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妈妈不喜欢我也不喜欢/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机场外。

豪华轿车内。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整个人真的讽刺到不行。

她此刻实在是找不到词语去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她此刻真的说不出一句话。

倒是莫修远。

倒是他,在说了如此一番不负责任的话之后,又非常自若的说道,“我陪你回文城。”

她真的很想发脾气。

真的很想很想对着莫修远发脾气。

但是她没有。

她只是沉默着,沉默着任由莫修远带着她下车,然后在机场工作人员的陪护下,走进了特殊通道。

他专属的特殊通道。

然后直接坐上了他的专机。

整个过程,陆漫漫再也不说一个字。

莫修远不时的看着她,看着她如此模样,也没有再多说话。

两个之间的相处,最多的就是沉默。

仿若说什么,都没办法达成共识。

倒不如,什么都不说。

一个多小时,飞机从帝都回到了文城。

陆漫漫从没想过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回来,她没想到莫修远会真的如此厚颜无耻的在她身边,用他有妇之夫的身份。

莫修远提着她的行李,在特殊航道下了飞机后,黑色轿车就已经恭候,莫修远直接带着她坐了进去,黑色轿车从机场通道出去,走上了文城的街道。

文城,自然比帝都熟悉。

只因为身边多了一个人,只是因为身边的多了莫修远,她会觉得,哪里都没有了归属感。

这份感觉,真的有些可悲。

两个人很久没有说话了。

从上飞机到下飞机到现在坐在小车内。

莫修远终于开口说道,“是回你父母家吗?”

“嗯。”陆漫漫应了一声,什么都不想多说。

莫修远点了点头,吩咐司机直接往陆家别墅开去。

陆漫漫拿出手机,低头将手机开机。

她没有告诉她父母今天会回来,她说的是16号,16号,是明天。

今天突然的回去,她会给他们惊喜,但莫修远绝对会给他们惊吓。

她给她爸编辑短信,“爸,我马上到家了。”

那边过了两三分钟才回信息,人到了一定岁数之后,就不会像年轻人那样,随时随地将手机握着手心,随时随地的想要玩手机。

他说,“不是说明天吗?那你走到哪里了,我和你妈还有一诺都在别墅,等你回来。”

“我快到家了,10多分钟。爸妈你们做好心理准备,我身边多了一个人。”

“谁?”

“莫修远。”

那边就没有再回话了。

估计是给她母亲说去了。

她也觉得这种天雷轰轰的事情,很吓人。

她抿着唇。

从今天早上拿到自己的行李到上飞机,到现在她才开机,里面也有很多未接点来的短信提醒,大多数来自于丹尼尔,她捉摸着要不要给他回个信息,想着莫修远坐在自己旁边,终究还是咬牙没有回过去。

十多分钟后,车子停在了陆家别墅。

司机连忙下车给莫修远打开车门。

陆漫漫却自己打开车门,从另外一边下了车。

她去后备箱拉行李。

刚从后备箱取出来,就被莫修远一把夺了过去。

陆漫漫看着他,看着他不发一语的提着行李直接往别墅走去。

陆漫漫顿了顿脚步,还是跟着走了进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

陆漫漫不知道莫修远到底要跟她多久。

两个人从别墅大门进去,穿过长长的花园走廊,走进建筑物时,刚准备走进大厅的时候。

突然一盆冷水泼了出来。

陆漫漫一惊,本能的往后退了几步。

其实那盆水也不是泼她的,她只是条件反射而已。

而后她就看到莫修远真个人突然湿透了一般的,站在她前面。

她看着何秀雯女士拿着一个水盆,分明是故意的,却露出很惊讶的表情,她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统帅亲临寒舍,本来只是出门浇花的,没想到会浇到统帅的身上,真的是很抱歉。”

陆漫漫真的有些受不了何女士的谎言,能再明显点吗?!

谁家花园浇花不是用喷头要这么原始的用水盆,何况这个方向,你浇花还是浇路!

她忍住笑,绷紧着脸色决定睁着眼睛迎合何女士。

“没什么。”莫修远说,尽管此刻看上去很狼狈,他原本规规矩矩的发型,此刻也变得软趴趴,甚至还有水从他头顶上往下掉。

何秀雯又说道,“统帅到寒舍来,是为了关心民众的生活吗?统帅你放心,北夏国国泰安康,民众幸福感很强,我们觉得生活得很好,就不用特意关心了,统帅全身都湿透了,还请统帅留步,先回去换衣服吧。”

“我来看看一诺的。”对于何秀雯有些讽刺到直接拒绝的话,莫修远选择了无比直白的方式。

所以何女士的伎俩在莫修远的面前,就这么突然崩塌了。

何秀雯脸色很不好。

她看了一眼莫修远,转眸看着身后一脸幸灾乐祸甚至在看笑话的陆漫漫,“漫漫,是你带来的?”

陆漫漫正欲开口。

“我自己来的。”莫修远又说话了。

何秀雯嘀咕,“果然统帅就是统帅,脸皮比统帅门前的护城墙壁都要厚。”

莫修远脸色终究有些绷不住。

“一诺在吗?”莫修远又问道。

“在睡觉,现在不方便,如果统帅想要看一诺,下次……”

“妈妈。”话还未说完,莫一诺那非常清脆的幼嫩声音就从大厅里面传了出来,小短腿跑得很快,风风火火的就往外面奔跑了过来。

何秀雯脸色有些尴尬,整个人明显无语。

她转头看着莫一诺跑过来,眼神很不好的看着陆子山,不是让你看好一诺的吗?!

陆子山也一脸委屈。

他也就是晃了一下神,去上了个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莫一诺已经飞奔出来了,他的老骨头,也追不上她的小身板啊。

“妈妈。”莫一诺直接越过何秀雯,直接越过莫修远,一下子往陆漫漫的怀抱里面扑,“妈妈,你终于回来了,我想死你了。”

莫一诺小胳膊努力的抱着陆漫漫的双腿,整个人亲昵到不行。

陆漫漫弯腰将一诺从身上抱起来。

分开几天,其实她也很想。

抱着一诺暖暖的身体,心都是融化的。

如果不是莫修远在现场,可能她会抱着一诺狠狠的亲热一番。

她转眸看了一眼莫修远,抱着一诺往建筑物里面走去。

她说,“外面冷,进去吧。”

对着一诺说的,但是声音飘向了莫修远。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的背影,提着行李,在何秀雯极度不好的眼神下,走了进去。

晚秋,天气确实很凉了。

他身上几乎都湿透了,何秀雯那盆水,真的没有任何的手下留情,他甚至走在地板上,都能有湿润的脚印。

莫一诺搂抱着陆漫漫的脖子,一直很亲昵的在她身上一秒钟都不想分开的模样,嘴里一直问道,“妈妈,你这次不会走了吧,你这次不会丢下一诺离开了吧。我好爱你,我好想你。”

莫一诺有时候说的话,真的肉麻到陆漫漫都有些招架不住。

她安抚着,“嗯,我也很想你。妈妈这次不会离开了,过几天妈妈带你回稻城了好不好?”

“好。”莫一诺点头。

何秀雯本来想要让她们多住一段时间的,看着莫修远在,也没有多说。

整个别墅大厅内,都是莫一诺兴奋的声音,然后由始至终没有发现莫修远的存在,整个人完全是溺在了陆漫漫的怀抱里,各种撒娇。

陆漫漫转眸看着莫修远,看着这么大一个人湿哒哒的站在那里,大概是因为自己身上的湿润,所以也没有和他们一样坐在沙发上,就杵在那里,还有些手足无措的不自在。

“一诺。”陆漫漫叫着莫一诺。

“嗯?”莫一诺在陆漫漫脸上亲了一口,就是一副各种撒娇讨好的模样,是大概真的很怕下次她又把她给丢下了。

“还记得他吗?”陆漫漫指了指莫修远。

莫一诺才转头看着莫修远。

看了两秒,立马说道,“认识,白眼狼叔叔!”

声音很大。

非常清脆而响亮。

当时陆子山在喝茶,一口茶没有喝下去,而是喷了出来。

所有人又都看着陆子山。

陆子山有些尴尬,连忙让佣人过来收拾。

莫一诺看着大家的视线,有些差异道,“我认错了吗?妈妈,不是白眼狼叔叔吗?不是你给我说的白眼狼吗?”

陆漫漫也总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童言无忌。

她脸色有些波动,终究在背后说人坏话还被这么当面的戳穿有些绷不住,她说,“他也姓莫?”

“哦。”莫一诺不太懂。

“他和你眼眸颜色一样。”

“哦。”莫一诺还是不懂。

“他……”陆漫漫抿唇。

她不想告诉她,莫修远是她父亲。

她真的很不想。

莫一诺睁着大大的眼睛,很乖巧的在静听她妈说话。

可是沉默了好久,她妈都没有说出口,有些诧异的时候也忍不住开口道,“妈妈,为什么白眼狼叔叔会跟着你一起到我们家,他为什么要来我们家呢?”

我们家。

和他无关的家。

莫修远在陆漫漫没有开口前接话说道,“我来看看你。”

“看我吗?”莫一诺坐在陆漫漫的身上,转头看着莫修远,“你看我做什么啊?”

莫修远那一刻居然被问懵了。

“我妈妈不太喜欢你,上次我没有经过妈妈的同意给你开了门,还被妈妈教训了。”莫一诺很委屈的说着。

陆漫漫想要拉都拉不住。

“我妈妈不喜欢你,我也不会喜欢你的。”莫一诺又说道,“妈妈喜欢林叔叔,我也喜欢林叔叔……”

赤裸裸的,暴击。

莫修远眼眸从莫一诺身上,转移到了陆漫漫的身上。

所以陆漫漫是曾经给莫一诺说过不喜欢他,喜欢林初辰了?!

他脸色有些微变,在不受控制的微变。

莫一诺还在口无遮拦。

陆漫漫真的很怕莫一诺再说下去,不知道会说成什么样子了,而她的私事,也真的不想让莫修远知道。

她突然将莫一诺放在一边的沙发上,走向莫修远说道,“你身上湿了,我带你上楼换下来。”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

这一刻绝对是受宠若惊的。

他以为陆漫漫会直接,亦或者故作礼貌的请他离开。

陆漫漫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转身走在了前面。

莫修远抿着唇,跟了上去。

何秀雯看着他们的背影,忍不住问莫一诺,“诺诺你告诉外婆,你妈妈是不是真的有喜欢的人了?”

声音分明不大。

莫修远就是听到了。

还听到莫一诺说,“有的,他叫林叔叔,每天都在家里面帮我和妈妈做饭,做的饭菜可好吃了,我最喜欢吃林叔叔帮我做的糖醋排骨了……”

“都同居了啊。”何秀雯简直不敢相信,但明显是很有兴趣想要知道详情。

莫修远终究听不下去了,他跟着陆漫漫的脚步,快了些。

陆漫漫带着莫修远走进她的卧室,去浴室帮他放了水,“你洗个热水澡吧,我去让佣人帮你拿干净的毛巾和浴袍。”

“嗯。”

陆漫漫走出卧室,然后离开卧室在2楼上叫着楼下的佣人拿上来。

佣人连忙抱上去。

陆漫漫将毛巾和浴袍放在了厕所的门把手上,说,“东西在外面,你自己拿,我先下去了。脱了的衣服我会让佣人上来帮你拿下去清洗,烘干。”

“嗯。”

陆漫漫看了浴室一眼,然后走了出去。

她撵不走他,也不想当着一诺的面和他太过箭弩拔张,就当是,尊敬本国的统帅吧。

她下楼。

何秀雯还一脸八卦的在问莫一诺她和林初辰的事情。

陆漫漫有些无语,看着莫一诺被何秀雯问的有些不知道用语言怎么回答了,她忍不住开口道,“妈,你别这么八卦了,我和林初辰目前还没有发展到你想要的关系。”

“林初辰?”何秀雯没有开口,倒是陆子山突然开口了,“是以前在公司上班那个林初辰?”

“嗯。”

“他突然辞职突然消失,怎么又会跟你碰到。”陆子山询问。

“大概是缘分吧。”

“那小伙子人倒是不错,做事情也踏实,很有自己的想法。那他现在在做什么?”陆子山认真的问道。

她能说在帮她卖花吗?!

陆漫漫笑了笑,“以后再说他吧。”

“漫漫,你的终身大事儿,这次妈一定不能让你随随便便了。上次就是,说要嫁人就要嫁人,妈就是太娇惯你了,才让你做出这种不理智的选择,现在想起当时都觉得肠子悔青了,我和你爸当时就不应该觉得你个性独立而就由了你。”

“好啦妈,那都是好多年前的好事情了,现在一诺都这么大了。”陆漫漫无语,她就知道她和莫修远那段孽缘,时不时会成为何秀雯女士教导她的借口。

“行了,我不说了。说多了你也不开心,反正妈和你爸都决定好了,以后你千万别嫁给和政治相关的人,我们是商人,就和商人打交道,也知根知底一些。”

“知道啦,吃一堑长一智。我以后也不会嫁给和政治牵扯的人,放心吧。”陆漫漫带着些不耐烦,却说得都是真心话。

而此刻,莫修远正好简单冲洗了之后,穿着浴袍从楼上下来。

一下来就听到陆漫漫说“不会交给和政治牵扯的人”,他抿了抿唇,没有露出过多情绪的,从楼上下来。

所有人都转头看向他。

陆漫漫看他洗完澡,说道,“我让佣人去给你收拾衣服。”

“嗯。”莫修远点头。

何秀雯看着莫修远出现,原本和莫一诺挺好的氛围感觉就被这么影响了,她有些不爽的将莫一诺从沙发上抱起来,“外婆带你去后花园玩怎么样?”

“好。”莫一诺一听到玩,眼睛都笑眯了。

她扑进何秀雯的怀抱里,亲昵的搂抱着何秀雯的脖子,走向了后花园。

陆子山看着莫修远,也实在不知道怎么对这个男人,换成平常人,他可能早就拿起凳子了,但因为身份特殊,他也只有忍了下来,然后眼不见为净,跟着何秀雯他们一起走出了后花园。

陆漫漫和佣人吩咐了一番之后,回头就看到大厅只有莫修远一个人了。

她转头看着她父母带着莫一诺走了出去。

想也不想就知道,何秀雯是故意不想让一诺和莫修远有任何接触。

她其实觉得何女士的行为,虽然幼稚了点的,但做得很对。

就像刚刚莫修远一出现就泼冷水一样,她其实心里还很爽。

“大概要一会儿时间才会洪洗干,你坐一会儿吧。”她说,看着他站在客厅,她都觉得不自在。

莫修远点了点头,坐在沙发上。

两个人一个坐了一个角落。

陆漫漫低头拿起手机在玩,其实是有些无所事事。

莫修远在看电视,电视频道还锁定在动画频道,现在正在放动画片。

有些幼稚的动画片。

莫修远也没有换台,就这么看着电视。

陆漫漫将新闻翻了个遍。

昨天晚上在国宴发生的事情,当然是不可能传了出来的,谁都知道这种事情要是传了出去,绝对会自身难保。

她放下手机,一抬头就看到莫修远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闭着眼睛,就系了一条浴袍,靠在沙发上睡着了,睡着时的表情,分明还有些疲倦不堪。

昨晚没有好好睡觉吗?

其实昨晚她也没有很好的入眠,因为身体上的疼痛,还因为心里各种情绪,都不知道几点才睡着,但终究是睡着了,现在有些困,但完全没有困到,莫修远这种地步,闭上眼睛坐着就睡了。

别墅里面安装得有暖气,但因为才入秋,天气有些凉但不至于太冷,特别是在家里面,所以根本就没有开暖气,他就这么坐着睡觉,很有可能就这么感冒了。

她起身,让佣人拿了一床被单出来。

佣人递给陆漫漫。

陆漫漫将床单搭在他的身上。

她只是觉得,就算是陌生人在她面前睡着了,她也会这么好心。

她的手刚将被子搭上。

莫修远突然就睁开了眼睛,如果不是看到眼眶中有些没有睡醒的血丝,她以为他在装睡。

“如果很想睡,你回房间睡吧,睡醒了衣服也差不多干了。”

莫修远就这么近距离的看着陆漫漫,看着她主动靠近自己,尽管只是因为,他睡着了给他搭被子。

陆漫漫这种举动只是出于人道主义,不会有多余的感情成分。

他喉咙微动,“谢谢。”

“不客气。”陆漫漫疏远的笑了一下,“你上楼休息吧。”

莫修远点头。

陆漫漫又回到了自己的沙发上。

莫修远起身,从沙发上离开,上了楼。

昨晚上几乎一夜未睡。

刚闭上眼睛就做了一个梦,梦……很真实。

所以下一秒就发现自己身下,湿了很大一片。

他连忙起身,去厕所将内裤脱了下来,然后准备清洗。

他没想到陆漫漫会突然打开浴室门进来,大概是没想到他会在厕所,她其实有些尴尬,但在装做满不在乎的说借用他的洗面奶,他给她指了指洗漱台,是因为不想转身让他看到自己的身体反应,却不知,其实洗漱台上的镜子,能够让她看得很明白。

她说是男人的正常行为……

其实不是。

成年男人不会出现这种事情。

但他知道,她其实没兴趣听下去。

所以他只是看着她拿着洗面奶离开了。

而后,他简单清洗了一下换了衣服,去楼下将昨晚上让人从酒店拿过来的行李搬进了她的卧室,到沙发上等她。

他打算陪她一起回文城。

就是突然的一个冲动,让他想跟着一起回来。

他说,他从来没有想过放手,但也真的没有想到,会突然这么的去靠近,他大概是真的怕了。

怕她……摇身一变,他拉不住。

陆漫漫对着他总是沉默。

而他总是找不到话题去开口。

下了飞机后,他看到陆漫漫在发短信,他视力很好,陆漫漫似乎也没有注意到他在看她,所以没有遮掩短信,所以他看到陆漫漫写了个莫修远,在给她父母提前通风报信。

他其实是没想过跟着她走进陆家别墅的,他担心她会很排斥。

但因为陆漫漫的短信,他给了自己借口。

一进去。

就被陆漫漫的母亲泼了一身冷水。

文城的深秋说冷不冷说热不热,但就是因为秋风习习,水在身上浸透,让他感觉到了一丝寒冷。

他觉得当时的自己很狼狈,但却就是不愿意离开。

他看到了莫一诺,看到她兴奋地直接从他身边越过去,抱着陆漫漫,亲昵撒娇。

他恍惚还记得一诺还小的时候,才学会有情绪的时候,也在他怀抱里面,这般的亲昵,而到现在,莫一诺可以扑进很多人的怀抱里,却再也不会扑进他的怀抱,他甚至听到她说,说不会喜欢他……

不会喜欢。

心里是什么滋味,他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

在这个地方,他只觉得自己真的生疏局外得可怕,他完全没办法定位自己的角色,就像一个陌生人一般。

他躺在陆漫漫的床上。

其实被子是新的,还有着被清洗后的洗衣水的味道,那一刻他却恍惚能够感觉到,陆漫漫仿若就在自己身边。

终究。

因为这段时间太过压抑的神经,因为这段时间都没有能好好的休息,他还是睡了过去。

沉睡了过去。

……

大厅中。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离开,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她本来没那么困的,莫名看着被放在沙发上的被子,就困了起来。

这几天也真没有特别舒服的休息过,她直接将被子从那边的沙发上抱过来,然后盖在自己身上,躺沙发上睡了。

很快就睡着了。

何秀雯带着莫一诺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陆漫漫睡在了沙发上。

这孩子,这么多个房间,怎么就在沙发上躺着,也不知道舒不舒服。

莫一诺看着妈妈睡着了,连忙拉着何秀雯,“外婆我们不要打扰了妈妈。”

何秀雯嘴角一笑。

莫一诺真的很暖,也难怪,这些年漫漫能够生活得这么好,这么满足。

“我们去楼上玩,不要让吵着妈妈了。”

“嗯。”何秀雯帮漫漫拧了拧被子,抱着莫一诺上楼。

莫一诺有个儿童房,里面都是玩具,是这几天何秀雯帮她打造的,几乎是看到玩具就买,买了整整一个房间,当然莫一诺是非常开心的,因为里面的玩具都是她喜欢的,她一个人都能在房间玩小半天。

何秀雯看莫一诺自己玩得挺好,何况现在也不早了,得准备午餐,她得去看看厨房今天佣人准备的饭菜。

她嘱咐了一诺几句,一诺乖乖的点头,何秀雯才下了楼。

莫一诺一个人在房间玩了一会儿,突然想到自己有个玩具似乎还放在了妈妈的房间,是她最喜欢的一个玩偶,她本来是打算送给妈妈的,但现在又突然想要拿过来玩玩,她起身走出自己的儿童房,小身体垫着脚尖努力的勾着妈妈的房门门把手,将房门推开了,她直接爬上了她妈的大床,她记得是放在床上的。

她爬得很快,根本不管床上是不是有人睡觉,甚至是直接从那人的身上爬了上去,然后压着他的肚子往上直接将两只小腿踩在了那人的脸上。

莫修远其实从一诺推开房门那一刻就有了细微的清醒。

而在他还未反应的似乎就感觉到一诺爬了上来,然后直接爬到他的身上,然后直接踩到了他的脸上。

“……”莫修远此刻真的不知道该有什么表情。

莫一诺总算是勾到了放在床头上的玩偶。

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

小屁股直接坐在了莫修远的脸上。

小屁股虽然软软的,但……有着一定份量的莫一诺,还是让他脸部有些疼痛。

莫一诺毫无自知的非常坦率的坐在莫修远的脸上,一个人嘀嘀咕咕的玩起了家家酒,半掩着各种角色。

莫修远一动不动,心里一直在想怎么让莫一诺从他脸上起来又不会,吵到她的自娱自乐。

一直想一直想。

想到,房门再次被人推开了,都没有刚出声。

陆漫漫是睡了一觉醒来,听她妈说一诺一个人在楼上就先上楼看看,顺便可以叫醒莫修远了,此刻也不早了,都大中午了,衣服也已经给他烘干了。

她先去了儿童房,没有看到一诺,当时还有些紧张,她推开了几个房门,然后在推荐自己卧室门的时候,有些呆立了。

她看着莫一诺非常自若的坐在莫修远的脸上,有时候小屁股还要蹬蹬瞪,她完全可以想象莫修远在莫一诺的蹂躏下,脸部已经扭曲成了什么样子。

她都不知道莫一诺怎么会这么奇葩的,坐在了莫修远的脸上玩。

关键是。

两个人还各自这么,分明没有任何交流但又莫名的和谐。

陆漫漫连忙大步走过去。

莫一诺转头看着自己妈妈,笑得很甜,声音还非常洪亮,“妈妈,这是我打算送给你的玩偶!我差点都忘了。”

“……”陆漫漫一把将莫一诺从莫修远的脸上抱了下来。

莫修远脸都有些红了。

她看着他。

莫修远也看着她。

莫一诺似乎也注意到了莫修远,有些惊奇的说着,“白眼狼叔叔,你怎么在妈妈床上?!”

所以她刚刚坐的,到底是谁?!

莫修远揉了揉自己的脸颊。

好在都是原装的。

陆漫漫说,“衣服我让佣人给你送上来,你换好了就下楼吧,我先抱一诺下楼了。”

“嗯。”

陆漫漫抱着一诺出去。

出去后声音就严厉了些,“你怎么跑到我房间去玩了,你没看到有人在睡觉吗?”

“我没注意……”一诺有些懊恼,小表情真的可爱到不行。

陆漫漫有些责备的话又这么咽了下去。

小孩子有时候玩得起劲了,也是真的注意不到身边的东西。

她抱着一诺下楼。

佣人给莫修远送了衣服上去,莫修远换上衣服,下了楼。

此刻饭厅准备开饭。

一诺和陆漫漫的父母都已经坐了过去,就只有陆漫漫还在客厅,似乎是在等他。

莫修远看了看饭厅的方向。

陆漫漫说,“时间不早了,我就不耽搁统帅的时间了。你也看了一诺了,你也知道她跟着我过得很好,我们要吃午饭了,就真的不招待统帅了。”

很直白的逐客令,甚至没有客气的邀请他吃午餐。

他转头再次看了看饭厅的方向。

“嗯。”莫修远点头。

陆漫漫松了口气。

至少他愿意离开了。

而她也可以自我安慰自我理解成,莫修远离开就不会再出现。

当他,偶尔抽风!

此刻的莫修远不用想也知道,陆漫漫是有多想他离开,总是会因为陆漫漫各种无意识的表情而不停的遭受到打击,他抬步离开。

走了两步。

回头就看到陆漫漫已经往客厅走了去。

他抿着唇,就这么听着他们嬉笑的声音,渐渐地远离自己的耳膜。

门口,司机在等他。

看着他出来,连忙恭敬的上前,“统帅。”

莫修远微点头。

司机给莫修远的打开车门,看他坐定之后,才会到驾驶室,恭敬的问道,“统帅,现在去机场吗?”

“不了,送我回别墅。”莫修远重复,“我自己的别墅。”

“是。”

车子离开陆漫漫家的别墅,莫修远就这么看着这栋别墅在自己眼前越来越远,直至消失。

他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阿修。”

“嗯,你在哪里?”

“有事儿吗?”叶恒蹙眉,难道是知道他在翘班吗?!

我滴个去。

“你现在在文城还是在帝都。”

“我当然在帝都了。”叶恒直白道。

“坐最近一班飞机回文城。”

“什么事儿啊,这么急?”叶恒蹙眉。

“我在文城。”

“你什么时候回去的?不是才回去了吗?”

“叶半仙是不是要过寿了?”莫修远突然很严肃的问道。

“还有半年。”叶恒捉摸着算了算时间。

“你马上过生日了吗?”

“我上半年的,阿修。”他才过了生日。

“叶初快满4岁了?”莫修远说。

“叶初还有2个多月。”叶恒都无语了。

这货是撞邪了吗?

“叶恒,明天我要到你家来。”莫修远一字一句。

叶恒还是一脸懵逼,“为什么?”

“你找个借口为什么。”莫修远说完之后,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叶恒看着电话发呆。

莫修远是撞邪了吧,是因为陆漫漫所以神经错乱了?!

麻痹。

还让他找借口,莫修远去他家需要找什么借口啊,叶半仙还得高兴两天睡不着觉!

真是,这人是有多装逼。

心里虽然各种叽歪不爽,叶恒还是灰溜溜的做了最近一班飞机回到了文城,回到叶家别墅,他一边翻日历一边捉摸到底怎么让莫大统帅理所当然来他家做客,他抓着头皮,各种抓破头皮。

叶初从他身边经过。

叶初对他真的是视而不见。

他每次回来,叶初对他都是冷冷淡淡。

他看其他家的父子关系都是很融洽的,为何他们两个距离这么远,叶初这小屁孩不是应给撅着屁股,每次在他回来的时候跑过来讨好他吗?这么高冷的个性,到底像谁?!

叶恒就这么看着叶初。

叶初似乎感觉到自己父亲在他看,他抬头看着叶恒。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叶初就是不说一个字。

叶恒最受不了就是安静了,他挥了挥手,“一边玩去。”

叶初就走了。

叶恒继续抓破头皮,然后突然一个激灵,他怎么就没想到呢!

要他受伤了躺在家里面,莫修远不就名正言顺的来看他了。

他突然觉得自己太特么聪明了。

他连忙找来医药箱,手脚有些笨拙的给自己巴扎了起来。

叶初不知道何时又出现在了他的旁边,就这么睁着眼睛看着他奇怪无比的举动。

“看什么看?没看到你老爸我受伤了吗?”叶恒被看得有些不爽。

总觉得叶初的眼神,就跟看自己是傻瓜似的。

这太老成的性格,太特么不好玩了。

叶初被他爸骂了一句,转身又走了。

走的时候,那小眼神似乎在说,果然他爸是傻瓜。

叶恒乱七八糟的把自己手臂巴扎了起来。

他给莫修远打电话,说,“阿修,我受伤了,你明天到我家来看我吧。”

“好。”那边回答道,瞬间就把电话挂断了。

“……”都不表扬一下他的聪明吗?!

叶恒放下电话。

莫修远到底在盘算什么啊!

总觉得这厮,绝对不会只是为了装逼。

总觉得这厮,腹黑着呢!

莫修远确实不是为了装逼。

他只是为了明天找个借口去找陆漫漫,然后带着她和一诺出门有个地方可以走。

他没办法带她去公共场合,也不知道用什么借口可以让她出门,所以……让叶恒帮他。

帮他找个借口。

------题外话------

小妖精们是不是在抱怨宅在故弄玄虚没有到大招可放?!

宅告诉你们,宅一言九十鼎!

今天的更新会让你们尖叫而疯狂。

两个小时后,再过来看看,你会惊叫的!

所以……

第一更,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