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发布会(2)再也不会委屈自己/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漫漫真的以为发布会她紧紧只是来参加一下,然后或许会在最后所有的模特都出场秀完了之后,她和所有来这里参加发布会的现场设计师一起出场谢幕,接着的记者会上,简单露个面,让世人知道她的存在就行了。

哪里知道。

根本就不是这么轻松的事情。

她以为那些她换下来的衣服是丹尼尔觉得她配不上的衣服,其实不然。

其实只是丹尼尔单纯的想要看她穿完,然后从中挑选了几件。

挑选几件,让她在这个T台上穿。且,丹尼尔是根据她的衣服挑选他的穿着,虽然傲慢了些,但不得不说,还是真的充分在考虑她。

所以接下来她居然要陪着这个傲娇的王子一起,以最华丽的方式,登场走秀。

她真觉得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

而后,她就如丹尼尔所说,真的休息了一天,第二天就跟疯了一般的陪着丹尼尔排练。

要知道T步真的不好走。

穿着老高老高的高跟鞋,真的很要人命。

累得要死要活的彩排了一天。

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第二天上午又被叫去彩排。

然后到了下午,就开始清场,晚上发布会正式开始。

整个下午,陆漫漫就耗在了化妆中了。

好在,她和丹尼尔用一个化妆间,不会太过吵闹。

丹尼尔果真是一个特别会享受的男人,也不可否认,他在工作上的认真。

今晚的发布会,注定不会是一个平凡的夜晚。

同一片天空下的帝都。

莫修远坐在办公厅里面处理文件。

房门推开。

莫修远抬头看了一眼,看着南玥椿出现。

他低头,继续工作。

南玥椿今天心情难得不错。

准确说,这两天心情一直很好。

从那天莫修远主动在机场牵她手之后,她就觉得,莫修远终究也会有一天被她感动,也就心情稍微好了很多,尽管在那天之前的那个晚上,因为莫修远的一夜未归她差点气死,但就是这么一颗小糖,也能让她,暖和起来。

她笑着走过去,递给莫修远一份请帖。

莫修远看了一眼,“S&King”的邀请函。

“阿拉基王子的奢侈品牌,S&King秋冬首发发布会定在了帝都举行,这个品牌现在在国际上知名度很大,据说品牌包的首席设计师是我们北夏国的人,所以据说这次是专程为了她而在帝都开了这个发布会,本尊应该会出现。”南玥椿笑着说,“我其实真的很期待这个设计师到底是谁长什么样子,北夏国有这么好的设计能够得到国外奢侈品牌的认可真的很不容易,所以阿拉基王子将请帖送过来的时候我同意了。”

“嗯,那你去吧。”

“我是同意了,我们一起去。”南玥椿说,“S&King每一年的发布会都会选择不同的国家,我们之前一直有邀请他们在北夏国来,但都委婉拒绝,要知道发布会定在这里也算是对北夏国时尚潮流的一个认可,至少也是我们打开国际大门的一个标志,对我们北夏以后的时装设计进出口及很多大品牌在国外的入驻有着无比深渊的影响,我觉得阿修你应该出面。何况,阿拉基和我们也有着友好合作,我们现在正在向对方谈石油进出口,给点面子给阿拉基的王子,也是政治需要。”

莫修远就这么听着南玥椿的话语。

他随手拿起面前这个请帖,打开看了看。

他记得。

陆漫漫好像很喜欢这个牌子。

用的包,大多数都是这个牌子的。

他放下请帖说,“发布会前半个小时,你让司机在楼下等我。”

“嗯。”南玥椿笑得很甜,“我会让秘书帮你把你今晚穿的衣服准备好,你记得提前换一下。我现在也去准备我的服饰了,阿拉基王子专程派人送了两套服装过来,都是下一季的新款还未上市的。”

莫修远点了点头。

南玥椿又说了些笑着离开了。

她今晚一定要闪亮登场。

她今晚一定要让国际时尚圈的人知道,北夏国的人统帅夫人,也可以美人如画。

她走出莫修远的办公地点,直接请了最顶级的化妆师到家里帮她梳妆打扮。

这种国际场合的任何邀请对她而言都是表现自己的机会。

其实,她在国际上口碑很好,莫修远年纪轻轻当上一国统帅,而她作为她的统帅夫人,两个人不管参加任何正式非正式场合的国际宴会,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而她很享受这种,被恭维被羡慕的目光。

今晚,注定又是,星光璀璨的一晚!

……

晚上6点。

南玥椿打扮得体的出现在莫修远的办公厅下等候。

等了大概10分钟的样子,莫修远穿着黑色西装,外面一件黑色修身风衣下来。

秋色来袭。

傍晚的风有些大,莫修远的风衣被风吹起一角。

南玥椿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莫修远的时候,第一次见他,就被他帅气的模样以及独特的气质所吸引,但那个时候不能说爱,只能说男女之间正常的一些荷尔蒙吸引,真正的喜欢,大概是接触了之后。

接触之后,才会发现,这个男人的内涵比他的外在更吸引人,更加,爱不释手。

仿若相处得越久,越会被他的魅力所吸引,越是,不可自拔。

她眼眸微动,看着莫修远在秘书为他打开车么下,坐在了她的旁边。

他就这么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却没有多余的表情也没有多说一句话。

她这么用心的打扮,花了这么多时间拿出了自己最好的状态,她自认为今晚的她一定会全场惊艳,但他对她却还是,波澜不惊。

心里面有些不是滋味,终究在三年多的相处中,让她学会了,忍耐。

黑色轿车缓缓往国际会展中心开去。

南玥椿心里的失落感还是在随着靠近会展中心,而变得雀跃起来。

似乎有一段时间没有参加什么国际类似的活动了,有时候陪着莫修远出国也都是做一些政治访谈,那个时候穿的衣服也会比较隆重和保守,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参加这种国际时尚宴,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让自己曝光在媒体之下,风光一把了。

今晚,她期待很高。

一方面因为S&King发布会选择了帝都,作为国际奢侈品牌,负责人阿拉基王子一定会给予他们最高的对待和尊重,要知道今晚来参加发布会的也是国际上的各类时尚尖端达人,具有超级影响力的一些知名设计师,还有很多国内外的媒体记者,他们的礼待绝对会高于其他任何人,成为焦点和目光,她特别享受这种感觉。

另一方面,她虽然从小军事世家长大,但也有自己对时尚的理解和追求,她很喜欢S&King的设计,能够亲自来参加发布会,本来就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何况这次是带着莫修远一起。

她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看着车子驶入了国际会场。

国际会场停满了超级豪华轿车,一排一排,奢侈而豪华。

莫修远的车辆到达后,工作人员为他们打开车门,恭敬无比。

安保都是北夏国自己的安保,自然对莫修远的出现,更加尊敬了些。

莫修远微点了点头,南玥椿自然的挽着莫修远的手,往国际会场走去。

走上会场的红地毯,第一瞬间就会被高端大气的装饰所吸引。

确实是国际上的知名发布会,连细节设计都会显得奢侈而精致。

两个人走过长长的红地毯,在媒体不停的闪光灯下,走进会场里面。

里面,距离发布会还有半个小时,已经聚集了所有国内外知名人士。

S&King就是有那个号召力,仿若选在哪个国度开展发布会,那个国度的那几天就会成为国际上的时装周,引来无数人的关注。

他们的出现,引起了细微的躁动。

南玥椿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一下放在了她的身上,嘴角的笑容更加明显了,带着她作为统帅夫人的高贵和优雅,挽着莫修远的手,显得很自若似乎并未注意到周围投来的目光一般,走向为他们专设的VIP位置。

她坐下,一直保持着她贵夫人又不那么咄咄逼人的气质,显得很有国母风范。

VIP区域坐着的也都是些达官贵人。

南玥椿的座位旁边就是阿拉基的公主,阿拉基王子的亲妹妹,从阿拉基过来参加他哥哥的时尚发布会,看着南玥椿坐下,用国际语言打着招呼,然后恭维道,“夫人您真的太漂亮了,这套衣服真的太美太衬您的肌肤了,您的出现简直就是整个会场的焦点,我哥真的好偏心,给您准备了这季发布会的奢侈款,您看我穿的,都是我哥随手点的一件。本来刚开始您没有出现的时候我还觉得我很有优越感,您一出现,我就觉得自己都成路人甲了!”

“公主您过奖了,您也很漂亮,很可爱。阿拉基王子只是凭着个人的气质挑选的衣服。”南玥椿得体和阿拉基公主聊天,一直表现得她的温婉大气。

“果然是夫人您气质更出众,才会穿上S&King的晚礼服这般的好看。您刚刚出现时,就像台上模特一样那么夺目,您都没有发现现场好多人都看着您。”

南玥椿笑着,看上去一直很淡定,不管心里现在已经有多高兴多享受这种恭维,给人的感觉永远都是绷着的稳重和成熟的优雅。

“对了夫人,您知道今天设计师诺也会出面吗?”公主开口道,“听说我哥专程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亲自请她才将她请来,据说她本人特别的低调,不知道夫人您见过没有,是北夏国的人哦!”

“我也没有见过,我也很期待。”南玥椿由衷的说着,“北夏国能够出这么知名的设计师我也真的很欣慰也很自豪,而且我们北夏国的人向来低调行事,我想不是丹尼尔王子这般的诚心邀请,她也不会出现在这个场合,真的是一个很有内涵不浮华的设计师,S&King的每一款只要是她设计的包,我都会收藏一个。”

“我也是,我超爱她的设计,听说现在在后台化妆,我哥没让我去看她的真面目,我其实都觉得,这么有才华,就算是长得稍微不尽人意点,也是吸引人的。”公主说着,心里压根就觉得,设计师肯定是很丑的,否则为什么不出现在大众眼前。

南玥椿其实和阿拉基公主的想法是一致的。

也觉得大概是设计师长得不尽人意才会将自己隐藏起来。

两个人聊着天,围绕着设计围绕着设计师。

晚上7点。

发布会正式开始。

突然黑暗的发布会,让整个现场一下安静了起来。

紧接着,一道洁白的灯光打在了舞台正中央的位置,随即,响起澎湃的音乐声,伴随着主持人的闪亮登场。

主持人用非常标准的国际语言介绍着整场发布会的流程。

S&King沿用了他一向发布会的干练和精简,从不啰嗦在其他噱头上,几分钟的介绍,T台秀正式开始。

会场有媒体的参加,都是国内外精挑的几家大媒体公司,所有人的视线全部放在了模特的身上,现场显得特别的安静,似乎只有淡淡的音乐声,偶尔震惊的叹息声亦或者,不断地照相卡门声。

45分钟的T台结束。

这一季的发布会上的衣服又会成为国际前沿的一个领袖。

南玥椿是真的一直很有兴趣的看着T台秀,莫修远坐在旁边,显得沉默了很多,甚至是有些,漠不关心。

又是黑暗了两分钟的会场。

灯光突然打亮。

一道金色的光芒突然出现在T台的最里头,照耀着T台最里面的两个人。

远远地,看不太清楚长相。

但所有人都知道,按照惯例,该是阿拉基王子登场了,一般他的压轴,都是今年S&King的王牌主打款。所有人也更期待他的出现,甚至全场秉着呼吸。

在慢音乐的烘托下。

阿拉基绅士的牵着一个女人的手,一步一步往T台前走了过来。

阿拉基一般都是单独走秀,今年突然多了一个女伴,而且眼尖的人会发现,一向习惯走阴柔路线的丹尼尔今晚的穿着明显刚硬了些,是为了配合身边的模特所以选择了一套男性化更强的着装,还是说,今年开始,已经不流行中性美了!

陆漫漫其实紧张死了。

第一次走秀,就是走这种大秀,第一次走秀,还是走压轴。

从知道自己的走秀位置开始,整个人就不好了,完全是真的要她命的节奏。

她现在觉得自己脑袋都是放空的,根本是一片空白。

其实台下都是黑暗的,隐约能够看清楚有很多人,实际上的样貌是看不到的。

还好,丹尼尔一直带着她,带着她往前走去。

她其实个字在模特中而言不高,显得还有些娇小,但就是这般意料之外的适合这个舞台的穿着和灯光效果,全场的焦点从丹尼尔的身上,渐渐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自然,时尚圈的人更注重的女人的配搭。

女人追求时尚和潮流人的,会更多。

所以她瞬间就成为了全场最大的焦点,她看不到下面的人也能够感觉到一道道视线,那么明显。

丹尼尔似乎是转眸看了一眼紧张的陆漫漫,嘴角拉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带着她的脚步稍微,大不了些。

音乐也随着他们的脚步,节奏了起来。

全场的气氛又被带到了一个高氵朝点。

所有人看着他们,看着他们靠近T台前端,然后两个人的模样,就越渐的在自己眼前清楚。

陆漫漫……

南玥椿原本一本正经坐得优雅的身体都不自觉的动了一下。

整个人完全是不相信的,从椅子上差点站了起来。

不只是南玥椿,莫修远也看清楚了那个往自己面前走近的女人,看着她美得华丽的模样,灯光璀璨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而她的视线有些放空,完全没有看到,他们的存在。

她的脚步,就停在自己面前,不到1米的距离。

她很努力的在配合走秀,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学的很到位。

甚至在华丽转身的时候,嘴角还抿笑了一下,那么,楚楚动人。

全场响起剧烈的声音。

此起彼伏。

陆漫漫真的是紧张到,就在自己眼前的人都没有发现。

她努力让自己在这样的舞台,至少不要太出丑,没想过做得很好,只想,赶紧结束。

她随着丹尼尔一起,往后台走去。

“瓦萨,我没有眼花吧。”阿拉基公主突然忍不住感叹,“据说今晚陪我哥出场的就是S&King的神秘设计师诺,我真没想到,本人长得这么倾国倾城,简直是太美了太美了,不是那种如画一般的感觉,而是生动的,跳跃的,让人疯狂想要追逐的魅力。夫人您觉得呢?”

“她肯定不是诺。”南玥椿狠狠的一字一句说,“绝对不是。”

“您怎么这么肯定?”公主诧异的问道,“我可是有内部消息的。”

“她绝对不可能是!”南玥椿不能相信也不可能相信。

陆漫漫是商业奇才,但她绝对不是设计师,她品牌不错但不代表她有这份创意和设计,她一定是为了表现自己所以找到了阿拉基的王子,让她在这个舞台上风光一把,陆漫漫的心机就是会有这么重!

“可是……”公主还想说什么。

T台上。

丹尼尔再次牵着陆漫漫,缓缓而来。

又换了一套衣服。

还是那般华丽,还是那般,美得惊叹。

南玥椿几乎觉得自己都坐不住了,她转头看着莫修远,看着他原本兴致缺缺,却因为陆漫漫的出现,眼眸紧紧的放在了T台上,看着那个女人,一步一步的走进,一步一步的走到T台前,在他们很近的的距离前。

陆漫漫这次走秀明显没有了第一次的紧张,所以她的视线稍微往下看了看,然后……

就这么看到了莫修远和南玥椿。

虽然灯光不够亮,但因为熟悉因为认识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轮廓也能够分辨得清楚。

而看着莫修远的那一刻,分明和他的眼神交叉对视。

她抿了抿唇,转移了视线,跟着丹尼尔离开。

她真的没有想到,莫修远会出现在这样的场合。

她想过南玥椿会出现。

毕竟这样的时尚宴会,作为任何一个女人都没有那个抗拒力,只是莫修远并不是一个很喜欢这种节目的人,却还是坐在了最主要的贵宾席前,只是为了陪南玥椿吗?!

她果然还是低估了,他们的恩爱程度。

心里面想了些事情。

走得稍微马虎了一点,细细的高跟鞋突然一个不稳。

陆漫漫觉得自己那一刻就要和地面接吻了,丹尼尔突然一把抓住她,给了她很稳的力量。

陆漫漫有些尴尬。

刚刚那个举动,身后的人应该都看到了。

她果然不应该掉以轻心。

她抿着唇看着丹尼尔。

丹尼尔只是傲娇的一笑,突然弯腰,弯腰将她横抱了起来,潇洒的走下了T台。

陆漫漫简直受不了丹尼尔突然的举动了。

能给她提前说一声行吗?

她心脏不好。

最后一套T台服。

两个人再次走上T台。

这一套也是谢幕的服装,在众多模特之中,不管是设计还是颜色,都与众不同,显得那么的举世瞩目。

是的。

丹尼尔说的,让她举世瞩目。

他今晚真的给了她这么一个身份,让她被所有人这般所知。

模特一一登场。

丹尼尔一直带着陆漫漫,身边其他设计师,最后一起谢幕。

整个发布会很成功,全场掌声不断。

发布会结束后,就在国际会场的隔壁厅有一个时尚界的晚宴,很多参加了发布会的人都会去参加那个晚宴,晚宴的目的大多数是为了交流心得,当然也有很多是为了,炫耀自己。

南玥椿最期待的就是时尚晚宴,但此刻,她只想拉着莫修远离开。

她真的无法相信,无法相信,陆漫漫会这么华丽的出现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尽管自己不愿意承认也不得不承认,正常发布会的焦点,几乎全部在了陆漫漫的身上,连一向自恋到自大的阿拉基王子,都甘愿做了她的陪衬做了她的绿叶。

陆漫漫!

陆漫漫总是一次又一次的让她咬牙切齿,恨得崩溃。

“阿修,你也不喜欢这样的宴会,不如我们就早点回去吧,你一天这么忙,早点休息。”南玥椿尽量让自己不那么失态的,表现得非常温和的说着。

“还早,去吃点东西吧。”

吃点东西的意思,就是去参加晚宴!

南玥椿心里各种想要杀人的情绪,脸上却只是笑得温和。

她还是跟着莫修远一起,走向了晚宴大厅。

此刻S&King的专业团队正在接受记者的采访,采访时间只会控制在半个小时,晚宴大厅里面是不允许媒体进入了。

莫修远带着南玥椿出现在这个宴会大厅中,所有人国际友人对着他们都是恭敬的主动招呼人,然后表示礼节。

两个人都非常国际化的对待,莫修远停在了糕点区,说,“我吃点东西,你不用陪着我。”

“我也有点饿了,可以吃点。”南玥椿就是不离开他半步。

以前的这种宴会,南玥椿已经早就融入其中,接受各种恭维了,今晚,她不想自取其辱,而且也不想离开莫修远,给了他和陆漫漫单独见面的机会,尽管现在陆漫漫他们一行人还未出现。

今晚上的憋屈和心里那很恶心的滋味,那种原本兴致高昂的情绪被突然泼了一盆冷水的感受,恨不得想要吓人。

约半个多小时。

S&King的团队人员出现在了宴会大厅。

一出现,就引起了全场的轰动,所有人都自发的上前,恭喜着丹尼尔,为他这次无比成功的发布会说着些恭维的话,陆漫漫一直在丹尼尔身边,所以自然也被人群所包围,显得那么的,引人注目。

她脸上的情绪,真的无法控制的。

她就不明白,陆漫漫到底为什么,总是会有那份能耐,在她始料不及的时候,给她一个重锤!

分明今晚是她的舞台,现在却全部被这个女人,夺了所有的光彩。

她不服。

她真的受不了!

陆漫漫到底凭什么,如此低廉的一个身份,凭什么可以和她,争夺光彩!

那边的轰动维持了几分钟,丹尼尔让所有人疏散了。

陆漫漫其实一进大厅就看到莫修远和南玥椿了,因为知道他们可能会在,所以视线就这么找了一下,很容易找到他们两个人的身影,在糕点区,莫修远在吃糕点,南玥椿在陪着她。

其实莫修远不喜欢吃甜食,但是……

人的口味,总是会变得。

她笑着应付所有人,笑着在丹尼尔的介绍下,让人知道她是诺。

那个因为不愿意出面而被穿得神话般的女人。

很显然,她的出现,并没有让任何一个人失望,甚至是,震撼和赞许。

人群散开。

丹尼尔傲娇的说着,“本王子说让你风光无限,本王子就有那个能力做到,你不用心怀感激,本王子只是觉得,本王子的品牌需要你来炒作。”

陆漫漫心里猛翻白眼。

她根本就不感激好不好!

惹来一身骚。

“走吧,本王子带你去见见北夏国的有史以来最年轻最帅的统帅,当然没有本王子这么有魅力。本王子知道你们凡人见到自己国家的统帅时都会激动无比,但你注意你的身份,你今晚是S&King的设计师,别太low了。”说着,拉着陆漫漫就往莫修远那边走去。

她能说不嘛!

她可以想象,她要是拒绝了这个傲娇的王子,结果会是什么。

她硬着头皮,然后出现在了莫修远以及南玥椿的面前。

总是有些尴尬的。

身份不同,氛围不同。

“统帅,夫人你们好,很荣幸你们能参加我的发布会。”丹尼尔对着莫修远时,还是表现出了他的礼仪和尊敬。

不管如何,莫修远贵为一国统帅,且北夏国在国际上也不是一个没有知名度的国家,自然丹尼尔会礼让三分。

莫修远微点头,伸手,“很久不见,丹尼尔。”

“很久不见。”南玥椿也主动说道。

以前去阿拉基做国事访谈的时候,有过几面之缘。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们S&King的王牌设计师诺。”丹尼尔说,“诺,见到自己国家的统帅和夫人,还不行礼。”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和南玥椿,微欠了欠身,“统帅,夫人。”

莫修远眼眸就这么放在她的身上。

晚礼服是特别设计,黑色一字领,在胸口部分又突然出现了一个小V的设计,V字是金色的金属质地点缀,在这样的场合不会显得特别的暴露,但就是能够看到深深的勾,她的香肩露在外面,脖子上也没有多余的装饰,没有繁琐的装扮,把她唯美的脸蛋衬托得更加的倾国倾城,特别在宴会大厅耀眼的水晶灯光下,她露在外面的肌肤,白的几乎能反光一般,自带美颜效果。

南玥椿也这么打量了一番陆漫漫,看着她不管在T台上还是在T台的衣服都是精心设计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嫉妒,但她没有让自己表现出来也没有如莫修远这般掩饰一直放在她的身上,她嘴角灿烂的一笑,看上去特别的真诚,“漫漫,我们也是好久不见。”

“漫漫?”丹尼尔诧异,“夫人和诺是认识的?”

“丹尼尔王子你不是北夏人,所以不太知道我们自己国家的一些私人事情,我和漫漫不仅认识,还关系匪浅。”南玥椿挽着莫修远的手臂,显得如是的亲昵。

陆漫漫总觉得,南玥椿总是喜欢把自己的胸靠近莫修远的手臂,然后撒娇妩媚,然后让人看到他们有多亲密。

她依然淡笑着,淡笑着看着他们。

“是不是,阿修?”南玥椿转头问莫修远。

莫修远眼神稍微有些波动,他低沉的嗓音应了一声,“嗯。”

“统帅也认识?”丹尼尔更加惊奇了。

“当然。”南玥椿说,“我想如果你问,漫漫应该也会告诉你的。”

丹尼尔转头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依然面带笑容,她说,“你要是想知道,我当然会告诉你。毕竟,这在北夏国也不是什么秘密。”

“我真没想到,我家设计师,这般的有来头。”丹尼尔反而很自豪。

“你不知道的还很多。”陆漫漫笑着说。

两个人分明,看上去关系不错。

南玥椿嘴角扬起一道恶毒的笑容。

陆漫漫倒是比她想的更会找男人。

她之前以为陆漫漫就和那林什么的男人在一起,那个男人完全不足为惧,没见到摇身一变,就又巴结上了阿拉基的王子,这份能耐,还真的不是一般女人可以做得到的!

她转眸看了一眼莫修远,看着他明显因为陆漫漫的出现,而有着微乎其微的变化。

“对了夫人,不知道你身上这套衣服,穿着如何?”丹尼尔突然开口问道。

“我很喜欢。”南玥椿说,“我没想到你还会亲自给我送上这么尊贵的衣服,简直就像是为我量身打造的一样。”

“你喜欢就好。”丹尼尔笑着说道,“到时候最新一季度的新款包上市之后,我会让人专程给你送一个限量版的来,还请夫人不要嫌弃。”

“当然不会。”南玥椿说着。

心里却开始抵触。

甚至是,如果陆漫漫真的是诺,她以前爱不释手那些包,她会全部都扔掉,一个不留!

“不打扰你和统帅了,我们去那边招呼一下客人,你们随意。”

“嗯。”

丹尼尔带着陆漫漫离开。

陆漫漫似乎是回头看他们一眼,那个眼神,那般的,淡。

莫修远就看着她摇曳着凹凸有致的身材,陪同着另外一个男人,而她脸上的笑容,似乎再也不会因为他而绽放。

他喉咙微动,那一刻却没有想着离开。

第一次,不会在中途离开的一次宴会。

莫修远不走,南玥椿也不会走。

她接受着周围人的恭维,但明显,自己那份风头早就被陆漫漫抢了去。

陆漫漫唯美漂亮,陆漫漫还有这“诺”这个身份,让时尚界几乎为之疯狂!

陆漫漫这个冒牌货!

南玥椿恨得牙痒痒的。

晚宴越来越晚。

离开的人却不是很多。

但是陆漫漫真的有些累了。

她找了个借口离开宴会大厅,往洗手间走去。

她能说她真的很想回去了嘛!

很少出席这样的场合了,在稻城那几年因为工作原因也很少会穿高跟鞋,现在穿了这么一天,她觉得她的脚都要废了。

她在女士洗手间里面歇息,稍微补妆。

然后大大的镜子前,就看到了南玥椿出现。

她看了她一眼,又自若的开始为自己补妆。

“陆漫漫,你就不怕被人突然发现吗?”南玥椿走过去,狠狠的说着。

她其实在宴会厅一直在观察陆漫漫的动向,看着她离开,连忙就跟了出来。

她不能真的任由陆漫漫,这么的出尽风头。

“我不知道夫人在说什么。”陆漫漫生疏而故意恭敬的说道。

“你别装了,你根本就不是诺。”南玥椿一字一句笃定无比,“虽然我和你接触不多,但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一清二楚,你从小就没有学过设计而且创造天赋也不高,你不可能在三年时间就能够突然有了这么强大的设计能力,在商业上我不否认你的才华,但是在时尚界,你根本就不是那个人!”

陆漫漫将粉底放下,又刷了点腮红。

她说,“你说得对,我根本就不会设计。”

南玥椿讽刺的一笑。

她就知道,陆漫漫根本就是冒牌的!

“你以后别出现在这种场合,我念在我们之前也有过合作且我们之间关系也还算融洽,不管如何我们都跟过一个男,所以我不会真的对你做得太绝!你只要保证以后别订着这个头衔骗人,我就不会揭穿你。”南玥椿说得仁至义尽。

陆漫漫淡笑了一下,她把化妆包收拾好,转头对着南玥椿,“我说我不会设计,但并不代表我不是诺。”

南玥椿眼眸一紧,狠狠的看着她。

“我是诺,我用了我女儿的名字。”陆漫漫就这么平静的看着南玥椿。

“陆漫漫你不觉得你很矛盾吗?你别忽悠我了,我没想的那么笨!”

“我知道你不笨,否则怎么就这么容易爬上了莫修远的床,在我和他都还没有离婚的时候。”陆漫漫一字一句。

南玥椿脸色一下就变了。

“夫人,有些言语太重了还希望你要见谅。我也只是想要让你明白,我也有我的自尊和尊严,我现在选择重新过我自己的生活,还希望夫人你高抬贵手,从此我们老死不相往来,你和统帅怎么恩爱怎么幸福,我都会报以祝福的态度。”陆漫漫说得那般云淡风轻,说完之后,还真诚的感激的笑了笑。

然后提着她的裙摆,优雅的走了出去。

她不需要畏惧这个人。

她根本就不需要因为某些人的不喜欢而选择放弃自己的生活。

初辰说得很对。

这样的生活,这样不被任何人束缚的生活,才是自己该有的生活!

而她,不愿意再委屈了自己!

------题外话------

亲们肯定在想周末一定有二更。

小宅邪恶的告诉你们,没有!

这周都没有!

小宅说了,小宅下周姚放大招!

所以别催宅,兴奋的等着就好了!

群么么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