没事儿的没事儿的,我们都在外面陪着你,你坚强一点。”

陆漫漫点头。

腹部的疼痛,让她根本就没办法好好的说话。

但是那一刻,她眼神还是找了一下。

果然,不在。

她闭上眼睛,被医生护士推了进去。

手术室封闭得很严实。

推进去后,外面就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叶恒还是坐不住,一直不停的走动。

古歆也坐不住了。

她站起来在门口处瞻望。

也不知道,多久才会出来。

她抱着自己的身体,觉得全身都在起鸡皮疙瘩。

不知道是冷的还是害怕的,但凡有一点点声响就会吓一跳,就会以为漫漫出来了。

三个人等了大概将近一个小时。

一个护士抱了一个小孩出来。

伴随着婴儿才会发出的幼嫩的,不太响亮的哭泣声。

“统帅来了吗?”护士问道。

三个人面面相觑。

“是个小公主。有7斤5两。”护士笑眯眯的说着。

三个人都有些愣怔。

估计当时大家都只有一个想法。

莫修远会后悔死的。

期待了这么久的千金,居然没有第一眼看到。

“你们谁要不要抱抱的?”

“我抱一下。”古歆连忙说着,“我是她干妈。”

“嗯。”护士递过去。

古歆很艰难的抱着。

其他两个人也把头挨了过来。

长得……

说真的,三个人那一刻都有些失望。

果然,就算是长得好看的两个人,刚生下来的婴儿也漂亮不到哪里去。

古歆抬头就看到叶恒一脸嫌弃的样子。

“你儿子生下来比她还丑呢,你什么表情。”古歆不爽。

“……”他什么表情了。

他不过就是稍微平衡了一点而已。

阿修的孩子还不是有很丑的时候!

“话说,她眼眸是墨绿色的,看出来了吗?”叶恒眼尖的说道。

“遗传了莫修远那只妖孽。”古歆当然有看到。

她又不眼瞎,这么明显。

“我抱一下。”翟安突然伸手说道。

古歆虽然觉得自己干女儿没自己想的那么漂亮,但抱在手上软绵绵的,看着她丑乖丑乖的模样,很不想放手,但一想到,毕竟翟安是老板,听说职责准则有一条说的是,只有傻子才会在私底下把老板当普通人。

她连忙把小不点递给翟安。

翟安小心翼翼的抱着。

小不点睁着眼睛到处看了看,似乎是有些不舒服,又哭了两声。

翟安试着学着哄她。

但哭声越来越大。

根本是停不下来。

“翟安你行了,一看就不是当过爸爸的人,你把人家抱得很不舒服。来来来,让她的未来公公抱抱。”叶恒屁颠屁颠的接过小不点。

“你别这么占我干女儿便宜行不!”古歆翻白眼。

叶恒不搭理古歆。

他手法是比翟安好那么一点。

但是小不点就是一点都给面子的,哭得更猛了。

叶恒无语了。

他是要长得丑点吗?!

“还是我来抱吧,你俩都不是她的菜。”古歆得意无比,伸手就要结果来。

“那个,我要带着宝宝去打预防针,然后洗澡了。”护士实在受不了吵吵闹闹的这几个人,上前温柔的提醒道。

“哦,那你们谁陪着去,我等着漫漫出来。”

“我去吧。”叶恒自告奋勇。“我去把我未来儿媳妇看好了,别被人家抱错了!”

“……”不要脸。

古歆翻了翻白眼。

叶恒离开后,走廊上又安静了下来。

和翟安这么独处,其实古歆还是有些不自在的。

她站在手术室的门外,就这么眼巴巴的等着。

翟安坐在走廊的椅子上,也在等候。

时间滴答滴答。

古歆真觉得时间过得好慢。

简直度日如年。

“你要不要过来坐一会儿,听说缝针是需要些时间的。”翟安提醒。

“不用了,我站站,一天坐的的时间太多了。”

翟安也没多说。

古歆又回头这么看着手术室的方向。

又是这么安静得仿若要窒息了一般。

古歆幽幽的感叹了句,“漫漫真的就当妈妈了,感觉时间好快。”

“嗯。”翟安应了一声。

“如果当初我们的孩子还在,应该都能够打酱油了。”古歆苦涩的笑了一下。

“长得不会那么快。”翟安提醒。

古歆点头。

也是。

最多也就1岁多点。

估计才刚学会走路。

她觉得她有点不想想起那个画面。

眼眶会有些涩。

好在。

此时,陆漫漫被护士医生推了出来。

陆漫漫看上去很虚弱。

但整个人是清醒的。

“漫漫,你感觉怎么样?”

“还好。”

“是个女儿,你看到了吗?”古歆激动的说着。

然后和医生护士以及翟安一起推着陆漫漫进了电梯,往她的病房推去。

“看到了。”

“有一双墨绿色的眼眸。长大了一定美翻了。刚刚叶恒那二货还说那是他儿媳妇,去守着去了。”

“莫修远不在吗?”陆漫漫问道。

声音很轻很淡。

一向都很能说的古歆那一刻突然有些哑然。

倒是一边的翟安说着,“在路上了。”

其实都知道,电话都没打通。

陆漫漫笑了一下,没再多说。

一行人回到病房,然后将陆漫漫安顿在病床上,输水,做好身体监控。

古歆陪在陆漫漫身边,拉着她的手。

陆漫漫说睡不着觉,因为手术后几个小时不能有枕头,麻药也没有过,下半身基本没有任何知觉,躺在床上,真的很不舒服。

古歆就陪着陆漫漫一直聊天。

聊着聊着。

古歆自己睡着了。

陆漫漫有些无语。

不过陪着她折腾了一个晚上,多少也是很累的。

“翟安,你抱她到一边的陪护床休息一会吧。”

“我呢?”叶恒不爽。

他其实也很打瞌睡。

但看着大家都没睡,就小不点睡着了,他没好意思睡。

“你睡沙发吧。”陆漫漫直白。

“……”叶恒无语了。

他就是来遭罪的吧。

翟安起身将古歆抱了起来。

古歆睡觉一般比较沉,不是特殊情况不会惊喜。

他抱着她。

古歆还很舒服的往他怀抱里钻了一下。

翟安将古歆抱在一边的陪护床上,帮她脱掉鞋子,盖上被子。

古歆翻了个身,将被子压在身下,睡得有些大大咧咧。

那个姿势,因为夏天穿的T恤都不会太长,所以一不注意,后腰部位就漏了出来。

翟安拉被子帮她盖上。

古歆死命的压着被子,一动不动。

翟安有些无语,他弯腰准备把古歆从床上抱起来然后再扯她身下的被子,刚付出行动的时候,古歆突然睁开眼睛了。

一睁开眼睛就看到翟安近距离的脸。

翟安那一刻有些尴尬。

准备起身,古歆又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口中呢喃了句,“又在做春梦了……”

翻了个身,又把被子翻在自己身上了。

而她那句话。

房间其他人都听到了。

翟安回身去沙发的时候,就看着叶恒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他。

翟安倒是很镇静,表情很淡定。

“你都不做点什么,哥们真是看不起你。”叶恒直白。

“当着未成年,说话矜持点。”

“谁,未成年?”

“那。”翟安指了指已经酣睡的小公主。

“……”叶恒无语了。

这丫的就是故意岔开话题吧。

“不早了,你们回去吧。有护工护士还有月嫂陪着就行了。你们两个大男人,陪着女人坐月子,晦气。”陆漫漫开口道,声音也不会特别虚弱。

月嫂是早就准备好的。

医院都有安排,VIP病房生孩子,都会主动提供经验老道的月嫂来照顾。

莫修远的孩子,自然选得更好。

“得了吧,哥不信那些。”叶恒不在乎的说着,“我得平安的把你交到莫修远的手上。”

“翟安,你带着叶恒走吧,我也需要休息。”

“我不说话不行吗?”叶恒无语。

一片好心被狼吃了!

“走吧,时间也不早了。”翟安催促叶恒。

“喂,我说你……”

翟安直接推着叶恒就出去了。

叶恒站在门口,不爽的说着,“万一陆漫漫有个什么怎么办?你没看到她失落的表情吗?!莫修远也不知道做什么去了,一个晚上都没接电话,也没回个电话!”

“漫漫让我们走,就是不想让我们陪着,你话就别这么多了。如果不放心就在外面守着吧,给漫漫点时间,有时候人需要自己去处理自己心里的一些感情,而这些感情不想要被外人看到。”

“听不懂。”叶恒心情很不美丽。

“听不懂就待在外面就行了。”翟安说,“我先走了。”

“你就真走了?”他一个人得多无聊。

“嗯。”

“那我还是跟你一起走吧。”叶恒跟上翟安的脚步。

或许也真的是。

陆漫漫这么骄傲的人,怎么会让别人看到她的脆弱。

其实陆漫漫也不特别脆弱。

只是不想耳边吵吵闹闹的,她想要休息。

刚开始顺产几乎耗费了她大部分力气,痛得也生不如死,结果没有顺下来,还是剖了。

剖完出来,下半身毫无知觉。

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

她转眸看了一眼在她旁边的那个婴儿床,看着那个小不点躺在里面睡得很熟。

说不出来的感觉,就这么在心里滋长着。

她缓缓闭上眼睛。

缓缓,还是让自己睡着了。

晚上的时候,大概是护工帮她翻了翻身,又帮她按摩着麻木的双脚。

反正当自己睡着后,是临近生产后这么久以来,睡得最熟的一次。

醒来后。

也不知道几点了。

外面都已经大亮,绝对不早了。

“莫太太你醒了吗?”身边传来月嫂的声音。

“嗯。”陆漫漫点头。

然后自然的去看那个婴儿床。

孩子呢?!

“统帅刚刚抱出去了,刚刚孩子有点吵,怕吵醒你了。”月嫂说着。

“他来了?”

“你说统帅吗?大概是今天早上7点多来的吧。来了就一直陪在你身边,帮你捏腿啊,偶尔看看孩子。不过你睡得太沉了,他也不让我叫醒你。”月嫂多嘴的说着。

“古歆呢?”陪护床上明显没人。

“早上醒来后,看到统帅在,就走了。走的时候给我说了声,说她有时间就回来看你。”

“嗯。”陆漫漫点了点头。

“莫太太我扶你坐起来吧,医生说醒了之后可以适当坐一下。顺便我帮你看看,你的奶来了没。”月嫂说道。

“好。”

陆漫漫在月嫂和护工的帮助下,艰难的坐了起来。

麻药过去。

伤口处是真的开始有些痛了。

她勉强让自己坐了起来。

然后月嫂就掀开了她的衣服,看着她已经有些臌胀的胸部。

“有点硬了,莫太太痛吗?”

“有点痛。”陆漫漫点头看着自己明显已经臌胀的胸部,点了点头。

“让孩子来帮你吸一下吧,能出来就好,不能出来,我让催乳师帮你疏通一下。”

“直接让催乳师来吧。”

“其实婴儿吮吸的力气很大的。”

“我听说孩子吸了之后,以后会变得特别难看,不是现在有吸奶器吗?我如果奶好,就用吸奶器给她吸出来让她吃。”

“莫太太,当妈妈的人还是要有些牺牲的,孩子能够直接吸奶的话不仅可以更好地分泌奶汁,还能够让你和孩子的感情更好,俗话说吃谁的奶长大就亲热谁,你也想自己的孩子更亲你吧。”月嫂劝说着。

“你去叫催乳师吧。”陆漫漫似乎不想多说。

月嫂也无奈,只得点头。

刚起身准备出去。

就看到莫修远抱着已经睡熟的小不点进来了。

进来那一刻,陆漫漫的衣服还没放下来。

很膨胀的胸部,一目了然。

陆漫漫将衣服放了下来,眼神没有和莫修远对视。

莫修远眼眸也这么动了动,然后自若的抱着孩子走了进来。

“你醒了吗?”

“嗯。”

“孩子刚睡着了。”说着,莫修远将孩子放在她面前。

其实这会儿,陆漫漫才真的看清楚,她的女儿长什么样子。

长得不算好看但也不算难看,就是很普通的婴儿长相。

嘴唇撅起睡觉,有一种软绵绵的感觉。

“是个女儿。”莫修远说。

“我知道。”

“眼睛和我一样的颜色。”

“嗯。”

“你要不要抱抱她。”

“我伤口还很痛。”陆漫漫说。

莫修远点头,“那我先把她放在婴儿床里面。”

“好。”

莫修远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好,又拧了拧被子。

陆漫漫就这么漠然的看着他们。

莫修远回到她病床边上,坐着,他说,“莫一诺。”

“嗯。”陆漫漫点头。

她知道。

生个女儿,叫一诺。

一诺千金。

他们也算彼此实现了彼此的千金诺言。

她的斩妖除魔。

他的锦绣前程。

------题外话------

二更来了。

小宅累死了累死了有木有!

明天一定早点更新了。

一定会早点更新的!

明天见。

忘了,月票。

月票。

当然,花花草草什么的,宅其实一直不好意说,也挺爱的……

羞涩的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