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鸿门宴/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包房中。

仿若是各自打量了一番。

南玥椿的视线自然是放在陆漫漫身上的。

看着她今天穿着对比起昨天而言,明显清爽很多,有一种出淤泥但又格外的有些性感,这种打扮分明很有心思,是男人特别喜欢的,那种缥缈中的若近若离和若隐若现,分明就是故意在勾引。

而反观自己。

今晚的南玥椿却打扮得突兀的奢华。

她穿得很是隆重,她只是不想让陆漫漫的气场盖过了自己,所以选的比较大牌的穿着,其实她也不是穿不出来,穿起来也有她的奢侈和尊贵,但就是在陆漫漫这般清新淡雅又带着些仙气衬托下,显得庸俗了起来。

她脸色有些不好的转头看了一眼莫修远。

莫修远今晚的衣服穿得就是一套正规的黑色西装,和丹尼尔身上的又有所不同,他看上去似乎更加刚硬更加霸气一些,黑色和白色的搭配,本来就……天生一对。

南玥椿心头有些不是滋味。

打破这里有些尴尬气氛的,反而是一脸旁观的丹尼尔,他说,“很荣幸,夫人会主动邀请我吃晚餐,受宠若惊。”

“王子谦虚了。”南玥椿回神,瞬间摆出她的大气和端庄,客气的说道,“王子能够这么欣然的参加,且还带着女伴一起,我是真的很高兴,别站着了,坐下来吧。”

说着,就招呼他们坐在了餐桌的奢华椅子上。

陆漫漫自然和丹尼尔坐一侧,莫修远和南玥椿坐另外一侧。

包房的环境很好,除了进来那一面不是玻璃的,其他三面都是玻璃,基本上360可以观看帝都一片无垠的夜景,确实是一个奢侈高端的地方。

“其实我真没想到,王子你会带着漫漫一起过来,我和漫漫也很久没有见面了,想不到能够通过你的关系,可以聚餐。”南玥椿拉开话题,故意说得那般温和。

丹尼尔嘴角笑了一下,“据我所知,夫人似乎和诺小姐关系并不太好,难道是我的消息有误。”

南玥椿脸色微动了一下。

陆漫漫忍不住,扬了扬嘴角,不过不会那么没有礼貌的真的笑出声。

她只是觉得南玥椿这么被丹尼尔把话给堵死,心里觉得有些好笑,好有些解气。

南玥椿非要表现得和她很熟很好的样子,她其实是真的不想搭理。

好在。

丹尼尔这个人什么话都敢说,少了她大麻烦。

“王子不是北夏国的人,很多你不太清楚。当年我们的事情,其实是和平的。”南玥椿又恢复了神色,笑着解释道,“是不是漫漫?”

“你说是就是了。”陆漫漫微微一笑。

说得,模棱两可。

南玥椿脸色有些有些挂不住了。

很显然陆漫漫没给她任何面子。

此时,好在服务员开始上餐点,才不至于让南玥椿更加难堪。

精致而奢华的餐点上了一桌。

四个人开始慢条斯理的吃晚餐。

整个过程中,莫修远没有说一句话,偶尔会把视线放在陆漫漫的身上,更多的时候都是在沉默。

“统帅。”丹尼尔突然开口道。

莫修远擦了擦嘴角,“嗯?”

“昨天的发布会在贵国非常成功,我已经在筹备将S&King的品牌打入贵国,还希望统帅你能够给予一定的支持。”

“贵品牌愿意到北夏来,我们很欢迎也很荣幸,王子有什么需求,尽管提。”

“回头我单独来拜访你。”丹尼尔说道,“今晚私人聚餐,夫人邀请的时候,我就是以私人情分来的,所以不谈公事!我只是觉得统帅太沉默了,是不是不太欢迎我的到来。”

莫修远抿了抿唇,“既然夫人都邀请你了,我怎么可能不欢迎。”

“那是不欢迎诺小姐了?”丹尼尔笑得很天使。

陆漫漫心里翻了无数白眼。

几个人的视线都放在了她的身上,她有些尴尬,对着莫修远笑着说道,“如果不欢迎,我可以先离开。这么尊贵的场合,都是两国重要人物的地方,我的出现确实有些不合身份。”

说着,陆漫漫就准备起身离开。

丹尼尔的手一把抓着她的手臂。

陆漫漫看着他,脸色其实不太好。

心里已经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丹尼尔笑着说,“你是本王子心目中的女神,怎么会身份不合?!”

陆漫漫颤笑。

就吹吧。

“坐下来吧,我没有不欢迎任何人。”莫修远低沉的嗓音,对着她说道。

她转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其实我个人和统帅见面也有些尴尬,今天丹尼尔让我陪他来参加一个私人聚餐,我没想到会是统帅和夫人,如果知道是你们,我不会这么不识抬举的出现的。”

“什么叫不识抬举。”丹尼尔对于这个词语很是不满,“难道统帅和夫人真的觉得诺小姐的身份不妥?”

“怎么会?!”南玥椿连忙做和事老,“是漫漫自己想多了,我和阿修都没有这个意思。”

陆漫漫淡笑着坐了下来。

她只是表达自己真的不是自愿来参加这个晚餐而已。

“你觉得很尴尬吗?”丹尼尔问她。

“嗯。”陆漫漫点头。

丹尼尔拉着她的手,“有我在。”

陆漫漫甜甜一笑。

这么明显的打情骂俏。

莫修远的眼眸,又深了些。

“丹尼尔王子是和漫漫在交往吗?”南玥椿脱口而出。

说出来的话,确实让其他几个人都惊讶了一下。

丹尼尔也这么顿了一下,“原来我们在交往啊。”

交往你个头啊。

陆漫漫把手放了回来,“我和王子只是上下属关系,夫人想多了。”

“我看你们感情这么好,以为你们是在交往。”南玥椿说,“今天下午看到你们在一起出门的消息,新闻上很多,都说你们很配。我还真的信以为真。”

“没有。”陆漫漫再次说道。

她不是怕他们误会,她只是不想把自己随便的将就在一个男人身上。

当然。

丹尼尔估计知道她用将就两个词语来形容自己,会气得呕血。

但事实就是,她不可能会对丹尼尔有任何其他情绪。

如果真的要选择。

她更中意,林初辰。

那个男人带给她的温暖和安全感,其他人比拟不了。

而她此刻这般澄清,也只是因为不想林初辰误会,尽管他听不到,至少自己有维护自己的声誉。

“那可能真是我多想了。”南玥椿说,看着陆漫漫,一直挂着笑容,“其实我真的觉得有些对不起你,当年你无声的离开,我想多年后我们见面,你应该也有了自己的归宿,没想到还这么单着……”

“她这么单着只是因为我还没出现。”丹尼尔直接接过话,“现在我们没交往并不代表以后不会交往,夫人太杞人忧天了,像诺小姐这种女人,男人都是毕生难求,你还是别为她操心了。”

南玥椿再次被丹尼尔堵得哑口无言。

丹尼尔继续道,“而现在我决定追求诺小姐,希望你不要太拒绝。”

陆漫漫瞪着丹尼尔。

“你知道的,你拒绝也没用,我不接受这两个词。”

本来好好的一顿美味,陆漫漫真觉得什么胃口都没有。

她放下餐具,再次擦了擦嘴角,“不好意思,我去上个洗手间。”

说着,陆漫漫就走了出去。

包房里面其实是有单独的洗手间的,陆漫漫只是很想出去透透气。

吃顿饭能吃得这么不开心,也真是够了。

她走出包房。

丹尼尔看着她的背影,起身准备追出去的时候,就看到对面坐着的莫修远突然大步走了出去,丹尼尔脸色不太好,跟着准备离开。

南玥椿一把拉住他,“让他们去吧,我正好有些话对你说。”

“你就让你老公去追别的女人?”

“我要是能拦住,他也不会在我眼皮下走了。”南玥椿说得有些讽刺。

“所以你们的关系倒是让我……很好奇。”丹尼尔眼眸一紧。

“我只是很想问你,是不是真的很想要追陆漫漫?”南玥椿说。

“当然。”丹尼尔回答得很肯定,“她附和我对女人所有的审美。”

“我是由衷的希望你可以和陆漫漫在一起。”南玥椿一字一句。

“你是怕你老公被勾引了?”

“就当时吧。”南玥椿说,“但我希望你可以保密,这毕竟关系到,一个国家的事情,而不是一对平凡夫妻的事情。”

“我没这么八卦。”丹尼尔有些不悦的说道,“何况我也没那么愚蠢,会真的去动乱一个国家的政治。”

“给你说这些,只是希望你可以带着陆漫漫出国,去你的国家。在这里,她永远都逃不开莫修远的视线,而你那个能耐也有那份能力保护陆漫漫,你也看到了,其实陆漫漫本人很排斥莫修远。”

丹尼尔笑了笑,他优雅的抿了一口红酒,“原来,夫人是想要我把诺带走,最好是,藏起来再也不让统帅找到。”

“对。”南玥椿也不是一个喜欢打太极的人。

她习惯了什么事情开门见山。

“这件事情……我还真不知道我有不有这个能力,你要知道我当初为了请诺出生,已经耗费完了我的精力,要我把她带走,你真的太看得起我了,亦或者说,太小看诺了。她不是你想的那么逆来顺受的人,有些事情如果不是她同意,我没办法为她做主。”

“你需要什么条件你可以开。刚刚说想要让S&King进驻北夏进驻帝都,我可以给你最大的便利。”

“那倒不用。”丹尼尔摇头,“我只是觉得我是一个绅士。绅士是不会用强的。”

“如果你真喜欢陆漫漫,你能忍受她随时随地在另外一个男人的视线下吗?”

“她能忍受,我就能。”

“丹尼尔!”南玥椿直接叫着他的名,“爱情里面从来就没有绅士。”

“那是你认为的,不是我的爱情观。”丹尼尔毫不留情的自己拒绝,“我想你给我说的,我已经清楚了,但并不代表我会听从你的。今晚的晚宴,你特别强调让我带女伴我就知道你是想要让我带着诺一起来,我并不是为了顺从你,而是因为我希望诺能够非常坦率的出现在你们面前,我不知道当年你们的事情,我了解的也只是皮毛而已,但我不希望你,甚至你的丈夫莫修远统帅对她带来任何伤害以及,用任何你们现有的身份去威胁她,我带着她来只是为了告诉你们,我丹尼尔。达伦看上的女人,没有谁可以欺负!”

说完,丹尼尔起身就走。

“等等。”南玥椿看着他。

丹尼尔还是保持着他该有的礼节。

不管如何,南玥椿是北夏国一国统帅的夫人,他作为商人还是作为阿拉基的王子,都应该给予基本的尊重。

南玥椿站起来,手上拿着一杯红酒。

随手,又拿起一杯红酒,递给丹尼尔。

丹尼尔蹙眉看着她。

“今晚上的不愉快我表示歉意,我本来出于好心但是王子你不领情,我也无话可说,但我希望我们两国的友谊不会因为今晚的不愉快而产生任何间隙,我先干为敬。”

说着,南玥椿将杯子里面的红酒,一口喝尽。

丹尼尔也没有推脱。

南玥椿主动敬酒,他当然不可能真的不给了面子。

他一口喝了下去。

放下的时候,才发现杯子根本不是他的。

他看了一眼,是诺的红酒杯。

也就没有,当场翻脸。

南玥椿不再多说。

丹尼尔微弯腰,算是礼节性的告辞,然后大步跑了出去。

突然冷清的包房。

南玥椿坐回到自己的位置。

今晚的晚宴当然不会是表面上这么简单,也自然不是全为了让丹尼尔把陆漫漫带走,她是为了,让莫修远彻底死了那个心。

莫修远一般不会参加她的私人宴请,但是她邀请的是丹尼尔吃饭,丹尼尔作为阿拉基的王子,莫修远就算是公关,也会出席。

而她今晚,给陆漫漫的红酒杯里面放了药。

可惜,由始至终,陆漫漫都没有碰过酒杯,而她又不敢有任何故意的行为,陆漫漫和莫修远都很聪明,可能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对方看出来,所以她基本不敢做小动作。

此刻,突然不受控制的中场离开,那杯酒大概也是喝不了了。

所以她用技,让丹尼尔喝了。

总会有些意想不到的收获的,她坚信!

……

陆漫漫从房间大步离开。

她捉摸着,她应该直接就走了。

如果她走了,丹尼尔那傲娇的王子,会不会想要追杀她。

她刚走了几步。

突然被一个蛮力所拉住。

她转头。

转头就看到莫修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她身后。

而在她反应不过来的时候,莫修远突然拉着她走向了一边。

一个,又是一个,陌生的,隐蔽的角落。

所以昨晚上的一幕,今晚上又要重演是吧。

她被莫修远带到天台。

天台风很大。

但她穿得并不多。

风吹起来的时候,把她漂移的长裙吹起,吹着她的长长的秀发,有些凌乱,但就是该死的……诱惑。

莫修远放开她。

陆漫漫自然的往后退了几步。

两个人就是这么尴尬。

陆漫漫总觉得,不管几年几十年没见,他们之间永远都不可能像普通人一般的,也不可能像民众和统帅一般,她只会,抗拒,本能的抗拒这个男人。

“统帅。”陆漫漫开口。

她不想这么沉默下去。

她觉得很冷。

统帅。

莫修远冷笑了一下。

多么讽刺的一个词语,多么伤人的一个词。

他突然想起3年前她叫了他一次阿修。

那个时候,也觉得很痛心。

她总是会在不同的场合,用不同的身份,来提醒他们之间,有多远的距离。

“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吗?”陆漫漫真的是用很平静的话语在问他,“你知道你出来找我意味着什么吗?对你夫人意味着什么吗?你觉得昨晚上我们那一幕你夫人真的没有看到?她只是不想影响了你们的婚姻而已。”

“你就这么在乎我的婚姻?”莫修远问她,一字一句,狠狠的问她。

“否则你觉得我应该在乎什么?在乎你还爱不爱我?”陆漫漫真的笑得很讽刺,“不管你心里怎么想的,我请你不要在我面前说这个字,我会接受不了,甚至会觉得很恶心。”

“陆漫漫。”莫修远狠狠的叫着她的名字,“你就这么想要摆脱我?!”

“要不然你觉得我当年离开是为了什么!”陆漫漫也有些火大,声音也大了很多。

难道还真的以为,她的离开只是为了让他后悔!

她没那么多心思去报复一个,她根本就不想要报复的人。

而且,她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能耐可以报复得了他。

上天也不会重新在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

她现在只是想要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到底哪里碍着他们了!

天台上。

又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陆漫漫不想待在这里,不想看到这个人,也不想和他装做云淡风轻,她说,“如果真的是不希望看到我如此持续现在你和你夫人面前,我会尽量避免我们之间的见面,但是统帅,我想北夏国还是一个法制国家,也是一个言行自由的国家,我想要做任何不犯法的事情,应该不需要征得你的同意吧。”

莫修远阴冷着脸,看着陆漫漫。

有些话,就是在喉咙处上下波动,但就是说不出口。

说出来……

也不过是,陆漫漫给他回一句恶心而已。

“我先走了。您保重。”陆漫漫起身离开。

“我送你。”莫修远堵在她的面前。

“不需要。”

“陆漫漫。”

“我说不需要!”陆漫漫火大,声音也大了很多,“你以什么资格来送我?!统帅亲自送民女回家,这个新闻头条,我接受不了!”

“不会有人拍到。”莫修远承诺。

“我也过不了心里那一关。”陆漫漫直言,“小女子承受不起统帅的亲自护送。”

冷嘲热讽,让莫修远的情绪,隐忍到极致。

他拳头紧握。

陆漫漫其实来吃饭的时候就看到他右手背红肿的一片。

昨晚的杰作。

但是,她自动忽略,表示和自己无关。

“统帅,麻烦你让我一下。”

“你叫我一声莫修远你要死啊!”莫修远突然怒吼。

统帅统帅!

他对这个称呼,已经忍无可忍了。

他真的很久没有被人激到这个地步了。

“我叫了你就会让我离开吗?”陆漫漫问他。

所以怎么都是他逼的了。

所以怎么样,陆漫漫不管叫他什么,都是言不由衷了!

他起伏的情绪,很起伏的情绪,终究在冷风下,渐渐冷静下来。

冷静下来看着面前的女人,对他的如此冷漠。

两个人的对峙。

陆漫漫突然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她真的觉得自己再在这里待一会儿,会冻得感冒,她马上要回文城了,她不想把感冒带回家,她不想传染给了一诺。

她搂抱着自己,在尽量给自己保暖。

她不知道莫修远还要她在这个地方多久,她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

莫修远沉默着,脱下了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

他想要给她披在她的身上,他其实想要把她裹起来,裹得全身上下,就露出一双眼睛。

但是,他知道他会拒绝。

他把我外套递过去,“你穿上吧。”

陆漫漫看着黑色的西装,大概还有他身上的体温。

“不用了,我冷点没什么,你冻着了,北夏国所有人都会觉得,我在祸国殃民了。”陆漫漫直言,直言的拒绝。

然后就看到莫修远似乎是撒气一般的,将西装外套扔在了地上。

扔了就扔了。

她就是这么无动于衷。

“我送你去机场,你马上回文城。”莫修远突然上前拉着她,拉着她就走。

陆漫漫很想反抗。

想着反抗了也没用。

回去就回去吧。

反正她也不想待在帝都这个地方。

反正他大概也受够了,她出现在这里。

两个人往餐厅内走去。

刚走了两步,就看到了迎面而来的丹尼尔。

丹尼尔似乎是找了几圈,找得有些气喘吁吁,他眼眸看着陆漫漫看着莫修远还看着莫修远拉着陆漫漫的手腕。

“统帅是准备,和我抢女伴了?”丹尼尔直白的开口,眼眸轻佻,薄唇轻扬。

莫修远拉着陆漫漫的手,似乎紧了些。

陆漫漫感觉到他的手劲儿。

她抿唇,用另外一直手推开他。

莫修远转头看着陆漫漫,似乎是没想到,陆漫漫会这般直接。

陆漫漫的举动很明显,她用了用力,“麻烦放开我。”

莫修远狠狠的看着她。

丹尼尔嘴角一笑,笑着,将陆漫漫拉了过来。

莫修远的手,还拉着陆漫漫。

此刻的画面就形成了很典型的三角关系。

“放开我。”陆漫漫不悦的口吻,“我要走了。”

莫修远就是不放手,看着丹尼尔的眼神,明显越来越冷。

“我回去就订机票,最早的飞机离开这里。”陆漫漫说,一字一句冷冷冰冰地说,“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不会离开,我对这座城市,真的没有任何好感。”

她推不开,用力甩了一下。

就是甩不开。

丹尼尔最不喜欢暴力运动的男人,终究有些安奈不住了,反正,到时候丢脸的也不是他一个人。

他突然猛地一下,一拳往莫修远脸上打了过去。

莫修远手瞬间抓住。

力气很大。

丹尼尔放开陆漫漫,又是一拳挥了过去。

这一拳,就真的硬生生的打在他的鼻子上。

他居然没有放开陆漫漫。

陆漫漫那一刻也有些懵逼。

懵逼的看着这一幕,就这么在眼前发生了。

曾经古歆很二,二到指着莫修远骂。

现在又出来个丹尼尔,居然一拳就揍到了莫修远的鼻子上。

然后。

他流鼻血了。

丹尼尔也有些懵逼了。

正常人的反应都会放手的吧。

这人脑袋有问题。

但捉摸一想,能被本王子揍,也是他的荣幸。

陆漫漫看丹尼尔的模样就猜到了他的心理活动。

拜托。

高贵的王子,你还是仔细想一下,你揍人的身份行吗?

陆漫漫简直无语了。

这个现场,要怎么收拾?!

陆漫漫左右看了看,南玥椿这个时候死哪里去了?!

正在情绪挣扎的那一刻,陆漫漫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被莫修远放开了。

丹尼尔的拳头也被莫修远放开了。

他转身,背对着他们,不知道是不是不想让人看到他此刻的模样。

而他背对着时,头是低下的。

鼻血掉在了地上,一滴一滴,有些还染在了他白色衬衣上。

陆漫漫是不是应该提醒他,流鼻血的时候应该抬头。

丹尼尔突然拉起陆漫漫的手,“走了。”

陆漫漫看了一眼丹尼尔,点了点头。

“你手怎么这么凉?”丹尼尔蹙眉。

废话,你在上面吹几分钟试试。

丹尼尔非常有绅士风度的将自己的西装脱了下来,披在了她的肩膀上。

莫修远捂着鼻子,血从缝隙中流了出来。

他听着远离的脚步声,转头看着陆漫漫穿着丹尼尔的衣服,被他牵着离开……

……

陆漫漫坐在丹尼尔的车上,把衣服递给他,“谢谢。”

“披着吧,等会下车还会冷,本王子可不想把你弄感冒了,眼泪鼻涕的脏死了。”丹尼尔靠在后座上,手背有些痛。

莫修远的鼻子是铁做的吗?!

痛死宝宝了。

不过为了本王子的形象,他忍了。

“现在不冷了。”陆漫漫解释。

她最好是感冒了。

被人嫌弃正好可以走。

“等会儿下车也会冷,你拿着。本王子的东西,拿出去就没有要回来的道理。”

“……”她拿着这男士的西装,到底有什么用?!她平复心情,问道,“你不冷吗?”

“本王子热情似火。”

你赢了。

陆漫漫不想搭理。

丹尼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还真的觉得自己身体热情似火。

总觉得,好像莫名的,有些说不出来的冲动在心口处,想要发泄。

他突然按下车窗。

一个冷气飘了进来。

那一刻真的觉得,舒服多了。

但是陆漫漫却冷的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她抱着丹尼尔的衣服,“你真的很热吗?”

丹尼尔点头。

是真热。

从内心深处的觉得热。

陆漫漫诧异,但是没多想。

想着丹尼尔估计此刻还在气头上,毕竟刚刚和莫修远发生了点不愉快,虽然以他全胜而退,但不管如何,丹尼尔这么高贵的人,应该都接受不了自己使用暴力吧。

这么一直忍受着丹尼尔开着车窗到达酒店。

她觉得她整个人都冻成冰块了。

在自己下车无意碰到丹尼尔身体的时候,被他的滚烫吓了一跳。

“你发烧了吗?”陆漫漫连忙问道。

酒店门口,透亮的灯光,能够看清楚他此刻脸蛋红的发烫。

“觉得头有点晕。”丹尼尔揉了揉自己的前额,“但是好奇怪,感觉不像是发烧,本王子到底是怎么了?难道因为揍了统帅被人诅咒了?!”

“……”要有诅咒,你这么毒舌的性格,估计早就被人咒死了。

“可能是感冒了,我扶你回酒店人,然后让你的助理把你的私人医生带过来。”陆漫漫说着,就上前去拉他。

一碰到他的手臂。

丹尼尔整个人突然就顿了一下。

身体本能的反应,丹尼尔自己都吓了一跳。

他有些迷迷糊糊的眼神,感觉到陆漫漫扶着他走进酒店,上电梯,然后扶他回到房间,送他到他的床上。

床……

莫名给了他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让他身体有了反应。

他甚至在陆漫漫帮他盖被子的那一刻,猛地一下将她整个人带到他的怀抱,急促的呼吸,已经有些迫不及待。

陆漫漫被丹尼尔突然的举动惊吓了。

下一秒,一下子就反应过,丹尼尔发生什么事情了!

她不敢动的太猛。

她怕她的动静,反而加速了他药物的反应。

陆漫漫如此聪明的一个人,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南玥椿搞得鬼,一定是她。

她心情很复杂。

对于此刻面对的局面,对于南玥椿的咄咄相逼。

她都已经退让到了这个地步,她都已经给她说得再清楚不过了,但南玥椿还是算计到了她的身上!

有些能忍。

有些真的忍无可忍。

“诺。”丹尼尔有些喘气,他紧紧的抓着陆漫漫,那一刻就是不想放开,也不受控制,“陪本王子睡一晚。”

说出来的话,让他自己都吃惊了。

但就是,是他心里的话。

他现在真的很想,和面前这个女人发生关系。

要知道,他从未对任何一个女人有这份男人最原始的冲动。

她应该感到荣幸。

“你中药了。”陆漫漫说,“媚药。”

丹尼尔似乎听进去了,又似乎没有听进去。

他又喃喃道,“陪本王子睡一觉。本王子会对你负责的。”

“丹尼尔。”陆漫漫叫着他的名字,“你冷静一点,清醒一点,你是因为药物作用才会产生身体上的反应,我知道你很难受,但是,我不是这么随便的女人,我没办法满足你。请放开我。”

丹尼尔眼眶都在充血了,脸上的情欲,毫不掩饰。

但是他貌似听到了陆漫漫的拒绝。

丹尼尔多么高傲的一个人,被人这么直白的拒绝,显然不会强迫。

他放开她。

他说,“叫我助理进来。”

陆漫漫说不出感谢的话。

因为怕耽搁久了,他就不受控制了。

她没有体会过这种感受,但是听古歆说过,而且翟安这么理智这么有自控力的人,还是栽在了这种药物之下,而且她敢肯定,南玥椿在下药的时候,绝对是用的最高限药量。

她转身走出他偌大的卧室,对着他的贴身助理用国际语言说道,“丹尼尔中药了,就是那种需要本能的性欲发泄才能够解决的药物,他让我出来找你进去。”

助理恭敬的点头,然后走了进去。

陆漫漫没有离开。

她想既然丹尼尔刚刚没有强迫他,现在,应该不会做什么兽性的事情。

何况,她真觉得这事儿,和她脱不了干系。

助理进去后,不到两分钟,出来打电话。

脸色有些焦急,大概是丹尼尔的情况并不太好。

她也有些捉急,但不敢冲进房间去。

她就这么看着助理打了一会儿电话,然后去门口守着。

陆漫漫跟上他的脚步,知道他可能在等人。

等了大概十分钟。

走廊上出现了一个男人,陌生的本国男人,看上去很干净,还有些柔软的帅。

陆漫漫不明白,诧异的看着助理上下打量了一番面前的男人,然后带着他走进了丹尼尔的房间。

陆漫漫不相信的看着助理带着人进去后,然后助理自己出来了。

她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丹尼尔的……秘密。

助理此刻似乎才注意到陆漫漫没有离开,他恭敬无比道,“诺小姐放心吧,达伦王子不会有事儿。”

“你你你给他找了一个男人……”陆漫漫终究还是把自己心里的疑惑说了出来。

助理嘴角一笑,“这不是什么秘密。”

可是她不知道啊!时尚圈的人应该都不知道吧。全世界人民分明都不知道!

助理看着陆漫漫的表情,又说道,“王子很低调。”

“……”

好吧,他们家王子,真特么的低调。

她看了看卧室里面。

房门关了过来,隔音效果很好。

所以里面怎么样的翻云覆雨她看不到也听不到。

她就说,丹尼尔刚刚那一秒,可以毫不拖泥带水的放开她,原来是因为,性取向不同。

心里也稍微松了口气,陆漫漫回到房间。

回到自己的房间。

伪装的神情就暗淡了下来。

南玥椿还真的是,还真的是,挑战她的各种极限。

她咬牙。

脸色在那一刻,也变得冷血了起来。

……

第二天一早。

陆漫漫早早起床。

她洗漱完毕,打开房门想要去看看丹尼尔的情况。

不知道昨晚上……

有没有被好好的满足。

她往隔壁房间走去,看到房门并没有关上,门口的几个保镖也这么规矩的站在门口,总觉得这样的场面有些让人觉得诧异。

她走进去。

走进去,看到了南玥椿。

这么早。

这才不到7点,南玥椿就出现在了这个地方。

南玥椿看到陆漫漫从外面走进来,脸色有些微变。

陆漫漫眼眸也紧了紧。

两个人彼此对视着彼此。

卧室的房门突然被人打开。

丹尼尔顶着有些乱糟糟的头发,身上披了一件白色浴袍走了出来,如此慵懒而睡眼蓬松的模样,也依然有着说不出来的魅力,就感觉是时尚圈的一个造型一般。

他整个人顿了顿,看着面前的南玥椿,看着面前的陆漫漫。

嘴角突然拉出一抹笑,“夫人这么早就来我的住所,不知道有何贵干?”

南玥椿不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昨晚上……

不可能没有发生关系。

但是现在的局面。

“对了,夫人。”丹尼尔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揉了一下,头发更乱了,但他似乎丝毫不在意,“昨晚上你那杯酒,果然是后劲十足,昨晚上差点死在床上了,没想到夫人还好这一口,是经常和统帅这么玩吗?”

南玥椿一时,说不出一句话。

她没想到,她今天这么早来现场,会是这样的画面!

丹尼尔笑了一下,“夫人是要参观一下我的现场吗?”

南玥椿狠狠咬牙,咬牙突然冲进了丹尼尔的房间。

有可能是。

昨晚上做过了,但是陆漫漫先回房了。

她不死心的往卧室里面冲进去,一进去,就看到一个裸体男人正在穿衣服,身上全部都是青紫痕迹。

“啊!”男人感觉到有人进来,尖叫了一声,连忙缩进了被窝里面。

南玥椿也尴尬得要死。

想都没想到,里面居然有个男人。

陆漫漫就这么冷冷的看着南玥椿的,各种……自取其辱的举动!

------题外话------

宅说的惊喜可不是今天,是本周。

别急,大概在周三周四……

推荐《暖妻之老公抗议无效》大雪人

我积攒一生的好运,都是为了遇见你——苏静楠!

苏静楠是一个倒霉的女孩儿。

出生被遗弃,婚礼被抛弃,合作又被放弃……

晏涵逸,黄金单身汉,号称滨海市最神秘最富有的商人,外界只知道他有一个深爱的女人。

然而,就是一个集样貌财富智慧深情于一身的男人,竟然在跟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领证了!

【相亲篇】

苏静楠:初次见面,晏先生,我们都清楚今天的目的,那就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了,如果你觉得可以,那我们下午就去领证吧?

晏涵逸:(∩_∩)下午我有个重要会议,不如现在就去!

苏静楠:—_—|||

本想着先发制人,让晏涵逸主动放弃这次相亲,怎么结果跟她想象的差这么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