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他说他是我爸爸/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初辰这段时间经常出没陆漫漫的家中。

莫一诺小朋友很欢迎他的到来,因为他做的饭真的比妈妈的好吃。

今晚晚饭之后。

陆漫漫洗碗。

总觉得一直麻烦林初辰,自己也有些过意不去。

可这段时间,林初辰基本上都是这样,每天他们一起关花店下班,每天他都提着菜到她家,然后主动挽着袖子做晚饭。

陆漫漫总觉得好像有些太麻烦林初辰,但看着每天莫一诺期待的眼神又说不出拒绝的话,就非常主动的每次在林初辰做饭的时候当下手,帮他洗菜切菜上菜盛饭,吃完饭之后主动地去洗碗,不过每次她洗碗的时候,林初辰也会在旁边帮忙,在她洗净之后,他用干净的毛巾擦干放好。

两个人之间,话不多,但很有默契。

吃过晚饭之后,陆漫漫会允许一诺看一会儿电视。

一诺就会非常愉快的高兴地盘腿坐在沙发上看她最喜欢的动画片。

陆漫漫和林初辰洗完碗出来,林初辰一般不会在陆漫漫家中待太久。

他很有分寸,从不越界,越不会给她带来太多的负担,有时候就觉得,这种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很容易被人,一点点接受。

陆漫漫送林初辰到门口。

莫一诺还小,不能一个人在家。

林初辰也不会让陆漫漫送他出去,除非是莫一诺跟着一起。

但现在天气开始转凉了,晚上出门容易感冒。

“初辰,你慢走。”陆漫漫站在门口看着他离开。

林初辰如以往那样离开,离开的脚步突然又顿了一下。

他转头,看着她。

陆漫漫有些诧异他的举动。

林初辰突然开口道,“当在青宁市无意和你撞见的时候,我当时就觉得,这或许是缘分,而我觉得既然是缘分就应该随缘。这么多年我真的很感谢老天终于眷恋了我一次,眷恋着我,在我有生之年还能够遇到你。因为在多年前,我就很喜欢你了。只是……特殊身份,不敢表露。”

陆漫漫抿了抿唇,那一刻有些无言以对还有些尴尬。

林初辰直白的在向她表白,她其实有些无措。

“现在我们都换了身份,现在你是陆漫漫,一个简简单单的女人,现在我是林初辰,一个没有黑暗背景没有政治背景的简单男人。你追求平淡的生活而我愿意成全你的平凡。”林初辰看着她,深深的看着她,“我一直以为这种话我应该说不出来,我一直以为我们之间的关系就算是会进一步也是在我们彼此默许的情况下,但是我发现,我有些按耐不住了,我的冷静在莫修远出现的那一刻,其实就已经彻底崩溃,我开始觉得有些害怕,害怕你突然,跟着他离开。”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自从莫修远出现后,他就每天坚持到她家,每天坚持想要在家里面获得他的存在感。

“我走了,漫漫。”

没有再往下说下去。

因为彼此都知道,有些话其实点到为止,就行了。

林初辰就是这样,不管自己的情绪如何,第一时间在乎的总是她的感受。

他知道,她其实很多时候面对这种感情是,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而他不想为难了她。

林初辰离开了陆漫漫的家,走出陆漫漫的小区。

他真的以为自己不会说出来,但终究还是在莫修远出现后开始有些意思慌张,且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明显。

莫修远已经消失在他们视野一周了。

仔细想,或许他也真的只是巧合来了稻城,巧合遇到了陆漫漫。

根本没有其他他所想的那些乱七八糟。

不管如何,莫修远贵为一国统帅,他有自己的家庭,有妻有子,当年既然选择和陆漫漫离婚选择和南玥椿在一起,虽然他并不知道当年到底是不是都是陆漫漫的错误,他只知道,他们既然选择走了这一步就证明,他们就是彼此放弃了!这么多年,至少陆漫漫是真的放弃,她认真的生活认真的让自己过得很好认真的对待身边的一切包括她那个花店包括莫一诺包括对他。

电视新闻上手机新闻上不可避免的会有一国统帅很多信息,她不会情绪波动,偶尔会看一下,就跟看时事新闻一样,看着莫修远在电视屏幕上的一幕一幕她也是一脸云淡风轻,不会刻意避讳但也不会主动了解深入,就真的像所有民众对统帅一样的态度。

他觉得,陆漫漫和莫修远之间应该是真的告一段落了。

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他真的很庆幸老天的安排。

在他以为他们之间的感情可以更深一步的时候,莫修远又突然出现了。

来的始料不及。

他深呼吸一口气。

他当然不会真的逼迫了陆漫漫,他只是觉得,有时候他需要表达自己的感情,需要传递自己的一些想法。

脚步刚走到小区门口。

一辆黑色的奢华轿车,在门口处特别的显眼。

当然,更显眼的是,站在轿车外面的男人,莫修远。

他靠在轿车门上,地上有了好几个烟头。

林初辰就这么看着他,看着莫修远,又突然这么唐突的出现。

莫修远将手上的烟蒂熄灭,他说,“林初辰,我们聊聊。”

林初辰没有拒绝,他走过去,走到他面前。

莫修远转身坐进了轿车内,说,“进来吧。”

林初辰坐在了莫修远的旁边。

车子从陆漫漫的小区开了出去,在稻城这个不大的城市中穿梭,似乎是没什么目的。

“我没想到,你居然也会在这里。”莫修远开口说,声音在安静的小车内,显得很是低沉。

稻城的夜晚没有文城的夜景,到了晚上的时候,自然显得冷清了很多。

“当年你留下我一命,海水把我冲到岸边,我借此假死然后随便挑选了一个城市住了下来。”林初辰看着莫修远,“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陆漫漫。我一直觉得这是缘分。”

“缘分。”莫修远重复着,然后似乎是有些自嘲的笑了一下。

“以前觉得很对不起陆漫漫,特别是当年为了自己的那些使命而用枪对着她,现在想来都会后怕,偶尔夜深人静的似乎会突然惊醒。当时其实没有特别明白这种情绪是什么,现在我想,大概因为我真的很喜欢她。”林初辰说,“我很喜欢陆漫漫,如果统帅你主动找我是想要了解我的想法,我会很直接的告诉你,我正在追她,且没想过放弃。”

莫修远僵硬的脸,在黑暗中看得并不清楚。

只感觉到车内有些压抑的气息,在不停的扩大。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莫修远阴冷的声音,一字一句说道。

“不怕。”林初辰说,“对于我们这种亡命使徒,能够活命就觉得是上天的恩赐,不能活命,那也是我们命该如此,特种兵当年的训练中,没有人会怕死,这是对我们的洗脑我想你应该都知道。但是现在,我承认我如果被你杀了或许会有遗憾,只是遗憾,没办法照顾陆漫漫一辈子。”

莫修远隐忍的情绪,在这一刻终究还是有些波动。

林初辰也不畏惧他的情绪变化,用很冷静的声音说道,“统帅,如果你真的是想要让陆漫漫过得更好,我希望你不要再来招惹她。她是一个很骄傲的女人,不会愿意当人小三。而她这么美好,当人小三,真的是玷污了她。如果你还有点感激她把一诺带得这么好,就应该像三年前那样放她自由,最好是……不必再见。”

莫修远喉咙波动。

他让司机停车了。

车子刚好停到了林初辰的小区门口。

所以莫修远应该了解他们所有的一举一动衣食住行。

果然,和自己担心的一样。

莫修远从未真的放下过陆漫漫。

果然,自己的情敌,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强大。

或许就会引来,杀身之祸。

但他不怕,也没想过为此而放手。

他打开车门,恭敬的对着莫修远说了一声谢谢。

林初辰如此尊敬的对他只是在告诉他,他身份尊贵,他不应该,和他们平常人一般,过平常人的生活,更不应该,插手平常人的事情,他就应该这么高高在上。

莫修远放下林初辰之后,让司机开车离开了。

是的。

这一周时间,他都在这里。

每晚都在这里。

然后每晚看到林初辰从陆漫漫的小区里离开,或许突然,就不离开了。

他承认他有些妒忌。

从那天去幼儿园看到他们在一起的画面,听到莫一诺叫林初辰爸爸的时候,就已经压抑着控制不住的情绪,然后才会,突然出现在她的家门口。

他知道陆漫漫不会想要见到他。

反应,和他想的差不多。

很生疏很排斥还带着些,厌恶。

第二天他的故意出现也只是为了找个合理的借口去看看她。

他没想到走进去的那一刻,第一句听到的是莫一诺说的,“白眼狼来了”。

叫他,白眼狼。

叫林初辰,爸爸。

没有人知道他当时内心是什么想法是什么情绪。

他只是让自己看上去很淡然看上去很平静。

然后他就用那张不太容易情绪变动的脸,去漠然的看着陆漫漫认真的很认真的在包裹花束,然后林初辰很自然的出现在她身边,帮她一起,两个人很有默契,这种淡淡的相处模式,让人真的很想撕碎了这种画面。

他不怕陆漫漫对她恶言相向不怕陆漫漫对他大发脾气也不怕陆漫漫对他如此冷漠,他却很怕,怕她对着另外一个男人,将她的恬静和美好展现得,一览无遗。

陆漫漫包了一束花给他,说388元。

他知道她在乎的不是钱,只是想要告诉他,他们之间,已经生分到需要用金钱来划分彼此的距离。

他说没带。

不是真没带,而是不想给。

陆漫漫不会特别情绪波动,因为她真的不在乎这点钱。

而他只是不想真的送花给南玥椿。毕竟这个世界上,他只会给一个女人送花。

她不会知道,这个习惯从来没变过!

所以,他间接的让陆漫漫,把花送给了南玥椿。

因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不能拒绝了对南玥椿的热情,这是……政治需要。

他总是用政治需要来解释自己所有恶劣的行为。

总是用政治来掩盖自己所有的错误。

仔细一想。

政治对他而言可以是一个借口。

但对陆漫漫而言,又算一个什么。

他总是在强加自己的一些观点,让自己心里可以好过一些。

他抬眸,从一些恍惚的思维中回神。

豪华轿车再次停到陆漫漫的小区门口。

他打开了车门。

“统帅。”

“在这里等我就行了。”他说。

然后一个人走进了小区。

夜深人静,不会有人注意到他。

这个小地方,也不会有人刻意的会去怀疑谁,特殊的身份。

他再次来到陆漫漫的家门口。

他按下门铃。

房门内似乎传来了急急忙忙拖鞋的声音,房门突然就被拉开了,陆漫漫身上只穿着一件浴袍,头发上还有泡沫,里面似乎还传来莫一诺洗澡时发出来愉快的笑声,而她这么毫无防备的打开房门那一刻口中还在说,“我就知道你回来拿钱包了……”

然后就看清楚了他。

看着他西装革履的站在门口。

陆漫漫整个人明显是顿住了。

她根本没有想到是莫修远。

她此刻正在和莫一诺一起洗澡,她正在洗头,莫一诺在浴缸里面玩水泡沫,那是莫一诺现阶段最喜欢玩的一个游戏且短时间内绝对不会厌倦,而当她听到门铃声就以为是林初辰回来拿遗忘在她家里面的钱包,从未想过,打开房门那一刻,看到的会是这么一幅画面。

她拉扯了一下衣服,面对着莫修远。

莫修远也这么看着她。

看着她因为在洗头将头发全部弄在头顶之上,泡沫可以暂时固定她长长的头发,没有了头发的掩盖,她白皙的颈脖露了出来,颈脖处还有细小的水珠,一直往下,滑进了她的浴袍里,而且很明显,她浴袍里面什么都没穿,大概是直接披上浴袍就出来开门了。

所以,她现在可以如此在林初辰面前,如此随便了吗?!

“我在洗澡。”陆漫漫很快调整了情绪,说。

“看出来了。”

“现在很不方便。不好意思。”

然后,房门就这么被关了过来。

莫修远被她关在了门外,就这么看着紧闭的房门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他说,“我在门口等你,你弄完了出来一下。”

陆漫漫真的很讨厌这个不太隔音的破旧的小区房子。

外面人说话,完全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她转身回到浴室。

莫一诺还在非常兴奋的玩着泡沫。

她转头看着自己妈妈脸色不太好的回来,忍不住问道,“不是林叔叔吗?”

“不是。”

“那是谁?”

“一个妈妈并不太喜欢的人。”

“白眼狼?”莫一诺机灵的眼眸转动,一猜就中。

陆漫漫摸了摸莫一诺的头,“准备冲洗了。”

“我想再泡一会儿。”莫一诺很委屈。

每次都不愿意离开舒服的浴缸。

“听话。”

莫一诺不开心的任由自己被妈妈冲洗干净,然后换上粉色的小睡衣,先洗完澡出来。

陆漫漫把莫一诺洗干净之后,就快速的给自己洗澡洗头。

洗得很快。

不是因为莫修远,而是因为她还要帮一诺吹干头发。

她这么三两下洗完,擦干身体赤身就出去了。

这个天不是特别冷,家里面又只有她和一诺两个人,有时候在家就不会特别在意,何况她赤身出去也是想直接回房间将衣服穿好,毕竟门口还有个人在等她。

而她真没想到。

真没想到。

她刚从浴室出来,就看到莫修远出现在客厅。

陆漫漫培养了这么多年的脾气,在那一刻真的很想崩溃的爆粗口!

莫一诺就是这么坑她的是吗?!

她猛地一下转身回到浴室。

整个人都不好了的节奏。

莫一诺莫名其妙的看着浴室房门突然被大声的关了过来,完全是妈妈在发飙的节奏。

可是她做了什么啊?!

她不过就是,给外面这个白眼狼开门了而已。

其实不怪她。

她洗完澡出来,就看到房门口的大门墙壁挂着的小屏幕上有一个人影,她就垫着脚尖问了一下是谁,而且她也认识这个人啊,对方让他开门她就开门了,她做错了什么吗?!

看上去妈妈好像很生气。

而后。

好几分钟后。

陆漫漫穿上了浴袍走了出来。

她的眼神没有看莫修远,就对着莫一诺说,“你过来!”

莫一诺硬着头皮过去。

陆漫漫拽着莫一诺又走进了浴室。

然后浴室内响起了吹风的声音。

莫修远就这么尴尬的站在客厅,尴尬的想起刚刚突然出现的那一幕,然后尴尬的变得有些,拘谨。

陆漫漫一边帮莫一诺吹头发,一边恶狠狠的压低声音教育她,“妈妈是不是说过不能给陌生人开门的。”

“白眼狼叔叔是陌生人吗?”

“妈妈说过他是妈妈朋友吗?”

“老师说陌生人是没有见过的人,我见过他了啊!”

“莫一诺!”

莫一诺小朋友委屈的瘪嘴。

她分明没有做错。

家里面来客人了,不应该热情的招呼吗?为什么还要把他关在门外。

莫一诺每次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就好像,全世界都冤枉了她一般。

她深呼吸一口气。

深呼吸深呼吸,压抑着压抑着。

总算给莫一诺将头发吹干了,然后两个人从浴室出来。

出来就看到莫修远已经坐在了他们客厅沙发上,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也没有打开电视。

陆漫漫让莫一诺回房间玩,给了她一个平板电脑。

自己回到自己的卧室,换衣服。

换了一套很保守很保守的外出服,走出客厅。

莫修远抬头看着她穿戴整齐的模样。

如此,只是在说明,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是一点都不会随便。

她坐在沙发上,离他较远的位置坐下。

“有什么话你就开门见山吧。”陆漫漫说得直白。

莫修远看着她,说,“我有点口渴了。”

“我们家没开水。”

“是吗?”莫修远嘴角上扬了一下。

就在他正对面的饮水机,此刻还亮着,绿色的信号灯。

“你有什么就不能直接说吗?”陆漫漫一字一句问他。

她压了一肚子的火,没有发脾气,真的已经是够了够了!

“南玥椿来找你了?”

“是啊,今天下午,如果我说了什么冒犯她的话然后惹她不开心我表示歉意,但我这没想过招惹您,还有您的夫人。”陆漫漫用的您的称呼,且用得非常的重。

“我以为你会在意她的到来。”莫修远淡淡的说着。

“怎么会,北夏国哪一寸哪一地不是你家黄土,你愿意出现在什么地方,你的夫人愿意出现在什么地方,只要你们高兴,谁还有那个权力说不吗?”陆漫漫说得有些讽刺。

莫修远沉默着抿了抿唇,转移了话题,“一诺还好吗?”

“所以你是准备做什么?”陆漫漫看着他,明显的防备和毫不掩饰的,厌恶。

“就是想要来看看她。”

“你不是看到了吗?活泼可爱,性格开朗,身体检查每年每项指标都是良好!”

“嗯。”莫修远点头。

然后沉默。

陆漫漫不知道莫修远突然的出现又突然的沉默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她也真的不太想知道他的想法,她说,“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三年了你会突然出现,我以为我们应该老死不相往来,我没有说气话也没有任何埋怨你的意思我说的都是我内心很真实的想法。我真的很希望你从此就消失在我的世界,我不离开北夏国是因为我觉得我对这个国家还有很多一些眷恋,我不想因为你,而让我真的对这个我从小长大的国度而感觉到一丝厌烦导致我带着一诺出国,可能再也不会回来。”

莫修远看着她,冷静冷漠的脸,然后说着冷冷的话语。

“当初我离开的时候没有带走一诺,我把她留给了你是因为我不想我们之间因为这个孩子而有什么牵扯不清,也不想给这个孩子带来一些不必要的负面影响。我承认我真的很惊喜也很感激你把一诺又送回了我的身边,我没有给她改姓,是因为我觉得这是对你的尊重,毕竟这孩子确实是你和我的孩子,当初说好姓莫就姓莫。现在,我希望你也能够尊重我们的生活,我现在和一诺过得很好很充实,我觉得生活在这个地方,真的很幸福。没有什么尔虞我诈也没有那么多是是非非。”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看着他不发一语的模样又说道,“当我自私好了,我没打算让一诺重新叫你爸爸也没打算告诉她,你是她爸爸。”

莫修远看着她说得如此直白的话语。

我没打算告诉她,你是她爸爸。

他总是能够感觉到,有些始料不及的话语,在他心里不停发酵的滋味。

他说,“你就这么不待见我吗?”

“你让我怎么回答你。”陆漫漫看着他。

他嘴角上扬了一下。

是啊。

能怎么回答。

他从沙发上站起来,他说,“我明天回帝都了。”

陆漫漫点头。

她不知道是不是他本来就要回去了,不管如何,今天南玥椿的出现,肯定就是为了让莫修远回去的,她不觉得南玥椿对莫修远没有影响,尽管现在,其实莫修远早就已经将北夏国的统治牢牢地抓在手心了!

当然,她也不排斥因为她的语言带来的效应。

不管是哪一种,当她听到他说要回去那一刻,真的松了一口大气。

她站起来,露出了一个真诚的笑容,“一路顺风。”

莫修远看着她的笑容。

看着她对他绽放的笑容只是因为他说她要走了……

果然很打击人。

果然,真的很打击人。

他转身离开。

陆漫漫送他出门。

莫修远刚走出去,陆漫漫就准备将房门关过来。

就在那一瞬间,莫修远突然伸手将房门撑住。

陆漫漫厌恶的表情,一览无遗。

她就这么看着他,看着他说,“将头发吹干。”

陆漫漫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刚刚为了想要早点打发他走而只是随便擦了一下的头发,她说,“我会照顾好我自己,三年,以后的三十年或者更久,都会。”

所以,不需要你的提醒。

莫修远放开了手。

陆漫漫猛地一下将房门关了过去。

声音有些大。

莫一诺从房间里面出来,看着白眼狼叔叔已经离开,看着自己妈妈好像还有些生气的模样。

她眨巴着大眼睛走过去,“妈妈,你和白眼狼叔叔吵架了吗?”

“以后他来了,都不准开门知道吗?”陆漫漫一字一句。

“为什么?”

“妈妈给你说过,妈妈不喜欢他所以不会邀请他到家里来做客。”

“可是你不觉得他长得很帅吗?”莫一诺说,很认真的表情。

“什么欣赏水平。”陆漫漫随口嘀咕着。

她是真的不想和莫一诺小朋友说太多,莫一诺小朋友真的固执的时候,固执的想要知道一个答案的时候,很容易让她崩溃。

“妈妈,你去哪里?”莫一诺看着妈妈转身离开,有些不悦。

她话都还没说完呢。

“我去吹头发。”

“妈妈,刚刚我给白眼狼叔叔开门的时候,白眼狼叔叔说,他是我爸爸。”莫一诺大声说着。

陆漫漫整个人因为这句话顿住了。

莫一诺嘟嘴,看着妈妈的表情直白道,“虽然我不太相信。”

“那就别信。”陆漫漫咬牙。

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哦,那我到底有爸爸吗?”莫一诺很认真的问道。

“你爸爸被狼吃了。”陆漫漫一字一句。

“真的吗?”

“真的。”陆漫漫说,说完就转身走进了浴室。

是被狼吃了,所以就变成白眼狼了。

莫一诺抓着自己的小脑袋,总觉得大人的世界好复杂。

不过要是白眼狼叔叔真的是她爸爸……

她觉得她应该不会很喜欢。

毕竟,妈妈不喜欢。

妈妈不喜欢的人,她也不会喜欢的!

想明白之后,莫一诺的小身子又愉快的跑回到房间,看自己的动画片去了。

而此刻浴室里面的陆漫漫,真的是龇牙啮齿的在吹着头发。

她就不明白,莫修远到底发了什么神经非要这么出现在她面前,故意给她添堵还是怎样?!

因为三年前,她的不辞而别。

男人就是有着劣根性,分明三年前是他的默许,但就是因为她的主动,所以就挑战了他的男性自尊?

所以上门挑衅所以故意让她不爽?

其实说真的,到她现在经历了这么多,经历了两世加上死过一次之后就真的不会觉得爱情会成为生命的唯一。

在她看来,亲情才最重要!

无与伦比。

所以只要不真的触碰到她的底线,她就可以一直这么,看淡红尘路。

------题外话------

今天有二更。

小宅也真的是为自己的疯狂醉得不要不要的了!

好啦。

你们知道的,月票~

美丽的月票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