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同一个屋檐(1)过夜/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家别墅。

叶恒非常愉快的从叶初的房间下来,走向大厅。

他心情很好是因为,他难得教育了叶初一顿,还当了一次大灰狼,总觉得要他儿子娶了这么乖的一诺,完全是赚大发了。

他下楼看着客厅中莫修远和陆漫漫坐在沙发上。

叶半仙倒是不在。

叶恒捉摸着,叶半仙估计这个点,又去拜菩萨去了。

他脚步在楼梯上,停了停,然后突然转身往楼上走去。

虽然陆漫漫一直说很排斥阿修,但不管如何,阿修不排斥陆漫漫,他毕竟站在阿修那边更多,所以他得给阿修制造机会。

话说回来,不过陆漫漫这座山,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跨越得了的。

他也只能祈祷阿修,自求多福了。

叶恒的没出现,客厅确实很安静。

陆漫漫基本上不和莫修远说话,刚刚叶半仙说回房间后,大厅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了,她听到楼梯上的声音心想是叶恒那个二货下楼了,也能让气氛不会这么尴尬,等了一会儿没感觉到叶恒出现,抬头看到楼梯上哪里还有人。

不过陆漫漫不笨,知道叶恒是故意给他们留下了空间。

她紧抿着唇,继续低头一直在看手机。

手机上,丹尼尔给她传了简讯过来,她回复。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

她放下手机,抬头看着那边就这么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莫修远,她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仿若很长一段时间,莫修远都是这般,沉默沉闷沉着沉思。

“你什么时候回帝都?”陆漫漫打破安静,突然开口问道。

莫修远身体明显是动了一下,他看着陆漫漫,薄唇微动,“是很想我离开了吗?”

“我只是随口问问,我们总不能就这么一直坐下去,当彼此不存在。”

“如果你不喜欢,我今晚回帝都。”

“你去你留都是你自己决定。”

莫修远点头,点头那一刻又说道,“我答应了一诺,明天带她去游乐场的。”

“不用了。你带着她太多不方便了,而我也不想因为你让我女儿享受什么特权,她本来就不是一个需要享受特权的人,所以明天我会和我父母一起带她去玩,就不劳你费心了。”

陆漫漫每次说话都说得特别的客气,不管是他想对她的关心和付出,还是想要对一诺的关心和付出,她总是用这种温婉的语气,拒绝得很彻底。

莫修远就这么沉默了下去,彻底不说一句话了。

陆漫漫也不再多说。

两个人就在叶家别墅,这么静坐了一天,中途吃了午餐和晚餐,中途偶尔叶半仙也出现聊会儿天,中途偶尔叶恒会出现逗逼一下,整体而言,两个人基本没有什么交流。

莫一诺倒是似乎很喜欢叶初,在叶家别墅这一天,就跟一个小尾巴似的,跟在叶初的身后,哥哥哥哥的叫得很甜。

叶初是真不喜欢一诺。

看他那小表情就知道,分分钟容易崩溃的节奏。

不过好在叶初的性格不喜欢把事情表露,而一向不太会去思考别人内心想法的莫一诺也感受不到,就形成了,两个小萌物,非常滑稽的一幕又一幕,在叶家别墅上演。

到吃过晚饭离开时,莫一诺还一脸不舍,很认真的对着叶初说道,“哥哥,我是你媳妇,以后你一定要想我哦!”

叶初的小脸蛋一脸黑线。

莫修远脸色也黑了。

他转眸看着叶恒。

叶恒眼神连忙到处飘,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莫一诺一脸依依不舍的告别了叶初,陆漫漫依然带着莫一诺坐在了莫修远的私人轿车内,车子缓缓离开。

一天下来,莫一诺其实是有些累了。

她刚开始还能在车上坚持一会儿,一会儿就靠在她的身上,睡着了。

莫修远似乎是转头看了一眼一诺。

然后两个人依然沉默。

陆漫漫一边将一诺抱在怀抱里,一边拿起手机,看着丹尼尔发过来的内容。

所以今晚是没有找准机会了。

她咬了咬唇,回了信息,看着车窗外的文城的夜景,其实若有所思。

车子很快到达了陆家别墅。

陆漫漫抱着一诺下车。

睡着后的一诺,更加沉了。

陆漫漫抱得有些吃力。

“需要我帮忙吗?”莫修远看着陆漫漫的模样,询问。

陆漫漫抬头看着帮他打开车门的莫修远,犹豫了两秒,点了点头。

莫修远伸手。

陆漫漫小心翼翼的将一诺放在他的怀抱里。

他抱得很顺,不像是一个不会抱孩子的人,所以大概是经常抱莫子兮的原因,她突然想到叶恒说,说莫修远对莫子兮很好,想来,莫修远运气还真的不差,不管她多不想承认一诺是他的孩子,但他终究有了一儿一女,相差还只有3个月,简直人生赢家。

莫修远公主抱着一诺,往陆家别墅大厅走去。

一诺的小脸蛋靠在莫修远的胸膛上,睡得很熟。

原来小一诺都这么有份量了。

莫修远抱着一诺,心里默默的起着化学变化。

上次抱一诺的时候,她才几个月,那个时候,没有现在这么沉。

那个时候的一诺软软的,现在的一诺,暖暖的。

两个人一起走进大厅。

陆子山和何秀雯看着他们回来连忙上前,看到莫修远的似乎,脸色明显变得有些差。

何秀雯是真的觉得自己快要忍无可忍了。

莫修远的脸皮怎么就可以厚到这个地步。

她看了一眼陆漫漫,眼神在无声的表达她不满的情绪。

陆漫漫其实觉得自己也很无辜。

她让莫修远抱着一诺直接上了楼,将一诺放进了她的房间里面。

陆漫漫非常熟练的给一诺脱了棉衣鞋袜,然后帮她简单洗漱了一番,也没有再叫醒她,就由着她睡了。

整个过程,莫修远就站在旁边看着她,看着她照顾一诺的模样。

9个月的时候,他将一诺送到陆漫漫身边,那个时候,她对一诺的照顾几乎是一无所知,3年过去,她什么都会了。

一诺也很粘她得紧。

而他,早就在一诺的世界里别遗忘得一干二净。

陆漫漫帮一诺最后拧好了被子,起身准备离开她的房间。

莫修远也打算跟着她的脚步离开,不管有多舍不得一诺,但终究,他现在确实也找不到理由,让自己多待在这个房间。

只是,他今晚要回帝都了。

而他回去后,他想陆漫漫也应该会离开文城。

下次不知道何时,还能这么见面。

他跟在陆漫漫身后。

陆漫漫离开的脚步突然停了一下,她回头,似乎是想了一阵子才开口说道,“你忙吗?”

“嗯?”莫修远有些不明白的看着他。

“明天我带一诺去游乐场,如果你想要一起……请你伪装一下,我只是不想一诺享受特权,也只是希望一诺可以像个平常人家的孩子一样玩耍。”

“我不忙。”莫修远听懂了陆漫漫的意思,连忙回答。

“那明天早上9点我带一诺去游乐场,你……”

“我会在门口等你们的。”

“嗯。”陆漫漫点头。

莫修远离开了陆家别墅,这次离开,分明心情好了很多,陆漫漫甚至看到他唇角的弧度,都是往上扬起的。

她不是感觉不到莫修远的感情和付出,她只是不为所动而已。

莫修远离开。

陆漫漫回到大厅。

何秀雯拉着陆漫漫的手,有些不悦的说着,“漫漫,你就不应该这么对莫修远,你就应该表明你自己的立场。他这么有了自己的家室还这么的对你表现我都不明白他到底哪里来的自信觉得你会接受,我就不明白他当年这么对你现在又这么多你到底算什么事儿?!他难道真的以为,他因为是一国统帅,我们就应该巴着他了?”

“妈。”陆漫漫看着她,解释道,“放心吧,我对他没什么了,他不管怎么对我我都不会有所改变的。虽然曾经的选择让我觉得自己很白痴,但吃一堑长一智,我不会在同一个地方再次摔倒的,你放心吧。而我现在迎合他只是因为,他毕竟是统帅,他跺跺脚就能对我产生重大影响,我现在在距离给自己制造一个自保的条件。”

“妈妈是相信你,但就是看不惯莫修远这个样子。搞得他多苦大情深的样子,做给谁看?!反正他不管做什么妈都不会原谅他的。”

“好啦,我知道了。”

“话说漫漫。”何秀雯又把陆漫漫的手拉紧了些,“你和那个林初辰到底……”

“妈,能不这么八卦吗?”

“还不是关心你,你也老大不小了,一诺都3岁多了,你也29岁了,你不应该为自己后半辈子多考虑一下吗?你要是再结婚了,莫修远脸皮再厚也不会出现得这么理所当然吧,至少你身边多了一个男人啊!依妈的意思就是,你真的可以赶紧考虑你的后半辈子了。”何秀雯一再的劝说。

“嗯嗯嗯。”陆漫漫连忙答应了几声。

她之前会有些排斥,因为经历了两世,经历了两个渣男。

现在突然就觉得,其实很多事情都是顺其自然的。

何秀雯拉着陆漫漫的手,不放心的在客厅劝说了好一会儿,才放她回到房间。

陆漫漫洗完澡躺床上,看着丹尼尔给她发的信息。

回了他几句后,翻来覆去的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就将一诺打扮规矩,自己也简单收拾了一下出门。

每次陆漫漫跟着莫修远一起离开,何秀雯都是一脸的不悦,但最后还是默许她这般离开。

陆漫漫牵着一诺的手走进莫修远的轿车。

莫修远今天穿得很休闲,一套比较考究的运动服,三十多岁的人了,看上去很年轻,特别还带了一个鸭舌帽,一副墨镜一个口罩。

谎言那一秒,陆漫漫其实没有认出莫修远,当然仔细一看,还是会很明显。

不过一般不熟悉的人,也没有这份眼光。

因为去游乐场,莫一诺从上车开始就非常非常非常激动,她话特别多,完全和他们形成了对比,整个过程一直在说话,特别的兴奋,难掩的高兴。

到达游乐场。

游乐场不是周末,没有那么人山人海,但也不是想象的那么人少。

陆漫漫牵着莫一诺去买了票。

两张大人票一张儿童票。

莫修远大概很久没有体验过平常人的出行方式了,所以拿着票那一刻,还有些沉默,沉默的看着手上的普通票,也或许会有些怀恋曾经……

两个人检完票,莫一诺就非常兴奋的拖着陆漫漫往游乐场里面跑去。

这里的游乐场比青宁市大了至少一倍。

莫一诺看到什么东西都是一脸惊奇,然后拽着陆漫漫陪着她做了很多很多游戏项目,适合3岁孩子能玩的项目。

莫修远就跟在他们身后,然后就在开始用单反给他们拍照。

陆漫漫觉得莫修远给自己隐藏的身份还不错,专业照相师,但她不知道他照相的技术如何。

大概,不会太好。

毕竟他又不是翟安。

陆漫漫拿出了十二分的精神陪着莫一诺玩了很大一圈,所有项目只要是3岁小朋友可以做的,一诺全做了。

一个上午就这么耗了过去。

他们选择了游乐场的一个小餐厅吃午餐。

吃的是炸鸡之类,快餐食品。

陆漫漫买得有些多,也给莫修远买了,但她不知道莫修远会不会吃。

她就一直陪着一诺吃了些。

莫修远看着他们的模样,取下口罩,拿了一块炸鸡翅吃了起来。

“白眼狼叔叔,是不是很好吃?”一诺吃得很幸福,她望着莫修远,看着他吃了一口,清脆的声音问他。

莫修远点头,“嗯。”

“妈妈平时给我吃得很少,所以我今天要多吃一点。”莫一诺非常高兴的说着。

“妈妈给你说了这种东西吃多了影响你智商。”陆漫漫有些责备。

“哦。”莫一诺点头。

但是就是很喜欢吃啊。

就是觉得好好吃。

她吃了整整一个鸡腿,还吃了整整一包薯条,然后吃了几口饭就吃不下了。

其实陆漫漫买得有些多,面前还剩了挺多。

她对这些东西其实没多少胃口,而且就算喜欢吃也吃不了这么多,她就看着莫修远,一块炸鸡一块炸鸡的吃完又拿吃完又拿,到最后,陆漫漫就真的只是看着莫修远在吃,他吃得不快不慢,吃得还很斯文,每一块炸鸡都吃得很干净。

莫一诺大概都惊讶了,她鼓着圆圆的肚子,看着白眼狼叔叔一直在吃,忍不住说道,“妈妈,白眼狼叔叔吃这么多,他智商是不是很不高?”

莫修远吃着炸鸡的嘴突然顿了一下。

“大人不会影响智商。”陆漫漫直白道。

“大人总是用大人的借口来要求小孩,真不公平。”莫一诺不爽。

陆漫漫那一刻竟然有些无言以对。

三个人的午餐,就在莫修远吃得特别多的情况下,吃完了。

吃完之后,莫一诺急不可耐的想要继续去玩。

陆漫漫看了看时间,中午1点半有一个游乐场的杂技表演,她带着一诺去看表演,看到2点半,又去坐了其他游戏项目,莫一诺因为和莫修远见面的次数也不少了,对莫修远也熟悉了很多,一口一个白眼狼叔叔,还会让他帮她拍照,说要把自己拍得美美的。

到了下午4点左右,一诺其实有些玩不动了,她趴在陆漫漫的身上不下地,说离开她也死活不离开,就非要让陆漫漫抱着她,再去玩。

陆漫漫不想扫了一诺的兴致,想了想,带着一诺去坐摩天轮。

摩天轮这么慢,至少可以休息半个小时。

说着,就带着一诺去排队了。

排了一会儿,她抱着莫一诺坐进了摩天轮里面。

其实一诺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上一次,她9个月大的时候,莫修远将这个地方包了下来,陪一诺玩了一天。

然后没多久,她就离开了。

又没多久,一诺被送到了她的身边。

她有些累的终于将一诺放在了莫天伦的椅子上,自己也踹了口气。

这么一天玩下去,别说一诺了,她都累的够呛。

莫修远将单反放在一边,和他们对立而坐。

“哇,妈妈,升起来了,我们升起来了。”莫一诺趴在玻璃上,无比兴奋的说道。

陆漫漫应付了两声,她是真的有些累了。

莫一诺非常好奇的看着小盒子一点点的升高,一点点的升得很高。

“坐完了这一项,妈妈就带你离开了,不能说不。已经很晚了,外公外婆还在家里面等我们。”陆漫漫提醒莫一诺。

莫一诺有些不开心,还是委屈的答应了。

陆漫漫松了口气。

她看着莫一诺一个人望着外面玩的很自嗨,就又拿出了手机看了看。

莫修远陪着一诺看着外面,偶尔会转眸看一眼陆漫漫。

仿若他们在一起的空间,只要一安静下来,她就会拿出手机,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让他靠近。

摩天轮一直往上升,又慢慢落了下来。

坐完一圈。

陆漫漫抱着莫一诺往游乐场外走。

莫一诺死活不自己走路了,说脚痛,说累。

陆漫漫也很想说,她也脚痛,她也累。

“我来吧。”莫修远突然上前,对着陆漫漫说,“我来抱她。”

陆漫漫想了想,准备把一诺递上去。

一诺却突然把陆漫漫的脖子抱得很紧,“我不要他抱,我要妈妈抱。”

“……”你这是想要累死我是吧。

陆漫漫有些无语。

莫修远甚至是还有些尴尬的。

他手放在半空,又缓缓的垂了下去。

好久,陆漫漫才坚持着把莫一诺抱着走回到了莫修远的轿车上。

感觉自己好久没有这么累过了。

以前带一诺出门玩,一般林初辰都会跟上,林初辰一般会负责抱一诺这个环节。

她靠在小车后座喘气。

一诺也累了,坐在小车上不到两分钟就呼呼的睡着了。

陆漫漫看她睡着了,自己也有些困倦,闭着眼睛闭目养神的时候,就也睡着了。

莫修远坐在前排,回头就看到两个人,一大一小的睡在小车上。

他嘴角抿出了一道弧线,很久没有觉得自己心口,这般充实了。

他让自己开慢了些,看稳了些。

原本需要半个小时的车程,整整多了二十分钟。

到达陆家别墅大门口的时候,夕阳已经西落,陆漫漫和莫一诺睡得有些沉,都似乎没有要醒过来的痕迹。

莫修远陪了她们一会儿,突然又让司机开车了。

他带着她们到了他曾经的别墅,曾经经历过他们婚姻,经历过她生下一诺,最后经历了她离开的别墅。

到达后,陆漫漫和莫一诺还在沉沉的入睡。

莫修远不知道陆漫漫会不会很抗拒,但他有时候就是这么自私,自私的想和他想和一诺多待一会儿。

他打开车门下车,又打开后座的门,先把一诺从车上抱了下来。

一诺睡得死沉,莫修远抱着她的小身体时,她都没有动一下。

倒是陆漫漫,感觉到身边似乎有些动静侧了侧身体,而后,又睡了过去。

莫修远把一诺抱进了别墅客厅,放在沙发上,让佣人拿了一床被单帮她盖上之后,才又回到大门口,弯腰去抱陆漫漫。

陆漫漫拿在手上的手机突然亮了一下,屏幕上弹出了丹尼尔的一个短信内容。

他其实没打算看的,但那一秒就是这么看到了。

看到了,又忽视了。

他一把抱起陆漫漫。

陆漫漫皱了皱眉头,身体不舒服的动了动。

莫修远已经抱着她从车上离开,往大厅走去。

陆漫漫总觉得自己好像在谁的身上,她困倦无比的努力让自己睁开了眼睛,睁开眼睛就看到了面前莫修远的模样,然后感觉到自己在他的怀抱里,鼻息间还有他身体的味道。

莫修远似乎也感觉到陆漫漫醒了,他说,“吵醒你了?”

“是我睡太沉了,你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走。”

“嗯。”莫修远将陆漫漫放了下来。

陆漫漫脚有些麻,她跺了跺脚走了两步,才发现这里不是陆家大院,这里分明是,莫修远的别墅。

她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解释,没有看陆漫漫的脸,“我刚送你到你家,你们没醒,我想我拍了那么多照片,顺便就拷给你们。”

莫修远每次的借口陆漫漫都觉得很幼稚。

但她没心情去戳穿他的谎言。

也没有拒绝。

莫修远看着她的表情,松口大气。

两个人走进大厅。

莫一诺还在沉睡,陆漫漫去看了她一眼,然后坐在沙发上陪着莫一诺。

这个地方……

这个看似熟悉的地方。

莫修远应该不长住在这里,但这个却依然保持着干净和清洁,也还是那些佣人。

“你先看会儿电视,我让厨房做饭。”莫修远说。

因为之前是没有计划带他们到这里来的,所以没让厨房吩咐做饭。

陆漫漫点了点头。

她打开电视,把音量调小了些。

莫修远去了厨房就没有再出来了,她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一些无聊的节目。

半个多小时,饭厅中开始上菜。

莫修远才从厨房出来,看着她和一诺,“叫醒一诺吗?吃饭了。”

“嗯。”陆漫漫点头,然后开始连哄带骗的把莫一诺叫醒了。

莫一诺揉着眼睛,一脸懵懂。

她左右看了看,“妈妈,我们这是到哪里了?”

“这是白眼狼叔叔的家。”

“哦,我就说我怎么没来过。”

陆漫漫没告诉她,她出生后的第一个家,就是这里。

“妈妈带你去洗脸洗手然后吃晚饭了。”

“嗯。”

一诺清醒了之后,就精神百倍。

她抱着一诺去洗了脸洗了手,然后抱着一诺坐在了饭厅。

莫修远已经在那里等她们,看她们坐定之后才拿起筷子一起吃了起来。

“哇,有我最爱吃的糖醋排骨,妈妈我要吃糖醋排骨。”莫一诺看着自己面前的排骨,兴奋无比。

但她不太会用筷子,所以每次吃的时候,都需要她妈妈帮忙。

陆漫漫夹了一块糖醋排骨在一诺的餐盘里。

一诺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一脸幸福,“做得好好吃,和林叔叔一样的好吃。”

那个一直沉默吃饭的男人,那一刻紧绷的脸上似乎是有了一丝放松的情绪。

“妈妈我还要吃,我觉得比林叔叔做的还要好吃。”莫一诺大声说着。

陆漫漫又给她夹了几块,有些严肃道,“不能光吃肉,吃肉容易长胖,吃点青菜。”

说着,就夹了青菜放在莫一诺的餐盘里。

莫一诺嘟嘴,还是乖乖的吃了。

吃下去那一刻,又激动了,“妈,青菜也好好吃,我还要吃。”

陆漫漫给一诺夹了些。

然后把所有的菜都夹了些放在一诺的碗里。

一诺每吃一道菜都会点评一番,每吃一道菜都是一脸幸福。

整顿饭,某个男人终于自豪了起来。

不过倒是。

陆漫漫眉头微皱,“一诺,为什么不吃胡萝卜?”

莫一诺的小动作被妈妈发现了,她委屈的说,“我不喜欢吃胡萝卜。”

“胡萝卜可以补充维生素,你不能挑食。”陆漫漫很严肃。

“可是我真不喜欢吃。”

“必须吃了。”陆漫漫在原则上基本不会妥协,而且胡萝卜都只是土豆丝里面的配菜而已,一诺吃的时候还会将胡萝卜丝给挑出来不吃。

莫一诺嘟着嘴,吃得很勉强,边吃还边说,“白眼狼叔叔也不吃胡萝卜,为什么你只说我不说他?”

陆漫漫转眸,就看到莫修远面前的渣盘里,躺着一根一根的胡萝卜丝。

莫修远那一刻突然有些尴尬了。

莫一诺又说道,“反正大人可以做的事情,小孩子都不能做,我懂。”

一副,好像就她最委屈的模样。

莫修远就这么自觉的把扔在渣盘里面胡萝卜丝又重新夹起来,吃了进去……

整顿饭,还算和谐。

莫一诺吃得不少,小肚子鼓鼓的,然后在客厅看动画片,非常自若。

莫修远吃完晚饭后将相机里面的照片拷贝了一份在U盘里面,拿给陆漫漫,然后准备送她们离开。

他真没有奢望陆漫漫和一诺会留下来和他一起住,陆漫漫不管对他现在多妥协,内心总是对他深深的排斥。

他说,“我送你们回去。”

“我想在这里玩。”莫一诺听到莫修远的声音,突然开口道,“我想看完动画片。”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似乎是在看她怎么说。

陆漫漫沉默了一会儿,他说,“你想我们留下来吗?今晚。”

莫修远一怔,是真的怔住了好久都没有反应。

他没想到陆漫漫会突然说这种话。

“今晚我可以带着一诺留下来。”陆漫漫一字一句。

莫修远隐忍的手都在发抖。

“今晚之后,我希望你……”陆漫漫没有说下去。

但她知道,莫修远不会不懂。

“明天我回帝都。”莫修远承诺。

“嗯。”陆漫漫点了点头,然后一把将在沙发上看动画片看得津津有味的莫一诺说道,“今晚我们在这里住,好不好?”

“好啊!”莫一诺欢呼,“我就要在这里住。”

莫一诺是一个很贪玩的小朋友,有得玩的时候,不会想着回家。

何况,有她在。

“我去帮你收拾房间。一诺的房间还在,我让佣人打扫一下。”莫修远说,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很平静。

“谢谢。”

莫修远转身上楼。

她看着他这么大一个人,脚步都是有些错乱的。

他快速的上楼,让佣人和他一起。

陆漫漫就陪着莫一诺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

时隔多年,她从没想过她还会踏入这栋房子,也没有想过,她还会在这里过夜。

她拿起电话起身给她母亲说了一声。

当然不敢说自己在莫修远这边过夜,只说古歆回来了,非要她在她那里住宿,说舍不得一诺。

她很少撒谎基本不太撒谎,所以她母亲信了,叮嘱她带好一诺,还让她明天让古歆到家里做客,说很久没有见到古歆那孩子的,怪想念的。

陆漫漫答应着,明天再找借口圆谎吧。

打完电话,就看到莫修远从楼上下来了,他说,“房间佣人收拾好了,都换了新的被单,你和一诺睡如果太挤的话,我让佣人把隔壁房间也收拾出来了。”

“嗯。”陆漫漫点头。

“家里还有点你的衣服,你看你晚上需不需要?”莫修远问她。

陆漫漫有些惊讶。

当初走的时候,因为走得很急,当然也没想过把所有东西都能带走,但她想,她的东西,反正早晚会有人帮她全部扔掉,也就真的没有在意,她没想到,现在还在。

她的诧异,莫修远看得很明白,他说,“这里很少有人住了,所以东西基本都没变,南玥椿也没有来过……”

“嗯,我等会儿去找一下,看有没有睡衣可以穿。”陆漫漫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曾经那些事情,她不想多听。

莫修远也不再多说,点了点头,坐在沙发上陪着一诺看动画片。

时间滴答滴答。

佣人些都已经做完清洁各自回房了。

大厅中就剩下他们三个人。

莫一诺还在津津有味的看动画片,都已经晚上9点了。

小孩子9点半一定要上床睡觉。

“一诺,不早了,妈妈带你去房间睡觉了。”

“这么快?”莫一诺看动画片看得出神,有些不开心。

“听话,明天起床还能看。”

“哦。”莫一诺乖乖的从沙发上起来。

陆漫漫就抱着莫一诺上楼了。

莫修远就看着她们的背影,和他在一个屋檐下。

他其实知道陆漫漫妥协只是为了将他推得更远,甚至是为了……某些目的。

但此刻,他还是很珍惜,很珍惜,他们能够住在一个屋檐下。

陆漫漫将莫一诺抱回到她原来的儿童房。

儿童房还是那样,干净清洁,崭新如初。

莫一诺看着这么漂亮的公主房,那一刻又不淡定了,她上蹦蹦下跳跳,整个人完全是兴奋倒不行的,她说,“妈妈,为什么白眼狼叔叔家有这么漂亮的儿童房,为什么为什么?”

陆漫漫不想回答,还是勉强的回答道,“因为白眼狼叔叔也有小孩。”

“哪里啊在哪里啊?”莫一诺在房间到处找。

陆漫漫看着她模样忍不住笑了笑,“好啦,脱衣服,妈妈给你洗澡,昨天都没有洗澡一身臭死了。”

“外婆说我香香的,坏妈妈。”莫一诺嘟嘴。

一诺特别臭美,最不喜欢别人说她臭了。

陆漫漫去浴室先把水放好,又找到了似乎是特意给她准备的干净浴巾和毛巾,以及新牙刷牙膏,甚至还有一瓶男士洗面奶。

看到洗面奶那一刻,莫名就想起了那天早上的事情……

好吧,她有些尴尬。

她整理好一诺洗澡用的东西后,叫一诺进来。

一诺已经把自己脱得光光的,听到妈妈的叫声,愉快的跑进了浴室,然后坐在浴缸里面,玩起了泡沫。

陆漫漫蹲下身体帮一诺洗澡。

一诺小朋友很喜欢洗澡,所以非常配合。

不一会儿功夫,陆漫漫就给一诺洗好,正准备穿上刚脱下来的衣服时,房门外突然想起了敲门声。

“进来。”陆漫漫此刻把一诺用白色浴巾裹得紧紧的,就剩下一个小脸蛋在外面,看上去萌死了。

莫一诺拿着一套小朋友的粉色睡衣走进浴室,“刚让人从商场送过来的。”

陆漫漫看着睡衣。

“还送了几套外出服过来。”莫修远说,“我放在外面一诺的床上了。”

“谢谢。”

“嗯。”莫修远点头。

点头那一秒,眼眸似乎是看了一眼陆漫漫,眼神稍微动了一下,然后离开了。

陆漫漫低头,就看着自己白色T恤因为刚刚给一诺洗澡而弄得胸口上都是水,白T遇水就会特别透,她里面黑色的文胸几乎一目了然。

所以刚刚莫修远在看她胸部了?!

她深呼吸,没表现出过多的情绪,给一诺换上睡衣吹干头发,然后又陪着她挑选了一下莫修远送来的几套衣服,选择了明天要穿的之后,陆漫漫才哄着一诺上床睡觉。

“妈妈,我要听《国王的三个女儿》。”一诺提要求。

“我现在要去洗澡,一身都被你弄得湿湿的,妈妈也很容易感冒,你先一个人在床上睡一会儿,妈妈洗完澡就过来陪你。”

“那你要快点哦!”

“那你乖乖的在床上不要乱跑,妈妈就会很快的。”

“好。”一诺乖巧的点头。

陆漫漫亲了亲莫一诺的额头,给她拧了拧被子,走出了房间。

她去找她的睡衣。

她走向曾经她和莫修远住的那个房间,站在门口,半响,抬手敲门。

门里面没有回音。

莫修远是不在房间,还是在厕所?!

她觉得她都快有阴影了。

她拧开房门,进去。

刚走进去,莫修远腰间就只系了一条浴巾出来,还是有些急的样子,浴巾都有些松松垮垮的,上半身也什么都没穿,还有水珠没擦干,他看着陆漫漫,“我打算来帮你开门的。”

话音落。

他系在腰间上的浴巾就突然掉了下去。

所以……

是开哪个门?!

------题外话------

好啦,你没有看错。

三更了。

第三更了。

你以为就三更吗?!

哈哈哈哈。

2个小时后再过来看看!

说不一定还有大惊喜在后面!

好啦。

小宅觉得你可以投点花花草草了!

群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