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三年时光荏苒/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年后。

青宁市。

坐落在北夏国西北地区,这里民风淳朴,以稻谷花香闻名。

青宁市一片无垠,平原地带,街道宽广,车流不多,人烟稀少。是北夏国这么多城市中,人均面积最大的城市。

归属于青宁市最大的一个行政区稻城,是青宁市最大的花朵发芽地,弥漫着的各色花儿,不分季节常年开放,吸引全国各地的游客,也是稻城人民的重要的经济来源之一。

稻城很多花店。

全国各地的游客习惯性在观赏了花海之后,抱走一束当地的鲜花离开,特别是情侣。

在如此多缤纷斑斓参差不齐的花店中,一间叫做“择一城终老”的小店坐落在街头的最角落,不仔细看其实并不能发现,仔细看就会自然被这个带着文艺又泛着点悲伤的店名所吸引,走进去,就会发现这个花店的装潢也别有洞天,和其他花店的炫彩颜色不同,这间花店反而选择了民族风,不太时尚的装换却蕴含底蕴,带着很浓郁的厚重色彩。

一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小女孩坐在店门口,看着夕阳西落,游客渐渐散去。

她趴在花店的柜台前,双手托腮,看着一个身材纤细的女人在剪着花枝,不一会儿就包裹出来了一束美丽的花朵。

她大眼睛微眨,看着一对情侣抱着鲜花付了钱离开。

“说吧,你今天都在幼儿园做了什么好事儿?”送走了客人,她转头看着小女孩。

小女孩不说话,嘟着嘴,倔强无比的样子。

“第几次留校了?”

小女孩依然不说话。

“第一次,把小朋友带到厕所去聊天,聊了一节课老师叫都叫不出来!你们都谈什么人生了?”

小女孩瘪嘴。

“第二次,老师讲课的时候你非要在下面跳舞,老师让你别跳了你回老师什么了?你说老师是巫婆?!”

小女孩捂着自己的耳朵。

“第三次,你打了你同桌的一个小朋友,只因为你们拌嘴的时候他说了你一句丑八怪?!”

小女孩直接趴在柜台前,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这一次。你们老师告诉我说,你居然去脱小男生的裤子?!还说人家长了个奇怪的东西!”她真的是忍了又忍,“莫一诺,你知道你才3岁吗?你知道你才上幼儿园几天吗?!”

莫一诺不说话。

也不认错。

两个人。

一大一小就这么僵持着。

门口,突然传来了车辆的声音。

陆漫漫看了一眼莫一诺,转身走了出去。

一辆大卡车,停靠在门口。

从卡车副驾驶室,下来一个男人,他左腿有些跛脚,走路不太顺畅。

“初辰。”陆漫漫迎上去。

林初辰对着陆漫漫笑了一下,“今天把所有最难进的花骨朵都进到了,我去搬运下来。”

“辛苦你了。”

林初辰笑了一下,“都是自己人。”

陆漫漫微笑着点头。

人生存在很多奇迹,也有很多造化。

当年,她离开文城来到这里青宁市,刚安定下来,遇到了林初辰。

他说他在这里已经住了很久了。

他说当年莫修远没有真的杀了他,子弹从他的心脏边上穿了过去,他说莫修远将他扔下悬崖的海浪里的时候告诉他,能不能活下去看他的造化,结果,他造化不错,活了下来。

被海浪怕打到了一个不知名的港湾,然后以诈死的方式离开了特种兵团队,以诈死的方式随便选择了一座城市重新开始。

他之前的身份都是伪造的。

实际上,在成为特种兵前,他只是一个孤儿而已。

他也没想到,会在青城市在这个不知名的地方再次遇到陆漫漫。

两个人再次见面,当年那些恩怨情仇就这么烟消云散,谁都不再提起。

反而,两个人成为了朋友。

成为了互相扶持互相帮助的朋友。

就和当初他们一起在陆氏工作时候一样,他依然当她的助理,只不过,他们的产业,看上去小的有些寒碜。

林初辰将所有的花骨朵按照顺序插好。

整理好了一切,天色已经很晚了。

莫一诺还趴在店门前的柜台前,一副哀怨无比的神情。

“你是打算不走了吗?”陆漫漫看着莫一诺,问她。

她已经准备关店了。

莫一诺从高高的凳子上下来。

他们住的地方和这里不远,就过两条街道。

林初辰忙完之后先回去了,她牵着莫一诺从花店回去。

“妈妈,你是不是很不喜欢我?”憋了一天的话,莫一诺突然开口了。

“你哪只眼睛看着我不喜欢你了?!”陆漫漫反问。

“那你说我觉得我长得好看还是你长得好看?”莫一诺眨巴着眼睛,仰着头很认真的问她。

陆漫漫实在是无语。

“你好看,你哪里都好看。”陆漫漫应付着。

也不知道莫一诺这么臭美,到底像谁!

“可是你说你不喜欢我眼睛。”

“我随口说说的。”

“我老师说,我长了一双贵族的眼睛。”莫一诺看着陆漫漫,“我老师说我的眼眸颜色可好看了!”

陆漫漫顿了顿脚步,说道,“你喜欢就好。”

“你不喜欢吗?”

陆漫漫没有回答。

莫一诺是一个很固执的小女孩,没有得到答案,会不停的追问,“你不喜欢吗?不喜欢吗?妈妈你不喜欢吗?”

“你是复读机吗?”陆漫漫被吵着头大。

她就不明白,一个三岁多的小朋友话怎么能这么多。

牵着吵吵闹闹的一诺回到住处。

电梯打开,住处门口,一个纤细而高挑的女人站在门口,从脸色看出来,已经各种不耐烦了。

她看着她们回来,忍不住抱怨道,“你到底几点下班?陆漫漫,你别搞得你那花店事业,还真的是那么一回事儿好不好!我等了你将近一个小时了!”

“干妈。”莫一诺挣脱开陆漫漫的手,小跑步上去,一下扑进了古歆的怀抱里。

古歆一把将莫一诺抱了起来,亲了亲她的小脸蛋,“我家小公主又长胖了是不是?”

“人家是长高了。”

“是是,还长漂亮了。”古歆一抱着莫一诺,刚刚的那些抱怨也瞬间变得软绵绵,心都柔化了。

陆漫漫看了一眼她们亲昵的模样,一边打开大门一边问道,“你等我这么久都不知道到花店来找我?”

“我也要找得到啊!每次来都迷路,我这次电话也没电了,我才不要到处乱走。”

陆漫漫觉得古歆这几年,倒是聪明了不少。

房门打开,三个人进去。

一诺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话看动画片。

陆漫漫去做晚饭。

古歆将手机充好电之后,陪在陆漫漫旁边,看着她在厨房中无比熟练的样子。

要知道,当年她们都是千金大小姐,十指不沾阳春水,现在……

果然,人都是会变的。

她幽幽的叹了口气,“你打算在这里待一辈子?”

“有何不可!”

“和你那个所谓的林初辰?”

“我和他只是普通关系。”

“那是你吧,我看他对你是一点都不普通。”

“如果他主动,我也会考虑。”陆漫漫直言。

古歆觉得自己那一刻,简直无言以对。

她转眸看了一样乖乖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一诺,回头看着忙碌着的陆漫漫,“你以前想过没有,他将一诺送到了你的身边。”

“没想过。”

“你觉得他当初为什么要这么做?”

“谁知道,或许心血来潮也说不一定。”陆漫漫开始炒菜。

炒菜发出有些大的声音。

古歆怕油,往后退了两步。

陆漫漫很熟练的翻炒。

古歆看着她的模样,说,“你恨他吗?”

“不恨。”陆漫漫直言道,“其实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把一诺送了过来,我已经心存感激。”

“你真的没有诅咒过他,看他现在过得这么好,北夏国在他的统治下国运昌隆甚至成为了亚洲经济大国,被北夏国所有民众所敬仰!他还有漂亮的老婆乖巧的儿子,时不时的携妻带子秀秀恩爱,搞得全世界就他最幸福似的!你就不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诅咒他突然不举?!”

“我没你这么邪恶。”

“你是真放下?”

“我说古歆,你每次来每次都会提醒我一次你到底累不累?我觉得我放下了都会被你搞得没有放下。”陆漫漫炒好了一份菜,指使着古歆端了出去,看她屁颠屁颠回来又说道,“我和他都是过去式了,我没有这么念旧情。”

“是吗?”古歆认真的看着她,“听说他过不多久,要到青城市来。”

“然后呢?”

“你不会有点激动吗?你们多久没见了,三年了吧。”

“你觉得他来青城市就一定能到稻城来吗?你觉得他来青城市是来和我见面的吗?”陆漫漫抿了抿唇,“我们之间是两个世界的人,他是他,我是我,我觉得我现在过得挺好。”

“好吧,当我什么都没说。”古歆耸肩。

反正这三年来,陆漫漫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带着一诺,生活在这个陌生的城市。

当年,在知道她离开的时候,古歆觉得天地都黑暗了。

好在陆漫漫说话算数,虽然离开了,换了手机号码找了安定之所之后就给她打了电话,说她在哪里哪里,说如果她想她了就来找她,真的没有像电视剧里面的狗血剧情那样,一走就跟突然人间蒸发了似的,陆漫漫很理智的给她说了,给她父母说了。

她父母偶尔也会飞到青城来和她团聚,更多的时候,两老口逍遥的全国旅游,过得有滋有味。

陆漫漫简单的做了三菜一汤。

陆漫漫叫一诺洗手吃饭。

一诺乖乖的从沙发上起来,坐在饭桌前。

古歆看着陆漫漫照顾一诺,看着她帮一诺夹菜,看着一诺用勺子吃得不太灵活的画面。

“怎么不吃?”陆漫漫问古歆。

古歆随便夹了一根豆角放进嘴里,忍不住吐槽道,“这么多年了,你的厨艺还是没变。”

还是,这么……难吃。

陆漫漫脸色有些微动,她说,“我主要是将就一诺的口味。”

古歆转头问一诺,“诺诺,你告诉干妈,你妈咪做的饭菜好吃吗?”

莫一诺诚实的摇头。

古歆一脸的得逞还带着挑衅的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偶尔觉得古歆的智商跟一诺差不多。

吃过晚饭。

陆漫漫帮一诺洗澡,然后哄她睡觉。

她坐在一诺的床边给她讲故事。

讲《国王的三个女儿》。

一诺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古歆站在门口看着陆漫漫照顾着莫一诺,看着她对一诺无微不至的模样,莫名觉得这种温馨,真的挺美好的。

陆漫漫帮一诺拧了拧被子,起身离开一诺的房间,帮她带上了房门。

现在还早。

陆漫漫一般也不会这么早睡觉。

古歆就跟一个跟屁虫一样,围着陆漫漫转。

“坐了飞机你都不累的吗?累了就去洗澡睡觉,我还要看会儿电视。”陆漫漫实在受了每次古歆一来,就跟她是她妈似的,硬是粘着不放。

“我陪你看电视。”古歆积极的说着。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

古歆将电视台节目锁定在文城卫视。

“我们新推出的综艺节目,你可以提点意见。”古歆说。

陆漫漫翻白眼。

两个人一起看着吵吵闹闹的节目,

陆漫漫突然开口道,“对了,你们电视台是不是又该进一批鲜花了?”

“你又想让我买花了?”

“你打算拒绝我了?”

“我说陆漫漫,你真别把你的花店当生意行吗?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丫的其他收入高多了。不要以为你在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我就不知道你有多赚了,北夏国富豪榜你丫的绝对前三!”古歆狠狠的说着,“还来敲诈我那点破企业,你都不觉得瘆得慌吗?”

“钱不嫌多。再小的钱也是钱,要不然你以为我这几年赚了这么多就是白来的吗?”陆漫漫满不在乎的说着,“我明天给你空运5千支玫瑰去你家电视台,记得打款,我的账号你知道的。”

“奸诈的商人。”古歆咬牙切齿。

“你再多陪我坐一会儿,我可能还能在你身上再谈点生意。”

“你够狠。”古歆起身离开。

陆漫漫转眸看了一眼古歆,嘴角拉出一抹笑。

古歆其实说得没错。

她是挺有钱的。

一个人到了青城市,到了稻城,刚开始没想过开花店,就用自己手上的钱炒股,然后赚了些,又各处投了点资,后来觉得这些钱赚的实在很容易,想了想又去学了设计,她多活了7年,至少在她多活的这几年,流行趋势她比其他人都懂,其实也不叫原创但也不叫抄袭,反正学了设计之后她就将她的流行设计元素给投了出去,然后就发达了。

每个季度,全球最知名最奢侈的品牌S&King会从她这里以天价购买她的第一批设计原稿,每次都会得到全球的流行时尚界所认可,而她从不出面反而让这份设计弄得更加的神秘。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越是神秘的东西,越值得珍贵。

加上,她也放言说过,她只设计四年,

四年后,她也不知道还在流行什么。

而因为她的这四年,让她的设计费,更加昂贵了。

这就是商场上最典型的的销售效应。

因为限量因为稀缺。

她看着古歆去睡了,自己坐在电脑前面,开始准备将下一季度的流行元素设计出来。

刚打开电脑,就弹出一封邮件提示信息。

陆漫漫点开邮件,是S&King品牌商寄来的电子邀请函,想请她参加下一季时尚秀,邀请函写得简直是声泪俱下,诚恳到她拒绝好像都会天打雷劈似的,陆漫漫却还是拒绝了。

品牌商想要拿她做营销噱头,她当然不会不知道。

何况,按照她当年说的四年,她就还能为他们设计一年了。

这一年,自然更想要压榨她的剩余价值。

不过倒是。

每一年的邀请函中的价格,一年比一年的出场费多,甚至是,直接多了一个零。

陆漫漫委婉的回了邮件,然后开始认真的设计。

她其实不是一个创造性特别强的人,相对而言,她对事物的欣赏性更佳,所以,她确实只能做到30岁。

今年,她29岁。

一晃,就又多活了这么多年。

她的设计很快。

基本上就是按照自己印象中的模样,然后勾勒画出来就行了。

她从来不在自己的设计稿上面多写一个字,顶多就签个名,名字用的她艺名“诺”,是一诺的名字。而之所以和其他设计师不一样,不写自己的设计理念只是因为,她也不知道这些理念是什么意思!

而这样的方式,反而让设计圈的人觉得她,更加的不羁。

艺术圈本来就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

在外人眼中越是觉得奇葩的事情,艺术圈里面越是,宝贵。

她关上电脑。

去睡觉前,习惯性会先去一诺的房间,看她有没有打被子。

一诺从2岁后就和她分开睡了。

不是她不愿意继续和一诺睡在一张床上,她甚至觉得,这些年过得这么充实,都是因为有一诺在自己身边,尽管刚接手一诺,刚独自接手一诺的时候,那种无措差点把她搞疯,但最终她还是很庆幸,一诺来到自己身边,至少让她冰凉的心,有了那么一丝该有的温度。

而选择一诺2岁的时候和她分房,那是因为她晚上确实有些工作需要处理。

她除了设计,还有很多其他投资方面的工作,她不想半夜回到床上,然后打扰到一诺的休息。

更何况,有时候人独立一点没什么不好。

她虽然不喜欢自己的性格,但她很庆幸,至少她是一个独立的人。

至少一个人生活着,并不觉得孤独也并不觉得难!

看着一诺睡得乖巧的模样,陆漫漫俯身亲了亲他,回到房间。

房间内,古歆压根没睡,拿着手机在床头玩。

眼眸抬了一眼,“你忙完了。”

“你还不睡?”

“我等你一起睡。”

“明天走吗?”陆漫漫拿着睡衣去浴室洗澡。

“嗯。”

陆漫漫点了点头,走进了浴室。

古歆来的其实算频繁,大概一个月至少会来一次。

古歆其实很忙。

不过再忙也会抽点时间来这里看她和一诺。

她说这是一种习惯。

而她不想改变这种习惯。

陆漫漫也觉得她这样的习惯没什么不好,她离开文城,只是为了离开某个人某些事某些不正当身份,并不是想要把自己销声匿迹在这个世界,她有的朋友有的亲人,不会忘得就是不会忘,该联系的还是会联系。

她离开文城,当年通过南玥椿的关系离开。

本来打算是顺着南玥椿的安排先安定下来,然后再自己重新找个地方,可是当莫修远将莫一诺送到她身边的时候,她突然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她想,北夏国这么大,哪里莫修远如果真的要找找不到她?她也真没想过离开北夏国。

至少,这里是她的祖国。

不管,统治者是谁!

何况,莫修远在她安定的第二天,将莫一诺送过来,那么她身边有的眼线,也不会很少,所以,就算是出国,或许也会被找到。

但转念一想,她能够可以走得这么顺畅,也说明了,莫修远并不阻止。

既然他都选择了放手,而她再折腾些什么,反而是她太作了!

她相信,莫修远不会再来找她!

她的直觉还是对的。

至少这三年,莫修远从未出现过。

洗完澡。

陆漫漫躺在床上,和古歆一床被单一张床。

其实这套房子不小,还有一个客房空着,但古歆每次来都非要和她挤在一个被窝,她真觉得古歆是确实缺少母爱的。

“明天几点的飞机?”

“下午2点。”古歆说。

“你和翟安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古歆笑了笑,“没被他撵出电视台,我已经万幸了。”

陆漫漫忍不住笑了一下。

古歆这几年,倒真的在工作上勤奋了很多,老实了很多。

“早点睡吧,我明天一大早我还要开我的花店门。”陆漫漫躺下来,睡觉。

古歆每次一听到她说她的花店,就会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就那点破生意。

需要她这么心心念念吗?!

她实在不懂。

夜深,两个人相继睡了过去。

第二天。

陆漫漫准时起床,给一诺做了早饭送她去学校。

古歆习惯性在不上班的时候多睡会儿懒觉。

陆漫漫把一诺送到学校后,就带着一诺去给老师道歉,去给那个被一诺脱了裤子的小男生道歉。

一诺是个有些固执的小女孩。

她总觉得自己没错。

她分明看到那个小男生长了一个奇怪的东西,为什么不让她说出来!

一诺小朋友有些郁郁寡欢。

每次犯错之后,她都会很不开心。

因为她总觉得,是大人们不理解她的世界!

她和小朋友去厕所聊天,那是因为她们真的有很多话没有说完,她不明白为什么就要阻止她们说话,是地点不对吗?!

她喜欢在课堂上跳舞,因为小朋友们都说她跳舞很好看,老师为什么要阻止她的兴趣爱好?!

她打了那个说她丑八怪的小朋友,那是因为她在教育那个小朋友,不能从小就说谎!

她分明做的都是对的。

为什么大人们老说她错。

她觉得大人的世界好奇怪!

不过好在,一诺小朋友比较容易健忘。

她的不开心只会持续那么一会儿,就一会儿。

陆漫漫看着莫一诺已经愉快的融入小朋友之中,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离开。

还好。

一诺的性格真的不像她。

她离开幼儿园去花店的时候,林初辰已经提前帮她开门了。

花店生意不太好,因为在街尾,人流量不大,游客甚少会从这个地方路过。

陆漫漫却很喜欢这个位置,觉得挺清净。

她其实也真的没想过靠花店营生,毕竟这点小钱不只是古歆嫌弃,她也,实在是觉得不好恭维,不过既然开了这个花店,既然心血来潮做了这个生意,她也没想过轻易放弃,当打发时间吧。

何况,将花朵包裹起来,一束一束,偶尔还真的很有成就感。

“老板,帮我包一束玫瑰,要99朵。”陆漫漫正在打理着门店,就看到古歆出现在店门口,大声吆喝着。

陆漫漫转眸看了她一眼,“不是说找不到吗?”

“我有手机,我有导航。”古歆扬了扬手机,“上次来我定位了。”

陆漫漫笑了笑,“不睡懒觉了?”

“我来这里又不是睡觉的。”古歆一屁股坐在店门的柜台前,看着满屋子的文艺气息,看着满屋子的花骨朵。

“你要无聊,我教你包花吧。”

“无聊。”古歆不屑一顾。

陆漫漫也不强求,将今天已经枯萎的花朵拿出来扔掉之后,坐在花店里面开始自己包了起来。

古歆就不明白陆漫漫为什么可以在做每一件事情的时候,都是这般的,专心致志。

她转头看了看一边的林初辰。

看着他坐在花店里面玩电脑。

当然不是玩。

古歆知道陆漫漫好大一笔家产都是这个人在帮她赚钱。

有时候古歆总觉得,陆漫漫追求的生活,或许也就如此。

当人经历过大风大浪之后,是不是就真的很想要,这般的平静而安稳。

“好无聊。”古歆突然仰天长叹,“我还是来学包花吧。”

陆漫漫笑了笑,两个人坐在花店里各自包花。

古歆笨手笨脚的,手工活对她而言简直是要她的命,基本是在一个上午的吵吵闹闹中,才将花包好,包了9朵玫瑰,还有很多满天星做点缀,虽说花了点时间,勉强还能看。

“这束就是我的了。”古歆很有成就感的说着。

“388元。”

“陆漫漫你太奸诈了吧!”

“看你自己包的份上,我就收点成本钱,288元。”

“陆漫漫,你成本就几块钱。”古歆咬牙切齿!

陆漫漫一向,在商言商。

古歆气呼呼的付了钱。

折腾了一上午。差不多,也应该赶去机场了。

陆漫漫开车送她离开。

古歆一直抱着她那束玫瑰,然后看着青城市,陌生而有熟悉的地方。

陆漫漫很少开车,不过现在因为偶尔需要,也得这么开车。

她买了一辆小甲壳虫,就坐她和一诺差不多,当然加上林初辰也不会挤。

不过她开车时间不多,所以每次开车都特别的慢。

古歆也习惯她的速度了,每次去机场都会提前点时间走。

“我其实还是很想你回文城来。”古歆幽幽的说着。

“在哪里不一样吗?”

“一样吗?我麻痹的一个月机票钱都是几大千!”古歆恼火,“你这地方机票长年不打折,我都不知道这么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怎么会这么贵!”

“你可以不选择坐头等舱。经济舱会便宜一些。”

“不要。”古歆一脸嫌弃。

陆漫漫认真看着车说道,“其实也不是没有想过回文城,后来觉得这里住习惯了就不想走了。世界之大,真的安心下来,哪里都可以是家。何况我对文城那座城市真没什么好感,感觉自己几次都跌在那个地方,有点……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很傻逼。”

“你还傻逼?”古歆冒火,“你就是一直老狐狸好吧。”

陆漫漫笑了笑。

她也有很傻逼的时候。

两个人吵吵闹闹,陆漫漫将车子停到机场。

她不送古歆进去,每次就把她放在机场口。

古歆每次都唧唧歪歪的不爽一番,然后还是自己背着简单的行李离开了。

从青城市到文城,需要3个半小时的时间。

古歆换了登机牌,坐在飞机上等待起飞。

她每次离开都会有些不舍,每次都想试图劝说陆漫漫回到文城,但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她还记得当时第一次接到陆漫漫给她打电话说她在稻城的时候的情景,她连夜坐着深夜的飞机来到青城市,看着陆漫漫抱着一诺在接机口等她,当时她完全是不受控制的哭得西里巴拉,然后陆漫漫说以后再也不会来接机再也不会来送机了,太丢人了。

她也觉得自己很丢人,可是当时就是控制不住。

总觉得,差点就失去了漫漫的感觉。

而后她就开始频繁的来到这里,频繁的来看看漫漫。

她真的很怕有一天陆漫漫就这么消失在了她的世界里,她总觉得她好像经历过很多生死离别,仔细一想,也就只是经历过她母亲的去世,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长到一定年龄开始敏感分别开始敏感死亡,她恍惚觉得自己曾经好像死过一次!

飞机终于起飞。

她就看着这座青城市,在陆漫漫没来这座城市的时候她甚至不知道北夏国的地图上还有这么一座城市的存在,她看着这座城市在自己的视线下越来越小,直至消失。

下午5点40分。

她回到了熟悉的文城。

她去停车场开自己的小车,然后开机,短信未接来电一个接着一个的蹦了出来。

每次耍假,总是会冒出各种事情出来。

她早就习以为常了。

她看着最多的那个未接来电,抿了抿唇,拨打了回去。

“古总,你怎么又不接电话,我真是都要哭死了!”那边传来林巧巧简直有些抓狂的声音。

“发生什么事情了?”

“今天下午翟董事长来电视台开会,你都不在,你不知道那个低气压简直差点让我们电视台员工全体阵亡。我拜托你以后要是突然翘班就给董事长请个假行吗?我真的担当不起啊!”

“他来做什么?”古歆漫不经心的问道,依然很认真的开车。

“不知道,因为你不在,所以会议也没有进行。”林巧巧说着,“然后让我通知你,明天早上9点的会,不能迟到。”

“好,我知道了。”

“古总。”林巧巧幽幽的叫着她,两个人因为这么多年的搭档关系,也熟了很多,林巧巧对古歆基本上不会太有领导上的畏惧,“翟董事长难得来一次电视台,一来就撞见你翘班,你明天还是稍微脾气好一点,他说你什么你别顶嘴,毕竟他是大老板,你顺着他啊。”

古歆笑了一下,“林巧巧,我在他面前什么时候不狗腿了,还需要你提醒吗?”

“那也倒是。”林巧巧直白的点了点头,“那我就不说了,我准备明天的材料,就当将功补过。”

“辛苦了。”古歆说着,“我也会去将功补过的。”

“什么意思?”

“你忙你的吧。”古歆将电话挂断了。

挂断电脑,脑海里面就想起了很多事情。

自从电视台被翟安收购了之后,自从她开始在电视台上班在翟安的手下工作后,就工作了3年多了,这3年多,鬼知道都经历了些什么,反正,她基本还是很满意现在的一切。

不管怎么说,古氏不在他们古家名下,但她成为了古氏文城电视台的总经理,负责整个电视台的所有运作,也可以自我安慰,古家的家族企业没有完完全全的交给别人。

她爸也很欣慰。

那老头子现在有了一个儿子。

每天带带儿子,陪陪老婆,过的日子不知道多逍遥了。

然后每次她回去,老头子都给他打什么亲情牌,一看到她就哭,说什么她出息了,说什么她现在这样上进这么听话也对得起她失去的妈妈,也对得起列祖列宗,总之,就是很怕她突然就撒手不做了,得把她怎么捧着。

古正英那老头子,越来越阴险了。

古歆将车子开到了一个小区门口,抱着自己亲手包的那束红玫瑰,走进电梯。

她对着电梯的透明反光玻璃照了照,确定自己妆容OK,才下了电梯,走进那扇门,按下密码。

房门打开。

里面装修精致,干净。

她脱掉鞋子,换上拖鞋进去。

客厅中传来电视的声音。

她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看着他穿着家居服,很难得的在家里看着电视,难得的这么闲。

男人转眸看了她一眼,看着她手捧着鲜花,有些傻逼的模样。

“我从漫漫那里带过来的,亲手包的,送你的。”古歆嘴角笑着说道,“包了我一个上午,差点没有被带刺的玫瑰给砸伤,我放在茶几上了。”

男人点了点头。

眼眸又看到了电视屏幕上。

古歆将花放好之后,转身走进了卧室。

她去洗澡。

反正,一个月总有那么两次,会来这里。

来这里,洗澡上床然后回家。

她里里外外将自己洗了干净,吹干了头发,穿着一件浴袍走出客厅。

客厅中他依然坐在那里看电视台的节目。

她其实知道,这段时间电视台的收视率在往下跌。

看他不太好的脸色就知道,他其实心情很不爽。

她裹着浴袍走过去,坐在他的沙发边上,“听我秘书说你今天下去去了电视台了。”

“嗯。”

“我去青城市了,见漫漫。”

“我知道。”他说。

古歆抿了抿唇。

有时候觉得在这种场合说工作上的事情还是有些不太好,她觉得他也没那么喜欢搭理。

她想了想,突然直接爬到了沙发上,嘴角一勾,“翟安,我们开始吧。”

------题外话------

首先。漫漫绝对不会是现在看到的这么,毫无作为。

其次。古歆怎么又和翟安滚到一张床上的,下一章就会知道。

最后。今天没有二更。但是明天有福利。

推荐程小一作品:萌妻高高在上

简介:新婚之夜,她被大自己九岁的老男人强行发生了关系!

“禽兽!我才十八岁!”她边哭边喊。

“新婚之夜不洞房,我这个丈夫才是禽兽不如。”

陆自衡,D市八大豪门陆家的三公子,被传早已是陆氏财团的内定继承人。

餍足饭饱,他套上浴袍,修长手指夹着香烟,双腿交叠,吞云吐雾,一副道貌岸然的贵公子派头。

只有她知道,前一秒的他有多么兽性和粗鲁!

毒舌,腹黑,外加有高度洁癖,这就是她的闪婚丈夫陆自衡。

漂亮,漂亮,漂亮……唔,这就是他的新婚小妻子冉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