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白眼狼来了/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稻城第一幼儿园。

陆漫漫一大早带着莫一诺去幼儿园参加亲子活动。

为了顺应学校的安排,他们穿上了亲子装。

亲子装上面一个夸张的米奇头,陆漫漫穿着觉得还好,莫一诺穿着很是可爱,但是林初辰穿着……她实在觉得有些对不住林初辰,本来也只是让他来充数的。

“我觉得挺好看的。”林初辰似乎是看出来陆漫漫的歉意,淡笑着说道,“我想如果不是因为一诺,我也不知道原来我挺适合粉红色的。”

陆漫漫那一刻竟然有些无言以对。

三个人刚走进幼儿园的大操场,就听到了里面喧哗的声音。

一年一度的幼儿园亲子运动会,学校倒是搞得特别的隆重。

陆漫漫他们走向自己的班级,此刻已经排好了队列,准备按照顺序出场。

一诺的班级是小班第三个班级,所以简称小三班。

陆漫漫看着口号,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拿着手机在班级聊天群里面递给林初辰看,“要背牢,等会儿大声喊出来。”

林初辰接过来看了一眼。

整个人也不好了。

口号是,“小三小三,勇往直前!不到终点,决不放弃!”

陆漫漫和林初辰对着口号暗笑的时候,莫一诺已经和她的同班同学打成一片了,她带着一个有些胖乎乎的小女孩过来,指着林初辰说道,“胖小花,这是我爸爸。长得老帅了!”

胖小花皱着眉头,不开心地说道,“我叫夏小花,你不要叫人家胖小花,人家也不是很胖。”

“老师说做人要诚实。”

陆漫漫看夏小花都快被莫一诺气哭了,连忙拉着莫一诺,“我们不能讽刺别人的短处,你知道这样是很不好的行为。”

莫一诺又瘪嘴了。

她没有讽刺,她说的都是事实。

陆漫漫看着莫一诺委屈的模样,也没多加责备,蹲下身对着夏小花说道,“一诺只是想要给你介绍一下她的爸爸。”

“我知道。”夏小花甜甜一笑,虽然稍微胖了点,笑起来还是很可爱的,而且非常懂礼貌的对着林初辰说,“一诺爸爸你好。”

林初辰那一刻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他对着夏小花笑着说,“小花你好。”

“我们以前都不知道一诺有爸爸,现在看到了,一诺爸爸长得真的好帅。”夏小花很认真的说这着,“跟我爸爸一样帅。”

“你爸爸才不帅。”莫一诺开口。

陆漫漫一个眼神鼓秋。

莫一诺嘟嘴。

“一诺爸爸,你等会儿一定要加油哦,我们小三班一定要拿到第一名!”夏小花高兴的说着。

小三班……

夏小花说完之后,就跑回了她爸妈身边。

莫一诺看着夏小花和爸爸妈妈亲昵的模样,那一刻小心灵有些受伤。

妈妈昨天问她想不想要一个爸爸。

她突然觉得,要是有一个爸爸这么让她撒娇依靠,也是可以考虑的。

今天的亲子运动会特别的热闹。

莫一诺他们班按照队伍顺序出场,然后大人小孩一起喊着口号,“小三小三,勇往直前!不到终点,决不放弃!”

喊完之后。

全场都笑了。

小朋友不知道大人笑什么。

跟着乐呵。

亲子运动会整体而言,弥漫着欢声笑语之中。

林初辰陪着参加的活动不多,大多数都是陆漫漫拼了老命的陪一诺玩游戏,只因为林初辰左脚不太方便,虽然不影响平时生活,但终究在剧烈运动上没办法灵活使用。

陆漫漫和莫一诺参加完一组活动后,去了洗手间。

莫一诺和林初辰坐在草地上休息。

“一诺,你会不会觉得叔叔很没用?”

“嗯?”莫一诺看着其他小朋友比赛,听到林叔叔讲话,诧异的转头看着他。

“叔叔没办法陪你参加这些活动。”

“不会啊。”莫一诺直白道,声音还有些高昂,“林叔叔能陪着妈妈一起来参加亲子活动我就很高兴了,要不然胖小花会很嘲笑我的!我才不会觉得叔叔很没用,叔叔可有大用处!”

“真是个乖孩子。”林初辰忍不住摸了摸莫一诺的小脑袋。

总觉得这些年,有一诺陪着漫漫,才真的不至于让漫漫,太过冷冰。

莫一诺得到林初辰的表扬,嘴角露出了甜甜笑容,她墨绿色的眼眸微转了一下,笑嘻嘻的说着,“叔叔我们趁着妈妈不在,我们去买个冰淇淋吧,校门口有。”

莫一诺很喜欢吃甜食,已经到了,没办法抵抗的地步。

“好。”林初辰对于莫一诺的要求基本上是来者不拒。

他一把抱起一诺。

一诺趴在林初辰的肩膀上,咯咯大笑,“林叔叔,我突然变得好高了。”

“不是说今天叫爸爸的吗?”

“爸爸,爸爸。”莫一诺搂抱着林初辰的脖子,重复的喊着,高兴无比。

林初辰抱着莫一诺去门口的冰淇淋店。

陆漫漫很少给莫一诺吃甜食,因为小时候的放纵导致现在已经有好几颗牙齿都有虫牙了。

但林初辰觉得,偶尔可以给一诺吃一点,总不能真的泯灭了小孩子的天性和对甜食的向往。

一诺要了一个巧克力的冰淇淋。

舔了一口,整个小脸蛋都是满足,笑容都能把人的心给融化了,她大声说着,“爸爸,真的好好吃。”

“不要告诉妈妈,否则爸爸会被挨骂的。”

“嗯。”莫一诺点头,然后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林初辰牵着莫一诺的手,路过停在校门口的一辆轿车。

黑色轿车有着黑色的玻璃,看不到里面是否有人。

看不到,一个人影坐在里面,看着他们,从他身边,擦肩而过。

他眼眸微动。

看着一个女人从学校里面跑了出来。

然后小女孩吓得差点将整个冰淇淋一起咽了下去。

“莫一诺,不是让你不要吃甜食吗?”陆漫漫有些生气。

莫一诺瘪嘴。

她就是很想吃嘛。

“漫漫,你温柔点。”林初辰提醒。

“都给你说了几次了,让你别给他买甜食。”陆漫漫抱怨林初辰。

林初辰对着莫一诺,两个人无奈的一笑。

莫一诺嘟着小嘴,心不甘情不愿的将冰淇淋递给自己妈妈,“给你啦,你吃。”

陆漫漫点了点莫一诺的小鼻子,拿过冰淇淋打算把余下的吃掉。

吃了几口。

林初辰突然从陆漫漫手上拿了过来。

“我来吃,你不是这两天你不方便吗?”林初辰说。

陆漫漫那一刻有些脸红。

是不太方便。

但有时候在遇到一诺的事情上,也根本就没有那么将就了。

今天该做的剧烈运动,也都做了。

有时候必须碰冷水的时候,也还是会碰。

这就是单亲妈妈需要承受的,好在,她也不觉得那么委屈。

这么多年,就真的习以为常了!

林初辰将陆漫漫吃过几口的冰淇淋,三两口的吃了下去。

不远处的黑色轿车内。

一个男人就这么远远的看着,好久,转头对着司机说道,“走吧。”

“是,统帅。”

车子开走。

开走的时候,陆漫漫似乎往车子的那边看了一眼,仿若只是随意的瞄了一下,没什么情绪。

她带着莫一诺以及林初辰,一起走进了幼儿园,继续参加接下来的游戏环节。

一天的亲子活动下来。

陆漫漫真的是累得动都不想动了。

本来这两天就不太方便,身体一直软绵绵的,这么折腾后,感觉老命都要折腾没了。

回来的时候还是林初辰开的车,然后抱着也因为太累而在车上就睡着了的莫一诺回到她的家里面,帮她把一诺放在床上,然后看陆漫漫躺在沙发上,真的是有些虚脱的模样。

“你们休息一会儿,晚上我来做晚饭。”林初辰说。

“嗯。”陆漫漫也不推脱。

现在和林初辰的关系……

恋人未满友达之上。

有时候需要顺其自然。

林初辰去厨房捣腾。

陆漫漫躺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睡着之后做了一个不太好的梦,梦到莫一诺突然走丢了,她不管怎么找都找不到,不管怎么喊破了嗓子,莫一诺就是不回应她,她惊吓着一下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一诺!”

林初辰刚做完晚饭,就听到陆漫漫突然惊恐的声音。

他连忙过去,“漫漫,怎么了?”

“一诺呢?”陆漫漫有些紧张的说着。

“在房间睡觉,你是不是做了噩梦?”林初辰安抚道。

陆漫漫顿了一下,看着周围的环境,才恍惚觉得自己果然是做梦了。

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说道,“刚刚做了一个不太好的梦。”

“嗯。”林初辰点头,“看出来了。去洗个脸吧,马上吃晚饭了。”

“谢谢你啊,初辰。”陆漫漫由衷的说着。

林初辰摸了摸她的头,似乎是在安慰,“洗完脸顺便叫一诺起床。”

“嗯。”陆漫漫点头。

林初辰去厨房盛饭。

陆漫漫起身洗了脸,去一诺的房间,看着一诺在床上正睡得香甜,终究是松了一口大气,她摸着一诺的小脸蛋,安静的一诺真的乖得让人都不忍心打扰,而她终究还是把一诺叫了起来。

一诺睡眼朦胧,样子更加可爱了。

“吃晚饭了。吃了再睡。”

“哦。”莫一诺揉着眼睛,有些懒洋洋的模样。

但真的醒之后,一会儿就精神百倍了。

她在妈妈的帮助下洗完脸,看着是林叔叔做的晚饭,忍不住欢呼,“终于不用吃妈妈做的饭菜了。”

“莫一诺。”

莫一诺嘟嘴,“妈妈做的饭真的不好吃。”

陆漫漫丢给她一个白眼。

莫一诺很没心没肺的坐在饭桌上,很积极的要吃饭。

陆漫漫觉得自己真的很受伤。

烹饪什么的她确实不太擅长,有段时间因为莫一诺不太吃她做的饭菜,她还去报了烹饪班,结果她没有学出来,陪学的林初辰倒学成而归。

三个人坐在饭桌前。

莫一诺吃着糖醋排骨,一脸满足。

陆漫漫就不明白,同样的食材同样的佐料,为什么不同的人做出来就是这么不一样。

“估计是天赋。”林初辰说。

陆漫漫看着他。

“做饭也需要天赋的,而且据统计,做菜方面,男人的天赋普遍比女人高。”

“你在安慰我吗?”

“我说的事实。如果你嫌自己做饭不好吃,我不介意我们搭伙。”林初辰说。

陆漫漫那一刻垂下了眼眸。

林初辰淡淡一笑,给她夹了一块红烧肉放进她的碗里,“别想太多,我只是提议而已,你可以考虑但不需要有负担。”

“嗯。”陆漫漫应了一声。

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时候,却都是选择最理智的方式,让对方不至于那么尴尬。

吃过晚饭之后,林初辰洗完碗才离开。

陆漫漫牵着莫一诺出门送林初辰下楼。

其实两个人住的也不远,本来林初辰当时是想和她买一个小区的房子,可惜因为是老小区没有合适空房,就买了离这儿不远的地方。

三个人当散步一般的在小区走了一会儿。

林初辰说,“就送到这里吧,等会儿一诺嫌累不想走了,你还得抱回去,你身体不方便。”

陆漫漫总觉得,林初辰算她大姨妈,比她算得还准。

她笑了笑,“那你早点回去休息,今天也辛苦了。”

林初辰笑了笑,低头摸了摸莫一诺的小脑袋,“乖乖回家睡觉。”

“嗯,爸爸再见。”

林初辰顿了一下。

陆漫漫也顿了一下。

莫一诺一脸坦然,“不是说今天叫爸爸的吗?”

“嗯。”林初辰笑了笑,转身离开。

陆漫漫看着林初辰的背影,牵着莫一诺往家门口去。

“妈妈,你之前问我想不想要爸爸是吗?”莫一诺扬着小脑袋,说着。

“你想要了?”

“我觉得林叔叔当我爸爸没什么不好。”

“怎么说?”陆漫漫喜欢用一种成人的方式和莫一诺交谈。

“林叔叔长得也帅,还给我买甜食……”

陆漫漫瞪了一眼莫一诺。

莫一诺咬着小嘴唇,连忙又说道,“主要是林叔叔做的糖醋排骨好好吃。我喜欢会做饭的爸爸。”

“就这样?”

“嗯。”莫一诺点头。

会做好吃的,很了不起了好不好!

“你就不怕林叔叔把你养成个小胖子?”

“……”不带这么吓唬人的。

陆漫漫和莫一诺闲聊着,两人大手牵小手走进电梯。

其实她不是没有想过重新组建一个家庭,刚开始那一年是真的没有想过,总觉得莫修远或许就在自己身边,她也需要静观其变,而且那个时候其实对婚姻是很失望的,后来一个人带着一诺,一个人感受着单亲妈妈的辛苦,也会有那么一瞬间的触动,特别是在林初辰的主动付出时,有那么一点想要动摇,终究觉得有一个人帮自己很好。

但三年过去。

依然没有那种强烈的欲望让自己可以鼓起勇气重新走进民政局,重新去拿那个鲜红的结婚证。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电梯到达。

她牵着莫一诺走出去。

脚步刚走了两步。

整个人突然就顿住了。

莫一诺有些奇怪,她转头看着自己妈妈,看着她脸色明显在变化。

她又回头看了看站在他们家门口的那个叔叔。

好奇怪。

那个叔叔长了和她一样的墨绿色眼眸。

陆漫漫直接将莫一诺拉在了自己身后,一副不想被对方看到的表情。

她眼眸四处看了看。

除了他之外,怎么没有其他人的陪伴。

“他们在小区外。”他说,声音,带着些熟悉的低沉。

他的身份,也绝对不可能,一个人这么出行。

陆漫漫抿着唇,尽量让自己平静。

她知道,莫修远肯定知道她的住所,但以为,他不会突然这么唐突的出现。

对她而言,是真的有些唐突。

“你找我吗?”陆漫漫问他。

平静,淡漠,还有些疏远。

“我来看看她。”他的眼眸,看了一下莫一诺。

莫一诺是一个很好奇的小宝宝,她虽然被妈妈挡在身后,还是伸着小脑袋出来,看这个长得很帅很帅,比林叔叔还帅的叔叔。

而且真的好高。

她觉得她要很努力的仰头,才能够看到他的脸。

一看到他的脸。

哇。

真的好帅好帅哦!

“她很好。”陆漫漫说,重复道,“跟着我很好。”

“我知道。”他回答。

回答的时候,眼眸放在了莫一诺的身上。

看着她好奇的眼眸,和他一模一样的墨绿色。

“很晚了。”陆漫漫说,还真的低头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一诺今天参加了亲子运动会,她需要早点休息。”

“嗯。”他点头。

点头,却没有离开。

就这么站在门口。

用他,很挺拔的身体,挡在他们的门口,一动不动。

陆漫漫觉得,她并不是一个很容易情绪波动的人,此刻却终究是有些不受控制。

她说,“如果你提前告诉我一声,我或许好好考虑之后,会想好怎么把一诺送到你面前,但你突然这么出现,我有些始料不及,且不太能够接受。我承认,我不欢迎你的到来。”

“我知道。”还是这么一句,很僵硬的话。

陆漫漫把一诺抱了起来。

她觉得有时候说太多,反而,对方听不进去。

她抱着一诺,走向自己的大门。

走近他的身边。

他站在那里,依然站在那里,不挪动脚步。

她拿起钥匙开门。

表现得,很平静。

她可以感觉到他那陌生的气息,在自己周围,其实对她而言,起不到什么作用,只是有些不自在。

她将房门打开,然后抱着一诺进去。

房门关了过来。

关过来,把他隔壁在了房门之外。

没有发现,她在她靠近他的时候,他隐忍得拳头紧捏。

他就知道,他的出现,她会有多排斥!

所以三年了。

时间没有改变他们的相处模式,反而更加拉远了彼此的距离。

陆漫漫抱着一诺回到房间。

她不想承认自己此刻有些慌张都觉得自己在自欺欺人。

她以为,莫修远这么高傲的人,莫修远现在这么高高在上的地位,不会拉下身份,来主动找她们,结果,突然就来了,没有任何预兆,突然就出现在她的家门口。

她不怕他。

但是因为始料不及,所以会有点恐慌。

“妈妈,外面那个叔叔是谁?你们说话好奇怪。”莫一诺看到自己妈妈的脸色,很奇怪的问道。

“一个……白眼狼。”陆漫漫想了想,开口。

不能骗一诺,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词,而且这个词语是一诺自己说的!

莫一诺懵逼了。

原来王婆婆口中说的白眼狼就真的是长这个模样。

长得分明还很帅。

“他是妈妈的朋友吗?”莫一诺很是好奇的问道。

“不是。”

“那他为什么到我们家门口,妈妈为什么不邀请他到家里来?”

陆漫漫不想回答。

但是莫一诺小朋友真的是一个话多又特别执着的小朋友,她不停的重复询问,“妈妈,为什们不要邀请叔叔来我们家,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莫一诺。”陆漫漫难得的发脾气了,“闭嘴。”

莫一诺觉得很委屈。

但是真的闭嘴了。

陆漫漫看着莫一诺的委屈,也有些心疼。

毕竟。

是自己心情不太好,她干嘛拿孩子出气。

深呼吸了一口气,她说,“外面那个……白眼狼,和妈妈关系不太好,所以妈妈不喜欢他。所以不会邀请他到家里来。”

“哦。”莫一诺似懂非懂,但现在聪明的不敢惹自己的妈妈。

“不早了,妈妈给你洗澡讲故事睡觉。”

“可是我不困。”

陆漫漫一个眼神过去。

“好吧,但是我要听两遍《国王的三个女儿》。”莫一诺妥协。

“今天不讲这个故事了,今天妈妈给你将《狼来了》。”

“为什么?”

“因为妈妈突然不喜欢那个故事了。”因为今天,白眼狼来了!

“哦。”莫一诺似懂非懂。

陆漫漫带着莫一诺去洗澡,然后哐她睡觉。

陆漫漫不喜欢给她讲新的故事是因为,莫一诺的问题太多了。

她会被她吵得,头大。

好不容易将她哄睡着,她知道自己睡不着了。

她躺在床上。

看着天花板有些发呆。

莫修远是因为来青宁市顺便来了稻城,然后一个心血来潮来了这里?!

她就说今天下午躺沙发上做的那个梦很真实。

果然。

狼来了!

她翻来覆去,想了很多,最好还是勉勉强强,总算睡着了。

睡得不太好。

早上起来的时候,两个黑眼圈肿肿的。

陆漫漫用清水洗了洗,又去把莫一诺叫起来。

不管任何时候,陆漫都不可能放心一诺一个人在家里,不上学就会跟着她去店里。

今天周末,所以她会带着她去花店。

一诺被陆漫漫弄起来后,迷迷糊糊的跟着妈妈去洗漱,然后简单吃了点稀饭,包子和馒头,往花店走去。

林初辰一般比较早的回来开门,其实开太早,也没有什么生意。

何况反正她每天也就限量20束。

而且他们主要的收入来源,真的不是来自这个花店。

她打着哈欠,有些精神不太好。

一诺一到花店,就去拿了几个本子,趴在吧台上拿着水彩笔无聊的画画。

也不知道画了些什么,横条竖条,完全不成形状。

不过整体而言,莫一诺还不算是特别让人操心的小朋友。

除了话有点多。

除了在幼儿园不太老实。

“你昨晚没有睡好?”林初辰一边打扫着店内清洁,看着她有些精神不济的模样,一边问道。

“嗯,昨晚有些失眠。”

“是我说了那些话吗?”

“不,不是。”陆漫漫连忙摇头。

她基本都已经搞忘了他说的那些了。

林初辰笑了笑,“下次我会注意。”

真的不是。

陆漫漫深呼吸了一口气,算了,就算是误会吧。

她现在也没心情去处理这些感情的事情。

“对了,今天有两只股大涨,我想可能也到巅峰了,就准备卖了。”林初辰说。

“你拿主意就好了。”

在股市上面,她基本上是新人林初辰的,他之前在特种兵的时候,文化课就主修金融证券,而且敏感度极佳,这几年在他的眼光下,她是真的赚了好几番。

北夏国的隐形富豪,她绝对排列第一!

“嗯。”林初辰点了点头,坐在电脑边开始工作。

陆漫漫整理着花朵,每天循规蹈矩的将昨天已经枯萎的花扔进了垃圾桶,又拿了几张包装纸,开始设计新的包装方式。

今天周末。

游客会比较多。

好在,她觉得突发奇想的只卖20束果然是明智的,不用担心太忙,还能有时间研究新的创意。

不过今天周末,游客确实有点多。

陆漫漫在半下午就已经卖完今天的20束。

她伸了伸懒腰,动了动身体。

这么早关店也有些说不过去,她捉摸着泡杯咖啡,给忙了一天的林初辰也泡一杯,彼此放松一下。

这么想着。

刚起身。

突然觉得门口处有些动静。

她还未开口说“今天不卖了”,就听到莫一诺突然叫了一声,“白眼狼来了。”

陆漫漫看清楚人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林初辰听到声音,也往这边看了一下。

然后看到莫修远,也这么顿了好久。

而这次。

当然不是莫修远一个人,跟在莫修远身边的还有南玥椿。

南玥椿看到她,似乎也有一秒的惊讶。

眼神从给她的身上飘到了莫一诺的身上,上下审视。

陆漫漫还发现,除了莫修远和南玥椿,身边还跟着很多人,摄影师,记者,跟拍师,以及青宁市稻城的重要领导人。

一行人,浩浩荡荡。

青宁市市长陆漫漫见过。

上次让她不要突然关店的青宁市最高领导人,他连忙上前说,“统帅,这就是我们稻城之前在微客上最大最受欢迎的花店,名字很有意思,叫‘择一城终老’。很多游客在这边旅游了之后,都会到这里来参观并带走一束花,不过店主老板比较任性,每天只售20束。”

说着,一行人都笑了笑。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莫修远,看着他年经轻轻,站在这么一群人之中,出类拔萃。

他没笑,脸色有些淡,似乎是在打量她的花店。

倒是南玥椿,附和着笑了笑,“没想到还有这么有意思的花店这么有意思的店主。不知道今天20束售完了吗?如果没有,阿修是不是应该送我一束?”

说着,主动的亲昵的挽着莫修远的手臂。

莫修远薄唇微动,没有说话,只是轻抿了一下。

其他人随行人都忍不住对统帅和统帅夫人当众秀恩爱给逗笑了。

陆漫漫转眸看着市长一直在给她使眼色,她淡淡的笑了笑,说着,“既然统帅夫人喜欢,就算是售完了,我也很荣幸为统帅包裹一束送给夫人。”

市长松了一口大气。

当时接触这个叫做“漫漫”的店主时,就觉得她看上去温和但骨子里面有一股傲气,就凭电视台要来采访她能放话说关店就知道她不是一般女人那般温顺,真是怕她突然语出惊人。

陆漫漫说,“夫人你喜欢哪种花系?玫瑰?百合?郁金香?康乃馨还是雏菊?”

“阿修,你打算送什么花给我?”南玥椿亲昵的问道。

“你喜欢什么?”莫修远淡淡的问道。

“我喜欢玫瑰,红色的。”南玥椿直白道。

“那就包束玫瑰吧。”莫修远对陆漫漫说。

“请问需要几朵?”陆漫漫蹲下身体,开始挑选玫瑰花。

“9朵就够了。”南玥椿说。

陆漫漫点了点头,开始很认真的一支一支挑选,挑选最上等的。

选了9朵。

陆漫漫坐下来开始认真的包裹。

林初辰放下电脑,走向陆漫漫的工作台,自然的帮她修剪多余的花枝,以及准备其他的配花。

陆漫漫微微一笑,两个人很自然,很默契。

南玥椿看着他们的互动,转头看了一眼莫修远。

莫修远也这么直直的看着他们,没有任何情绪,就这么看着。

南玥椿挽着莫修远的手臂,更紧了些。

她当初是把陆漫漫送到了青宁市,但并不知道她的具体落脚点,她也没兴趣知道。

听说莫修远要去青宁市,总觉得心神不定,所以自己来了这个地方。

然后……还是碰到陆漫漫了。

陆漫漫好像也没怎么变。

该怎么漂亮怎么漂亮,该怎么保养怎么保养。

而且,现在的陆漫漫给人一种很居家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容易让男人,心动。

她不动声色的挽着莫修远,不动声色的看着陆漫漫很快将一束玫瑰包裹好了,然后递送到莫修远的面前,“统帅,388元。”

莫修远接过来。

陆漫漫淡笑着,准备收钱。

“可以再帮我包一束吗?”莫修远问她。

“今天已经破例了。”陆漫漫拒绝,很委婉的拒绝,“统帅如果觉得这束不够好看,我可以重新包装。”

“只是很想再买一束。”

“抱歉。”陆漫漫直接拒绝。

青宁市市长完全没办法淡定了,当着统帅的面又不好给陆漫漫多说什么,但又怕真的惹火了统帅,正有些焦虑的时候,听到统帅说,“那算了,谢谢了。”

说着,莫修远准备带着南玥椿离开。

陆漫漫咬了咬牙,“统帅,你忘记付款了。”

莫修远的脚步顿了顿。

青宁市市长眼皮都要抽筋了。

“我今天没带钱,写张借条吧。”莫修远说。

真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

陆漫漫心里冷笑了又笑,她那里敢要统帅的借条,嘴角拉出笑容说着,“既然如此,就当我送给统帅夫人了,你们慢走。”

莫修远微点了点头,离开了。

陆漫漫看着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了。

又去了其他花店,大概是去问问店家在这里经营的而一些情况。

反正领导人到这些地方来,不也是想要了解民生而已。

“没想到他会来这种地方。”林初辰走到陆漫漫身边,顺着陆漫漫的眼神,幽幽感叹了句,“吓到了吧。”

“已经吓过了。”陆漫漫无所谓的说着。

“什么?”林初辰有些莫名其妙。

陆漫漫说,“关门吧,今天早点下班,我回家避避邪。”

林初辰忍不住笑了笑,“难得今天下个早班。”

陆漫漫转头对着莫一诺,“走了,今天妈妈带你去KFC。”

“真的?”莫一诺兴奋无比。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我最爱你了妈妈。”莫一诺高兴的手舞足蹈。

陆漫漫将莫一诺抱起来,“初辰麻烦你关门了,我带着一诺先走了。”

“嗯。”林初辰答应着。

陆漫漫带着莫一诺坐进小车上,给她系好安全带。

她开车从花街离开。

离开的时候,莫修远一行人并没有走,而且因为他的到来,反倒是让其他居民都围了过来,导致这条小花街有些水泄不通,她几乎差点堵死在了里面。

她有些烦躁的看着这群没见过世面的市民,这个时候如果按喇叭,又怕惊动了其他人,就这么在街头上,完全是走不动的。

她转眸看着那边拥挤着的人群。

然后似乎看到莫修远往这边看了一眼,而后给身边的人说了什么,有人开始过来维持交通秩序,一会儿功夫,花街恢复了正常。

陆漫漫开车离开。

莫一诺眨巴着眼睛看着远远地那个“白眼狼”,总觉得他好像在看她们。

不过因为妈妈开车太快,她也不能确定。

莫修远确实在看她们,看她们的小车,在能够通行后,就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

他回眸。

回眸,看着南玥椿审视的目光。

莫修远没有做任何回应,再和店主聊了几句之后,说着离开。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车内走去。

跟拍的摄影师一直跟随莫修远的身影,旁边那个记者想了一路,终于忍不住轻声对着摄影师说道,“你觉得刚刚那个女老板,像不像曾经那个……”

莫修远眼神一下扫了过来。

记者连忙不说话了。

知道自己那一刻可能,说错了。

莫修远坐进自己的小车内。

南玥椿坐到他的身边。

一行车辆,浩浩荡荡的离开了稻城离开了花街。

“今天还有安排吗?”南玥椿开口问道。

“嗯。”

“那你什么时候回去?”

“再过两天。”

“我陪你吧。”

“不用了,你早点回帝都去。”

“阿修,就不能让我多陪陪你吗?”南玥椿温柔的说着。

“我知道你来青宁市的目的。”莫修远转眸看着她,“但我希望你不要越界。”

南玥椿抿了抿唇,有些想说的话还是没有说出来。

“等会儿我让人送你去机场。”莫修远直白道。

“阿修。过去这么多年了,陪在你身边的是我。”南玥椿一字一句说道。

莫修远沉默着,不说话。

“还有子兮。”南玥椿说,“我们才是一家人。”

莫修远的不回应让南玥椿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她咬了咬牙,终究不再多说。

莫修远回到青宁市市中心。

回到下榻的酒店,他让人把南玥椿送去了机场,自己坐在偌大的酒店,有些发呆。

白眼狼。

莫一诺是对着他叫的吧。

他眼眸微紧,脸色难以掩饰的,很难看……

------题外话------

话说,虽然没有二更。

但是宅还是很想要很想要月票。

花花草草什么的也可以。

推荐袁雨《暖婚之如妻而至》:

温润如玉的少年翻译官,遇上杀戮果决的女魔头,他们之间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

夏千语,利益场上杀戮果决的女魔头,投资场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唐宁,前途美好的首席翻译官,高贵美好得让人自惭形秽;

她见他的时候,一脸不屑:一个男人长得比女人还好看就算了,拽着好几国语言谈笑风声的样子,实在是欠揍;

他见她的时候,眼底的厌恶被掩饰得刚刚好:一个女人抽烟喝酒赌博玩女人,真是太过堕落;

直到那天—

财务卷款逃跑、老父跳楼自杀、合作商上门逼债、他揣着父亲的帐本一家家收款而被轰出来……

他从此知道世态炎凉、人情淡薄,自此跟随她一起踏入商业的漩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