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同一个屋檐(2)那就别拒绝/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墅主卧。

陆漫漫站在门口,莫修远站在浴室门口。

两个人对视。

莫修远全身赤裸。

白色的浴巾还在脚下,柔柔软软的躺在他的脚下。

陆漫漫就这么上下看着他。

看着他的身体。

其实和之前没什么变化,但因为身份不同,所以会特别的尴尬。

她猛地转身,背对了过去。

莫修远连忙提上浴巾,重新系上。

刚刚陆漫漫敲门的时候他刚洗完澡,他怕陆漫漫在门口等太久就随便拿了浴巾遮住关键部分就想着出来给她开门,他没想到他急急忙忙的从浴室出来就看到陆漫漫已经进来了,进来后,他的浴巾还这么识趣的……掉在了地上。

他说,让彼此不那么尴尬的说着,“你是来找睡衣吗?”

“嗯。”

“你去找吧,我去浴室穿衣服。”

“嗯。”

莫修远转身走进了浴室,关上了浴室的门。

陆漫漫默默的深呼吸了一口气,回身,然后直接走向了衣帽间。

连着主卧室的衣帽间和主卧室一样,没什么变化,她打开柜子,就连她曾经收纳的衣服摆放位置都是一模一样的。

终究,游戏莫名的感触。

陆漫漫找了一套曾经的睡衣,还找了自己以前未用过的文胸和内裤。

她收拾好东西,走出衣帽间的时候,莫修远已经穿了一套得体的家居服,从浴室里面出来,头发都吹干了,和刚刚有些狼狈的样子,天壤之别。

莫修远的头发一般是往上固定的,洗完澡之后没有固定发型,有些软趴趴的,有一种很居家的感觉。

不过这种感觉,也不该她去体会。

她没有和莫修远多说话,抱着衣服出去。

推开一诺的房门。

一诺还在床上,翻来覆去,看着她出现,有些兴奋,“妈妈你洗完澡了吗?”

“妈妈现在开始洗澡,你乖乖睡觉。”

“妈妈我等你给我讲故事。”

“那你乖乖在床上待着。”

“好。”

陆漫漫走进了浴室,将门关了过来。

一诺躺在床上,虽然房间很漂亮,可是还是好无聊。

她晚上没有听到故事,就怎么都睡不着。

她撅着小屁股,趴在床上眼巴巴的等着她妈妈出来。

正在胖星星盼月亮的时候,房门突然又被推开了。

莫一诺转头看着白眼狼叔叔走进了房间。

“我妈妈在洗澡。”一诺说。

“我知道。”莫修远说,声音尽量放低又尽量温柔的了些,“我来陪你睡觉。”

“我不要你陪。”一诺拒绝。

虽然她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讨不讨厌这个叔叔,但妈妈说不喜欢,她也不会喜欢的。

“你想听故事吗?”莫修远决定不顺着一诺,而是主动转移话题。

一诺这么小,哪里知道大人的思想,眨巴着墨绿色的眼眸看着他,“你会讲故事吗?”

“嗯。”莫修远点头,那一刻甚至有些讨好。

“你会讲《国王的三个女儿》吗?”一诺问他。

“你妈妈经常给你讲吗?”

“是啊。”一诺点头。

莫修远好看的唇角微微上扬,“会讲,要不要听听我的版本。”

“版本?”一诺诧异。

“就是要不要听听我怎么讲的?”

“好吧。”一诺乖乖的躺在被窝,“我就听一次。”

说得,还很勉强。

莫修远坐在了一诺的小床边,看着一诺大眼睛望着自己,他开口,声音有些低,带着别有的磁性,他缓缓开口道,“很久以前,有一个富饶的国度,里面住着国王、王后,还有他们的三个女儿。大女儿温柔乖巧,二女儿饱读诗书,三女儿调皮可爱……”

莫一诺很认真的听着。

她突然觉得白眼狼叔叔的声音很好听……

莫修远讲得特别认真。

一边讲着,一边看着莫一诺的小脸蛋。

一诺还很小很小的时候,他把她抱在怀抱里,一遍又一遍的给她讲这个故事,那个时候的小一诺也是这般,认真的看着他,还会特别特别的粘他。

故事讲完。

一诺喃喃道,有些睡意模糊,“白眼狼叔叔你讲的好好……”

翻身,屁股对着他,就秒睡了过去。

莫修远嘴角笑了笑。

他帮一诺拧好被子,看着她睡得香甜的模样,忍不住俯身,靠近她的小脸蛋,一个吻,轻轻的印在了她的额头上,轻轻的,就怕真的吵到了她。

他眼神中那般温柔如水的神情,真的是没办法装出来的……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莫修远,看着他和一诺这么同框的画面。

她其实很长一段时间记不得甚至不会去想,莫修远和一诺在一起的场景,她曾经以为,莫修远放任她的离开就是真的放任她离开,他们以后不会再有交集,她也不会带着一诺去认莫修远这个父亲,可是现在……

现在,又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莫修远亲吻过一诺之后,一抬头,就看到了陆漫漫站在那里。

她洗完澡,甚至连头发都吹干了。

她眼眸淡淡的看着他。

莫修远从看她的视线上转移,从一诺的小床上站起来,“我过来看看一诺,顺便给她讲了故事,她睡着了。”

“谢谢。”陆漫漫说谢谢。

他的孩子……

她却说谢谢。

“你们早点休息吧。”莫修远说,然后转身欲走。

“莫修远。”陆漫漫叫他。

很平静的声音,用了对他很平常的称呼。

其实他是真的怕了陆漫漫叫他“统帅”了。

“嗯?”

“我很感谢你把一诺送回我的身边。”陆漫漫开口,看了一眼一诺,很认真的说道。

“她会一直在你身边的。”莫修远承诺,“放心吧,我不会这么卑鄙。”

“我刚刚看你看一诺的神情……”

“她毕竟是我女儿,我会对她产生血缘的感情,我自己也控制不住。”莫修远说,看着陆漫漫终究说道,“你不会知道,她叫我白眼狼叔叔的时候,我的感受。当然,我在乎的不是白眼狼那个词,而是叔叔两个字。”

“你把她送到我身边,就应该想到,有一天会这样。”

“我只是心里有些起伏而已,我不会对你,也不会对她做什么。”莫修远再次承诺。

仿若从很长一段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这般,诚心的谈过。

“那你以后还会出现在我们面前吗?”陆漫漫问他。

莫修远沉默了。

“我希望你尽量不要出现。”

“恐怕做不到。”

“所以你说所谓的不会对我做什么,不会对一诺做什么?是什么意思?”陆漫漫的口吻有些讽刺。

“我的出现就真的会让你这么的难受吗?”

“是。”陆漫漫回答得很肯定,甚至没有半点的犹豫,“甚至,很排斥。”

“我不知道我怎么做,才能够让你不这么抗拒我的存在,退一万步讲,我至少是一诺的亲生父亲,我们之间有着血缘关系,你不能瞒着她一辈子。”

“我不想让她知道,他的爸爸为了权利为了政治放弃了我和她,也不想给她解释,为什么她的爸爸和别人家的爸爸不一样,她的爸爸要回到另外一个家里,偶尔想起了,仅仅来看她几眼而已。”

莫修远薄唇又紧抿了些。

他开口道,“我没有放弃你和她!”

“那你是准备放弃你的江山吗?”陆漫漫问他,“在利用南玥椿得到了现在政权后,然后抛弃南玥椿,重新给我和一诺一个家?人不能这么自私的,我对南玥椿就算没有感情甚至是有些敌意的,都会觉得她以及她的孩子很可怜。而你很可恨!”

“原来我在你心目中,就真的成了这种男人了。”莫修远说,幽幽的声音,冷清的脸上,没特别多余的情绪,那句话也似乎只是感叹而已。

陆漫漫觉得和莫修远的谈话,不管刚开始多么的平和,到后面都会以不愉快收场。

她说,“不早了,你去休息吧。”

“陆漫漫,由始至终,我只爱过你一个人。”莫修远突然开口,一顿一字。

陆漫漫看着他。

是没想到莫修远会突然说句话。

而后,她很自若的笑了一下,“所以你今晚想要睡我吗?”

“为什么你总是喜欢扭曲我的意思?”莫修远有些愤怒的情绪,在压抑。

“因为不知道怎么去回应你所谓的爱,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诠释你的爱。”陆漫漫说得直白,“在我心目中,爱一个人应该是想要跟她一辈子,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也不会放手。可是你的爱却可以这么的洒脱,我理解不了。”

“我只是希望你多给我点时间……”

“时间这种东西,多给你一点,就代表我多浪费了一点。而这个世界上钱可以买来任何东西,包括所谓的爱,但钱不能买来时间,我现在有很多钱,所以我可以用它买很多东西,也可以浪费很多东西,唯独,没办法浪费时间……没办法浪费在你的身上。”陆漫漫说,看着莫修远隐忍的脸色,又这么不冷不热的说道,“那天早上你给我说,你身体的反应不是一个成年男人的正常反应,所以你是因为没有得到满足,才会有那天早上的事情发生是吗?”

莫修远看着她。

他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突然会回到这个话题。

“这几天我的出现让你没办法和南玥椿好好上床了吗?”陆漫漫问得直白。

莫修远脸色微动。

“所以,如果你需要,我可以满足你。”陆漫漫说得清清楚楚,白皙的皮肤在昏黄的灯光下,泛着温暖,她说,“其实成年人之间发生关系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彼此有需求彼此来满足。而我只是希望,希望你在做的时候,不要提所谓的爱,我们可以交配,但不需要交流。”

陆漫漫的话,说得真的很冷硬。

莫修远是真的被她戳伤了。

是真的被伤了……

她说她可以满足他的身体需求,但是,她不会用她的心,却感受他的心。

多么直白而又露骨的让他根本就不能再有什么借口让自己还以为还能走近她的身边。

她可以对他妥协。

但……仅限于身体。

他突然觉得自己其实有些可悲。

以前小的时候,从出生开始就一直经历着血腥,以为自己的世界就应该如此,然后一个天使出现了,她叫陆漫漫。

他以为这个世界不是那么一板一眼只是因为,有她的存在。

就算很长一段时间,他只是这么远远地看着她,但因为他们生活在一个空间下生活在一个世界里,所以他的心还有那么一丝暖意。

后来,他终于娶了陆漫漫。

后来,他攻克的陆漫漫的防线,走进了她的心里。

后来,陆漫漫给她怀了一个孩子,他期盼已久的孩子。

后来,他却为了莫家江山,将陆漫漫亲手推开,一步一步,推得越来越远。

他这一辈子,幸福的时间太少,残忍的时间却越来越漫长。

他抬起脚步,一步一步……

没有离开,而是靠近。

他靠近陆漫漫的身边,低头看着她在自己面前,毫无所动的模样。

这个时候,他其实更应该的是转身离开。

他们的关系都已经恶化到了这个地步。

他们之间,至少她对他已经很讨厌很讨厌了。

他不应该让他们的关系再这么恶化下去。

他不应该,让她更讨厌他。

可是……

他还是往前,往前,让一切更加的不可收拾。

他修长的手指抬起陆漫漫的下巴。

陆漫漫仰头看着他。

看着他墨绿色的眼眸在背光下,真的如一潭水一般,深不可测。

“愿意陪我上床吗?”他问她。

声音,很轻,很沉。

陆漫漫笑了一下。

那么薄凉的笑,那么讽刺到直白,她说,“你想要,我能拒绝吗?”

“那就别拒绝了。”他说完。

低头,唇印在了她的唇瓣上。

唇齿相融。

莫修远想要更加深入的时候,陆漫漫脸往一边侧了一下。

所以,除了上床,连亲吻都不允许了是吗?

因为据说,吻才是两个人最亲密的方式……

她说,“我们换个房间。”

莫修远转头看着熟睡的一诺,然后拉着陆漫漫的手,往他们曾经的主卧走去。

卧室,比一诺的房间亮太多。

刚开始在一诺的房间,两个人还不能这般清楚的看着彼此,此刻就这么全部曝光在了水晶灯下……

莫修远去关灯。

“不用了。”陆漫漫说,“亮一点挺好的,免得恍惚中,或许就把人认错了。”

莫修远的身体有些僵硬,他默默的收回了手。

陆漫漫主动脱掉鞋子,上了莫修远的床。

莫修远说南玥椿没有来过这里,而她的衣服也没有被丢掉,所以她信了南玥椿没有在这个床上和莫修远翻云覆雨,她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没想过两个人之间的上床,会这么,毫无情绪,甚至是,毫无情趣。

莫修远终究还是将房间的等关了。

黑暗的空间,只有后花园微弱的灯光照耀着,以及窗外的月光洒在了露台上。

她感觉到莫修远的身体靠近了她。

很近的距离,她能够感觉到他的体温,换换感觉到了他的气息。

他压在她的身上,唇从她的额头开始,亲吻着,温柔的亲吻着她的眼,鼻尖,脸颊,然后落在她的唇瓣上。

她没有主动也没有拒绝。

就这么任由他的唇舌,进入,然后纠缠着,很久都不放开。

彼此之间,因为这个唇有些气喘吁吁。

他其实都知道,这只是身体反应,不是因为,她对他有的情欲,但他那一刻,选择自欺欺人,自欺欺人的觉得,陆漫漫和他一样,感觉很好,和他一样,很想很想……

夜晚的夜。

就这么在黑暗中越渐深邃了下去。

房间里面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娇媚的声音,但什么,都发生了。

发生得就是这么的压抑。

所以对男人而言,其实愿不愿意想不想主不主动要不要,最后的结果都是,上了就好。

上完之后。

莫修远抱着她入睡。

她睡不着。

刚刚发生的一幕一幕就这么在脑海里面,不停的循环,就跟放幻灯片一样,一张一张,露骨的画面。

她其实也知道,莫修远没有睡着。

只是现在的情况,彼此找不到语言,只能装睡。

装睡,至少不会让气氛更加的僵硬下去。

时间过了好久。

沉默的空间,她突然开口。

在如此寂静的房间中开口说道,“一次够了吗?”

抱着她的那个男人身体微僵了一下。

他没有回答。

所以她当他是默许了。

她动了动身体,将他环在自己腰上的手推开了。

莫修远没有任何举动,就感受着她从他的床上坐起来,然后开始找自己刚刚脱掉的衣服,穿上,离开他的床,走了。

真的就只是在上床而已。

上完之后,不需要温存。

因为,只有感情才会交流,身体只需要苟合。

房门关了过来。

偌大的房间,就剩下他一个人躺在偌大的床上,刚刚还有她的温度,一瞬间就会变得冰凉。

他坐起来。

靠在床头,从床头柜上拿出一包烟,就这么吸了起来。

房间里面一直闪烁着若隐若现的红色烟头,整个房间,都是一股烟味,一股烟味……

……

陆漫漫从莫修远的房间出来。

她其实身上有些痛。

刚刚经历的一切,并不美好。

她只是在麻木一般的承受,承受他的放纵。

她只想在告诉莫修远,想要得到一个人的身体不难,以他现在的地位以他现在的身份,想要和她发生关系真的不难,当然……仅仅只是身体而已。

她将握在手上的手机拿了出来。

这是刚刚和莫修远去他房间的时候,顺手拿起的。

然后顺手,在过程中,拍了几张照片。

莫修远大概有注意到,但她没有把她手机直接扔掉,她想莫修远应该会清楚她的所有一举一动,而他……默许了。

其实,她不会害他。

这种照片发出去,她自己名声也不好,她还不会这么愚蠢,她只是为了给自己更多的后路,只是为了给了自己更多的未来。也算是自己这么躺在他的身下,给自己的一点安慰,至少,她也不是白睡了。

走出主卧后,她没有再回到一诺的房间,而是去了一诺的隔壁。

这个房间莫修远也说,收拾过了。

她不想打扰到一诺,更不想用自己这样的身体去陪她一起睡觉,她过不了心里那一关。

她走进房间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洗澡了。

以前,他还和莫修远能够正常上床的时候,他们疯狂后一般莫修远都会抱着她去洗澡,但是今晚没有,完事之后,他只是帮她用餐巾纸简单擦拭了一下,然后就一直抱着她……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莫修远和南玥椿后养成的习惯,但至少她其实是不喜欢这种滋味。

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身上都是她的味道,她怕真的反胃。

她认真的冲洗着自己的身体,看着偌大的全身镜面前,身上那些红红的痕迹,明天大概会发青发紫,这就是欢爱后会留下的痕迹,怎么都掩饰不掉。

一点一点,她清洗了很久,洗的很干净。

她走出浴室躺在床上。

此刻心情很复杂,那一刻她只觉得,很对不起林初辰……

有了愧疚。

所以,有了感情。

她搂抱着干净的被子,努力让自己不再多想的,沉沉入睡。

……

第二天一早。

陆漫漫睁开眼睛。

昨晚上没觉得多激烈,但早上起来的时候,还是有些酸痛,她伸懒腰,看着窗外明亮的天空,拿起手机看时间的时候,简直吓了一跳,都已经上午11点了。

她昨晚上是失眠了很久,也不知道几点了才让自己勉强睡着,但她真的没有想到,一觉会睡到这么晚。

她连忙从床上起来,跑进浴室。

果然。

身上的青紫痕迹非常明显了。

她用手擦了擦,尽管知道擦不掉。

她洗漱完毕,打开房门出去。

楼下,莫一诺坐在有着厚厚地毯的地板上和莫修远一起在玩积木。

莫一诺手工一直不太好,有些毛手毛脚,莫修远每次搭好的小房子,只要是一诺一动手,小房子绝对会垮掉,然后莫修远又不耐其烦的重新搭,搭好了之后,又被莫一诺毁掉,如此,一次又一次,一大一小看上去身高差距很明显,但就是玩得很和谐。

她一出现,莫一诺就从地板上拍起来,小腿跑得很快,一把抱住她的大腿,“妈妈你终于醒了,我和白眼狼叔叔都玩了好久了。”

“妈妈昨晚有些累,所以今天睡过头了。”

“白眼狼叔叔也是这么给我说的,说妈妈昨晚上累着了,所以今天需要休息。”莫一诺清脆的声音大声说道。

陆漫漫转头看了一眼莫修远。

莫修远的眼神此刻也看着她。

两个人对视了一秒。

莫一诺的声音又在他们耳边响起,“妈妈你昨晚做了什么会这么累?”

陆漫漫突然无言以对。

她总不能说,被一个王八蛋给上了吧。

她绞尽脑汁。

莫一诺又开口道,“妈妈是不是因为昨天带我去游乐场玩所以才会很累?”

“是。”陆漫漫连忙点头。

“妈妈你辛苦了。”莫一诺很体贴的说道。

陆漫漫嘴角暖暖一笑,“只要你高兴,只要你乖乖的,妈妈辛苦点也会很幸福。”

“嗯。”莫一诺重重的点头,拉着陆漫漫走向莫修远,“妈妈和我一起玩积木吧。”

“好。”陆漫漫点头,然后坐在了一诺的旁边。

一诺笨手笨脚的搭着积木。

莫修远看着她们温馨的模样,从地毯上站了起来。

陆漫漫感觉到莫修远的离开,但没有抬头看他。

莫一诺有了妈妈陪,自然不会留意到其他人。

所以……少了3年的陪伴,果然会少了很多。

今天早上他是守着一诺醒的,在没有陆漫漫的时候,他还能靠近一诺,还能陪着一诺洗脸刷牙,还能给一诺换衣服陪她吃早餐,甚至宠溺的一口一口喂她,纵容她一边吃饭一边看平板。

吃过早饭之后,他就陪着她玩,一直陪着她玩她想要玩的所有游戏,她偶尔玩开心了还会在他身上蹦蹦跳跳……

很亲密。

他其实不是吃醋。

他只是有些,感触而已。

眼前的两个人,并没有谁会发现他的情绪,她们的世界,他总是,格格不入。

他转身走进了厨房,把空间留给她们!

……

上午11点半,陆漫漫陪着一诺玩了一会儿积木,佣人就过来说吃午饭了。

大概是将就她的作息,因为她没有吃早饭。

三个人坐在饭桌上。

饭菜依然很丰盛,饭菜依然是莫一诺很喜欢的菜系。

大概是知道莫一诺不吃胡萝卜,所以今天炒的土豆丝里面,没有一丝胡萝卜。

“妈妈,我觉得白眼狼叔叔家的饭菜好好吃,你有没有觉得?”莫一诺突然感叹,很由衷的感叹。

“嗯。”陆漫漫点头。

“好想一直都在这里。”莫一诺幽幽的说着。

陆漫漫眉头皱了一下。

“不可以吗?”莫一诺看着她的表情。

“不可以。”

莫一诺嘟嘴。

可是她真的好喜欢这里的饭菜。

她有些郁郁寡欢的低头扒饭。

陆漫漫也没有去安慰一诺,她不想延续这件事情,她转眸对着莫修远说,“你今天几点飞机去帝都?”

“3点多。”莫修远回答。

“吃了饭麻烦你送我和一诺回去。”

“嗯。”

然后饭席间就安静了,各自吃着自己的那一份。

午饭之后,陆漫漫就在简单的收拾着东西。

她其实很想把自己曾经放在这里没有带走的东西全部收走,但事实却是,她也搬不走那么多,当然也不想和莫修远引起什么口舌,现在基本上和莫修远,一言不合就会吵架,或者冷场。

她走出衣帽间,走向主卧室。

卧室内,不知道莫修远什么时候在了这里,他坐在大床边上,看着陆漫漫从里面出来,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还有一颗药。

陆漫漫当然知道那是避孕药。

昨晚上两个人没有带T,莫修远说没有,她信了。

她是想今天离开后自己去买的,没想到莫修远提前准备了。

也是。

上床归上床。

她接过莫修远的水杯,将避孕药放进嘴里,然后喝了一大口水咽了下去。

莫修远看着她,说道,“司机在门口,我换套衣服就下来。”

“好。”陆漫漫点头,然后先下去了。

楼下,一诺还坐在地上玩积木,一会儿就倒一会儿就倒,还是玩的不亦乐乎。

陆漫漫走过去,温柔的说道,“一诺,我们要回外公外婆家。”

“哦。”一诺是有些舍不得离开的。

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有感情,也或许,曾经一些她虽然记不到的记忆,给了她莫名的熟悉感。

陆漫漫哄了一会儿。

莫一诺小朋友基本上也不会和她母亲对着干,点头,只是还是有些小情绪。

莫修远换了衣服下楼。

三个人一起走向了别墅门口。

门口处,不只是一辆轿车。

另外一辆似乎是刚刚停好,此刻轿车里面的人正好从车上下来。

下来的不是别人。

南玥椿,还有她的儿子莫子兮。

这大概是陆漫漫第一次近距离看到莫子兮,看着这个长得和莫修远异常像的脸蛋,就这么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说来。

一诺倒不像莫修远,除了眼眸,长得更像她一些。

而这么始料不及的见面。

然后,尴尬了……

陆漫漫有一种偷奸被抓的错觉感。

但那一刻她还真的没有愧疚和畏惧,反而笑着看着南玥椿,还看了看她牵着的那个小男孩莫子兮。

莫子兮也眨巴着他的眼睛看着面前的两个陌生人。

然后看到了一诺和他一样的眼眸颜色,有些惊奇的,就一直看着一诺。

一诺被莫子兮看得有些不自在。

这个长得和白眼狼叔叔这么像的小弟弟干嘛一直看着她。

如此沉默的空间。

南玥椿开口了,对着陆漫漫说的,“你怎么会在这里?”

“还不明显吗?”陆漫漫眉头一扬。

“陆漫漫!”

“还有两个孩子在,我希望你注意你的言辞。”陆漫漫提醒。

南玥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儿子,终究忍了下来。

陆漫漫说,“没想到夫人会亲自来文城,其实你不来,统帅也会马上去帝都了。不过你们夫妻感情好,自然是希望可以多待在一起,我也不便打扰了。”

“我先送你回去。”莫修远开口。

“阿修。”南玥椿直接上前拦住他,“我从帝都过来刚下飞机,子兮一直吵着要爸爸。”

“子兮不会这么无理取闹。”

“就当是我求你,不要跟着陆漫漫走不行吗?我都做到这个地步了,我都妥协到这个地步了!”南玥椿有些不受控制的情绪,终究有些忍不住了,“就不能让子兮看到我们好好的吗?!”

陆漫漫觉得南玥椿也挺可怜的。

所以她抱着一诺,直接转身走进了那辆等候在此的轿车,她对着司机友好的说道,“麻烦你送我一程可以吗?”

司机的眼神看着莫修远。

陆漫漫没有回头,所以不知道莫修远什么表情,不过看司机点了点头,想着也是莫修远允许了。

她抱着一诺坐在小车上。

小孩子很多事情不懂,但不是没有感情,她大概也发现了刚刚有些不太好的气氛,所以难得安静。

她安静的趴在后面车窗上,看着车子缓缓离开。

她突然说,“妈妈,原来白眼狼叔叔真的有小孩啊!”

陆漫漫转头,顺着一诺的目光,看到莫修远抱着莫子兮,抱着莫子兮坐进了另外一辆轿车。

一会儿,车子就开了出去,视线就被这么遮挡住了。

她嘴角一笑,将一诺抱进怀抱里。

一诺刚刚的口吻,是有些失落吧。

其实陆漫漫知道,莫一诺对莫修远,不是她说的那么不喜欢,要不然也不会一直让莫修远陪着她玩,有时候,也不知道是莫修远陪她,还是她在陪莫修远……

她说,“一诺,想要个爸爸吗?”

“啊?”莫一诺有些诧异。

“是不是有些想要一个爸爸了?”陆漫漫问她。

“白眼狼叔叔就是我爸爸吧。”莫一诺突然开口。

陆漫漫看着她。

“干妈给我说过,那天你带我去哥哥家那个叔叔也这么说过。”莫一诺看着陆漫漫,“白眼狼叔叔自己也说过。而且我和他还有一样的颜色的眼睛。”

陆漫漫摸了摸一诺的头,她突然觉得有些事情,其实是瞒不住的。

“抱歉一诺,妈妈没有好好给你说,他确实是你爸爸。”

“我就知道。”莫一诺点头,很乖巧的样子。

“但是他……不能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也不能像其他爸爸那样陪在我们身边,你刚刚也看到了,他还有一个家庭,他还有一个小孩。”陆漫漫尽量用非常温柔的声音,用非常温柔的声音安慰她。

“所以他就不要我们了。”莫一诺望着自己妈妈。

是这个意思吗?!

陆漫漫有些沉默。

有些话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给她解释。

但是莫一诺的思维能力真的很强。

逻辑性,比一般三岁多的小朋友严谨很多。

陆漫漫点了点头,“嗯。但是一诺,这是大人的事情,和你是没有关系的,所以你不要因此难过。妈妈答应你,妈妈重新给你找一个好爸爸,行吗?”

“行。”莫一诺重重的点头,“只要妈妈不难过,只要妈妈喜欢,我就会很喜欢的。”

“傻孩子。”陆漫漫那一刻突然眼眶有些红。

很多时候一诺暖暖的行为举止会让她感动,但真的没有此刻这般,被似乎触碰到了心里最柔软最脆弱的地方,让她有点想要哭的冲动。

一个人带着一诺到现在,其实多少也会遭遇一些流言蜚语。

一诺能够这么健康的长大,还能够这么暖心,她是真的觉得,很满足了。

她亲了亲一诺的小脸蛋,打起精神说道,“好啦,现在我们愉快的回外婆家了!”

“嗯。”莫一诺点头。

“一诺你答应妈妈,不要告诉外婆我们昨天在哪里睡觉的知道吗?”陆漫漫突然想到,连忙叮嘱道,“否则外婆会拔了妈妈的皮。”

“外婆有那么凶吗?”

“有的。”陆漫漫鉴定无比。

莫一诺看自己妈妈如此严肃的表情,点了点头,“好,我不告诉外婆,这是我们的秘密。我也不会告诉外婆,白眼狼叔叔是我的爸爸,这也是我们的秘密。”

陆漫漫嘴角一笑,揉了揉一诺的脸蛋,“真是妈妈的乖孩子。总觉得这个世界上有你陪着我就够了!”

“我会一直陪着妈妈的。”

“总有一天你会嫁人啊,然后就会离开妈妈了。”

“我为什么要嫁人?”一诺不明白。

“不是说要当叶初哥哥的媳妇吗?”

“这就是嫁人吗?”一诺询问。

“嗯。”陆漫漫点头。

“那我考虑一下。”莫一诺很认真的思考着。

“……”陆漫漫只是随口说说的,此刻突然有些受伤。

“我想好了,以后我让哥哥陪着我一起跟着妈妈住,这样就好啦!”莫一诺笑得很甜。

“……”

好吧,她承认她果真受伤了。

------题外话------

感觉有点小受伤。

今天更新那么多,然后亲们还说大招在什么地方?!

小宅应该躲在墙角默默哭泣……

……

第四更了!

这都不算惊喜的话。

小宅真的要撞墙了!

好吧。

入群,其实还有福利的。

具体看评论区入验证群找管理验证进入正版群,然后,乖乖等福利吧。

四更~月票什么的,你们的懂的!

好啦。

宅会告诉你,2个小时后,你还会看到,下一个惊喜。

群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