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智商的搏斗(3)情感妥协/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果然会更加恨你。”陆漫漫冷冷的声音,字字句句在如此房间中空灵的响起。

莫修远抵触在她身体的位置。

顿了一下。

顿了一下,房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统帅,陆小姐,还有多久,小公主不停的哭得难受!”

莫修远那一刻似乎才回神。

回神看到自己身下,薰红着眼眶但没有留下一滴眼泪的陆漫漫。

看着她仇恨的目光,就这么像刀子一样,一点一点,刻在了他的心口上。

他起身。

没有碰她。

起来了。

她现在,不着寸缕。

他随手将被子搭在了她的的身上,重新穿上了自己的衣服,打开房门。

房门口。

一诺的声音,哭得撕心裂肺。

哭得嗓子都有些哑了。

莫修远把一诺抱在怀里,对着月嫂说道,“去冲奶粉,我们再试试。”

“陆小姐是回奶了吗?”月嫂看了一眼房间内,总觉得房间的气氛有些异样。

“你先去冲吧。”

“嗯。”月嫂也不敢多说,连忙答应着。

莫修远抱着一诺走远了。

远远的,似乎听不到一诺哭泣的声音了。

陆漫漫就这么躺在床上,躺在床上,在莫修远离开后,眼泪就顺着眼眶流了下来。

那一刻觉得自己真的是很不称职的母亲。

她在莫修远抱着一诺离开的时候,居然没有勇气开口说,让一诺来吃她的奶。

她说她生性薄凉。

果然不只是为了应付谁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

房门再次被莫修远推开。

她转头看了他一眼。

那一刻,泪水已经干涸。

莫修远直接走进了浴室,而后就响起了洗澡的声音。

她裹着被子。

裹着被子,身下还是,一丝不挂。

莫修远洗完澡出来,看着陆漫漫紧裹着被子的模样,“今晚我去隔壁房间睡,我陪一诺睡,你早点休息。”

“莫修远。”陆漫漫叫着他。

莫修远停了停脚步。

“她吃奶粉了吗?”

“吃了。”莫修远说,“饿得太久了,就吃了。”

陆漫漫有些沉默。

莫修远说,“刚刚的事情,对不起,我没想强迫你,以后不会了,早点休息。”

“莫修远,如果你想要,我可以。”陆漫漫一字一句。

“不用了,我不想。”

陆漫漫看着他。

“你早点睡吧。”莫修远丢下一句话,离开了。

所以她算是真的得罪了莫修远了。

她搂抱着被子,起身,走进浴室。

她清洗着自己的身体,身上,有一些留下来的吻痕。

刚刚的莫修远真的很粗鲁,弄得她一身都痛。

却在临门一脚。

停了下来。

她不知道莫修远心里什么感受,她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感受。

她只知道她当时是真的从头到脚从内到外的排斥,没有做作没有故意,就是不想他来碰自己。

她早想过坐过月子后的某一天,莫修远会和她上床。

却没想到,真到了这一刻,这么不能忍受!

她淡薄的洗完澡,然后还是将吸奶器拿了过来,吸奶。

吸奶完了之后,她装好鲜奶袋,拿到隔壁。

隔壁,莫修远睡在了一诺婴儿床的旁边,月嫂却不在。

一诺睡得很熟。

莫修远也睡着了。

莫修远似乎很容易一会儿就入睡,也很容易,一会儿就清醒。

比如此刻。

她只是将鲜奶袋放进小冰箱,就一个开冰箱的举动,就吵醒了莫修远。

他睁开眼睛看着她。

陆漫漫也这么看着他。

“我把奶拿过来,晚上如果她饿了,你温给她吃。”

“你很想要离开我是吗?”莫修远问她。

“是啊。”陆漫漫直白的点头。

做得还不够明显吗?!

“我知道了。”莫修远说,“你出去吧,我睡觉了。”

“晚安。”

陆漫漫走出去,为他们关上了房门。

她不知道那句“我知道了”代表着什么意思。

是将这个话题一笔带过。

还是说,他会真的成全……

她真的不知道,也不想,去追究。

发生那晚上的不太愉快之后。

他们又恢复了平常。

她还是会去夜场,还是会去坐着不喝酒,深夜回来,但会一直保持手机畅通!

莫修远还是和往常一样,隔三差五的回来。

回来后,大部分时间都陪着一诺,很少处理公务,也极少和她交谈。

两个人也不会在睡到一个房间。

就像两个陌生人,突然住在一个房间里面。

一诺6个月。

陆漫漫没有多少奶了,一天只能保证一诺一顿两顿。

好在,一诺开始添加辅食了,也因为那次撕心裂肺的哭泣之后,对奶粉也不再那么明显的排斥。

到7个月。

一诺断奶了。

她真的已经尽力了。

7个月后的一诺,明显开始有了自己的思想。

一诺开始学会撒娇,开始学会粘着莫修远不放。

莫修远每次离开都会选择在她熟睡之后,因为她会吵着闹着,哭得撕心裂肺。

每次回来,一诺就会伸手让他抱。

一分钟也不要离开。

一诺7个月,陆漫漫也陪着她7个月了。

但是一诺一点也不亲她。

在一诺的心目中,排名顺序是,莫修远,月嫂,张嫂,然后是她。

有时候陆子山和何秀雯过来看一诺,一诺反而还会更加亲近他们。

莫昆和姜雨烟到来,甚至莫璃到来,一诺也会和他们亲近。

唯独对陆漫漫,总是爱理不理。

不排斥不拒绝。

秉着不温不热的态度。

一诺第一次叫“粑粑”是在7个月后的某一天。

其实应该不是叫粑粑。

而是一句,发音词而已。

但当时,刚好莫修远在。

陆漫漫甚至看到莫修远整个人都僵硬了,久久似乎才说了一句,“一诺,你是在叫我吗?”

一诺咯咯的笑着,叫“粑粑粑粑……”

很长一段时间。

她都只会叫粑粑。

8个月的时候。

一诺开始在地上爬了。

只会倒退不会前进。

一诺长得有些胖,从生下来开始到现在,一直处于微胖界,小身段往后爬着,看上去特别滑稽。

莫修远总是会在她爬行的时候给她录下很多视频,仔细一想,莫修远从很长一段时间开始,就在拍她的各种视频,从很长一段时间开始,就在拍她的各种照片,拍得并不好,有些照片甚至有些……惨不忍睹。

其实一诺长得真的很漂亮。

遗传了她们两个人的所有优点。

当然,整体而言,长得和陆漫漫更像。

一诺在第9个月的时候。

莫修远因为公务,需要离开北夏国一个月时间,去他国参加一个国际活动。

走之前,在别墅整整住了一周的时间。

那一周,莫修远让月嫂和张嫂都离开了,别墅中就剩下莫修远陆漫漫和莫一诺,以及几个负责他们饮食的厨师。

陆漫漫其实一直都很想问,王忠是不是打算在帝都一辈子了。

如果是。

麻烦把莫璃也接过去。

在没有离婚前,至少他们还是夫妻。

好多话,陆漫漫不想说出口,只是因为,两个人真的陌生到,已经没办法平常的交流。

月嫂和张嫂离开后。

莫一诺的照顾全部就交在了莫修远的身上,吃喝拉撒睡。

以前回来很少处理公务但也会处理公务,这次回来,陆漫漫甚至没有看到莫修远进一次书房,甚至于,除了给一诺拍照,绝对不会将手机拿出来看一秒。

莫修远在别墅的第三天。

那天早上,陆漫漫起床看到莫修远在莫一诺折腾衣服。

陆漫漫看了一眼,转身准备下楼。

“你去换套外出服吧,今天要出门一趟。”

“……”是在给她说吗?!

莫修远说了一句话之后,继续认真的帮一诺穿裙子,好不容易给不太听指挥的莫一诺将衣服穿上了。

穿上后就抱着下楼。

一诺就喜欢趴在莫修远的怀抱里,一分钟都不能离开。

莫修远也一直抱着她,除了睡觉,几乎从不离手。

陆漫漫下楼的时候,看着莫修远和莫一诺在客厅玩,莫修远都着她,莫一诺会笑得特别灿烂,嘴里还是一直嘀咕着“粑粑粑粑……”

莫修远似乎很有成就感。

“准备好了吗?”莫修远抬头看了一眼陆漫漫,询问。

“嗯。”

“那走吧。”莫修远将莫一诺抱紧怀抱里,抱着她出了门。

莫一诺基本没出过门。

因为身份的原因,最大的活动范围基本就是在这栋别墅里。

这么久以来,一诺是第一次被他们带出去。

算得上是“一家三口”。

司机开车,他们“一家三口”坐在后座。

莫一诺坐在安全座椅上,很兴奋。

刚开始很兴奋,拍手咿咿呀呀,坐了一会儿之后就开始吵吵闹闹,似乎是不喜欢安全座椅,一脸想要让莫修远抱的表情。

莫修远居然就真的将莫一诺从儿童座椅上抱了下来。

莫一诺一脸得逞的在莫修远怀抱里折腾,高兴得手舞足蹈。

一长排轿车停在了一个游乐场。

下车会发现,偌大的游乐场里面,除了工作人员,没有多余一个游客。

陆漫漫有些讽刺。

所以这算是他们的特权了。

从小就能让一诺感受到,与众不同的特权。

莫修远抱着莫一诺走在前面。

陆漫漫跟在身后。

虽然没有游客,但里面该有的设备该有的活动一个都不少。

莫一诺真没见过世间,看着什么都想要。

有着卡通图像的氢气球,五彩斑斓的风车,漂亮的吹气泡泡,棉花糖,还有很多,适合婴儿可以坐的一些游戏项目,以及那些真人动物的杂技表演,莫一诺从未这么开心过,一路上都“粑粑粑粑”,想要东西的时候也是粑粑,高兴的时候也是粑粑,尿裤子的时候也是粑粑,吃饭的时候也是粑粑……

粑粑粑粑……

陆漫漫站在一个游戏项目外,看着莫修远带着莫一诺去坐幼稚的游戏。

莫修远这么大一个人,其实陪坐着,很憋屈。

但他却似乎不太在乎,就是紧紧的把一诺紧紧的抱在自己怀抱里。

旋转木马。

一诺指着要去。

陆漫漫依然有些袖手旁观的站在旁边。

“你带她去玩一次。”莫修远突然将一诺递给她,“我去接个电话。”

陆漫漫还在愣怔的那一瞬间,莫修远就已经将莫一诺递给她了。

莫一诺不喜欢她,看着莫修远拿着手机走向一边就嚎嚎大哭。

陆漫漫很无语。

“你别哭了行吗?”陆漫漫看着这个已经有些份量的小不点,“他又不是不要你了,是我不要你!”

莫一诺似懂非懂,那一刻还真的停了一秒。

陆漫漫突然还是觉得有点受伤了。

赤裸裸的深切感受到,莫一诺确实不喜欢她。

她抱着一诺坐在一个旋转木马上。

一坐上,莫一诺就开始咯咯的笑了。

似乎也忘记了刚刚那一秒被自己粑粑给抛弃了。

两个人坐了一圈,莫修远从不远处过来,看着她们。

看着陆漫漫其实很小心翼翼的在抱着一诺,很怕把她真的摔着。

他拿起手机拍照。

刚拍的时候,陆漫漫突然抬头,看了他一眼。

两个人有一秒的尴尬。

莫修远将手机放进了裤兜里。

旋转木马结束,陆漫漫抱着莫一诺下来。

莫一诺一看到莫修远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伸手哭着要让莫修远抱,分分钟不愿意分开的节奏。

陆漫漫顺手也将莫一诺递给了莫修远。

三个人往其他地方走去。

其实那个时候,在游乐场都玩了一个下午了。

陆漫漫都觉得有些精疲力尽。

莫一诺一个下午没有睡觉,大大的眼睛都成半眯状态了,但似乎又舍不得睡着,就这么很努力的让自己睁开眼睛,样子真的又萌又可爱。

“要不回去了吧。”陆漫漫提议。

莫修远说,“我带着一诺去坐摩天轮。”

陆漫漫看着前面的摩天轮。

这么一圈下来,怎么也需要半个小时吧。

她硬着头皮跟着莫修远和莫一诺坐了进去。

本来已经处于要睡着的莫一诺看着又被粑粑带进了一个盒子里就又兴奋了,咿咿呀呀,趴在玻璃上看着摩天轮缓缓上升,兴奋得口水都落了一地。

这到底是有多没见过世面。

莫修远却一脸宠溺的,温柔的帮她擦拭着嘴角的晶莹剔透的口水。

摩天轮升上半空的时候。

莫一诺终究还是睡着了。

她躺在莫修远的怀抱里,粉嫩粉嫩的模样,嘴角嘟着,睡得很香甜,睡着之后,还突然笑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什么梦,还笑出了声音。

那一刻,莫修远和陆漫漫都看到了。

两个人都被她萌坏的模样逗笑了。

逗笑着,彼此看着彼此。

陆漫漫缓缓收拾好笑容,将视线放在外面。

她看着逐渐上升的摩天轮,看着越来越远的地面,看着文城就这么在自己面前,一览无遗。

此刻夕阳西落,好一片,美不胜收!

“一诺现在的奶量一次大概在250毫升,一天只需要吃三顿。”莫修远突然开口道。

“哦。”陆漫漫应了一声。

“其他时候可以吃点小米粥、蔬菜汁等辅食。每天上午要吃一颗鱼肝油,可以补充钙质等一些微量元素。”莫修远继续说。

陆漫漫转头看他一眼。

“一诺有些便秘,如果便秘就给她吃点辅助肠道蠕动的纤维素。”

“月嫂她们不知道吗?”陆漫漫询问。

她知道他要离开一个月时间,但这一个月,难道月嫂照顾不过来吗?

需要给她特别交代。

“一诺睡前可以给她讲讲故事可以帮助她入眠,她最喜欢听《国王的三个女儿》。我给你讲过的。”莫修远继续道。

陆漫漫显得有些沉默。

莫修远看着她的模样,“我离开这一个月你多照顾一下一诺。”

陆漫漫没有答应。

莫修远也没在多说。

他们之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成了这样,不管任何话题是否可以达成一致,最后的结果都是,以沉默取缔。

摩天轮缓缓而下。

莫一诺依然在莫修远的怀抱里,睡得香甜,看上去似乎还沉溺在自己的美梦中。

莫修远抱着一诺,坐着小车离开。

陆漫漫靠在后座,折腾了一个下午是真的很累。

累着累着,就靠在后座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感觉到似乎有人抱她。

迷迷糊糊中,她睁开了眼睛。

看着莫修远近距离的脸,在自己面前。

她眨了眨。

莫修远放开她,她才发现,她被他已经抱回到了床上。

“谢谢。”

“如果醒了就下楼吃晚饭吧。”

陆漫漫强迫着自己清醒,跟着莫修远下楼,吃晚饭。

听说一诺从游乐场后就一直在睡,不知道是不是玩的太累,睡得很沉。

晚饭两个人也很沉默,自己吃自己的,没有交流。

晚饭后,莫修远去了一诺的房间,陆漫漫回到他们的房间。

到晚上9点多。

莫修远抱着已经洗的香喷喷的一诺出现在他们的房间。

莫修远说,“今晚一起睡吧。”

一起睡是说,他们三个人一起睡吗?!

她真的从来没有和一诺睡过。

莫修远直接将一诺放在了床上。

一诺没来过这张床,兴奋的在床上爬来爬去,精神极好。

莫修远就陪着一诺玩。

后来一诺玩累了睡着了。

陆漫漫也支撑不住了,躺在床边也睡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就感觉到身边好像有人起床。

她睁开眼睛,看着莫修远从床上起来,不是去厕所,而是去外阳台。

一个人抽着一支烟。

很久。

她闭上眼睛,就感觉到莫一诺极其不安分的睡姿,小脚小手在她身上,一直暖暖的……

一周时间过得其实很快。

莫修远离开了。

月嫂和张嫂回来了。

莫修远去国外,是带着南玥椿走的。

而他走的这一个月时间,其实给了陆漫漫离开的机会。

她一直在等这个机会!

从和南玥椿谈合作到现在,整整过了8个月时间。

8个月里,她和南玥椿多多少少有些联系,南玥椿帮她制造了一个假身份,给她找了一个安身之所。

而她,让自己在这段时间被人非议,被人议论,被人到处传说,说她配不上他们的统帅,说她没有一国之母的风范。

她从来不出席北夏国的任何活动,民众渐渐都已经对她产生了怀疑甚至,选择了遗忘。

8个月的时间内,跟在莫修远身边,最紧密名字的那个人是,南玥椿。

他们关系很好。

他们被官方媒体评价为最有默契的搭档!

其实很多人都希望他们之间可以发生什么,发生些什么化学变化……

这份期待,大概不久就会实现。

陆漫漫收拾行李离开别墅的时候,莫一诺在睡觉。

睡得很熟。

门外有车在等她,是南玥椿帮她安排的。

除了南家人,没有人可以帮她,在莫修远的眼皮子下离开。

她推开一诺的房间,看着她睡得香香甜甜的模样。

月嫂从来没有看到陆小姐半夜起来看过一诺,还以为是自己在做梦,“陆小姐……”

“以后麻烦你照顾一诺了。”

“陆小姐你怎么了?”

“没什么,你睡吧,我看看一诺就走。”

“哦。”月嫂觉得奇怪,但也没有多问,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

陆漫漫是第一次给莫一诺拍照,拍的她睡着的模样。

她俯身,亲吻她的脸蛋。

对不起。

一滴眼泪,滑落在她的脸上。

她转身离开了。

她知道她这么做或许很残忍,但人生,总得需要为自己的过错做一个选择,她选择了离开。

坐到别墅门口的小轿车上。

陆漫漫就看着身后的别墅离自己越来越远。

记忆中这座承载了她人生所有悲欢离合的地方,就这么在夜幕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离开文城的时候。

莫修远在另外一个国度。

因为时差的关系,那边还是艳阳高照,晴空万里。

他接到叶恒的电话。

叶恒说,“陆漫漫走了。”

他“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南玥椿在他旁边,充当翻译官的身份,全城陪同他。

他问南玥椿,说,“你想要结婚吗?”

南玥椿一怔。

“想要和我结婚吗?”

南玥椿没有想到,莫修远会突然在这里和她求婚。

她受宠若惊,眼眶通红。

“陆漫漫离开了。”莫修远说,“你知道的。”

南玥椿看着他,有些说不出话,好久才鼓起勇气说着,“我只是觉得,她走了对我们更好!”

“而我们的婚姻,也只是为了达成我们的目的而已。”莫修远一字一句。

就算如此!

不管怎样,对于结婚,她已经期盼、幻想了很长时间。

甚至有很长一段时间她以及她父亲都在暗示他们已经到了时机可以结婚了,他却依然不松口。

现在,突然就松口了!

因为,陆漫漫离开了。

南玥椿总觉得,这场智商的搏斗,取胜的不是智商更胜一筹,而是,情感的妥协。

莫修远,妥协了!

一个月后,他们回国。

开始筹备婚礼。

为了让婚礼顺利且合情合理。

官方公布了莫修远和陆漫漫的离婚协议书,没有表明时间。只是将陆漫漫主动提出离婚的协议书,以很委婉的方式在官方上发布了一天,而后,开始有媒体翻出了陆漫漫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做的很多不符合身份的事情,比如豪迈的花钱,比如经常出入夜店……各种负面新闻,铺天盖地的炮轰着陆漫漫!

炮轰她的目的就是,顺理成章的,让莫修远成为了受害者一方。

莫修远宣布和南玥椿的婚礼就显得如此的,理所当然,甚至,举国同庆!

一国统帅,莫修远的婚礼自然轰动全国。

但因为官方需要低调,所以报道的新闻并不多,只是隐隐约约的有媒体评价说,很隆重,很温馨。

曾经那个在文城轰动一时的世纪婚礼,曾经那个奢侈而浪漫堪称史无前例的莫修远和陆漫漫的婚礼,在历史的风尘中,就风化了。再也不会有人再想起,再不会有人再羡慕。

陆漫漫就这么默默的看着新闻上关于莫修远和南玥椿的点点滴滴。

她想,他们的故事就应该在此刻,画上圆满的句号。

而她没想到的是……

身边,突然就多了一个她!

------题外话------

二更了。

好了,这卷终于结束了。

分离梗也来了。

下一卷开始了!

不过在开始前,会有上一世的一些剧情版。

亲们就期待期待吧。

别炮轰宅了。

宅也要得抑郁症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