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不可以直接让一诺吃奶吗?/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静的VIP病房中。

催乳师被月嫂带了进来。

“莫太太,催乳师来看看你的情况。”月嫂连忙说着。

陆漫漫点头,转头对着莫修远说,“麻烦你回避一下。”

莫修远沉默了一下,转身离开了。

月嫂笑着调侃道,“莫太太,都是夫妻,这什么没看过的,你们年轻人就是讲究。我们那时候,在大马上孩子一饿,就给孩子吃奶了,哪里会顾及那么多。”

陆漫漫没有说话。

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催乳师让陆漫漫躺在了床上,然后掀开她的衣服,摸了一下,“痛吗?”

“嗯。”

“是有点堵了。”催乳师说,“疏通的时候可能会有点疼,莫太太你忍一忍。”

“嗯。”

催乳师让护工帮她准备了些热水和热毛巾,然后抹上精油,开始通过穴位的方式帮陆漫漫按摩着胸部,疏通奶水。

是真的有些痛。

特别是前面几下。

那种滋味,她真没办法形容。

忍不住叫了一声,“啊……”

催乳师说,“莫太太你忍一下,如果不通奶,奶就会回了去,到时候小公主就没得人奶吃了。人奶不管如何也比奶粉好,毕竟是天然无添加的。”

“嗯,你继续。”陆漫漫咬着唇。

催乳师的手劲儿又大了些。

“啊……”陆漫漫咬唇,是真的很痛。

不仅胸部痛,子宫似乎也在收缩着痛。

“一会儿就好了,看莫太太的情况,奶水应该很好。疏通好了之后,坚持母乳喂养,就一定可以保证小公主的粮食的。”

“我小腹也有点痛。”陆漫漫艰难的说着。

“放心吧莫太太,这是正常的。其实母乳喂养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孩子在吮吸的时候可以帮助你的子宫收缩恢复,复原更好。莫太太,你奶水这么好,一定要坚持母乳喂养。”催乳师一边按摩着,一边说道。

此刻,真的有奶水已经溢出来,还不少。

渐渐地。

陆漫漫也没觉得那么痛了,只是被催乳师这么按摩了一会儿,觉得有些热乎乎的。

催乳师将陆慢慢的乳房疏通了之后,交代着说道,“隔2个小时就让小公主来吸一下。”

“用吸奶器可以吗?”

“也是可以的。”催乳师说,“但你胸部长得这么好,可以直接喂养的。在我们专业看来,一般用吸奶器来喂养的除了是因为工作原因没办法让孩子在自己身边,都是因为胸部有些缺陷孩子不能顺利吮吸才会借助它来使用的。其实孩子的吮吸可以刺激奶汁分泌,又能让子宫更快的做收缩运动,对大人对小孩都好。”

陆漫漫就是淡淡的听着,没有正面回答。

催乳师也不多说,毕竟陆漫漫的身份本来就比较特殊,恭敬的又交代了一番,才离开。

离开后。

莫修远走了进来。

月嫂看莫修远来了,连忙上前说着,“莫太太奶水很好,刚刚催乳师说人奶喂养是没问题的。等会儿小公主醒了,就不用急着喂奶粉了。”

对于月嫂的热情,莫修远只是点了点头。

他转头看着陆漫漫。

看着她躺在床上,脸色其实不是特别好。

刚刚他站在外面,也听到了她无法压抑的尖叫声。

他其实不知道昨晚上她在顺产的时候,是不是比这种痛苦了一百倍,而最后,却没有顺产下来。

“对了,我去把汤拿过来给莫太太补补。这么久了,还没有吃东西。”月嫂连忙出去让厨房送东西过来。

陆漫漫其实真没什么胃口。

从昨晚上下了手术后到现在,不知道是因为一直在输水的原因还是其他,就是一直都没有饥饿的感觉。

一会儿。

她就闻到了浓浓的鸡汤味。

护工帮忙将床上的餐桌放了下来。

陆漫漫不敢自己使劲,等着护工和月嫂来帮她坐起来。

转眸,就看到莫修远已经到了她身边,弯腰撑起她的身体。

近距离,他能够闻到她身上有股淡淡的奶香味。

“谢谢。”陆漫漫感激一笑。

莫修远就这么僵硬的站在她旁边。

“是公鸡汤。催奶的。医生说了,这两天吃公鸡汤比吃母鸡汤好。味道虽然没有母鸡汤的好喝,莫太太你先将就喝着。”月嫂热情的说着。

“好。”陆漫漫端起来,准备一勺一勺的喝下去。

眼前,却看到一双修长的手接了过来,“我喂你吧。”

“我自己来也可以的。”

“别拉动了伤口。”

陆漫漫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月嫂和护工在旁边看着,都笑眯了眼睛。

“你们先出去吧,有时候我再叫你们进来。”莫修远对着护工和月嫂说着。

“是。”两个人连忙出去了。

陆漫漫看着护工和月嫂的背影,回眸,就看到莫修远轻轻的吹着勺子里面的汤,然后一口一口喂她。

“要吃点鸡肉吗?”莫修远问她。

“没什么胃口。”

“那就把汤喝了吧。晚点再吃点粥。”

“嗯。”

莫修远很认真的喂陆漫漫,一碗鸡汤,就这么全部吃进了陆漫漫的肚子里。

吃完之后,莫修远拿了一张餐巾纸帮她擦拭嘴角。

这份体贴和温柔……

其实,她真的不想要。

“我想躺一会儿。”

“我扶你下来。”

“谢谢。”

每次说谢谢的时候,莫修远总会觉得,心里一痛。

他将她扶下来,拧好被子。

两个人的房间其实很安静。

陆漫漫此刻倒想护工月嫂能够进来,至少不会让彼此太过尴尬。

“漫漫,昨晚上……”

“没什么,是孩子提前发作了。”陆漫漫清清淡淡的说着,“谁都意料不到。”

莫修远有些沉默。

陆漫漫是真的很不想听解释。

不是怨恨,而是觉得没有必要,她本来也不太计较。

“昨天我急着去帝都确实是因为南玥椿。”莫修远还是开口说话了。

“嗯,我知道。”陆漫漫嘴角甚至还带着笑。

他接电话的时候,她其实有隐约听到南玥椿的声音。

而且看他的表情看得出来,很明显。

“她有点出血,我去医院看看情况。”

“现在情况怎么样?”陆漫漫很平静的问她。

“医生说没什么,卧床休息几天。”

“嗯,那就好。”

莫修远抿了抿唇,喉咙微动,他又说,“昨晚上我在医院陪了一会儿南玥椿,我没注意她什么时候把我手机关成了静音,当时南部长也在,就没方便一直看手机。所以没想到叶恒给我打了这么多未接来电。我当时想的是,陪了南玥椿之后等她休息了就半夜赶回来,我真的没料到我们的孩子突然又会提前出来了。”

“我也没有料到,没什么,我真没有怪你。”陆漫漫听得淡然说得淡漠,“昨晚上你在我也是这样生孩子,不在也是一样的平安把孩子生下来了。其实剖腹和顺产什么的,也就是我的执念而已,剖腹下来,她也很健康。”

“漫漫,真的谢谢你帮我生了一个女儿,我真的很开心。”莫修远拉着她的手,由衷的说着。

陆漫漫笑了一下,“你喜欢就好。”

不管他多想要靠近,她总是配合着应付着他,却就是不会敞开心房。

“我有点累了,想睡一会儿。”其实每次这么说的时候,都只是为了避开他而已。

他知道。

他却只有顺从,“那你睡吧,我去看看一诺。”

“嗯。”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闭上眼睛。

缓缓,起身走向莫一诺的婴儿床。

看着那个小家伙,看着她睡得香甜的模样,这就是他在脑海里面想象了很久很久的女儿。

昨晚上看到叶恒的未接来电的时候,当时心跳就开始加速。

他知道叶恒不会在三更半夜给他打这么多电话,回过去的时候就听叶恒说,陆漫漫生了,是个女儿。

生了。

他当时真的有一秒觉得眼前一片空白。

有着为人父的喜悦,更多的是,对陆漫漫深深的愧疚。

叶恒说陆漫漫本来打算是顺产的,但顺了2个小时没有顺下来,又选择了剖腹。

叶恒说得云淡风轻。

但对于一个女人而言,生孩子算是普通女人经历过最大的一次人生转折,而这个时候,他却不在她身边,他知道她可以坚持,她很勇敢,但他会内疚,一辈子。

他匆匆忙忙甚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是用什么样的心情坐着专机赶到病房的。

他站在陆漫漫的病房门口,其实犹豫了很久,才推开房门进去。

陆漫漫睡着了。

他直接走向了陆漫漫的病床,看着她熟睡中皱着眉头似乎是满脸疲倦的模样,他弯腰亲吻着她的额头,那一刻是真的很想将她抱紧,狠狠的抱紧在自己的怀抱里,永不放手。

他压抑着心里的冲动,不想打扰到她休息。

从即将生产很长一段时间,她的睡眠都没有这么深这么沉了。

他默默的看了陆漫漫好久,是听到女儿的哭泣声,才想起,他们女儿已经出生。

整个人那一刻似乎又僵硬了。

心那一刻,仿若瞬间就软化了一般。

那绵绵的哭泣声,把一边的月嫂也吵醒了。

月嫂看到莫修远,连忙准备叫他。

莫修远让她别出声,然后自己走向婴儿床,第一眼看到了他的女儿。

小小的一团,闭着眼睛,柔软而粉嫩的小嘴唇一直在动,大概是饿了。

她瘪着小嘴巴,一边寻找一边哭,然后睁开了眼睛。

是双眼皮,虽然不太明显。

眼眸是墨绿色的。

那一刻,似乎更加触动了他心里的那一份说不出来的柔软。

他伸手,去抱她。

将她抱了起来。

小一诺很轻,在他手上他觉得几乎没有什么重量,抱得太小心翼翼,整个人都是别扭的。

“统帅,是这样抱的,你这只手要托着她的小屁股。”月嫂教着他。

莫修远学的很认真。

小一诺一直在哭,嘴一直在寻找要吃。

“我抱她去外面。”莫修远说,“别吵到漫漫睡觉了。”

“统帅你别走远了,小公主要吃奶,我帮她兑点奶粉。”

“好。”

莫修远把小一诺抱了出去。

当时还很早,走廊上都是小一诺想要吃奶时,委屈的哭泣声。

“一诺,别哭,一会儿就可以吃了。”莫修远一边走着一边宠溺的哄着她。

小一诺根本不领情,哭得更来劲儿了。

莫修远哄得也很生涩。

初为人父,是真的手足无措。

好在,月嫂一会儿就将奶粉兑了出来,莫修远将一诺抱着坐在走廊上,学着第一次给孩子喂奶。

一诺一咬着奶瓶,就大口大口的吸了起来,一下就不哭了,样子看上去还很满足。

莫修远嘴角带着笑,笑容真的难以掩饰。

当时月嫂就在旁边看着,觉得莫太太有这么好的老公真的是天大的福分。

当时古歆也看到了。

古歆睁开眼睛的时候,其实就看到莫修远突然出现在病房,推开房门进来,分明整个人很紧张,紧张到,大概都没有注意到,她睡在漫漫旁边床。

她就看到莫修远走向陆漫漫,深深的亲吻她,深深的看着她。

如果说这个男人不爱,她打死都不信。

只是……

好吧,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只是安静的看着莫修远这么在病房中的一切,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抱起他的女儿,看着他怕吵醒了漫漫而抱着女儿蹑手蹑脚的出去,然后现在,她打开房门看着莫修远抱着他的女儿,如此温情的一幕。

相爱的人就这么难在一起吗?!

她现在都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劝劝漫漫,勉强和莫修远过下去。

总觉得莫修远要是真的失去了漫漫,他的人生会很悲哀。

“古小姐,你醒了吗?”月嫂发现她,连忙招呼着。

古歆恢复神情,说着,“我还要上班先走了,你给漫漫说一声,就说我有空就过来看她。”

“好的。”

古歆转身就准备离开。

离开的时候终究还是说了句,“漫漫昨晚很辛苦,你好好对她。”

莫修远抬头看了一眼古歆。

古歆有些暴躁,“当我什么都没说,其实我不想你们在一起,总觉得不管你身份多高贵,但还是配不上我家陆漫漫!”

说完,就跑了。

古歆都觉得自己发神经,她干嘛要去同情莫修远。

都是他咎由自取。

都是他水性杨花。

都是他为达目的不折手段。

……

“生了吗?”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伴随着声音,让莫修远回神。

他转头,看到陆漫漫的父母急急忙忙的赶到医院。

其实陆漫漫说要睡觉,也真的没有睡着。

她看着自己父母来了,笑了笑,“嗯,生了。”

“哎呀,你都不早点给我说,据说是昨晚剖的是不是!还是古歆给我讲的,要不然我都不知道生了,我这几天心神不宁的,就觉得好像有事情要发生,果然是我宝贝外孙女出生了,在哪里,我去看看。”何秀雯激动的说着。

“妈,在这里睡觉。”莫修远开口道。

那句“妈”,让整个房间所有人都安静了。

何秀雯看了莫修远一眼,脸色并不太好,“你还是叫我阿姨吧,受不起统帅这么叫我。”

莫修远有些尴尬,抿了抿唇。

何秀雯急急忙忙的跑到莫修远这边,看着小一诺白白嫩嫩的模样,伸手就把她抱了起来,爱不释手,眼神一直放在小一诺的身上,眼眶都红了,“漫漫,和你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真的一模一样。”

“我那时候就这么丑吗?”陆漫漫感觉到她母亲的动情,在说话故意调解气氛。

“哪里丑了,这么漂亮,简直就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小婴儿。”何秀雯一脸维护。

陆漫漫笑了笑。

陆子山也忍不住了,连忙上前,“秀雯,让我这个外公也抱抱。”

“你会抱吗?”

“当年漫漫不也是我这么抱过来的吗?”

“你小心点。”何秀雯一脸不舍的将一诺放进了陆子山的怀抱里。

陆子山一抱过来,就笑眯了眼,哄着一诺说道,“我是外公,我是外公……”

“你别吵着她睡觉了。”何秀雯提醒,又批评道,“抱着就抱着,别抖来抖去的,有点样子行吗?要不然以后她都得这么抖着睡,习惯不好。”

“好好好。”陆子山也不生气,就这么一直抱着一诺,不放手。

“漫漫,给孩子取名字了吗?”何秀雯回头问道。

“莫一诺。”陆漫漫开口。

“一诺,一诺小宝贝。”何秀雯摸了摸一诺粉嫩的小脸蛋,突然想到什么,说道,“漫漫,当时你不是说,生的孩子跟着我们陆家姓吗?就应该陆一诺。”

“妈,你就别计较了,又不是只有一个孩子。”陆漫漫笑了笑。

又不是只有一个孩子……

莫修远看了一眼陆漫漫,看着她说得很自然,嘴角也一直挂着微笑。

是对他应付的笑,完全不同。

“我才不是计较。要放在以前,姓莫姓陆都不重要,现在,既然都分开了,就应该跟着我们陆家姓。”

“妈,孩子抚养权是他的。”陆漫漫说得温和。

“漫漫,你怎么这么傻!”何秀雯有些激动,“又不是你的错,你干嘛把孩子给别人!”

“好了秀雯,都是年轻人的事情,你别吵了。”陆子山提醒道,“漫漫现在坐月子,你当妈的,别让她堵心了。”

陆子山比何秀雯自然理智,当时陆家出事儿的时候漫漫就说过很多了,他也知道漫漫在这段婚姻里面的委屈,也知道因为身份悬殊,漫漫也是无能为力。

何秀雯忍了忍,说道,“坐月子这段时间你跟着妈回家里住。”

“不了妈,等做完月子我再回来。月嫂啊,护工,保姆都会在照顾我,我也不想把你累坏了。”陆漫漫说,“你就安心的和爸到处去旅游,别担心我了。”

“你这孩子。”何秀雯有些难受的责备。

“我的性格妈还不知道吗?不会真的委屈了自己的。”

“才怪。”何秀雯有些无奈地说着。

陆子山劝了几句。

正时。

一诺突然也醒了,睁开眼睛。

两老就激动地去逗着孩子去了。

孩子睡醒了,肯定是想着要吃的。

陆漫漫让护工将自己床位的幔子拉了过来,准备用吸奶器给她吸奶。

“帮我打一盆热水拧一根热毛巾。”陆漫漫说道。

护工连忙出去。

出去之后,进来的确实莫修远。

陆漫漫看了他一眼,有些沉默。

莫修远将热毛巾给她拧了拧,然后将热水放在她面前。

陆漫漫洗了洗手。

那一刻却没有接下来的动作。

“需要擦擦胸部吗?”

“嗯。”陆漫漫点头。

莫修远弯腰,直接掀开她的衣服。

然后轻轻的用热毛巾帮她擦拭,擦得小心翼翼。

陆漫漫抿了抿唇。

“你出去吧,我自己来就行了。”说着,陆漫漫拿起早就准备好且已经清洗过吸奶器,准备吸奶。

“直接让孩子来吮吸不可以吗?”莫修远问她。

“我怕碰到我的伤口。”

“我们可以小心点。”

“这样也一样。”

莫修远看着她。

“你先出去吧,我自己来就行了。”声音很轻柔,但语气很凉。

莫修远抿了抿唇,还是出去了。

陆漫漫默默深呼吸了一下,开始学着用吸奶器吸奶。

她奶水真的很好。

就这么一会儿,就有了小半瓶了。

一诺在外面哭着吵着要吃。

陆漫漫整理好了自己,让护工将幔子拉开,把半奶瓶奶递了出去。

何秀雯接过来,抱着一诺坐在陆漫漫的病床边喂奶。

一诺一吮吸到奶瓶整个人就不吵不闹了,吃得很用力。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一诺,看着她如此满足的模样,眼眸微动了动,转移了视线。

“漫漫,你为什么不直接喂奶,奶水不是很好吗?”

“我不太会抱。”陆漫漫说,又补充了句,“有奶就行了。”

何秀雯也没有多劝。

想着莫修远这么对漫漫,也就不想再逼迫漫漫什么了。

一诺吃过奶。

很快又睡了。

陆子山和何秀雯待了一个上午才离开,离开后没多久,莫修远的父母莫昆姜雨烟莫璃也来了,接着温情也过来了,病房中就一直有人来来往往。

生了一诺第二天。

医生就让陆漫漫下床走动。

因为怕肠道粘连。

第一天下地。

真的很痛。

每走一步,肚子上的伤口就会痛一下,其实也是在人的忍痛范围内可以接受的。

她一步一步顺着自己的步伐走动着。

莫修远就在旁边看着她。

看着她的模样。

默默的看着。

在医院经历了7天。

7天后,陆漫漫出院后。

陆漫漫回到了莫修远的别墅。

月嫂跟着回来的,加上张嫂,两个人伺候她坐月子和带孩子,是完全能够忙过来的。

陆漫漫回到别墅后,伤口也好了很多了。

不碰到就基本不会痛了。

住院那一周时间。

莫修远偶尔也会离开,但大多数时间都在医院陪着。

抱一诺最多的人就是他,只要有时间,几乎不离手。

而后,就养成了一诺现在不抱着就没办法入睡的习惯,这种习惯月嫂之前提醒过莫修远,但莫修远没在乎,反而,更加爱不释手。

回来后。

陆漫漫和一诺分开房间。

一诺住在婴儿房。

莫修远和她住在一个房间。

住院期间,陆漫漫对一诺的照顾很少,大多数时间都是月嫂和张嫂在照顾,莫修远在就是莫修远全程照顾,包括喂奶洗屁屁换尿不湿,月嫂经常在陆漫漫身边夸莫修远说,简直是全职奶爸,比他们都做得熟练。

陆漫漫每次听到这种表扬都只是笑笑,没有太多的情绪。

回到别墅后。

陆漫漫就想要洗澡。

虽然每天都有擦拭身体,但头发真的很不舒服,她不习惯。

月嫂说一周是可以洗头洗澡的,但水不能碰到伤口,建议过几天再洗澡,只要每天清洗保持下身干净就好。

陆漫漫也不想月子期间落下什么毛病,就答应了。

之前在医院,下身每天都是护士定时来帮她用医院专用洗液清洗,回来后,医生就建议用清水就行了,清洗得太过了反而会容易破坏自身的保护层。

回到别墅的第一天晚上,陆漫漫试图用清水自己清洗,同时擦擦自己的身体。

她刚从床上起来,就看到莫修远推开了房门进来。

“一诺睡了吗?”

如果一诺没睡,他应该不会回房。

“嗯,睡了。”

“那你洗澡早点休息吧。”

“嗯。”莫修远点头。

陆漫漫又躺回在床上,想着等他洗完澡,她再进去清洗自己。

这么靠在床头一会儿,就看到莫修远打了一盆热水出来。

陆漫漫看着他。

“月嫂说要帮你清洗一下。”莫修远解释。

“我自己来就行了。”陆漫漫说,“我伤口也不那么痛了。”

莫修远却似乎没有听到一般,已经拧好了热毛巾递给她,“洗脸吧。”

陆漫漫终究还是接了过来,擦了擦脸。

莫修远又给她拧毛巾,让她擦拭身体。

陆漫漫就将热毛巾伸进衣服里面,没有掀开,胡乱的擦拭了一通。

“你转过去,我帮你擦擦后背。”

陆漫漫还是转了过去。

莫修远掀起她的衣服,轻轻的擦拭着她的后背。

陆漫漫就感觉到温热的毛巾在自己的后背上,很仔细的擦拭着,很轻柔。

擦拭完了之后。

莫修远将她的衣服放下来,整理好,又去浴室另外换了个小盆子打了一盆热水出来。

“漫漫,你能起床半蹲下来吗?”

“嗯?”

“我帮你清洗一下下面。”

“我自己来。”

莫修远没有说话。

陆漫漫说,“我自己来就行了。”

“你会很不方便。”

“我不习惯别人帮我。”

“久了就习惯了。”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

“我扶你下床。”莫修远伸手去扶她。

“不用了。”

陆漫漫自己下了床。

然后解开裤子,半蹲下。

蹲下后,真的会有些疼痛,如果再自己来清洗,是真的会很艰难。

有些恍惚的瞬间。

就感觉到一些温热的水,然后……

清洗着。

他洗的很干净。

然后再帮她擦拭,保证干爽。

“这里有干净的内裤,你换上吧。”莫修远指了指旁边床头放着的内裤,然后端着盆子去了浴室。

陆漫漫看了莫修远一眼。

拿起内裤换上。

换上后,就准备将之前穿的那条扔掉。

莫修远直接出来拿走了,然后浴室里面似乎响起了洗漱的声音。

陆漫漫躺在床上,睡觉。

一诺准时2个小时醒一次吃奶,她就需要2个小时起来一次吸奶,所以她要抓紧时间补充睡眠。

这一刻,却怎么都没有睡着。

耳边只有浴室淋浴的声音。

然后,感觉到一个人睡在了她的旁边。

慢慢的,挪动到她的身边。

“我没洗头没洗澡。”陆漫漫提醒。

在医院,他们都是分床睡的。

“我知道。”莫修远说,“一点都不臭。”

才怪。

“要不,你换个房间睡吧,等我做完月子后,再一起睡。”

“你身上有股奶香味。”

“……”

“和一诺身上的一样。”

那你可以抱着一诺睡觉。

“睡吧,漫漫。”莫修远避开她的伤口,将他怀抱着。

很快。

似乎就听到了莫修远均匀的呼吸声。

应该是,真的累了。

------题外话------

小宅无脸见你们!

小宅捂遁走。

只希望二更可以来的更快一点。

小宅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