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积攒的一辈子好运,擦肩而过/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一直觉得我很幸运,我出生的家庭荣华富贵,我父亲宠我爱我尽管我母亲在我小的时候去世了。

可我并不觉得我缺少母爱。

因为我还有陆漫漫,我一直觉得她天生就有母性光环。

我就爱她的贤妻良母。

对了,我叫古歆。

当然,我觉得我的幸运并不只是因为我有着优裕的家庭环境,更重要的是,我还有着引以为傲的甜蜜爱情。

我的男朋友,翟奕。

翟家长子,不是那么刺目的帅,但性格很好,虽然不喜欢说话,但对我宠爱到极致,我喜欢黏在他怀抱里,我觉得自己还是那个没有长大的小女孩,可以在他面前尽情撒娇。

我们的婚礼,定在了我即将满23岁的那一年。

事故的发生是在我和翟奕即将结婚的几天前,翟安突然叫我出去,说有重要事情和我谈。

我去了。

翟安居然给我表白了。

我知道翟安喜欢我,甚至有一段时间,我对他也是有好感的。

但好感和爱情是不一样的。

我对他的好感只是青春期的悸动,我对他的喜欢只是因为那段时间觉得他长得帅,我亲他也是因为,对美好事物的一种本能向往,我真的不爱他。

所以那一刻我拒绝了。

我们的谈得不太愉快,当翟安来拉我的时候,我烦躁的不耐烦的将他推了出去。

一辆大车过来,他发生了车祸。

在我面前,我眼睁睁的看着那场车祸就这么发生了。

我当时真的吓傻了。

我没想过杀了他,我就算拒绝他也没有想过,结束了他是生命。

救护车将他送去了医院。

我也跟着去了医院。

医生说,他失明了。

身上什么都还好,但就是眼睛看不到了,说是因为血块压迫到了神经,没办法进行手术。

我真的很自责,我甚至很想照顾他知道他恢复光明为止,本来他也是翟奕的弟弟,本来他也是我的青梅竹马,我可以照顾他的,但我真的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卑鄙,卑鄙的让我和他结婚。

所有人都逼我和他结婚,就连疼我宠我爱我的爸爸也说让我和翟安结婚,因为是我对不他。

我知道是我的错,可是我不是故意。

我为什么要用自己这一辈子的幸福去换,凭什么?!

在医院的那晚上,我被他们逼急了之后,就拉着翟奕走了。

我不会妥协的。

谁说都没用。

翟奕很心疼我,整个晚上一直在安慰我。

然后那晚上,我们上床了。

本来一直坚持了这么多年,坚持着结婚后再同房,那晚上是我主动的,我主动把自己提前给了翟奕。

我想,就算到最后我被迫无奈要嫁给翟安,我也不要把完整的自己给他。

结果,我真的还是嫁给了翟安。

翟奕放手了,说不想让我难过,不想我去坐牢。

其实,我真的不怕坐牢,我宁愿因为过失之罪去监狱待过两三年,我也不想嫁给翟安!

可是,翟奕妥协了。

他妥协了。

我和翟安就真的结婚了。

结婚后,我们单独住在一起。

他眼睛不方便,所以家里多了两个佣人。

结婚后,我们也不同房,我甚至不待见他,他不强迫我。

我们生活在一个屋檐下,我恨他。

我没想到,那晚上和翟奕发生关系后,我居然怀孕了。

当时的心情很复杂。

五味杂陈。

我甚至很有报复的快感。

我给翟安说,“翟安,我怀孕了。”

翟安当时的表情,我想我永辈子都不会忘记。

他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寻着声音找到我的方位。

他毫无神情的眼眸,就这么直直的看着我。

我知道他什么都看不到,那一刻却被他苍白的眼神看得有些……心虚。

他说,“嗯。”

他当时就说了一个“嗯”,然后没有任何情绪,也没再开口说一个字。

他明知道这个孩子不是他的。

我们连房都没有同过。

我甚至都在怀疑他到底是真的喜欢我吗?!如果喜欢一个人,在知道这个女人怀了另外一个男人的孩子时,终究不应该是这样的反应。

可如果他不爱我,干嘛逼着和我结婚。

我不想去理解翟安也不想去深思他的想法,我怀揣着我的喜悦去见了翟奕。

我告诉他,我们有了孩子,我决定生下来。

当时我才23岁,未满。

我从没想过我会这么早的为人母亲,因为是翟奕的孩子,我愿意生下来。

翟奕的反应让我有些……不是滋味。

我以为他应该会兴奋,应该会抱着我转三圈,他只是有些牵强的笑了笑,说委屈我了。

我不委屈。

我很幸福。

我以为他只是不太会表达,我根深蒂固的觉得,他就是高兴的。

怀了孩子之后。

我终究还是改变不了我毛手毛脚乱动的习惯,我终究还是没办法像其他孕妇那样,安分守己。

所以在2个月后不久,孩子自然流产了。

当时血从我的大腿根部流下来,我吓哭了,大声的在厕所叫着。

翟安摸索着从外面跑进去,用蛮力推开了厕所的门,摸索着找到我,把我从地上抱了起来,那是第一次,我感受到一个男人的怀抱会这么的坚硬这么的强壮。

尽管翟安看上去很瘦弱。

他抱着我,摸索着走出了客厅。

他很急的吩咐着佣人拨打了急救电话,然后把我送去了医院。

到达医院后,医生说孩子保不住了,给我做了流产手术。

我当时哭得撕心裂肺。

翟安一直在医院陪着我,一直陪着我,不说话,就默默地听着我在那里哭,哭得毫无形象。

没多久,翟奕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

我猛地扑进了翟奕的怀抱里,“我没能够保住我们的孩子,是我太不小心了。”

翟奕把我紧紧的抱着。

他说,“对不起小歆,让你受苦了。”

分明,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

我狠狠的抱着他,一刻都不想放开。

那一刻,我看到翟安起身离开了病房。

他分明什么都看不到,但还是这么起身,摸索着离开了。

那个时候,看着他的背影的时候,其实我有那么一秒,心刺痛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错觉,但下一秒想到如果不是他逼迫和我结婚,如果不是他强硬的插入我和翟奕的世界里,我不会经历这么多的悲剧。

所以,我依然恨他。

出院后,我还是回到了翟安的住所,毕竟,我们还有着婚约关系。

但我们之间的话更少了,我不开口说话,翟安绝对不会说一个字。

我们两个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以陌生人的身份生活着。

小月子后,我又开始频繁出入夜场。

其实流产对我带来了一定的阴影,我一直觉得那个孩子没有保住是因为我太过好动,是因为我太没有注意,所以我需要用酒精有一些狂欢的方式让自己忘记那些不开心的事情,我性格比较没心没肺,过了一段时间自然就会好。

调养好了身体后,我有了想要再次怀孕的打算。

第一个孩子没有保住。

第二个孩子我一定会小心翼翼。

我告诉了翟奕我的想法。

可是翟奕拒绝了,他说他不想自己的孩子叫别人父亲,他说等再过几年,翟安眼睛会好,等翟安的眼睛好了之后,我们就可以重新在一起。

翟奕其实不喜欢翟安。

我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件事情上,他会这么维护翟安。

那一刻其实心有些凉。

我一直以为,在翟奕的世界里,我比任何人更重要。

那些所谓的责任那些所谓的成熟理智,我以为在爱情面前,都可以全然不顾的。

果然,是我自己太幼稚了。

想来,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生活得不太快乐!

没办法和翟奕在一起,没办法和翟安过日子,压抑着自己,仿若也只有酒精可以拯救我自己。

我出入夜店的时间多而频繁。

我总是喝得酩酊大醉才会回家。

有一次直接一进家门就倒地上了,喝得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回来的。

那晚上翟安照顾了我一个晚上,我呕吐,我哭闹,我各种情绪发泄,我真的觉得我这辈子的好运,全部都毁在了翟安的身上,我这辈子的霉运就是从遇到翟安那一刻开始!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和翟安睡在一张床上。

其实那晚上我们什么都没做,我其实知道是他照顾了我一晚上然后累坏了才会趴在我床上睡着,可是我当时醒了之后,我疯了一般的排斥,我将他直接从床上推了下去,我大吵大闹,仿若就被他玷污了一般。

那次是我第一次看到翟安用很大的声音有些怒火的说着,“古歆,我没碰你!”

“我知道!”我怒吼,“但是我受不了睁开眼睛看到你躺在我的床上,这个位置是翟奕的!”

翟安就这么看了我很久。

他其实什么都看不到,但眼眸就是紧紧的放在我的身上。

他说,“对不起。”

我就看着他转身离开了。

离开那一刻,我看到他身上被我昨晚抓伤撕咬过的痕迹,突然疯了一般的哭了。

我真的不知道我在哭什么,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翟安离开出去的那一刻,会突然很难受,会突然觉得,自己十恶不赦!

分明是他,分明是他故意爬上我的床!

他是坏人。

他破坏了我的幸福。

那次酒醉之后,我就收敛了,我不想让自己像个疯子一样的压抑着自己活下去,我性格比较大神经,我虽然不爽和翟安的婚姻,但我觉得我不能折磨了自己!

所以我开始过着我自己觉得潇洒的生活。

我会经常去旅游,到各国走走,我也会在偶尔翟奕不太忙的时候,和他一起吃饭,和他约会,我们只是不做婚内出轨的事情。

我一直在等。

安静的等。

等翟安有一天会复明。

等翟安有一天会主动说,离婚。

我和翟安结婚后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大争吵,是在我发现翟安可以去国外做手术而他拒绝去的事情上,那次是翟奕无意说漏嘴告诉我的,我当时真的很气愤,我找到翟安的主治医生问了翟安的情况,主治医生告诉我,说翟安现在的情况可以去国外做手术,国外有类似病例,手术很成功,危险系数不会特别大。

我拿到医生的报告,第一次撕破脸皮问翟安,“你是不是想要我们这么折磨彼此一辈子,你是不是想要用这种方式桎梏我一辈子?!翟安,你不觉得你真的很卑鄙吗?!”

翟安很沉默。

每次都是这么沉默。

我将手术单放在翟安面前,我说,“你看不到没有关系,我现在给你讲,我用你妻子的身份已经和你在文城的主治医生说好了,我会马上送你去国外做手术,我会马上把你送到那边医院去检查身体。翟安,我陪你去,如果手术失败了,我陪你一起死,如果手术成功了,我们一拍两散!”

翟安从来不发脾气的,至少不会真的对谁会将情绪暴露得这么明显,我甚至看到他青筋暴露,他狠狠的问我,“对你而言,死比跟我在一起更难以接受吗?”

“是。”我毫不犹豫,“我这辈子最讨厌就是被人强迫,翟安你不知道我有多恨你!”

翟安笑了一下。

那种自嘲的,还有些卑微的笑容,他说,“古歆,看来是我做错了。”

我不知道他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当时只想他去做手术,去做这个存在一定风险但成功率很高的手术。

可是他还是拒绝了。

他说,“我的生命很重要,所以我不想轻易冒险,这个手术我不会做。”

“翟安,你真的想要我恨你一辈子吗?”我咬牙切齿的问他。

“你恨吧。”他说。

说完之后,直接回到了自己房间。

我真的很气,气得将家里面所有可以砸的东西全部都砸坏了!

佣人都被我的暴脾气吓到不行,但没有人刚阻止我!

那次的争吵我以为我和翟安就会这么冷战到底,我意料不到的是,翟安主动提出离婚了。

他准备了离婚协议书,让我签字。

我看着离婚协议书,那一刻有些懵逼。

是幸福来得太突然,突然到,我有些无措。

他先签下了大名。

钢笔字刚劲有力。

我咬牙,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很简单的离婚,因为不牵扯到财产分割,离得很顺利。

离婚后,我搬出了翟安的房子。

我找了另外一个住处,我决定和翟奕重新开始。

虽然和翟奕结婚,但我们从来没有同房过,至少,我身体对翟奕而言,还是干净的。

所以我以为我们重新开始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我们确实重新开始了,但翟奕依然不碰我。

不管我多么主动,他都不碰我,他说等结婚之后。

可是,结婚的事情,他却从来没有提过。

他只是很忙的很忙的在做他工作上的事情,每天都在加班,很少有时间陪我。

我总是说服自己要去理解他,理解他的生活理解他的一切。

我选择做一个乖乖女朋友,学着在他需要的时候陪他不需要的时候自己生活。

因为无聊,我还是会经常去夜店。

有一次喝醉了,莫名其妙就去了翟安的住所。

翟安已经复明了。

在我们离婚后不久,就听说能看到了。

当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我其实很想问他,当时我逼着他做手术他拒绝是不是因为,他隐约已经能看到了。

在翟安刚车祸那时听医生说过,说翟安的血块或许久了自己就散了,不用手术也能看到。

不过我没勇气问他。

我一直觉得,我们离婚的导火线,就是因为那个手术。

现在既然都已经分开,何必为这些不愉快的事情而纠结。

当然,我也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在喝醉酒后,莫名其妙出现这里。

我走进入户电梯推开翟安家大门的时候,翟安在客厅看电视,看到我那一刻,应该是有些惊讶的。

我看到翟安那一刻也有些惊讶。

两个人彼此看了很久。

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酒醒的,当回神过来的时候,翟安就说送我离开。

我们之间一直保持着很生疏的距离。

翟安不会主动靠近我,即使我走路已经歪歪倒倒,他依然不会主动扶我,就这么跟在我身后不远的距离。

我们一起到了车库。

他给我打开车门,然后我坐了进去。

他回到驾驶室,看着我并没有系安全带,他弯腰帮我系上,绝对不会碰到我的身体。

我莫名有一种,好像被他很嫌弃的感觉。

他开车开得不快不慢,开车的过程中,没有和我说一个字。

到达我的新居,他为我打开车门。

这就是他的教养。

换成是我,绝对不会再搭理所谓的前妻。

我下车。

有些歪歪倒倒的下车。

他说,“古歆,我要出国了。”

我承认,那一刻我心真的漏跳了好几拍。

我甚至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他当时可能以为,我喝醉了。

“你保重。”他说,又说,“祝你和翟奕幸福。你们结婚的时候,如果不介意,我会回来参加婚礼。”

谁稀罕你来参加啊!

别自作多情了。

我歪歪倒倒的走了,没有回他一句。

他也没有再多说。

估计以为我醉得厉害!

当我再次回头的时候,他的车子已经开远了。

挺好的。

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翟安走了之后,没过多久,翟奕突然说结婚。

突然就说结婚了。

之前分明,只字未提。

我还是爽快的答应了,因为我觉得,我是爱翟奕的。

人这一辈子可以和喜欢的人结婚,我总觉得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情,所以我愉快的和翟奕步入了礼堂,我没请翟安,我也没让翟奕请翟安,我不想他来参加我的婚礼,不想。

就让翟安在国外,自生自灭吧。

最多偶尔在国外新闻媒体上,可以看到翟安身影,说他是北夏国最伟大的摄影师,年轻有为。

结婚后。

翟奕除了在翟氏上班外,也开始在古氏上班了。

他说,他作为女婿,理所当然应该要分担我父亲的辛劳,所以主动提出去古氏上班。

我很感激他能够想到这么多。

甚至于还让我父亲,放下古氏的所有工作出去走动走动,多放松一下自己安享晚年,让我爸将古氏交给翟奕就行。

我爸抵不过我的劝说,真的将古氏交给了翟奕。

却没有想到,翟奕的心怀不轨,直接把古氏握在了自己的手上。

他说,我们是一家人,在我爸手上和在他手上,都是一样的。

不一样。

至少在我爸心目中不一样,我让翟奕把古氏还给我爸,我不想让我爸难过,我以为我就劝说一下,翟奕是会听的,我一直深信翟奕很爱我,他只不过是因为对利益追求很大一时迷了心窍而已,我真的没有想到,翟奕只是不停地推脱不停地推脱,他总说,我们是一家人。

怎么会是一家人?!

古氏开始被翟氏重组,开始命名为,翟氏旗下产业。

辉煌一时的古氏家族,就这么泯灭在了历史里。

我爸,选择了自杀。

那天,古氏集团烫金的大字被人取了下来,那天,翟氏集团挂上了名字。

我爸从大楼上跳下去。

我去看他尸体的时候,惨不忍睹。

翟奕陪着我,大概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悲剧。

我问翟奕,我说,“这就是你说的一家人吗?”

他默不作声。

回到家里面,我收到了我爸给我的一个邮件。

日期是昨天晚上写的,在他跳下楼后定时发给了我。

他说,“小歆,当你收到这封邮件的时候,爸已经离开了。选择离开,不是因为想要责备你,只是因为,古家人的几代家业这么毁在了爸的身上,爸觉得对不起祖祖辈辈,用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才稍微能让我敢去见我们家的列祖列宗。

小歆。

爸不怪你。

你也不要自责。

你好好地活着,开心的活下去就好。

至于翟奕。

爸知道他是爱你的,如果你跟着他一辈子,他不会亏待了你,特别是发生了爸这件事情之后,他应该会对你更好,如果你还是那么爱他,你就好好和他过一辈子,爸说了,爸选择这条路不是因为爸想要报复谁,只是因为,爸觉得这是爸唯一的选择且不会那么难过的选择。

小歆,好好活着,爸爱你。”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读完这封字数不多的邮件的。

我只是感觉我的眼泪,就跟疯了一般的不停的往下掉,没完没了!

那段时间,我真的很难过。

从未有过的悲伤。

陆漫漫会来陪我,可是她其实也很忙。

她嫁入文家后,过得其实并不是她自己想象的那么幸福。

而我,也没想过死。

我也想如我爸说的那样,好好活着。

我一直觉得,我活着,我爸会更开心。

他的死,不是想要逼死我。

不管我在多想要死的时候,都一直想着,我爸要我活着。

而真的让我有了想要自杀的念头,是真的觉得生无可恋的时候,是一次无意中,听到了翟奕和翟奕父亲的对话。

那是我爸死了有一个月时间。

翟奕那段时间对我很好,几乎寸步不离。

我们回到翟家别墅。

他带着我一起回去的。

吃过晚饭之后,翟奕和他父亲去了书房。

我一个人无聊。

我和温情的感情不好。

我们两个人坐在客厅,只会恶言相向,而我不想和她吵架。

我起身上楼,准备去叫翟奕早点离开,或者说,给翟奕说一声,我先走。

我的脚步刚到门口,就听到了半掩的门内,翟奕和他父亲的谈话声。

如果不是谈到我父亲的名字,我不会偷听,我也是受过高等教育,不会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

因为我爸的名字,我就这么站在门口,听到翟奕的父亲说,“古正英的死,确实让我有些说不出来的感受。但是逝者已逝,我们谁都没有料到是这样的结果,本来,我们也只是求财。”

翟奕不说话,显得有些沉默。

“你和古歆好好过吧,也当是弥补古正英的去世,不管如何我们也是老朋友,照顾她的女儿也是应该的。”

“嗯。”翟奕点头,应一声。

“答应你的股份,我明天叫律师来当面转给你。”翟弘说,“当初说好的,你收购了古氏集团,我给你百分之八。加上之前你答应翟安和古歆结婚我给你的百分之二十,后来打掉古歆孩子的百分之五,加起来你有百分之三十三了,仅次于我一点点。爸这么器重你,以后翟家自然都是你的。”

“谢谢爸。”

“想来,当初也是爸考虑不周全,居然答应了让翟安和古歆结婚,早知道他们的婚姻也不过如此,我还是不应该同意的。也怪你弟弟翟安死脑筋,听到我们说三年收购古氏就用这么极端的方式非要和古歆结婚,以为可以阻止什么。不过也好,让他尝试过了,得到教训了也不会心心念念。只是耽搁了我们一年多的计划,有些浪费时间。”翟弘感叹着,“好了,不说其他了,翟安反正是没把心思放在家业上,以后都靠你了。”

“我会努力的,爸你放心。”

“那早点带着古歆回去吧,这个节骨眼多安慰安慰她。”

“嗯。”

翟奕起身离开。

可能没想到,打开房门的时候,看到我在门口站着。

他那一刻突然有些慌了。

而我那一刻,却该死的冷静。

真相摆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我只是觉得自己愚蠢,愚蠢得,没资格给任何人发脾气。

翟奕不知道怎么给我解释,带我回家后,一个劲儿的说,不管他做了什么依然爱我,很爱我。

那一刻,我却突然不知道,爱到底是什么。

翟奕终究不可能24小时陪着我。

我终究还是选择了自杀。

我也不是为了报复谁。

我只是觉得自己已经愚蠢到,根本不适合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就说,翟安到底是哪根筋不对了,隐忍了这么多年,在我结婚前夕非要表白,然后非要用失明来和我结婚。

原来只是为了挽救我的悲剧。

而我就这么愚蠢的,选择了擦肩而过。

就这么愚蠢的,引狼入室。

我死的时候不太难过。

但是我想,陆漫漫会很难过。

我给她发了一条短信,我说,“生无可恋,只想给翟安说声对不起”。

我是很想给翟安说一声对不起,但我觉得我应该鼓不起勇气。

我选择跳楼。

在我爸跳楼的地方,跟着他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我当时在楼顶上坐了很久。

风很大,吹拂着我的脸颊。

我喜欢玩手机。

在死之前,都似乎改不了这个习惯。

我从头到尾的开始翻阅自己的手机通讯录,我只是很想再回忆一遍,这一世我经历的所有人……

那一刻,我突然看到了翟安的名字。

我没想到我通讯录里面,还会有他的名字。

我一度以为,我已经删了。

而我也没有想到,我在人生的最后一刻会真的给他打了电话过去。

“你好。”那边传来一个女性嗓音,说的是北夏国的语言。

我顿了一下。

还未开口,那边就急急忙忙的说着,“你找翟老师的话,稍微等几分钟,他现在在拍摄一组杂志,走不开,不好意思。”

说完,就没有了声音。

但是奇迹的,没有挂断。

我看着我们通话的分钟数,一秒一秒在屏幕上跳跃。

不知道过了多久。

我想时间也差不多了!

我对着没有挂断的手机说,“翟安,我爱你。”

不会有任何回应。

因为,仅仅只是对方忘记了按掉挂机键,其实没有人在电话那头。

电话终于从我手中滑落。

闭上眼睛纵身跳下的最后一刻,我才明白。

原来我这一辈子积攒的好运不是毁在了翟安身上,而是在翟安身上,擦肩而过。

------题外话------

下午是翟安的番外篇。

然后明天就能看到正文了。

小宅尽力了,拼命了。

已经疯了一般的码字,疯了一般的想要把上一世的剧情早点交代清楚,然后还给你们一个正常的阅读秩序……

快说。

爱宅。

不说宅就拿块豆腐撞墙去了!

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