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想要一辈子其实不难/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城电视台录影棚。

支持人拿着手上的问卷,对着翟安。

经过前面一系列的小活动和访谈,两个人之间也稍微随和了很多。

主持人提问,“翟董你知道你现在被誉为北夏国的钻石王老五吗?对于这个称呼你接受吗?”

“不太接受。”

“为什么?”主持人笑着说道,“这可是对单身男性很高的赞美词。代表着你的财富和你的魅力。”

“毕竟我离异过。”

主持人那一刻一顿。

没想到翟董事长的答案这么直接。

气氛有那么一秒的尴尬。

而那一刻,古歆也感觉到周围有视线飘了过来……

她心里猛翻白眼。

那都是之前的事情,他现在也特么的后悔死了有木有?!

主持人很快又说了两句调节气氛的话,继续道,“虽然翟董离异,但依然是大家心目中完美的国名老公人选。只是不知,翟董的择偶标准是什么样的?”

“没有特别的标准。”翟安说。

“没有特别标准吗?翟董的意思是感觉比较重要?”

“嗯。”翟安点头。

“你知道现在网上有一个话题特别火?”

“试试婚姻?”翟安扬眉。

“当然不是。那是节目组为了效果故意为难的夭夭的。”主持人故意的说着,说完,还带动气氛的笑了笑。

翟安也附和着笑了一下。

“节目组为了为难翟董,所以想了另外一个热门话题。”主持人说得直白。

倒是让现场都笑了起来。

“嗯,你讲。”

“很多人说喜欢和翟董你共度良宵。”主持人手势指了指大屏幕,“这是我们节目组在确定邀请您来参加我们节目录制的时候,在网上花了三天时间做的一个电子问卷,三天时间又上百万的人参加了我们的问题调研。你想知道调研的内容是什么吗?”

翟安耸肩一笑。

“内容是,如果有机会,你愿意和翟安睡吗?”

翟安那一刻分明,耳朵有些红了。

古歆就是这么敏感的能够察觉到这些他细微的变化。

“百分之九九的人说愿意。其中还包括已婚妇女。甚至,超过45岁的女性。”支持人让工作人家将调查显示在屏幕上,回头对着翟安说道,“对于这样的问卷这样的结果,翟董你是接受的吗?”

“我没想到我居然这么受女性朋友欢迎。”翟安诚实的说着,“我记得几年前,无意中听到咱们电视台的两个同事在饭后闲暇之余议论过我。”

“是吗?”主持人反而八卦了。

因为没有经过彩排。

因为他们只是有问题,其实答案翟董是没有说出来的。

所以翟董明显是主动有话要说,倒是让主持人很有兴致。

“说我在那方面看着就比较,不行。”翟安说得坦然。

“哈哈。”主持人笑了。

翟安也笑了笑。

“我其实很想知道,这两个同事还留在电视台吗?”

“还在。”翟安肯定道。

下面的古歆和林巧巧互相对视了一眼。

就知道,翟安根本就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云淡风轻。

就知道很记仇。

这么久远的事情了,他居然一直耿耿于怀。

“是我们下面的工作人员吗?”主持人继续八卦。

说真,她个人真的很想知道。

“是。”

“就在我们现场?!”主持人惊呼。

“嗯。”翟安点头。

“是谁是谁?”主持人完全是毫不掩饰的激动了起来。

翟安抿唇一笑,“就不要太为难她们了。”

“翟总果然好大气。”主持人说着,稍显有些失望。

翟安无所谓的笑了笑。

主持人拉回到主题,继续下面的问题,“刚刚不是看到了,有百分之九十九的网友是非常很想和你睡的,然后栏目组就被反问了,有将近百分之三十的网友提出非常直接而大胆的问题,我们看屏幕。”

屏幕上写着硕大几个字,“请问翟安最喜欢什么床上运动的哪一种姿势?”

现场所有人女性工作者,都一脸兴致高昂的看着翟安。

就想知道他会怎么回答。

翟安看着屏幕上的问题,沉默了几秒钟。

他说,“女上男下。”

主持人绷不住了。

她笑了两声。

其实是没想到翟董真的会回答得这么明确。

很多嘉宾遇到这种故意刁难的问题一般都会用模棱两可的答案,比如什么“都喜欢”,“都可以”。

他却这么直白。

还这么直白的选择了一个,很激情的姿势。

“能问为什么女上男下?翟董在床上很被动。”

“对比起来,比较被动。”翟安说。

“意思是翟董比较喜欢在床上比较主动的女孩儿?是这个意思吗?”

“因人而异。”翟安直白,直白的对着主持人说道,“对某人,我习惯被上了。”

古歆觉得那一刻,她脸应该是在发烧的。

“某人?”主持人立马抓住了重点,“翟董是不是已经有固定交往对象了?”

“你猜?”

我猜,我猜你妹!

主持人一腔热血就这么被一盆冷水泼了下来。

当然,她也不敢真的为难了翟安,连忙转移到下一个问题,“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大家都知道翟董你即将30岁,大多数女性同胞们对你的婚姻是操碎了心,都很想知道,翟董你会在多少岁的时候再次结婚?”

“我没想过。”翟安一字一句。

“对未来没有这方面的规划吗?”

“暂时没有。”

“所以广告单身女同胞还是有机会的。”主持人总结。

翟安笑了笑。

主持人又随便和翟安聊了几句,很自然的结束了这次的现场录制。

录制结束后。

所有工作人员都在各自整理自己的东西。

翟安从沙发上站起来,说道,“晚上我定了宵夜,大家辛苦了,一起吃东西吧。”

其实是知道很多人为了录制节目,都是吃盒饭。

盒饭也是匆匆吃几口就开始工作,作为大BOSS在这个时候招待自己的员工,最能拉拢人心了。

现场工作人员听说有夜宵,原本有些僵硬的空间瞬间就活跃了起来。

三三两两的,忙完了手上的事情就匆匆的赶着去了高级会所的高级餐厅。

说是夜宵,其实就是大餐。

整整一个大桌子的人,大概有20来个,围在一起,吃得很放肆。

反正老板请客,往命里面吃。

翟安不太会喝酒,还是会在吃饭之前,和大家碰一杯,以调动气氛不至于那么尴尬。

共同举杯后,狂吃了不到10分钟,就开始有工作人员来敬酒了。

古歆一般在这种场合会选择性坐在翟安的旁边。

而每次到这个环节。

她都会非常出来的为翟安挡酒。

比如有人过来敬酒,她就会很自然的站起来将翟安的一大半给喝了。

三年来。

年年如此。

公司的人都习惯了,有时候倒真的是借着敬翟董的酒故意和古总喝。

谁都知道古总为人豪迈,特别是在酒桌上,基本是来者不拒,当然酒量也好得惊人,一般这么一桌人,很难撂倒她。

酒桌的气氛一般不会太尴尬。

喝开了之后,私底下大家也会放松很多。

其实翟安整体对下属还是不错的,除了对古歆稍微严厉了那么一丝,其他人一般还是和颜悦色,也就导致“后宫团”某些人会主胆大的主动靠近,然后主动八卦。

“翟董。”娇滴滴的吴小姐,搞活动营销策划的,习惯性用她软绵绵的嗓音,嗲得男人们直哆嗦。

当然女人缘自然差到不行。

翟安看着她。

吴小姐端着一杯红酒,“人家不要求你喝太多,也不需要古总帮你喝,人家就想把这杯干了之后,你回答人家一个问题。”

现场无数女人的白眼。

男人却一脸看热闹。

“你说。”翟安对着她,真的没有太拿出领导的架子。

吴小姐先就把红酒一干二净了。

现场的男士们一阵起哄。

要知道吴小姐是出了名的“不会喝酒”。

“人家就是很想知道,你刚刚说的讨论你的那两个同事到底是谁?”吴小姐看着一大伙子人。

翟董说是在这之中的。

吴小姐说出来后,其他人也突然好奇了起来。

谁胆子这么大敢讨论大老板?!关键是还被抓个正着。

古歆觉得自己脸有些红了。

林巧巧那一刻简直是恨不得撕了吴小姐这个骚狐狸。

你想要亲近翟董你就脱衣服啊,你丫的不是拉人下水吗?!

“真的很想知道?”翟安看着吴小姐。

“人家真的很想知道啦!”吴小姐跺脚,娇媚到不行。

“是我说的。”古歆突然开口。

所有人眼神齐刷刷的放在了她的身上。

翟安嘴角笑了一下。

古歆说,“吴小姐有意见吗?”

“当然当然没有。”吴小姐连忙说着。

不管如何,基本的职场定律不能惹了上级她还是知道的,“我就是随口问问。”

怎么不说人家了?!

古歆心底嘀咕着,又开口说到,“当时是误解,我在澄清,毕竟当年就我和翟董那什么过,所以澄清一下他那方面挺好的,你们都有机会。”

“哇!”在场的人都惊叫了。

这特么的一顿饭局,要不要搞得这么热闹。

翟安似乎是看了一眼古歆。

古歆感觉到视线,转头看着他。

那一刻,莫名的两个人都有些……尴尬。

旁边的吴小姐一听说大家都有机会,嘴角一下就笑了,身体软软的突然靠在了翟安的身上。

翟安很是礼貌性的用双手挡住了彼此的距离。

“刚刚突然一杯红酒,头好晕。”说着,吴小姐就非常非常故意的把坐在翟安右手边的同事给挤了出去。

那个同事皱了皱鼻子,也没好发脾气,反正习惯了吴小姐的骚货气息了。

而后。

整个饭局,吴小姐就这么跟没有骨头似的,靠着翟安,推都推不开。

所有人看得辣眼睛。

好在也在社会上这么多年,看得多了就习以为常了,一会儿功夫就各自调节气氛各自转移视线,喝酒吃饭去了。

吃完夜宵都已经凌晨1点了。

有些人喝醉了。

有些人清醒着。

清醒的人开始一对一的送酒醉的回家。

吴小姐就是那种酒醉然后又只要翟安送的人。

古歆就这么看着吴小姐坐上翟安的专用车离开了。

她其实头也晕。

她其实不是自己表现的那么能喝。

每次回去,吐得撕心裂肺的那个女人,也不知道是谁。

她揉了揉太阳穴,坐在自己的专用轿车回去。

每次一个人都会觉得特别的孤独……

她果真还不不太适合把自己放在女强人的位置上,她果真还是很需要男人保护的。

这么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电话的短信铃声突然响了一下。

她点开,点开看到翟安发的信息,说,“你今晚过来。”

这是这个月第三次吧。

刚刚吴小姐没有死缠烂打的,然后来个疯狂的女上位。

要知道。

就吴小姐那身段,女上位什么的,绝对不差。

她深呼吸一口气,让司机将车子开向了翟安的小区。

她按下密码。

其实那一刻是真的有点不敢确定,里面会不会多了一个女人,然后两个人正在热情似火。

好在。

没有。

翟安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

她嘴角一笑,“吴小姐没有说她酒醉的厉害不能回家了?”

翟安脸色稍微有些变动。

吴小姐确实有要求,吴小姐确实还在他耳边说了,她也可以上位。

而且……很棒。

他当时只觉得,有些恶心。

所以半路就下车了,然后让司机送古小姐回去,他打了一个出租车回来。

“不过也是,你这么洁癖的人,要知道古小姐有多少男人,估计会呕死。”古歆笑着妩媚,走路都有些风尘了,其实是酒精的作用,“我去洗个澡。”

翟安就看着古歆一路跌跌撞撞的走进了浴室。

因为酒醉,所以多花了点时间洗澡。

古歆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看到翟安随便拿着一本杂志在床头上看。

听到浴室房门打开的声音,他眼眸抬了一下。

古歆就系了一条浴巾。

还是松松散散的那种,不特别紧致。

让人有种错觉,错觉到她可能稍微步伐大一点,就会掉在地上。

实际上也是如此。

在古歆爬上床还未真的爬到他身上的时候,她的浴巾就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了。

她笑得一脸妩媚。

“我们继续,你喜欢的姿势……”

一夜。

沉沦。

维持了2年多。

古歆突然是真的有些觉得,这种关系,可能不会长久了。

毕竟,总一天谁都会烦。

而那晚上她一直没有告诉翟安。

其实好多问题,都是她想问的!

……

采访翟安的那档节目播出来之后,意料不到的,效果很好,且收视率直接上升了几个百分点,网络点击率和播放率也创下了这么久以来,文成电视台的一个新高,果然有时候,一个大胆的举动真的可能会收获意想不到的结果。

网上现在对翟安的议论声很多。

很多人都觉得,国名老公也不是想象的那么,高冷。

至少整个录制节目过程,翟安表现得很随和。

古歆坐在办公室,将下一期的嘉宾采访确定。

能够有话题的有带动力的有感染力的公众人物不多,且有些也没有时间来上节目,能够维持到多少期,古歆自己都没有把握。

她抿了抿唇,拿起电话让秘书进来。

林巧巧恭敬道,“古总你找我有事儿吗?”

“下午通知各部门开个会,内容是关于我们创新节目的会议,你让他们都准备一下,我需要大量的意见刺激我的灵感。”

“是。”林巧巧连忙点头,又问道,“古总你是觉得,现在的节目还没有达到你的预定效果吗?其实现在很多电视台的收视率都在降,那是因为现在年轻人基本不喜欢看电视,其实我们电视台的APP份额还是很高的。”

“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翟安的那种层面的高觉悟,也并不觉得电视台的收率下降,收视份额有些下滑其实对我们实际的影响有多大,但翟安提出来的,说我们没有走心的做一档节目,我觉得那一刻是有些无力反驳的。这么多年了,死磕在真人秀综艺类节目上,和各个电视台基本大同小异,很多时候基本上不是看电视台的能耐了,而是看请的艺人号召力,这样被动的方式只会让我们电视台以后在娱乐圈的发展举步维艰,我们还是应该把主动权拿到自己手上,就像前几年鼎盛时期,但凡有明星艺人有任何宣传活动,第一站想到的绝对是我们文城电视台。”

“嗯。”林巧巧觉得古总说得有道理。

以前真没觉得古总这么有深度。

现在越发的觉得,这个女人好能干。

“你去让各部门先准备一下吧,我暂时没想到特别好的节目类型,我们集思广益。”

“是。”

古歆看着林巧巧出去,又回头在网上寻找灵感。

灵感这种东西,真的可遇不可求。

下午时刻。

她坐在高级会议室里面,下面一排排的部门经理,就这么看着她。

古歆直白道,“我们今天要定下我们本年度最后一个季度的安排计划,主要是需要做出一档有创新类的节目。这也是翟总对我们的要求,回顾前面的三个季度,到年终总结的时候我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去做这份报告,当然我并不觉得是你们的原因,我自己也没有引起重视,觉得现在大趋势是做综艺做娱乐,没有深度思考。现在思考,我个人觉得也不会太晚,所以大家沉下来,一起讨论,现在什么类型的节目会更吸引观众引起共鸣。”

因为提前通知了会议内容,大家也都有些准备。

也就都各抒己见。

古歆让林巧巧一直在做着记录。

古歆也在认真思考他们说的每一个类型。

她听着他们有些吵乱的声音,突然停了停问道,“吴总监,你刚刚说,想要做一档真人真事?”

“嗯。”吴总监点头,“我个人觉得,现在真人秀综艺秀太浮夸太脚本,其实大多数观众确实都审美疲劳。我觉得现在娱乐圈特别是我们电视台需要做一档清流节目,让人们不要沉浮在这种有些虚拟的世界里,还是应该落脚到实处。”

“我也有这种打算。”古歆点头。

她其实也有一些心里的想法,只是很想能够得到认同,才会这么叫人来一起商讨。

“古总有什么好建议吗?”

“我想做一档,跟踪类节目。”

“跟踪?”所有人诧异。

“现在大街上依然有很多小孩子乞讨的事情,我在网上经常看到有网友发帖质疑是一些绑架了小孩的团伙在做,我觉得我们应该通过电视台还原某些事实真相。”

“古总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去深入采访那些孩童?”

“具体细节和方式我们可以商量,但我觉得,还原很多民间传说但一直没有得到解决的问题,是很有卖点和吸引力的,而这种卖点的真正吸引人群更广泛,更能够得到大家的关注和支持。”

古歆一说,立刻得到了大部分人的支持。

现在大家都在做电视节目,都在按照剧本演电视节目,从来没有真的去还原一个事实真相。

这会是一个契机。

“从现在开始,我们进行分组策划。”古歆当机立断,她最不喜欢的就是拖泥带水,在自己确定某个事情的时候,就要立即实施起来,否则她容易懒惰。她一本正经的吩咐道,“吴总监你主要负责收集现在网络上大多数人最想要得到解决的十大民间疑问。整理出来之后,我们商量哪些可以来做。”

“是。”

“张经理这边主要负责制作团队的准备,这可能涉及到很多有些危险性的拍摄,所以要提前做好沟通,有什么困难,尽早给我说。”

“是。”

“其他人先暂时配合他们两个部门的要求。综合部这边做好人员分配,同时,在制做一个栏目的时候,需要投入的资金做一个大体准确的预算出来!我要给董事长汇报申请。”

“是。”

古歆再交代了一番,散会。

大概又得这么加班加点的,忙很长一段时间了!

她回到办公室,那一刻却突然捉摸着她又有一个月没有去稻城了。

想了想。

在这个分明很紧的时间,直接让秘书帮她订了一张机票,下午就去到稻城了。

很多时候她去稻城不只是因为她对陆漫漫对莫一诺的想念,有时候是真的去那个地方,可以放松一下自己的情绪,她压力太大的时候也需要得到放松和发泄。

她到达稻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她敲门陆漫漫家的家门。

开门的是林初辰。

古歆就这么顿了顿,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

林初辰嘴角笑了一下,“虽然很想如你所想,但一直在路上。”

古歆忍不住笑了笑。

走进去的时候,陆漫漫正在洗碗。

“怎么来得这么晚今天?”陆漫漫看着古歆,问道。

“我不是上班都要上死了吗?”古歆有些抱怨,“饿死了,没晚饭了吗?”

“有,你就将就吃吧。剩菜剩饭。”

“好啦,我也不特别挑食。”古歆说着。

陆漫漫擦了擦手,先帮古歆准备晚餐。

林初辰就自然的去接手陆漫漫洗碗的工作,两个人分明很有夫妻模样。

古歆看着他们的模样,就跟认定了什么似的,忍不住笑了笑,回头跑到沙发上和莫一诺玩耍了一通。

莫一诺很喜欢古歆。

因为就只有干妈会这么陪她疯陪她闹。

两个人玩了一会儿。

陆漫漫让古歆过来吃晚饭。

古歆亲了一口莫一诺,让她乖乖看电视,自己去了饭桌。

“你陪我吃不行吗?”古歆看陆漫漫做好饭菜转身就走的模样,有些很不是滋味。

“初辰在洗碗,我去帮他,洗完了就过来。”

“他不应该好好表现吗?”古歆一脸理所当然。

陆漫漫无语。

“过来啦,陪陪我,一个人吃饭多无聊。”古歆抱怨。

陆漫漫实在不想和似乎在她身边永远都长不大的古歆计较,她看了看厨房,选择坐到她旁边。

古歆吃着饭菜。

不知道是不是压力,或者身体太累太疲倦,其实胃口不太好。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陆漫漫一眼就能看穿。

“嗯。”

“工作上的?”

“都有。”古歆说。

“先说工作上的吧。”陆漫漫看着她的模样,一步一步开导。

“这段时间电视台的节目不太好,我觉得我能力有限,但是翟安要求很高。”古歆在陆漫漫面前,几乎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

“唐夭夭和翟安的访谈节目都做得很成功。”

“但这个节目不会长久。”古歆也很喜欢把自己的难题说给陆漫漫听,总觉得她能帮自己,“我打算做一档跟踪揭秘类节目,直白点就是,我现在在找民间很想要知道的一些疑问,去深入调查然后揭秘真相。”

“不错啊,想法很好。”

“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好。”古歆叹气,“刚刚分配完工作我自己都没有来得及整理,就订了机票到你这里来了,每次想要逃避一件事情的事情,就想到你。”

“我应该荣幸了?”

“必须的。”

陆漫漫淡笑着,“古歆,我其实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你对自己这么不自信?”

“有吗?”古歆诧异。

她分明对她的工作很有成就感。

“你是不是觉得,你是因为睡了翟安才爬上现在的位置的?”陆漫漫很认真的问她。

古歆悻悻一笑。“别说得这么直白。”

“那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诉你,一个成功的商人不会这么意气用事。”

“嗯?”

“你觉得翟安算是成功人士吗?”

“废话,成功得不能再成功了!四大家族企业,四大家族企业都在他手上!”古歆说得还有些激动。

“那就行了。翟安既然让你坐到了这么高的位置上,就证明,你的能力至少是他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你应该心安理得。”

“可以这么自我安慰吗?”

“不是自我安慰,是事实。”陆漫漫说,“还有你的揭秘类节目我觉得很有创意,做得好,文城电视台又会成为标杆的。”

“你果然三两下就安慰到我了。”古歆由衷的说着。

陆漫漫微微一笑,“接下来,再说说你的感情问题吧。”

古歆就知道,陆漫漫什么都清楚。

尽管在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

“这段时间莫名一直有个错觉,觉得自己和翟安,应该坚持不长久了!”

“所以你开始患得患失了?”陆漫漫反问。

“大概吧。”

“2年多了,你们之间到底发展到了什么关系?”陆漫漫其实也很想知道。

有时候真的认真问古歆的时候,古歆总是三两句就掩饰过去了。

不愿意多说。

所以至今,她也不清楚他们之间关系到底如何。

“不太好,也不太不好。”古歆歪着脑袋,“准确说就是,我们之间除了床上关系就剩下上下属关系了。”

“你们没有感情上的交流吗?”

“真没有。”古歆诚实的说着,“每次上完床我就灰溜溜的离开。其实我每次走的时候都走得特别慢,但他从来没有说留我一次。上次去他家都醉了,其实完事儿之后身体很累很想休息,结果我还是起来走了,他也没有挽留,更没有送我。”

古歆顿了顿,说道,“所以我觉得他大概是真的不爱我了!”

“他不爱你就不会和你维持这种关系。”

“我当时也是这么安慰自己的。不过2年多以来,我觉得这真的只是自我安慰而已。你知道文妍死的似乎说什么了吗?”古歆说,一字一句的说道,似乎那个画面还记忆犹新,“她说,翟安你这辈子都不能娶古歆。文妍用死的代价让翟安记住她,记住她的话。”

陆漫漫安静的听她发泄。

“有时候,午夜梦回的时候,我都会被文妍的噩梦所惊醒,我都会想起文妍死的时候说的话以及她痛心无比的表情,我想翟安比我更心软的一个人,应该承受的比我更多。所以我觉得他大概是真的不会接受我了。而随着我年龄越来越大,明年我就29岁了,我也会恐慌当我老了是不是真的会孤独一个人,我也会担心,翟安当了一定年龄之后终究会抵不过他母亲的要求最后还是娶妻生子,我越来越恐慌,有一天我看着翟安,和别的女人共度一生。我……”

古歆已经有些说不下去了。

她眼眶红彤彤的。

仿若一年总有那么几次,特别的敏感特别的脆弱。

有时候也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就是在不抽风的时候,偶尔也会这么感性!

陆漫漫主动抓着古歆的手。

古歆直接靠在她的肩膀上,低低的在抽泣。

陆漫漫安抚着她,说,“如果你真的想要和翟安一辈子,其实……不是那么难的。”

古歆顿了顿,擦了擦眼眶看着陆漫漫。

总觉得漫漫无所不能,就是聪明得让她有些嫉妒。

陆漫漫嘴角微微一笑。

她其实不知道这是在帮她还是在害她。

就像上一世,她无条件的站在了古歆感情的那边,鼓励着她追求自己的爱情追求自己的幸福导致上一世她最后的悲剧发生,而这一世,她还是见不得古歆难过,还是又站在了她感情的那边。

她靠近古歆的耳边,轻声在她耳边说着。

古歆瞪大了眼睛,不相信的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嘴角微微一笑,“你可以考虑。我只是提意见。”

古歆觉得漫漫真的是天才。

只是……

真的可以吗?!

“吃饭,我去帮初辰洗碗了。”陆漫漫看了一眼古歆,起身走向了厨房。

林初辰基本上已经把厨房收拾好了,陆漫漫感激道,“谢谢。”

“真希望有一天可以盼到你可以理所当然的接受我对你的好。”林初辰洗干净手,然后用干净毛巾擦拭。

陆漫漫淡笑着,没有多说。

林初辰也不会多说这些敏感的话,两个人走出厨房。

古歆三两口把剩余的饭菜吃光了,陆漫漫瞄了一眼直白道,“记得把碗洗了。”

古歆不爽,一边将自己用过的碗筷端进厨房,一边说着,“真不把我当客人。”

陆漫漫当没听到。

林初辰吃过晚饭之后就会离开。

他逗了逗莫一诺,然后出门。

陆漫漫想了想,转身对着厨房洗碗的古歆说道,“你帮我看着一诺,我送送初辰。”

“去吧去吧,你们好好恋爱,我给你带孩子。”古歆跑出来,一脸贼笑。

陆漫漫翻白眼。

转身看着林初辰,看着他忍不住在笑。

陆漫漫其实真的觉得林初辰很好,不说以前那些不开心的事情,至少这三年他们的相处是真的很温馨很有默契,她不排斥他的靠近,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经历不好,她真的不会这般去拒绝林初辰。

总觉得自己是其他男人犯过的错,衡量在了林初辰的身上。

想来,对他其实很不公平。

他们一起下楼。

秋天的夜晚因为凉风,是真的有些冷了。

“别送了,也不远,你赶紧回去吧。”林初辰说道。

“就是想要出来陪你走走。”陆漫漫摇头,笑得很恬静。

林初辰听着她的话,心里很暖,说不出拒绝的话,他将自己身上的一件淡薄外套脱下来披在了陆漫漫的身上。

陆漫漫看着他。

林初辰说,“你穿着,我一般不容易感冒。”

“早知道我该多穿一件下来。”

“这样挺好的。”林初辰说,“以前没谈过恋爱不太懂电视里面为什么男主角总是喜欢将衣服脱给自己喜欢的女人,现在总算知道,这种感觉有多好了。”

陆漫漫抿了抿唇。

林初辰突然牵起陆漫漫的手。

陆漫漫一顿。

林初辰没有说话,但脸上明显有些羞涩。

陆漫漫也没有放开。

两个人走到小区门口。

林初辰那一刻真的很想,真的很想如果这条路可以走一辈子该多好。

终究。

路都会有尽头,就跟人生一样。

他放开她,说,“就送到这里吧,你早点回去,太晚了我也不放心你出小区。”

“嗯。”陆漫漫点头。

林初辰不舍的放开她的手,准备离开。

“初辰。”陆漫漫叫着他,大步走过去。

林初辰就这么深深的看着她。

陆漫漫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然后垫着脚帮他披在了身上,林初辰比陆漫漫高很多,特别是在陆漫漫穿平底鞋的时候,她需要垫着脚才能够顺利地将衣服搭在他的身上,而这样的方式,会让两个人的距离看上去很近,很亲密。

而且明显是她在主动。

耳边,似乎有什么动静。

林初辰有他作为特种兵的敏感,他眼眸一紧,转身就准备利索的过去。

陆漫漫一把拉住他。

林初辰看着她。

“别管了。”陆漫漫说,“不太重要的人想要知道一些我们的事情,就让她知道吧。”

林初辰是真的觉得陆漫漫很聪明,聪明到,仿若可以洞察一切。

这么一个聪明的女人,到底是什么原因,会让她真的放下世界的浮华而甘愿平淡?!

“早点回去,晚安。”陆漫漫微微一笑。

林初辰还是这么深深的看着她。

看着对着他微笑着说再见。

他突然伸手拉着她,然后猛地一下将她楼抱进自己的怀抱里。

温暖的怀抱,将她紧紧的包裹了起来。

陆漫漫有些惊吓。

惊吓那一刻,只听到林初辰说,“或许你想要让他看到,我们这样!”

陆漫漫嘴角一笑。

大体是吧。

------题外话------

今天真没二更。

不过真感谢亲们,因为月票榜在第二了!

蹦擦蹦擦,嘚瑟一下。

你们都是宅最爱的小妖精。

话说。

亲们很多是不喜欢看古歆的剧情的,也有人很喜欢。

众口难调。

但是宅是一个很固执且很有自己想法的人(直白点就是死倔),所以宅就在在这里明确一下,这篇文的主要是以漫漫为主,但古歆的篇幅绝对不能把她当初单纯女配来看待,就跟上一篇《长媳》的贝迪一样,宅觉得,古歆也是女主之一,所以她的故事会在正文你就会有个结果,不会挪到番外,也就意味着,她的剧情会相对较多。

亲们不要埋怨了。

宅一直觉得,看文慢慢看,一篇文结束的时间其实很快,有些人觉得一年很长,有些人觉得一年太久,但当这一年真的过去之后,你会觉得,时间也不过,转瞬即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