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有生之年,一定为你守身如玉/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飞机抵达帝都。

莫修远、南玥椿和莫子兮坐进专车内。

习惯性的下飞机就开机,似乎是每有个人很平常的习惯,南玥椿也不例外。

她打开手机后,就看到一条信息蹦了出来。

她看着信息出处,咬牙点开。

她以为她会看到她昨天晚上不堪的一幕,所以那一刻,她甚至还将手机特意的往自己身边放,确保莫修远看不到,才点开,点开的那一刻,真的让她瞬间就发狂。

不是她昨晚上的污秽画面。

是昨晚上莫修远和陆漫漫上床的画面。

那张照片照的还很艺术,里面陆漫漫躺在莫修远的身下,名下是赤裸着全身,而压在她身上的莫修远也什么都没穿,虽然只看到后背的裸露,他的头埋在她的颈脖之间,他在深深地亲吻……

她的手甚至都都抖动了一下。

他们昨晚真的上床了。

心里知道和眼见为实,根本就是两个概念!

她隐忍着的身体,不停的发抖。

她转头看着莫修远,看着他抱着熟睡的莫子兮,也在闭幕眼神。

昨晚上做了几次?

昨晚上是太累了吗?

所以才会这么困倦这么累!

她控制自己的情绪,她不想像个泼妇一样的发泄在莫修远的身上。

她在他身上失控的时间太多太多,曾经那个辉煌一时的外交官,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般的压抑,变得这么的崩溃,那些她以前特别看不起的家庭主妇所有她不屑的情绪和动作,现在全部都体现在了她的身体上,全部都这么讽刺的在她身上发生了!

她有时候甚至都看不起自己,但是她就是控制不住。

车子一路平稳的驶入他们在北夏国所有人都知道的那个大院子里。

据说这是帝都住宅中最好的风水宝地,风水宝地,自然就会留给一国统帅。

可是一国统帅,几乎没有住过。

她看着莫修远在车子到达后,就睁开了眼睛,眼神中没有刚睡醒的朦胧,反而清冽得很。

所以他本来就不是在睡,而是不想和她说话而已。

莫修远抱着子兮下车,然后送子兮回到房间。

子兮是一个比较惊醒的孩子,莫修远小心翼翼放他在床上的举动,就让他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他看着自己的爸爸,幼嫩的声音还有些不清的问道,“爸爸,你终于回来了吗?”

“嗯,困了就再睡会儿。”莫修远声音温暖了很多。

不管对子兮有多大的期待,不管有多严厉的对他,心里却还是觉得,他也只是一个才3岁的孩子而已。

“爸爸以后能不离开妈妈吗?”子兮还是一个比较敏感的孩子。

莫修远摸了摸子兮的头,说,“乖,那些都是大人的事情。你只需要做好你自己就行了,其他的,不要操心。”

莫子兮是真的很听他话。

他不管说什么,他都会听。

“爸爸有事儿先离开了。”莫修远说。

莫子兮点头,闭上眼睛又睡了。

莫修远离开子兮的房间,直接往大门外走去。

路过客厅。

南玥椿在客厅沙发上,看着莫修远冷漠的身影。

“阿修,你就这么走了吗?”南玥椿看着他,声音在尽量控制但还是无法真的压抑,“把这里当成什么了,一个行宫吗?”

莫修远是真的对她的控诉,充耳不闻。

他不想解释太多。

甚至是懒得开口。

南玥椿看着莫修远的模样,情绪一下就爆发了。

这两天她经历的事情太多了,真的太多了,她都已经容忍到了这个地步,他却还是那样,他就是舍不得给她半点安慰给她半点好脸色吗?!

她够了!

真的够了。

她从沙发上站起来,大声的怒斥着,“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陆漫漫昨晚上都做了什么!她把照片发给我了,照片中你们两个人这么如胶似漆,这么缠绵悱恻,你们做的时候就不会觉得对不起我吗?你在婚内出轨!”

说完,似乎是不解气的,将手机猛地一下扔在地上,响起剧烈的声音。

莫修远离开的脚步,终究停顿了一下。

他转身,看着南玥椿气急败坏的模样,看着南玥椿发疯的样子。

他眼眸往楼上看了一眼,不管他和南玥椿关系到什么地方,但他不想让子兮心里有阴影。

好在,这里的每一个房间隔音效果极好,子兮可能也听不到。

他薄唇微动,“南玥椿,我记得我提醒过你很多次。”

南玥椿怒火冲天的看着他。

“提醒你不要去招惹陆漫漫,你招惹不起。”

“所以你这是在报复我了?还是陆漫漫在报复我?!”南玥椿身体都在止不住的颤抖,她是气得真的觉得现在所有的发泄都不够,她狠狠地说着,“不管我做什么你都不会留下来陪我上床的男人,陆漫漫只有勾一勾手指头,你就压在了她的身上,你们在讽刺我吗?你们讽刺我是不是!我受够了,我才是你的老婆,我们才具有法律效应,你和陆漫漫就是在偷情!”

恶毒的话语,毫不隐晦的说道极致。

莫修远冷血的脸上,带着阴森的笑,“我和陆漫漫的所有行为我没有必要甚至是不屑给你讲任何,但是南玥椿,昨晚上你经历的一切,你说我知道吗?”

南玥椿脸色一些就变了,变得苍白,变得彻底。

“如果你不这么一直咄咄相逼,逼到陆漫漫不得不出手,你也不会落到如此地步。而我的提醒,提醒你不要惹陆漫漫,一方面是真的不想陆漫漫在你身上受到没必要的伤害,一方面也是在告诉你,你斗不过陆漫漫!”莫修远的话,直白道真的如针一般的刺痛在南玥椿的身上。

莫修远对她的不屑对她的如此不屑让她真的难受到死。

凭什么她说她不如陆漫漫?!

凭什么,拿她如此高贵的身份和陆漫漫作对比!

她从来不屑任何人来和她作比较,她无须比较,她就是那么高高在上。

可是莫修远。

这个男人说,她斗不过陆漫漫!

她斗得过。

这次只不过是,失手了而已。

“你那晚上的小动作,下药给丹尼尔的小动作,我就知道你会面临什么样的下场,我摊手不管只是觉得,南玥椿你该认清自己的身份,认清你在我身边到底应该是一个什么身份。”对于她激动到疯了模样,莫修远表现得无比淡定,甚至一脸冷血,一脸不容靠近。

他对她不糊产生任何一丁点怜悯,就算是她生下了子兮,他也不会爱屋及乌。

她遭受的打击,真的是史无前例。

昨晚上经历的所有让她真的羞辱到一个冲动或许真的会从楼上跳下去,不是因为不想成全了陆漫漫,不是因为不想看到陆漫漫嘲笑而讽刺的脸,她或许真的会因为自尊而自杀,她以为她经历了那么多是来自于敌人对她的报复,她还能自我安慰,总有一天会还回去,但她真没想到,没想到,莫修远居然知道这所有的一切,他没有推波助澜但他没有帮她。

就眼睁睁的看着她,被陆漫漫算计到如此!

她真的很想疯狂的大笑,真的很想用最决裂的方式,坐着最无法挽留的事情,可是她不会。

因为她不甘。

不甘心,自己努力了这么久的镜花水月,说崩就崩。

她说,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稳,“莫修远,你别忘了,你现在能够拿下莫家的江山能够掌握现在所有的主导权,都是因为你曾经娶了我,都是因为我你才能发展到如此地步!到现在,你就过河拆桥了是吗?我还真的看透了你莫修远,我曾经帮你的那么多,你现在就是这么对我的!联合着你的前妻,到对付我?!”

莫修远脸色又冷了些,“那是因为,你越界了。”

一句话,堵得南玥椿哑口无言。

胸口有气,就是发泄不出来。

莫修远冷眼睨了她一下,大步走了。

偌大的大厅就剩下她一个人,就像被全世界所否定了一样。

她看着她摔在地上,因为愤怒的情绪而四分五裂的手机。

她真是受够了现在经历的一切。

什么叫她越界了。

他们结婚了,结婚了……夫妻之间该做的事情,夫妻之间该有的情感,她为什么叫越界?!

真正觉得羞耻的人,不应该是你莫修远吗?!

不应该是你,觉得对不起我吗?!

她讽刺的笑了,笑得尤其的恶毒……

到现在,三年多。

真的要撕破脸皮是吧。

真的要什么都不顾是吗?!

人逼到一定境界,也可以肆无忌惮!

……

三天后。

文城。

陆漫漫收拾行李打算回稻香。

从丹尼尔到文城的第一天,陆漫漫就觉得她是真的被那个傲娇的王子,折磨得半死不活,好在第二天,傲娇王子有事儿离开了北夏国,回到了阿拉基,她才终于松了口气。

她送走了丹尼尔之后,在陆家别墅,陪着了他父母整整一天,哪里也不去,甚至手机都不愿开机。

到了今天,她该做的事情都差不多了,所以要回去。

她收拾东西的时候,她母亲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她,老太太别提多难受了。

陆漫漫忍不住安慰,“妈,我又不是不回来了,你别一副生离死别的模样行吗?”

“呸呸呸,说什么瞎话。”何秀雯连忙说着,嘴里还嘀咕着,“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陆漫漫笑了笑,“好啦,你把一诺放下来吧,我们要走了。”

一诺看着自己的外婆。

何秀雯一听说走,眼眶立马就红了。

“妈,你多大一个人了,当着孩子的面哭你都不会不好意思吗?”陆漫漫提醒。

何秀雯硬生生的将眼泪逼了回去,“你告诉妈,你好久再带着一诺回来。”

“你都问我多少遍了。我说了,我会很快带她回来的,我这次去是去处理稻香的一些事情,而后会考虑,定居在文城。”

“你别骗妈。妈一把岁数了,经不住你打击。”

“我什么时候骗你了?”陆漫漫真觉得那句“老还小”很形象。

她现在哄她妈妈,就跟在哄一诺一样。

何秀雯听陆漫漫这么说,才稍微相信了一些,又说道,“我送你和一诺去机场。”

“妈。你去了机场还不哭得昏天暗地的,你让我爸整儿老头子稍微清闲点行吗?我爸一把岁数了也经不住着折腾,你就在家里就行了,司机送我们走。”陆漫漫想都想象得到,她母亲到了机场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会是都么惨烈的一幅画面,她觉得就是想象都不忍目睹。

“妈是真舍不得你们。”何秀雯煽情。

“我知道的,我真记心上了。”陆漫漫再次肯定。

何秀雯却又把一诺抱紧了些。

“一诺,下来了。”陆漫漫看着何秀雯的模样,叫着她。

一诺搂着何秀雯的脖子,亲了亲她的脸颊,非常响亮的一个“啵”,她说,“外婆我也会记心上的。”

何秀雯突然被莫一诺逗笑了。

她舍不得的亲了亲一诺,放了下来。

陆漫漫牵着一诺的手,提着行李出门。

她爸其实也舍不得她们的离开,只是没有何女士表现得那么明显,他只说,“路上小心点,到了记得打个电话报平安,别让你妈一直惦记。”

“好。”陆漫漫点头,让小一诺给两老做再见。

两老就这么有些感伤的看着她们离开。

其实陆漫漫也有些情绪,亲情这种有着血缘的东西,给内心深处的抨击,真的和一般的感情不同。

她也想过多陪他们一段时间,但仔细一想,倒不如现在先去稻香处理自己的事情,也能早点回来陪他们。

所谓长痛不如短痛。

她拉着一诺走进小车,往机场走去。

一诺看着越渐远离的陆家别墅,还是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妈妈,我舍不得外公外婆。”

陆漫漫将一诺抱在怀抱里,“我们回了稻城,过段时间就回到这里来。”

“真的吗?”

“嗯,真的。”

“妈妈,可是我还是好舍不得外婆……”莫一诺哭得撕心裂肺的。

陆漫漫只是一直安慰着她哄着她。

她不能给她父爱,但是她真的觉得不应该剥夺了她的其他亲情血缘,她越发的觉得,让自己回到文城,让自己回来重新如以前那样正常生活,很有必要。

一诺哭了一会儿哭累了,也不哭了,就这么跟着陆漫漫一起过安检,然后坐着飞机回到了青宁市。

来接机的是林初辰。

林初辰站在那里,远远的就在给他们招手。

莫一诺看到林初辰,立马就大步的跑了过去,一下扑进了林初辰蹲下的怀抱里,林初辰将她举动高高的抱了起来。

“林叔叔,我好想你。”莫一诺搂抱着林初辰的脖子,很兴奋的说道。

陆漫漫嘴角笑了笑。

莫一诺是真的嘴甜的腻人。

林初辰大概都被感动了,一直回答道,“叔叔也是很想很想你。”

陆漫漫走到林初辰的身边。

林初辰看着她。

两个人……无言一笑。

林初辰伸手去帮她拉行李。

“不用了,你还抱着一诺。”陆漫漫笑着说,“而且也没什么东西,不重。”

林初辰也不强求,点着头抱着一诺出机场。

林初辰开了小车过来。

虽然左腿不方便,但不影响自动挡的驾驶。

他先把一诺放在地上,然后去拿过陆漫漫的行李放在后备箱,看陆漫漫和一诺坐进车内才会到驾驶室,开车往稻城去。

莫一诺刚开始还有些兴奋。

尽管最开始舍不得何秀雯,一下飞机,就似乎因为熟悉的城市而变的话唠了起来,不过孩子终究是孩子,坐了这么久的飞机,终究抵不过困意躺在后座睡着了。

陆漫漫给一诺换了一个姿势,让她睡得稍微舒服了些。

林初辰透过后视镜看着她们的模样。

尽管他一直没有说过任何一句他其实很期待陆漫漫和一诺的回来,此刻看到他们就近在眼前,多少还是有些情绪波动。

他说,“漫漫,这次回来后,还会走吗?”

“嗯。”陆漫漫点头。

林初辰那一刻其实是有些……受打击。

他只是抿唇一笑,“也是,你不应该屈就了。我在电视上和新闻上都看到了S&King的发布会,你的出现真的是亮瞎了眼睛,有几天,几乎全民都在热搜你,你知道你蝉联多少天的热搜第一嘛?完全是让明星对你羡慕嫉妒恨!”

陆漫漫笑着,听着林初辰似乎是在故意让气氛不会尴尬。

她看着他认真开车的模样,“初辰,你愿意陪我一起回文城吗?”

林初辰握着方向盘的手分明顿了一下。

车子还稍微有些晃动。

陆漫漫惊吓着,心想果真不应该在他开车的时候说这么劲爆的话题。

“你是让我和你一起离开吗?”林初辰问她。

“嗯。”陆漫漫点头,“这次回到文城,去了帝都,经历很多。然后也想通了很多事情,可是现在你在开车我先不告诉你,你就做好心理准备就行了。”

“你这是让我一分钟都淡定不了。”林初辰玩笑道。

“但你得淡定,毕竟你现在在开车。”陆漫漫很认真的提醒。

林初辰忍不住大笑,“我不拿生命开玩笑。”

不拿你的生命开玩笑。

几年前用手枪指着她身体的事情,到现在都后悔莫及!

车子平稳的从高速度下道,然后回到了稻城陆漫漫的家。

一诺谁得很沉。

林初辰就一直抱着她。

陆漫漫拖着行李跟在他们身边。

其实有时候,自己追求的那么多,也不低,浮华过后,那一丝平静和安心。

他们回到她的房子。

她走的时候把钥匙给了林初辰。

她想她这种举动果然是对的,房间这么干净,一丝灰尘都没有,她完全可以想象,林初辰在得知她们要回来后,又多仔细的给他们打理了房间。

林初辰将一诺放在了床上。

陆漫漫其实也有些累,坐在沙发上,不想动。

林初辰直接走进了厨房。

陆漫漫转头看了他一眼,看着厨房中林初辰大概今天一早就买了菜,就等着他们回来,然后做给他们吃。

林初辰的温暖,让她真的有些感动,还有些……愧疚。

她起身,走向厨房。

林初辰转头看了她一眼,“你去沙发上休息吧,时间还早,我一个人慢慢做就行了。”

“初辰,你干嘛对我这么好?”她靠在厨房的滑门上,问他。

林初辰一顿。

是没想到陆漫漫会突然这么直接的说这种话。

他脸莫名有些微红,他说,“就是觉得应该对你和一诺好。”

“你也不欠我们什么。”

“我辜负了你曾经对我的信任。”

“那是因为你的工作需要,我从不觉得那是一件不能让人接受的事情。”陆漫漫说得直白,“何况,最后也没有发生什么。”

“还好没有发生。否则大概会后悔一辈子。”林初辰笑着说道。

“我现在问你的是,你为什么要对我一诺好?”陆漫漫突然有些不悦,“你干嘛转移我的话题。”

“……”他什么时候转移了。

“就不能好好回答我吗?”陆漫漫咄咄相逼。

林初辰在摘豆角的手,顿了一下,他说,“因为我很喜欢你。”

因为我很喜欢你。

陆漫漫就这么直直的看着林初辰。

看着他有些微红的脸色。

看着他在故作冷静,他似乎也感觉到了陆漫漫的情绪,又说道,“单方面的,你不用回应。也不要有任何负担……”

“为什么就对自己这么不自信。万一,我突然也想嫁你了呢?”陆漫漫一阵一阵一句。

嫁你了呢?!

嫁!

林初辰整个人一下就僵硬了。

他一脸愣怔的看着陆漫漫,似乎是不相信自己耳边听到的一切。

“我承认,我现在或许还没有你那么喜欢,但绝对没有不喜欢。当然,我也不知道以后我会不会更加喜欢,但我却很感动你能够给我带来的安定。”陆漫漫看着他的脸色,看着他又说道,“所以我想了一下,要不我们结婚吧。”

要不我们结婚吧!

林初辰大概觉得自己这一辈子,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动听这么让他感动的一句话了。

他甚至不知道怎么回应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自己心里的情绪,他喉咙微动,好多话想说但就是好多话都说不出口。

他一度就这么不眨眼睛的看着陆漫漫。

看得陆漫漫有些尴尬。

陆漫漫有些不开心了,她都说道这个地步了,面前这个男人,居然没有半点回应。

她不爽道,“林初辰你是不同意了?”

“同意!”林初辰立刻说道。声音分明还很急。

陆漫漫笑得很开怀。

“我做梦都想不到,你会向我求婚。”林初辰发誓。

“……”原来她在求婚?!

“我不在乎你现在对我有多喜欢,只要你需要只要你觉得我有那个资格在你身边,我就会一直陪着你。漫漫,我没想到幸福会来的这么快,我甚至在想也许这次你去了文城你去了帝都,你身边很多事情又开始在发酵又开始在发生变化所以你会改变,甚至刚刚在高速路上听到你毫不犹豫的说要再次回去文城的时候,我心口其实是有些发疼……我不知道,你会给我说这些话。”林初辰有些激动,激动到,有些语无伦次。

而他这么有些羞涩有些无措的表现,也真的让陆漫漫觉得自己,选择他是没错的。

她说,“林初辰,在嫁给你之前,我还得提醒你些事情。”

“工资全交家务全包。”林初辰连忙回答。

“噗。”陆漫漫忍不住大笑,“你是参加稻城街坊邻居的婚宴太多了吧。”

林初辰有些脸红。

“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我结过婚了,你要是娶我,就是娶了一个二婚女。”

“我不会在乎。”

“甚至还有了一个小拖油瓶。”

“我真心喜欢这个小拖油瓶有一天可以名正言顺的叫我爸爸。”林初辰一字一句。

总是很容易被他的认真和真诚所感动。

陆漫漫又说道,“综上,我就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了。”

“我也不是。”林初辰直白。

“你不是?!”陆漫漫惊呼。

“让你失望了。”林初辰有些懊恼,“要是我知道有生之年能够碰到你,我一定为你守身如玉。”

“……”她不是失望,她一直以为林初辰这种男人,就应该像曾经的秦傲那样,老处男一个。

秦傲……

陆漫漫情绪多少有些波动。

很长一段时间,这个男人都在她的脑海里,萦绕不断。

当时为她死了。

尽管他的忠诚其实不是对她,但最后也是因为她死了,还有阿离。

她不想再去回忆曾经那些事情既然已经决定,翻页重新开始。

“那是我在特种兵的时候,组织安排的。”林初辰以为陆漫漫的沉默是因为很在意,连忙解释道,“每个人都安排了,组织是怕我们一直没有接触过女性所以会因为身体反应而让任务失败,曾经有过例子的,因为一个特种兵好奇甚至是沉迷这种身体反应之中,所以误了大事儿,而我们平时的训练紧,平时任务执行几乎是没有私人时间,且特种兵期间是不允许谈恋爱的,特别是我曾经加入的飞鹰团队。后来,因为发生了事情,组织就会根据我们的自身任务请款给我们安排。那个时候大家都是这样,我也……这样过。”

“可是秦傲……”陆漫漫看着他。

“那是因为他离开的时候,组织还没出事儿。”林初辰说。

“哦。”陆漫漫点头。

“我……”

“没什么。”陆漫漫笑着说,“谁愿意去计较曾经的事情,何况我挺喜欢唐夭夭的一句话。”

“唐夭夭?”

“一个大明星。”陆漫漫解释,“她上次上了古歆的一个节目说,如果没办法把第一个留给未来的另一半,就用技巧去换。”

“……”林初辰脸又红了,他有些尴尬的说道,“我怕让你失望。”

“还有我在。”陆漫漫嘴角一勾。

林初辰脸红的更明显了,“我们现在就需要,谈这么深入的话题吗?”

陆漫漫也有些脸红了。

她说,“嗯,不需要。”

“那我还是做饭了。”

“我帮你。”

“你去休息吧,至少让我也多表现一下。万一技巧不够,还能用劳力偿……”

陆漫漫忍住笑。

然后退出了厨房。

和林初辰结婚的事情,她其实从那晚上和莫修远发生关系后,就有了这种觉悟。

她当时因为没有觉得一定会和林初辰在一起,所以才会用了有些极端的方式去靠近莫修远,然后用得到的东西去威胁南玥椿,甚至威胁莫修远,她当时想法很简单,只是想要彻底的让这个男人从自己世界里消失,所以她做了……其实她认知的道德世界里接受不了的事情,而那晚上发生的一切,如果她推开莫修远,她觉得莫修远不会用强。

做之前,她只觉得对不起自己。

做了之后,她觉得对不起林初辰。

她果然偶尔还是会情绪失控,在面对莫修远的时候,果然是会有那么一份不够理智。

但做了就做了。

该得到的东西都得到了,她也不想去后悔。

也没有必要后悔。

而她刚刚给林初辰说了那么多,最终没有告诉她在文城发生的事情,在文城她和莫修远一起过夜的事情,她知道林初辰理智上会接受,因为她这么做确实有她的目的,且,在这之前,他们确实没有任何关系!

但每个人有自己自私的情绪,她觉得偶尔善意的谎言,真的是很有必要。

她回头又看了看厨房中那个男人,拿起电话,起身走向了外阳台。

她不是一个很喜欢把自己的东西分享给别人的人,但有时候她会控制不住的,给古歆打电话。

掐指一算,古歆这妞去那个边角地带,也有十多天了吧!

居然可以待这么长时间,可想古歆也真的是,费尽心思了。

人大概都会学着成长。

古歆的成长,其实是有些惊人的。

她拨通电话,好久对方才接过来,“漫漫。”

“你声音怎么了?”

“没什么,这段时间有点小感冒,所以喉咙不好。”古歆说道。

“怎么就感冒了?”陆漫漫有些担心。

“就是我晚上睡觉打被子呗。”古歆无所谓的说道,又问道,“你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我……可能要结婚了。”

“什么?”分明声音都嘶哑了,此刻还大叫,“和谁结婚,和谁结婚,你和谁结婚?!”

“你冷静点。”

“我冷静不了,我特么的冷静不了,你怎么就突然又要结婚了。”

又要。

陆漫漫真不喜欢古歆的形容词,她结婚的次数还没她多呢!

“和林初辰。”陆漫漫一字一句。

“他终于攻克你了。”

“是我突然想明白了。”陆漫漫笑着,嘴角真的泛着幸福的味道,“我很喜欢林初辰给的感觉,这种感觉很有家的味道。”

“你爱他吗?”

“现在不好说。”

“你不爱了?”古歆笃定。

反正在她的爱情观里面,要么爱要么不爱,没有暧昧。

“我很喜欢他。”陆漫漫找了一个喜欢来代替。

“反正就是不爱了。”古歆再次肯定。

陆漫漫也不想反驳。

古歆的世界会觉得婚姻一定要爱得天崩地裂,要不让当初了翟安的结婚才不会搞得这么的悲剧。

但是她不一样。

经历了两段撕心裂肺的感情之后,爱情就不再是她对婚姻的衡量标准了。

而且或许有一天,喜欢就变成爱了。

“你真的决定不要莫修远了吗?”古歆问她。

“想多了吧,我和他就没有关系了。”陆漫漫不喜欢别人老是把她和莫修远的名字重合在一起。

“我以为你这么多年的单身,带着一诺小宝贝是……”

“是我在自我反省,怎么就能遇到那么多渣男。”

“好吧。”古歆也不多说,“我就是告诉你一声,其实莫修远就在我身边。”

“……”陆漫漫不会表现她的激动,但是这一刻,是真的有些傻逼了。

莫修远怎么会在古歆的旁边。

那她感刚刚给古歆说的那么多……

“放心吧,他没听到,我一看是你的电话,故意退避了三尺。”古歆直言道,“你要我转达给他吗?”

“不。”

“看吧,我就知道你还在乎。”

“不是在乎,而是怕他使坏。反正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给你说了你也不会懂。”

“是,我最笨了。”古歆有些不开心。

“但是为什么莫修远会在你身边,你现在在哪里?”

“发生了点小事情,他就过来了。回来再给你详说吧,我是怕你被姐的英勇事迹所感动,姐姐不是这么炫耀的人。”古歆故弄玄虚的说道。

“古歆……”陆漫漫更加想要知道了。

第一次觉得这女人也学会了吊人胃口。

“我先回文城,回去了之后,会过来专程找你的,顺便看看你的未婚夫。”

未婚夫……

古歆的接受能力真的很强!

“那我不说了,还有点事情要处理,我大概今天晚一点的飞机回到文城,有空明后天就过来。”

“好吧。”

陆漫漫说完,那边就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想来也应该不会是大事儿。

如果是大事儿,古歆这妞也真的淡定不了。

她收起电话转身回到客厅。

林初辰已经开始炒菜了。

她看着他认真的模样,想着这辈子,其实就这样就好。

……

山城。

一个不太大的派出所门口。

警察队伍很多,目送着他们。

古歆接完电话,转头看着站在小车边上等她的莫修远。

其实她还是挺有虚荣心的,让一国统帅亲自来接她,亲自送她回去,她也觉得倍有面子。

她放下电话,走过去。

莫修远甚至还给她开了车门。

她真应该拍下来,发朋友圈。

但想着莫修远虽说是一国统帅,但就是一渣男,然后就算了。

她坐在后座,莫修远坐在她的旁边。

司机缓缓将车子开了出去,离开了派出所。

“你背怎么样?”莫修远问她。

古歆一直正襟危坐,不敢靠在后座的靠背上,

“还好。”

莫修远的点了点头。

关心话,就是这么少。

算了,反正她对这个男人也没什么期待,这么一副扑克脸,她也没兴趣搭理。

倒是。

她突然想起陆漫漫给她说,她要结婚的事情。

她不知道莫修远知道了,会不会让他冷漠的脸上有丝变动,她突然开口,“刚刚陆漫漫给我打电话了。”

“嗯。”表情很淡定。

“她说……”古歆故意拉长尾音。

莫修远还是无动于衷。

古歆觉得陆漫漫没有再给莫修远机会是正确的。

这男人太冷了。

太冷了。

她转头,将视线放在了车窗外,“我什么都不会给你说的。”

莫修远似乎是抿了抿唇。

车内陷入了安静,一直到达了山城机场。

莫修远用专机送她回到了文城。

她其实真的都没有想到,自己就去了山城这么久,自己就离开了文城这么长时间。

而翟安……

不知道想她没有。

身体想没有。

这么久。

她除了第一天知道漫漫回到文城后给翟安打了电话,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

寻思一想。

翟安每次联系她的时候,都是因为身体需求。

好吧,她还是不多想了,免得给自己心里添堵。

到了文成下了飞机。

莫修远吩咐人送她回去,自己坐着飞机回帝都了。

古歆看着莫修远在这么多人的拥簇下离开。

她其实很想问。

他现在站在了权利的顶端,现在拥有了他们莫家的江山,真的很爽吗?!

------题外话------

亲们别说二更了。

再说二更,宅就死给你看!

好啦。

宅的洪荒之力目前告一段落。

每天的9点更新还是不见不散。

宅很满足你们的支持。

昨天意外的收到了这么多的月票,石头花花,宅真的有些受宠若惊,然后感动满满。

宅会再接再厉的。

文文的完结时间会在本年度新历之内,番外完结会在旧历之前。

所以……其实掐指一算,时间也不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