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国宴(1)想报复吗?/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奢侈的总统套房。

南玥椿被自己眼前的一幕看得有些崩溃。

她狠狠的看着那个锁在被窝里面的男人,回头猛地看着丹尼尔,“你……”

“是啊,我是同性恋。”丹尼尔点头,“不小心被夫人发现了,真是,抱歉。我知道你们北夏国,是不太认同这种关系的。”

南玥椿当然不是不认同这种关系。

她心里面极恨。

气得甚至是咬牙切齿。

她几乎一晚上没睡,就是想要今天一早过来拍现场。

以她现在的身份,想要轻而易举的走进丹尼尔的房间,并不难。

她没想到。

没想到,丹尼尔喜欢的是男人!

那昨晚天晚上说喜欢陆漫漫是谁很么意思?!

她还以为,就算陆漫漫没有喝那杯下药的酒,丹尼尔和陆漫漫发生关系也是铁定的事情。

莫修远不管对陆漫漫多大的留恋。

亲眼看到陆漫漫和别的男人上床,不可能不会有情绪。

就像前段时间,她将她拍到的陆漫漫和林初辰相拥的照片拿给他时,他压抑的情绪一样。

总有一天,陆漫漫也会把莫修远的感情耗尽。

可是。

现在的情况。

现在的情况,分明是在自取其辱。

她看到的,只是两个男人交换后的现场。

她感受到的是自己,满面的难堪。

“夫人是打击过度吗?”达尼尔嘴角一勾,“还是没有看到你想要的画面,有些失望。”

南玥椿暗自调整自己的情绪。

她从房间自若的推了出来,嘴角还带着笑,绝口不提自己冲进他房间如此不礼貌的行为,脚步往客厅走去,笑着说,“这么早来打扰达伦王子,确实是我太过急切。晚上北夏国有一个官方的宴会,是由统帅亲自组织的国宴,来参加的都是本国的重要官臣,统帅特别嘱咐我要邀请达伦王子参加,我担心王子会提前离开帝都,就冒昧打扰了,这是请帖,今晚上7点。”

丹尼尔傲娇的拿过金灿灿的请帖,嘴角笑了一下,“昨晚上夫人是忘记了吗?”

“昨晚上你们走得太急,我确实忘记了。”

“既然是统帅的邀请,我当然会参加。只不过,不知道统帅的鼻子,有没有特别肿大?”

“嗯?”南玥椿有些诧异。

“看来夫人昨晚上是没有和统帅一起过夜。”丹尼尔眼眸看着南玥椿,“甚至,没有和他一起离开餐厅吧。”

“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你也挺……委屈的。”丹尼尔笑着说,“所以自然,我不会为难了夫人,明天一定会准时参加的!夫人如果没其他事情,还请夫人移步,我还有很多后续的事情需要亲自处理,就不款待了。”

南玥椿勉强让笑了一下,转身离开。

离开的时候狠狠的看了一眼陆漫漫。

陆漫漫就是这么云淡风轻的看着她的所有失态举动,用一种,很不屑的视线,在她身上,让她真的恨得咬牙。

算你逃过一劫!

她大步离开。

离开的脚步,分明很急促。

陆漫漫看着南玥椿离开的背影,好久,回头看着丹尼尔。

看着丹尼尔淡漠的笑,笑得分明有些血腥。

丹尼尔眼眸一转,将视线放在陆漫漫身上,“发现了本王子的秘密,你说本王子应该怎么对你?”

“我并不觉得这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陆漫漫看着丹尼尔,“男人非要喜欢女人,女人非要喜欢男人这种事情没有任何追溯的根据,只是前辈人留下来的传统亦或者,只是以为了传宗接代而已。真正的所谓的爱情应该是不分种族不分性别不分年龄。”

“没想到诺小姐这么豁达。”丹尼尔嘴角一勾。

而后。

脚步一步一步靠近陆漫漫。

陆漫漫蹙眉,带着些防备,看着他突然有些危险的靠近。

不自觉的,她往后退了两步。

丹尼尔的脚步却越来越紧。

陆漫漫不注意,一下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丹尼尔俯身下来,脸颊靠近她,靠近她的脸庞,一字一句说道,“诺小姐,经过昨晚的事情后,我发现我也可以掰直的。”

“啊?”陆漫漫莫名其妙。

“或许我可以被你掰直,你说呢?”

“别开玩笑了。”陆漫漫努力让自己笑了一下。

“本王子从来不开玩笑。”丹尼尔说,说着,脸颊又靠近了些。

陆漫漫头往一边侧了过去。

丹尼尔看着陆漫漫的模样,嘴角银魅的弧度更加明显了,他唇瓣靠近她的耳朵,在她耳边一字一句笃定无比的说道,“从今天开始,本王子决定大发慈悲,给你一个掰直本王子的机会。”

她能不要他的大发慈悲吗?!

“别让我失望,诺小姐。”

陆漫漫打死不说话。

丹尼尔站直了身体。

陆漫漫微喘气,是真的觉得他的靠近很有压迫感!

丹尼尔拉扯着自己的睡袍,站在落地窗下,如此身高在如此阳光的阴影下,黄色的头发在阳光下,真正的很好看。

“诺小姐,今晚陪我去参加这个宴会吧。”

“不去。”陆漫漫拒绝。

“统帅夫人这般对我们,你就不想报复一下?”丹尼尔邪恶的嘴角弧度,眼神中带着的阴鸷,如是明显。

陆漫漫看着他。

“不想吗?”丹尼尔引诱他。

想。

所以陆漫漫答应了。

被人逼得太近,总得给点教训才是。

而她总觉得,以丹尼尔这么阴柔中带着无比腹黑的个性,特别适合去弄……南玥椿。

所以他们达成了共识。

晚上。

陆漫漫依然穿着丹尼尔提供的礼服。

这套礼服,有那么一秒的熟悉,陆漫漫审视了一会儿。

“没错,这件是本王子本来为你淘汰的礼服。”丹尼尔说,“但现在,本王子却觉得,你可以穿上。”

“为什么?”陆漫漫觉得丹尼尔的思维,真的有些独特。

“穿上吧。”丹尼尔转身走了出去。

陆漫漫不想和丹尼尔费口舌,让工作人员帮她换上了。

换上后就是精致的化妆。

这套礼服比较隆重,是那种比较繁琐的设计带着些宫廷设计感,穿在她身上其实还好,她的气场完全能够hold住,当时她其实就很喜欢,不过丹尼尔不喜欢,当然,丹尼尔给她选的另外几套,也别有千秋。

她整装完毕。

今晚的丹尼尔也配合她的穿着,非常的隆重且正式。

他还系了一个蝴蝶结,又显得绅士了些。

丹尼尔很满意她的打扮,带着她一起,离开酒店,直奔所谓的国宴。

国宴自然和其他宴会不同。

总结一句话就是,低调的奢华。

门外根本看不出来多大气势,真正的富丽堂皇在宴会厅里面。

陆漫漫挽着丹尼尔的手臂,跟着长长的红地毯走了进去。

因为低调,所以周围是除了保镖没有一个媒体的存在,也没有其他闲杂人等,所以红地毯异常的安静。

丹尼尔问她,“会紧张吗?”

“不会。”

“嗯。”丹尼尔微点了点头。

两个人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走进偌大的宴会大厅。

真的是,和外面的简陋天壤之别。

他们的出现,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因为,丹尼尔故意将动静弄得很大。

所以很多谈笑自若的达官贵人,都往门口看了一眼。

看到丹尼尔还好,看到陆漫漫那一刻,所有人就再也移不开视线了。

这是哪个地方?

这是北夏国最高政权集中地,但凡位居高位的人都会出现在今天的国宴中,所以自然,所有人都知道陆漫漫,毕竟,打听到统帅的家事做好自己的本分,是立足之关键。

陆漫漫就这么自若的挽着丹尼尔的手臂,跟着傲娇的丹尼尔一起,很有气场的走了进去。

全场,一片寂静。

仿若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说一句话。

特别是,所有人都注意到了,陆漫漫和南玥椿,穿了同一款礼服。

陆漫漫也看到了,也看到远处,莫修远和南玥椿。

看到南玥椿穿着和她一样的礼服,用无比阴沉的目光看着她。

她终于知道丹尼尔打什么主意了。

就算是她淘汰的衣服。

穿在她身上,也比南玥椿更胜一筹。

果然是,找茬找得很明显。

陆漫漫突然很喜欢丹尼尔这么嫉恶如仇的个性。

“陆漫漫。”原本安静得有些拘谨的大厅,突然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陆漫漫眼眸微动。

所以他是看到了叶恒那个二货了。

“陆漫漫。”叶恒不仅声音很大,还很热情的招手,“过来过来。”

丹尼尔转头看了一眼叶恒,“他谁?”

“莫修远的得力助手。”陆漫漫回答。

“和你关系很好?”

“以前。”

“需要去打招呼吗?”

“不需要。”

“好。”丹尼尔点头,然后带着陆漫漫直接往莫修远那边走去。

叶恒就这么看着陆漫漫睨了他一眼之后,就这么漠视着他往一边走了。

我滴个去。

叶恒头上飘黑线。

总觉得周围的人看他的眼神都变了。

陆漫漫这妞真不给面子!

他不爽。

不爽的看着陆漫漫直接走向了莫修远。

天生二逼个性,又是一脸八卦的表情了。

不只是他。

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那边,都在看……会不会有什么发生。

陆漫漫当年离开得很狼狈,甚至是口碑极差的情况下,离开统帅身边,当时所有人都带着真心去祝福统帅和现任夫人,从没想到陆漫漫有一天会这么回来,会这么自若的出现在这里,挽着另外一个男人的手臂。

他们的脚步停在了莫修远和南玥椿面前。

南玥椿脸上的不悦,明显得很。

陆漫漫能够驾驭的衣服,她明显逊色很多。

她真没想到,陆漫漫会这般的来挑衅!

她咬牙,挺胸,不想被比了下去。

“很荣幸来参加统帅的国宴。”丹尼尔主动伸手。

莫修远伸手握上。

礼节性的握手之后,放开。

“不知道统帅的鼻子还好吗?昨晚我太激动了点,对于没办法保护好自己的女人,我多少有些年轻气盛,还希望统帅不要介意。”丹尼尔说得直白。

直白的说着,自己的女人。

莫修远眼眸看着陆漫漫。

看着她一脸浅笑的挽着丹尼尔。

她不是说过,马上离开帝都吗?!

眼眸带着些冷光,那一刻有些低沉的声音说道,“无碍。”

不注意看,确实看不出来有什么异样。

“无碍就好,昨晚还担心了一宿。好在贵夫人给了我一个惊喜,让我不至于一晚上想这件事情。”丹尼尔说,说着嘴角还笑了一下,“多谢夫人。”

南玥椿脸色有些尴尬。

她当然不想昨天自己做的小动作被曝光了。

她紧抿着唇,有些尴尬的笑着说道,“王子喜欢就好。”

“当然喜欢。”丹尼尔说,“夫人的盛情我当然是喜欢得很。只是……”

南玥椿心紧了一下。

很怕丹尼尔把什么都说出来。

“只是,我突然觉得有些对不起夫人。”

“王子说笑了,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南玥椿紧张到,说话都有些不太利索了。

“夫人身上的衣服……”丹尼尔上下打量着,“果然还是诺穿上去更合适,不知道夫人有没有这么觉得?”

南玥椿紧张的情绪一下就变得有些不是滋味了。

她咬着唇,尽量让自己笑得得体,“漫漫长得漂亮,身材又好。当然穿什么都好看。”

“这么说夫人是觉得自己没有诺漂亮,也没有她身材好了?”丹尼尔一字一句问道。

南玥椿脸色有些尴尬。

她直直的看着丹尼尔。

丹尼尔就这么看着她,没有给她任何台阶下。

气氛有些尴尬。

南玥椿咬牙,“外貌是父母给的,漫漫先天性条件自然是比我优越。”

怎么都会拐外抹角得给自己找点面子。

毕竟外貌是天生的,谁都没有办法确定。

“既然诺小姐比夫人漂亮这么多,我是不太明白,统帅为什么会抛弃了诺,而选择了夫人你呢?”丹尼尔咄咄逼人的口吻,根本就是来找茬的。

南玥椿脸色变了又变,“王子,我邀请你来参加我们北夏国最隆重的国宴,还希望王子你自重。”

“这句话,我也要回给夫人。夫人贵为一国之母,那些下三滥的手段真的不符合你的身份,被人传了出去,不好。还请夫人,自重。”丹尼尔说得讽刺。

南玥椿挽着莫修远的手臂,稍微紧了些。

莫修远转头看了一眼南玥椿。

南玥椿抬了抬下巴,一脸坦然。

“不打扰统帅和夫人了,我带着诺去那边吃点东西。”丹尼尔说完之后,就带着陆漫漫离开了。

陆漫漫看了一眼莫修远和南玥椿,很亲昵的和丹尼尔一起离开。

离开后。

莫修远冷冷的声音对着南玥椿开口道,“我是不是提醒过你什么?”

南玥椿咬唇。

“别让发现你对她做什么手脚。我的底线,你应该很清楚。”莫修远丢下一句话,大步往一边走了过去。

南玥椿气得咬牙切齿。

什么底线?!

碰了陆漫漫,就是你的底线了是吗?!

那么这么多年,我的底线呢?

你碰到我的底线了,我就应该忍下来了!

莫修远,别忘了,我也有你的软骨在手上!

她眼眸一冷。

冷冷的看着陆漫漫和丹尼尔在一边,谈笑风生。

陆漫漫身材相貌确实很惊人。

她以前从未觉得外貌是取决于一个人的根本因素,现在却真的因为陆漫漫的外貌而嫉妒,只因为,她在陆漫漫身上,找不到任何其他更优越的地方。

陆漫漫,本来没想过和你真的为敌。

本来没想过我们之间非要这么你死我活。

只因为,你太不知趣,好好的不待在稻城,非要抛头露面。

也别怪我,真的手下无情!

此刻的陆漫漫,正在吃着糕点。

她眼眸看了一眼被莫修远丢在那里的南玥椿,看着她努力在维持自己的高端高贵,也不难掩饰她眼神中的愤怒。

她眼眸微动。

突然放下手上的糕点,对着丹尼尔说,“我过去一下。”

“哪里?”丹尼尔看着她。

“去找,叶恒。”陆漫漫看着那边无所事事大概是真的很不喜欢这种宴会的男人,说,“有些事情,需要他帮我。”

“嗯。”丹尼尔顺着陆漫漫的视线,也不多说,点了点头。

反正,今晚长夜宴会,还早着。

别以为算了了本王子就能真的能平安无事。

本王子一向,以牙还牙!

陆漫漫离开丹尼尔身边,走向叶恒。

叶恒正在喝酒。

反正这种国宴,他除了喝酒也不能做什么了。

他最烦的就是这种交际上的事情,心累。

他刚喝完一杯,就看到陆漫漫走了过来。

现在走过来给哥道歉,哥不接受。

他傲娇的扬着下巴,一副别想讨好哥的表情。

陆漫漫不用想也知道叶恒在琢磨什么,她站在他面前。

叶恒压根不拿正眼看她。

陆漫漫笑了一下,“叶公子还是这么傲娇。”

“你这么说我也不会搭理你的。”

“我敬你一杯。”说着,陆漫漫从身边的服务员盘子上拿过两杯红酒。

叶恒看了一眼陆漫漫。

“我酒量不好。”陆漫漫直白。

叶恒也不是那么叽歪的人,他从陆漫漫手上拿过酒杯,两个人碰了一下。

陆漫漫饮尽。

叶恒看着陆漫漫这般豪迈,二话没说喝了下去。

很快。

陆漫漫就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红了,她本来不胜酒力。

她说,“叶恒,借一步说话。”

叶恒蹙眉看着她。

陆漫漫笑了笑,然后转身走在了前面。

叶恒犹豫了一秒,跟着陆漫漫往后花园的玻璃房走去。

这里正好没人。

她停下脚步,转身对着叶恒。

叶恒其实也有上下打量陆漫漫。

果然如翟安说的,不仅没有因为在那个破地方变得大妈,反而,韵味十足,反而,更有气质了。

这个女人真的总是让人惊奇,让人刮目相看。

他看到她出现在“S&King”的发布会上,以王牌设计师的身份出现时,整个人就震惊得下巴都合不拢了,他一直觉得,那人不是陆漫漫吧,只是和陆漫漫长得特别像而已。

今晚上见到本尊了。

想要自欺欺人都不行了。

阿修果然是丢了好大一个宝。

陆漫漫简直就是战斗机!

火力十足,挡都挡不住!

“你找我做什么?”叶恒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心里想了一通,马上就回到现实了。

“有件事情,需要你帮我。”

“哼。”叶恒一脸高傲。

“只有你能帮我。”

“说吧。”这份上了,叶恒也不太摆谱了!

“你知道我有个女儿。”陆漫漫直言。

“你是说莫一诺吗?”叶恒认真的了些。

“嗯。”

“怎么了?”

“我希望你可以好好的保护她。”

“什么?”叶恒有些懵逼了,下一秒突然就激动了,“一诺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要真发生了什么事情。

阿修不得疯啊!

“不是。”陆漫漫很淡定,习惯了叶恒的一惊一乍,“但是我怕会有事情发生。”

“你能说直白点吗?”不带这么吓人的。

“南玥椿现在盯上我了。”

“所以……”叶恒脑袋一动,“你怕南玥椿对一诺出手!”

“我知道但凡她聪明一点点就不会动一诺,可有时候女人太心急的时候,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这倒是。”叶恒点头。

南玥椿这几年是求而不得,指不定魔性大发,就给走上了极端。

“所以还希望你可以派人帮我保护一诺。纵观北夏国,能够抵抗得了南玥椿的,我想也就只有你了。”陆漫漫说得真诚。

“不只是我吧。”叶恒对于陆漫漫如此高的评价有些受宠若惊,“阿修,阿修比我更有这个能耐。”

“可是我不信任他。”

叶恒简直无语了。

阿修果然是被,否定得很惨。

“如果南玥椿的儿子和一诺放在一起,你说他会先救谁?”陆漫漫很认真的问叶恒。

叶恒彻底哑口无言了。

女人的思维是不是和男人真的不同。

这么狗血的事情,他们都能够轻而易举的想到?!

“所以,只有你了。”

“你就能保证,我会全力保护一诺吗?”

“我相信你会。”陆漫漫很肯定。

“基于你这么信任我,哥就答应了。”叶恒点头。

“谢谢。”

“举手之劳而已。”叶恒无所谓的耸肩,“要是南玥椿真的敢动一诺,我想不用我太出手,她也离死不远了。总之,我会尽我所能保护一诺。”

“真的谢谢。”

“客气。”

“现在一诺在文城,我父母的家中。”陆漫漫开口,意思是,从这一刻开始。

“我会安排的。”叶恒说,“你放心。”

“那,我现在先进去了。”

“陆漫漫。”叶恒突然叫住她。

“嗯?”陆漫漫回头。

“你现在把我当什么?”叶恒突然问道。

陆漫漫有些懵。

“我说你现在把我当什么,朋友吗?”

“重要吗?”

“当然,别人都说你把我当二货。”叶恒想起那天莫里斯说的,就一直耿耿于怀!

陆漫漫笑了笑,“我不知道,但愿不是敌人就好。”

“……”叶恒看着陆漫漫提着裙摆离开。

陆漫漫这个女人……果然很让人欲罢不能。

要不是知道她和阿修这么那么,他应该也会有非分之想吧。

只是莫名其妙的,这段时间对男女之间的事情,总是有些不顺,老觉得什么都不顺,上床上到一半还会突然萎靡,果真是老了吗?!果真是以前用多了吗?!

他对那方面,越来越……淡薄。

想到这里,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大爷从第一次经历男女之事之后,就发誓,就算某天要死了,也要死在女人的身体里……

这么快,就他妈的不行了吗?!

正在各种崩溃中,一个人影吓了他一跳。

他看着莫修远,捂着自己的小心脏,“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在你和陆漫漫说话之前。”

“所以你什么都听到了。”叶恒问。

莫修远点头。

叶恒此刻真的很想刻莫修远的心里受伤面积。

“她说让我保护好一诺,她怕南玥椿动一诺。”

“我听得很清楚。”莫修远脸黑的说道。

“我照办吗?”叶恒询问。

莫修远眼眸紧紧的看着叶恒,“你觉得我会让一诺出事儿吗?”

“那你说要是一诺和子兮出事了,你会先救谁?”叶恒觉得虽然这个可能性很狗血,但就是很八卦的想要知道答案。

“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你以前也说不会离开陆漫漫的……”

莫修远眼眸一紧。

“嗯,我只是随口说说。”叶恒龟毛的不再多说,终究又忍不住嘀咕道,“我想我大概是理解陆漫漫为什么对你不信任了,要换成我,我也死了几百次心了。”

莫修远脸色更难看了。

叶恒抿了抿唇,“那啥,陆漫漫拜托我办事情,我也就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就先走了。”

也不等莫修远回答,就直接往后门离开,离开国宴。

叶恒狠狠的松了口气。

终于有理由离开这个让人崩溃的地方,他走得很爽。

国宴。

确实是有些无聊的宴会。

来的都是些衣冠楚楚的政治人士,所以娱乐性并不高。

陆漫漫回到宴会厅。

脚步刚踏进去,就迎面碰到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很明显挡着她的去路了。

她眼眸微紧。

一个男人上前,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看模样,也不是自己有资格来参加,应该是父母的原因才能有幸出席,不过大家都知道这种宴会无聊,对于高干子弟,自然也不喜欢这种地方。

陆漫漫就听到他有些阴阳怪气的声音说,“这不是前统帅夫人吗?没想到居然会这么脸厚的出现在这种地方,陆小姐你不觉得,很尴尬吗?”

陆漫漫不想搭理。

她转身欲走。

另外一个男人又上前拦住了她的去路,身边还真跟着一个女伴,“陆小姐何必急着离开,你现在进去多尴尬。倒不如,和我们去后花园,坐坐。”

身边的女伴忍不住讽刺的笑了笑,“陆小姐怎么会答应,怎么说也都是前统帅夫人,尽管被抛弃了,但以前也地位尊贵,哪里看得起我们。倒是我没想到,陆小姐穿着这身和统帅夫人一样的衣服,是想要做什么?统帅现在和夫人相亲相爱,陆小姐还有什么龌龊的想法吗?”

龌龊?!

陆漫漫淡笑了一下,“我最后说一次,麻烦请各位让开,我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轰动,对我们彼此都不好。”

“怎么,还威胁我了不是?!”刚开始那个男人上前,一脸气势汹汹的站在陆漫漫面前。

这里面的人再不识趣,也知道国宴上不敢惹人是非。

既然刚这么大胆的堵她,自然是某些人的故意安排。

她眼眸微紧,一字一句说道,“张宇航。张代表的儿子,今年29岁。”

“你认识我?”男人有些诧异,又有些沾沾自喜,“看来哥的名声还不错,前统帅夫人都对我,印象深刻。”

说着,身边其他几个人起哄的笑了笑。

因为这个地方是宴会的一个角落,这里的举动,基本上宴会上是看不到的。

所以这几个人自然也胆大了些。

陆漫漫说,“当然认识。你让你爸给你开了一个公司,好不容易在他滥用职权的情况下上市交给你经营,但在两年时间内,你给全部败光了,现在守着一个空壳,对外还依然宣传自己是某某某上市公司的CEO,还伪造自己的学历编造公司的盈利情况,你说怎么能不让人记忆深刻?”

“你说什么?!”张宇航脸色明显就变了,“你少在这里信口雌黄,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忘了告诉你了,给你融资的风投公司尚莱集团法人代表就是我。”陆漫漫说得慢条斯理,仿若也就觉得这是一件小事般根本不以为然,她嘴角一笑,“当然,你不相信就算了,明天我会让人撤资的,你所谓的上市公司就会顷刻间破产。明天等候消息吧。”

“陆小姐。”张宇航一下就急了,口吻都变了,“您大人有大量,我有眼不识泰山,刚刚冒犯了您,还请您高抬贵手,我公司要是被我爸知道亏空了,我会被打死的。”

陆漫漫冷笑着,抬着脚步欲走。

张宇航哪里敢拦住她,连忙让路。

还一脸卑微。

陆漫漫提着裙摆,走得很自若。

人群散开,她就看到了丹尼尔了。

丹尼尔大概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陆漫漫也不在乎。

反正,有些事情,藏也藏不住。

丹尼尔确实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准确说,他是在寻找陆漫漫的时候,看到了这边的动静,本来准备上前解围,就听到陆漫漫不缓不急的声音。

他能说他这一刻,有点被这个女人震撼和吸引吗?!

平时在他面前真的有些唯命是从,他心里也清楚她是不愿意和他牵牵扯扯,是想要早点摆脱他,但真没想到,这女人这么的,霸气逼人!

这个女人,果真比他想的更有趣。

他觉得自己挖到宝了!

他嘴角一笑,伸手。

陆漫漫挽着他的手臂,在几个人的注目下,扬长而去。

这才是陆漫漫的正确打开方式。

这才是当年那个,风靡北夏国的商业奇才,正确的认知方式。

远处的南玥椿眼眸紧紧的看着这边。

本来,她是让几个人去故意为难陆漫漫,然后让陆漫漫难堪,接着自己顺势的去把事情搞大点让陆漫漫更加难堪,趁机还能够表现她的大度和风范,她不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陆漫漫为什么能够走得这么自若,而自己叫过去的那几个人,为什么一脸的唯唯是诺。

一群没用的东西。

南玥椿脸色一紧。

转眸就看到丹尼尔带着陆漫漫走了过来。

丹尼尔看着南玥椿,笑着说,“夫人怎么一个人在,现在大家都在跳舞,夫人不和统帅共舞一曲。”

“阿修不喜欢跳舞。”

“是吗?”丹尼尔说,“我还以为,统帅只是不喜欢和夫人跳。”

“达伦王子。”南玥椿脸色一沉。

“我开玩笑的。”丹尼尔笑着,然后拉着陆漫漫的手,“诺小姐,有幸邀请你共舞一曲吗?”

陆漫漫点头。

两个人步入舞池。

丹尼尔带着陆漫漫,两个人跳得甚好。

丹尼尔故意把陆漫漫抱近了些。

陆漫漫蹙眉。

“想不想要看到南玥椿更加出丑?”

“你有什么好建议?”

“当然。”丹尼尔说,“一天绷着统帅夫人的脸,也应该让她认识到,本王子的厉害了。”

“所以你要做什么?”

“等会儿配合我就行了。”丹尼尔笑着在她耳边说道。

陆漫漫觉得而有些痒,笑了笑。

远远看上去,就是在打情骂俏。

莫修远从外面进来,就看到这么一幕。

果真是,不停的遭受着各种暴击。

他远远的看着他们。

看着他们停止了舞步。

丹尼尔带着陆漫漫直接走向南玥椿。

南玥椿是真的怕了丹尼尔了,看着他走过来时,自然而然的往一边走去。

人最怕就是遇到无赖。

丹尼尔现在在南玥椿心目中,就是这个角色。

她往一边走。

丹尼尔带着陆漫漫跟上去。

南玥椿脚步大了些。

丹尼尔突然一下带着陆漫漫出现在她的面前,南玥椿脚步一个不稳,差点撞了上去,那一刻努力让自己不去失态,控制脚下,却没有控制住上面,手上的一杯红酒,就这么倒了出来,倒在了陆漫漫的脸上,以及脖子处,然后染上了她的衣服。

“啊!”陆漫漫突然叫了一声。

这一声,再次成功的让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在了他们身上。

“夫人你何必如此!”丹尼尔突然声音大了些。

南玥椿正想解释。

“不就是一件衣服吗?我一直以为夫人你是大度的,却因为诺小姐和你穿了一样的衣服,就想要毁了她。你这样,真的不觉得很过分吗?你就算是介意诺小姐穿得和你一样,你大可以给诺小姐直说,我相信她会愿意去换下来的!”

“我不是故意的,是你们刚刚……”南玥椿欲解释。

“夫人是觉得我在诬陷你了吗?我堂堂阿拉基的王子,我堂堂S&King的CEO,你觉得我会做这么卑鄙下流的事情!”丹尼尔说得义正言辞。

陆漫漫真的忍了很久才没有笑。

他果然都不怕天打雷劈的!

而那一刻,丹尼尔突然捏了一下她的手。

陆漫漫当然知道他想要她做什么,情绪一变,“夫人,我真没想到和你会撞衫,我不知道达伦王子也送了你这套衣服,本来这套衣服是我淘汰的,但因为想着是参加国宴,所以就选了最隆重的一套,我很抱歉让你这般的介意。”

“陆漫漫。”南玥椿小声的,咬牙切齿。

这个时候,她就是有理也说不清了!

所有人的视线,都朝她这边看了过来。

如果,但凡此刻有一点点不受控制的举动,都会毁了这么多年,她辛苦积攒下来的形象。

南玥椿一直在努力控制。

这份百口难辩,让她真的很想撕了面前的陆漫漫。

“夫人既然这么的在意,我马上就离开,免得惹得夫人不开心。”说着,陆漫漫转身就走。

“我觉得……”丹尼尔突然开口,他拉着陆漫漫,声音拉长了些,他看着南玥椿,“作为统帅夫人,做了这般事情,至少应该道歉,不能因为你地位更尊贵,就这么理所当然吧,北夏国应该不是一个,不懂礼仪的国家。”

丹尼尔故意把事情搞大。

说得还上纲上线。

陆漫漫就知道,丹尼尔这个傲娇的男人,绝对不能招惹。

------题外话------

周二了。

么!

好久没有吼月票了!

好久没有吼月票了!

你们都懂的,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