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绝对不会轻易放手/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漫漫回到文城的第一天晚上有些失眠,导致第二天早上起得有些晚。

意外,也没有人打扰她。

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已经到了上午10点多了。

差点都被自己吓到了。

第一次让自己睡得这么晚起床。

她洗漱完毕之后下楼。

莫一诺在客厅和陆子山还有何秀雯玩幼稚的游戏,两老口还玩得特别认真,这么一副完全融入毫无违和感的画面让她真的有些感动,也对自己曾经的逃避而感觉那么一丝内疚。

好在。

现在不需要了。

她深呼吸,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过去,“在玩什么?”

“妈妈你醒了?”莫一诺甜甜的叫着她,“我和外公外婆在玩石头剪刀布,谁输了输就贴花猫,外公输的可惨了。”

陆漫漫看着她父母脸上的贴纸,忍住笑。

“漫漫你醒了自己让佣人帮你准备饭菜,别饿着了。”

“嗯,我知道。”陆漫漫点头,“那你们慢慢玩。”

三个人又开始玩了起来。

陆漫漫笑了笑,走向饭厅。

十点多了,吃了早饭,也不知道在吃早饭还是午饭。

陆漫漫吃得不多,吃完饭之后到后花园散步,一边散步一边给古歆打电话。

“古歆,我回文城了。”陆漫漫说。

之所以没有提前通知她,是怕古歆太激动。

这妞,还是改不掉毛毛躁躁的习惯。

“你说什么?”那边似乎不相信。

“我在我妈家,你要有空就晚上过来吃晚饭吧。”

“陆漫漫,你真的回来了!”

“说得好像几年没见我了似的。”

“我特么在文城是有几年没见你啊!”古歆吼着,又不放心的问道,“你真的回到文城了?”

“你觉得我一天没事儿就喜欢逗你玩吗?”

“我就确认一下,太激动了,怕是幻觉。那你以后不会走了吧。”

“不是,我就回来几天看看我爸妈,顺便处理点事情。一周后回去。只是以后不会刻意的逃避这座城市,有时间也会带着一诺经常回来。”

“这才是我认识的陆漫漫!就是这么女王范十足!”古歆骄傲的说着,“让莫修远那厮知道当年抛弃你,你活得比他想的更好!让他呕死吧!”

“……”陆漫漫无语。

她没这么多心思好不好。

她只是单纯的停了林初辰的意见,单纯的觉得,不应该可以回避,单纯的觉得,过好自己的生活而已。

“话说我和你真没默契,我去康赛县了。”古歆说,“在山城的一个区县,我去做我的电视节目,一时半会儿也回来不到了!”

“需要跑这么远去做节目吗?”

“是啊,因为很多涉及到深入的拍摄和调查,时间会比较长,牵扯的东西很多,第一次拍摄我怕出问题所以跟着拍摄组一起过来了,预估可能也需要一个月时间,如果中途有空我会回来的。就怕我回来了,你又不在文城了。”

“那也很有可能。”陆漫漫说,“不一定要在文城见面的,你忙完了也可以来稻香。”

“得了吧,以后你经常回文城我就再也不去那鸟不拉屎的地方了!”

陆漫漫就不明白,稻香这么好的一座城市,为什么就会遭到这么多人的嫌弃。

“不说了,我们要开工了。”古歆急急忙忙的说着,“漫漫,我会创造一个奇迹出来的。等着姐发光发亮。”

说完,就猛地将电话挂断了。

陆漫漫有些无奈。

古歆的性格就是这般,有时候总觉得少根弦。

分明前几天到稻香来整个人低落得要命,甚至对自己好不自信,就天就给她夸下了海口,说什么创造奇迹。

她倒是很期待,她能创造什么奇迹。

打完电话,陆漫漫回到客厅。

客厅中,传来他父母和莫一诺争执的声音。

她不明白,两个岁数加起来都一百多岁的人了,还和一个不到4岁的小朋友计较,她能说她真的是醉的不要不要的吗?!

她非常非常自觉地不去打扰到他们的游戏,然后乖乖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节目打发时间。

下午。

陆漫漫说带着一诺去逛商场,给她添置点衣服同时买点玩具。

她实在是受不了莫一诺和她父母玩着的幼稚游戏,关键是,两老这么较真。

好在没打起来。

要真打起来了她还不知道帮谁。

一家人愉快的出了家门。

车子停靠在文城最大的国际商场。

陆子山一路抱着莫一诺,陆漫漫挽着她的母亲。

他们直接去了儿童专区。

莫一诺看着好多漂亮的裙子眼睛都冒光了,一口劲儿的说好漂亮,好喜欢。

何秀雯哪里能够听到自己外孙女这么喜欢的模样,试都不用试穿,直接就说买。

买买买。

陆漫漫都觉得她妈真太豪气了。

她说,“陆夫人,你太败家了。”

何秀雯睨了一眼陆漫漫,一副她小鼻子小眼睛的模样,说道,“就你给一诺穿的这些衣服,妈真的没好意思说你的品味,怕打击你的自信。”

“妈,一诺穿得也不差。都是网上,顶级货。”陆漫漫觉得很委屈。

她就去了一个稻城。

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她就一土包子。

她丫的很有钱。

很有钱很有钱,北夏国的富豪榜上,资产绝对排列前三!

“行了,妈知道你现在过得拮据,妈给一诺买你就别操心了,你爸大把大把的银子,安啦。”何秀雯丢下一句话,牵着一诺又去扫荡去了。

陆漫漫真是欲哭无泪。

她看上有那么寒酸吗?!

她只是真觉得一诺长身体,很快就不能穿了,哪里需要买这么多。

“由着她吧。”陆子山过来拍了拍陆漫漫肩膀,“你妈要是不给一诺买够,是不会开心的。难得你妈这几年第一次这么有心情来逛街,花点钱没什么,只要你妈开心,何况爸真的有钱。”

所以他们就是在说,她很穷了?!

陆漫漫也不想解释,跟着她爸的脚步一起,陪着何秀雯和一诺逛街。

逛到,最后终于喊店家送到别墅了。

实在是拿不走了。

除了漂亮的新衣服还有很多很多玩具。

一诺那没见过世面的小土包子,简直是爱死她外婆了。

逛完了一诺的东西,何秀雯拉着陆漫漫,说去给她买几套衣服。

陆漫漫捉摸着她妈真以为她在过苦日子。

一家人又走向女装精品去。

走进一家店门,工作人员连忙上前,“陆夫人,莫……”

工作人员明显在叫着陆漫漫名字的时候,有些卡壳。

文城和稻城不一样。

这里很多人都认识她,特别是在这种高端地区。

陆漫漫直白道,“叫我陆小姐就行了。”

“你好陆小姐。很荣幸你的光临。”这里的工作人员都是经过专业培训的,连忙自若的招呼着,“我们到了很多新款都很适合陆小姐,里面请。”

陆漫漫微点头。

何秀雯似乎看了看陆漫漫的脸色,看她没有任何异样,才稍微松了口气。

当年之所以没有阻止漫漫离开去其他城市生活,那是因为她也知道,待在文城多少会有很多异样的目光,她也怕漫漫接受不过来,还好,漫漫比她想的勇敢。

“妈妈,我觉得这条白裙子很适合你。”莫一诺非常积极的给她妈挑选衣服。

什么眼光。

莫一诺的眼光永远都停留在公主系蓬松裙上。

“你看你,就是因为你老是把一诺放在稻城,眼光都走偏了。”

“……”真不能怪她。

像她这么大的小朋友,眼光都是这样的。

她觉得自己真是躺着都中枪。

“这件吧,这件不错。”何秀雯给陆漫漫挑选了一件黑色的半长裙,胸口上有一圈璀璨的细钻,看上去比较知性优雅又带着些,俏皮,不得不说,何秀雯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而且很明白她女儿适合什么。

“那我去试试。”陆漫漫点头。

“去吧。”

陆漫漫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去换衣服。

莫一诺很喜欢在这种商场里玩躲迷藏,拉着何秀雯进进出出衣帽间,玩得很开心。

陆漫漫换了衣服出来的时候,整个人也明显顿了一下。

南玥椿可能也没有想到,会在这个地方碰到陆漫漫。

真是冤家路窄。

陆子山此刻在贵宾区喝茶休息,莫一诺和何秀雯在玩迷藏,估计他们都没看到南玥椿出现在这里。

所以,两个人这般突然见面了。

南玥椿上下打量了一下陆漫漫,看着她身上那件黑色的半长裙,裙子将她白皙的皮肤衬托得正好,贴身的设计也突显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段,裙摆下那双笔直而白皙的小腿,让南玥椿眼底闪过一丝的嫉妒。

当然,她可以表现得不动声色,甚至还主动笑了一下,表现得很大度,“你穿这件很好看。”

陆漫漫回笑了一下,“谢谢。”

笑着,看了看她的周围。

一个人。

身边当然有跟随保镖,总体还算低调。

店里面的工作人员此刻大气都不敢出,谁都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简直就是一部活生生的狗血剧。

“没想到会在文城碰到你。我以为你在青宁市过得很好。”南玥椿看似家常的聊天,表现出她作为统帅夫人该有的豁达和高雅。

“这里毕竟是我的家。我走的时候,也没说过,一辈子不回来。”陆漫漫也不太动声色,口吻和南玥椿一样,表现得云淡风轻。

那些恭敬站在旁边想要八卦的工作人员失望透了。

“那倒是。”南玥椿说,看上去似乎还很认可陆漫漫的话语,其实只是为了在外人面前表现她的度量而已。她又说道,“我是来拿阿修的西装的。顺便过来看看女装。”

陆漫漫表现得很平静。

南玥椿对着工作人员很客气的说道,“麻烦你让你们工作人员去男装区,帮我把昨天我订的缺货的西装拿过来一下,我给阿修带回去。”

“好的统帅夫人。让您亲自走一趟,真是不好意思。”

“给自己的丈夫买衣服,亲自来才会有诚意,何况你们也知道,阿修从不行使特权。”南玥椿笑得温和。

工作人员连忙恭维了几句。

没一会儿,工作人员就将衣服恭敬的拿了过来。

南玥椿很认真很仔细的检查了一番,说了谢谢,刷了卡准备离开。

刚离开的脚步,又回头看着陆漫漫,“对了,我之所以会到这里来拿衣服是因为阿修昨天带着我和我们儿子回来看他的父母,虽然阿修不是亲生,但也一直把他们当亲生父母对待,有时间就会抽空让我和孩子回来陪陪他们。我儿子很喜欢他爷爷奶奶,他们也很疼他。”

陆漫漫淡漠一笑,笑着说,“统帅不亲自来陪你一起逛街吗?”

“有点休息的时间,我自然希望他可以多休息一下。何况他不太方便出现在公共场合,作为妻子,就应该体谅他的一切。”南玥椿说,说着的时候似乎再次看了看陆漫漫身上的衣服,“昨天其实我也看上了这一件连衣裙,不过我知道阿修不会喜欢这种类型的衣服,太轻浮了点,所以我没买,你穿着倒挺合适。”

真是拐外抹角的秀更爱拐弯抹角的贬低她。

陆漫漫抿了抿唇,“是挺适合我的,毕竟有些地方,统帅夫人你穿上会显得太空。”

南玥椿脸色稍微黑了那么一点,掩饰得很好。

南玥椿属于那种比较高挑然后比较纤细的身体,穿衣服也习惯性挑选比较干练的衣服,可能和她之前做外交官有一定的关系,但不得不说,她胸部的尺寸真的,不够豪迈,不说特别的小,但绝对不会是男人心动的类型。

她眼神往陆漫漫胸前看了一眼,没再多说一句话,离开了。

陆漫漫看着南玥椿气质高昂的模样,没表露过多的情绪。

此刻,何秀雯牵着莫一诺从换衣间的躲迷藏游戏中出来,陆漫漫和南玥椿说了这么久的话,何秀雯自然是注意到了南玥椿,她看着南玥椿离开的背影,说道,“她怎么会在这里?”

“据说是莫修远回莫家,然后带着她和她儿子一起回来,她来帮莫修远挑衣服,顺便看看自己的衣服。”陆漫漫说得云淡风轻。

何秀雯脸色倒不是特别好,当然也不敢大声说统帅夫人的坏话。

“好啦,别因为外人影响到我们逛街的心情。”陆漫漫让气氛不至于那么尴尬,声音故意高昂了些,“妈你觉得我身上这件好看吗?”

“嗯,你穿什么都好看,天生的衣服架子。不像某人。”某人,当时指的是南玥椿。

整体而言,其实南玥椿还是挺有气质挺会打扮自己的。

“不好看。”莫一诺开口,“不是白色的,不是粉色的,不是红色的就不好看。黑色的最丑。”

陆漫漫也真是有些无语。

何秀雯就一副,你就是把莫一诺的欣赏水平带偏的模样。

一家人逛了一个下午。

该买的都买了。

买得还特别的奢侈。

回家的时候,都累的有些够呛。

莫一诺直接在回家的轿车上就睡着了,何秀雯吃晚饭时都没舍得叫她,说让她睡醒了再吃。

陆漫漫觉得,没有放一诺在她父母这边长大,也是好事儿。

他们真的太溺爱了。

她都受不了。

吃过晚饭之后,陆漫漫在别墅看了会儿电视捉摸着明天上午飞机去帝都,所以想早点上床休息,此刻何秀雯还在一诺的房间陪着她睡觉,就是舍不得把睡得香甜的一诺叫醒吃晚饭,又怕她饿着,所以就这么一直守着。

她刚走上楼,电话突然响起。

陆漫漫看着来电。

因为换了手机换了号码,很多备份在云盘上的一些电话号码她其实没有下载到手机,所以屏幕上就只是显示了一串阿拉伯数字,不过陆漫漫记忆不错,一眼就能够看出,这是翟安的号码。

翟安。

她抿唇一笑,接通,“翟安。”

“没想到几年没有通过电话,听到你这么自然的叫我名字的时候,我居然心跳会加快。我以为你应该删了我的号码了。”

“但是我记忆不错。”陆漫漫笑着说,“你找我?”

“你就不好奇我怎么知道你的电话号码的吗?”

“古歆告诉你的。”陆漫漫一字一句。

也就古歆偶尔会这么无聊。

“嗯,今天她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你回到文城了,我当时太忙没有来得及给你打电话,忙过了就看已经这么晚了。”翟安解释道,“你方便出来陪我吃个晚饭吗?我们很久没见了。”

“在什么地方?”陆漫漫压根就没有拒绝。

对于翟安,对于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她其实没有一定要拒他千里之外,尽管他是莫修远的表弟。

她不是不排斥莫修远身边的人,但她不会因为是莫修远身边的人就全部排斥。

比如她现在会排斥叶恒。

因为叶恒不算她的朋友,只是她通过莫修远认识的朋友。

这点,她把界限分得尤其的清楚。

“我过来你家别墅接你。”

“会麻烦吗?”

“当然不会。”那边说,“你等我大概20分钟的样子。”

“好。”陆漫漫点头。

她挂断电话,回到房间多穿了一件外套。

秋天的夜晚和白天的温差比较大,她一向都很会照顾自己。

她下楼,就看到她母亲抱着睡眼朦胧的莫一诺从房间出来,看着她的模样,“你现在要出门?”

“嗯,陪翟安吃晚饭。”

“哦。”何秀雯应了一声。

对于翟安,她基本上还是没多大排斥的。

尽管翟安当初将陆氏给收购了去,不过陆漫漫解释了翟安的原因,两老也不是这么不讲道理的人,而且翟安是他们看着长大,自然也多一些感情。

“一诺你乖乖的在外公外婆家,妈妈出门有点事儿。”

“嗯。”莫一诺点头,点头趴在何秀雯的肩膀上,似乎还未睡醒。

何秀雯抱着莫一诺陪着她去饭厅吃饭。

莫一诺不太想吃,可能刚睡醒胃口不足。

何秀雯就耐心的一口一口喂她。

要知道,莫一诺三岁后,陆漫漫就让她自己吃饭了。

终究……父母辈太宠了。

她不去看了,怕控制不住自己的蛮荒之力。

等了差不多20来分钟。

翟安给她了电话。

她给她妈说了一声,出门就看到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大门口,翟安站在小车外等她。

也就三年没见,其实彼此变化都不大。

却都有一种,好像一辈子都没见了的感觉。

翟安绅士的为陆漫漫打开轿车副驾驶的车门,陆漫漫欣然的坐了进去。

翟安回到驾驶室,开车离开。

以前他们没有联系,从陆漫漫离开文城后翟安就没有主动联系过她,当然,陆漫漫也没有主动联系翟安,因为他们的性格很像,所以知道对方需要的时候,陆漫漫在青宁市的那段时间,绝对是想要安宁,绝对不想和文城的人或事有过太多的牵扯,而现在勇敢的回来,也就代表,她要接受曾经的一切。

翟安细腻的心思和体贴,她总觉得和有些二有些大大咧咧的古歆,是绝配。

“怎么不说话?”翟安嘴角一笑,看着她坐在副驾驶室,很是安静的模样。

“突然想起了古歆,听说她去文城一个区县拍摄节目去了。”

“嗯。”谈起古歆,翟安表现的并不太热衷。

陆漫漫笑了笑,“你和古歆的关系我都知道。”

“我猜你也知道。”翟安笑了一下,不太知乎,“其实如果她瞒你,我也不见得会瞒着你。”

“我也不劝你和古歆什么,不管如何,你的性格比很多同龄人都会成熟很多,而且考虑的事情比一般人周全太多,你现在如此就一定有你的原因,爱或者不爱,你都会比一般人理智。”

“谢谢你对我这么高的评价。”翟安由衷的说着,然后将话题自然的转移,“这几年你在青宁市过得怎么样?”

“古歆应该偶尔会给你说起,我其实过得很好。”

“是啊,她经常会提起你。”翟安说,“但她依然很想你回到文城来。”

“我知道。”陆漫漫点头。

“现在回来还打算离开吗?”

“我明天去帝都,而后回来两天就去青宁。我回来这里只是因为有些事情。”陆漫漫解释,“当然我并不排斥文城,只是因为那边有一些我放不下的东西所以要回去,以后有时间也会隔三差五的再回来。”

“你能够这么勇敢的重新回来,我觉得你已经很棒了。”

“其实我放下很久了,只是心里一味的以为自己应该生活在一个没有硝烟的地方。现在觉得,生活顺其自然一点更好一些,太强迫的让自己去做一件事情,反而会让人误以为,我在逃避什么。”陆漫漫说着,还笑了一下。

看上去是真的满不在乎。

翟安那一刻也不多说,只是脑海里面浮现了他表哥的那么一丝模样,无奈的笑了笑。

车子停靠在一家高级餐厅。

翟安没有吃完饭,所以点了主食。

陆漫漫点了一杯咖啡。

高档的西餐厅,落地窗外就能够看到文城璀璨夜景,果然是比稻城奢华太多。

她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窗外的一切。

“对了,你说你明天要去帝都?”翟安突然想到。

“嗯。”陆漫漫回头看着翟安的模样,“总不能让我避他一辈子吧,他在的地方我就不能出现?我其实个人对他现在真没有特别大的情绪,自从他愿意把一诺送回到我身边,我就觉得,我其实对他还带着感激的。当然,前提是他继续这么,让我们彼此相忘于江湖。”

“好吧,我其实什么都没说。随口问问而已。”翟安一笑。

陆漫漫也笑了笑,“那你赶紧吃吧,陪你吃完了我还要回家休息。我怕我没休息好脸色不佳会被某个傲娇的王子嫌弃。”

“什么?”翟安有些听不懂。

“我的一些私事,你就别问了。分明不是八卦的人,还搞得自己跟好奇宝宝似的,你赶紧吃。”

翟安低头继续吃饭。

吃了大概一个小时,两个人随意的聊着天说了会儿话,翟安送陆漫漫离开。

车上,翟安有些欲言又止。

陆漫漫实在不想看他如此为难的模样,“你想要说什么就说吧,你憋着我看着也难受。”

“我表哥现在在魅色和叶恒喝酒,你现在要过去,你要不要一起?”

“你觉得呢?”陆漫漫眉头一扬。

“我就是传达一下某人的意思而已。”

陆漫漫淡笑了一下,“你酒量不好就别跟他们拼酒了。”

“我就是过去坐坐,现在别说酒,我连水都不敢在叶恒的地盘上喝。”

陆漫漫忍不住笑出了声。

没想到这么高智商的翟安,就是会被叶恒那二货给弄得,欲哭无泪。

她当然清楚,翟安和古歆的关系突破都是拜谁所赐。

车子停在陆家别墅。

陆漫漫下车,“你开车小心点,早点回家休息。”

“嗯,晚安。”

“晚安。”

陆漫漫离开。

翟安看着她的背影,开车往魅色去。

他表哥昨天回来的。

一年有时间也会回来这么几次。

今天说是去魅色坐坐。

表哥的身份其实不太适合去夜场,不过保护得很,在自己的地盘上也不会被谁认出来,更加不可能有什么事端发生。

他将车停到了大门口,去专属包房。

房间内就只有除了叶恒,莫修远,莫里斯也在。

他推开房门,三个人的视线就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他其实也就是在凑数,毕竟能够陪他表哥喝酒的人,北夏国真的也找不出来几个。

叶恒看着翟安,有些吊儿郎当的说着,“翟安,你这是刚和陆漫漫约完会?”

翟安转头看了一眼他表哥,看着他没有表露什么情绪,只是将酒杯中的酒一干二净。

“我邀请漫漫来这里了,但她拒绝了。”

“猜到了。陆漫漫这么高傲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主动过来和我们喝酒。”叶恒一脸了然的表情,“不过倒是,陆漫漫三年了有什么变化吗?在那个穷地方待着,会不会变得特别大妈的回来。”

“让你失望了,她还是那么美,或者说,更有韵味了。”翟安挑选了一个位置坐下。

“别骗我,我很容易上当的。”

翟安难得搭理叶恒。

叶恒一个人也能自圆其说,绝对不会让自己尴尬那么一秒,“阿修,上次你去稻城是不是也撞到陆漫漫了?”

私底下,他们还是叫他阿修。

莫修远看了一眼叶恒。

准确说不是撞见,而是去见。

他没解释,淡淡的点了点头。

“她看到你会不会特别激动?”叶恒很有兴致。

“没有,她很淡定。”

“这不科学啊。”叶恒不相信。

“别用你的思维去考虑成熟人的行为,你会想不明白的。”莫里斯忍不住吐槽。

“我去!你这是在拐外抹角的说我幼稚啊!”

“我就是随口说说。”莫里斯喝着自己的酒。

“话说我多久没见到陆漫漫了。”叶恒感叹,“其实我个人还是把她当朋友的,不知道她把我当什么了。”

“当二货。”莫里斯直白。

“莫里斯你今晚故意找茬的吧!”叶恒冒火。

莫里斯只是为了调节气氛。

叶恒这不会看脸色的二逼,没看在他每提一次陆漫漫的名字,阿修的脸色就会变一下吗?!

真是哪天死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是啊,我就是来找茬的!不服来喝酒。”

“喝死你!”叶恒三两下就被转移的视线。

叶恒和莫里斯喝成一团。

翟安做到莫修远的旁边,看着他一口一口看似漫不经心的在喝酒,其实喝得有些太猛了,面前的都是些烈酒,喝多了对胃并不好,“表哥,别喝了。”

莫修远那一刻似乎才回神。

回神过来,才发现在自己一直在机械化的倒酒喝酒。

他抿了抿唇,“没什么,我酒量不错。”

“但是你胃不好。”

莫修远顿了顿,没有多说。

“漫漫现在的生活状态很好,我觉得她应该过得不错。”翟安说,“你……其实可以试着放手。”

莫修远没有说话,只是捏着的酒杯稍微紧了些。

“我今天是听古歆说漫漫回到文城的,然后晚上给她打电话一起吃饭。去接漫漫的时候叶恒给我电话让我来喝酒,叶恒听说漫漫和我一起吃饭让我邀请她一起来,其实我真的邀请了,但是她很平静的拒绝了,那种平静不是装的,在听到你的名字的时候,她真的很放松。”

“我知道。”莫修远说。

他整个人出现在她面前,她都是如此。

“漫漫离开文城去一个陌生的城市生活了三年,这三年大概是真的在逃避,逃避她之前经历的所有,包括感情。但是现在她突然愿意回到文城,突然愿意这么坦率的回来,我总觉得,那是因为她已经让自己平静了下来,已经真的放下了曾经的是是非非,才会这么有勇气重新回到这个让她过得并不太好的城市。”翟安低低地说着,“陆漫漫比一般女人更勇敢更坚强,她经历的一切,比你陪着她经历的那些还要更多。”

莫修远转头看着翟安。

翟安笑了一下,“当然,有些经历她不让我告诉任何人,我也觉得,那最好就是个谜。”

莫修远显得很沉默。

翟安也不再多说。

反正,有些话就是点到为止。

他现在是真的觉得,陆慢慢大概是真的,放下了很多很多。

而这份她心里的宁静,还是不要再去伤害了。

不是谁都可以真的一直遭受打击一直茁壮成长!

那晚上他们喝了有好一会儿。

最后莫修远有些醉的被叶恒送回了莫家别墅。

莫修远回到文城的时间不多,但终究还是会私下回来,回来看看莫昆和姜雨烟,有时候会带着南玥椿和他们的孩子一起。

叶恒将莫修远送到大门口准备下车扶他。

莫修远摆了摆手,“叶恒你回去吧。”

叶恒想了想,也就放弃了。

莫修远一步一步回到别墅。

此刻已经很晚了。

别墅里面已经很安静,只留下浅浅的灯光温暖的照耀着,似乎是在等他回来。

他有些醉的上楼,推开自己的房门。

房门内,还开着一盏灯,而他的床上,南玥椿半坐着靠在床头看杂志打发时间,是在等他。

莫修远看着南玥椿那一刻,是本能的推开房门又关了房门。

他以为自己走错了。

转身就准备离开,房门突然被拉开,“阿修,你去哪里?”

莫修远顿了顿脚步。

“我一直在等你你知道吗?”南玥椿说,“你胃这么不好,还出去喝酒,你身体垮了,以后怎么办?以后我和子兮怎么办?爸妈都不敢说你,晚上的时候好几次想要给你打电话又怕你不开心,等到刚刚才去睡觉,你就不能多为家人着想吗?”

家人着想。

莫修远有时候觉得这句话其实有些讽刺。

他说,冷冷冰冰地说,“你睡吧,我换个房间。”

“就这么排斥我吗?!”南玥椿上前就拉着他的手臂,“我们是夫妻,夫妻之间本来就应该睡在一张床上。平时你加班回来太晚就算了,现在在你养父母家,我们分房睡你让他们两老怎么看我怎么想我。你妹妹今天晚上还对我冷嘲热讽,说我根本就是配牌货,我那一刻竟然根本就找不到词语去反驳!”

莫修远依然有些冷漠。

“我没要求你一定要对我做什么,但至少,在特殊的环境下,你考虑一下我的感受,你为我想想行吗?今晚上你就陪我睡在一张床上,有那么让你为难吗?”南玥椿差点吼了出来,不是因为现在夜深人静,不是因为怕真的惊扰到其他人,她真的会崩溃。

今天看到陆漫漫回到文城整个人就很不好了。

她知道陆漫漫其实是放下了才会真的回来,但那一刻就是受不了她还能够这么光鲜亮丽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似乎不管她有着多么高贵的身份,陆漫漫也是这般不卑不亢,也是这般,不屑一顾。

她回来的时候故意说刚刚在商场上碰到了陆漫漫。

然后她明显看到莫修远的脸色变了,拿着筷子的手都顿了一下。

吃过晚饭之后,就说有事儿让叶恒来接他出门了。

不用想也知道,是让叶恒陪他喝酒了。

莫修远平时不会放纵自己,有时候顶多不过在压力大的时候喝几口,但绝对不会随便出门喝酒,总是在遇到陆漫漫的事情时,才会不受控制。

而她似乎每次的不受控制,也是因为陆漫漫。

陆漫漫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不应该出现在和他们一样的天空下,更不应该和他们呼吸一样的空气。

莫修远终究没有搭理南玥椿的情绪,这次是直接转身下楼了。

南玥椿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莫修远离开,就这么看着他,毫无留恋的离开了。

她真的很气,甚至是咬牙切齿的气得很想杀人。

她以为他们的婚姻,就算是因为彼此的利益才会成立,但也不至于,糟糕到这个地步,她以为在自己多付出一点多牺牲一点就能够得到他的回眸和眷顾,她实在接受不了,接受不了莫修远对她这几年来都是如此不冷不热的态度!

她绝对不会,轻易放手!

对莫修远,绝对不会放手!

------题外话------

其实宅每次都想晚上0点更新的,但看到好多亲们说晚上看了不能入睡,每晚又会等这么久才能看,所以小宅还是每天早上9点更新,么么哒。

好啦,小宅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