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动我一毛,十倍奉还/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豪华轿车,从别墅,一直驶向机场。

车内很安静。

南玥椿看着莫修远。

子兮一向很安静,安静的坐在莫修元的旁边。

她此刻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话,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自己的情绪。

从莫修远在国宴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毫不给她面子的带着陆漫漫离开后,她就一直处于很痛恨很压抑的世界里,她真的很想杀了陆漫漫但她知道,她暂时没有那个机会杀得了那个女人。

就算没有刻意调查,她也清楚地知道,莫修远一定在陆漫漫身边安排了人。

也在她身边安排了人。

她有什么动静,她对陆漫漫有什么动静,他一目了然。

由始至终,她都沉寂在自己的怨恨和痛苦之中,她一直在等莫修远回来,第一天晚上几乎彻夜难眠,但是莫修远没有回来,莫修远把陆漫漫带去了他独自居住的别院,那个地方,莫修远经常住,但她一次都没有去过。

她想第二天莫修远应该就会回来了,他不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他不会一直陪着陆漫漫。

可是第二天,听说他陪着陆漫漫去了文城。

仿若晴天霹雳。

莫修远就这么放下了他手上的事情,陪着陆漫漫回到了文城这个,他们相亲相爱的地方。

她忍了。

她贵为一国统帅夫人,她不能像个泼妇一般的去和一个民女计较,她要表现她的端庄和大度。

第三天。

莫修远还是在文城没有回来。

他带着陆漫漫和莫一诺去了叶半仙那里。

以前莫修远要去那个地方,从来都只会带子兮,从来没有邀请过她去。

这样的待遇真的让她恨不得杀人。

在自己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还是忍了下来。

而在第三天晚上,她接到了丹尼尔。达伦的邀请,邀请她一起吃饭,私底下,希望不要有其他人在。

她答应了。

因为她有很龌龊的想法,她有很多见不得光的肮脏思想,所以她觉得,丹尼尔在看到莫修远众目睽睽的带着陆漫漫离开,心里和她一样不是滋味,不管丹尼尔是不是同性恋,这种丢面子的事情,至少不是一个王子能够忍受得下来的,特别是丹尼尔这种优越惯了的人。

所以她没有让任何人跟着,去了丹尼尔约的地方。

她以为她会和丹尼尔达成共识站在一条战线上,不管丹尼尔会不会真的如她希望的那样虐陆漫漫,但至少,丹尼尔会拆散莫修远和陆漫漫,至少可以实现她的第一个目的,她可以借刀杀人!

那晚上的时候丹尼尔确实说了很多莫修远和陆漫漫的坏话,说得咬牙切齿。

她就知道,任何一个男人,不管是弯的直的,就是不会忍受那样的事情发生,何况丹尼尔还告诉她说,其实他不是完全同性恋,他对女人也可以有感觉,那晚上是为了尊重陆漫漫没有上她,却没想到便宜了莫修远。

她整个过程一直在推波助澜,一直让丹尼尔愤怒的情绪越来越明显。

他们还一起喝了很多酒。

她也喝了很多,因为她很压抑。

她不知道喝了多久。

喝到最后,居然有些眼前模糊不清。

她不想让自己太失态,作为一国统帅夫人,随时随地,就算一个简单的动作,也不能在外面丢了身份,所以她起身说要回去了。

丹尼尔没有强迫她,只说送她回去。

她也没有拒绝。

作为两国礼仪之交,这点友好她也没有必要抗拒。

丹尼尔和她一起离开餐厅。

她坐在丹尼尔的小车上。

车内很温暖,她身体开始了些变化,身体在发烫发热。

她想要打开车窗让自己吹吹冷风,总觉得现在的身体变化让她感觉到一丝奇怪,还有些恐惧。

她刚准备开窗的时候,手突然被丹尼尔桎梏住。

丹尼尔的靠近,让她心跳猛地一下漏跳了几拍,那种感觉就像是,曾经年幼时候看到自己喜欢的人时,情窦初开的感觉,而她很确信自己对丹尼尔半点感情都没有,可身体上的反应,让她无措到极致。

她就听到丹尼尔很温柔的靠近她,然后在她耳边酥酥麻麻的说道,“终于让夫人尝到了,那晚上我的滋味了。不知道夫人觉得,滋味如何?”

她身体一僵。

看着丹尼尔从她耳边离开后,笑得无比猖狂的脸。

不。

她不相信自己有遭一天,会被人这么算计。

她不相信,同样的伎俩,丹尼尔居然用在了她的身上!

她无法接受。

但身体的反应,让她不得不接受,她甚至很想很想……冲动。

她狠咬着唇,低头开始翻找自己的手机。

她要给莫修远打电话。

她要告诉他,她被丹尼尔下药了。

她需要男人!

她手很急,整个人很不淡定,从来没想过,自己会遭受这种事情……

她的手机刚准备拨打,就被一双好看的偏女性化的手夺了过去,丹尼尔邪恶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夫人不想试试其他口味吗?”

“还给我!”她疯狂大叫。

此刻,她只想要莫修远。

其他男人,她宁愿死!

“夫人发脾气的样子,还真是比你绷着脸当统帅夫人时好看太多了。男人就喜欢这么野一点的女人,特别是在床上……”床上两个字,丹尼尔说得特别重。

南玥椿真的很想杀了丹尼尔,真的很想把这个男人碎尸万段。

她怎么会上了这个男人的贼船,她怎么会!

身体的反应,心里的情绪,让她整个人极尽崩溃。

车子在此刻,突然停了下来。

南玥椿转头,看着一间奢华无比的酒店。

酒店……

她整个人完全没办法淡定,“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夫人是明白人,当然知道来做什么。”丹尼尔笑得阴柔而恶毒,他说,“我劝夫人下车后不会太过反抗,到时候夫人的影响不好了可不要怪了本王子,本王子只是给你忠告,如果夫人不听,下场绝对不是你想要看到的。你要知道,你这么敏感的身体,本王子轻轻一碰,你就会……风骚疯狂。”

“丹尼尔……”南玥椿尖叫。

“嘘,本王子准备开车门了。”

丹尼尔打开车门,温柔的将南玥椿拉了下来。

南玥椿身体已经不受自己控制,甚至是丹尼尔带着她怎么走,她就会跟着怎么走,她甚至不敢反抗,反抗的结果,可能会让她身体更加不受控制。

她就感觉到自己被丹尼尔楼抱在怀里,让她的脸靠在了他的肩膀上,至少外人看不到她的模样,甚至于那一刻,丹尼尔还将他的风衣搭在了他们彼此的身上,这样一来,就更加不会有人认出他们。

丹尼尔带着她走进了酒店,走进了电梯,然后推开了一间套房。

套房的很华丽,很浪漫,偌大的一张床上,还有玫瑰花瓣,看上去特别的让人……浮想联翩。

“专程为夫人准备的房间,不知道夫人可曾满意?”丹尼尔问她,声音在她耳边,就是如火一般的,撩得搔痒难耐。

她整个人真的完全崩溃了一般。

一边疯了一般的排斥着,一边却……想得要命。

她的手,开始伸向了丹尼尔。

丹尼尔看着她的举动,邪恶的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她的触碰。

南玥椿咬牙狠狠的看着丹尼尔。

丹尼尔依然笑得好看,还很得意,他说,“本王子怎么可能成为你发泄性欲的对象?!”

南玥椿眼眶都已经血红了。

这种药物的份量,绝对不会比她那天下在丹尼尔身上的更少,以丹尼尔瑕疵必报的个性,绝对会变本加厉。

所以她现在身体已经到了随时就会崩溃的边缘,她一直在努力让自己冷静的神经,也没办法淡定一秒。

她只是听说,听说如果没有得发泄,很有可能,七窍流血……

她还不想死。

不想死了,白白的便宜了陆漫漫!

“不过夫人你大可以放心,本王子给你准备了……”丹尼尔撒旦般的一笑,伸出了5个手指头,“大概有这么多,应该能够满足夫人你今晚的所有需求。”

“丹尼尔。达伦!”南玥椿怒吼,“你就不怕两国引起纷争吗?你如此对我!你居然如此对我!”

“当初你给我下药的时候你怎么没想过?”

“我本来就不是打算给你喝的,当时是陆漫漫没有喝我才会给了你,何况我问过你了,你说你是喜欢陆慢慢的,我才会助你一臂之力!”南玥椿用自己最后的理智吼了出去。

“果然陆漫漫的分析是完全正确的。”丹尼尔再一次对那个女人,刮目相看。

这么聪明聪慧还这么有仇必报的女人,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丹尼尔。达伦,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和她配得上她。

此刻,他对南玥椿没有了半点心情周旋,他有些不耐烦的说着,“夫人慢慢享受,本王子就不耽搁夫人的大好时光了……”

说着,丹尼尔就准备离开。

南玥椿当时神经已经恍惚,眼前的人都已经迷糊不清看不透彻,她只是看到丹尼尔往外走了,一个人影往外走。

其实……

如果是丹尼尔,她还能安慰自己接受。

一个王子,至少不会真的亏了自己的身份,但其他人……

其他低廉的人碰她,会玷污了她高贵的血液。

她接受不了。

她整个人一直在崩溃中崩溃中理智,有在崩溃中,妥协。

她听到丹尼尔说,“今晚的一切,是诺的计划。总觉得诺要算计你,你简直,不堪一击!”

“不!”南玥椿猛地跑向门口。

门口的大门已经关了过来,狠狠的关了过来,她怎么都拉不开。

什么叫不堪一击!

什么叫她在陆漫漫面前不堪一击!

她接受不了这个词语,她接受不了,陆漫漫在她的世界,耀武扬威的样子!

她原本以为这只是丹尼尔的报复,只是因为她当初对丹尼尔做了这种事情,丹尼尔才会用同样的手段对付她,可是这一却,居然是陆漫漫指使的,居然是陆漫漫!

这辈子,她最无法忍受的就是,败在了陆漫漫的手下。

她心里的各种崩溃身体的各种崩溃,让她整个人变得扭曲而狰狞。

房门在此刻,突然被人推开。

她看到了几个男人。

恍惚看到了几个男人。

她有些惊吓的往后退了几步。

“不,不要靠近我……”

男人却一步一步靠近她。

她不知道有几个人,她什么都看不清楚,天昏地暗,只知道有强壮的身体将她压在了身下……

而后,什么崩溃的事情,都在她身上发生了一夜。

一夜之后。

第二天当自己醒来的时候,全身就跟被车碾过一般的躺在床上。

她睁开眼睛,因为刺眼的光芒而逛到不适,但她没有闭上眼睛,而是直直的看着那个站在落地窗阳光下的丹尼尔。达伦,他黄色的头发尤其的醒目。

她猛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身下裸露无比,她抱着床单,脑海里面全部都是昨晚上和几个男人纠缠的画面,纠缠了整整一夜。

“夫人是醒了吗?”丹尼尔。达伦转身,看着她憔悴的模样,口气还特别的温柔。

南玥椿说不出一句话,整个人,说不出一句话。

她怕她一开口,就会疯狂的大哭。

但她不会哭!

当着外人,绝对不会哭!

“不知道昨晚上有没有让夫人好好满足,但……夫人如此模样,大概也是满足得不错。”丹尼尔笑着说,“既然如此,本王子也不耽搁夫人离开了,本王子就是来告诉夫人一声,昨晚上的事情我已经全部手动传给诺了,以后你们的恩怨情仇,还请夫人衡量一二。”

所以这就是陆漫漫的手段。

陆漫漫用这种手段,让她不敢对她出手!

陆漫漫这个蛇蝎的女人!

南玥椿心里恨到极致。

“对了夫人,走之前告诉你一声,本王子劝你不要追究此事,昨晚上上你的几个男人不是北夏国的人,今早也被我送走了。如果真的要查,是丢了夫人你自己的面子,而我找他国人来满足夫人也是好心不想给夫人添了麻烦,免得夫人怕夜长梦多。”

“滚!”南玥椿受不了的,大声吼着。

丹尼尔无所谓的一笑,“昨晚上的尺寸可是本王子给你精挑细选的,你说以后你的统帅,还能不能满足你的需求……”

南玥椿眼内血红。

狰狞无比的狠狠的看着丹尼尔。

狠狠的看着他一脸看笑话的表情。

这一切,这一切都是陆漫漫!

都是这个女人策划的!

丹尼尔当然不会有这个好心去搭理南玥椿此刻的情绪,他走得云淡风轻。

就剩下她,面对着这个龌龊的房间,真的很想杀了自己!

但她不会杀了自己。

她怎么可能愚蠢到因为被人碰了就要自杀,她这只是在给别人让路而已,她没这么好心。

她从床上起来,拖着难受无比的身体,冲洗着自己,然后穿上衣服疯狂的离开了酒店。

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她要去文城,要去文城把莫修远的找回来。

她要把莫修远找回来,这个男人只能属于他。

她回到家里面,把子兮抱着就往机场走去。

只有子兮,可以让莫修远软下来,只有子兮能够让莫修远对她,还能看上几眼,所以她需要子兮一起,即使理智的知道,她和莫修远之间,不应该把子兮拉扯进来,不应该让这么小的子兮来承受,大人的一切!

可是她控制不住!

她带着子兮,赶到了文城。

她知道莫修远回到这里,一定会住在他自己的别墅里,而那栋别墅,她也从没有住进去过。

她没想到,刚到门口,就看到他们“一家三口”从里面出来的模样……

那一刻打击,比她昨晚上遭遇的一切,还要撕心裂肺。

她真的很想,真的很想不顾所有的上前撕了陆漫漫,但最后,她因为陆漫漫的一句话忍了。

她不想当着子兮的面让自己看上去那么的不堪,也不想让莫修远看到她的无理取闹。

更何况……

昨晚上,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她也背叛了,莫修远,背叛了他们的婚姻。

所以,这样就当公平了。

一个人一次,她可以安慰自己,不在乎。

但她无法忍受莫修远跟着陆漫漫离开。

她无法接受他们“一家三口”的画面,她会疯。

在她如此激动的时候,陆漫漫就这么离开了,走得毫不留恋。

但是她看到莫修远的眼神,眼神中,那么明显的……不舍。

如果不是子兮拉了拉他的衣角,他大概已经忘了她和子兮的存在。

他终究对子兮是好的。

他弯腰把子兮抱在怀里,然后坐进了她来时的小车。

不管怎么样。

不管是不是陆慢慢的施舍,至少她还能安慰自己,这次是她把莫修远带走了,就跟以前的每一次一样!

车子一直往机场开去。

车内一直保持着死寂一般的安静。

南玥椿不想再谈此事,那天国宴上的事情,昨晚疯狂的事情,以及莫修远和陆漫漫睡在一个屋檐下的事情,她都会选择性遗忘……

她要的不过就是,现在镜花水月的一切!

车子到达机场。

越过机场大门口,直接往专机口驶入。

那一刻,在机场门口,莫修远和南玥椿都看到了丹尼尔。达伦的身影,他一脸傲慢,助理帮他推着行李走在后面,他一边打着电话一边上了一辆豪华轿车。

南玥椿转头看了一眼莫修远。

她其实很怕莫修远看到这一幕之后就突然让司机停车然后回去。

谁都知道,丹尼尔肯定是来找陆漫漫的。

而莫修远已经因为丹尼尔,而失控了……

可是最后。

到他们上了飞机,莫修远也没有说回去。

她真的是怕了。

怕莫修远任何一个对陆漫漫心动的瞬间,昨晚上和其他男人发生了关系,当时只怕,只怕莫修远会更加的嫌弃她,所以才会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出现在他面前,想要把他带走……

她真的太没有安全感了。

她转头看着莫修远抱着子兮坐在飞机上,看着他毫无表情不动声色的模样。

她是不是可以安慰自己,安慰自己,莫修远对陆漫漫也只是留恋,但没有一定非她不可!

……

陆家别墅。

陆漫漫就各种不自在的听着何秀雯拉着她问古歆的情况。

她能说她什么都不知道吗?

谁知道古歆这妞现在在那个边城角落做些什么?!

她硬着头皮一直附和着她母亲。

因为古歆从小没有母亲,所以有时候何秀雯甚至是把古歆当自己女儿对待的,末了还说了句古歆是小没良心的,居然没有邀请她去她家做客……

陆漫漫真觉得古歆为她背了好大一个黑锅。

真是罪过!

何秀雯念念叨叨的一番之后,又和陪着一诺玩耍了。

陆漫漫松了一口大气,还未彻底得让自己放松,就看到丹尼尔的电话号码蹦到了她的屏幕上,她吓了一跳,连忙将电话接通,“达伦王子。”

“本王子已经到文城机场了。”

“这么快?!”可是她没有接到他的通知啊!

“本王子不是那么高调的人,所以没有让你来接本王子,现在本王子下榻你们文城最大的酒店艾斯酒店,我希望在我到达大厅的时候,能够看到诺小姐的身影。”

“现在吗?”陆漫漫暗自规划着路线。

“还有,诺小姐你最好想好怎么感谢本王子,否则本王子容易动怒!”说完,那边就将电话挂断了。

陆漫漫有些无语。

她转头看着她母亲和一诺玩耍的模样,硬着头皮说道,“妈,我有个朋友到文城来了,我去接待他一下,就先出去了。”

“是林初辰来了吗?”何秀雯有些激动。

“妈,不是他。”陆漫漫受不了了。

一个老太太,干嘛那么八卦!

“你说你一天好不容易回到家里,事情哪里怎么多?!你就不能好好在家陪爸妈两天吗?!”何秀雯有些不是滋味。

陆漫漫也觉得有些对不住他们两老,承诺似的说道,“我忙过了,一定会好好陪你们两天的。”

“去吧去吧。”何秀雯挥挥手,“我也不指望你了,有我家小一诺陪着我就行了。”

一诺听到外婆叫她的名字,抬头对着何秀雯甜甜一笑。

何秀雯心更暖了,抱着一诺亲了一下。

陆漫漫也不敢再多说,怕说多了她母亲更不是滋味,就快速的上楼换了衣服简单化妆之后离开了别墅。

她开了她父母的车,用有些快的速度,直接去了酒店。

刚赶到酒店,就看到那个傲娇王子,带着黑色的墨镜,一脸不容亲近的模样从另外一辆轿车上下来。

他似乎是眼眸转了转,看到了陆漫漫,紧绷的嘴角才稍微的平复了些。

他走向陆漫漫,取下墨镜看着她,“好在没让本王子失望。”

好在,她在他来之前的前一分钟赶到了。

丹尼尔率先走了进去,助理去前台拿了提前就订好的房卡,恭敬的带着丹尼尔往客房走去。

陆漫漫就跟随其后。

到达奢华的总统套房。

丹尼尔长腿一迈,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看着陆漫漫,骄傲得眉头都是往上扬的,他说,“想好怎么感谢本王子了吗?”

“我带你游文城。”

“诺小姐,你能有点诚意吗?”丹尼尔很不屑,“这种事情,可以用来感谢吗?这是你的地主之谊,应该做的。”

陆漫漫咬牙,“我带你去吃好的,全文城最好吃的。”

丹尼尔脸色明显不好了,“本王子看上去是这么喜欢吃的人吗?本王子的好身材可不是你等可以想象的。”

“我……”陆漫漫看着丹尼尔如此模样,真的是心在割肉的说道,“这一季的设计费,我不要了。”

对于商人而言,不谋取自己的平等利益是一件多让人难受的事情

丹尼尔脸色更不好了,“诺小姐,你是觉得本王子很缺钱用吗?!”

陆漫漫真的无语了!

她说,“或者王子有什么更好的想法?”

反正说什么,也满足不了他。

倒不如把问题丢给他。

“本王子是一个豁达的人。”丹尼尔开口。

所以是不打算让她感谢了?!

“本王子只是很好奇,男女之间接吻是一个什么样的滋味。”丹尼尔看着陆漫漫,“本王子不是想亲你,而是因为没有体会所以勉强给你一个机会让你来亲吻本王子。”

“……”陆漫漫崩溃了。

王子你能不能稍微正常一点。

“怎么了,诺小姐是不想亲吻本王子了?”丹尼尔看着陆漫漫的模样,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

“不是。不是……只是……”陆漫漫开口道,“这种事情在我们北夏国,是相爱的人才会做的事情,没有国外那么开放……”

“诺小姐难道不知道本王子对你有情?”丹尼尔傲娇的眉头,扬得更高了。

好,你赢了。

“漱口了吗?”丹尼尔问她。

陆漫漫点头。

“刚吃过东西了吗?”

陆漫漫点头,吃了。

“去漱口再过来。”丹尼尔说。

这么龟毛。

陆漫漫无语,转身走进了浴室,翻了新牙刷牙膏,漱得咬牙切齿。

她亲他,他要求漱口。

那他自己干嘛不漱。

“我漱过了。”身边突然响起丹尼尔的声音。

陆漫漫差点没有被吓死。

“刚刚在飞机上,我就已经漱过了。”

陆漫漫暗自翻了翻白眼,漱完,擦了擦嘴角。

丹尼尔似乎还看了看她的唇瓣,才转身回到了客厅。

陆漫漫跟着丹尼尔走出去。

丹尼尔依然潇洒高贵的坐在沙发上,对着面前的陆漫漫说道,“你温柔点,本王子身体娇弱,经不住折腾。”

你就装吧。

那晚上和那个男人的翻云覆雨,她就没看到也会知道,有多血腥。

第二天早上她可是看到那个男人身上,青肿一片的痕迹。

她控制着心里的各种情绪。

看着面前的傲娇王子已经闭上了眼睛,仰头等候。

他睫毛尤其的长,比她见过所有男人的睫毛都要长,眼线也很长。

外国人皮肤一般不太好,但是丹尼尔的皮肤,额外的细腻。

这个男人,是上辈子投错了胎吧。

陆漫漫咬牙。

终究还是让自己亲了上去。

这事儿是逃不掉的,不就是嘴对嘴而已……

唇瓣相碰。

丹尼尔那一刻似乎是颤抖了一下。

陆漫漫没有闭上眼睛,就这么看着丹尼尔近距离的脸。

她当国际礼交了。

她唇瓣微动,伸出舌头……

她当然不会觉得丹尼尔让她亲吻,就是简单的吻一下而已。

她硬着头皮准备深入。

身体突然被丹尼尔推开。

在陆漫漫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丹尼尔突然跑进了洗手间,然后就传来了他撕心裂肺的呕吐声。

陆漫漫懵逼了。

她有这么让他恶心的吗?!

她到底哪里让人这么恶心了。

她有些不爽。

有些很不爽。

第一次这么赤果果的感觉到,异性对她身体的排斥。

这是,自尊问题。

她大步走向洗手间,看着丹尼尔趴在洗漱盆前,撕心裂肺的吐着,绝对不是装的,绝对不是这个傲娇的王子故意逗她的,而是真正的在吐,吐得脸都红透了。

吐了好久。

丹尼尔似乎才平复下来自己此刻的情绪。

他擦了擦脸擦了擦嘴角,抬头看着镜子中他有些红彤彤的脸,然后视线放在了门口的陆漫漫身上。

陆漫漫也这么看着他。

“本王子果真接受不了女人的触碰。”丹尼尔说得直白,丝毫没有想过要安慰一下她受伤的心灵。

“恭喜王子,王子果真是不折不扣的,弯?!直不了。”陆漫漫故意说道。

丹尼尔脸色有些微变,“我知道你们北夏国的凡夫俗子接受不了这种事情。”

“谁说的?”陆漫漫反驳,“我接受不了的是我的亲吻会让你反感到呕吐。”

“不只是对你。”

“这算是安慰吗?”

“本王子从来不安慰任何人。”丹尼尔又开始傲娇了。

陆漫漫笑了笑。

其实算来,她是赚了。

不用违背着自己的意愿去亲吻别人了。

“诺小姐,刚刚本王子是不是听到你说了,这一季的设计费,本王子不用支付了?”丹尼尔突然开口。

陆漫漫整个人都不好了,刚刚谁说了不缺钱的!

不带这样厚颜无耻的。

“本王子接受了你的感谢。”丹尼尔说,还很勉强。

心里面已经开始在咆哮了有木有!

陆漫漫龟毛的跟着丹尼尔又走向了客厅。

丹尼尔把手机用非常傲慢的方式递给她,“自己看看吧,昨晚上本王子的杰作。”

他其实还没有把这些传给陆漫漫,他想要当面给她惊喜,他想要当面看到她对他的崇拜,至于早上给南玥椿说的话,也只是为了刺激刺激她而已。

毕竟以本王子瑕疵必报的个性,能够看到南玥椿如此崩溃的表情,他承认他心里扭曲,可他就是爽!

陆漫漫拿过丹尼尔的手机,直接点开了照片。

照片中有两个视频,还有很多画面。

陆漫漫没有点开视频,只是看着里面一张一张,完全不堪直视的一幕一幕。

丹尼尔看着陆漫漫的表情,看着她有些无法接受的表情,又开口了,“诺小姐,本王子最喜欢一句经典名言。”

陆漫漫抬眸看了他一眼。

“你敢动我一根汗毛,我就十倍骨头奉还!”丹尼尔说,说得还难得有霸气。

陆漫漫真的很想提醒他。

这没这句名言。

“所以,本王子在你给我的说的事情上,稍微多添加了点力。”

“应该不是稍微吧?!”陆漫漫颤颤的笑了笑,“你这是有几个男人?”

“5个。”

“你让南玥椿看到这些相片了吗?”

“这么精彩的东西,我当然先给你分享。”

“那就先别给她了,我怕她真的一个郁闷到跳楼自杀了,那就真的功亏一篑了!”

“那女人不会自杀的。”丹尼尔潇洒的靠在沙发上,对着陆漫漫说道,“除非先把你弄死了,弄死了你她更不会自杀了,她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坐拥你们统帅大人了!”

陆漫漫冷笑了一下,没有再发表任何意见。

她只是觉得,南玥椿也该有点教训了。

从三年前开始,就一直在咄咄相逼,她不反抗不是因为自己实力不够,而是不想,而是不屑,而是觉得没必要。

想要自保,并不是那么难的事情。

“话说诺小姐,本王子其实有些好奇,你是真的不想和如此有威望如此万人敬仰长得还很帅的北夏国统帅在一起吗?还是故意在欲迎还拒?!要真的是后面这种,本王子都佩服你的技术高超!你知道,如果那晚上要是莫修远一拳真的揍在了我的身上,后果会怎么样吗?!”

“我没那么腹黑,我现在做的,都是为了远离他!”陆漫漫淡淡的说着,“至于后果……我没必要想这么多。”

“我总觉得,你帮我挡那一拳,不是为了我!”丹尼尔审视的眼神,紧紧的看着她。

似乎是想要看出些端倪。

陆漫漫无语,“我是真怕伤了你王子,莫修远的手劲儿有多重你是不知道,反正这么瘦弱的你,接受不了。”

“你说本王子瘦弱?!”丹尼尔不爽了。

“……”

“本王子凶猛的时候,会吓死你!”丹尼尔一字一句。

好。

你最凶猛了。

陆漫漫猛点头。

“去把照片拷贝了。”丹尼尔突然转移话题,“数据线自己找。”

“嗯嗯。”陆漫漫赶紧离开。

真是伺候不了这位王子殿下!

她在连着客厅的书房里面找到电脑,然后拿出莫修元昨天给她的那个U盘,她插入USB接口,打开U盘就就看到了他们去游乐场照的照片,里面照片很多,有些照的挺模糊的,莫修远大概没有筛选,所以里面的照片真的很多,她突然看着这些照片有些出神,莫修元居然照了一千多张……

她看着照片中一诺那么天真无邪的笑容,看着自己偶尔也会扬着嘴角微笑,偶尔也会对着一诺严厉的模样,但不容置疑,她们之间的互动很暖很温馨……

所以在莫修远的世界里,她和一诺是这样。

而他,就只是个旁观者。

她抿了抿唇,转移了自己的情绪,新建了一个文件夹,将丹尼尔手机中的相片复制了出来,然后清空了丹尼尔手机中的这些照片。

在她看来,她和他们的纠纷,其实不应该让丹尼尔加入。

而她终究也为了自己的目的,把他牵扯进来了。

只想,就到这里,结束吧。

她拷贝好了照片,将U盘放在自己身上。

她拿出手机,将昨晚上的她和莫修远的照片编辑了出去。

这个时候南玥椿应该在飞机上,她只是在想,等她开机的那一瞬间就看到这张照片,大概会疯。

而她没想过要仁慈!

发送完毕,她将自己手机放好,拿起丹尼尔的手机出去,递给他。

“都删了吗?”他问她,接过手机。

“嗯。”

“真是脏了本王子的眼。”

也不知道是谁制造出来的。

她当时可真的只是让丹尼尔找一个男人给南玥椿,没让他找这么多!

“等会儿带我去哪里玩?”丹尼尔回归正题,突然严肃的问她。

“你想去哪里我都可以带你去。”

“本王子要去风景好的,不用走路的,人少的,不脏的,周围有奢华餐厅的……”丹尼尔想了想,“差不多就这些条件,本王子不想太为难了你。”

所以还该谢谢王子你的大人大量了?!

------题外话------

五更了!

还不是大招吗?!

小宅哭晕在厕所了……

接下来。

两个小时后会发生什么呢?!

嘿嘿嘿嘿。

小宅腹黑的一笑,然后真诚的告诉你,洗洗睡吧,明天9点请早。

总结一句:

你们虐我千百遍,宅对你们如初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