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女为悦己者容/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城。

古歆坐在小车后座,背挺得笔直。

她看着文城的街道,熟悉的一幕又一幕,在自己眼前闪逝。

在山城经历的那么多让她开始对自己的人生又有了另外的感悟,总觉得自己上半辈子活得有些,太过浪费。

她低头,看着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看着“翟安”的字眼在自己手机上,跳跃。

今天其实是周六。

她深呼吸接通,“翟安。”

“你在哪里?”

“我在回家的路上,到文城了。”

“先到我这边来。”

“哦。”

古歆挂断了电话。

心情其实不太兴奋得起来。

尽管她其实盼了这个电话很久了。

她依然冷冷淡淡的看着窗外,然后车子一路到达了翟安的小区。

她下车,进电梯,然后按下密码。

门打开。

她换了一鞋子进去。

翟安穿着一身家居服坐在干净的家里面,他回头看了一眼古歆,看着她出现在他的面前,其实脸色有些憔悴。

“刚刚我表哥给我打电话了。”翟安说。

“是吗?”古歆笑了起来,“他有没有给你说我特别英勇的事件。”

“他没说,只说你平安回到文城了。”翟安直白。

古歆瘪嘴。

她就知道莫修远这货,一点都不会说话。

“你……”翟安看着她正欲开口。

古歆直接开口道,“我去洗个澡。”

翟安蹙了蹙眉。

然后点了点头。

古歆从自己行李箱里面翻了一条干净的内裤,然后跑进了翟安卧室的浴室里面。

她开水,然后将衣服脱了下来。

后背隐隐作疼。

她勉强在自己没有尖叫的情况下,将自己简单清晰了一下,以最快的速度。

洗完澡穿上浴袍。

她走出去,看着翟安坐在卧室的床头。

“想了吗?”古歆笑得好看。

翟安抬头看着她。

“我走了有半个月了吧。”古歆算着时间,然后爬上了他的床,趴在他拱起的两腿之间,脸靠近他的脸颊,非常明显的勾引道,“是不是想我了?”

翟安直视着她的脸,看着她嘴角那一抹如妖精一般的妩媚笑容。

古歆其实很怕听到翟安说什么不想。

毕竟男人有时候有些装逼。

她闭上眼睛,直接就凑了过去,唇瓣轻咬着他的嘴唇。

总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喜欢亲他,亲他亲到彼此气喘吁吁,轻到他身体反应明显,那个时候就会特别特别的有成就感。

而她的唇,也成功的将他的话,堵了回去。

她就感觉到她很认真的很有技巧的唇舌,在他的口舌中缠绵悱恻,他身体的反应总是会在她如此认真如此妖娆的勾引下,沦陷……

不知道从几何开始。

他们就变成了这样。

变得一见面就是上床。

一见面,就是疯狂的上床。

很多时候,都不是一次就能够满足。

因为总觉得,很久才会做一次,所以,那一次已经会做到极致。

第一次她在上。

第二次他会将她压在身下。

然后……

那一刻的翟安突然怔住了。

古歆很久都没有感觉到翟安,她有些诧异的回头,回头就看到翟安,有些隐忍的眼神,直直的看着她光裸的后背。

“怎么了?”古歆问他。

翟安喉咙一直在动,眼神好久才从她的后背上转移,她甚至都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明显已经松懈了下去,她轻轻的咬着唇,嘴角勉强让自己再笑了笑,“怎么了翟安?”

翟安从她的身上起来,“你去照照镜子。”

古歆就看到翟安突然的离开,看着他突然离开了她的身上,身体已经毫无反应。

她连忙从床上起来,赤脚跑进了浴室里面。

她从山城回来,只知道后背很痛,转身都会痛,所以她也难得搭理了,想着可能就肿了点,过两天就好,她不知道当自己用力,忍着痛用力的转身看着后背的时候,整个人都懵逼了。

后背上全部都是青肿一片,感觉就像是被人虐待到要死的模样,她连自己都被吓到了,更何况,翟安。

简直丑得不堪入目。

她又从浴室里面取出了翟安的那件大浴袍,裹在自己身上。

她走出去,看着翟安坐在我是的沙发上,整个人很沉默。

这样的沉默,让古歆其实有些不知所措。

翟安话本来就不多,但给人的感觉不冷,当然除了在大会上义正言辞骂她的时候,平时,私底下,其实很多人都说翟安是个大暖男,而现在,这个暖男分明有些不能靠近。

她其实很多时候都觉得翟安不好靠近,很多时候都觉得,某一个转身,翟安就不在了。

她记不得是好久的时候,大概是才和翟安保持这种关系的第一年,她晚上做了一个梦,梦里面自己突然就死了,她忘了是怎么死的,反正就死了,而她死了之后,翟安就和另外的女人结婚了,他还和那个女人生了一个儿子……

当时是真的被惊醒的,觉得那个梦历历在目,她真的不知道当自己面临翟安和另外一个女人朝夕相处浓情甜蜜的时候自己会怎么样,她甚至不知道翟安和另外的女人如果真的有了孩子后,她会怎么样?!

而那个梦,让她真实得仿若就真的发生过一般。

她第一次在那么深的夜晚,哭得泪流满面,痛心疾首。

所以从那以后,她总是患得患失。

她那个梦有一天就成为了现实,所以她总是小心翼翼的靠近翟安,不敢越界也不敢离开,她其实爱得很卑微,只是……不敢表露,她怕翟安一个心软就让他们这段关系结束,所以她总是表现的没心没肺。

越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越发的觉得,他们的关系,越来越短。

他们能够维持的关系越来越不稳定。

翟安很爱他的母亲,而他母亲这段时间一直蠢蠢欲动,相亲了几年都没有成果她母亲要是真的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翟安就真的会听从了她母亲的安排……

所以,她真的一直在,患得患失。

她抿着唇,看着面前一言不发的翟安,心里面情绪很多,表现在脸上的就会那么一脸无所谓,她说,“哎,我也不知道原来我后背这么丑,要知道我就不让你压我身下了,你不也挺喜欢女上位的嘛。”

翟安就这么一直看着她。

看着她笑得没心没肺的样子。

“不痛吗?”他问她,声音很低很沉。

“不太痛。要真的很痛,我早就叫天叫地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小就怕痛,一点小病吃颗药都会矫情好长一段时间。”古歆笑着说,“那……要是今天没什么兴趣了,我要不就先回去了,我挺困的。”

不想彼此太过尴尬,也不知道自己能多说什么。

有时候逃避是对自己最好的方式。

至少很多真相不会来得那么突然。

“你去把衣服换了。”翟安说。

“嗯。”古歆点头。

她走路走得大大咧咧,真的看不出来她身体有多少异样。

她从自己的行李箱里面翻了一套衣服,然后去了翟安的衣帽间换,换衣服的时候,还非常心机的给自己简单上了一个妆。

她实在觉得自己脸色不太好。

弄好了一切。

古歆走出衣帽间,就看到翟安也换上了外出服。

她蹙眉。

翟安也这么看到了古歆,看着她的穿着,看着她脸上的妆,沉默了一秒才说道,“我送你。”

“哦。”古歆点头。

其实有些受宠若惊。

两个人出门。

翟安接过古歆的行李箱。

他看着古歆穿着一双细高跟鞋,和她紧绷的衣服还有修身的风衣很配,显得人高挑而性感……

两个人从入户电梯一直下楼,到了停车场。

翟安将古歆的行李放在后备箱,看着古歆打开副驾驶的门,准备进去。

“你坐后座。”翟安直白的开口。

古歆觉得自己那一刻真特么尴尬啊尴尬。

但姐也是经历过大风大雨的人,怎么可能因为这么点小事情就弄得这么的不知所措,她笑了笑,非常自若的退到后座坐了进去。

翟安回到驾驶室,开车离开。

两个人这样的距离,导致也没有什么话好说的样子。

翟安开车开得很认真,做任何事情好像都很认真,不像她,总是毛毛躁躁的,然后做事情也总是会半途而废。

车子一直摇曳在文城街道上。

其实古歆真的有些困。

这段时间在山城真的是忙的昏天暗地,一天真正睡觉休息的时间也不超过6个小时,然后还一天超强度的工作,这两天又经历了些不太好的事情,后背又痛,在飞机上在车上根本就没办法好好睡觉,她真想给翟安说一声,稍微开快点行吗?她都睁不开眼睛了。

在古歆昏昏欲睡的恍惚中,车子停了下来。

她连忙打起精神推开车门下车。

一下车就懵逼了。

这不是她家啊!

他带她来医院做什么?!

她真的是欲哭无泪,她现在最想做的是,睡觉啊睡觉!

谁稀罕来着破医院。

可她龟毛,不敢反抗。

就这么任由翟安带着,走进了外科。

翟安帮她找了个女医生,然后她就躺在了一张病床上,后背的衣服被全部卷了上去,翟安在门外等候。

“我帮你上点药,有点痛你忍着点。”女医生说道。

古歆点头。

想着也或许能忍受。

但是当女医生用非常粗鲁的手法在她悲伤蹂躏的时候,她特么的真的痛得要杀人。

她忍了两下,忍不下去了,她说,“你停一下,停一下。”

有些胖胖的女医生看着她。

“帮我把门关紧点,我看着好像有门缝。”

女医生无语的说道,“这是VIP区,每一个病房都是独立的,没有人会过来,你不会曝光的。”

“你不懂,赶紧帮我关过来。”

女医生还是起身去把门关上。

古歆还嘱咐了句,“上锁。”

女医生照办,然后回到她身边,“古小姐还需要什么不?”

“不用了。”古歆深呼吸,“你开始吧。”

女医生又重新在她后背上药,顺便帮她按摩让血液流动,以便好的更迅速。

她没想到,当她的手刚碰到古歆的后背时,那个刚刚分明还一声不吭她还多少有些佩服的女人,就疯了一般的尖叫了,“啊,妈啊,痛死了,啊……痛死了……”

女医生吓了一跳。

特么的这是有分裂症吗?!

“有那么痛吗?”医生问她。

“痛死了痛死了,你轻点行吗?”古歆怒吼。

“这是最好的方法,如果你不想十天半个月都褪不去的话,我也可以随便帮你上点药。”

古歆真的是想一头撞死了算了,“那你弄吧。”

“那我用力了,你别叫了。”女医生似乎有利阴影。

“嗯。”

女医生用手推了推。

古歆整个人一下又崩溃了,根本是没办法控制的疯狂尖叫,“痛,痛……呜,我的妈妈啊……痛啊痛死人了……”

女医生听习惯了,也不软手了,就一直在古歆的后背上疯狂搓揉。

古歆真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么悲惨过。

这种疼痛比她当时承受的痛似乎又要深了些,至少当时害怕比较多,疼痛感就不那么明显了。

而此刻的病房门外。

翟安就这么默默的听到古歆的叫声,震荡在整个安静的医院。

他抿紧了唇,连拳头也不自觉的捏着,耳边就一直听到古歆尖叫的声音,此起彼伏。

过了大概是十多分钟。

古歆终于不叫了。

他听到她和医生对话。

古歆说,“你先别开门。”

“又怎么了?”女医生似乎是被她搞崩溃了。

“等我一会儿,帮我把衣服穿好。”

“古小姐我建议你不要穿这么紧身的衣服,更不要穿文胸。”

“你不懂,过来帮帮我。”古歆咬牙的说道。

女医生似乎是无语的过去帮她穿着。

就听到她冷抽了几声抱怨了句,“你就不能轻点吗?这么重,你男人能受得了吗?”

“我单身。”女医生不爽。

古歆抿了抿唇,“下次帮你介绍一个。”

“我习惯单身。”女医生赌气。

古歆也不再多说了。

估计是觉得自己碰了人家的软骨。

毕竟女医生怎么看也有30好几了吧。

“哎呀,都叫你别开门了。”古歆又叫着她。

“古小姐,你到底要怎么样?衣服都穿好了。”女医生明显别她弄得不耐烦。

“等我补个妆。”

“……”女医生真的无语了。

“你知道你为什么找不到男人了吗?”古歆一边补妆一边说道,“因为你太不注意自己形象了。”

“我平时不上班也化妆。”女医生反驳。

“女人睡觉的时候不用化妆,其他时候都得化。男人喜欢女人精致一些,你别相信那些说什么喜欢清纯素颜美女的,那都是他们臆想出来的,真正看你一脸雀斑皮肤惨淡的模样,分分钟就不要你了。”古歆一副说教的模样,对着女医生又说道,“不过我也是能够理解你为什么不化妆的,毕竟女人嘛,都是悦己者容!等你找了男朋友,就会好好打扮自己了!”

女医生才不想听她的胡言乱语。

古歆用化妆镜看了看自己的模样,然后让自己恢复了些精神,从床上下来。

“好啦,可以开门了。”

女医生把房门打开。

古歆一脸神清气爽的走了出去。

翟安从走廊的椅子上站起来。

古歆说,“好啦,上药了,医生说几天就好。是不是?”

古歆问女医生。

女医生点了点头,“隔两天再过来做一次。”

古歆听到这种话,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颤颤的笑了笑,“好,反正也不怎么痛。”

女医生受不了的笑了一下。

古歆才难得搭理胖医生,她对着翟安说,“走吧。”

翟安看着她笑容满面的脸,和她一起并肩离开。

离开了没两步。

后面的女医生突然开口说道,“古小姐,我忘了提醒了你,这个病房一点都不隔音。”

古歆身体明显僵硬了。

女医生总觉得自己好像报仇了,心情很好。

古歆觉得自己此刻可以钻地洞了。

所以她刚刚在里面鬼哭狼嚎,刚刚自己在里面要死要活还给女医生传授什么化妆,还说什么女为悦己者容的话,翟安都听到了。

她脸一下爆红。

红得连脖子都有了变化。

翟安似乎注意到她的模样,抿着唇也没有开口说话。

古歆低着头,跟着翟安坐进他的小车后座。

翟安开车离开。

古歆就看着他无比严肃的侧脸。

真觉得自己今天丢面子丢大了。

她怎么老是出糗啊!

让她一头撞死算了。

整个坐在翟安车上的过程中,古歆一直处于低气压状态,她脸一阵红一阵白,最后干脆两眼一闭,睡觉了。

说来奇怪,刚刚在床上被那个胖医生弄得要痛死了那么厉害,现在还真的不那么疼了,也就真的在自己精疲力尽之后,趴在后座,睡了过去。

翟安开车开得很稳,他看了一眼后视镜,就看着古歆靠在后座睡着了,脸上分明是疲倦过头的模样,但就是在睁开双眼那会儿会精神百倍,这样一个女人……这样一个真的不太会对自己好的女人。

他将车子停靠在路边,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轻轻的搭在了她的身上,然后才开车,开得很慢。

古歆觉得自己睡得真的很爽。

她简直是困死了。

她翻了翻身。

感觉触感好像不太对。

她闭着眼睛,用手摸了摸。

这是床吗?!

她不是应该在车上!

她猛地睁开眼睛,真的看着自己躺在了一张大床上。

这什么情况?!

她就说她为什么会觉得好像睡了很久的样子,从医院到她家应该不需要太长时间吧。

但这一觉分明睡得,很饱。

她揉着有些乱糟糟的头发,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还不是她的房间,这是翟安的房间。

所以她从医院回来,又回到这里了!

现在几点了?!

看窗外,天都黑了。

她到底睡了几个小时了啊。

她起身。

起身,发现自己衣服也都换了。

衣服就穿了一件松散薄薄的男士睡衣,里面还什么都没穿,下身也就穿了一条小内裤。

是翟安帮她脱的?!

为什么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

她突然想起漫漫以前说她,说她睡着后,就是把她拿去卖了她也不会醒。

现在她醒了。

她伸了伸懒腰。

“啊!”她轻叫了一声。

手抬起来,后背还是有点痛。

她赶紧放下来,掀开被子准备起床。

房门突然被推开。

她转头看着翟安。

翟安也看着她,看着她醒了,说道,“洗个脸出来吃饭。”

“哦。”古歆点头。

所以翟安还给做饭了?!

翟安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又停了一下说道,“不用化妆了,我不觉得你素颜很丑。”

“……”让她撞墙死了算了。

所以她在病房里面的所有话,翟安果真是听到了。

她看着翟安离开。

好久才硬着头皮起床,去浴室洗脸。

浴室中自己已经是素颜了,所以她睡觉的时候,翟安就已经给她卸妆了吗?!

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只是恍惚中好像做了些梦,现在也记不得做了什么了。

她快速的洗了洗,让自己又精神了些。

走出浴室,跑到翟安的衣帽间去找了一条翟安的睡裤,还是有带子的这种,否则穿在她身上也会掉,裤子很长,她卷了好几卷,才勉强不让裤子拖地。

她打开房门出去。

就闻到了一股特别香的味道。

她捂着子的肚子。

果真是饿了。

果真是饿死了爆宝宝了。

她快速的走过去,看着饭桌上三菜一汤,然后还摆放着两碗白米饭。

她看着翟安坐下了,自己也屁颠屁颠的坐下了。

真的是饿死了。

她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吃得还有些猛。

这个时候不注意自己形象了?!

翟安看着她,也没提醒她此刻很粗鲁。

古歆本来也不是那么注意细节的人,在饥饿面前,谁都会选择先填饱自己肚子吧。

她吃了一碗,自己又添了一碗。

其实翟安做的饭菜也不是特别好吃,但今天就是觉得额外的香。

她吃得很撑,还打了一个非常不文明的嗝。

她有些尴尬的看着翟安。

翟安很优雅的一口一口慢条斯理的吃着晚饭。

古歆其实真挺喜欢翟安的手指的,修长,骨节分明,皮肤白皙,还很干净。

有时候用他手摸着她全身,摸着她敏感点的地方,她真的很有感觉,很有感觉……

她觉得自己有些想远了,很严肃的说道,“吃完了我来洗碗吧。”

“不用了。”翟安直接拒绝。

“你做饭我洗碗,否则我会不好意思。”

“我只是不想家里面为数不多的餐具被你折腾得,所剩无几。”翟安直白。

古歆嘟嘴。

她没有这么笨好不好。

“吃完了就在房间里面走动一下,否则容易堆积脂肪。”翟安提醒。

古歆似乎突然才反应过来。

她刚刚真的吃了两大碗。

两大碗,得长多少肉起来啊,特别是晚餐,特别是现在都快9点了。

她猛地从位置上起来,然后一边嘀咕一边不停地在房间走过来走过去,走过来走过去……

翟安也习惯了古歆偶尔抽风的模样。

他吃过晚饭后,就收拾碗筷去厨房洗碗。

古歆边走边念叨,本来想做点瑜伽动作的,但后背又痛。

下次绝对不能还这么放纵自己了。

这么又走了几圈,似乎是突然听到了什么响声。

貌似是从门口处传来的?!

她有些诧异的往门口走去。

声音确实是从门口传来,古歆一过去就看到温情打开门进来。

然后彼此看到了彼此,就懵逼了。

温情的眼神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古歆,看着她明显里面没穿然后外面穿的他儿子的睡衣。

古歆就知道,就走夜路终究会撞鬼。

这就特么的撞到了。

洗完碗的翟安擦了擦手走向客厅,似乎也感觉到一丝不对劲,他往玄关处走去,然后就看到他母亲和古歆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两个人都没说话,就这么看着彼此。

温情看着自己儿子出现,所以什么都不是误会了。

她都说了多少次了,让他不要靠近古歆,不要靠近古歆。

她这儿子怎么就这么死脑筋。

她就说这么多年她费尽心思找了这么多相亲对象,他一个都看不上!

原来,早就和古歆做着地下活动!

“妈,你怎么知道密码?”翟安开口,打破了僵局。

“妈智商也不低。”温情说,“你就那几个密码,我随便试就出来了。”

古歆心里琢磨。

意思是她智商太低了,因为她怎么都猜不透翟安的密码。

“那你今晚怎么想着过来?也没提前说一声?”翟安笑着说道,看上去并没有太特别尴尬。

“给你提前说了,你还能让我看到这么……”温情故意延长语调,上下打量着古歆,“精彩的一幕。”

翟安抿了抿唇。

古歆也觉得自己被这么逮到了有些尴尬,连忙解释着,“翟夫人你想多了,我和翟安什么都没发生,我就是过来蹭饭吃的。”

“蹭饭需要换衣服吗?”温情问她。

“我不相信把衣服弄湿了。”

“怎么弄湿的?”温情继续问道,丝毫不动声色。

“帮在你洗菜的时候,一不小心就……”古歆真觉得自己不太会说谎。

特别是心虚的时候。

“是翟安故意泼的吧。”温情给她解释。

“你怎么知道?”古歆眼珠子动着,连忙附和,“你知道你家儿子忒不喜欢我了,所以故意泼我,还差点让我感冒!”

温情实在无语,“你当我是3岁小孩那么好糊弄吗?”

“……”她也不想啊。

她特么不是怕你这么大把岁数了接受不过来吗?!

何况,她现在是他们家员工,她总得保住饭碗吧。

“古歆,你去把衣服换了。”翟安突然开口了。

古歆根本就不是他母亲的对手!

“哦。”古歆看着温情一脸的不友好,自认倒霉的转身离开了。

温情看着古歆的背影,看着翟安,“这就是你为什么不成家的原因了?”

“不是。”

“你别骗我了。”

“妈,我的事情,我想自己处理。”翟安直白。

“所以你是打算反抗我了?”

“给我点时间,我需要捋顺我自己的感情。”

“捋顺不捋顺,你最后都会选择古歆。”温情说得直白,“但是妈不会接受她,你自己衡量,要她还是要我!”

丢下一句话,温情也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直接就转身准备离开。

离开的那一瞬间,又突然开口道,“我担心我儿子一个人在外面住吃得不好,所以煲了汤给你,你爱吃不吃。”

有些气呼呼的将保温瓶放在了门口地板上,猛地关上房门,离开了。

古歆换了比较休闲的外出服走了出来。

一出来就看到温情特别愤怒关门的样子。

她跑过去,看着房门看着翟安,“你和你妈吵架了吗?”

“没有。”

“但她看上去好像很生气。”

“嗯。”

那还不是吵架?!

古歆看不懂。

“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去了。”翟安说。

古歆顿了一下。

她其实也没觉得自己能睡在这里的。

她连忙笑了一下,“哦,时间是不早了,那我马上走了。”

翟安就点了点头,弯腰提起那个保温杯,往客厅走去。

古歆也回到客厅,拖着自己的行李出门。

她出去的时候突然想到什么,“明天你会来公司吧?”

“嗯。”

“明天我给你过一下我这段时间在山城的一些拍摄情况。”

“嗯。”

“那我走了,你晚安。”

翟安没有回答。

古歆就拖着行李离开了。

看吧看吧,被温情发现了,他们这种关系,更长不了了!

她就说她第六感超灵验的,麻痹!

------题外话------

惯例,周末万更,但会有二更。

肿么样?!

有没有被补偿到。

另外。

加入宅的QQ群(具体见评论区顶置部分),通过验证进入正版群。

福利下周一会上。

你们都懂的。

群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