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发布会(3)看牢了你的男人/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奢华的时尚晚宴。

陆漫漫提着裙摆,自若的从南玥椿身边离开。

她脚步刚走了两步。

南玥椿有些崩溃的声音明显大了些,“陆漫漫,你会后悔的,我会让所有人都知道,你的招摇撞骗!我会让你真正的身败名裂,比你离开莫修远时,更加的狼狈不堪!你,从来都不是我的对手!”

陆漫漫抿了抿唇,她回头,真的好心的提醒,“夫人,我是站在为了我们北夏国的立场上给你说声忠告,我劝你不要太小家子气对我出手,这会毁了你国母的风范,有损你和统帅的形象。你越是把事情闹大了,越会有人觉得你在故意对我找茬,你知道现在你我的身份,我处于弱势,弱势群体总是很容易被人所同情,当然如果你觉得形象不重要我也无可奈何,我只是再次重申一遍,我是诺,你随便怎么验证随便怎么质疑我还是诺,我还是S&King的最有身价的王牌设计师,你的炒作除了让我更加被人所知之外,只会让你的逼格直线下降,你最好做好分寸才考虑要不要对我出手。”

南玥椿脸色一冷,正欲开口。

陆漫漫直接又说道,“当然,你知道我也不是你想的那么好心,会这么衷心的提醒你只是为了不给自己添加麻烦,也为了不让统帅来缠着我,男人有时候就是喜欢保护弱小,我可不想到时候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而我再次说一句,我由衷的希望你和统帅幸福,美满,由衷的希望你们可以恩爱一辈子。”

这次说完之后,陆漫漫没再多做停留,离开了。

她对南玥椿的仁至义尽就到此了。

至于南玥椿要怎么做,要怎么作,那都是她的事情。

聪不聪明,就看她能不能容下这份气度。

其实她自己也在赌。

赌南玥椿不太愚蠢,赌她够聪明知道这个时候最应该做的是什么。

如果南玥椿够聪明,那么她的生活也会在自己的轨迹上,发光发热!

她走出洗手间。

长长的走廊尽头,她看到了莫修远。

是在等南玥椿吗?!

莫修远果真还是一个体贴的男人。

她保持着自己的冷静,一步一步走过去,一步一步走近,然后越过他的身体离开。

不用说一句话,也不用礼貌的打招呼,当然也不用虚伪的行礼,他们之间就应该这样,陌生而漠然。

手臂。

突然被一双大手狠狠的抓住。

陆漫漫转头,转头看着背对着自己站的莫修远,手却狠狠的抓着她。

她蹙眉。

还未发声,整个人就被他强势的拉着,往背离宴会大厅的方向走去,她分明在那一刻看到南玥椿从洗手间出来,正好撞到他们这么一幕。

所以刚刚她说了那么多,对着南玥椿说了那么多。

只需要这么一个瞬间,就崩塌了。

莫修远果然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劫,真的是个劫!

她被莫修远带到了一个陌生的角落。

准确说,这个宴会大厅这个国际会展的任何地方,她都很陌生。

她不熟悉,不熟悉这里的环境。

所以她不大吵大闹,她怕她被埋尸了家人都找不到她的尸体。

而她不想死在帝都,死在这个她极度不喜欢的城市!

有些昏暗的灯光。

陆漫漫被莫修远抵触在墙壁上。

墙壁很硬,很凉。

陆漫漫眼眸就这么看着居高临下的莫修远,看着他冷峻的脸上,眼眶中带着的那份血红。

“你是不是也在怀疑我冒牌了诺……”的身份。

话还未说话。

莫修远的唇就压了下来。

陆漫漫一怔。

莫修远的唇根本是疯狂的,双手狠狠的抓着她露在外面的香肩,禁锢着,她根本没办法反抗。

她就感觉到他有些冰凉的唇瓣,撕咬着她的嘴唇。

舌头,也疯狂的往她的唇舌间逼近。

鼻息间都是他的味道。

分明还有些熟悉感,那一刻却莫名觉得陌生得吓人。

他搂抱着她的身体,就怕她会反抗一般的狠狠的把她抵触在墙壁上,狠狠的亲吻着,想要更近更近。

陆漫漫是排斥的。

她一直在排斥,但他一直在进攻。

她在他这么强大的身体下,根本反抗不了,她的反抗对他而言,毫无作用。

她就只能这么,不停的感受着,他的唇舌,和她的,融合……

气喘吁吁下的两个人。

莫修远放开陆漫漫,嘴唇放开,脸一直靠她很近很近。

看着她被他咬的有些红肿的嘴唇,看着她厌恶的眼神。

他的心跳其实很快。

快都其实有些不受控制。

他没想过放开她。

而她此刻也没有推开。

刚刚太粗鲁了,等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陆漫漫就已经不反抗了,就已经麻木一般的在承受,然后不主动不回应。

他喉咙微动。

安静如斯。

莫修远再次靠近她的唇瓣,这一刻变得温柔了很多,墨绿色的眼眸在此刻微微闭上。

他的唇,吻在了她的脸颊上。

因为他靠近的时候,她脸转了一下。

没有疯狂的反抗,只是在拒绝而已。

莫修远睁开眼睛,看着她的唇瓣,再次亲吻下去。

又一次,落在了她的脸颊上。

就是这么明显的拒绝。

莫修远此刻整个人还压在陆漫漫的身上,将她抵触在冰凉的墙壁上。

她除了脸颊,其他地方都被他狠狠桎梏住。

因为他知道她会反抗。

他的唇瓣,离开她的脸颊。

他放开她,从她身上站起来。

“啪。”那一瞬间,得到自由的陆漫漫,一个巴掌狠狠的甩在了莫修远的脸上。

很用力。

那个响声,把整个安静的角落,都惊动得吓人。

莫修远感觉到自己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

大概是用了全力。

他甚至看到陆漫漫在打了他之后,手心有些细微的颤抖,绝对不是害怕,而是她也会痛。

两个人沉默以对。

他站在她面前,而她也没有离开。

不知道什么地方传来了一阵风,秋天就是会很冷。

她穿得不多,所以那一刻是被冷到了。

理智在那一刻,也似乎稍微平静了下来。

她说,“对不起。”

心……

崩的一下,痛得毫无预兆。

莫修远能够忍受她所有的排斥所有的辱骂所有的疯狂,就算刚刚那一巴掌他也觉得他罪有应得,可是这一刻,冷静下来的陆漫漫,用了“对不起”三个字来打破他们之间的冷清。

他就这么看着她。

就这么用眼神,用不知道该用什么的眼神看着她。

“我没想到我那么用力。”陆漫漫说得平静,“我其实应该在你想要我的时候就脱光衣服躺在你的床上,你是统帅,北夏国都是你的,你跺跺脚就会让北夏国震动三尺,是我太不是抬举。”

莫修远隐忍的情绪已经到了极致。

他喉咙的波动,在预示着他有多控制。

陆漫漫总是会找到最好的方式,让他觉得自己卑鄙无耻让他觉得自己罪不可赦让他觉得自己……真的痛得锥心。

“统帅如果真的想,需要我现在就脱吗?”陆漫漫问他。

很冷漠的声音,没有半分激动的问她。

“哐!”陆漫漫就听到自己耳边,响起剧烈的声音。

是莫修远一拳,狠狠砸在后面墙壁上的声音。

如此的震耳欲聋。

陆漫漫在想,如果那一拳砸在了她的身上,可能自己会躺十天半个月,还有可能,再也睁开不眼睛。

但她就是迷之淡定。

她就是可以这么冷漠的甚至是陌生的看着莫修远,隐忍到没办法控制的情绪。

看到他青筋暴露,看到他眼眶充血。

她低垂下眼眸,不看他,也不再说话。

冷冷清清的风吹拂着他们彼此的衣服,她只觉得身体有些冷,冷的很想要去宴会厅,暖和暖和。

但是莫修远没有走。

他不走,她也没办法走。

就这么沉默。

就这么尴尬。

不知道多久。

突然想起了一道唐突的女性嗓音,“阿修,你在这边吗?”

陆漫漫笑了一下。

是真的觉得能够摆脱这个男人,而由衷的笑了笑。

莫修远看着她的笑容,只能看着她嘴角的笑容!

陆漫漫提着自己长长的裙摆,从莫修远身上走过去。

莫修远没有阻止她。

所以男人真的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她走过去。

走过去,和南玥椿正面相对。

南玥椿的脸色有多难看……

陆漫漫也不好形容,但那一刻她是真觉得南玥椿是聪明的,聪明的没有在他们接吻的时候出来,如果那个时候出来,场面……谁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至少,南玥椿是很想要保持和莫修远的夫妻感情。

所以才不会在所有人尴尬的时候走出来。

她的脚步停了一秒在南玥椿的面前。

她说,“你身上这套衣服,是我挑剩下的。”

南玥椿脸色一下就变了。

“如果不信,你可以问问丹尼尔。”陆漫漫说,她并没有骗她。

25套衣服之中,她最后选了5套。

而剩下的20套,丹尼尔才送给了他觉得值得他赠送的其他人,当然,每个尺寸都是重新做的。

她其实有时候不想把事情戳穿得太多。

南玥椿是个骄傲的女人。

但有时候就是需要在特定的场合,因为某种目的而说出来。

“你穿着比我好看。”陆漫漫说得直白。

南玥唇脸色并不太好。

谁喜欢她挑剩下来的东西。

“就像,你比我更适合他。”陆漫漫指的意思,南玥椿不会不明白,“希望你看牢了你的男人。”

希望你看牢了你的男人……

其实陆漫漫声音不大。

但这个地方,这个安静的有些封闭的地方,小小的声音都会有回音。

都会,传递在他的耳朵里,一清二楚。

他甚至可以想象,陆漫漫说这句话的时候,脸色会是多么的冷漠。

陆漫漫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脚步走得不快,因为脚真的很疼。

这种高度的高跟鞋,真特么的要人命。

陆漫漫离开后。

剩下的空间就更加的冷清了。

南玥椿脸色恶毒和憎恨终究收拾了起来,她走过去,走到莫修远的身边,看着他一直僵硬的身体以及低气压的气息,她说,“阿修,不早了,我们回去吧,子兮还在等我们。”

她表现出她的美好。

陆漫漫很聪明,刚刚给她的提醒得很对。

男人都喜欢保护弱小,所以她处于越弱势的地位,也许他就会对她产生怜悯,也许他就会对自己另眼相看。

一直以来,这久以来,她虽然表现的很想要靠近他,但整个人因为从小的生长环境自然是独立而高傲的,男人大概不喜欢这么自立的女人,莫修远大概以为,她什么都能自己搞定,才会对她,漠不关心。

现在她要改变。

她不吵不闹,就算刚刚看到他们的所有,她也不吵不闹,她要安分守己的做好他的妻子。

陆漫漫其实刚刚说的话不只是为了打击她。

大概还故意让莫修远感受到,陆漫漫在欺负她。

这样一来。

她就是弱小的那一个。

她看着莫修远依然沉默的身影,主动上前拉着他,表现得那么小心翼翼,故意让自己看上去患得患失,“阿修……”

莫修远回头看了一眼南玥椿。

他们的一举一动,她和陆漫漫的合作和配合……

他一目了然。

终究。

他带着南玥椿离开了。

从没想到,今晚会不受控制到这个地步。

从没想到,陆漫漫会踏入帝都。

在她踏入这个城市的时候,就算没有看到她在T台上的璀璨,就算没有看到她和另外一个男人的喜笑颜开默契十足,他也会控制不住。

这只是在说明。

在说明……陆漫漫真的,放弃了。

放弃了所有。

……

奢华的时尚晚宴大厅。

陆漫漫恢复平常的出现。

无数人过来喝酒,认识。

其实……

她还真的有些愧不可当。

毕竟,她确实只是因为自己那多活的7年而抄袭的设计。

她今天也有看到S&King的另外一个设计师,那是上一世他们的当家王牌,而她抄袭的就是她的设计。

今天在记者会完了之后的后台,那位设计师还拉着她的手一脸崇拜,她说她太喜欢她的设计了,简直就像是神才能够创作出来的一般,而且非常惊奇,说诺设计出来的东西,还在她脑海里面有影子的似乎,诺就已经成型了,让她真的很佩服!

陆漫漫那一刻真的无言以对。

感觉自己就跟吃了苍蝇似的,说不出来一句话。

只得傻笑。

还好只有1年了。

这一年过去,她就得把别人的辉煌还给别人。

她当年会选择设计也只是因为……

好吧,当自己脑袋发热。

现在还引来这么一身骚。

她一一和所有人礼貌的喝酒之后,往一边走去。

她想走了。

但她怕自己擅自离开,那个完全接受不了任何打击的傲娇的王子会突然做出惊人的举动,而她实在不想给自己添麻烦。

她眼眸转动,在寻找丹尼尔的声音。

那一刻,当然也自然的发现了,莫修远和南玥椿已经离开了。

她松了口气。

耳边突然响起丹尼尔的声音,“我的诺小姐,你去哪里了,我找了你一圈。”

“洗手间。”陆漫漫微微一笑。

她当然不会告诉他,刚刚他找不到她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天雷轰轰的事情。

“我以为你突然跑了。”

“我哪里敢。”陆漫漫悻悻一笑。

丹尼尔王子很满意陆慢慢的回答,薄唇又那么上扬了一点,“本王子知道你今晚累了,本王子送你回酒店。”

“不用了,这是你的主场,你多陪陪其他客人,我自己……”

“这些凡夫俗子,需要本王子亲自陪吗?别说笑了。”丹尼尔那般不屑一顾。

陆漫漫无语到极致。

“你也别感激本王子,本王子的酒店和你在一个地方,你隔壁。本王子也要回去睡美容觉了。”丹尼尔说完之后,就傲娇的走在了前面。

陆漫漫跟上了他的脚步。

她当然知道丹尼尔和她一个酒店就在隔壁,她本来打算的是明天一早回文城。

她真希望今晚丹尼尔喝得烂醉如泥然后她以不想打扰他休息而一早匆匆离开。

她若有所思的坐在丹尼尔的小车内。

车子往奢华酒店开去。

陆漫漫一直在组织语言,怎么不刺激到这个傲娇王子然后自己全身而退。

其实发布会也完了,她回去理所当然吧。

她有些头大。

真是怕了这种死缠烂打的人了。

“本王子明天要在帝都这个城市旅游。”安静的空间,丹尼尔突然开口。

陆漫漫转头看着他。

你去吧去吧。

你去了我正好离开。

“但是本王子不熟悉,你当本王子的导游吧。”

“……”陆漫漫那一刻觉得自己生无可恋。

“不愿意?”丹尼尔眉头一扬。

陆漫漫觉得这货的眉头都是骄傲的。

“不是,但我对这里真的不熟,你要想旅游,我带你去文城吧,文城我熟,这个地方我来的次数可能和你也差不多。”陆漫漫连忙解释。

“既然你这么盛情的邀请本王子去文城,本王子当然不会拒绝。”丹尼尔看着陆漫漫,薄唇微动,“但本王子想先在帝都参观了,再去文城。”

“那我明天一早回文城,做好准备你有空过来我就带你走走。”

“不用这么麻烦了,本王子也不是这么将就的人。”

才怪。

出门的派头,真正的也没有几个人能媲美了。

“你跟着我在帝都玩两天,我再陪你去文城。”

陆漫漫完全懵逼了。

她给自己需要挖这么大一个坑吗?!

她到底招谁惹谁了都。

“你不用发表意见了,本王子不会听的。就这么决定了。本王子今天累了,要回去睡美容觉。”说着,丹尼尔就真的靠在车上,闭着眼睛,闭目养神。

陆漫漫一脸忧伤的看着帝都这座城市。

其实夜景还没有文城的华丽,这里沾染着更多的是政治气息。

她靠在窗边,有些欲哭无泪。

车子到达酒店。

丹尼尔大概是真的累了。

强工作强压力下的这段时间,铁人也会受不了。

更何况。

总觉得丹尼尔很瘦弱的样子。

两个人各自回到酒店。

她一身酸痛的洗完澡,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感觉就是在挺尸。

她看着头顶上的水晶吊灯。

这么多天没有看到一诺了,脑海里面全部都是一诺看着她离开时哭泣的小脸……

她翻身,准备起床看会儿电视。

人累到极致的时候,反而睡不着了。

正准备打开电视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是客房服务。

她拉开房门。

“小姐你好,我们是酒店的高级VIP按摩师,我们来为您做疲劳疏松。”一位女性按摩师,穿着制服,非常尊敬的说道。

“丹尼尔准备的?”陆漫漫询问。

按摩师说,“只是接到通知说要来帮小姐你做按摩,其他并不知道。”

“进来吧。”陆漫漫打开房门。

然后在按摩师的指导下,躺在了按摩床上。

她没想到这个傲娇的王子这么的细心,她以为这个时候丹尼尔已经进入梦乡了。

她非常享受的接受者马萨基,本来有些失眠的神经,也稍微得到了缓和。

且按摩师似乎知道她脚底的疼痛,给她足部按摩得那个舒服。

她甚至在按摩途中,就昏昏欲睡了。

简直不能太爽太舒服。

难得的一晚上睡得尤其的好。

陆漫漫睁开眼睛的时候,按摩师已经离开了,离开后还给她将被子盖得好好的,让她深睡了一个晚上。

她看着时间,早上8点过了。

丹尼尔居然还没有来敲她的房门。

她从床上起来,去浴室洗漱。

正在刷牙,放在外面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连忙跑出去拿起电话,以为是丹尼尔,没想到是古歆那妞。

她接通,“古歆。”

“你在干嘛,吐词不清的。”那边有些嫌弃。

“我在漱口,你什么事儿赶紧说。”

古歆似乎是有些无语,她说,“陆漫漫,我感觉我要和你绝交了!”

陆漫漫皱眉。

这妞又发什么神经。

“我没办法接受我最好的闺蜜,从甩我几条街到甩我整个北夏国。”

陆漫漫觉得古歆就是没睡醒抽风。

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古歆不在正常人的轨迹上。

“诺是你是吧!”古歆吼着她。

陆漫漫以为多大的事儿。

她之前没有给古歆说她在做设计,但是古歆知道她在做证券股票投资收购等等一系列的商业行为,她是觉得设计这种事情不是什么大事儿,何况,有点名不正言不顺,她真的不是存心想要瞒着她。

“是吧是吧!”那边没听到陆漫漫回答,有些激动地问道。

陆漫漫好不容易漱完口擦了擦嘴角,“是我是我,怎么了?”

“陆漫漫,你不是人!”那边简直都要哭了。

“你到底受什么刺激了!”

“我没想到,我一直崇拜的,一直眼巴巴咬破嘴唇都想要买的S&King的全球限量般START系列居然你是设计的,你不知道有一次我奔赴阿拉基去守着买限量版结果还失之交臂时我的感受!我他妈要知道这是你设计的,我需要这么苦逼吗?我需要这么虐待自己吗!”

“……”陆漫漫实在是无言以对。

“陆漫漫,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还对我隐藏了些什么!你别这么一直给我暴击了行吗?劳资怎么就觉得我在你身边就跟一柴火妞似的!”古歆激动的说完,又忍不住嘀咕道,“莫名的还觉得有种骄傲感,我果然心里不正常了。”

陆漫漫忍不住一笑,“我其实没你想的那么厉害。也就翟安可能知道我的情况。”

“你到底和翟安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古歆蹙眉。

“放心,我对你家翟安没有歪念头。”

“谁知道是哪家的?”古歆嘟嘴,“不说了,我忙去了。”

“嗯。”

那边挂断了电话。

陆漫漫翻开新闻。

她其实料到了,她的出现会多引起震撼。

她把自己曝光在媒体下,能够引起的化学效应,绝对比普通人剧烈太多,她的身份本来就很尴尬,突然消失的那三年毫无半点音信,突然就这般的……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很牛逼。

难怪古歆会打电话来质问她,到底都有些什么本事儿。

她简单的翻阅着里面的内容。

大多数是对她突然强势回归的一个震惊和赞许,她的头条新闻几乎都掩盖住了,S&King的发布会,她真怕丹尼尔会跳脚。

关上手机。

她洗脸换衣服,然后简单上了一个淡妆。

房门被人敲开,客服恭敬的说着,“诺小姐,达伦王子邀请你过去用餐。”

“他房间?”

“嗯。”

陆漫漫走过去。

丹尼尔已经坐在餐桌上了,满满一大桌子早餐,简直让人瞠目结舌。

此刻他拿着手机,身上还穿着高档的丝绸睡袍,有些慵懒的模样在落地窗外的眼光下,就跟拍封面照的视觉效果,特别是他顶着的黄色头发,根本就是璀璨璀璨的。

丹尼尔长得其实不是特别的好看那种,五官什么的不算顶尖,但就是这么一个看上去没有多大特别的长相,会让人一下就注意到他的存在,那种从内而外散发出来的高贵气质,真的不是能装得出来的。

他蓝色的眼眸微动,放下手机看着陆漫漫。

嘴角拉出一抹笑容,在阳光下,显得更加璀璨了。

这么一个长得有些女性化的男人,似乎更容易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本王子知道自己很有魅力,但你也不用表现得这么明显,本王子会脸红的。”丹尼尔开口,声音还是那般,总是高高在上。

陆漫漫回神。

不过是,多看了两眼而已。

她自若的坐在他餐桌的对面。

丹尼尔让人伺候着用餐。

陆漫漫就不明白了,这么一个有手有脚行动自若的男人,除了自己喂进嘴里,其他都是身边人代劳,吃美食到底还有没有乐趣了。

“诺小姐。”丹尼尔让身边伺候他的人停了停,身边的助理连忙为用他专用的手帕擦拭着他嘴角。

他眼眸紧紧的看着她,看着她吃得还很香的模样。

“我倒是真没想到,你是北夏国前统帅夫人,不知道你昨晚上见到统帅和他新任妻子,有什么感受?”丹尼尔问她。

分明一脸很八卦的表情。

但是丹尼尔是何许人也,自认为这个世界上最高贵的王子,就算询问人八卦的时候,也是一脸傲娇和不屑。

她眼眸眨了眨说,“你不是看到了吗?我很淡定。”

“听说你当年和统帅分得不是那么和谐。”

所以丹尼尔是真的调查她了。

至少今天的新闻上,没有提当年分手的原因,只是说了她重新归来,璀璨夺目。

她说,“谁知道当年都经历了些什么,而我现在很好。”

“你一直排斥出席我们的发布会,是不是就是为了躲避统帅?”

陆漫漫放下刀叉。

能不能让她愉快的吃个早饭!

她就明白了,她陆漫漫的名字就应该一直跟在莫修远的旁边吗?她也有她自己的生活,她现在过得真的很好。

丹尼尔看她有些不耐烦,不屑的说道,“本王子也没兴趣知道。”

陆漫漫突然觉得这么傲娇的个性也挺好。

以后她要是不愿意说的,她就这样死一般的沉默。

两个人吃完早餐,丹尼尔在佣人的帮助下,换了一套衣服。

出门。

陆漫漫对帝都真的不熟。

甚至是,全然不知。

丹尼尔就这么看着她,就怎么死死的看着她。

可能没想到她所谓的不熟,有这么的不熟。

两个人瞪着彼此。

丹尼尔都快要吃了她了。

她低着头,开始找导航。

她也不是故意的,让他们在这条道路上,循环了三圈。

丹尼尔有些不爽,看了看时间,对着司机说道,“带本王子去这里最好的餐厅,本王子饿了。”

陆漫漫松了口气。

最好是一气之下把她丢在路边,然后她回去收拾东西,马上离开这个鬼地方。

司机连忙用导航找了一家西餐厅,两个人进去。

身前身后当然跟了一堆人。

这样的架势,真的不让人注意都会被人注意了。

陆漫漫就听到有人说,“啊,那不是丹尼尔王子吗?!”

“啊,我没有眼花吧,真的是他本尊耶。本人比我想象的还要有魅力,好高啊!”

“他旁边那女的是谁?”

“陆漫漫!”一个人尖叫,“真的是陆漫漫,现在也是S&King的王牌设计师,她简直太棒了。”

“两个人一起,突然觉得画面好和谐……”

陆漫漫真的无语了。

她转头看了看一脸淡定稍微还有些骄傲表情的丹尼尔。

这货是习惯了被人瞩目被人所恭维吗?!

两个人在众目睽睽且各种手机拍摄下走进了高级餐厅,尊贵豪包。

丹尼尔吃东西的时候陆漫漫尤其的欠揍,那高高在上的表情,简直不能太辣眼睛。

“诺小姐,你什么时候回文城?”

“我打算今天回去的。”陆漫漫直白道。

“我已经给你想好了,16号本王子陪你一起。”

那你问我是想哪样!

定了就直说呗。

“本王子不打算陪你瞎转悠了,吃了饭本王子要回去好好休息。晚上的时候,本王子有约了。”

“你不用照顾我,你去赴约就好,我一个人可以搞定。”

“谁说本王子要照顾你了,本王子是告诉你,今晚的约你陪着一起。”丹尼尔说,“我需要一个女伴。”

“……”一句话就不能说完吗?!

“下午的时候我会让我的专属化妆师来帮你化妆打扮,别丢人了。”

“是宴会吗?”

“私人聚餐。”丹尼尔说,“私人聚餐,也不能太邋遢了,丢了本王子的逼格。”

“……”

“吃吧,吃完了本王子要回酒店了。”

陆漫漫低头吃东西。

她只是应付丹尼尔,这次回去之后,别想她再出现了!

她还有很多她计划了要做的事情。

从走出稻城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决定了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吃过午餐之后,两个人回到酒店,各自休息。

到了下午时刻。

丹尼尔的私人设计师就来到她的房间,开始为她梳妆打扮。

就一个私人聚餐而已,需要这般兴师动众吗?!

丹尼尔这个人的逼格……确实很能装。

今晚穿的一件纯白色的裙子,特别的仙,仙气中又带着些小性感,化妆师看着陆漫漫这么缓缓而来的模样,都被震惊到,连忙用国际语言赞美道,“太美了,诺小姐太漂亮了。”

陆漫漫嘴角一笑。

在稻香那几年,不说没有特别的在意自己的外貌,但真的有很久没有这般看着自己,看着镜子中这般的自己。

她果然还是适合这里的。

正时。

房门外,丹尼尔走进来。

他今晚难得穿了一件黑色的西装,西装的剪切和线条感比正式的西装显得稍微中性化了一些,一般的人穿着会显得不伦不类,但丹尼尔穿着,就是完美而独特。

“本王子的眼光果然不错。”丹尼尔非常自豪的说着。

陆漫漫没搭理他。

“走吧诺小姐,本王子带你去吃大餐。”丹尼尔绅士的将手伸了出来。

陆漫漫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放在了他的手心上。

丹尼尔嘴角笑了一下。

拉着她的手让他挽着他的手臂。

两个人一起离开。

从背影看,简直不能太没,完全就是一副时尚大片的效果。

两个人这是打算抢了明星的饭碗?。

一个是设计师,一个是CEO,这个看脸的时代,要不要让人愉快了!

陆漫漫跟着丹尼尔又坐进了他的超级豪华加长版轿车内!

夕阳刚落,华灯初上。

陆漫漫眼眸看着窗外的景色。

丹尼尔也不是一个聒噪的人,而且自带迷之傲慢,所以车内多半很安静。

车子驶入一家高级酒店。

丹尼尔在助理的开门下,想下了车,然后难得绅士的伸手,扶着她下车。

陆漫漫也不拒绝。

对于丹尼尔的举动,她多半选择默许。

她给自己的安慰就是,陪好了这个傲娇王子,他回他的国,她回她的家,以后最好也别见了。

她依然挽着丹尼尔的手臂,两个人一起走进观光电梯。

电梯一直到顶楼,48楼。

帝都最奢华的顶楼露天餐厅,据说比文城的更加奢华,环境更好,价格更贵,地理位置更优越。

她就知道,丹尼尔是一个无比会享受的人。

只是不太清楚,丹尼尔在这个地方有什么朋友。

正捉摸着。

两个人就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走进了一间超级包房里面。

陆漫漫嘴角挂着礼貌的微笑。

不管如何,她今晚作为丹尼尔的女伴,该给的面子,还是得给。

她真没想到,当她走进去的时候,看到房间里面坐着的两个人,一个是莫修远一个是南玥椿。

她嘴角的笑容明显是僵硬了一下。

僵硬着,转头看了一眼丹尼尔。

丹尼尔一脸笑。

笑得如此的事不关己。

好吧。

她大概终于能够理解丹尼尔为什么给她精心打扮了。

这货是真的不嫌事儿惹大是吧!

她眼眸回转,眼神就这么直直的看着面前的莫修远以及南玥椿。

一顿饭而已。

她还没真的没觉得,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题外话------

好啦。

宅继续疯狂的存稿中。

妥妥的,下周惊喜大放送!

遁走!

么哒哒。

(说一声,无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