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不接受二手货/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翌日。

统帅亲临青宁市稻城的消息,就在新闻上热播了。

官方新闻准时7点档。

全国人民皆知。

古歆是在加班加了一周后终于被她爸硬着叫着回去吃饭了,然后和她爸这个无聊的老头一起就看到了7点新闻,刚开始还在捉摸着莫修远这厮去稻城会不会碰到陆漫漫,然后新闻就蹦出来说莫修远去了当地很出名的花市一条街,还特别光临了“择一城终老”的花店,为夫人送了一束鲜花。

我滴个去。

古歆觉得自己一口老血差点没有喷出来。

这是莫修远这杀千刀让陆漫漫包了一束花送给南玥椿了。

当时古歆和他爸坐在沙发上。

古歆是瞬间弹跳起来的,那个激动。

他爸在旁边以为她突然撞邪,吓得话都不敢说。

古歆哪里管老头子怎么看她,碎碎念碎碎念就上了楼。

古正英就这么看着自己不寻常的女儿,心里又是心疼又是内疚……肯定是加班把脑子都给加的不正常了。

古歆不知道古老头在想什么,回答房间拿起电话就给那边拨打了过去,“陆漫漫,莫修远这丫的什么情况啊?”

陆漫漫正和一诺将晚饭吃完准备希望,一诺在看儿童频道的动画片。

她完全是被古歆高嗓门的声音弄得无语,她说,“你批头就在这么一句,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陆漫漫是真没搞懂古歆在激动个什么劲儿。

她也没有看新闻。

何况昨天的事情,她也没这么记在心上。

“你别给我装大度了。莫修远到你家花店来了吧,现在全国人民都知道!”古歆狠狠地说着,“莫修远还在你这里买了花送南玥椿了,居然麻痹的好意思当着全国人民的面秀恩爱!”

陆漫漫才反应过来。

不过反应过来不是说什么莫修远送花给南玥椿,她在担心自己是不是曝光了。

她连忙抢过莫一诺的遥控板,点开北夏国的官方频道。

新闻早就过了。

她咬牙。

莫一诺看动画片看得正起劲,被妈妈这么一换台,一下子就哭了。

陆漫漫给莫一诺换回了她的频道,安慰了两声。

古歆拿着电话一直没有得到陆漫漫的回应,整个人有些不爽了,“我说陆漫漫,你逃避也不带这样的,你到底挂我电话没?!”

“我逃避什么啊!我就是想知道新闻上曝光我没有?”陆漫漫走到阳台边,多少还是有些情绪波动。

“你关注点怎么和我就那么不一样。”

“因为我不二。”

“陆漫漫!”古歆冒包。

她哪里二了!

她二,她能坐上文城电视台总经理的位置吗?!

她对于自己的事业成就,一直处于沾沾自喜的状态,虽然经历着各种心酸也就她自己清楚,但还是很牛逼的有木有!当然,她不否认,她很大一方面的原因是把BOSS睡得很好。

“曝光我没有?”陆漫漫不想被古歆岔开了话题,严肃了些问道。

“没有!”古歆翻白眼的说着,“就看到了你一个背影。还是那么纤细漂亮知性!”

“意思是没有我正面是吧。”

“你就别臭美了行吗?7点新闻档就两三分钟的时间,莫修远和南玥椿都拍不过来,哪里有功夫来拍你啊,你别自作多情了行吗?”

“和你没办法有共同语言了。”陆漫漫口上虽然这么说,心理还是松了一口大气。

她是真的不想把曾经的事情给抖了出来。

青宁市算得上北夏国比较偏远的一个城市,虽说占地面积广土壤肥沃,但城市发展并不太好,没有文城这种繁华都市的喧嚣,也没有那么多八卦和新闻,当地人民总觉得电视上的明星或者政坛关键人来这里是有些天方夜谭的事情,何况她还在稻城这种只是属于青宁市的一个行政区而已。

所以基本上,是没有被人认出来过她曾经的身份,这也是为什么,她愿意在这里生活下去的原因,没有那么多包袱存在,她可以过上平凡人的生活。

想来这次莫修远突然视察青宁市突然到访稻城,大概会让当地民众吹一辈子牛了!

“话说陆漫漫,我打电话给你就是想要问问你丫的心理阴影面积到底有多大?”那边很有兴趣的问道。

“很大。”陆漫漫说,说着还翻了翻白眼,“莫修远没有付款。”

“什么?”

“我说我的阴影面积来自于莫修远没有付款,直接将我的花拿去送给南玥椿了,我心里一直耿耿于怀。”

“陆漫漫你能正常点吗?这是重点吗?你别说你那点小钱了行吗?姐妹我会看不起你的。”古歆真的想要一头撞死算了,她都为她操碎了心,她还在这里和她说什么钱的事情,如此小钱的事情。

“不说了,我挂了。”陆漫漫不想解释了。

“漫漫。”古歆连忙叫着她,“你昨天就没有很不爽吗?就没有想要弄死莫修远吗?他居然带着他老婆到你花店挑衅!为什么我就没有撞到这么经典的一幕啊!”

“你撞到了也不会有你想要看到的。我现在和莫修远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他无意到了我的花店,他无意在我这里强盗的拿了一束花,没什么你想的那些天崩地裂的事情发生,很平常的统帅见百姓顺便统帅秀了个小恩爱的画面,绝对没有你要的一幕又一幕。”

“真的?”

“我骗你做什么。”

“莫修远见着莫一诺没有激动?”古歆的思维就是转得这么快。

“没激动。他有儿子的。”陆漫漫说得平静。

“那叫什么,莫子兮的。听说是个儿童天才。”古歆说,故意说道,“你是不是吃醋了?”

“我吃什么醋啊!”陆漫漫真的要被古歆的个人思维给搞得崩溃了,“我庆幸莫修远有自己的儿子,有自己和谐美满的家庭,至少这样他不会一个神经短路来打扰了我的正常生活,我每年大过年去上香去拜菩萨我还专程为莫修远家人祈祷祝福,你别给我乌鸦嘴也别给我乱揣测了,我真没你心里的阴暗。”

“行,我关心你你说我心理阴暗,陆漫漫咱们友尽!”古歆气呼呼的把电话挂断了。

这妞。

简直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她就不明白了,莫修远当初为了权势这么对她,为什么就能够这么平静!

要换成是她……

好吧。

她也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

当年翟奕这么对自己的时候,她也很气,但最后不一样还是不太计较吗?

她不太计较那是因为她对翟奕真的没有感情了,难道……

陆漫漫对莫修远是真的,毫无感觉了?!

要不然,怎么可能做得这么云淡风轻。

心里突然又有了一丝报复的快感。

她突然倒是很想知道,莫修远丫的知道陆漫漫已经对他放弃得不要不要了,他会不会气得呕血。她现在就诅咒莫修远这货,还爱陆漫漫,爱到死心塌地,爱得求而不得!

她还真的想了想那画面,然后觉得自己真的有点二。

特么的都是些什么事儿啊,她自个儿在这里YY,然后在这里傻逼。

她放下电话下楼准备给古老头说再见然后回家。

刚走了两步,电话又响了。

她看了看秘书的来电显示,有些不耐烦的接通,“怎么了,林大秘书。”

“古总,你今天怎么下班下这么早,太让人惊讶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

“今天唐夭夭录我们的新节目,你不来一下吗?”林巧巧说,“她现在可是北夏国资深大牌,不是和你关系很好吗?当年唐夭夭刚发展起来的时候,在各个公共场合从不避讳的表示了对你的感谢,说你是她的贵人。今天她来摄影棚的时候专程问了你,我想不管之前唐夭夭是怎么发展起来的,但现在我们电视台也得罪不起,想着既然她都主动提起你了,你是不是应该出面陪陪她?”

“知道了。”古歆点头,“我一会儿就过来,她几点开始?”

“她现在在化妆,录制时间定的的晚上8点,还有十多分钟。”

“好,你先陪好她,别怠慢了我们国际巨星。”

“知道知道。”

古歆挂断电话,人也已经走到楼下了。

“姐姐。”刚下楼,一个小破孩猛地一下跳到她的身上,抱着她的双腿。

古歆把古扬一把抱起来。

古扬很喜欢古歆,尽管她回家的时间不多,这个小破孩还是很喜欢粘着她玩。

她怎么就觉得自己那么有母性光环呢?!

莫一诺那小妞也很喜欢她。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那是因为她幼稚,童心未眠。

古歆抱着古扬走向沙发,看着她小妈在亲自帮古正英削水果,老夫少妻,过得也是有滋有味。

古歆记得他爸满50岁的时候,拉着古歆喝醉了,话特别多,古歆就被迫听着古正英说他年轻那会儿的事情,和她妈的事情,又说工作上的事情,又哭着说对不起列祖列宗,然后又说,还好遇到了微微,让他的人生没觉得那么孤独……

古歆就说她这么疯疯癫癫的个性到底像谁。

原来就和她爸一模一样。

那晚上他爸就在家里耍酒疯。

第二天还死不承认,非说不记得了,没做过。

这个死要面子的老头子。

“我还得去加会儿班,今天有个大明星到电视台录制,我去看看情况,别出什么幺蛾子。”古歆说着,将古扬递给了他爸,“你在家养好了,等养成个大胖子,我小妈又可以捉摸二婚了。”

古正英一脸享受躺在沙发上吃着水果的身体突然抖动了一下。

王薇薇在旁边忍住笑。

每次都觉得古歆和她爸,是真欢快。

当年遇到古正英家族事业被人收购,本来是多大一件悲伤的事情,古正英都差不多进几次医院了,但因为古歆,因为古歆的坚强和她逗逼的个性,倒是让这个家很快恢复了平静。

“先走了。”古歆捏了捏古扬嫩嫩的小脸蛋,亲了一口离开了。

她走进自己的小车,坐在车上,开车开得不快不慢。

她其实是真的很满足现在的一切,总觉得家庭幸福,事业顺利就够了。

其他的……

她可以比较大条的,不去太过在乎。

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

她还是觉得自己可以嫁得出去的。

这么自我安慰中,车子停到了电视台大厦,她走向摄影棚。

唐夭夭已经开始录制节目了。

一个比较不同于传统的访谈类节目。

古歆坐在观众席位上,观看着唐夭夭的表现。

唐夭夭现在是真火了。

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她的身影。

各种代言,各种电视剧电影,各种影后帝后,没有得奖绝对会有提名,在国内知名度高,在国外也被外媒评为最有价值的北夏国女演员,前途不可估量。

毕竟唐夭夭也还年轻,也就25、6岁,这么小在娱乐圈能有这番成就的,真的是少之又少,所以就更加的炙手可热了。

唐夭夭转眸看到了坐在工作人员之中的古歆,对着她笑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

节目录制了将近2个小时。

唐夭夭性格很好,在娱乐圈出了名的好脾气,一般不会为难了拍摄组,不管是录节目还是拍电影电视,算得上是特别敬业的女演员,但尽管如此,娱乐圈有时候为了炒作也可能是自己经纪团队为了让她一直处于新闻的浪尖上,故意会制造很多莫须有的东西出来赢得热点关注,比如唐夭夭和谁谁谁一起吃饭,唐夭夭又和谁传出了八卦绯闻,唐夭夭说很欣赏北夏国当红某某男演员……

到节目录制的最后一个环节。

主持人的提问环节。

“好了,夭夭,你知道访谈类节目,如果没有一问一答,这绝对不算一个合格的八卦节目。”主持人幽默的说着。

唐夭夭很配合笑着点头。

“问之前,我探探口风,你的底线在什么地方?”

“都可以。”唐夭夭大方的说着。

“真的都可以,比如那刚得了影帝的……”

“没关系。”

主持人表情夸张,“那我就不客气了。”

“嗯。”唐夭夭点头。

“有粉丝问,是粉丝问的哦,和我没关系。”主持人为了娱乐效果,故意说道,“你和章程一起拍摄了新电影,有狗仔拍到你们一起深夜吃夜宵,你们之间是不是在交往?”

“没有,我和章程是私底下关系很好,在拍摄现在这部电影之前,我们之前就有过合作,所以一直是朋友。晚上吃夜宵什么的只是收工之后一起去填饱肚子,没有那么多的粉色泡泡。”

“所以说只是普通朋友关系。”

“只是普通朋友。”唐夭夭肯定。

“会不会发展成不普通朋友?”

“这个……”唐夭夭想了想,笑着说道,“以后的事情,谁都料想不到,但现在确实只是普通朋友。”

“上次章程获得了金凤凰奖的最佳男主角,他在获奖感言上说谢谢你对他的帮助,下来后第一时间就拥抱了你,你对她而言,影响很大?”

“章程虽然年龄比我大,但出道比我晚,他的第一部处女座电影就是和我一起拍的,当时为了彼此可以拍得更顺利,所以我主动和他沟通拍戏什么的,当时可能觉得我人特别亲切。说真的,娱乐圈的压力真的很大,有时候可能就是一个简单的鼓励,在某个环境下,也会让当事人觉得,帮助大吧。”

“所以你们真的只是普通朋友了。”主持人再次重复询问。

“真的只是,如果我和他之间有什么好消息,我会第一时间告诉大家的,放心吧。”

“那我们继续下一个问题。”

“嗯。”唐夭夭大方的点头。

“这个问题绝对绝对和我们节目组没关系。”主持人看着问题后,就故意严肃的说道。

“没什么,你问吧。”

“我们都知道夭夭你拍了很多电影电视剧,在北夏国算是出产量非常高的女艺人了,拍了很多比如大屏幕上的……”说着,舞台大屏幕上就出现了很多唐夭夭拍戏中接吻,上床的画面。

主持人笑着。

唐夭夭也笑了笑。

“就有人问,说夭夭你拍摄了这么多亲密的吻戏,亲密床戏。以后怕你未来老公吃醋吗?”

“不怕,毕竟是工作。”唐夭夭说着,“如果他真的在乎这些,我也不可能和他结婚。我想我应该会找一个,比较能够理解我工作的男人,这是最基本的。”

“会考虑同行吗?”

“会。”唐夭夭直白,“同行更能理解彼此,所以我并不排斥。”

“夭夭是在故意表达什么吗?”

唐夭夭笑了笑,无奈的说着,“总是容易跳坑。”

主持人也笑着带动气氛,“最后一个问题,只是现在网络上现在很火的一个问题,想要听听夭夭你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嗯。”

“现在都流行试婚,也就是说,很多年轻人在没有结婚前,只要确定关系或者说关系不稳定时就已经同居,有人觉得这种行为不妥,违背了北夏国这么多年的传统礼仪和文化,但也有人觉得这是文明进步的一个表现,婚姻在没有试用之前就跟穿鞋一样,谁都不知道合不合适,所以试婚是可以减少婚姻带来的一些不必要的伤害。对此,你站在哪个观点上?”

“试婚吧。”唐夭夭直接选择了一个很敏感的答案。

主持人有些惊讶,“你觉得试婚是有必要的?”

“我觉得对比起婚姻带来的不美满,只有合理的试婚是没有错的。”

“但北夏国还是有很多直男癌患者,希望自己的老婆是原装未开封。万一,我们用最极端的方式来考虑这个可能性。就是说万一你恰好爱上的就是这么一个直男,你会怎么让她接受你的试试婚姻?他问你要第一次的时候,你怎么回答他?”

唐夭夭抿着唇,捉摸的认真的考虑了一下,说道,“至少我可以用技巧来换。”

“噗。”主持人笑喷了。

这个互动环节为了达到真正的访谈八卦效果,是真的没有提前和嘉宾沟通的。

坐在下面的古歆也笑了。

唐夭夭也被自己的突发奇想的答案逗乐了,“其实我个人也不是很支持年轻人随便就试试婚姻的,试试婚姻是在两个人已经非常成熟和稳定的情况下,是抱着结婚的目的去试试,而不是抱着耍流氓的心态。还是提醒年轻人,在婚姻的路上,享受婚姻带来的美妙时,也要时刻保护好自己!”

“总觉得夭夭是以过年人的身份再说。”

唐夭夭尴尬的笑了笑,很快圆了回去,“演过的角色太多,有点小感悟。”

“今天谢谢夭夭了。”主持人站起来,连忙伸手说道,“谢谢你能来参加我们的节目,谢谢。”

唐夭夭笑着和观众朋友说再见。

录制结束。

唐夭夭跟着助理回到化妆间。

古歆敲门而进。

“唐大美女。”古歆站在她旁边,看她在取掉自己身上的耳环项链。

唐夭夭透过镜子看着古歆,“等我几分钟,我们一起吃夜宵。”

“你就不怕长胖?”

“怕啊,不过明天再减就可以了。”

古歆倒是无所谓,“那我在门口等你,我开车,你车子太招摇了。”

“嗯。”唐夭夭点头。

古歆先走了出去,在停车场等她。

等了半个小时不到,唐夭夭换了一套外出服,简单卸了妆之后,带着帽子和口罩出来,坐在古歆的副驾驶。

这些年,两个人因为工作原因,关系倒是好了很多。

不过因为彼此忙,在一起聚的时间少得可怜。

“想吃什么?”古歆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都可以。”

“我还是带去你高档餐厅吧,要你被狗仔拍到了,我赔不起。”古歆笑着打趣。

唐夭夭笑了笑,“和女的吃夜宵没什么新闻点可曝光的。”

“话说这么多年,你和我哥就这么……这么……”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的关系。”唐夭夭也不避讳谈叶恒,“我猜想他都忘了还有我这个人的存在。”

“我估摸着这期节目播出去后,我哥想忘记你都难了。”

“怎么?”唐夭夭诧异。

“你说把技巧留给他……”

“其实也不一定是留给他的。”唐夭夭淡然的说着。

“噗。”古歆那一刻差点没有笑喷,“要叶恒那二货真喜欢你了,就好玩了。”

“别开玩笑了。”唐夭夭看着前方的街道,“我都差不多半年时间没见他了吧。”

“你真不喜欢叶恒?”

“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唐夭夭很诚实的说着,“想过很多款可以陪我过一辈子的男人,不过就是没有叶公子这款,我和他不搭。”

“好吧,我也不开你们玩笑了。”古歆耸肩,认真开车。

唐夭夭转眸看了她一眼。

觉得这几年古歆性格虽然和以前一样,一样的活泼一样的开朗,但总觉得整个人还是变了,变得成熟了很多,她说,“这段时间文成电视台的收视率不好?”

“是啊。”古歆叹气,“翟董事长差点没有骂死我。所以让你来电视台急救一下,但这也是长久之计,我还在想怎么做一档可以拯救电视频道的节目,苦逼啊,想了快一个月了没想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你能行。”

“借你吉言了。”

“对了,这些年你还见着陆总吗?”唐夭夭询问。

“你说陆漫漫?”古歆一边认真的开车,一边和她聊天。

“嗯。”唐夭夭笑了笑,“习惯叫她陆总了,都忘了她退隐很多年了。只是今天晚上化妆的时候听助理说起统帅和他妻子秀恩爱,就突然想起陆小姐了,不知道她过得如何。”

“有滋有味。”古歆笑着说,“她是一个很会生活的女人,不会真委屈了自己。我就是烦莫修远,烦他当年对陆漫漫这么绝情,不过陆漫漫本人不太在乎,她好像和一般人追求不一样,总之,是一个很难得的女人,这辈子我最崇拜的女人就是漫漫了,在我心目中就是,完美!”

“你们关系还是那么好。”唐夭夭由衷的感叹。

在娱乐圈,从来都不可能会有这么知心的朋友。

古歆笑了笑。

总觉得她们之间的好,已经不能用“关系”来形容了。

好大找不到词语形容。

就是这么自豪。

古歆将车子开到一家24小时营业的高级餐厅。

两个人都吃得不多。

其实夜宵,更多的时候就是为了多聊聊天而已。

古歆还是觉得唐夭夭这个朋友是值得深交的,摒弃和叶恒这层关系,也是可以来往的,唐夭夭看上去比较风尘,娱乐圈的气息也很重,其实人真的很诚,只是唐夭夭出生和她们不太一样,会比他们更没有安全感,所以会比较理智的知道,什么是自己可以拥有的什么是自己没办法拥有的,不太强求但也不会轻易妥协。

她真的挺喜欢唐夭夭这种性格。

两个人吃完夜宵后,都已经凌晨了。

古歆将唐夭夭送了回去。

唐夭夭没有住在叶家别墅,自己有个公寓。

她偶尔会去别墅带叶初,但因为身份原因去的时间也不是特别多,而且都去别墅待两天就会离开。叶恒也不会经常在文城,他多半时间在帝都陪着莫修远,所以两个人很少会有撞面,而叶初这孩子从小也不太粘人,跟着叶半仙习惯了,不会特别的想爸爸妈妈,性格完全和叶恒不像,从小就很高冷。特别是,跟着叶半仙,学所谓的玄学。

古歆送走唐夭夭之后,开车回自己的高级公寓。

她躺在床上。

是真觉得一天这么折腾很累。

什么时候,可以找个肩膀依靠一下……

她总觉得自己不是当女强人的命,夜深人静,特么的好想有个人躺自己身边,不上,就是抱抱也好啊!

……

统帅亲临稻城的新闻沸沸扬扬。

一周以来。

整个稻城老百姓谈得最多就是统帅来视察的事情,别提多骄傲了,估摸着就见了一面统帅,然后就是一件可以光宗耀祖的事情了!

陆漫漫花店的生意又好了起来。

因为,统帅在她这里送了一束花给统帅夫人。

完全是大火的节奏。

陆漫漫真的分分钟有一种想要关店的冲动。

今天完成20束的销售,陆漫漫直接在门口处打上了“暂停营业”的标志。

她打扫着自己的花店,清理花枝。

玻璃门有人敲响,她头也没回的说着,“不好意思,今天不售卖了。”

“陆小姐。”门口处,传来一个陌生的男人嗓音。

陆漫漫转头,看着门口站着的男人。

这个地方知道她姓陆的人,除了林初辰没有其他人了。

她看着那个陌生男人,“你找我?”

“有人找你,麻烦跟我们来一下。”陆漫漫有些犹豫。

今天刚好林初辰不在,去鲜花批发市场购置新的一批鲜花去了,她还真的没那么大的单子,跟着陌生人离开。

男人似乎也看出来她的犹豫,说道,“我主人姓南。”

所以,是南玥椿了。

陆漫漫想了想,打开玻璃门,跟着陌生男人去了停在结尾的那辆豪华轿车。

男人绅士的给她将车门打开。

陆漫漫坐进去。

确实是南玥椿,她其实也没变多少,高贵中带着一丝干练。

听说为了儿子已经没有外交官了,和莫修远结婚后就一心放在了她儿子身上,当起了名副其实的统帅夫人。

“很多年不见了。”南玥椿说。

陆漫漫看着她,没有任何可以套近乎的语言,有些淡漠的说着,“只是不知道统帅夫人突然找我,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儿?”

“对我何必这么见外。”

“毕竟身份不同。”

“莫修远在青宁市待了一周了。”南玥椿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也这么看着她,不卑不亢,“我没见过他。”

“我知道。”南玥椿说,微叹了口气,“只是他从来没有视察一个地方区视察这么长时间。”

“你应该去问他而不是来告诉我,我对此真的没有兴趣。”

“陆漫漫,你这么聪明,其实是知道我的意思的。”南玥椿很笃定的口吻。

陆漫漫有些讽刺的笑了笑,她说,“夫人,我们身份悬殊,我觉得我应该没有那个能耐能够招惹到你什么。况且,我觉得一个聪明的女人现在要做的真不是把心思放在另外一个女人身上,而是怎么去讨好那个男人。夫妻之间的相处之道,应该轮不到我来教夫人吧,比如床上运动等。”

“真是受教了。”南玥椿说。

“严重了夫人。”陆漫漫口吻中带着尊重但其实,感觉不到她的真的卑微,反而无形中让人觉得很有气场,“我还很忙,就不陪夫人聊天了。”

说着,打开车门就准备下车。

“陆漫漫。”南玥椿突然叫着她。

陆漫漫顿了顿。

“如果他回头来找你,你还会答应和他一起吗?”南玥椿问道。

“我不接受二手货。”陆漫漫一字一句。

“如果不是二手呢?”

“显然已经是二手了。”陆漫漫说,“放心吧夫人,我真不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一个男人的存在,我之所以现在还单着并不是因为我没有放开,相反是因为真的放开了所以不想在感情的事情意气用事,我终究不想太过将就而已。”

南玥椿就这么听着陆漫漫简短的几句话,然后看着她下车离开的背影。

果真。

这么多年,就算没有陆氏大小姐的身份,也一样可以这么气势夺人。

陆漫漫终究还是那个陆漫漫。

没有被任何人任何事掰倒。

所以,他才会这么的,恍然若失!

所以才会,想要却又不敢真的靠近!

她对着司机说道,“开车吧。”

“是。夫人。”

车子离开花市。

一周前她被莫修远送回了帝都,一周后,她又擅自来了。

就跟,一周前她擅自来一样。

她可以接受莫修远对她时时刻刻的冷漠,但一秒钟都无法接受,莫修远和陆漫漫呼吸在一片天空之下,她总觉得,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化学效应产生,而她很怕看到那个结局。

车子听到莫修远下榻的酒店。

没有人会拦她。

她的权利就是表现在,她是唯一一个不会被任何人警惕就能够直接靠近莫修远的女人。

酒店大门由保镖给她打开。

她走进去。

莫修远手上拿着一杯红酒,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看着青宁市,这片不太富裕的城市。

感觉到身后有人。

他转眸看了一眼。

南玥椿笑了一下,“听你岳秘书说,你还要在青宁一段时间?”

“你怎么来了?”莫修远将红酒杯放在一边的艺术装饰柜上,淡淡的问道。

“想你了就来了。”

莫修远转身走向书桌,坐在椅子上,打开电脑处理一些工作,眼眸都没有抬的声音带着些冷漠,“你不用过来陪我,回去陪着子兮,他还小,需要你。”

“我陪他的时间够多了,陪你的时间却少得可怜,我觉得我这个妻子做得很不称职。”南玥椿走到莫修远的身边,主动靠近他的肩膀,在帮他按摩肩周。

“不用了,我有点事情要处理,你坐了这么久的飞机,去休息吧。”

南玥椿放在他肩膀上的手有些尴尬。

仿若每次她的靠近,他都是以冷漠抗拒。

她以为他们的婚姻不应该是如此,即使刚开始的目的并不单纯。

但终究,成为了一个家庭。

成就了一段婚姻。

她放开他的肩膀,靠在他的办公桌前,“阿修,你什么时候回去?”

“还早。”

“是因为陆漫漫在这边,所以你打算常驻这里了?”

莫修远抬眸看着她。

“我听岳秘书说,每晚你都会消失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你去见陆漫漫了?”南玥椿直直的看着他。

莫修远眼眸紧了紧。

“我刚刚来之前,也去见了陆漫漫。”

“你和她说什么了?”莫修远脸色一下就冷了下来。

“你觉得我能欺负得了陆漫漫,还是说我可以威胁得了她?”南玥椿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以后别去见她了。”莫修远冷冷的说着。

“陆漫漫说,她不会再接受你了。”南玥椿看着莫修远,认真的看着他,看着他的情绪波动。

很遗憾。

他在她面前,几乎没有什么情绪。

“不需要提醒。”莫修远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向一边,生生的拉远了彼此的距离。

南玥椿就这么看着这个近在眼前远在天边的男人,她说,“你自己也看到了,陆漫漫现在生活得很好的,当初你既然默许了她的离开就不应该再去打扰她的生活,她很排斥你的出现。”

“够了。”莫修远声音冷冰,“南玥椿,你现在只需要好好好回去带着子兮,其他的事情,别越界了!”

南玥椿冷笑了一下,冰冰冷冷的唇角弧度。

莫修远丢下一句话之后离开了。

很多时候,他们的相处,就是这么,能避开就避开!

南玥椿就这么看着莫修远的背影。

她绝对绝对不会让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题外话------

月票啊月票~

我爱的月票吼吼吼!

好啦,宅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