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智商的搏斗(1)合作/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坐月子期间。

莫修远经常回来。

一周大概有3到4天会留在文城。

很多时候是在别墅办公。

有时候早上起来她以为他不在家里,吃早餐的时候,就会看到佣人将饭菜送到他的书房。

他忙起来,就是通宵通宵的忙着。

他是真的很累。

有时候她甚至都想要提醒他,让他别这么累坏了身体,她其实负不了那么大的责任。

如果哪天莫修远突然因为劳累暴毙,她想她应该会被全北夏国人民的口水淹死。

莫修远当上统帅这大半年时间,其实真的为国家为人民做了很多实事儿,每天看新闻,不是看不到他用心在管理这个国家的一点一滴。

早晚,莫家的江山,还是会狠狠的抓在他的手上。

这点,其实她从来没有怀疑过。

陆漫漫刚吃完早饭,就看到佣人也将莫修远用过的早餐端了出来。

“张嫂。”陆漫漫叫着保姆,“莫修远还在办公吗?”

“统帅刚刚吃过早饭后,就去看小公主了,小公主刚刚吃完奶有些吵吵闹闹,统帅一抱在怀里就不哭了。”张嫂笑着说道,“小公主真的很喜欢统帅,一般人逗她笑她都不笑的,统帅抱着她,她就会咯咯的笑个不停。”

“是吗?”陆漫漫随后应付了句,“你去忙吧。”

“嗯。”

陆漫漫从客厅沙发上起来,上楼。

今天月子最后一天。

一个月真的过得很快,比她想象中更快。

她小腹上的伤口也已经痊愈,基本上没有任何疼痛感,只是偶尔在阴雨天气会有些痒,但都是能够接受的范围。

她上楼,就看到莫修远抱着莫一诺准备下楼。

莫一诺现在吃过奶之后,心情好的话会和大人互动一会儿,此刻,似乎就睁着大大的眼睛,一直看着莫修远。

莫一诺在这一个月真的长大了很多。

从刚开始有些皱巴巴的小模样,五官已经全部长开了出来,模样长得和陆漫漫几乎一模一样,除了那双墨绿色的眼眸,几乎是她的一个小翻版,她自己偶尔都会感叹,遗传的神奇。

总觉得抱着莫一诺的时候,就跟抱着自己小时候似的。

这一个月时间,她偶尔也会抱抱一诺。

一诺其实不太喜欢她,她抱着一诺的时候一诺总是动手动脚的,陆漫漫也不太喜欢哄她逗她,一诺就对她更没好感了。

而一诺真的特别喜欢莫修远的怀抱。

不管任何时候,只要一诺一吵闹,莫修远一抱过来,绝对就不哭了。

偶尔会委屈的抽泣一下,样子萌坏了。

“我带着一诺去外面晒晒太阳。”莫修远说。

秋天的太阳很好,不会很热也不会很冷。

上午9点左右的太阳,正好可以给孩子补钙。

“你一起吧。”莫修远邀请。

“我没什么精神,想多躺一会儿。”陆漫漫拒绝。

“那你多休息。”莫修远不强迫她。

这个月,不管她做什么,他都顺着她。

她不喜欢直接喂奶。

这么久以来,都是用吸奶器给一诺吃,有几天差点回奶,莫修远守在旁边,一句话都没说。

她从来不给一诺洗澡。

有一次月嫂不在旁边,莫修远让她拿一条浴巾过来帮他包一下一诺,当时她拒绝了。

莫修远没有强迫她,而是陪着一诺在儿童浴缸里面多玩了一会儿,等月嫂来了才把一诺从水里面抱出来。

莫修远帮一诺换尿不湿时候,她在旁边,一直都是冷眼旁观。

莫修远逗着一诺玩,哄着她睡觉,半夜一诺吃奶吵闹的时候,都是莫修远,都是他……甚至晚上有时候深夜一诺饿了,他也不会吵醒她,拿起吸奶器,帮她吸奶,然后拿过去给一诺吃。

莫修远做了很多很多。

做得越多,却让她觉得越心凉。

她回到房间,走向外阳台,就看到莫修远抱着一诺,在后花园的草地上,陪着她一起晒太阳。

他让月嫂在地上铺了厚厚一层爬爬垫,撑了一个小伞挡住了一诺的眼睛,让她舒服的在爬爬垫上晒太阳。

一诺很喜欢动手动脚,放在垫子上,就会不自觉地手脚并动,小胳膊小手动的很欢快,本来长得有些微胖,动起来却十分的灵活。

莫修远就会一直陪着她,睡在她的旁边。

两个人躺在后花园晒太阳。

一般情况是,莫修远和莫一诺都会睡着。

月嫂会在旁边给他们盖上被子,让他们睡一会儿。

其实莫修远的辛苦,不只是她看得到,所有人都看得到。

所以,别墅中的佣人都会觉得,她身在福中不知福。

她离开外阳台,回到房间,走进衣帽间。

在别墅足不出户一个月了。

明天大概就可以出去走走了。

她这么捉摸着,翻找着自己的一些首饰和化妆品。

很多莫修远送给她的东西,她都锁在一个柜子里面了,眼不见心不烦,她就捣腾自己以前买的那些,然后又翻了翻自己的化妆品,好在都还没过期。

她又看了看自己衣帽间里面的衣服。

很多衣服。

她比划了一下,感觉应该也不会装不下去。

月子期间,身体好了之后就在做瑜伽瘦身了,恢复得比她想象的更快,大概和怀孕前相差无几,腰围都和之前差不多。

在衣帽间折腾一番,她拿起电话给古歆拨打。

古歆一天忙得跟要命了似的,接通电话那一刻估计还在跟现在的工作人员交待事情,莫名觉得这妞好像真的变化很大。

似乎是交代完了才急急忙忙的对着手机说道,“漫漫,你找我有事儿吗?”

“你明天还忙不?”

“怎么了?我在录制一个现场节目,妈的,这么一天两天的要累死姐姐了。”

“如果太忙就算了。”

“我也不是铁人,总得放假啊。翟安这么压迫我,总有一天会遭报应的!”古歆恶狠狠的说着,“你找我什么事儿,是要让我来别墅陪你吗?话说我也好久没有来看我家一诺小公主了,我去给她买点漂亮裙子来。”

“行了,你买的裙子估计人家3岁才能穿,你这个干妈靠谱点行吗?!”

“我看上的款式最小型号都是3岁的的,我能有什么办法,我还不是怕没有了,先给她囤货啊,你没良心的,不是丫的你女儿我才不这么费心呢!”

“好好,我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打电话给你就说一声,我明天出月子了。”

“所以你是想?”古歆说话的声音故意延长了些。

“明天陪我逛街吧。”

“你的苦日子终于熬出头了,姐妹当然会给你庆祝庆祝了。”古歆兴奋无比,“明天我绝壁的翘班舍命陪君子。”

“嗯,那明天你来别墅接我。”

“我早上9点就来。”

“好。”

“那就这样了,我先去忙了。”

说着,古歆就急忙的把电话挂断了。

陆漫漫看着电话笑了一下。

有个这么没心没肺又会玩的朋友,其实也真的很不错。

她心情似乎也好了点,打开房门下楼。

刚到楼下,就看到南玥椿出现在别墅大厅。

转眸。

看到莫修远抱着熟睡的莫一诺,从后花园进来。

三角形。

果然是最稳固的三角关系。

陆漫漫很自若的一步一步下楼。

莫修远将怀里面的莫一诺递给了月嫂,似乎是交代了两句,月嫂就带着一诺上楼了,我陆漫漫擦肩而过。

“阿修。”南玥椿叫着他的名字,直接走过去,“你非要我亲自来才会回帝都吗?”

“怎么了?”莫修远显得有些淡漠。

“我爸已经很不满意了,你一直在这边陪着陆漫漫,我大着个肚子在家里面,他对你意见很大!我实在招架不住了,所以就只有对他说你让我过来!你到底什么时候回去?我怕我爸会发飙,一气之下就逼我们把婚礼举行了。”

陆漫漫路过他们,就听着他们谈话的声音。

莫修远似乎是看了一眼陆漫漫,带着南玥椿上楼,大概去了他的书房。

陆漫漫打开电视。

她就知道,早晚南玥椿会找上门来。

莫修远这儿一天天的待在她这里,孩子刚生那会儿,大度点的女人还能理解,可是再大度的女人也经不住时间的折腾,越久就会越沉不住气。

她倒是一直在等这一天的到来。

她看了一会儿电视。

也不知道多久,莫修远和南玥椿从书房中出来。

南玥椿尽管还是有些不开心,但没有刚刚的激动了。

莫修远牵着南玥椿直接往外走。

“阿修。”陆漫漫从沙发上站起来。

莫修远的脚步顿了一下。

南玥椿挑眉看了一眼陆漫漫。

“南小姐难得来一次,我想和她聊两句。”

莫修远稍微神情变了一下,说道,“我现在送去机场,回帝都。”

“我不是介意她到这里来,只是觉得,既然我们现在关系已经变成了这样,没必要让大家都很难堪,我和南小姐谈谈,也许以后还能和平相处,你也不用这么为难了。”陆漫漫说得云淡风轻,嘴角还挂着淡淡的笑,“南小姐你说是不是?”

南玥椿的性格大概也不希望被人看低了去,对于陆漫漫的挑衅,半点都没拒绝,“正好,我也有话给陆小姐说。”

陆漫漫微笑着,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拉着南玥椿的手,没有放开。

陆漫漫看着他们的模样,淡淡的说着,“当然,你如果怕她被我伤害想要好好保护她那你就送她走吧,我其实真没有什么敌意。”

莫修远依然没有任何举动。

“阿修,我想和陆漫漫聊聊。”南玥椿动了动手臂。

莫修远那一刻似乎抓得更紧了。

陆漫漫就这么蓦然的看着,也不再多说,也不催促。

就跟看两个陌生人一样的,看着面前的一男一女。

终究。

莫修远还是放手了。

南玥椿得到自由,也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直接走向了陆漫漫,“你想去哪里谈?”

“外面,顺便还可以给你胎儿晒晒太阳,补补钙。”

“嗯。”

陆漫漫和南玥椿一起走出了别墅。

莫修远知道,陆漫漫不会对南玥椿做任何伤害性的事情,他怕的只是……

她过于的理智。

……

后花园。

两个人分别坐在一张椅子上。

太阳有些大了。

好在太阳伞能够挡住阳光的直接照射,听说这段时间的阳光虽然补钙,但很容易被晒伤。

“你肚子比我想象中大了很多。”陆漫漫开口,说道。

南玥椿低头,直白带,“医生还说会早产。”

“我当时也说要早产,结果晚了一周多。而当我发作的那天晚上,莫修远去帝都陪你了。”

“你肯定觉得我是故意的是不是?”

“我觉得你应该不会这么愚蠢。”

“我当时是真的有些落红,我也知道你第二天要剖腹所以其实没打算让莫修远回来陪我的,是我爸非要让我给莫修远打电话,我是怕到时候我爸不信任莫修远,就催促他回来一趟,当应付一下,我没想到那晚上我爸非要逼着莫修远陪我在医院,而我爸也这么陪着我,其实他就是在监督莫修远。我是承认我担心莫修远只要一接到你的电话就算你只是微微娇嗔一下他就会不顾所以的赶回来,所以擅自给他关了静音,我没想到你会当天晚上就发作了。”南玥椿解释,看上去并没有撒谎,“为此,其实我也有些内疚。要不然,从你生下孩子到坐月子期间,我基本上没有打扰过你和莫修远的正常生活,他回帝都的时间都在处理公务,陪我的时间少之可怜,我真的觉得我都可以忍受。”

“是啊,因为坐月子期间,我也不可能和莫修远上床。”陆漫漫淡笑了一下。

南玥椿说了很多。

说得那么激动,她其实不是不信。

她是信的。

但更相信,南玥椿会这么大度,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月子期间她不可能和莫修远同房。

就算莫修远陪着她,也不过是人陪着。

身体,不会出轨。

南玥椿被陆漫漫的一针见血弄得有些说不出来一句话,她咬牙,“是,这也是我的一方面原因,不管我多想大度,但就是不想莫修远和你上床,”

“所以你选择了今天出现。”

“选择今天出现,我确实是有我的目的。”南玥椿直白。她知道在陆漫漫面前,她也耍不了什么小聪明也占不了什么便宜,更不可能骗得了她什么。“但是陆漫漫,我真的没有必要骗你,我爸对莫修远这段时间的表现很冒火。而他这样做的一举一动,只会加快我们之间的婚姻关系!当然,我不排斥我们早点结婚早点举行婚礼,但我知道莫修远不想。而且从大局而言,现在我们结婚,莫修远也只会落得一个负心汉的名声,我也会被别人称为小三,不管如何,莫修远是一国统帅,这种事情发生在他的身上,多少对他影响不好,而我爸为了逼他,可能真的会让他做出选择!”

“我是真的对莫修远好,所以真的不想让莫修远承受这些我们本来可以避免的事情。”南玥椿一字一句说道,“而我不得不说,我是安心准备和他过一辈子。”

“嗯,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陆漫漫再次说道。

“我说了那么多,你到底想对我说什么?”南玥椿眼眸微紧,狠狠的看着她。

“我说了,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我安心想要成全你和他一辈子。”

南玥椿带着些不相信看着她。

“不是每一个女人都会爱一个人爱得这么死心塌地的,我这个人生性薄凉,当知道他有对不起我的时候,我就会选择抽身。我现在很想抽身,但需要你帮我。”

“陆漫漫你别引我上你的圈套,你手段那么多,当初你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时候我就留意你了。”南玥椿对陆漫漫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防备,总觉得这个女人,就是靠这种不温不火的个性,可以把人算计得淋漓尽致,这其实让她有些不自觉得恐惧。“现在回想起来,你怎么把莫修远从监狱里面救出来的,当初你是怎么让秦正箫帮你的……我承认,如果我是你,我做不到,我到现在都觉得,这是一件很天方夜谭的事情。”

“但是最后,我机关算尽,还不是落得被人抛弃的下场。”

“莫修远没有抛弃你。”南玥椿一字一句。

“那是你觉得而已,在我看来,我和莫修远就已经结束了。当然,具体那些情感纠葛我不想说也不愿意说,我只会告诉你,我和他要真的结束,确实需要和你合作。你之前说你不和我合作,说不管我说什么都没用,我当时也没有力争,但是现在,我想我应该有资格和你谈谈条件!”

南玥椿狠狠的看着陆漫漫。

“我们拿莫修远的身体做赌注怎么样?”陆漫漫嘴角一笑,就这么冷漠的看着南玥椿变化的脸色,“想要折磨他的身体,对我而言轻而易举。”

“陆漫漫,人不能这么心狠手辣的,莫修远对你还不够好吗?!”南玥椿有些激动,“你这么折磨他,你就不会心生内疚吗?!”

“不会,因为在彼此折磨。”

“我就想不明白,你为什么就那么执着的一定要离开莫修远。”

“等某一天你站在了我的立场上你就会知道为什么了。”陆漫漫笑了笑,“但愿你不会。”

“你想我怎么帮你。”南玥椿咬牙问道。

“所以你是答应了?”

“我只希望你有一天不会后悔!”南玥椿看着陆漫漫,“当有一天你知道所有真相后,不要后悔你主动推开了莫修远!因为,就算那个时候你后悔了,我也绝不放手!”

“我说了,我会成全你。”

南玥椿冷笑了一下。

用一种很轻蔑的笑容,嘲笑着陆漫漫现在的举动。

陆漫漫就这么淡淡的感受着她投来的讽刺,其实,她能够想的比南玥椿更多。

她没有南玥椿那么愚蠢,真的一无所知。

“陆漫漫,接下来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尽量帮你做到,但是。”南玥椿提出条件,“绝对不能让莫修远厌恶我,绝对不能让莫修远觉得是我逼走了你,绝对不能让莫修远恨我!”

“莫修远比你我聪明,他会知道,我的离开只会是我的个人原因。”陆漫漫从椅子上站起来,深呼吸了一口气说道,“接下来的时候,你只要乖乖的就行。比如听话,体贴,不吵不闹,做一个安静等待他的女人,他受伤了,你安慰他给他温暖,两个人达成一致想要一起一辈子的念头,其实不难。”

南玥椿看着陆漫漫。

看着她淡淡的脸上,有着让人说不出来的睿智。

那一刻,她突然有种感觉。

这个女人如果愿意,如果愿意等待,如果愿意陪在莫修远身边,陪着莫修远一起共建河山,其实……

无人能及。

她有那个能力,也有那个风范!

还好。

还好,陆漫漫是一个骄傲的人。

骄傲的人,就不会委屈着自己!

委屈自己去享受一个不平等的身份,一个不平等的爱!

两个人的对话,在各怀心思下结束。

陆漫漫先离开了后花园。

客厅中,莫修远坐在沙发上,转眸,看着陆漫漫出现在他面前。

“她说容易早产,你现在带她离开吧。”陆漫漫说,补充道,“我们谈得很愉快。”

“漫漫。”莫修远突然伸手,拉着她的手臂。

他知道,她说完话,一般转身就会走。

看上去很有礼貌。

却全是距离。

“我如果现在给你说,我一切都是身不由己,你会不会稍微理解我一下?”莫修远看着她,深深的看着。

“我理解你。”陆漫漫根本没有犹豫,“我从很早之间就给你说过,我理解的所有行为。但人就是这么一个感情上的动物,理解和接受是两码子事儿,我不能接受我们现在的身份,也没办法接受我们未来的身份。我真心希望你可以放手,在我们彼此还能够给彼此美好回忆的时候放手。很多年后,我不会怨你,我会过上我自己的生活,我发誓,我还会祝福你。”

很多年后……

莫修远觉得这句话其实很伤人。

我还会祝福你……

这句话,他觉得更加伤人!

他能够想象。

想象,很多年后,他成了一个陌生人,他成了她生命中的一个陌生人……

而她会祝福他,在他根本不需要她祝福的时候,用一个陌生人的心态去祝福他!

他承认,这一刻他有些情绪波动。

他承认,他情绪已经翻滚到他觉得他自己可能都没办法压抑的地步。

但他那一刻,他还是冷静了,还是让自己看上去还很冷静。

他放开了她的手臂,说,“你去休息吧,我送南玥椿去机场。”

所以。

他们的每一次,不管是正式非正式的谈判,都是以失败告终。

陆漫漫转身离开。

迎面看着南玥椿走过她身边,走向莫修远。

就这么安静的陪在莫修远的身边。

这样的女人,早晚会被他接纳,早晚会让他感动的!

她嘴角笑了一下,尽管凉凉的,没有任何温度。

客厅中。

“阿修。”南玥椿轻声叫他,“我们走吧。”

莫修远抬眸看了一眼楼梯上,从沙发上站起来。

南玥椿自然的挽着莫修远,莫修远没有推开。

他带着南玥椿离开别墅。

他想,陆漫漫现在,应该更希望看到,他和南玥椿这样的画面。

他说,“陆漫漫和你谈条件了是吗?”

南玥椿挽着莫修远手臂的手一顿。

她不得不说,和智商太强大的人过招,她觉得自己很笨。

笨到那一刻,居然无言以对。

“别答应她。”莫修远说,“我不会放她离开的。”

南玥椿觉得有些心凉,整个人还有些,缓不过神。

所以,她到底应该听谁的。

这场智商的搏斗,到底谁胜谁败?!

而她,感觉自己就真的只是个炮灰而已!

------题外话------

二更来了!

嗯,妥妥的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萌萌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