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回文城,重新回来/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送走了林初辰。

陆漫漫回到家里面。

古歆已经抱着莫一诺一起泡澡了。

莫一诺最喜欢泡澡了,两个人在浴室里面玩得热闹。

陆漫漫是真的有些嫉妒古歆的性格。

刚才到她家的时候,虽然表现极力在隐忍但还是不难看出,好像天都塌下来般的绝望,现在突然又能这么没心没肺,还能和小孩子打成一片,她恍惚在想,要是当初古歆那个孩子没掉,现在大概也会是一幕很温馨的画面。

“别泡太久了,早点睡,明天还要起床。”陆漫漫丢下一句话,没有去打扰两个人的幼稚游戏。

古歆和莫一诺同时皱了皱鼻子表示不满。

古歆把泡沫弄在莫一诺的头发上,玩得是真得很认真,她一边弄一边说,“觉得你妈咪大人是不是太严肃了?”

“嗯。”莫一诺小朋友点头。

她一直觉得她是一个诚实的孩子,所以她不会撒谎。

“你是不是更喜欢干妈?”

“我更喜欢和干妈一起玩。”莫一诺说,“但最爱我妈妈。”

“小没良心的,白眼狼。”古歆有些吃醋的点了点莫一诺的鼻子。

“白眼狼?”莫一诺有些懵逼了,她说,“为什么这么多人叫白眼狼?!”

“还有谁叫了?”古歆似乎是也玩够了,起身把莫一诺也从浴缸里面抱了出来,然后先帮她冲洗干净。

“我有一个白眼狼叔叔,是我妈妈很不喜欢的人。”莫一诺交代,“长得很帅,他还说是我爸爸。”

“什么?”古歆分明是被吓到,“你说是你爸爸?莫修远?”

“我妈说是白眼狼。”莫一诺一字一句说得很认真,“我妈很不喜欢这个白眼狼叔叔,我妈妈还不让我给他开门。”

“你说你叫你爸白眼狼叔叔啊?”古歆嘴角笑得邪恶。

想想那画面都……够劲爆了。

“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我爸爸?”莫一诺歪着脑袋,又补充道,“不过他眼睛的眼神和我的一模一样。”

“那就一定是了。”古歆一口笃定。

陆漫漫很不喜欢的,长得帅的,眼睛还是墨绿色的。

这么明显的特征,不用任何怀疑。

“我妈妈和我爸爸关系为什么这么不好?”莫一诺不明白。

其他小朋友的爸爸妈妈不都是相亲相爱的吗?!

为什么她会遇到这么奇葩的爸妈?!

“那是因为……”古歆沉思,在想怎么用语言来形容会比较让一诺能接受。

总不能说她爸劈腿吧。

她怕给小朋友留下影响。

这么冥思苦想。

莫一诺突然说道,“我爸爸肯定有另外一个家庭了。”

古歆真觉得莫一诺,三岁多不到四岁的莫一诺,这特么的好早熟。

“我有个同学叫茜茜,她就说,她爸爸有另外一个家了,所以不要她和妈妈了。我想了很久,我觉得我爸爸可能也是这样,所以不要我和我妈妈了。”莫一诺真的说得特别的清楚,逻辑思维,简直逆天了。

莫家出天才吧。

莫子兮,莫修远的儿子,听说智商160+,天才儿童。

翟安,也有着莫家血统,智商也是高的离奇,她从小就领教过,现在更别说了。

莫修远她虽然接触不多,但是叶恒之前给她说过,说莫家人的智商高得吓人,这是遗传。

所以自然而然,莫一诺也遗传了莫家人的高智商吧。

我滴个去!

这是聪明到一家去了。

“干妈,你干嘛发呆?”没有得到回答的莫一诺,有些不开心。

古歆猛地回神。

回神,用小浴巾把洗干净的莫一诺给围了起来,让她站在浴室的台阶上帮她吹头发。

古歆说,“不管怎样,一诺你只要记住,你有一个世界上最好的妈妈,是最好没有之一。所以不要有遗憾,你和其他有爸爸的小朋友一样幸福。”

“嗯,我知道。”莫一诺点头,“所以我才会最爱我妈妈。干妈你别吃醋,你在我心目中排第二。”

“谁吃醋了,小碧池!”古歆逗乐。

“碧池是什么意思啊?”莫一诺一脸天真。

古歆觉得要陆漫漫知道她教一诺说脏话,估计得掐死她。

两个人打打闹闹的,一起洗完澡。

古歆把一诺抱到她的房间。

一诺睡眠很好,简直是秒杀,古歆还在一本正经的给她讲故事的时候,她就呼呼大睡了。

睡着的一诺真的很可爱很可爱。

长得完全是陆漫漫的小翻版,看着她的模样,隐约还能够想起漫漫小的时候,总是一脸的讨人喜欢。

她俯身亲吻了一下一诺的额头,转身准备出去。

然后就看到陆漫漫站在门口,这么看着她们。

陆漫漫说,“有个孩子也挺好的。”

“嘚瑟。”古歆走向门口,将房门给一诺关了过来。

陆漫漫笑了笑,两个人坐在客厅沙发。

现在还早,两个人还能看一会儿电视。

“其实一诺应该给你带来很多快乐吧。”古歆幽幽的感叹。

“是痛并快乐着。”陆漫漫带着回忆说道,“你不会知道当我真的接手莫一诺的时候,那种手足无措的感受,你知道我很少哭的,但刚刚一个人带一诺的有一段时间,我几乎天天守着她哭。”

“你还有这么凄惨的时候?”在古歆看来,陆漫漫无所不能。

“因为她不喜欢我。”陆漫漫说得很平淡,实际上鬼知道都经历了些什么。

当时的陆漫漫是真的难受过很长一段时间也后悔过很长一段时间。

后悔自己为什么不给一诺喂奶。

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在可以和她培养感情的时候,不好好培养。

她不恐惧自己从来没有单独照顾过小孩,也不怕什么都不会什么都得学,也不抗拒整夜整夜不睡觉的守着她陪着她,她只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接受不了,一诺不接受她,一诺抱在她怀抱里,却一直哭着吵着排斥着,口里一直嚷嚷着“粑粑粑粑……”

那种滋味……

她现在真的不想再回忆。

“你真的很坚强。”古歆有些心疼的说着。

陆漫漫笑了笑,“人都是逼出来的,在我看来,现在的你也很坚强也很努力,这是我对你从来都不会有的定义。”

“你又在夸奖我来着。”古歆又开始嘚瑟了。

陆漫漫翻白眼。

她从沙发上站起来,“不早了,我去洗澡,你少看点电视早点上床睡觉。”

“嗯。”古歆点了点头。

陆漫漫转很走进浴室。

其实很久都没有想起三年前的事情了。

很久都没有想起自己一个人带莫一诺,当时不知道依靠谁不想让她父母看到她的凄凉也不放心请保姆时一个人面对这一切的不知所措,面对所有的空白和未知。

她很少哭,但那段时间,真的哭得眼睛都是肿的。

她不知道该怎么对一诺,你不知道该怎么让她忘记那个她口中一直念叨的“粑粑粑粑……”

她每天强忍着欢笑逗她玩,每天都不耐其烦的教她“妈妈妈妈”。

终于有一天。

她会叫妈妈了。

终于有一天。

她会抱着她笑了。

终于有一天。

她也会在她怀里不吵不闹安然入睡。

终于有一天。

她不再叫“粑粑。”

人都是这么经历过来了的。

都是这么经历着打击,一步一步,或者强大或者放下。

洗完澡出来后,古歆已经回房间睡觉了。

她拿出电脑,处理一些投资上的事情。

很多时候是林初辰在帮她管理,但有时候,自己也要了解实时动向。

她其实不是一定要赚很多钱,但她觉得,既然有这个天赋,也真的没有必要辜负了自己的才华。

她刚在盘算自己手上的一些证券和股份,电脑下方又弹出了一封邮件。

她随意打开。

达尼尔。达伦写的。

口气依然傲慢,很是霸道。

内容简单直白:诺小姐,冬季发布会的地点确定在北夏国帝都国际时尚会所中心,请不要迟到。亲自给你发邮件不用谢恩,实际上我也只是因为太无聊。

陆漫漫看着内容有些无语。

达尼尔难道不知道北夏国有句话叫做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吗?

分明很在意她去才会亲自给她发邮件,又要表现自己的很不可一世,能不能别这么幼稚!

她还是直接关掉了邮件,没有做任何回复。铁了心不去,自然不会搭理这些东西。

随便再处理了点证券上的东西,陆漫漫关上电脑回到房间。

古歆难得的已经睡着了。

这个女人其实也经历了很多。

只是有些人愿意把自己的悲伤表现出来,有些人,藏得较深而已。

陆漫漫关上灯。

一夜无梦。

此时夜晚霓虹灯照的帝都。

尊贵的办公厅里面。

莫修远一个人坐在那个高高在上的办公椅上,看着眼前的一片灯光通明。

北夏国。

一个有着上千年历史的国度。

一个经历了无数统治者经历过无数家破人亡的国度。

一个承载了很多腥风血雨依然屹立不倒的国度。

他甚至有时候在夜深人静处理完手上的工作后,看着这个国度熟悉的一点一滴,会恍惚觉得那么陌生!他不知道自己要的到底是什么,不知道自己在追求什么,不知道把自己弄得身心疲惫用一切努力用一切代价换来的到底是什么。

当上统帅之后的这几年。

他似乎真的只有麻木,麻木的让自己不停地工作。

不停地为这片曾经莫家拥有的天下尽责尽力。

不管取得多大的成就,不管取得前人没有取得过得辉煌成果,他总是没办法由心的去庆祝,仿若这所有一切只是一个任务,一个必须完成且不可推卸的任务而已。

他拿起身边的红酒杯,喝了两口。

然后,拿起了他办公桌上面的一个信封。

刚刚已经看过了。

每看一次,收到的暴击似乎都不太一样。

他看着里面陆漫漫温柔的笑。

看着里面陆漫漫主动的投怀送抱,主动的对一个男人,嘘寒问暖。

看着他们深情相拥。

他其实知道,陆漫漫不会意气用事的做任何事情,如果陆漫漫真的接受,就是因为她真的已经接受。

而她如果接受了。

那么,就真的接受了……

他将面前的红酒一干二净。

夜晚的夜,不管多奢华多繁荣,一个人就是一个人的孤独!

……

第二天一早,古歆匆匆忙忙的离开了赶回文城。

这次离开大概会隔一段时间才会出现了。

她应该会全身心的投入她的工作之中,人都是如此,不管多大的压力,不管有时候是不是被逼的可能都快踹不过气了,但该做的事情,还是会硬着头皮做下去。

这就是生活,这就是成熟的人会让自己过得生活。

陆漫漫又循规蹈矩的过着自己平静的生活。

她连续收到达尼尔的邮件。

每多发一次邮件给她,那边就明显可以感觉到,越渐暴躁不安的情绪。

陆漫漫觉得自己可能再这么不打你,达尼尔或许又会做很多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所以。

她终究还是回了一封邮件。

依然用非常委婉的态度拒绝了对方诚恳的邀请。

她是真的不想参加任何需要在媒体上露面的活动,且,从没想过,在这几年要去帝都那座城市。

连文城都不想要待,更别说帝都那个就在天子脚下的地方。

她以为她写得那么委婉那么声泪俱下的邮件,对方多少就会放弃了,却没想到回了邮件的第二天,那个傲娇得跟一只雄孔雀似的阿拉基王子达尼尔又出现在了她的花店大门口。

依然,一脸的嫌弃,但就是,这么持之以恒。

他说,“诺小姐,本王子从来不接受被人拒绝,如果你不出现,本王子会每天堵在你的花店门口。”

“你耽搁到我的生意了。”陆漫漫一字一句。

后面已经排起客人了。

丹尼尔又是那么傲慢的手指一伸。

身边的助理直接递上金钱。

“听助理说,一天二十束是不?”达尼尔把钱递给他,绝对是傲慢无比的态度,“我全包了。”

陆漫漫蹙眉。

林初辰拍了拍她的肩膀,似乎是在让她息怒。

毕竟开门做生意,和气生财。

陆漫漫气呼呼的转身包花。

包得其实很马虎。

因为丹尼尔根本就不是来买花了。

包了大概2个小时。

丹尼尔就这么站在门口两个小时后,一脸嫌弃的看着她,但就是不走。

后面排队的客人已经被林初辰和气的疏散了。

游客有些不悦的离开。

整整20束。

丹尼尔的助理跑了四五趟才将花全部搬走。

陆漫漫说,“既然达伦先生已经将所有的花束卖光了,本店要关门了。”

丹尼尔看了一眼陆漫漫,就这么走了。

这只是第一天。

第二天又来了。

又是这样。

20束,让她一口气包完,累得腰酸背痛。

第三天。

第四天。

整整一周。

丹尼尔就这么傲娇的天天出现。

来的旅客开始有人抱怨了。

有些旅客会在这里住几天,每天来每天都没办法买到花,每天都被一个人承包,在埋怨丹尼尔的时候,也对店主产生了质疑。

陆漫漫知道就算是自己加包,丹尼尔还是会买。

终究在今天包好了20束鲜花之后,她忍不住说道,“达伦先生,你知道你这样让我花店的口碑很差,你也有自己的经营,你也知道口碑有时候比实际利益更重要!”

“当然。”丹尼尔又是那么手一挥。

助理恭敬上前。

“帮我把还能用的所有花束免费送给来这里买花的游客,就说是这家店主免费赠予的。”丹尼尔说。

“是。”助理连忙点头。

酒店里面的花都已经堆不到了,都已经夸张到开了另外一间客房专程放花。

终于,可以处理了。

助理先把这新鲜包的花束一束一束的花送给了后面排队的游客。

游客自然是受宠若惊的一一抱着离开。

她的花店就从每天的营业20束变成了每天的赠送20束。

口碑和独特的营销思维,让她的店在微客上又火了。

陆漫漫真正的受不了丹尼尔让人惊叹的执着。

她觉得但凡一个正常人,特别是一个这么被人恭维着追捧者长大的异国王子,多少不会这般的有耐心一直持续的重复着做着一件事情,所以刚开始她只是在和丹尼尔比耐心,现在觉得,果然她太片面的看待这个人了。

她说,“我们就没有可以商量的余地吗?”

“没有。”丹尼尔直白,“我从不接受拒绝,是从不!”

陆漫漫真的很想跳脚。

她真的不知道是用固执还是该有恒心来形容这个男人了。

反正丹尼尔这一周做的一切真的让她难以想象。

但她终究在当时没有立刻回答了他。

她关上花店的大门,和林初辰离开了。

持续一周上午就关门了。

陆漫漫和林初辰走在稻城的花街上。

花街上的街坊邻居都在议论纷纷,所有人都一致以为陆漫漫碰到了麻烦,但这里的人胆小怕事,没有人敢站出来说什么,都只是投来无比同情的目光。

陆漫漫也难得解释。

林初辰说,“漫漫,要不,就去参加吧。”

“嗯?”陆漫漫看着林初辰。

“我有时候觉得,生活就是过给自己看的不是过给别人看的。不管是你这么让自己宁静的生活在稻城还是风光的生活在帝都生活在文城这种大都市里面,唯一真的放下,就是可以随心所欲的过自己的日子。我知道你很喜欢稻城现在拥有的一切,但你注定不是一个如此平凡的女人,你的光彩,不应该被自己所掩盖,所以我突然有些支持你去参加S&King的新品发布会,你应该让万人知道,你也这般风华绝代,过得潇洒过得风光。”

“是吗?”陆漫漫看着林初辰。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会有这种突发奇想。

“而稻城这种平淡的日子终究会被有心人搅乱,与其这么被动的让自己生活在这种地方,与其担心这样的生活被人真的破坏,为何不先选择自己的道路。我真的很担心,会有人用你想要的宁静你想要的的与世无争来威胁你,我更希望看到你,主动而积极地生活着,不被任何人抓到可以真的威胁到你的心灵把柄。”

陆漫漫显得有些沉默。

林初辰想的比较多,可能是旁观人。

其实她也想过。

想过,有人会来打扰她的平静。

她知道林初辰是怕,是怕她会因为被打扰所以会妥协很多事情,当然她知道林初辰不是自私的只是不想她回到某人身边,他只是怕她,又让自己委屈了自己。

是啊。

仔细一想。

她之所以会甘愿在这个地方,之所以觉得这里很美好很平静,那是因为自己的内心在抗拒,抗拒曾经受到的伤害。说直白一点就是在逃避曾经的生活害怕重蹈覆辙,她过得这般小心翼翼,可能真的会如林初辰所说,有一天就会被人威胁。

她嘴角轻扬了一下。

到现在似乎才想明白,真的放下不是一定要真的过这种平淡的日子,真的放下是可以自由自在过自己可以过的生活。

不是要避讳谁,不是要躲着谁。

她其实应该,很坦然的面对!

而内心真正的波澜不惊。

不一定非要找到那片宁静。

也可以,寻找自己的繁华。

她说,“嗯,我觉得你说得很对。”

林初辰嘴角一笑。

“我不应该因为害怕所以掩藏着自己,我何必让北夏国的人都觉得我过得潦倒不堪惨不忍睹,我何必让人以为,我在害怕面对。”陆漫漫感激的一笑,“初辰谢谢你。”

林初辰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加油。”

“嗯。”

林初辰看着陆漫漫的模样,嘴角拉出了一抹由衷的笑容。

他不怕陆漫漫锋芒毕露风光无限,不怕她取得辉煌让他觉得遥不可攀,陆漫漫不管站在多高的地方站在多举世瞩目的地方,她的心,从来不会因为这份荣誉而有所改变,她如果愿意接受他,不会因为她的身份也不会因为他的身份,她如果不愿意接受他,就算他们换了无数身份,也是如此。

这是他在莫修远突然出现在稻城后,想了很多想得很深入得出的答案。

他真的觉得,陆漫漫就应该按照自己的生活步调过自己的人生。

无须,在乎其他!

那次林初辰的建议后,陆漫漫答应了丹尼尔。

当面答应的。

丹尼尔没有表现得很开心,就是这儿睨了一眼,还是那帮高傲,他说,“记得提前两天到帝都,我需要你的出现,举世瞩目。当然,不用谢恩,我也只是不想S&King的当家设计师太过寒酸,好在庆幸,你还真不丑。”

陆漫漫觉得自己头顶上飘出了无数草泥马!

“回见。”丹尼尔潇洒的走了。

这一次又用他的国际语言抱怨着,“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了!”

陆漫漫答应了丹尼尔后,反而有了从未有过的轻松。

不只是因为处理了一件让人心烦的事情。

而是……

她突然觉得,走出这一步真的不难。

还有一周时间。

她想,她也是时候,回一趟文城了。

离开了3年就从来没有再去过的城市,到现在,她应该回去。

如果真的放下了,就应该回去。

她给林初辰说后,林初辰没有跟着她一起离开,而是留在了稻城,为她守着花店。

她带着莫一诺回去了。

林初辰不怕她真的走了一去不回,如果真的一去不回,如果真的有了她的追求她的人生甚至有了她的另一半,他会诚心的祝福,因为他想要看到的,就是那个,真的可以放肆自己生活的女人。

而他,愿意为她撑起那片绿叶,也愿意为她等待。

陆漫漫带着真的坐上了回文城的飞机。

莫一诺第一次坐飞机,兴奋无比,整个飞机上都是莫一诺吵吵闹闹的声音。

陆漫漫那一刻才觉得,因为自己的偏执,所以少给了莫一诺很多,她应该拥有的幸福。

比如旅行。

比如见识。

比如,亲人。

在莫一诺的世界,她的亲人能够在她身边的亲人都只是她一个人。

不管偶尔她父母会飞过来看他们,不管偶尔甚至频繁的古歆出没,在莫一诺的感官世界里,她就是没有其他小朋友那么多家人,那么多亲人。

她其实更应该给一诺,更健康的生活环境。

几个小时的飞机。

陆漫漫回到了文城这座,熟悉而陌生的城市。

其实,离开的这三年,变化不是很大,能够变动的,只是一些细节而已。

她抱着莫一诺走出去。

接机的地方,她父母早就在那里等着了,看到她们的出现,何秀雯直接泪崩了。

她上前一下抱住自己的女儿自己的外孙女,抱着她们,就这么哭了。

莫一诺有些无措。

她还未叫外婆,外婆为什么就哭了。

只有陆漫漫知道她母亲在哭什么,在哭什么……

三年了。

三年,她终于抱着孩子回来了。

“好了,秀雯,别吓着孩子。”陆子山开口,其实眼眶也有些红。

陆漫漫嘴角笑着,让气氛没那么伤感,她说,“妈,别哭了,我和一诺不都是好好的吗?”

“妈不是难过,妈只是很欣慰,妈等这一天等很久了,等着你可以回来。”何秀雯红着眼眶说着。

莫一诺笨手笨脚的,小心翼翼的主动伸手给外婆擦拭。

何秀雯那一刻又泪崩了。

自己的外孙女,爱到心疼的外孙女,就长这么大了。

大到,还会这么贴心的安慰她。

她说,“一诺,来外婆抱好不好。”

“她有点沉了妈。”陆漫漫提醒。

“不沉,一点都不沉。”何秀雯把莫一诺抱了过去。

陆漫漫有些担忧,毕竟听说她妈这几年身体越来越不好,特别是腰椎。

陆子山拍了拍自己女儿的肩膀,“由着她吧,昨天收到休息说你要回来,就一个晚上没睡着,今天早上在你还没上飞机就来机场等着了,她是想你们得很,就让她多抱抱一诺吧。”

“嗯。”陆漫漫点头,然后有些难受的开口道,“对不起爸,这些年……”

“傻孩子,我和你妈都是理解的,所以才不会逼着你回文城来,现在你能回来,我们就真的很欣慰了,不管你住多久,一天两天,也是我们的一个期待。”

“谢谢爸爸。”

“走吧,先回去。”

“嗯。”

一家人离开了机场。

他们坐在轿车上。

莫一诺一直溺在何秀雯的怀抱里,然后给她将她在文城生活的一切,说她的小伙伴,说她在学校的事情,何秀雯一直和莫一诺聊天,其实和小孩子的聊天,真正的是一件非常无聊的事情,但她母亲,却无比珍惜。

想来。

回来果真是对的。

没有人说她这三年去稻城的行为有什么不妥,但就是会让人,特别的难过。

车子到达陆家别墅。

还是那栋别墅。

当年虽然陆氏被重组,但没有真的以破产的方式结束,翟安是用了巨额资金进行了收购,所以没有了公司,手上还是会有笔巨款,这笔巨款,可以让他们的后半辈子过得,逍遥自在。

何秀雯牵着一诺到家。

一诺看着这么大的房子,真正的是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完全是忍不住的惊呼,“外婆,你家怎么这么漂亮,比我家漂亮多了。好大,好大。”

“一诺要是喜欢,这里就是一诺的家了。”

“真的吗?”莫一诺兴奋无比。

“是啊,在你还没出生的时候,在你妈妈还很小的时候,就是在这里长大的。”

“真的吗真的吗?”莫一诺高兴地蹦蹦跳跳,“外婆我好喜欢这里,我还能在这里跑过去跑过来跑过去跑过来,我不会撞到家里面的东西!”

何秀雯真的被莫一诺如此天真的模样所感动所温暖所融化,隔代情,大概就是这般,妙不可言。

莫一诺好精神在别墅不停的参观,拉着何秀雯一个房间一个房间楼上楼下的看。

陆子山都忍不住感叹,“这一诺是有多没见过世面。”

“……”陆漫漫觉得一脸尴尬。

莫一诺真的让她觉得好丢人。

晚上的时候,坐在宽敞大气的饭桌前也是一副惊奇的样子,吃着可口美味的饭菜也是一副简直可以上天了的表情,陆漫漫看着莫一诺的模样真正的是好崩溃!

能不能愉快的让她愉快的炫耀她把一诺带得有多好了。

能不能不要让别人看到她这么土包子气息!

吃过晚饭之后。

何秀雯带着莫一诺去洗澡。

家里有佣人,何秀雯绝对不会把莫一诺交给别人,就是陆子山多抱了会儿一诺也不行,完全是一副不愿意被任何人抢走的模样。

陆漫漫看着她母亲的,看着她母亲坐在一诺的房间陪着一诺睡着了,却还是这么看着一诺的模样,心里其实还是有些感触,她说,“妈,一诺睡了,听爸说你昨晚没有好好休息,今天又陪着一诺折腾一下午了,早点去睡吧。”

“漫漫。”何秀雯没有转头,眼神就这么一直看着一诺,已经有些皱纹的手,轻轻的摸着一诺的脸颊,帮她将杂乱的头发从脸上抚开,她说,“看到一诺,就让我妈想起了你的小时候,你小时候虽然没有一诺活泼,但长得和一诺一模一样,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神情,都能让我看到你小时候的影子。小的时候我和你爸用尽心思培养你长大,恨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都给你,把你培养得如此好却最后,还是让你经历着这么多不好的事情,妈心里真的很难受。”

“妈。”陆漫漫走过去,抱着何秀雯的肩膀,“你别这么自责别这么难过了,你能保护的也是我的小时候,长大了所有的决定也都是我自己做的,其实虽然这几年不是自己想的那么好过,但我真的没有后悔曾经的一切。反而,现在经历了这么多,才知道什么最重要。你别哭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回到了这里好好的在你面前吗?还给你带了这么乖巧的外孙女回来。”

“是啊。”何秀雯擦了擦眼泪,“是妈太伤感了,总觉得这份幸福来之不易很怕失去。”

“放心吧,我真的不是妈想的那么脆弱,我会让自己生活得很好的。”

何秀雯点了点头,“妈和你爸也没什么盼头,到老了就希望你可以过得好就行。”

“一定一定,会好的。”陆漫漫承诺。

何秀雯拉着陆漫漫的手,“这次回来,住几天?”

“一诺会跟着你们住一周,我过几天要去帝都一趟,参加一个发布会。”

“帝都?”何秀雯皱眉。

“好啦,不用担心了,帝都这么多大,也不是说一定会碰到,就算碰到了又能怎样,难道说我就应该看到他自动回避三尺?!我们现在已经是两个世界上的人了,我既然可以选择去那个地方既然不怕见到他就真的说明我放下了,你难道不希望自己的女儿重新勇敢的走出来吗?!”

“当然想。但我就是有些不甘,当初你帮了他这么多,结果他一上位就如此的对你,想起就觉得压抑得慌。不过既然你都放下了,妈也难得和他一般见识。”何秀雯笑了笑,“我们一家人好好生活才最重要。”

“妈说的对。”陆漫漫也这么笑着,“但是妈真的时间不早了,你该去睡觉了。”

“我就和一诺睡吧。”

“那怎么行,爸会吃醋的。”陆漫漫催促着何秀雯离开一诺的房间,“何况一诺习惯自己睡觉了。有科学研究表明,小孩子自己睡觉对她的身体和心理成长都是有帮助的。”

“还有这种研究?”

“当然。所以赶紧的回房吧。明天养足了精神,妈还得陪我还有一诺去商场购物,一诺这小土包子,我也是时候应该让她见见真正的世面了!”

“你还好意思说。看着一诺对着什么都惊奇对着什么都欢喜,我心肝都痛木了,你这当妈的怎么舍得把她放在那么穷乡僻壤的地方……”

陆漫漫无语。

稻城这么好的地方,为什么就被人说得这么的不堪。

稻城也不穷好不?!

只是没这么奢华而已。

她把她唠唠叨叨的母亲成功的送回了她爸的房间,然后回到自己曾经居住的房间。

从她走了之后,她父母就再也没有动过她的房间吧。

摆设家具所有的一切,和曾经一模一样。

她其实还是会很感动,也会很内疚。

而这份无法言喻的感动和内疚,让她突然有些想林初辰了。

这个男人的温暖和这么久的陪伴让她真的感受到暖暖的亲人存在,让她真的觉得没有了他在身边有些孤独和寂寞,甚至还有些不太习惯!

她想,很多事情,也许就会在某一个顺其自然下,得到质地的升华。

而她也知道。

他们彼此,都不会在意时间的考验……

因为,所有的等待,都值得。

------题外话------

好啦。

漫漫要按照自己的生活强势回归了!

骚年们,等待咱们慢慢的锋芒毕露的吧。

宅想去YY了。

隆重推荐好友水银瓶的文文《暴君之傲世农家妻》

简介

慎入!这绝对不是一部小包子养成记,而是,一个小萝莉发奋图强、意欲将小包子抚养成人,不想有一天,却发现……

意外穿越,正义游警变丑村姑,嫂子贪婪,十两银子卖她予人。

一时心软,捡个臭屁小孩回家,却自带吸引杀手体质……真是惨到没朋友。

住深山,酿美酒,殖牛羊,

吃牛排,喝美酒,做烧烤。

赚票票,没事逗逗小包子,生活乐无边!

尼玛!这一拨拨的黑衣人是想要干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