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上天给了机会,而我没有学乖/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一直以为,我倾尽一生的努力会换来万人羡慕的幸福。

所以,我总是毫无保留的对自己认定的人认定的事付诸全部,我没想到,那仅仅只是在,万劫不复。

我叫陆漫漫。

出生在文城四大家族之首的陆家。

我们家世代经商,祖辈也曾为北夏国的崛起而添砖加瓦!

文城的四大家族包括陆家,翟家,古家,莫家。

他们都是文城最显贵的贵族,而文城也是北夏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文城的部长文江兴管辖着这片领域,从而带动着整个北夏国所有的经济。

谈起文城文家。

文家曾经为北夏国立下汗马功劳,这是四大家族无可比拟的贡献,据说当年文家为巩固北夏国的政权家中人丁牺牲无几,几乎世世代代单传。北夏国的统帅为感谢文家人做的努力和牺牲,赐予一池以文家之姓命名,取之为文城,文家世世代代,接管文城部长的职位,让文城发展得举世辉煌。

文家人在文城乃至于在北夏国,地位尊贵。

而我,其实是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踏入文家的大门。

我的出生,就注定了我的人生不会太过平凡和无为。

我的父母是自由恋爱,高等教育下很有礼节的知识分子,我父亲继承了陆家的家业,从他的爷爷辈直接接了下来,当时引起了整个文城甚至北夏国的哗然,纵观北夏国千年历史,家业直接越过儿子传给孙子的几乎无几,我父亲的父亲因此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屈辱,这也导致了我父亲的父亲对我们家的不可磨灭的偏见处处为难,恨不得将家业抢回到他的手中!

尽管我爷爷对我们家的不满甚至处处为难,我却还是一直在我父母的呵护下长大,没有受到太多的伤害,虽然每次回陆家大院的时候都会明显感觉到爷爷对自己的排斥对陆轩然的喜欢,也并未对我留下过多的阴影。

在成长的过程中。

我有两个最好的朋友。

一个叫古歆。

一个叫翟安。

他们陪伴着我一起长大。

那个时候真的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们两个人的名字,会一直这么纠缠在一起!

我长大到20岁的时候。

父母让我相亲。

当时,我被文城媒体命名为文城贤妻良母最佳人选没有之一。

其实“贤妻良母”这个称呼在外人口中并非褒义词,这个词语夹杂了很多讽刺,私底下很我总是被人议论,说是上流社会最悲哀的产物!

我本人,却并不排斥这个称呼。

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觉得我用我自己的女性光环用女人持有的贤良淑德去扶持我的丈夫并做好一个妻子的本分并不是在新兴世界里不可以接受的事情,上帝既然创造了男女,就说明了男女始终有别,我愿意尊重传统。

所以,在我仅仅20岁的时候,我父母让我相亲,我同意了。

换成古歆,可能会直接和她父亲对着干。

那个相亲对象,文赟。

文城文部长的孙子,当时的他刚踏入政坛,被文城的媒体吹嘘得很厉害。

之所以我会在20岁的年龄就被要求相亲那是因为我爷爷一直在催促我的父亲,据说当年我父亲本来是可以和文部长女儿联姻的,但因为我父亲喜欢上了我的母亲,而让政商联姻的事情没能视线,一直耿耿于怀,也就把心思放在了我的身上。

我父亲其实并不是特别想要让我涉入政坛,尽管知道政商联姻会带来怎样的效应,因为没办法拒绝我爷爷的要求而选择了妥协,他告诉我说,如果真的不喜欢,就不会强迫我。

可是,我喜欢了。

第一眼看到文赟,他长得很帅,带着些彬彬有礼的味道。

他和其他同龄的男人不一样,他显得更加的成熟稳重,没有半点轻浮。

我们的相亲很顺利,甚至是一见钟情。

我想起了当年在他们上高中的时候偷偷去文城大学的场景,当时在黑暗下,文赟亲了我,然后逃之夭夭。

我说起的时候,文赟只是但笑不语。

而那个笑容腼腆的文赟,大概就是让我,倾心了。

我们的恋爱很顺利。

23岁。

我们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婚礼很简单,因为文家人家庭背景的关系,太过奢华会引人非议,文赟为此内疚了很久,觉得没有给我一个盛世婚礼,觉得我很委屈。

一点都不委屈。

就因为他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就够了。

我追求的从来都不是那些物质和奢侈。

我一直以为,两个人的幸福,就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无须外人议论纷纷。

当然,也没有人真的议论非非。

不管陆家多么庞大的家产,在外人眼中,我都是高攀了文家,所以我嫁给文家找到文赟这样的老公,是我的福气。

很长一段时间,我也觉得那是我的福气。

我们新婚当晚,入了洞房。

那是我们的第一次。

婚前文赟没有碰我,最大限度也是亲吻而已,文赟说这是对女性的尊重,我真的很感谢文赟所有的高贵和绅士,让我觉得,我在他的宠爱下,很幸福。

新婚的第一次,我其实很痛。

文赟很温柔,对我很呵护。

我说痛,他就停一下。

等我缓和了才会进入,但是整个过程,还是痛。

不只是第一次。

其实在后来的很多次,我都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但因为夫妻之间,总得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彼此的亲密程度,何况,我们还要生孩子。

文赟在床上和他在平时一样,彬彬有礼。

我一直觉得,文赟的绅士风度,从内而外,根深蒂固。

嫁入文家之后。

我开始积极地备孕。

文家人丁单薄,文部长希望我可以多生几胎,为文家开枝散叶。

我也从不排斥为文赟生孩子这件事情。

我一直觉得,两个相爱的人,就是应该有爱情的结晶。

所以我开始努力和文赟造孩子。

努力不一定会有结果。

我的肚子几年都没有反应,这让我在文家的地位,从本来就不太高的地位上,落入了低谷,就连文赟的妹妹文妍也对我处处讽刺处处为难,只因为希望和文赟好好的过一辈子,只因为文赟没有说过嫌弃依然对我宠爱有加,我依然把文家人当成自己的亲人,诚心诚意。

文赟的母亲对我迟迟不能怀孕很是不满,她带着我去各大医院检查,不管怎么检查,我身体都是正常的,她当然不相信自己儿子有毛病,不管多少个医院对我的诊断为正常她依然觉得是我身体有问题。

她找了很多偏方给我。

那些偏方真的让我吃得作呕。

为了迎合文家,也真的想要给文赟生下孩子,无所不用其极的,我吃了很多年的,所谓的“偏方”。

我不知道那几年吃下去的都是些什么,或许有昆虫,或许有童子尿,或许有粪便……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尽管知道这些东西吃了对我生育没有任何好处,我却依然在文赟母亲的强迫下吃了下去。

我只是不想引起和文家人的矛盾,我希望我可以做一个乖巧懂事的媳妇,我想有一天,文家人会真心觉得,我是一个好媳妇,会真心待我,觉得我足以和文赟相配,不会时不时用一种,轻蔑而不屑的眼神看我!

当然,我也真的很想姚一个孩子!

很坚定的的念头,我一定要给文赟生一个孩子。

因为文赟很爱我,因为我很爱文赟,我们彼此相爱!

生孩子让我们之间很是无奈,但文赟的仕途却发展得很好。

他从文城一个小小职员发展到了帝都,又从帝都高迁到了文城,一路上很顺利。

一方面是因为文家的背景,一方面是因为文赟自身的能力,另一方面我其实也在从中为他筹谋划策。

第一次文赟在文城做出的经济区商业策划贡献,就是我在暗中为他策划,那一次是真的让他的名声响彻了整个北夏国,从此以后仕途一片光明,而文赟也从那次时间后,对我有了更深的依赖,开始在他每一个发展阶段都会咨询一下我的意见,我也全心全意的把自己所有的心思放在了政治道路上,从小就有的商业天赋就被我这么搁浅了,以至于后来,我们陆家就这么在文赟和她爷爷的算计下,以破产告终。

文赟的仕途发展的路上,唯一有一个劲敌。

那个人叫莫修远。

那是我从没想到过的一个男人,他最后居然会成为文赟的绊脚石。

他也是文城人,四大家族莫家的继承人,以前大家都叫他渣,除了玩女人除了惹是生非,并不觉得他会做任何上道的事情,当时还有人说,莫家早晚有一天会被他给败光。

可谁都没有想到,突然有一天他弃商从政,从低层的公务员开始,一直发展了上来。

当我注意到莫修远这个男人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了自己的羽翼,在和文赟的竞争中,各自不相上下。

而且我总有一种错觉,觉得他的实力还有所保留,觉得他的能力甚至应该在文赟之上。

文赟有多大能耐,结婚这么多年,我其实很清楚。

如果少了那份背景,如果少了我的暗中相助,其实他也不过只比普通人聪明一点点,并不像外界传言的那样,卓越非凡。

反倒是莫修远,他突然的崛起让我开始有些担忧。

我也给文赟提醒过,文赟对莫修远从来都是嗤之以鼻,大概是从小就对莫修远的轻蔑以至于一直觉得,莫修远都是走了狗屎运,亦或者是因为有人和文家人作对才会扶持他,帮他,毕竟文家人在政坛中,因为他的崛起势力更强,多少会引人妒忌。

文家人,有了动荡主权的念头。

这点虽然文家人没有直接给她说,但文部长要求文赟的发展,让我已经看出了这个矛头。

我并不觉得主权这么好动,特别是在文家根基并不是那么足的时候。

我想要提醒文赟,用很委婉的方式说这件事情的时候,文赟都说,让我不要担心,那些事情都是他爷爷考虑的事情,我们只需要做好我们自己的要做的事情就行。

其实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文赟和他爷爷应该是一条心。

文赟后来开始频繁的去帝都,想要拉拢统领北夏国的秦家一支。

文赟似乎还和国防南家人有些接触,但这些事情,文赟却选择瞒着我,不再让我参与。

而让我参与的事情,只是在某件事情的策略上他拿不定主意时想要听听我的分析和看法,以至于其实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不知道文赟在政治的发展上都到了哪个地步?!他身边到底有哪些羽翼!

悲剧的发生,是在我和文赟结婚的第七年。

那一年,文赟在政坛的发展越来越顺,去帝都的时间越来越多,回来的时间反而越来越少。

那一年。

古歆也死了三个年头了。

古歆的死对我打击很大,我从没想过我身边的人,会这么突然就去世。

那是我第一次这么深刻的面对死亡。

在古歆死后的很多个年头我依然还是会梦到古歆活着的时候没心没肺的笑。

每次会在半夜惊醒,然后孤独的面对越来越空荡的房子。

因为文赟经常不在,所以总是一个人面对偌大的房子,空空如是也。

刚开始被梦境惊醒,我还会试着去给文赟打电话寻找安慰,但每次都是听到他疲倦的声音,隐约有些不耐烦,而后,我就很少打扰他,我知道在仕途这条道路上他很忙,忙着……推翻政权。

那天晚上。

我再次被古歆的梦境醒来后,终于忍不住走出了家门。

当时已经凌晨2点了,全世界都黑暗了。

我离开了家。

好在,因为我无法顺利受孕,文赟似乎是怕我在家里受了委屈所以在我们结婚后没多久就搬了出来,我不用担心她深更半夜出门,会被自己的公婆责备。

我开着车去了魅色酒吧。

这是古歆生前很喜欢去的地方,这个地方到凌晨2点多,还是人山人海,还是热闹非凡。

我很少去这种地方,其实很不适应。

我只是突然很想去感受一下古歆曾经喜欢的东西,突然很想自己空灵的心,能够有那么一点点的填充。

从觉得自己是一个乖女孩开始,我就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来夜场这种地方,特别是后来嫁给了文赟,文家人的家教更严格,尤其是对她。

我第一次坐到吧台边上,给自己点了一杯酒。

喝了一口,觉得特别辣。

我不知道古歆为什么会喜欢这种地方,这种酒,我就喝了一口,就不想再喝了。

我坐了一会儿。

周围全部都是音响的声音,偶尔会有些尖叫声,震耳欲聋。

这种环境果然不适合我。

我起身准备离开。

一起身,整个人一下就突然晕倒了。

当时其实很慌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很怕,出事儿。

很怕出了什么事儿,影响到了文家的名声。

在这个地方,什么都可能发生。

当自己醒来之后,我躺在了一个包房里面,虽然很陌生,也知道大概是夜场的包房,装修得尤其的奢华。

我的周围没有一个人。

身上的衣服也没有半点被人脱掉过的痕迹。

我连忙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早上7点了。

我昏睡的这将近5个小时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我有些慌张的猛地打开包房门,一打开,就看到了传说中的叶家公子叶恒。

他嘴上叼着一支烟,似乎是等了她一会儿了。

“陆小姐睡得可好?”叶恒问她,有些吊儿郎当。

“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也是受人之托。其他你就别问了,我保证安全送你回去。”叶恒将烟蒂熄灭。

“不用了,我能自己回去。”

叶恒蹙眉,也没再多说。

我起身就走。

走的时候,突然又忍不住回头问道,“昨晚上,我发生了什么?”

“陆小姐是指哪方面?”

“昨晚上我……”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在陌生人特别是陌生男人面前,说出我昨晚上有没有被人欺凌的事情,整个人显得有些焦虑和暴躁。

“如果陆小姐是问你有没有被人侵犯,我只会告诉你,我受人之托来到这里的时候,也就是在感刚刚前半个小时时间,至少这半个小时内,你身边没有任何一个人,其余时间,我也不清楚。”叶恒说得漠不关心。

我当时其实是有些气愤的,但好在良好的教育还在,声音依然平稳了些,“你受谁之托?”

“抱歉,恕我无可奉告。”

我和叶恒不熟,也只是传闻中听说过这个人,因为身份背景是黑道世家,所以我也不敢问他太多,转身走了。

我想昨晚上应该并没有发生什么,至少醒来后,我没有感觉到身上有任何不适,身上的衣服也都还在,我安慰自己说,也许昨晚上我碰到雷锋也说不一定。

回到家里面。

我选择性将那晚上的经历进行了遗忘,且在后面很长一段时间,也没有媒体没有任何人说过关于那晚上的任何事情,我就真的将这件事情全部遗忘了!

我依然循规蹈矩的过着我的生活,依然默默的在文城等待文赟的回来。

文赟虽然频繁去帝都,但也会时不时的回来。

我们依然在很努力的造计划。

每次回来,我们都会像是完成任务一般的,上床。

我没想到,幸福会突然从天而降。

在我推迟了两周月事后,我终于忍不住去买了早孕试纸,试纸上分明的两杠,那一刻让我真的很想哭。

真的很想大哭!

这么久期盼的事情,终于在这一刻实现了。

我小心翼翼的去了医院,拿到了医生明确的诊断结果,我怀孕了。

努力了7年时间,我终于怀上了我和文赟的孩子。

那种喜悦,真的是从天而降,我要很努力克制,才能够克制住,自己很想疯狂大叫的冲动。

我拽着检查单,在寒风冷冷的1月,想要给文赟一个惊喜。

我知道他今天会在家。

一早给我打电话问我在什么地方,我说在医院做体检。

他说等我。

等我,感觉口气有些怪。

我当时沉浸在喜悦中,没有听出来。

真的没有听出来他的意思,所以以不至于,在我走进房间推开房门看到他和江伊遥缠绵的画面时,会如此的撕心裂肺。

我不知道当时是怎么面对这一幕的。

我真的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我和文赟恋爱3年结婚7年,我偶尔也会幻想我们会不会分开,但每次的分开理由都觉得不会是文赟出轨,我甚至觉得,就算我不爱了,文赟也会爱我一生一世。

那一刻的我,真的觉得自己很讽刺。

我内心起伏很大。

从未有过的打击在这一刻真的可以让我有一瞬间的觉得,我已经抽离了这个世界。

我在想,就算是不爱了……

就算是彼此不相爱了,就算是他对我毫无感觉了,谈分开,也可以好好的谈,为什么非要用这种残忍的方式?!

“陆漫漫,我们虚伪的婚姻,到此结束。”文赟的话,一字一句让自己还在找理由安慰自己的时候,突然天崩地裂。

虚伪。

原来,他们的婚姻是虚伪的。

“我怀孕了。”我终究说出来了。

我一直以为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会彼此相拥彼此喜悦。

我想过很多种温馨而幸福的画面……

唯独没有想到。

他的脸色会是冷漠,甚至是讽刺而冷笑。

他说,“我常年在你的饮食里放了避孕药,你能怀孕?”

我已经不想去追究为什么他长年放药我还能怀孕了,我只是觉得“长年”这个词语有些可笑。

我只是突然想到这7年我如此积极避孕无所不用其极,换来的居然就是这么一个真相。

真是可笑之至。

我默然的感受着心口的疼痛,默然的感受着,从天而降的悲剧,如此的撕心裂肺。

我听到他说,“我不爱你陆漫漫,之所以和你结婚是因为你们陆家的家业,现在得手了,而你就无用了……难受吗?”

他问我难受吗?!

我想我已经不是难受了。

我只是觉得很悲哀。

为自己这一辈子,付出的一切而感觉到悲哀。

“可惜,我不会给你机会报复。”文赟笑得狂妄,笑得疯狂。

我退出了这个充满恶心味道的房间。

一步一步退出了。

我退出后,听到了房间中,女人妖媚而疯狂的叫声,一声一声,那般勾人心魂。

我似乎还听到了,文赟粗狂的喘息声。

我一直以为,床上的文赟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不会露出这种表情,我一直以为,他从内到外都是绅士有礼,纯洁而干净……

我不知道怎么走出别墅的。

只觉得小腹很痛。

只看到白色的地摊上,染上了红色的痕迹。

我走到门口。

文城的风很大,很冷。

此刻,似乎也感觉不到寒冷了。

感觉不到,任何寒冷了。

我就这么木然的看着迎面而来的小车,疯了一般的从我身上开了过去。

还未来得及疼痛,还未来得及恐怖,就已经结束了。

这一辈子,就这么结束在了文赟的手上。

我发誓,我发誓。

如果有来生,如果上天还给我一次活着的机会,我会让文赟以及文家人,付出同样的大家,我会让文赟生不如死!

如果有来生,如果上天还给我一次活着的机会,我再也不要这么去爱一个人,我再也不要去爱任何人,我要重新开始,我要活在自己的手心之中!

上天。

真的给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

我回到了7年前。

我突然回到了7年前。

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嫁给文赟。

那个时候,古歆也还陪在我的身边。

那个时候,家业还在。

那个时候,我的父母都还安好!

但我没有想到,我真的没有想到,我会重蹈覆辙,再次栽到另外一个男人身上。

上天给了我机会,我却总是,没有学乖!

------题外话------

呼呼。

本来打算今天一更万更的。

但是哪里知道,今天宅卡文差点没有卡疯掉。

所以想更新一半,下午二更弥补。

对了,番外篇不多,就几章,都是上一世的事情阐述。

很快会进入下一卷的。

且,番外篇也很重要,宅是觉得,必看!

群么么,宅又奋力码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