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国宴(2)我从没说过放手/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国宴上。

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在了南玥椿和陆漫漫的身上。

这里面的人都是些重要官臣,在证权上基本都是些精儿了,最会的就是静观其变,绝对不会除了风头。

所以此刻的南玥椿,并没有任何人敢上前解围。

且此刻的莫修远,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南玥椿狠狠的看着丹尼尔,又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依然一副,被欺负的柔弱样子。

南玥椿气得杀人,呼吸不稳定到,胸口处上下起伏。

让她给陆漫漫道歉?!

让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陆漫漫道歉?!

她怎么可能做得到!

陆漫漫是什么身份!

她是什么身份!

简直可笑。

“所以夫人是不打算道歉了吗?”一向给人不太务正业形象的丹尼尔,此刻表现的难得严肃,很严肃,他说,“还是说,夫人其实一直都对诺小姐记恨在心,因为诺小姐以前和统帅的一些私事,让你一直耿耿于怀,所以才会在今天的宴会上故意为难了她。”

“我没你这种龌龊的思想。”南玥椿狠狠的说着。

“那只是你的一面之词,所有人都看得很清楚,你对诺很不满。”丹尼尔说得笃定,“夫人的度量也不过如此。”

南玥椿此刻真的很想撕了丹尼尔。

她控制的情绪,一直在崩溃。

一直在崩溃。

丹尼尔拉着陆漫漫,一脸的保护欲望,眼神也变得阴鸷了些,口吻都冷了下来,“夫人,我现在要告诉你,今天的事情我丹尼尔。达伦可以忍了,毕竟这是北夏国,毕竟我不懂北夏国的礼仪,也不想破坏了两国的交情!但从此刻开始请夫人记住了,诺小姐,也就是你们口中的陆漫漫,是我丹尼尔。达伦的女人,我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了她。不管是谁!”

丢下一句话,丹尼尔很不屑的看了一眼南玥椿,用那种极其不友好的眼神,从她身上带过,然后拉着陆漫漫往宴会门口走去。

刚抬脚。

莫修远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

丹尼尔和陆漫漫都顿了顿脚步。

陆漫漫眼眸看着莫修远。

所以这个时候是打算英雄救美了?!

陆漫漫挽着丹尼尔的手不自觉的的紧了些。

不怕这个男人,连她自己都不相信!

她见过这个男人杀人时候的表情,冷血冷酷,不带一点点人性。

丹尼尔似乎感觉到陆漫漫身体有那么细微的变化,他用另一只手轻轻的怕了拍她挽着他的手,似乎是在安慰,他说,“统帅是打算代替夫人道歉吗?如果不是,麻烦请统帅让开,我要带着诺回去了。这种地方大概是不适合我们来的,正好,明天一早我就会带着诺回到她的城市,以后大概是,不会再见!”

莫修远的视线就这么放在陆漫漫身上。

看着她紧抿着唇,分明有些紧张的模样。

所以陆漫漫是觉得,他会为难她了?

所以陆漫漫是觉得,他或许还会杀了她?!

“陆漫漫,你需要道歉吗?”莫修远低沉的嗓音,突然开口。

陆漫漫眼眸看着他,“所以统帅是打算代替你的夫人来道歉了?”

“我问你需要道歉吗?”

“不了。”陆漫漫突然笑了一下,笑得有些轻蔑,“哪里敢劳烦统帅给民女道歉。”

“我问你,需要道歉吗?!”莫修远的声音,分明低沉而阴森了些,语调也加重了很多。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的眼神,直直的看着她。

眼中的狰狞,明显得很。

所以她是碰到了他的雷区了,她让他妻子,丢人了?!

她说,一脸无所畏惧的看着他说道,“好啊,如果统帅愿意,我也可以接受。”

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

她为什么非要一味地,退缩。

她凭什么一定要让莫修远觉得,她很怕他。

“小椿。”莫修远突然叫着南玥椿。

南玥椿一顿。

她咬牙,走了过去。

此刻的气氛分明变得很异常。

莫修远突然的动怒,让她有些担心,此刻是不是真的做过了头。

她硬着头皮,走到莫修远的身边。

“道歉。”莫修远说。

南玥椿转头看着莫修远。

“道歉!”莫修远的声音,阴森而冷血。

南玥椿此刻脸色真的很不好。

周围投来的目光,让她觉得此刻的自己颜面无耻。

莫修远没有站在她那边,而是让她,做这种羞辱她的事情。

她情绪很不好。

很不好的咬紧了牙齿。

“我不想说第三遍!”莫修远看着南玥椿,声音格外的冷。

南玥椿不知道如果她拒绝最后会发生什么,周遭的官臣都这么看着她,看着她此刻的狼狈,看着她在陆漫漫面前,如此的不堪。

她说,“对不起。”

陆漫漫看着南玥椿。

这个女人。

如此骄傲如此高高在上的女人,被人逼着道歉是什么滋味,陆漫漫清楚得很。

她其实没有想到莫修远会这么让南玥椿来给她道歉,她以为,作为一个男人,在自己妻子需要保护的时候,是应该站出来保护的。当然,她不可怜南玥椿,她还没有好心到,好去同情一个,处处为难自己的女人。

她没有这么圣母玛利亚。

她内心深处其实也一样,嫉恶如仇。

她甚至比周围很多人的心都要冷都要凉很多。

她从来都不是……逆来顺受。

那一刻,她面对着南玥椿,嘴角一笑,“没关系,只是意外而已。”

说得,很通情达理,很大气。

所以好人,让陆漫漫当完了,她就是那个心胸狭窄为了报复还绝不认错,到最后还被自己丈夫所不能理解的,恶毒女人。

南玥椿那一刻眼眶都是红的。

她从小生活在军事世家,从小给她的教育就没有服输服软的时候!长大了自己一个人独立的去国外上大学然后靠自己的能力考上了外交官,在国际上有了自己的名声,一步一步走过来,辛酸不会没有,但从来没有此刻这么的被羞辱,她的自尊,她一直引以为傲的自尊,就这么当着这么多人面,毁得一塌糊涂。

“够了吗?”莫修远问她。

问陆漫漫。

“够了。”陆漫漫说,还笑得好看的说,“统帅如此宽宏大量,是北夏国人民的福气。今天晚上的不愉快希望没有影响到统帅和夫人的雅兴,达伦王子,我们外人还是先离开吧。”

丹尼尔点头,“统帅、夫人,那我们先告辞了!”

微欠了欠身,带着陆漫漫离开。

离开?!

莫修远嘴角冷漠一笑。

他手一伸,一伸,将陆漫漫拉住了。

这一刻。

这一刻的举动。

瞬间就让整个大厅哗然了。

这是什么情况?!

南玥椿站在旁边,猛地瞪大了眼睛。

如果刚刚她的自尊被毁了,现在如果莫修远拉住了陆漫漫,那么她连任何一点颜面都没有了!

丹尼尔眉头一紧,转头看着莫修远紧紧拉着陆漫漫的手臂,声音很冷,“放开!”

莫修远死拽着陆漫漫的手,一步一步靠近丹尼尔。

两个人身高相当。

两个人的气势,不相上下。

“你放开!”莫修远一字一句。

丹尼尔眉头紧皱,“统帅这是公开和我抢女人了?你别忘了你的身份!你最好别忘了,你现在到底有什么资格,和我抢女人!有、妇、之、夫!”

“我让你放手!”莫修远似乎没听进去他的一字一句,他带着威胁的声音,冷得发寒。

“你真以为我怕了你?”丹尼尔对视着莫修远,“我丹尼尔看上的女人,就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开……”

莫修远突然扬起拳头。

一拳往丹尼尔身上过去。

南玥椿是真的被吓了一跳。

刚刚一直在痛恨自己被逼到如此境界,但是现在……现在的局面完全不受控制,要知道莫修远这一拳要是真的打在了丹尼尔的身上,这就不是两个男人之间的矛盾,而是两国之间的矛盾,特别是丹尼尔在北夏国被统帅揍,要是真的传了出去,阿拉基国王还不直接打仗了起来。

她紧张到猛地上前去拉莫修远的手,想要阻止这个疯狂的事情发生。

可是她速度没能那么快。

她伸手的时候,莫修远就打了出去。

一拳……揍了过去。

不是揍在了丹尼尔的身上。

那一刻,一个声影突然跑了上去,一把推开了丹尼尔,自己的后背,硬生生的,接住了莫修远的拳头。

陆漫漫觉得自己那一秒有瞬间是空白的。

她觉得她心口都差点被这一拳给揍掉了下去。

眼前甚至有些昏花。

丹尼尔被陆漫漫的蛮力弄得,往后推了好几步。

他实在没有想到,陆漫漫居然会保护他。

他眼眸狠狠的看着莫修远。

脸色在此刻,真的变得无比血腥。

他握着拳头,上前就准备往莫修远那边过去。

此刻的莫修远却已经拉着陆漫漫离开了。

脚步很快。

陆漫漫甚至是被他拖着离开的,忍受着后背的疼痛,忍受着身体的抗拒。

全场都哑了一般的看着莫修远拽着陆漫漫消失在宴会大厅。

留下,所有人的尴尬。

丹尼尔看着他们的背影,愣怔了两秒,连忙大步的追了上去。

南玥椿看着他们一前一后的身影。

最后,最后留下来的,就只有她,被宴会厅中这么多的人,像看怪物的看待。

她从没想到,真的从没想到,莫修远会被陆漫漫逼疯到这个地方,甚至是什么都不想再顾,宁愿玉石俱焚,也不想在隐忍!

南玥椿捂着自己的胸口。

果然是阵阵的痛,果然是气得,连呼吸都不顺畅。

她怎么可能会让莫修远,就这么理所当然的和陆漫漫,当着她的面,走得这么的毫不顾忌!

她一定要血债血偿!

……

宴会厅外。

陆漫漫被莫修远塞进了一辆奢华轿车。

“开车。”莫修远说,声音很冷。

“是,统帅。”司机可能没见过统帅如此模样,吓得连忙启动车子离开。

离开,丹尼尔就追了出来,看着车子从自己面前,迅速开过。

他不熟悉帝都,不熟悉这个地方,就算是跟也会跟丢!

他跺脚,咬牙。

差点没有气死!

诺这女人,就不会反抗的吗?!

卧槽!

丹尼尔忍不住爆出口。

而此刻的轿车内。

空间如死寂一般的沉默。

豪华轿车在帝都繁华的道路上行驶,周遭的空气,僵硬得甚至没办法顺利呼吸。

陆漫漫看着车窗外的一幕一幕。

她到现在都还有些迷糊,迷糊莫修远,在众目睽睽之下,在这么多达官贵人的注视下,将她拖出了宴会大厅。

他不知道,他带着她离开,对他如此尊贵的身份,有着多大的影响吗?!

她转眸看着莫修远,用极度平静的声音问他,“你准备带我去什么地方?”

莫修远不发一语。

眼神也没有看她,只是一直注目着窗外的景色。

陆漫漫抿了抿唇,说道,“如果你现在理智恢复了冷静,就把我送回我的酒店,然后回到你的宴会大厅,去对你的大臣们解释刚刚的冲动,还有你的夫人在那里……”

“我不用你操心!”莫修远突然开口,声音很是暴躁。

陆漫漫咬唇,终究忍不住发飙了,“莫修远你疯了吗?”

“是啊!我疯了!”我他妈被你逼疯了!莫修远狰狞的视线狠狠的看着陆漫漫,狠狠的说着,“当着我的面和其他男人打情骂俏,感觉很爽是吗?”

“那你想过你当年,让南玥椿爬上你的床的时候我的感受吗?!当年我们还没离婚呢!到离开你那一刻我才想清楚,南玥椿应该早产不会早产了3个月吧?!”陆漫漫狠狠的对着莫修远,话语间也毫无掩饰。

莫修远愤怒的情绪还在。

他怒视着陆漫漫,“如果我说……”

“你最好什么也别说!”陆漫漫直接打断他的话,“我到现在,想通了很多事情也看明白了很多事情!我承认我当年的离开是因为我想要逃避这段我付出了所有然后又在重蹈覆辙的婚姻,我承认当时我的离开确实是因为受不了看着你和南玥椿相亲相爱然后用你沾染上其他女人味道的身体来碰我!可现在过去了这么久,我真的不在乎了,我愿意重新开始,就是因为我不想把自己封闭一个狭隘的世界里,我陆漫漫不应该被世人所遗忘所看不起!我有我的骄傲也要我的荣誉!凭什么你要这么自私的让我,让我成全你们委屈自己!凭什么?!”

莫修远那一刻,说不出一句话。

他看着陆漫漫无法控制的情绪,此刻似乎也难以忍耐的爆发了。

狭窄的豪华车空间内,弥漫着的似乎都是火药的味道。

司机在前排开车,真的是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两个人的沉默,终究是陆漫漫先控制下来脾气,她说,“我曾经就给你说过,我们好聚好散。你既然选择了你的家族选择了你的江山选择了你的政权,你就应该一直这么下去。而我,我既然成全你的一切,我也会真诚的祝福你这么辉煌下去。而我希望,我的妥协我的忍让不是给了你得寸进尺的借口,而是希望你尊重我的付出,不要让我觉得,我跟了你的那两年,是在自作自受!”

“别说了陆漫漫。”莫修远突然开口,声音不是那般激动,但明显在压抑情绪,他说,“别说了,我听不下去。”

陆漫漫看着他的模样,转头,看着窗外。

听不下去就算了。

她不说了。

莫修远可以选择不听她的,但她知道,他不会不知道她在表达什么。

两个人的低气压持续。

持续的,车子停在了一个比较幽静的私人宅院。

莫修远打开车门,下车。

陆漫漫看着他,没想过要跟他下车。

莫修远弯腰直接将陆漫漫拉了下来。

如此强大的力度,陆漫漫根本就甩不开。

她被莫修远直接带进了院子里,带进了建筑物中。

不是很大的一套私人宅院,装修也比较简单,甚至里面冷倾倒,似乎就只有他们两个人,没有任何一个佣人的存在。

陆漫漫根本没有时间打量,就被莫修远直接拽着上了二楼,推开了一间卧室。

所以……

莫修远是要做什么?!

陆漫漫咬着唇,狠狠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

他一直抓着她的手,一直抓着没有放开。

到了卧室很久,他才放开她,说,“你把衣服脱了。”

呵。

陆漫漫轻笑了一下。

她要不要再洗个澡。

她就满身讽刺的,直直的看着他,看着他背对着自己站在她面前。

“统帅,是不是说,我伺候了你,你就会放过我了?”陆漫漫觉得,既然有些事情逃不掉,总得谈点条件。

她一向都不愚蠢,她一向都要给自己找点合理的理由,至少让自己不至于太亏。

她的声音,有些薄凉的声音,让背对着她站的男人,身体紧绷了一下。

他回头看着陆漫漫。

看着她,就这么不带任何感情的看着他。

他说,“我……”

从没有觉得,解释会这么难。

特别是在陆漫漫如此的眼神下,让他觉得自己说什么,都是错。

说什么,都不值得信任。

“今晚你想要几次?”陆漫漫看着他,淡淡的问着,问着的时候,开始动手解开自己的衣服。

这是一套宫廷装,真的非常的繁琐,

当时穿的时候,两个工作人员在熟悉设计的情况下都花了至少十分钟才给她穿上,她自己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很顺利的脱下来,但她真的脱得很认真。

身上的纽扣,绳索太多。

衣服紧绷在她的身上,后背她根本就碰不到。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白皙的脸颊,看着她此刻的淡定的模样,看着她努力解开衣服时,有些薄凉的神情。

在陆漫漫心目中,他到底已经卑鄙到了什么程度?

“我脱不掉。”陆漫漫挣扎了一会儿,“后面大概有很多绳子,劳烦统帅。”

说着,陆漫漫转身,背对着她。

确实有很多绳索,为了迎合宫廷装,全部用了比较雍容华贵又带着复古的设计,莫修远就站在她半步之遥的距离,看着她背对着自己,一副忍耐的模样。

他上前,靠近她。

陆漫漫能够感觉到他的气息。

她低垂着眼眸,只是这么漠然的承受。

莫修远修长的手指,解开她脖子处的绳索。

陆漫漫就这么静静地感受着,身上的衣服在一点点松懈。

莫修远的手指又滑落在她的后背,解开……

往下,在腰间解开……

解开。

那套富丽堂皇的礼服,就再也没有任何支撑,直接从陆漫漫的身上掉了下去。

水晶灯,就是她白皙的皮肤,就在自己眼前,如此近的距离下。

他整个人有些紧张。

紧张的看着陆漫漫还是这般,妖娆的身材,还是这般的……让他不受控制。

陆漫漫默然的看着自己的衣服掉落至脚踝,突然的清凉让她感觉到,他火热的视线在她背后,很明显。

但是等了好一会儿。

莫修远没有半点动静。

她抿唇,抬手,直接去解自己的文胸纽扣。

今晚的礼服包裹得很好,所以不用穿隐形内衣。

她的手刚触碰到纽扣,准备解开那一刻,一只大手突然拉住她,“你做什么?”

声音分明还很急。

做什么?

她讽刺的笑一下,“对不起,很久不知道统帅的爱好了,我不知道你是不想要太直接……”

话还未说完。

她似乎听到了脚步声。

离开的脚步声,还有房门被愤怒关过来的声音。

陆漫漫转头看了一眼,看着紧闭的房门。

就这样,就招惹到他了?!

她捂着自己的胸口,看着地上这套她大概也再也穿不上去了的衣服,此刻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做什么?

她就真的这么硬生生的站在水晶灯下,仅穿着文胸和小裤站在那里。

她甚至在想,这个房间是不是莫修远和南玥椿一起住过的房间,而她真的有洁癖,对其他人都还好,对莫修远,她就是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抗拒,大概也是自尊在那里让自己实在接受不了,当年莫修远的婚内出轨,和感情无关。

而她这么站了大概2、3分钟。

房门又被推开了。

莫修远的视线看了她一眼,将手上的白色浴袍递给她,说,“新的。”

陆漫漫看着睡袍,还是接了过来。

她也没有暴露倾向,所以不需要拒绝。

陆漫漫将浴袍穿上,把自己包裹了起来。

“你躺床上去。”莫修远说。

陆漫漫看着他。

“我帮你上点药,你后背。”莫修远解释。

陆漫漫恍然。

所以只是为了给她上药了?!

她却觉得,他只是为了上她。

其实,她也注意到了他手上的医药箱!

她脚步挪向那种大床。

她总觉得自己能够想象到,莫修远和南玥椿在这张床上翻云覆雨的模样,会让她有些,想吐。

尽量让自己不去想象然后隐忍着躺上去。

“这栋房子,南玥椿都没有来过。”莫修远解释。

陆漫漫看了他一眼。

“是我单独住的。”莫修远说,“如果你嫌弃这张床我睡过,可以换另外一间房。”

“可以吗?”

莫修远提着医药箱直接走了出去。

陆漫漫跟着他的脚步。

莫修远推开了隔壁房。

明显是没有人住的,但依然打扫得很安静。

“上去吧。”

陆漫漫也没有再矜持,趴在了大床上。

莫修远坐在床边,然后从领口处,将她的衣服滑落至肩膀一下,露出她明显已经红肿到青紫的地方。

那一拳过去的时候,是真的急气攻心到力度很大,发现是陆漫漫挡过去的时候,收也收不住,减轻了力度但明显,对于她而言其实是承受不住的。

但整个过程,陆漫漫连哼都没有哼一声。

现在看着她白皙的皮肤上那么大一片,让他其实是有些……自责的,以及心疼。

他伸手,解开她的文胸。

陆漫漫身体紧了一下。

只是文胸带的地方,刚好压在了她的红肿地带。

莫修远拿起膏药,擦拭在陆漫漫的身上。

一碰到那地方,陆漫漫就痛得,抽气。

她咬牙,尽量不让自己表现出来。

但疼痛的感觉是身体的本能反应,她怎么控制,也无法掩饰。

甚至,额头都已经冒着虚汗。

甚至,纤细的手指已经握成了一个拳头。

莫修远不是手劲儿重,而是要确定她有没有伤到骨头,每一个使劲触碰那种疼痛比他刚刚那一拳下去更加的难以忍受,他看着陆漫漫纤细的身体,隐忍得都在发抖了。

他确定她没有伤到骨头后,才开始帮她擦拭膏药。

这次动作,温和了些。

甚至,她还能感觉到,莫修远在擦拭着她伤口的时候,有他嘴里传来的热气。

不知道好久。

莫修远帮她把浴袍提了上去,他说,“你先别系文胸了,晚上就这么趴着睡一觉,尽量不要沾水。”

“所以我是可以回去了吗?”陆漫漫转头问他。

刚忍受了身体的疼痛,此刻脸色都有些潮红。

因为疼痛而引起的涨红。

这一刻,却……诱惑。

莫修远的眼眸往旁边看了看,“你今晚就在这里休息。”

“为什么?”

“明天我送你回文城。”

“我的东西在酒店。”

“我会帮你拿过来。”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陆漫漫是真的很气。

她到底为什么,就一定要被他所控制!

“你早点休息。”莫修远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了。

陆漫漫就看着他的背影,在她面前,消失而去。

她趴在这张床上!

就这么趴着。

后背还一直在痛,所以不想自找罪受。

她趴在床上,也没洗漱也没有卸妆,就这么睡了过去。

今晚过后,明天就会被莫修远送回文城。

明天,就当自己到这个城市,做了一场噩梦。

这么安慰着自己,陆漫漫也不知道多久睡着了。

反正她的手提包她的行李都在酒店,所以想要通知谁也没办法,她倒不如让自己平平安安的不去招惹莫修远,就等着明天的安全离开。

一晚上自然睡得不好。

不仅是陌生的环境,还有后背一动就磨蹭到床单会痛,基本上一个晚上都在极其不舒服的状态。

睁开眼睛也不知道几点了,但看外面的天色似乎还很早。

她起身,从床上起来。

后背上的疼痛经过一晚之后,似乎好了很多。

她走进浴室,看着镜子前的自己,因为没有卸妆,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模样,真的是惨不忍睹。

她都被自己吓到了。

她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因为这个房间没人用,浴室里面什么都没有。

如果平常,洗脸还可以用水清洗就行,但是脸上的妆,如果不用卸妆液,根本就不可能清洗得干净。

她犹豫了一秒,转身走出卧室。

这栋别墅冷清到就只有她和莫修远,当然,她也不知道莫修远昨晚上在这里睡觉没有,她用手敲了敲莫修远的房门,门内没有回应,她有些诧异,手抓着手柄,没有锁门。

咬牙,推开了。

房间内没有人。

所以莫修远昨晚其实是不在的?!

陆漫漫这么想着,直接就往浴室走去,她捉摸着用男士的洗面奶也行,只要能把她脸上那一堆惨不忍睹洗干净就行。

她直接推开浴室的门。

然后……

就尴尬了。

尴尬的看着莫修远背对着她,但明显是光着臀部的。

上身,却穿着一件工字背心。

而她眼尖的还发现了,随手被莫修远扔在地上的灰色内裤,湿了一大片。

所以……

她抬头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那一刻似乎有些尴尬。

陆漫漫其实觉得自己此刻最应该的就是转身离开当什么都不知道,但那一刻她却说话了,说,“我借用一下你的洗面奶。”

“嗯。”莫修远点头。

点头没有帮她拿,而是指了指洗漱台。

洗漱台上,有一瓶男士的洗面奶。

陆漫漫看着他的身体,看着,还是直接走了进去,去取洗漱台前的洗面奶。

本来莫修远是背对着她的。

但洗漱台有一面偌大的镜子,然后……

就看到了。

她眼眸顿了顿,拿着洗面奶离开的时候说道,“我知道这是男人的正常行为……”

“不正常。”莫修远直白的说道。

陆漫漫看着他。

“这样的事情在成年人身上并不正常。”莫修远一字一句。

陆漫漫抿了抿唇,“当我什么都没说。”

她只是为了缓解尴尬而已。

至于其他,她没想那么多,也不会去想。

她拿着洗面奶离开。

离开,回到自己住的房间,看着镜子中有些无法直视的脸时,还是发现了脸上的一些红润,果然,她似乎也很久没有看过男人的身体了,所以有些……不自在。

她快速的用莫修远的洗面奶清洗了脸颊,然后又找到了浴室里面干净的毛巾和牙膏牙刷,洗漱完毕之后,就看到自己的房间里面多了一个行李箱。

是自己放在酒店的行李箱。

她不用怀疑莫修远的能力,所以也不会去质问他怎么拿到她的行李的。

她翻出了自己的衣服,换上。

然后拖着行李下楼。

楼下,莫修远在客厅等她。

早上起床那一刻发生的尴尬,两个人都自动过滤,莫修远看着她从楼上下来,直接上前拿过她的行李。

陆漫漫看着他的身影,终究没说什么的跟着他的脚步走出了这栋宅院。

昨天那辆豪华的轿车已经在门口等候。

莫修远将他的行李箱放进了后备箱,走过来打开车门,陆漫漫坐了进去,莫修远也坐在了她的旁边。

陆漫漫看着清晨的街道,没有开口说话。

反正,现在是被遣送离开。

她想这里到机场应该也不会太长时间。

“你想吃什么?”莫修远询问。

“嗯?”

“早饭。”

“没什么胃口,等会儿飞机上去吃。”

“我没在昨晚我们住的地方煮过饭,所以没让人买过食物,也没有条件做早饭。”

“哦。”陆漫漫点头。

她其实没什么兴趣也没觉得一定要吃他做的早餐。

在她看来,那个地方就是莫修远的一个别院而已,他住的时间应该也不多。

毕竟他昨晚还说了,那地方南玥椿没有去过夜,也就意味着,他主要住的地方不在这里。

“小唐,你去买点早餐。”莫修远说,“清淡点的。”

“好的,统帅。”司机连忙点头。

陆漫漫看着司机下车,她其实真的没饿。

但现在也不想多说。

司机买了两份清粥,还买了几个包子馒头,两个鸡蛋。

莫修远将鸡蛋剥好,放在一碗粥里面,递给她。

陆漫漫接过。

她吃得不快不慢,其实真的是食不知味。

莫修远吃得也不多,最后司机买的早饭,他们都没有吃完。

不是不好吃,而是真的没有胃口。

吃过早饭之后,车子听到了机场。

陆漫漫说,“你不用送我了,你身份特殊,并不方便!我能自己去赶飞机,你是已经帮我订好票了是吗?我就用身份证就可以取了?!你放心,我不会死皮赖脸留在这里的,我其实老早就想走了,如果不是丹尼尔。达伦非要我陪他旅游,如果不是你妻子……算了,再见。”

再不相见。

“陆漫漫。”莫修远叫着她下车的脚步。

陆漫漫抿了抿唇。

“我是送你一起回文城。”

陆漫漫蹙眉。

“我去看看一诺。”

陆漫漫是真的忍了又忍,忍了又忍的想要发脾气。

她回头看着他,“我能拒绝吗?”

“那天你在机场,一诺哭得很伤心。”

“所以你想说什么?”

“我想去看看她。”

“谢你的好意,我觉得一诺并不喜欢你去看她。”

“我是她爸爸。”莫修远一字一句。

“你真的很自私。”

“我知道。”莫修远看着陆漫漫,对于她的质控,他半点都不推脱。

“一诺和我生活得很好,我可以忍受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打破我的生活轨迹我的生活方式,但我真的容忍不了,你去打破一诺的生活环境。”

“我只是去看看她。”

“你的话我能相信几句?”陆漫漫讽刺的问他。

莫修远停顿了一秒,说,“陆漫漫,我从来没有说过,放手。”

陆漫漫眼眸一紧。

“从你离开到你去青宁市到我把一诺送到你身边,由始至终,我没有觉得我会放手。而我默许你的离开只是给你一些你自己的空间,在我不来打扰你的情况下,缓解我们之间的很多不愉快。我没想过,真的让你消失在我的世界里,真的让你从我身边,走开。”

陆漫漫那一刻甚至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笑还是该大笑!

所以这几年。

这几年她这么努力的生活努力的调整自己努力的让自己不去计较曾经的事情,果真都只是个屁!

现在这个男人说……

说。

从未想过,让她从他身边走开。

那她曾经那些所谓的坚持和努力,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重新回来,给他重新糟蹋的吗?!

------题外话------

今天周三,小惊喜是,QQ书城今日限免,所以在手机QQ中点击阅读就可以在书城中看到宅的文,限免了。

限免就是,今天看是免费的哦!

好啦,这其实只是一个小惊喜。

明天会放大招的!

宅你们群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