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爸是白眼狼/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翟安,我们开始吧。”古歆一笑,直接就爬到了翟安的身上去了。

翟安转头看了一眼古歆。

看着她不规矩的小手已经往他松散的家居服里面伸了进去。

然后整个人贴在他的身上,嘴唇找到他的唇瓣,轻吻着,闭着眼睛,很认真。

两个人总是会有这么一个月两次。

比大姨妈来得来准时。

古歆其实还是很有成就感,不管任何时候,只要她稍微一勾引,翟安就会……狼性大发。

好吧。

实际上,比较野性那个人是自己。

两个人从沙发上一直到了房间卧室。

那些娇嗔疯狂就在整个房间,阵阵回荡。

完事之后。

古歆趴在床上,有一种全身都散架了的感觉。

她转眸看着浴室的方向。

翟安总是会在完事时候去清晰自己的身体。

她反而觉得,可以多温存一会儿。

不过在他出来后,她还是会乖巧的进去。

一身都是汗,翟安又这么洁癖,她怕被嫌弃。

两个人分别洗完澡。

古歆换上来时的衣服,看了看时间,确实已经不早了。

他们都还饿着肚子。

不过翟安一般不会留她吃饭,更不会留她过夜。

她笑着对翟安说明天见,然后打开房门就走了。

走出家门。

觉得腿都在颤抖。

是不是她做得太凶猛了。

一边想着一边走进电梯,下楼开车。

夜晚华灯初上。

文城的夜景还是那么辉煌那么,璀璨。

古歆坐在自己小车上,看着高高的楼层上亮着的那盏灯,缓了缓开车离开了。

她和翟安保持这种关系,大概,2年多。

她其实真的没想到,翟安还会接受她。

当然,也是机缘巧合。

她其实也不敢主动送上门,毕竟之前被拒绝过,她也有自尊的。

她突然想起2年多前的那一次。

那个时候她刚从别墅搬出来不久,她实在受不了她爸每天在她耳边念叨,大体意思就是打着亲情的牌子让她在电视台任劳任怨,她觉得她爸那老头子就是想她死在工作上,所以她一气之下就搬了出去。

搬出去,其实也隔三差五的会回去。

她怕老头子觉得她太冷漠,一时想不开。

她记得那晚上她刚加完班回到住处,刚洗完澡准备睡觉,就接到了叶恒的电话。

叶恒那边挺吵的。

她皱了皱眉头,“大哥,你深更半夜找我有何贵干?”

“妹,哥可是真的把你当妹妹了。”

“你想我做什么?”叶恒这二货主动这么套近乎,肯定没好事儿。

古歆一脸防备。

“哥记得你之前说过,说什么让我把翟安送你床上爽一次是不是?”叶恒问她。

古歆以为自己听错了。

“回答哥是不是?”那边有些暴躁。

“你被告诉我你真的答应了?”

“你在哪里,哥给你送过来。”

“叶恒,大爷,不带这么开玩笑的。我真的只是随口说说的,你别吓唬我,我胆小。”

“看你小鼻子小眼睛的,干净的,说你家地址,要不我直接送你家别墅去了。”那边狠狠的说着。

然后古歆就龟毛的把自己的地址给了叶恒。

然后不到20分钟,叶恒就把翟安真的扛来了。

是扛过来的。

翟安脸蛋通红,整个人分明有些迷迷糊糊。

古歆看着叶恒,好半响说不出一个字。

“你房间哪里?”叶恒直白的问道。

古歆指了指。

叶恒把翟安放在了她的床上。

很潇洒的喘了两口气,说,“给你送过来了,不用太感谢哥。”

“叶恒。”古歆一把抓着叶恒,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什么情况?”

“你不是说让翟安给你爽一次吗?哥捉摸着也就你这么一个干妹妹,不对你好谁对你好,就给你送过来让你爽了。你今晚好好爽,明天说不定翟安就翻脸不让人了。”

“……”她真的很想一头撞死爽了。

她说的还不够明白吗?!

她想问的是,翟安为什么会突然这样。

叶恒估计看古歆已经气得要跳脚了,终究开口解释了一下,面露尴尬之色,“晚上叫翟安出来喝酒,他喝了一杯白开水。”

“然后呢?”

“然后那是我给我一个小妞准备的,你懂吧。”叶恒眨巴着眼睛。

所以说叶恒本来想自己爽的,结果就被翟安给吃了下去。

古歆真的是懵逼到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可没有忘记上次翟安宁愿自己爆掉都不会碰她,今晚上指不定,比那晚上更悲剧。

“你知道这东西吃多了其实不太好,特别是男人,后劲大,副作用也大。你自己好好准备一下,明天要死要活的别怪哥,哥只能做到这个份上了。”

“叶恒,你丫的这是在帮我吗?!”古歆怒吼。

叶恒被古歆突然的叫声吓了一大跳,“卧槽,我他妈也不是故意的。都让翟安来喝酒了他非要喝白开水!不管了,反正送给你了,你好好用,用好了,估计还能是一辈子的事情。”

“我就这么没人要吗?!”古歆简直是很想暴走。

“毕竟你都已经二婚了,再结婚就……”叶恒在古歆的眼神下闭嘴了,“好好帮帮翟安,要真的以后不行了,劳资也会内疚一辈子的。我走了。”

叶恒就走了。

走了。

留下一脸尴尬的古歆,面对着翟安通红的脸。

古歆真的不知道此刻该怎么办,就这么手足无措,手足无措的看着翟安。

看着他突然从床上起来,摸索着起来,嘴里嘀咕着喝水。

古歆连忙出去帮他倒了一杯凉水进来。

翟安一口喝了下去。

喝下去后,睁开眼睛就看到古歆了。

他本来就有些血红的眼眶,此刻似乎更加气血攻心了。

“叶恒呢?”翟安询问。

“他走了。”古歆说,“他说你好像又吃了……药了。”

翟安脸色明显很是波动。

他躺下说休息一会的时候,叶恒分明说的是送他回去。

“翟安,你要不,将就一下吧。”古歆开口。

翟安看着她,血红的眼眶看着她。

身体的反应,他清楚得很。

已经不是一次了。

“我身材也挺好的。”古歆说着,说着,然后主动的上前两步走到他面前,手拉着他的衣角,也不太敢去碰他已经滚烫的身体,“虽然实践不多,但理论很强,或许你勉强一下……”

翟安还是这么看着她。

隐忍着青筋暴露。

古歆想如果自己不主动,翟安肯定不会碰她。

这个男人就是这么……有自控力。

她有些胆怯的踮起脚尖,然后唇瓣亲在了他的唇瓣上。

他的唇,都已经烫得吓人。

她亲吻的时候,他却还是一动不动。

她记得她那次,虽然已经过了很多年了,但还是记忆犹新的知道那种,想要很想要深切想要的滋味。

可是他,面对她的时候还是可以,很有理智。

她就这么亲了一下。

纤细的手指想要搭在他的胸肌上,犹豫着,还是放手了。

她说,“那啥,要不,这个房间给你用,我回我爸家。”

翟安隐忍着,拳头紧捏。

古歆也不知道该怎么深入,也怕万一翟安真的会恨她,所以其实没那么大的贼胆真的在叶恒把他送她床上后,放纵自己去上他,然后想象着可能很爽。

她转身欲走。

刚走了一步。

卧室的房门突然猛的一下被翟安蛮力的关上了。

下一秒。

她就感觉到自己的衣服被某个“禽兽”撕开了。

而后……

想象不到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一个晚上。

疯了一般。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

房间一片凌乱。

到处都是衣服,还有残缺的装饰品,跟鬼子进村扫荡了似的。

她其实不是想两个人面对面的尴尬,也想完事之后自己先偷偷溜走,但真他妈的,一个晚上的不停的被蹂躏,她事后连半点力气都没有,反正做都做了,反正爽也爽了,她不遗憾了,翟安爱咋咋地。

她就死赖在床上,一动不动。

直到,翟安醒了。

醒了之后,似乎是有些迷糊的看了看四周。

大概自己都想象不到,自己如此斯文如此有教养的皮囊下,其实也住着一头野兽。

他转头看到了她。

看到她赤果果的躺在他的身边,身上跟被鬼掐了似的,惨不忍睹。

那一刻她多少还是看到了翟安眼中的愧疚。

还好。

没有让她直接滚蛋。

还好,翟安的人性还在。

她都以为,经过昨晚之后,翟安身体里面就只有兽性了。

他有些嘶哑的声音说,“昨晚上,我……”

“嗯,你很残暴。”古歆说。

她不想听到他说什么昨晚上我是不是对你做了什么?!

废话。

她都这样了,难道是她自己自虐的吗?!

“我……”翟安欲言又止。

古歆就这么看着他。

其实知道他说的话,她可能并不想听。

但还是安静的听他组织语言,然后憋出了三个字,“对不起。”

她总是在想。

同样是三个字。

为什么差别就能这么大。

同样都是三个字。

为什么都快跪下来求他了,他都说不出口。

好吧。

她自己其实也说不出口。

“没什么。”所以她也用了一个差别很大的三个字。

然后,勉强让自己从床上坐起来。

坐起来,被子下滑。

她曝光了。

翟安看了一眼。

而后,转移了视线。

她看到他耳朵都红了。

这么纯洁这么羞涩的模样,昨晚上那么禽兽的事情,他是怎么干出来的?!

古歆将被子往上提了提,不至于让自己曝光了去,她说,“翟安,其实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做这种事情我是觉得,都可以理解的。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觉得对不起我的话,你也可以补偿我。我想了两个解决方案你要不要听听?”

翟安顿了顿,点头。

古歆让自己看上去特别成熟特别老练,她说,“第一个方案就是用金钱弥补我。钱这种东西,最能解决各种不能解决的问题了,特别是我们我们之间的尴尬,可是直接拿钱我觉得稍微俗气了点,我其实窥视电视台那个总监助理的位置很久了,我觉得我现在的能力吧稍微努点力也能够胜任……”

“说说你的第二个方案。”翟安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古歆怔了两秒。

所以第一个方案失败了。

她就知道男人最现实了。

她深呼吸一口气,说,“第二种方案就是,我们就继续维持这种,友好的床上关系。正好我现在没有伴侣,你也……这么单着,谁都不吃亏。我总觉得与其找一些不认识的人万一染上什么毛病也不好,彼此知根知底的至少不会惹什么麻烦,何况,你尺寸什么的也挺好。”

说道尺寸两个字。

两个人都尴尬了一秒。

古歆红着脸又说道,“你要相亲成功了,我们关系就可以结束了,你放心,我最不会的就是死缠烂打了。”

她知道这段时间,好长一段时间翟安都在相亲。

温情就怕自己儿子讨不到老婆了似的,莺莺燕燕胖的瘦的只要是个女的,都介绍给自己儿子,也难怪,翟安对现在的相亲,越来越应付。

古歆其实很想给温情说,翟安的后宫团,就在电视台都还养了一堆,不用急。

不过毕竟温情现在是她大老板的母亲,她也不敢得罪了她,现在偶尔在什么场合碰到她还会自动绕道而行,免得彼此尴尬,免得被她气了,她还得这么忍受着,又不敢真发了脾气。

她突然觉得自己越来越会生活了,越来越会看人脸色的生活了。

这大概就是成熟的标志吧。

她总觉得自己成熟了很多,然后自我安慰的很有成就感。

不过那天早上她自认为很成熟的早上谈判,结果并不太怎么愉快。

翟安换上衣服就走了。

压根没有说用她的第一种方案还是第二种方案。

古歆也不敢多问。

还是这么勤勤恳恳的在电视台上班。

还是把翟安当自己的大老板,不敢越界。

她倒是没有想到。

没过多久,她升职了。

就真的成了总监助理。

而后,她也没想到,在某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她接到了翟安的短信让她去他家。

当然更没有想到,她又被翟安给拐上了床。

好吧。

其实理智的翟安不会拐她上床,是她扑了上去,然后就发展成了现在这种关系。

她其实觉得睡睡老板也是挺好的。

也就两年时间,她就从一个破小部门经理一路睡老板睡到了总经理的位置。

文城电视台这么大一个企业都交给她在打理,老板就偶尔来视察一下工作,整体而言电视台还是她说了算!

她觉得整体而言,她不吃亏,还赚了好大一笔。

就是每个月两次稍微次数少了点。

不过大老板满足了,她也可以安慰自己满足了。

从翟安家回来,古歆回到家,趴在床上就睡了。

每次翟安来公司视察工作她都觉得头很大,在工作上的翟安,其实严肃到一丝不苟。

她没有说假话。

第二天,她打扮精致的一派女强人的时尚妆容,坐在偌大的办公室里面,翟安当着她那么多属下,严肃严厉的表达了他对她工作的很不满意。

他说,“电视台的收视份额下降了两个百分点,同时间段同样的节目,明显比不过帝都电视台,特别是综艺节目。我们电视台是综艺节目拉拢年轻人的,但实际上,现在真正在环境时段会守着电视看的,早就不是年轻一代,而是老年人,你们想过转换你们的观众群体了吗?!还将这些节目放在黄金档,都不大数据分析的吗?!能不能做一档走心的节目出来!”

翟安严厉的时候,真的很有气势。

偌大的会议室,没有人敢说一句话,鸦雀无声。

古歆也这么低着头,就听着翟安发脾气。

整整两个消失的会议,好多人都觉得度秒如年生不如死。

翟安最后丢下一句话,“一个月内,我要看到电视台有所改变,如果没有改变,请古总经理将你的整改报告递交给我,我会根据你的个人想法对你做评估,是否是适合继续在这个位置上。”

然后,潇洒的走了。

其他人都不敢有任何举动。

就这么有些尴尬的面对着古歆。

古歆的做事风格和翟安不一样,她不喜欢黑着脸做任何事情,而且她这个人比较没心没肺,不太把这些批评放在心上,反正这几年她也被骂习惯了,她叹了口气说,“翟董事长的意思我想大家也都清楚了,我们现在对电视台的一些节目是应该做部分调整,而且这么多年一直在综艺节目上折腾,基本上一时之间也找不到什么更好的创新节目可以让观众眼前一亮了,我们确实应该思考思考,在不随波逐流的情况下,怎么做一档走心的节目,我给大家两天的时间思考,下周一开会的时候我希望能够听到你们的一些建设性意见,散会吧。”

古歆先离开了会议室。

其他人陆陆续续的离开。

古歆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多少还是有些惆怅。

这就是上完就不认人了。

昨晚上还在她身上疯狂,今儿个就一脸的道貌岸然,她真想把他高氵朝那一秒红着脸的模样照下来,然后放在公司的BBS上,然后……

她忍不住笑了一下。

刚笑出声。

房门被人推开。

古歆看着林巧巧拿着文件进来,看着她在笑,整个人完全是惊奇的,“古总,你不会是神经出了问题吧,刚刚被董事长骂的这么的惨,你现在居然还笑,你不会是有受虐倾向吧。”

古歆睨了一眼林巧巧。

她就不能苦中作乐吗?!

“你拿的什么进来?”

“就是其他电视台的一些数据分析和各档节目的一个收视情况,我想或许你会有用。”林巧巧说着。

古歆觉得林巧巧这么多年虽然八卦了点,但总算能力不错够机灵。

总是在她想要做什么事情,提前就帮她想好了。

“放这里吧,我一会儿看。”古歆指了指自己的办公桌。

“古总。”林巧巧放下文件,很八卦的模样。

古歆就说,这妞太喜欢八卦了。

一把岁数还这么单着一个人,怪不得别人。

“你又想说什么?”

“我们私底下都觉得,董事长针对你。”林巧巧小声的说道。

古歆蹙眉,“怎么看出来的?”

“你没发现他就对你一个人严厉对你一个人凶吗?平时他来公司对着我们其他人,偶尔还会笑笑呢,笑起来的样子,简直是如沐春风,我已经被他蛊惑。”

“……”

“好,我说主题。”林巧巧继续道,“翟总是不是报复你曾经他和离婚的事情?私底下大家都这么说,他应该是怀恨在心,所以才会这么对你。”

“是吗?”古歆很认真的在思考这个问题。

“你都没发现吗?”林巧巧一副你真傻的表情,“董事长这么闷骚,肯定不会说出来的,肯定是怀恨在心。”

“那我该怎么办?我都这么狗腿了!”

“你献身试试。”林巧巧直白。

古歆觉得这妞……

“你勾引一下董事长,你们那啥那啥了,他就不好意思当面骂你了。”

“呵呵。”古歆干笑了两下。

你们都想太多了。

“别这样,我给你的意见是真的,绝对不是随口说说的,你要相信我!”林巧巧很严肃。

“行了,谢你美意了,我要工作了,你出去吧。这个月不拿出好的节目出来,我估计就要被辞退了,你还是期待下一任总经理对你更好吧。”

“千万别这样,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你对我更好的总经理了,我出去了,不打扰你工作了。”林巧巧连忙离开。

古歆看着她的背影,低头开始埋入工作之中。

说真的,她最怕翟安用工作来威胁她了。

她怕她爸会气得心脏病复发,那老头子偶尔就是这么脆弱。

她放开林巧巧准备的资料,看着里面密密麻麻的数据,一边又用电脑打开网页,对于收视较好的节目亲自观看研究,还会在评论区去找点灵感,做好笔记。

她其实也不是特别聪明能干那种。

好在这几年在翟安的严格要求下,成长了不少,也就没有刚出茅庐时候的那般白痴和无助了。

至少每次遇到困难,可以准确的找到更好的方法去解决。

她这么忙忙碌碌的一天,下班的时候,整个电视台出了交接班的人,其他人都差不多下班了。

这两年貌似都是如此,不停的加班不停的加班……

……

青宁市,稻城。

一到周末。

游客就稍微多了些。

陆漫漫在花店里面忙碌,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的人流量突然就大了很多,周围很多花店分明位置更好,门面更大更辉煌,但她这里反而更受到游客的欢迎,特别是年轻的游客。

她自己都很纳闷。

而一天之间突然包那么多花,她能说她其实很累很想要拒绝吗?!

她累的腰酸背痛。

终于忍不住问一堆情侣,“你们怎么都到我这里来买花呢?旁边不是挺多的吗?”

“你果然和微客上写的一模一样,长得漂亮脱俗,还对金钱不太看重的单身女老板。”

“微客?”陆漫漫当然知道这个现在在年轻人中喜欢玩的一种东西。

这是喜欢旅游的一群人很喜欢玩的一个软件,里面会有很多旅游攻略,特别适合年轻人,微客里面还会有一些店铺介绍,都是些比较有特色的,她捉摸着,她是不是被谁这么编辑了进去。

其实这里面很多东西都还是带着商业性质的,看上去是背包客的日记,其实也是商家花钱雇的,她没有花过一分钱,谁这么好心!

“你这个店在微客已经火了。帖子一发出去,好多人都来踩了,我也是无意发现的,本来我也打算带着我女朋友过这边来,就顺便来找这个店,结果真的不是特别好找,不是我们不赶时间,大概真的注意不到这么街尾的一个小店。”男生说,“我们大家都很好奇,老板你的店名为什么叫‘择一城终老’,是不是在‘等一人白首’啊!”

“你们言情剧看多了吧。”陆漫漫笑了笑,“我就是随便在网上翻到的一个觉得挺文艺范的名字而已,没有你们小年轻幻想的那种凄美爱情,我就是一普通人。你们是买一束百合是吧。”

“嗯,我女朋友喜欢百合。”男生说道,又开口道,“老板……”

“我买花不卖身的。”陆漫漫打断他的话,“不陪聊。”

男生忍不住笑了笑。

男生的女朋友也忍不住笑了笑。

觉得这个老板更有意思了。

小情侣买完花走了之后,后面还有些人。

这一周时间都是这么多人。

陆漫漫实在有些崩溃。

她崩溃,她旁边的几家店主更加崩溃。

平时没见她生意这么好,而且带着这么一个孩子多少还有些可怜她,觉得她这么一个外地女人带着孩子也不容易,现在反而是眼红了,各种冷嘲热讽。

陆漫漫真觉得自己很委屈。

她一向和周围邻居关系挺好,所谓吃得亏才能打得堆。

后来,她灵机一动,在门店上写着每天限量20束。

她没想到又因为她的一个“限量”,花店更火爆了。

在微客上更火了。

觉得着老板更有个性了。

甚至于连古歆都很不爽的打开电话问她就经营一个破花店,需要弄得这么人尽皆知吗?果然是商人,商人,商人,再小的企业也能被她给搞得发光发热。

陆漫漫很无语。

她真没想过会这么火爆。

所谓无心插柳柳成荫,她百口难辩。

后来电视台的人各方媒体记者专程来采访她,她当然都是坚决拒绝,且绝不出面,全部由林初辰帮她挡在了门外,甚至要挟说道,如果电视台再来找,会直接关门不再经营。

媒体看她不是开玩笑,当然也就作罢了!

陆漫漫看媒体没再缠着,才安心的继续经营花店。

要知道,陆漫漫的名字在这几年几乎已经销声匿迹,但媒体是个什么东西,能把你家底都给翻了出来,她好不容易安静了几年,要是被媒体给报道了出去,估计她几年前和北夏国统帅发生的那些风流事儿,又藏不住了,她还不想自己去触这个霉头。

不过虽然不在媒体上露面,但不得不说,花店是真的火了。

完全是被疯传一般的火了大江南北。

甚至有人说,愿意来稻城看花海,最大的原因是因为想要来这个花店捧走一束鲜花。

青宁市政府还专程过来表示了对她的感谢,其实大体意思是,希望她继续经营花店,以拉动稻城的游客增长。特别是在统帅定于下周要来青宁市的阶段,一定不要传出她要离开的任何风声。

对啊。

陆漫漫才想起,莫修远要来青宁市考察调研。

他在北夏国当上统帅这几年,每年都会去几个省市巡查,每年都会亲临然后看看当地民生情况,据说他每次的到来是真的都很严厉,绝对不会走走过场,看看表面!每到一个省会,那个省会的省长或者市长就会真的至少两个月睡不着觉。

莫修远整体而言,还真的是个好统帅。

这几年,大力发展经济,农作工业电子科技,样样不落。

他主动和多个国家谈妥贸易进口,打通关税实现经济一体,在增加了国家经济辉煌的情况下,同时加强国防军事力量,签订和多个军事大国友好战略合作协议。不仅如此,对内还大力发展医疗机构,莫修远上位这几年时间,医疗保险得到质地的的提升,医疗几乎变成了公共设施,老百姓进医院花钱极少,特别是重大疾病,几乎国家免费给予治疗。

总之,国泰安康。

是个好统帅。

陆漫漫想着这些事情的事情,正在做当天最后一束鲜花。

因为她限量的20束,她又和街道邻居关系好了起来,毕竟她每天只需要包20束,对他们影响不大。

所以隔壁王婶在接自己孙子放学的的时候,顺便把莫一诺也给接了回来。

王婶就是典型的中老年妇女,话有点多。

她把一诺送到她跟前的时候说道,“漫漫,你们家孩子又在幼儿园调皮捣蛋了,你还是应该多花点心思在孩子身上,看着孩子长得这么可爱,别把路走偏了。我听幼儿园老师说,说一诺今天又在课堂上讲话,老师招呼都招呼不了,还影响了整个班上同学的教学进度。”

陆漫漫看着莫一诺。

看着她憋着小嘴。

每次被老师家长同学告状,都是这么一脸超级不开心的样子,就跟全世界都抢了她委屈了她似的。

陆漫漫对着王婶说了句谢谢,没有解释太多。

她其实不喜欢把一诺管教得太严格。

她总觉得每个小孩子都有她自己的天性,一诺话多了点,大概是因为,她话太少了的原因。

总是需要互补才行。

一诺趴在花店郁郁寡欢。

陆漫漫基本不会责骂她,但也不会去哄她。

她总觉得以一诺小朋友的性格,自己能想通。

“妈妈。”莫一诺看陆漫漫自个儿忙自己的,有些不开心的叫她。

“怎么了?”

“我们老师说,下周会有一个亲子活动。”

“那我去参加就是了。”陆漫漫一口答应。

“可是我没爸爸。”

陆漫漫抿了抿唇。

“我为什么没有爸爸?”一诺扬着小脑袋问她。

陆漫漫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我是被我爸爸抛弃的吗?”莫一诺一脸严肃。

陆漫漫深呼吸,说道,“你就这么想要知道答案吗?”

“嗯。”莫一诺坚定的点头。

“如果我说咱们都是被爸爸抛弃你会不会很伤心?”

“不会。”

“不会?”陆漫漫倒是很想知道莫一诺这小脑袋里面都想了些什么。

“最多不过觉得我爸是白眼狼。”

白眼狼这个词跟谁学的?!

陆漫漫蹙眉。

大概,是听到隔壁王婶一天骂自己孙子,捡到的!

“谁让他不知道我们的好。”莫一诺狠狠地说着,“他失去了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两个女人。”

“噗!”陆漫漫终究忍不住笑了出来。

莫一诺看着陆漫漫,依然一脸严肃,“我说得不对吗?”

“嗯,你说得太对了,你爸是白眼狼。”

“那下周的亲子活动,我找谁当我爸爸参加?”莫一诺歪着脑袋看上去很苦恼,“老师说了最好是让爸爸妈妈一起参加,我没有爸爸,一定会被胖小花给嘲笑的。对了,胖小花老说她有一个疼她爱她的爸爸,给她买好多好吃的。妈妈,我老觉得胖小花不是她爸亲生的。”

“为什么?”陆漫漫有时候觉得她应该多和一诺小朋友谈谈心。

万一真的走偏了,她估计得哭死。

“你说哪个爸爸会把自己家的孩养那么胖。”莫一诺说得一脸嫌弃。

“……”陆漫漫真不知道莫一诺脑袋瓜里面到底在想什么。

“可是我到底哪里去找一个爸爸啊?”莫一诺思维转换速度那叫快,又开始惆怅了。

“我让林叔叔陪你参加行吗?”

“可以吗?”莫一诺一下就兴奋了。

“可以。”

“那我下周去参加亲子活动的时候,可以叫林叔叔爸爸吗?”

“……”陆漫漫蹙眉。

“妈妈,我不想让胖小花知道我没有爸爸,她会嘲笑我。”

“你要征求林叔叔的意见。”

“林叔叔会答应的。”一诺小朋友笑得一脸贼样儿,“他想当我爸爸很久了。”

“你别乱说。”陆漫漫有些严厉。

“我才没乱说。”莫一诺嘟嘴,“我上次叫林叔叔林爸爸,他还给我买棒棒糖了。”

“你又背着我吃糖了莫一诺。”陆漫漫忍着火气,“你都不知道你小牙齿有虫牙了吗?”

“我就只吃了一颗。”

“以后少吃,吃完糖记得刷牙。”

“哦。”

“一诺。”陆漫漫发了火之后,又突然严肃了下来。

莫一诺眨巴着墨绿色的眼眸,看着她。

“你会不会很想要一个爸爸?”

“不知道。”莫一诺摇头。

她没想过家里有一个爸爸是什么样的。

如果像胖小花的爸爸那样,她宁愿不要。

她才不想成为小胖子,丑死了。

“算了。”陆漫漫耸肩。

莫一诺感情没这么细腻。

……

而此刻的帝都。

最最尊贵的防止里面。

一个男人坐在里面批阅文件。

突然,似乎一股冷风从窗户外面吹了进来。

他打了一个喷嚏。

秘书站在他旁边,连忙去将窗户关了过来。

才刚刚立秋而已。

北夏国的天就开始渐渐寒冷了起来。

“统帅,工作一天了,要不要休息一会儿,夫人等着你回去用餐。”秘书恭敬的提醒道。

“给她说一声,我今晚加班,让她不用等我了。”

“你已经拒绝夫人一周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秘书。

秘书连忙说着,“我马上给夫人回话。”

秘书恭敬的打完电话回来,依然规规矩矩的站在统帅的旁边。

统帅放下手上的文件,突然说道,“你把青宁市的基本情况给我看一下。”

“是,统帅。”秘书打开偌大的办公厅大门,让其他人将那份早就准备好的青宁市情况拿了进来,递给他。

他接过来,仔细翻阅。

秘书看着他指了指青宁市的地图上的某一个地方,说道,“下周去这里。”

“稻城?”

“嗯。”他说,“先不要对外宣称。”

“是。”

他将文件放下,起身走向偌大的落地窗,可以一眼望尽整个帝都,甚至,恍惚能够看透整个北夏国,包括,西北地区!

------题外话------

暂时是没有二更的了。

宅就先说一声,免得亲们苦等(如果有二更宅会提前通知)。

对了,今天有福利,不过估计会晚点,你们也别着急,该有的宅绝对一点都不会少!

话说这周是不是要上七天班?!

顿时感觉……

生无可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