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愿意接受你的考验/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

陆漫漫又有些精神不济的出现在花店,将钱包还给了林初辰。

林初辰的内疚感又明显了。

以为又是因为自己的表白害得她睡不着觉。

陆漫漫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其实不是他。

其实都不是他的原因。

是……莫修远。

莫修远的出现确实会给她带来一定的恐慌,她不是怕什么,她只是真的很喜欢现在的生活而不想,被彻底打乱!

她深呼吸一口气。

想着,大不了就真的移民。

逼急了,她也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凡是往最坏的结果打算,也就觉得,不过这么一回事儿而已。

她如平常一般的,循规蹈矩的修剪着花枝,整理着店面。

今天不是周末,人少。

上午十点多,才迎来第一个客人。

“你好,请问是需要买花吗?”陆漫漫很客气很温和的笑着,用标准的国际语言问道。

在这里,见到外国人不惊奇。

毕竟这个地方也算是一个小旅游景点,随着近年来稻香在全国的宣传推广,外国来北夏旅游,选在来稻香的也越来越多。

只是长得这么特别的,还是让陆漫漫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仿若,有些眼熟。

“你不认识我?”外国人用有些蹩脚的北夏国语言问她。

陆漫漫蹙眉。

她为什么一定要认识。

“你真的不认识我?”外国人如钻石版天蓝色的眼眸,带着些不爽的情绪。

陆漫漫抿唇,“对不起先生,我真的不认识你。或许,我们有过一面之缘。”

“本王子怎么可能会和你有一面之缘!”外国人有些傲娇的模样,显得有些嚣张,还带着些不羁。

好吧。

陆漫漫知道这么傲慢的家伙是谁了。

当然,做戏要做足。

她笑得非常甜美,带着非常有礼貌的口吻说着,“对不起,我真的不认识你,如果不是买花麻烦请让一让,别挡着我的其他客人了,我还有营业。”

“诺。”外国男人笃定的口吻非常肯定,“S&King的神秘设计师,你别装了。”

“你找谁?”陆漫漫装傻,“我真不知道你说的是谁。”

外国男人睨着陆漫漫,手指一伸,非常霸气非常潇洒的动作。

身后跟随的助理连忙将一个超薄的平板电脑拿了出来。

外国男人将电脑摆放在陆漫漫面前,“用了将近一个月时间,我终于通过黑客查到了你的IP,然后寻找到了你的活动轨迹。本王子可是专程从阿拉基刚过来专程来找你,你应该感到无比荣幸。谢恩就不必了。”

他的模样骄傲得像一只孔雀,将手上的平板电脑递给助理,然后助理恭敬的又递上了一张精致的信封,他潇洒的将信封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带着些高傲和不愿意和一般人亲近的距离将手上的请帖放在她面前,说,“S&King的冬季展发布会,本次发布会将会确定在北夏国举行,我代表S&King邀请你务必参加。”

一副,她不参加她就有罪的表情。

陆漫漫心里翻了无数的白眼。

她看着面前的外国男人,他叫丹尼尔。达伦。阿拉基国家第一王子,王储继承人之一。不过本人并不热衷于政权,反而对时尚追求很高,喜欢潮流喜欢设计还特别的自恋,S&King的执行总裁就是他,当然不是他创立,毕竟他还年轻,约30岁左右,据说他是因为喜欢这个品牌所以在他25岁的时候花了大笔钱从别人手上收购而来,典型的败家王子代言人,没想到最后会经营成了自己的专属品牌,还特别的赚,被誉为现在全球最火最难购买的奢侈品牌。

达尼尔。达伦收购初意只是为了满足他个人对时尚的追求,后来国际时尚圈对他的欣赏水平有着高度的认可,为了装逼,反正陆漫漫是这么认为的,他就将S&King推广了出来,自己担任执行总裁的同时,也是S%King的专属模特,新产品推出的主打款,限量款,热销款,都是他的宣传海报,他本人长的比较符合时尚圈的审美,就是不特别阳刚,带着些阴柔,本人就是迷之自信。

外界喜欢的人爱得要死,觉得他身上的一根毫毛都散发着疯狂的魅力。

讨厌的人觉得,他就是一变态。

陆漫漫对这个她名义上的老板其实是真的了解不多,也没想过会有接触,所以对他的长相没有深化研究,处于不欣赏也不觉得平庸的认识,现在突然就这么看到了他,多少,还是有些尴尬。

“随意你的沉默就是答应了。”丹尼尔说,说着还从助理那里拿了一张纸巾擦拭着自己的手。

因为是西方人,说皮肤比北夏国的人白了很多。

那一刻她真觉得这个男人,确实很女性化,手长得比女人还好看。

只是,好像有些洁癖。

陆漫漫看着那种邀请函,说,“我考虑一下。”

考虑两个字不知道是不是刺激到丹尼尔的神经了,他表情明显又变了,“本王子亲自出马,你还用拒绝的态度,你不觉得你太高傲了吗?诺、小、姐。”

“我一向一视同仁。北夏国的统帅我也这种态度。”陆漫漫直言。

“你居然把我和这些凡夫俗子作比较!”丹尼尔似乎更无法接受了。

好吧。

莫修远是凡夫俗子。

她也是这么认为的。

“我不会接受拒绝这两个字眼。一个月后的发布会,我会让人来带你去参加的。”丹尼尔说,一字一句,尽管北夏国雨烟说得不流畅,但基本还是能够表达清楚,“价格方面,我给你涨了,也就是说出场费在8位数,同时也是以你们北夏国很喜欢的吉祥数字8开头。比我的出场费还高,你应该觉得无比荣幸。当然,谢恩就不必了,我个人比较低调。”

陆漫漫真没见过这么傲娇的人。

从小被恭维习惯了吧!

简直……让人没办法好好交流。

“走了。”丹尼尔似乎觉得自己已经交代清楚,似乎觉得他说的话理所当然会被别人所认同,不需要得到任何回复,转身就走。走的似乎还用国际语言抱怨了句,满脸的嫌弃,“什么破地方,完全拉低了我的档次,赶紧送我去机场。”

陆漫漫看着一辆豪华轿车扬长而去。

她果然是应该去烧香拜佛了吧。

这段时间简直半点都不让她太平了是吗?!

她随手拿起那张精致的请帖,打开看了看。

里面就写了一个发布会的时间,具体地点也没有说在什么地方。

然后加粗加大的写了一个价格“8千万”。

出场费应该高于S&King的任何一个模特了,包括丹尼尔他自己!

她看上去就是这么喜欢钱的人吗?!

她拿着请帖发呆。

此刻林初辰从外面回来,花店需要随时换新,所以基本上一周两次回去市场进一批新鲜花枝过来。

他看着陆漫漫手上的请帖,诧异的问道,“谁的邀请?”

“S&King。”

“都找上门了?”林初辰有些打趣的口吻。

“是啊,吓我一跳。还是丹尼尔。达伦本尊来的。说是黑我电脑找我IP然后估计通过什么大数据分析找到我的活动轨迹然后锁定了我本人就亲自把请帖送了过来了,你说我是去还是去还是去呢?”陆漫漫问林初辰。

“你想去吗?”

“当然不想。”陆漫漫将请帖收了起来,“虽然8千万很诱人,但对比起把自己再次曝光在北夏国的屏幕上,我还是忍痛不要了。”

林初辰看着她突然有些沉默。

陆漫漫蹙眉,“怎么了?你是在心疼这笔巨款?”

“不是。”林初辰摇头,他说,“昨天晚上我从你家离开的时候,碰到莫修远了。”

“哦,是吗?”陆漫漫总觉得自己无论任何时候,在突然听到莫修远这个名字的时候,都会情绪一下就冷下来,“他说什么了?”

“也没说什么。我只是表达了,我对你追求的决心。”

陆漫漫淡笑了一下。

因为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总在想,我们是不是不应该一直这么低调着过日子。这样,会不会反而成为了被人威胁的把柄。”

“你的考虑我知道。”陆漫漫显得也严肃了很多,“放心吧,我不会受到莫修远的威胁。”

“嗯,我相信你。”林初辰点头。

根本是不假思索的,无条件信任。

陆漫漫看着他的模样,终究说道,“初辰,你这几天给我说的事情,我承认我现在没办法给你直接的答案,但我会告诉你,我在考虑。有时候我需要点时间来给自己勇气,不是你不够好,而是经历的渣男太多,我一时没办法放心。”

“我愿意接受你的考验,不管多久。”林初辰嘴角的笑容,突然就绽放开来。

其实特种兵不会怎么笑。

以前在陆氏上班的时候,林初辰的笑容就不多,做事情很多时候,一本一眼,很有计划很有规矩。

陆漫漫甚至很少看到林初辰,这么由衷的笑容,从内而外。

她其实有点怕辜负了他。

因为,她现在很难踏出内心那一步,很难,做出感情上的决定。

……

文城。

古歆坐在录影棚。

上周录制了唐夭夭的节目。

播出后,反响还不错。

唐夭夭是一个特别适合综艺的艺人,很多综艺节目都想请她,不过她戏多,通告也多,所以忙不出来,特别在现在综艺越来越不能给人新鲜感后,唐夭夭上综艺的时间就越来越少了,所以唐夭夭突然的一个访谈类节目才能够适当的吸引一部分年轻人准时综艺档守在电视机前看最早的录播,当然,大多数年轻人还是习惯在手机上看视频重播,已经形成的习惯,很难有所改变。

古歆也知道这个节目只是一时的拯救电视台现在有些下滑的收视份额,她也只是为了给自己更充分的时间去想更走心的节目,所以没把希望抱太大,不过在所有人制作团队一致的意见下,今晚来录制节目的是他们电视台的董事长,翟安先生。

她也觉得这个举措不多。

不过太大胆了,她也不知道翟安会不会同意。

节目本来是带着娱乐性的,请他这么一个纯商人本来就存在风险,不过,因为翟安现在是北夏国的钻石王老五,谁不知道他旗下三个公司,一个人独揽了曾经辉煌一时的四大家族的其中三个,有传言说如果不是莫氏和统帅有关系,可能早就已经在翟安的名下了。其实没有人知道,莫氏现在也是翟安在负责。

莫昆从很早之前就把莫氏交给莫里斯在打理,后来莫修远当上统帅之后,莫里斯就将工作重点放在了帮莫修远的其他个人财产投资上,明面上的商业经济全部交给了翟安负责,他一个人,接下来了四大家族,这份能耐让古歆真的折服。

其实古歆之前也不知道翟安负责莫氏,有一次找他签文件看到他在处理莫氏的一个case,无意问了一句,她都不记得她原话问的是什么的,反正意思就是莫氏是不是莫修远也交给他了,他的回答很淡定也很肯定。

是。

这个男人,果然是深藏不漏。

翟奕怎么被他算死的。

翟弘怎么被他算死的……

现在也不需要找答案了。

不过说起翟弘。

翟弘当年知道翟氏集团的大股东已经到了翟安手上的时候,据说当时也跟她老爸一样,差点一命呜呼,一时之间也接受不了自己被人玩到这个地步,还是自己一向特别器重一直觉得有亏欠的儿子。

这么多年,算过去算过来,最后终于还是被算死了。

翟弘当时的感受,古歆觉得估计跟吃了苍蝇差不多,呕不出来咽不下去,就卡在喉咙里面,生不如死。

后来是温情给他一个选择。

要么选择放弃翟氏企业安安心心的交给翟安打理,要么就选择和她离婚。

翟弘多爱温情。

爱了这么多年,当然最后只得妥协。

不过妥协归妥协,和翟安的感情就再也亲近不起来了,两父子大概以后都好不了了。

所以翟安基本上就不会回别墅了。

莫名就,想了那么远。

古歆被现场导演的声音给拉回了神。

刚说到找翟安来当嘉宾,其实确实是一个很大胆的决定,不管翟安是不是钻石王老五,让一个商人上娱乐节目以前就有过这份先例也并不是一个成功的举措,所以还是很冒险,当然,翟安会答应也真的很奇迹。

古歆一直觉得翟安很烦这种真人类节目,他这么低调这么不愿意在媒体面前露面甚至有时候有杂志社预约采访他都是黑脸直接拒绝的,更别提偶尔参加什么活动被媒体撞到要采访了,完全就是没办法靠近。

而这次这么爽快的答应了古歆的提议,简直是受宠若惊。

她真不知道是不是那晚上她比较卖力的原因。

毕竟给他说这事儿的时候,他们正经历完一场畅汗淋漓的床上运动。

她很狗腿的给他委婉的说了他们制作团队的想法然后他没有犹豫的答应了。

她还以为是他事后随口应付的。

真的给他提醒说今晚要录制节目时,他居然就很配合的出现在了录影棚。

整个录影棚现场都是安静的。

因为大BOSS在,该表现的都在表现。

特别是他的后宫团。

录制开始。

古歆坐在下面,一边看着摄影机翟安的模样,一边看着整个灯光效果。

毕竟,她也要好好表现。

录制开始。

翟安的节目较唐夭夭的还是有所不同,翟安的现场显得严肃一些,上一期唐夭夭以游戏为主访谈为点缀,尽管访谈居然最后成了经典。而翟安这期,则主要是访谈。

画面变得比上一期严肃很多。

也不知道观众能否接受这种反差。

古歆感觉现场录制已经很顺利了,就规规矩矩的坐在旁边,看着主持人和翟安的一问一答。

很多涉及到一些经商的理念和对他个人的恭维。

直到最后,是八卦环节。

综艺节目,万变不离其中。

因为是大BOSS的采访,所以会提前做了问题沟通。

据说,翟安看了一眼,说都可以。

她如果没有记错。

应该有很多,很劲爆的问题。

他真的都可以,来者不拒?!

------题外话------

二更求月票。

好,就这么傲娇的飘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