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文赟自白(不喜勿点)/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城,以文家姓氏命名。

我是文家唯一的继承人,我叫文赟。

我一直肩负着一个责任,我要推翻秦家,让文家人自己坐上统帅之位。

我爷爷是文城的部长,对我要求严格,从小就对我灌输各种政坛上的阴谋算计,阴险狡诈,我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用一种不正常的眼光来看待这个世界,我觉得这个世界就是阴暗的,就是,到处都是你虞我诈!

我22岁大学毕业刚进入政坛工作。

我爷爷让我和陆家大小姐陆漫漫相亲。

陆漫漫是谁?

文城无人不知的贤妻良母,那种上流社会教育下的悲剧产物。

我不可能会喜欢这种女人,不管多么的倾国倾城。

但是我爷爷说,陆漫漫的家业有利于我们文家的发展,所以我没有拒绝。

我总觉得我的人生从出生那一刻开始,就是带着目的性的,我不管做任何事情,只有利益驱使,我都会做。

陆漫漫和我相亲的时候,问我当年在帝都读大学时候,是不是亲过她?

我但笑不语。

只是因为,她认错人了。

让她却白痴的以为,我是在害羞而已。

我们的相亲很顺利,她很喜欢我,而我在利用她。

25岁那年,我求婚成功。

恋爱3年,我们终于迈入了虚伪的婚姻。

我对她一直彬彬有礼,包括在床上。

她可能以为我纯洁如初,所以才会这般绅士而有风度。

其实我只是不想和她做而已。

我不会在她身上做前戏,我只是应付的进入,然后应付的表现,她大概从来不知道,高氵朝是什么滋味。

当然,她不知道,我很清楚。

我除了她,身边很多女人。

我喜欢她们的SM,我第一次玩这种游戏的时候,我不知道原来我会这么喜欢,这种感觉,就像我终于可以撕破我伪装的面具,露出我残忍的一面,狠狠的做着让人痛快的事情!

我一直很期待,有一天我得到陆家家业后,告诉陆漫漫一切只是一个局时她的反应。

我总觉得,在这段婚姻里面,陆漫漫并不吃亏,至少我伪装着自己对她,我也真的很窝火,我也很想分分钟出戏。

所以,我在想不管她遭遇了多少欺骗不管她遭遇了我们家带给她的多少白眼,甚至于遭遇了我母亲故意给她吃的那些“偏方”也真没委屈了她!

其实,我们家的所有人除了她都知道,之所以她不会怀孕,那是在每次事后,我都给她吃了避孕药。

有时候会放在我“体贴”的一杯牛奶里。

有时候会放在她平时的餐饮里。

甚至有时候,直接放在了,那些所谓的“偏方”里。

我不知道当有一天她知道了这个真相,会是什么滋味。

而我变态的真的很想看到这么一个女人,在这样的打击下,会不会疯!

结婚7年后。

我终于在勾结陆勤政下,将陆氏企业所有财产全部转移到了我的名下。

陆家随时面临破产。

而我,也总算不用在陆漫漫的面前装绅士装风度了,我要让她看到,我怎么把其他女人揉在怀里,怎么热情似火的。

她看到了。

她就眼睁睁的看着我和江伊遥的疯狂。

她说她怀孕了。

可笑。

怎么可能怀孕。

我长年下药,事后没有落下过一次的亲眼看着她吃了下去,怎么可能怀孕?!

但当时,我也没有怀疑过这个孩子不是自己的。

陆漫漫这种高级社会下的高级产物,怎么可能做那些伤风败得的事情。

我当时只觉得,她很愚蠢。

愚蠢的真的怀了我的孩子。

怀了又能怎样。

下场也只是一个,就是死亡。

她不死,我没办法娶南之薰。

她不死,我没办法让南之薰对我巴心巴肺,从而帮我叛国。

陆漫漫死后,我有很长一段时间都觉得很痛快。

总觉得自己的十年,糟蹋在了这样一个女人身上,太可惜。

而我在陆漫漫死后,也没有对陆漫漫的家人手下留情,陆家的家业,全部落在了我的手上,我甚至让陆漫漫的父母一贫如洗,这也是我答应了陆勤政的条件,我做得毫不手软。

陆漫漫的父母之后是死是活我再也没有关心过,我想可能过不了多久就会因为贫困潦倒而选择了自杀也说不一定。

我的满门心思,全部放在了叛国的事情上。

我和我爷爷一步一步筹划,一点一点在壮大我们的力量,我们拉拢了朝政上的很多重要官职人员,我们还拉拢了南城国防的一支,我们在还未真的付诸行动的时候,反而被秦家人突然反将了一军,以“叛国罪”对我们家下了死命令。

我被逮捕进监狱的时候,来逮捕我的领头人居然是莫修远。

那个我从小就一直瞧不起的纨绔子弟!

那个在我意气风发的时候陆漫漫曾提醒过我让我注意而我始终不屑一顾的花花公子!

莫修远说,他不会让我死的。

只会让我看到,他怎么踩着文家人的尸体往上爬的,爬到的高度,超乎我的想象。

我不知道莫修远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口气。

但是那一刻,我突然还是想起了陆漫漫曾经给我说的话。

为什么陆漫漫都看得出来莫修远的能力非凡,而我却一直在自大?!

终究,我承认了我一直以来不愿意承认的一个事实。

我没有陆漫漫聪明。

我的很多让人瞠目的成就,都是来自于陆漫漫的智慧。

而我之所以这么不喜欢陆漫漫,这么讨厌她,根深蒂固而言,我接受不了,一个女人比我更能干。

接受不了,我的筹谋划策,是因为一个女人!

所以我一直很期盼陆漫漫去死。

一直很期盼。

我入狱,是在陆漫漫死后的我五年。

我莫名在这段时间会频繁的想起她。

我一直坚信不爱这个女人,绝对不爱。我会想起,是因为我被关押在监狱,真的无所事事。

无所事事,才会想入非非!

有一天莫修远来见我。

我坐在他对面,看着他冷漠却很有气场的模样。

我一直以为他会留着我会来见我只是因为,在他看来我始终是他的一个对手。

被人称作对手,其实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

我没想到,他只是为了陆漫漫。

他问我,还记得陆漫漫吗?

我没有回答。

因为我不想承认,我记得这个女人。

记得这个我原本不屑原本不爱甚至亲手杀掉的女人。

他说,“就是告诉你一声,陆漫漫死的时候,怀的孩子是我的!”

怎么可能!

我不相信。

我不相信陆漫漫会在婚姻里为我带了绿帽子。

不管我多么的不爱这个女人,不管我多么的讨厌这个女人,一个男人的尊严都无法接受得了,一个女人这么的对待自己!

可是。

容不得我不相信。

我很长一段时间都很怀疑当初为什么在我每次事后都会下药的时候,陆漫漫还是会怀上孩子,我给出的答案是药物总有有失效的时候,所以难免会有百密一疏。

现在。

现在,我终于知道,不是因为药物的原因,而是因为,陆漫漫肚子里面的孩子压根就不是我的!

因为不是我的,所以我不可能给她放避孕药!

多么致命的一击。

莫修远这个男人的手段,已经超过了我认定的范围之内。他现在可能知道,用他的成就已经没办法让我真的遭遇到打击,从坐牢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打击过了,现在再来一次,也只是重复而已不会加深。

但是……

说陆漫漫怀孕的事情,绝对是给我当头一棒。

我觉得我真的遭遇到了从未有过的羞辱和自尊的践踏!

我不知道这种羞辱和践踏是不是因为,我对陆漫漫有着特殊的感情。

我不知道在我这种潦倒的人生环境下,经历过的这么多的女人,不管是我玩过SM的江伊遥还是其他众多一夜情还是和我又有过一段婚姻的南子薰,我却只会想起陆漫漫。

想起她的倾心付出,想起她在知道真相时,没有大哭大闹隐忍着的极致悲伤。

想起她死的时候,全身是血的躺在别墅大门口。

她手上紧紧拽着那张怀孕检查单,血红一片!

莫修远云淡风轻的说过几句之后离开了。

后来。

听说莫修远攻下了秦家的江山。

听说,原来莫修远是莫家的后裔,是曾经的皇族后裔。

而我却把他当成了普通人,从头到尾的不屑一顾。

我总是在想,如果当初我不对陆漫漫下毒手,我让陆漫漫陪在我旁边帮我完成叛国的大业,或许不会落败得这么惨烈,我到最后这一刻,终究是明白,自己真的没有那份睿智和能耐,成为一国统帅!

我还是选择了死亡。

在监狱自杀了。

从我们文家被全部落网枪杀后,我其实活着就没有多大意义了。

我也受够了被世人的非议被世人的瞧不起。

我自杀的时候,四十二岁。

当时,正好陆漫漫去世十年!

我不知道我会不会见到陆漫漫,想来也不会见到。

如果有来世。

只希望我再也不要出生在官臣之家。

只希望我再也不要遇到陆漫漫。

我真诚的不想,挡了她的幸福,玷污了她的人生道路!

------题外话------

文赟的番外。

宅觉得也是有必要的。

当然亲如果不喜欢的,但是不小心点进来的,别怪宅。

宅在标题上已经提醒过了!

好啦,接下来是咱们二歆的。

记得准备好纸巾。

因为宅觉得,有点小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