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智商的搏斗(2)够了吗?/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翌日。

陆漫漫起床。

是个艳阳天。

按照古歆昨晚给她发短信的话来说就是,今儿个的天气就适合出去“浪”。

她掀开被子,神清气爽的走向厕所。

她没想到莫修远在厕所里面。

莫修远大概也没有想到陆漫漫会这么早起床,且,在他如此尴尬的时候,推门而入。

陆漫漫顿了顿。

她眼眸很自然的看到了他早晨时候的正常反应。

那一刻彼此都沉默了一秒。

陆漫漫将房门关了过来。

莫修远看着自己的情况,努力让自己平复了下来。

打开厕所门出来的时候,陆漫漫坐在房间的沙发上。

“你去用吧。”莫修远说。

陆漫漫看着他,然后往下看了一眼。

莫修远有些尴尬。

“不好意思,我没想到你在上厕所,以往这个时候你基本都不在房间了。”陆漫漫解释。

“我刚刚忘了关门了。”莫修远看着陆漫漫,又说道,“这其实是男人早上会有的正常反应,不是什么什么的意思。”

“嗯。”陆漫漫点头,她知道。

“我先下楼了。”

“好。”陆漫漫微微一笑。

莫修远离开了。

陆漫漫抿了抿唇,走进浴室。

她简单的洗漱,然后将自己胸部擦拭了一下,开始吸奶。

她奶挺好的,因为今天要出门,所以会提前用鲜奶袋装好,放进小冰箱里面,一诺饿了,月嫂可以拿出来温给她吃。

挤了满满300ML,陆漫漫保存好,拿出去给了月嫂。

才回来重新梳妆打扮自己。

下楼的时候,莫修远似乎在玻璃餐厅等她吃早餐。

看着她明显出门的装扮,还化了妆有些愣怔。

“今天我出月子,约了古歆逛街。晚点回来。”陆漫漫走过去,对着莫修远说道。

“不吃早饭吗?”

“外面吃。”陆漫漫说,“我把奶挤出来给月嫂了,我下午回来,她应该够吃。”

“嗯。”

陆漫漫转身出门了。

别墅门口处,古歆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说好的9点。

这都9点半了,这女人真是啰嗦。

她坐在驾驶室各种跳脚。

转眸,就看到陆漫漫容光焕发的出现在她面前。

好吧。

她真的得承认,那一刻她特么好久没有看到陆漫漫这么精心打扮,然后这么漂亮得让人心惊的模样。

这脸蛋,这身段。

谁他妈的知道她丫的刚出月子啊。

嫉妒。

赤果果的嫉妒。

“走吧。”陆漫漫开来车门,坐在副驾驶室,系着安全带。

“陆漫漫,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去那什么棒子国抽脂了,你的肚子呢?”古歆一边开车一边质问,“你就不能多丑一段时间也衬托一下姐妹我啊,我特么还单身呢。”

陆漫漫无语的笑了笑,“你害怕嫁不出去?”

“我恨嫁啊!谁不知道我再结婚就三婚了,我简直不敢想象我现在在别人心目中是有多水性杨花!我要说出来我他妈就被一个男人上过一晚上,估计别人以为我多装呢!”

“真的?”陆漫漫都很惊奇。

没听古歆说过啊。

“看看看,连我最好的姐妹都不信!”

“翟安没有多碰你几次?”

“别提我的伤心事儿了行吗?我现在就盼着我的白马王子能够快点到来。解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古歆仰天长叹。

古歆就是一个活宝。

不管多悲伤的时候,有她在绝对不会寂寞。

“话说,我们先去哪里啊?”古歆开了好长一段距离,时候才突然反应过来。

“先去商场吧,我去买点衣服。”

“就知道你憋不住。走吧,正好我也没衣服穿了,我们去Shopping!GoGoGo!”古歆兴奋尖叫,搞得比她自己做完月子还高兴。

两个人聊着天,古歆将车子开到文城最大的商厦,停好车之后,两个人就兴致冲冲的走了进去,直奔最顶级的国际品牌奢侈区。

“古歆,我记得那天你打电话抱怨说看上一个包舍不得下手是不是?”两个人乘坐着观光电梯,陆漫漫询问。

“你给我买?”古歆两眼冒星星。

她现在工资也不高,也没好意思问她爸要,毕竟她爸现在也坐吃山空,虽然听说还是很有钱,但终究觉得自己这么大岁数了问父母要钱有些丢面子,上次看到新品限量包的发布会出来后就硬咬破了嘴唇没有下手,心里一直痒痒的,就给漫漫抱怨过一次,不过说得很凄惨,她没夸张,当时真觉得对这个世界都绝望了,不过现在她基本都忘了。

想来,漫漫是真记心头上了。

“嗯,我送你。”

“富婆。”古歆一把抱住陆漫漫,“傍富婆的感觉就是好。”

陆漫漫笑了一下,两个人从电梯里面出来,往奢侈品店走去。

古歆站在自己最喜欢的那个包面前,对着陆漫漫一字一句,非常慎重而谨慎的说道,“6位数哦,陆漫漫小姐。”

陆漫漫淡淡的笑了笑,在奢侈品店就简单的走了一圈,然后很有气场的随便指了几个包,服务员连忙拿下来,以供她挑选。

陆漫漫说,“就这些,刷卡。”

不只是服务员惊住了。

古歆也惊住了。

这这这也太败家了。

这几个包加起来,得得得7位数了吧。

“陆小姐,是全部都要吗?”服务员有些不敢相信,连忙确定到。

“嗯,一起,你把这个包送到古歆家别墅地址,其他送到这个地址。”陆漫漫写下地址。

那是莫修远别墅的地址。

“是是。我这就帮您刷卡打包。”服务员连忙说着。

也不是没有碰到过有钱人。

只是这么豪迈的,连挑都不怎么挑选就说要刷卡的,真的少之又少。

刷完卡。

陆漫漫带着古歆走出奢侈品店。

古歆挽着陆漫漫的手,“漫漫,你是不是发达了?”

“难道你以前觉得我很穷?”

“不是,我只是觉得你太高调了。”

“还有更高调的,跟我来。”陆漫漫趾高气昂的带着古歆往另外的服装店走去。

古歆觉得自己真是柴火妞。

以前没觉得陆漫漫这么壕,简直是太壕。

她特么还在很认真的挑选斌正在犹豫想要买哪一套的时候,陆漫漫已经让服务员给她刷了一半的新款了,老规矩,送别墅。

走出服装店,陆漫漫又带着古歆去逛珠宝。

古歆已经不想挑选了。

她觉得自己买的都很low。

她就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陆漫漫挑了店里的当家钻石项链,8位数。

“漫漫,你不觉得这钻石带我们身上有些累赘吗?”古歆好心提醒。

“谁说我自己带了。”

“你送给阿姨吗?”古歆以为陆漫漫送给她母亲,想想,送给父母咬咬牙,也算是孝顺。

以漫漫这么孝顺的女儿,也能做出来。

心里稍微平衡了些。

只听到陆漫漫说了句,“我拿来收藏。”

“钻石一般不增值的。”古歆忍不住,再次提醒。

“我钱多了烧得慌。”

“……”好吧。

你壕。

逛完珠宝行。

两个人又去逛了保养品,美妆等等。

陆漫漫根本不是在买,古歆觉得陆漫漫是在搞批发。

她这真是钱多了烧得慌吧!

逛了一个上午。

两个人找了一家特昂贵的餐厅,陆漫漫请客。

古歆喝着咖啡,眼巴巴的看着陆漫漫,忍不住说道,“你没得病吧?”

“能有句好话吗?”

“那你干嘛一副好像再也花不到钱的架势啊。你买这么多东西,你一天花了这么多钱,你不怕天打雷劈吗?!我告诉你陆漫漫,你千万别给莫修远说是我带你出来逛街的,我怕被他追杀。”

“我花的我自己的钱。”陆漫漫说,“不过是当时离婚的时候,莫修远给的分手费。”

“……”古歆觉得自己真的无言以对。

“吃了饭就回去吧,我涨奶了。”

“哦。”古歆连忙点头。

两个人吃完午餐,古歆送陆漫漫回别墅。

陆漫漫下车的时候,古歆还特别交代让她别说跟她一起出去逛街的。

陆漫漫应付了声,走进别墅。

别墅中。

莫修远并不在。

月嫂抱着一诺在客厅走动,看着陆漫漫回来,恭敬的叫了声,“陆小姐。”

“嗯。”

“统帅离开了,去了帝都。”

“嗯。”陆漫漫点头。

“刚刚有很多人送了很多东西过来,张嫂让他们放在了您的衣帽间里面。”

“好。”

“陆小姐,你涨奶了吗?如果涨奶了,就要挤出来,否则容易回奶。”月嫂不忘提醒。

“我知道。”陆漫漫说着,就上了楼。

上楼后,洗了手,擦干净胸部,又吸了整整300ML。

她放在储藏冰箱里面后,回到房间。

房间连着的衣帽间,看着偌大的衣帽间里面的堆满了她买的东西。

她将衣帽间关了过来,难得清理了。

她躺在床上补充睡眠。

下午3点多,刚睡着没多久。

古歆的电话将她吵醒。

她迷迷糊糊的接通,听到古歆有些激动的声音,“完了漫漫,今天上午我们逛街的画面被狗仔拍到了,说你太壕了,花钱跟流水似的,说你败家呢!”

“让他们说吧。”

“我说喂,你就不关心自己的形象……”

陆漫漫已经挂断了,翻身继续睡觉。

当自己一觉醒来后。

所有她的头版头条都已经消失了。

就像没有发生过一般,所有的新闻都没有了她半点的痕迹。

做得果然很绝。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

她持续去购物。

依然很疯狂。

虽然没有新闻,但很多人看到了,看到她很放肆的买东西,不问价格不管能不能穿,只要想买通通都买。

微博上开始有人发她豪迈买东西的视频。

视屏中很漂亮很妖艳的一个女人,很有气场的刷卡,一脸高傲。

不过能看到的视频都只有一会儿功夫。

下一秒,就被人黑了删了,微博也打不开了。

渐渐地,民间开始有了谣传。

谣传一国国母陆漫漫,花钱成性,铺张浪费,贪图享乐,败坏民风。

她知道。

却越发的放纵。

放纵了大约一个月时间。

莫修远出现在了别墅。

这一个月时间莫修远也会经常回来,不过回来时间不长,两个人碰到的时间也不多,晚上就算是留宿,第二天早上也见不到人,显然,今天是专程等她的。

当时她刚买逛完街回来。

她手上还提了两包。

“钱够吗?”莫修远问她。

“你给的挺多的,有些证券什么的升值了,我让我的金融管理顾问帮我卖了,手上又有了一大笔。”陆漫漫说。

“如果不够,可以问我要。”

“够了。”陆漫漫笑了笑,提着购物袋上楼。

楼上堆满了都是她买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刚开始是懒得清理。

现在想要清理也清理不出来了。

她看着满屋子堆着的东西,将衣帽间狠狠的关了过来。

她捉摸着。

再买下去,她不会破产,但房子要破了。

后来。

她就不买了。

觉得买东西也真的很浪费体力。

她晚上约古歆出门喝酒。

古歆听着说要喝酒差点没有被吓死,一脸谨慎的看着坐在自己副驾驶室的陆漫漫,说好的就吃个夜宵而已,别吓她,她心脏不太好。

“你就不怕把我干女儿醉到了吗?”

“我又不真喝,我们去夜场坐一会儿吧。”

“我不带你去,我会被莫修远弄死的。”

“你不去算了,我自己去。”

“漫漫。”古歆欲哭无泪,“咱们别这么任性可以吗?”

陆漫漫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她。

古歆真的觉得自己要被陆漫漫这妞给害死。

她还是带着陆漫漫来了。

本来去魅吧的。

陆漫漫死活不去。

都知道那是叶恒的地盘。

陆漫漫说不去熟人那里,放不开。

好说姐姐,你到底要做什么啊?!

古歆被迫无奈,还是带着陆漫漫去了另外一个文城比较火的夜场。

由始至终,古歆都不敢碰酒一滴。

眼眸就一眨不眨的看着陆漫漫,各种怕她做错事儿。

“平时你们来夜场怎么玩的?”陆漫漫看着吵吵闹闹的环境,询问。

“我什么都没玩,我就坐在这里看别人发疯。”

陆漫漫看着古歆说得一本正经。

鬼才相信。

“漫漫,我们坐一会儿就走吧,这地方乱着呢。”

“再乱,也没有人敢动我的,你放心吧。”

“可是大姐,你不管如何,现在在别人眼中你还贵为一国之母,你本来大肆花钱就已经被很多民众看不起了,你现在还这么堕落,被人看到了发了照片,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我求你别这么糟蹋自己了行吗?”古歆简直是受不了了。

“你觉得我在糟蹋我自己吗?”陆漫漫突然似乎很感兴趣的,问古歆。

“废话,难道你以为我真看不出来,你在故意离间你和莫修远的感情吗?你再傻也不会傻到,还玩不过媒体。”

陆漫漫笑了一下。

是啊。

古歆都看得出来。

莫修远不可能看不出来。

但他,沉默无语。

“其实,莫修远真挺爱你的……虽然这人渣了点,但谁让咱们倒霉啊,遇到他是统帅。一国之帅,我们能怎样,又不能真杀了他,就是诽谤也不行。”古歆劝说,也真的说不出口什么你们就一起过吧,她叹了口气,“他看上去过得也挺不好的。”

陆漫漫笑了笑,摸了摸古歆的头发,“行了,不为难你了,我们走吧。”

“真走了?”古歆真不明白,漫漫到底一天在想什么。

“嗯。”

陆漫漫已经率先往外走了。

刚走了两步。

有一个男人突然上前,拉着陆漫漫,“小姐,请你喝一杯……”

看清楚人之后。

连忙抱歉一笑,“不好意思啊,我认错人了。”

陆漫漫微微一笑。

所以,她走在什么地方,也没有人敢上前打岔。

古歆送陆漫漫回去。

两个人都没有开口说话。

陆漫漫就这么靠在门上看着文城的夜景。

幽幽暗暗的街道,陆漫漫突然开口说道,“古歆,如果哪天我离开文城了,你会不会想我?”

“你真的要离开吗?”

“或许吧。”

“你一说我就想哭。”古歆突然就动情了。

陆漫漫笑了笑,回头看着古歆那可怜兮兮的样子,“我会联系你的。”

“我真是恨死莫修远了,恨死了恨死了!”古歆不爽的抱怨。

“好啦,你也不小了,总不能一直都在别人的臂膀下成长,总有一天你也得我自己的一片天地。”

“可是我真舍不得你,我一想到你和以后和我不在一个地方,我觉得我就会崩溃。”

“久了就会适应了。时间是一剂良药。”

“漫漫。”

“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不会那么早实现的。”陆漫漫淡淡一笑,又将视线放在了窗外的街道。

街道,物是人非的街道。

回到别墅。

已经有些晚了。

本来已经幽暗的客厅,此刻亮着的一盏浅灯下,莫修远在等她。

因为是去夜场。

所以浓妆艳抹,穿的衣服也极少。

就算面上批了一件外套,也不难看出,她里面那件衣服的清凉。

两个人彼此看了一眼。

“你回来了?”陆漫漫自若的开口道。

“嗯。”

“在等我吗?”

“嗯。”

“那我回来了,很困了,去休息吧。”

说着,陆漫漫先上了楼。

莫修远看着她的身影,缓缓跟上她的脚步。

她先去了浴室,卸妆,洗澡。

然后开始挤奶。

她现将奶水放进一诺房间的小冰箱,再回来。

回来的时候,莫修远依然站在房间,就这么有些懒散的靠在墙壁上。

“你不睡觉吗?”陆漫漫看他,看着他没有要打算洗澡的模样。

“南玥椿要生了。”

“哦,这么快,算了算,她不是才8个来月吗?”陆漫漫掰手指,很自然的交谈着话题。

“我回来的时间会比平时更少了。”

“没关系,你好好照顾她吧,当时我生了孩子,你也陪着照顾了我和一诺一两个月,现在一诺也马上三个月了,睡眠吃奶什么的都很正常,也没有这么费神了。”

“你睡吧。”莫修远说。

“你呢?”陆漫漫问。

“我去看看一诺。”

“哦,那你去吧。”陆漫漫也不多说,掀开被子就上床睡觉了。

晚上似乎很晚,反正当时陆漫漫已经睡着了,只感觉到身后似乎多了一个人。

然后,还是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睁开眼睛,莫修远就不见了。

这次他说的回来的时间更少了。

确实更少了。

大概他走了一周之后。

南玥椿就生了。

没有新闻报道,但就是这么兜兜转转,还是传到了她的耳朵里面。

据说是顺产,据说是个男孩。

长得和莫修远很像。

还说,有一双墨绿色的眼眸。

果然是遗传了莫家人传统的瞳孔颜色。

南玥椿坐月子期间。

陆漫漫觉得莫修远应该是不会来了。

一诺大概都快忘记了,她爸是谁了。

有时候看到这个小不点一脸无忧无虑的样子,心里隐隐还是有些,说不出来的触动。

莫修远不在的这段时间,她还是经常出去,偶尔逛街偶尔去夜场。

她不喝酒,就是去坐坐。

偶尔古歆会陪着,有时候她实在加班,她就一个人去。

四个月后。

她的奶渐渐少了些,好在还能勉强保证一诺的口粮。

今晚,又有些晚了回去。

出门一天手机也没电了。

半途她都是在商厦找了母婴室挤了奶让司机带回去给一诺晚上吃,她现在已经习惯性的,晚上去夜场热闹一下,其实就是去感受一下夜场的氛围而已,有时候在家待着,会让人发慌。

虽说没有人敢打岔她,就更别说会有什么艳遇了,不过她的流言蜚语还是很多的。

没人敢报道在网上,私底下的流传,已经到处都是了。

她想真的某一天她要是和莫修远的身份被曝光,莫修远就可以全身而退了。

谁让她这么不思上进呢!

所以到时候被统帅抛弃,也是情理之中吧!

她身上厚厚的衣服,回到别墅。

时间飞逝了一般的,就进入了冬天。

文城的冬天又湿冷湿冷的,并不是一个很好让人将息的季节。

她刚走进别墅大厅。

暖气迎面而来。

月嫂也迎面而来,似乎是在等她,都等得跺脚了,“陆小姐,你终于回来了,我们都等你一个晚上了。”

“怎么了?”

“一诺哭得厉害,饿了。”月嫂说着,“现在统帅在房间哄着呢,哭得撕心裂肺的。”

“我不是中午让司机送了奶回来吗?怎么这么早就饿了?”陆漫漫也没有问莫修远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消失了也快一个月了吧。

说回来就回来了!

“还说呢。司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一回来就把奶给打翻了!给你打电话也打不通,都饿了一个晚上了,你赶紧上去给一诺挤奶吧。”月嫂催促着,“刚刚我们也尝试着喂奶粉,一诺吃了两口就不吃了!”

“嗯。”陆漫漫应了声。

脚步也快了些。

她倒是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意外。

她连忙上楼,刚上楼,就听到一诺房间,就算是关上门也能听到的,嗷嗷大哭的声音。

她迅速回到房间,掀起衣服,快速清洗着自己的胸部,熟练的拿起吸奶器给一诺吸奶。

刚准备挤奶的时候。

厕所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动作有些粗鲁。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看着他明显脸色不太好。

她抿了抿唇,说道,“我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一会儿就好。”

“你听到一诺的哭声了吗?”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陆漫漫解释,她没想过亏待自己到孩子。

至少在奶方面,就算她不想抱着她喂,但每天该发奶的那些食物,就算再难吃,她都会吃!

莫修远突然走过去,直接将她的吸奶器拿了过去,扔在了洗漱台前。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他。

看着他明显有些发怒的模样!

看着他将她先上去的衣服放了下来,拉着她往外走。

“你做什么?”陆漫漫甩手,用力甩开他。

“就这么给一诺喂奶,不用什么吸奶器。”莫修远根本没有半点商量的口吻,直接说道。

“吸奶很快的,给我5分钟。”

“1分钟也不用给。”

“莫修远!莫一诺饿了我知道,但是等我几分钟又能怎样!”陆漫漫一用力,狠狠的甩开了莫修远,“也是我的女儿,我没想过真的饿到她!”

“你还知道是你的女儿吗?”莫修远狠狠的看着她。

陆漫漫也很火大,她努力压低声音,“我现在不想和你争执。”

说着,转身就往浴室去,准备继续挤奶。

刚走了两步。

莫修远突然猛地一下将她一把撞到了旁边的墙壁上,整个人猛地压了下来,脸颊逼近着她的脸颊,“够了吗?陆漫漫!”

“你放开我!”

“够了吗?故意做了这么多,我都看得清清楚楚,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要做什么吗?!”冷冷的声音,带着无比阴森的味道,她甚至看到莫修远嗜血的眼眶,红得吓人。

“你这么聪明,有什么不知道的!”陆漫漫大声吼着,“我让你放开我,莫修远!”

“我说了,我这辈子都不会放手!不会放手!”重复后面的话,一字一句。

“呵!”陆漫漫冷笑着,“左拥右抱的滋味很爽是吧。”

莫修远桎梏着陆漫漫的身体,似乎又用力了些。

“如果没有记错,南玥椿应该出月子了吧,你何必这么急急忙忙回到这个地方……唔……”声音,就这么被他堵住。

陆漫漫怔了一秒。

下一秒,疯了似的反抗。

反抗着,两个人的身体扭在了一起。

她只感觉到莫修远的唇,狠狠的亲吻着她的唇瓣,身体一直桎梏着她的身体,在疯狂的摄取。

陆漫漫的声音,在他强势的亲吻下,只留下一串零零碎碎吱吱唔唔的声音。

她猛地一下。

牙齿咬伤了他的唇瓣。

莫修远的亲吻顿了一下,却没有放开她的唇,那一刻反而更加深入。

陆漫漫由始至终都在排斥。

不管他怎么亲吻怎么靠近,她身体的反抗很明显。

明显到,根本忽视不了。

耳边,突然响起衣服被撕碎的声音。

她去夜场的清凉大红色吊带裙,就这么在他的手心上,撕成了碎片。

她身体摩擦在墙壁上。

不停的反抗,直到。

她被他狠狠的扔在了床上。

她退缩着身体,看着他一点一点在解开自己的衣服。

一点一点,在靠近他。

脸上的狰狞,很是恐怖。

“莫修远你不觉得你很脏吗?”陆漫漫整个人已经抵触在了床头,没有退路可走。

莫修远没有说话,脸上毫无表情。

他只是狠狠的在脱掉自己的衣服。

脱掉西装,撤掉领带。

“你碰我,我会觉得很脏。说不定,你才和南玥椿做过,是不是?!”

莫修远猛地一下将她一把拉了过来,然后狠狠的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他伸手直接去拉扯她的裤子。

陆漫漫不管怎么捍卫。

裤子终究掉了在地上。

莫修远靠近她,靠近她,然后……

“我果然会更加恨你!”

陆漫漫的声音,一字一句,在房间中空灵而决裂的响起。

------题外话------

好啦。

你们讨伐宅,宅也真的是心灵交瘁了。

还能这么保持二更,宅都不得不佩服自己了。

接下来,开始会有极大的转折了。

往后看吧。

实在怕小心脏遭受不住想要避避的,就避避啊,小宅只能说,剧情的每一步发展都是必要的。

不要质疑宅了。

如果你还相信宅。

如果你还觉得可以继续,就请给宅一点支持吧。

宅已经被你们虐的,体无完肤了……

泪崩疾走!

(今天更新是不是破天荒的很早啊?!宅总是用宅的行动在让亲们尽量感受宅的真诚,可是你们……我还是泪崩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