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发布会(1)本王子让你举世瞩目/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恒将莫修远送回莫家别墅。

看着他的身影,即使已经有些酒醉,依然保持着步伐稳健。

不知道多久开始,阿修把自己包裹得更加严实,几乎没有人能看得出,他任何情绪。

他真的是一个特别伟大也特别合格的一国统帅,但……

真的快了吗?!

叶恒坐车离开。

有时候多少还是有些同情莫修远。

他虽然不太懂爱情这玩意儿,但总觉得,这玩意儿真的认真,也就真的会伤得很深。

他坐在车后座,看着文城这片繁华的都市。

他们回来的时间不多,莫修远每天都在忙,每天都在忙,忙着处理很多政要的事情,而他也在帝都陪着将军权那一块紧握在手上,名义上虽然现在还是南家人在负责,其实,暗地里,莫修远早就交给他,而他真觉得自己亚历山大,却也得硬着头皮接下来,一旦他有一点抱怨,叶半仙就会家法伺候。

也不知道这些年他是不是在家越不受待见,总觉得叶半仙对叶初比对他好太多。

有点不是滋味。

安静的小车内,叶恒电话突然响起。

叶恒有些无趣的看着来电,接通,“什么事儿?”

“老大,你走了吗?”魅色大堂经理也是现在他交给的负责人非常恭敬的问道。

“走了。”

“哦。”大堂经理有些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

“你还记得魏导演嘛,知名大导演,刚拍了一部电影得了金凤凰最佳影片奖!今天他过生日。好多小明星大明星包了一个豪华包给他庆祝,我是捉摸着老大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以前你挺喜欢给明星一起玩的,就说你要没走就过来玩一下,既然走了……”

“我马上就到。”叶恒真是连大脚趾母都有力。

还是以前的兄弟了解他。

玛德在帝都的时候,跟在他身边那些一本一眼的老家伙正经得跟和尚似的,差点没让他给憋死,还是文城好,还是文城的兄弟实在。

挂断电话,叶恒就让司机开快了一点,去了魅色。

到达的时候,大厅经理已经门口候着,看着他来连忙上前说道,“老大,刚刚魏导还特别问起你,说你好长一段时间不在文城了,特别想念你,说没你坐镇的魅色,就少了那味道。”

“行了你就别给我拍马屁了。”叶恒笑着说道,“你这么懂事,我会好好待你的。”

“谢谢老大,这边。”大堂经理连忙说着。

叶恒跟着大堂经理一起,去了一个豪华包房。

包房推开,里面简直是吊炸天。

叶恒觉得自己好久没有感觉到这么爽的气氛了,简直是死后重生的感觉。

他一出现,一群人的视线就放在了他的身上。

魏导看清楚来人,头上还带着生日皇冠,显得有些滑稽,他连忙上前,“叶公子,可是把你盼来了。”

“我今天刚好在文城。魏导的生日,铁定是要来捧场的。”

“真是魏某人的荣幸,来来来,我们去这边喝酒。”

叶恒也不推脱。

就这么随意的看了看包房中的男男女女。

基本上都是电视上比较熟悉的面孔,差不多都是大腕级别的,叶恒不免也有些小激动。

他随着魏导一起坐到包房的沙发上。

魏导先敬了叶恒两杯酒,两个人说了些话,圈内人谁都知道叶恒来者不拒,特别喜欢长得漂亮的。

叶恒家里有钱,这几年突然在夜场消失,很少在圈子里面混,但名声一直在,而且叶恒不仅有钱还很大方,随随便便花点钱捧小明星什么的,都是他举手之劳的事情,所以圈内人多数,不管是导演明星还是一些投资商制片人都多少会巴结他。

魏导自然也不例外,他筹备拍一部文艺片,文艺片一般不赚钱但会提高导演的口碑和身价,这个时候,最需要的就是找叶恒这种投资商来帮他实现,他连忙左右看了看,似乎是找不到想要找的人,突然看到另外一个当红的女明星,开口道,“江南,你过来。”

江南连忙过去。

其实已经注意很久了。

叶公子这几年甚少在圈内活动的,但一直都是圈内人喜欢讨论的对象,他个人比较风流,但大多数人对他评价很高,不管男男女女。

“叶公子,你见过吗?”魏导引荐。

“倒是没见过本尊,传说很多。”江南看着叶恒,“比我想象的还帅那么一丢丢。”

“就一丢丢吗?”叶恒嘴角一扬。

“因为在我想象中你已经很帅了。”

叶恒爽朗的笑了笑。

就喜欢这种又漂亮又会说话的女人了。

“叶公子如果不嫌弃,我想要敬你一杯。”

“你明知道我最不会嫌弃的就是女人了。”叶恒拿起了杯子。

江南也这么拿起杯子,然后在魏导的怂恿下,半推半就的坐在了叶恒的旁边,暧昧的坐在一起。

叶恒习惯了女人的投怀送抱。

两个人没一会儿,就楼抱在一起了。

娱乐圈的常事儿,大家也见怪不怪,而且私底下谁都知道,只要是有利可图,江南谁都会去,典型的娱乐圈中的高级妓女,还总是一副绿茶婊的样子。

包房的一个有些暗黑的角落。

因为灯光不是很亮。

唐夭夭就这么被里面嘈杂的人群所掩盖。

她当然有看到叶恒,毕竟他出现得这么闪亮登场,不想注意都难,而她在看到他那一刻,本能的就躲了起来。

不管如何,两个人出现在这种场合多少还是尴尬的。

不说叶恒会不会在意她在这种场合的风尘,她自个儿都会有些别扭。

她在捉摸着怎么提前离开,在叶恒没有发现自己的情况下。

她本来今晚想要好好陪魏导多喝两杯,听说他有意筹备一步文艺片,她现在电影和电视产量很高,口碑也不错,但一直以为没有真的突破国际,影响不足,魏导是拍文艺片出名的大师,曾经在国际上获得过很多荣誉,她需要这部电影的女主角来提升自己在国际市场的价值,太商业的影片,总是没办法迎合国际评审的口味。

但现在。

她想她是找不到机会上前去讨好魏导了。

“夭夭,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章程去喝了一圈酒过来,看着她坐在角落,明显是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不是说想要今晚要去拿下魏导吗?你这么低调会被人忘记的,你看江南,都已经贴了过去了。话说……叶公子倒真的是我们娱乐圈的送财童子,随便哪个谁,他都能洒大把的银子出来,怪不得在娱乐圈的口碑这么好,几乎都传开了,只要是他要上的女人,就绝对不会白上!”

“那倒是。”唐夭夭点头。

当年她也从他手上得到些好处。

决定回到娱乐圈的时候,叶恒还说到做到的给了她好几百万,这几百万够她在娱乐圈好好折腾了!

“走吧,我陪你去拿下魏导,他现在正好没有被江南那女人给缠着。”章程说,还忍不住吐槽道,“都不知道你怎么和江南穿成娱乐圈的闺蜜的,那女人明显就是一脸心机相,和你完全不搭。”

“我们是一个经纪公司的,公关需要。”唐夭夭也有些无奈。

她当然也不喜欢江南,江南更不喜欢她。

两个人在一个经纪公司,都是头牌都是当家花旦,暗地里较劲得很,江南在唐夭夭刚复出那段时间,且江南已经小有名声的时候不仅没有帮她还狠狠的踩过她,不过经纪公司非要把她们打造成姐妹花她也只有接受,不就是演戏嘛,本行!

章程当然也知道娱乐圈这种地方的虚伪度,很明白的点了点头,拉着唐夭夭就准备过去。

“章程,我今天有点不舒服,突然不想去找魏导谈事情了。”唐夭夭拒绝,“下次吧,我等会儿就走了。”

“哪里不舒服?”章程有些担心的说道。

“就觉得有些头晕,可能刚刚喝酒喝猛了点,下次有机会再好好给魏导谈,反正也不急。”

“我是觉得之前倒不急,但现在你该留点心了。”章程说,“你看那边江南和叶公子的样子,魏导刚刚这么明显想要讨好叶公子,分明就是想要拉赞助,文艺片没几个人愿意投,特别是现在这些商人都以利益为主的,如果叶公子投下了,以现在的情况,江南还不是女主角?我建议如果你真的想要这个角色,就早点和魏导定了,到时候江南就算讨好和叶公子,也可以安排个女二的角色。”

唐夭夭听着也觉得有些头大。

江南这个人嫉妒心特别强,而且特别看不得她好。

以前两个人当培训生的时候,江南还能装得比较白莲花的样子,现在压根就识破了脸皮,对着她就是直接抢,只要是她的角色,不管好坏,全都都要!

她这么有些犹豫的时候,突然看到叶恒和江南两个人出去了。

这么快就走了。

唐夭夭看着他们的身影。

不过也是,大家都是成年人,何必欲迎还拒。

她看着他们离开,唐夭夭也不再顾及了,她对着章程说,“既然这样,那么现在就去吧,我还能坚持。”

“嗯。”章程点头。

章程是真的和唐夭夭关系很好,两个人一起拍了几部电影,唐夭夭对他帮助很大,而且唐夭夭真的不虚伪,帮他的时候不像有些明星那样,就怕一个过猛抢了自己的那份,唐夭夭会真的很诚心的帮助他。

两个人一起过去。

魏导正在和一个女明星亲昵的喝酒,看着他们过来。

魏导也喝得有些高喝得有些高兴了,一把拉住唐夭夭,一个用力就把她搂紧了自己怀抱里。

章程看着,脸色稍微有些变化。

但娱乐圈有时候就是这样,谁都不能得罪了导演,特别是,有影响力的导演。

唐夭夭也不例外,顺势的就靠在了魏导的怀抱里。

在这个圈子混,被吃点豆腐什么的,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夭夭,不是我不帮你,你刚刚真是错过了我对你的一片心意。”魏导搂抱着她的身体,在她耳边吹气。

唐夭夭笑了笑,没有让人感觉到她在特别排斥,但很有技巧的,避开了魏导想要掐她豆腐的动作,她稍微侧了侧头,笑盈盈的说说着,“魏导的话,真的是博大精深,小女子才疏学浅,真真的没听懂。”

魏导笑着把她又抱紧了些,嘴靠近她的耳边,“刚刚我是打算把你介绍给叶恒的,一眼过去没看到你才交的江南,现在江南跟着叶恒走了你应该知道,叶恒这个败家子弟,钱多得烧得慌,他愿意捧谁,谁不这么火一阵子。”

唐夭夭笑得有些僵硬,她连忙起身拿起酒杯。

这个动作其实是故意想要挣脱开魏导的咸猪手。

哪里知道,自己刚起来,魏导又猛地一下把她拉回了怀抱里,“去哪里啊,妖精?”

“魏导还以为我能跑了不是?!”唐夭夭妩媚的笑着,“我拿酒杯想要敬你一杯,多谢你的关照,可惜夭夭运气不好,没能享受到你给我的福分。”

“那也不一定。”魏导说,“你这么懂事,我也会疼你的。”

这么露骨的话,唐夭夭当然明白。

她转眸看了一眼章程。

章程脸色明显不太好,在唐夭夭的眼神下,勉强让自己笑了起来,开始为唐夭夭解围,“魏导,今晚你生日,我敬你一杯。你是我的伯乐,不是你,我现在在娱乐圈哪里有现在的地位,我敬你。”

魏导没放开唐夭夭,但因为和章程喝酒,自然不能很顺利的吃豆腐。

何况唐夭夭比较会保护自己。

其实好一点的经纪公司会教艺人怎么保护自己,唐夭夭在这堂课上,学的特别的认真。

唐夭夭也非常识时务的拿起杯子敬酒。

三个人喝成一团。

叶恒搂抱着江南从外面进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唐夭夭了。

看着她笑颜如花的坐在魏导的怀抱里,还和另外一个男明星眉目传情,那一刻突然就冷笑了一下。

戏子就是戏子。

江南当然也看到唐夭夭了,看到她和魏导亲密的样子,看到当红男明星章程也对她各种照顾,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她嘴角邪恶一笑,娇滴滴的说道,“叶公子,我们去那边坐。”

然后,就拉着叶恒去了魏导那边。

唐夭夭当时正在很认真的应付魏导,没注意,一注意的时候,就看到叶恒已经近距离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她差点没有把手中的酒杯打翻。

叶恒看了她一眼,又冷笑了一下。

唐夭夭故作镇静。

因为隐婚,所以没有人知道,他俩到底什么关系。

“叶公子你这么快就回来了。”魏导抱紧着唐夭夭,笑着问道。

“想哪里去了,哥们是这么快的人吗?刚刚就陪着江南去外面溜达了一圈抽了支烟。”

“我就说。”魏导附和着笑了笑。

看到叶恒的视线似乎看了一眼唐夭夭,立马反应迅速的说道,“这是唐夭夭。夭夭,这是叶公子。你应该听说过了。”

“听说了。”唐夭夭笑着。

笑得,特别的甜。

叶恒忍不住翻白眼。

这戏演得。

“你好叶公子。”唐夭夭礼貌的主动伸手,“我是夭夭。”

叶恒捉摸着,他上一次将唐夭夭压在身下是多久的事情了?!

半年,大半年?!

好像是挺久了。

“我当然知道你是夭夭。”叶恒说,嘴角邪恶一笑。

唐夭夭其实是有些担心叶恒会突然说出来他们之间的关系,毕竟他经常大言不惭,而她也没能力阻止他。

“说要把技巧留给老公的,你那期访谈我可是看了好几遍。”叶恒说得阴阳怪气。

唐夭夭有些尴尬,真是接不了嘴。

魏导连忙附和着,“是啊,这句话简直成了我们娱乐圈的经典了。夭夭总是这么语出惊人,让人过目难忘。”

“确实是,过目难忘。”叶恒的眼神,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唐夭夭。

还故意,将视线放在她超低V领下,深深的勾。

唐夭夭不自觉的用手指挡了挡。

江南本来是打算在唐夭夭面前炫耀一番的,她没想到叶公子突然会对唐夭夭这么感兴趣,分明刚刚和她谈得正好,她有些恐慌,连忙用胸部去靠近叶恒的手臂,故意亲昵故意挑逗,“叶公子,不是说要多和我喝几杯酒吗?我敬你啊。”

说着,就起身去拿酒杯。

刚拿起,突然一不小心就倒了。

倒了些在叶恒身上。

江南惊呼了一声,连忙靠过去帮他擦拭。

胸前那对差点就要爆出来的胸部,就这么在叶恒的眼皮子底下。

如此明显的勾引方式。

叶恒抬眸似乎是看了一眼唐夭夭。

唐夭夭本来视线在他们身上的,被叶恒这么一个眼神,连忙转移了视线。

“对不起叶公子,不小心打脏了你的衣服,要不你脱下来我帮你干洗了送回来。”

“就这么想脱我衣服?”叶恒将视线放在江南的身上,嘴角一勾。

“叶公子你好讨厌。”江南表现得一脸羞涩。

叶恒搂抱着江南,这次就真的走了。

唐夭夭想,这次应该是真的走了。

江南都表现得这么明显了,以叶恒这种来者不拒的个性,怕是分分钟干柴烈火。

魏导看着他们的背影都忍不住感叹,“这江南勾引人的本事儿,还真的比她演技好多了,夭夭你可得学着点。”

唐夭夭哪里听不懂魏导的意思。

她笑得妩媚妖娆,“魏导,我头有点晕,我去上个厕所。”

魏导笑着放开她。

对于他现在这种地位的大导演而言,女明星投怀送抱是常有的事情,根本就不需要强迫,也不怕煮熟的鸭子跑了。

章程看唐夭夭离开,连忙又敬了几杯酒。

唐夭夭直接走出了包房。

她其实也没想过要真的去陪睡。

混到娱乐圈现在的地位,对她个人对自己的追求而言,不需要再极端的是做一些有些违背自己原则的事情,当然她并不排斥往上走得更高,只是会衡量代价是不是值得。

她给章程发了个信息,说先回去了。

章程回复让她早点回去休息,剩下的他来帮她陪。

其实章程对她真的不错。

她给助理打电话让助理开车在外面接她,她通过特殊通道离开了魅色,回到自己的高级公寓。

圈子真的很小。

说不定,什么时候又碰到熟人了。

对于唐夭夭心目中的熟人叶恒,刚好江南把房间开好。

今晚上叶恒是觉得心里有股莫名的怨气的,但其实又不知道这股气到底从什么地方来的。

他潇洒的躺在大床上,看着玻璃浴室里面那窈窕的身段……

他就这么看着,以前大概早就扑上去和对方,大战三百回合了。

今儿个,就是莫名兴致不大。

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烦躁,电话突然响起。

他看着来电,“阿修?”

“叶恒你出来一下。”那边说,声音有些低沉。

这么晚了,他不是把他送回去了吗?

阿修这是突然深更半夜的抽风!

“我发现我在酒后驾驶,你过来。”莫修远说了地址,将电话挂断了。

麻痹,我特么现在出去也是酒后驾驶。

更重要的。

哥们现在正准备……天雷勾地火。

他转头看着浴室里面还在洗澡的那个身影,身体的反应是很明显的,那一刻心里上却没有特别特别大的失落感,只是有些可惜,他从床上起来,脱下浴袍穿上自己来时的衣服。

江南正洗完澡出来,身上就围了一件浴袍,各种搔首弄姿。

叶恒觉得自己喜欢和娱乐圈的人玩第一是她们放得开,第二是她们会局部调整自己先天性的身体不足,他个人其实不排除什么整形微整形,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他看着顺眼就行。

江南看叶恒在穿衣服,有些惊讶,“叶公子,你是……”

“刚刚接到点政治任务,不走都不行。”叶恒看了一眼江南,觉得这个时候走多少还是有些亏的,他说,“你把你的账号发我手机上,手机号码是XXXX,下次有机会我们再约。”

“可是……”江南整个人都不好了。

到这个地步了,说不做了。

娱乐圈除了传他有钱,还说他在床上功能不错,她还想好好享受一番的。

“乖,有下次的。”叶恒穿好了衣服,就直接走了。

江南也不敢说不,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叶恒走得毫不留恋。

叶恒自己也差异自己可以走得这么的潇洒,果然莫修远对他的影响力,超过任何女人。

他给司机打了一个电话。

很快司机就出现在酒店接他,然后一起去了莫修远说的地方。

街头,冷冷清清的,一辆高级轿车停在那里。

叶恒下车,敲开莫修远的车门。

莫修远转头看着叶恒。

叶恒坐在他的副驾驶室,说,“你怎么又出来了,刚刚不是送你回去了吗?是还想要喝酒吗?我倒是无所谓,但你胃一直不好,王忠都已经对我发出几次通牒了,让我别和你喝酒。”

“没打算喝酒,就是找你出来聊聊。”

“这深更半夜的……”叶恒看着莫修远,“你该不是真的对我有什么想法吗?公子我是卖艺不卖身的。”

莫修远轻抿的嘴角上扬了一下,没搭理叶恒的抽风,开口说道,“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这么一说,叶恒才注意到,这不是陆漫漫家别墅不远处嘛。

那一瞬间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看着莫修远,一本正经的说着,“是让我闯民宅,把人帮你劫出来吗?”

“和你真没有共同语言。”莫修远这么不表露自己情绪的人,也终究受不了叶恒的少根筋。

叶恒觉得自己很受伤。

他都准备顶着知法犯法的罪名了为他牺牲了,居然这么不领情。

“走吧。”莫修远说,让司机来开车。

说着,莫修远就从驾驶室下来,坐到了后座。

他从莫家别墅出来后,就直接开车到了这里,当自己回神过来的时候,自己都觉得惊讶。

他在这里坐了很久。

陆家别墅早就冷清了,里面的人应该也早就睡了。

而他也不知道自己坐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然后一坐还坐了有一两个小时。

叶恒让司机将原本的车子停靠在路边,过来开走了莫修远的车,开着把他又准备送回去。

莫修远说,“回我自己的别墅。”

“不回莫家了?”叶恒诧异。

“不了。明天一早过来接我就行了。”

“是接了直接去机场吗?”

“回莫家一趟,早饭前过来。”莫修远吩咐。

“好。”叶恒点头。

车子将莫修远送回到他自己的别墅。

其实莫修远很少会回到这个地方,有时候叶恒都觉得,他也怕到这里之后,触景伤情。

以前和陆漫漫的所有美好时光,大概都是在这栋别墅里面发生的。

当然,别墅还在。

里面还有佣人,打扫得很干净,似乎是在等待谁的回来。

叶恒看着莫修远走了进去。

这次,大概不会再折腾他了吧。

他看了看时间,凌晨2点40了。

这个点……他还是回家睡觉吧。

……

第二天。

陆漫漫慢条斯理的起床,洗漱。

在文城真的比在稻城容易堕落。

她下楼。

楼下,又是莫一诺和她父母的欢声笑语。

她自己去吃了早饭,然后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去帝都了。

订的今天上午11点多的飞机。

收拾收拾,差不多就应该出发了。

她整理好自己的小型行李箱,下楼,准备让司机送她去机场。

何秀雯直接说道,“你等会儿,我们送你一起。”

“真不需要,我也就三天左右就回来了。”

“我正好带一诺出去玩,顺便而已。”

陆漫漫只想说,机场在很偏。

她也不想拒绝她母亲,老年人热心点,就接受吧。

一家人坐在小车上送她去机场。

莫一诺这几年后就没离开过她的身边了,现在看着自己妈妈要走而自己又不能去有些忧伤,一路上都在问什么时候回来,一定要回来,就怕抛弃了她似的。

陆漫漫说了些安慰的话,到机场她真的进安检的时候莫一诺还是哭了。

哭得撕心裂肺。

陆漫漫那一刻都有些心软了。

她挥手。

何秀雯和陆子山都在安慰着一诺,陆漫漫就远远的看到莫一诺眼巴巴的看着她的方向,一直在哭。

她也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离开一诺,她也很不舍。

眼眸这么一直看着一诺,眼神在那一刻突然顿了一下。

她远远的看到一行人影,很多黑色保镖在身边,拥护着的一行人中的一个人,仅仅一瞥,还看清楚了那个人怀里面的孩子,长得和他真的很像。

她连忙转身,让自己淹没在了人群中。

莫修远是听到小孩子的哭才转头看到莫一诺的,然后顺着莫一诺的目光,就看到了陆漫漫的背影。

他眼眸顿了一下,又将视线放在哭得难受的莫一诺身上。

南玥椿觉得莫修远视线有些奇怪,准备看过去的时候,莫修远突然拉了她一下,他此刻还抱着莫子兮,腾出一只手将南玥椿拉近了些。

南玥椿说不出来的感动,就这么任由莫修远拉着往专用登机口走去。

陆漫漫是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头的,捉摸着莫修远应该走了,一回头的时候还是看着另外一个特殊通道内,莫修远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拉着南玥椿,如此温馨的一幕。

她淡笑了一下,将视线放在了莫一诺的身上。

莫一诺还在哭,只是哭得不大声了,何秀雯和陆子山是想尽办法在哄她。

陆漫漫拿起电话给陆子山拨打,让他们带着一诺回去。

两老才带着一诺,离开了机场。

陆漫漫走进安检,终于。

去了帝都。

到达帝都的时候是下午了。

陆漫漫按照请帖上给她的地址,去了帝都最奢华的酒店。

她去前台换了房卡,然后去S&King给她订的豪华套房。

果然是丹尼尔的作风,以享受为主。

她放下行李躺在落地窗前的贵妃椅上休息。

还有两天才是发布会,她提前来只是不想让丹尼尔又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她也容易被惊吓!

正让自己放松休息的时候,房外响起了门铃声。

她起身去打开房门。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外国男人无比恭敬的出现在门口,用无比标准的北夏话说,“诺小姐,达伦先生邀请你去国际会展中心,现在正在做发布会最终的彩排演练。”

“一定要去吗?”陆漫漫蹙眉。

她个人其实不想去,去了也很局外。

“达伦先生说,诺小姐比较固执,所以让我一直要收到门口知道你本人愿意去为止。”

陆漫漫翻白眼。

也不知道谁比较固执。

“你等我,我换一套衣服。”

“是的,诺小姐。”

陆漫漫简单梳妆了一番,跟着工作人员去了国际会展中心,离这里也就十来分钟的车程。

到达目的地。

会展中心已经有了发布会的装饰,反正就和丹尼尔这个人给人的感觉一模一样,奢华时尚高端大气。

她走进大厅。

里面各个模特正在T台上走秀,如火如荼。

丹尼尔坐在T台的正对面,做的还是超级豪华的椅子,一看就是特殊准备的。

他优雅的翘着二郎腿,很认真的看着一个一个模特出场走秀的模样。

陆漫漫也不过去打扰他,就站在一边看着S&King的时尚秀。

这种国际秀舞台,确实不同于一般的秀场,给人的视觉感官完全不同,一瞬间就能够被深深的吸引住。

她看得出神。

身边不知道何时,丹尼尔走了过来,“诺小姐是不是觉得你的设计能够被S&King看中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情,这个世界上,只有丹尼尔王子,才有那个时尚觉悟好超越人类几千年的流行嗅觉,将品牌打造得如此完美!”

又开始自大了。

陆漫漫就不知道,他的自信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走吧,我带你去后台看看。”丹尼尔丢下一句话,已经傲慢的走在了前面。

陆漫漫既然觉得自己已经来了,就没想过和丹尼尔作对,也就跟上了他的脚步。

两个人走向后台。

她以为是超乱的模特更换衣服的后台,没想到确实一个金碧辉煌装修得无比高大上的后台特包,不用猜也知道,是丹尼尔的私人更换区了,只是不知道这货带她来这里干嘛?!炫耀吗?!

陆漫漫静观其变。

丹尼尔带着她做到舒适的沙发上,打了一个响指。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出来一排排穿着旗袍的身材身高差不多的礼仪小姐,每个人手上拿着一套服装出来。

至少不低于20套。

陆漫漫看得有些眼花缭乱。

丹尼尔看了一眼陆漫漫,说,“本王子说了要让你举世瞩目的,就一定会让你光芒四射。这里的衣服你都去换一下,本王子要看看,你适合哪一种?!”

陆漫漫看着如此奢华到有些夸张的服饰。

在S&King的设计中,她主要负责的是时尚包的设计,品牌这一块,有他自己的设计师。

这么一看,几乎都是出自大师手笔,还都是未发布款。

“不要太感激本王子,本王子也只是想要不想拉低了自己的逼格。你去换吧,趁本王子心情好,可以陪你挑选。”丹尼尔优雅无比的翘着二郎腿,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咖啡,慢条斯理的喝着。

陆漫漫起身,和工作人员走进了衣帽间。

第一套,是比较夸张的舞台秀风格,以黑白掉为主,用了很多S&King的经典元素,还将她上次交稿的用于包上面的特殊符号放在了衣服上,衣服是大长摆,席地,后背镂空,从后腰窝处到长长的裙摆下,都是一串剔透的钻石,是真的一颗一颗钻石。前面相对而言也比较夸张,荷叶大领,衬托着她的脸蛋很小。

她走出去。

丹尼尔就睨了一眼,挥了挥手。

接着第二套。

第二套衣服依然华丽,显得有些宫廷感,她在几个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整整穿了四十多分钟,上身就只有1分钟,丹尼尔又挥了挥手。

由此。

一套两套三套。

整整25套衣服,一套不少的是穿着。

陆漫漫捉摸着天都黑了吧。

她都饿了。

最后一套衣服。

还是不满意吗?!

陆漫漫终究有些受不了了,“我也不是专业模特,能不这么高的要求吗?”

何况,她自我感觉穿着还挺好看的。

丹尼尔突然笑了一下。

他说,“本王子都是让设计师按照你的尺寸量身帮你定制的,要求当然高。你换下来吧。”

陆漫漫一肚子气,气呼呼的将最后一挑衣服换了下来,换回了原来的衣服。

走出衣帽间,丹尼尔已经从沙发上站起来了。

他说,“本王子带你去吃大餐。”

陆漫漫觉得这人真是有病!

把她累的够呛也不说一个所以然。

她跟着丹尼尔去了帝都最奢侈的餐厅,最奢侈的包房,两个人对立而坐。

丹尼尔从小的优越感让他随时随地都给人一种,傲娇孔雀的感觉。

两个人吃着晚餐。

丹尼尔看着陆漫漫的模样,“明天本王子允许你休息一天,后天需要和我以前来彩排,会比较累。大后天就是发布会了,本王子不允许有任何出错。”

说这么多,可是。

管她什么事儿。

------题外话------

恩恩额。

咱们漫漫会怎么锋芒毕露呢!

往后看。

宅爱你们群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