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感情的最高境界,求而不得/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城电视台。

一个小型奢华会议室。

古歆带着拍摄组两个工作人员,将拍摄的基本情况给翟安汇报,同时几个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参与会议,共同商量这次拍摄的播报形势及剪切方式。

古歆将这次去山城的拍摄情况说明之后,对着翟安公式化的口吻说道,“翟董事长,这次的拍摄我们大家都没有想到会牵扯到这个地步,只是不知道北夏国官方会不会允许我们把事实还原,还希望你去和官方做进一步的沟通,我们需要删减的内容和有些隐晦的词语是不是不适合出现,方便我们做后续剪切。当然,我昨天晚上也考虑一下,如果官方允许,当时也有地方警察见证了这次事件的情况,到时候我们也可以去拍摄一段视频再以官方的形式播放,这样能够让事实性更强。”

翟安点头,“我会出面亲自沟通和处理。”

“其他,翟董事长还有什么需要指示的吗?”古歆问他。

翟安看着古歆,偶尔又看了看古歆旁边两个拍摄组的工作人员,说,“这次辛苦你们了。”

古歆那一刻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雀跃。

谁知道翟安下一句会不会蹦出什么,责备的话语,所以她绷着,不漏声色。

“我个人也没有料到你们的拍摄会这么深入,经历了这么多危险,还帮助官方破了这么大的案子,统帅亲自来送古总经理回来,也真的引起了一些轰动,为你们的精神,我表示赞许。”

古歆还是看着翟安,不敢轻而易举的有任何反应。

“这样的行为我虽然很赞许,但并不赞同。”翟安表情严肃。

古歆心里琢磨着,还好没有献媚,要不然又尴尬了。

她就知道翟安不会随随便便的认可她。

“以后如果出现这种危险的事情,我希望你们先要通知你们的上级,我不希望到最后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就严重到了这个地步!”翟安一字一句,“还请各位注意。”

“是。”古歆连忙点头。

“其他事情,等我和官方明确了之后再做明确,各位散会。古总你跟我来一下办公室。”翟安吩咐。

其他人陆陆续续离开。

古歆跟在了翟安的身后,走进他的办公室。

两个人坐定之后。

古歆其实有些拘束。

在床上的时候还好,翟安不会谈工作的事情,在公司,翟安就会非常严肃的在她的工作上挑毛病,虽然习惯了,但多少,还是会觉得面子挂不住。

她看着他。

翟安坐在椅子上,也这么看着她,然后说道,“吃药了吗?”

“啊?”

“避孕药?”

“哦,吃了。”古歆连忙点头。

“嗯。”翟安点了点头。

古歆实在看不出来他的情绪。

那一刻,反而自己低了头。

“你自己休息几天,养一下身体。”翟安说,“没有什么特别紧急的事情就不用来上班了。”

“我其实还好……”古歆解释。

“我听得很明白。”翟安一字一句,“你在医院的叫声。”

古歆有些脸红,“是那个胖医生嫉妒我,所以把我往死里面弄,不过今天倒是感觉好了很多。”

“带薪休假?确定不要?”翟安扬眉问她。

“要。当然要。”古歆一脸讨好。

“出去吧。”

“好。”古歆离开。

离开,还礼貌的将他把房门关了过去。

不管怎样,没有指着鼻子骂她就是万幸了。

她回到自己办公室,林巧巧跟随其后,“古总,需要我帮你做什么吗?”

“不用了。刚刚董事长慈悲为怀,给了我带薪休假的资格,所以我要给自己放几天假了,你帮我处理我的东西,有什么拿不准的就去问副总。”

“你又要耍假啊?!”林巧巧一脸羡慕,还很嫉妒还很恨!

“没办法,谁让我是董事长眼前的红人呢!”

林巧巧嘟嘴,“是啊,每天被骂的是挺红的。”

“去!”古歆不爽,“不说了,我下班了,我们这次在山城拍摄的东西,有什么新的进度你打电话给我就是,我会看着时间回来上班的。”

“是。”

古歆简单收拾了点东西,就又离开了电视台。

然后买了最近的一张机票飞去了青宁市。

到达稻香那个小破花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2点了,饿的前胸贴后背。

陆漫漫看着古歆每次来得都很狼狈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女人,反正不管古歆现在一个人可以多独立了,在她面前,就还是跟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

她这辈子就注定要当她老妈子了是吗?!

陆漫漫给林初辰说了一声,带着古歆离开花店去帮她觅食。

古歆吃了很多。

狼吞虎咽的。

陆漫漫看着都捉急,“你能稍微淑女点吗?没人和你抢东西吃。”

“我饿啊!”古歆直白。

“你该不会是?”陆漫漫审视着她。

“虽然采纳了你的意见,但没这么快!”古歆说。

陆漫漫也不多问。

她就陪着古歆吃了饭,带着她回家。

古歆在这里,特别喜欢睡觉。

也是把这里当她的固定度假区了。

她躺在陆漫漫的床上,趴着,然后指使着陆漫漫拿出她包里面的软膏,让她帮她上药。

陆漫漫掀开古歆后背的时候,是真的吓了一跳。

青肿得,完全是惨不忍睹。

“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被人虐待得这么惨。”陆漫漫都有些不忍心下手帮她涂抹药膏。

“当然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儿了。”古歆忍受着擦药膏的疼痛,一边特别夸大其词的说着她经历的一切,当然不会说她当时怕得要死,就说她英勇智慧得不要不要的,她说,“说来,其实真正救我的是莫修远。我当时以为自己可能你是不远了,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给莫修远打电话让他来救我,我真没敢抱太大希望,没想到莫修远会这么的靠谱。”

“你找他是对的。”陆漫漫反而有些心惊。那个时候,最一针见血的方式就是找莫修远。

如果古歆当时没有想到直接给莫修远打电话,就是多耽搁一分钟,有可能都会,命丧黄泉。

这个女人,在关键时刻,真的会爆发惊人的睿智。

大概也是急中生智。

“莫修远果真是帅的啊,他出场的时候,特么的就跟我看那什么大片差不多,那架势,那气场……哎,要不是我特么已经心有所属,我肯定分分钟得迷上。”古歆每次都会把特别严重的一件事情弄得很逗逼,“你说你当年是不是被他美貌所诱惑的?”

“所以人不可貌相。”陆漫漫一字一句。

“其实他人吧……”古歆捉摸着用什么词语去形容,捉摸了半响,说道,“也挺身不由己的。”

“他救了你,你就站在他那边了?”陆漫漫眉头一扬。

“谁说的,我对你是忠贞不渝。我只是说看他这么气场十足自带特效的霸气模样,总有一种他很孤独的感觉。是不是高处不胜寒,就这个道理啊。”

“嗯,还不算太笨。”

“你别说我笨了行吗?”古歆趴在床上,感觉到陆漫漫已经帮她擦完膏药,轻轻的将她的衣服放了下来。

陆漫漫起身去洗了洗手,又回到她床边,“你受这么重的伤,翟安有什么表现吗?”

“没什么表现。”古歆说,有些不爽的说道,“而且我和翟安发生关系后,还被温情给撞见了。温情那眼神,差点没有撕了我。”

“温情很反对你和翟安在一起。”

“我知道。”古歆点头,“只是不知道她干嘛这么反对,好像我玷污了她儿子似的。不管怎样,这种关系,要是真曝光了,我特么受伤应该最大吧,毕竟我是女人,北夏国对女人和对男人的容忍度分明就不公平。”

“温情是莫家人,所以有着莫家根深蒂固的皇族思想。”陆漫漫说,给她分析,“她可能并不完全是觉得你配不上翟安,只是因为你曾经伤害了翟安,翟安理所当然就不应该接受你,这是他们高贵的自尊,不容侵犯。”

“所以我就知道我和翟安的关系不长久了。”古歆有些郁郁寡欢。

“没什么,如果你那啥了,就会是转机。”

“谁知道行不行啊,就一次。”

“你以后可以多试几次。”

“谁知道发生了温情的事件后,翟安还会不会想我。”古歆嘟嘴,她看着陆漫漫说,“其实我想了很多结局,我觉得如果翟安真的不接受我了,真的要和其他女人结婚的话,我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然后还会真心祝福,我也做不到你这样突然就隐居突然就离开,毕竟文城电视台,我爸盼着我做到老。”

“别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反正我相信翟安。”

那是你不知道翟安现在对她有多冷。

算了。

她闭上眼睛,不想去想了。

她幽幽的说道,“你和林初辰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几个月后吧。”

“几个月后?不是应该马上就结婚吗?你们相濡以沫的也几年了,就算马上结婚也很正常吧。”

“总得选好日子,而且我有要先做的事情。”

“什么事情啊?”古歆又睁开眼睛,一脸好奇的问道。

“我要先回文城,开公司。”陆漫漫直言。

“你又要开公司了?你现在不是挺好的,做各种投资什么的,好多公司现在不都被你控股着吗?你还需要开个公司吗?”古歆皱眉,“你不怕把自己累死了啊!”

“只是觉得没必要把自己隐藏起来,而且我和林初辰谈过了,他很支持我这样的举动。”陆漫漫对着古歆,笑了笑,“这么多年,我现在既然选择了重新生活就要选择自己的路,我对商业有我的敏感和天分我不想浪费了。而且一诺不小了,我要带她回到文城,接受她该有的教育。更何况,我父母也在文城,他们给我的时间也够多了,我不能再让他们难过。所以综上,我打算重新开始。”

“你就是王者归来。”古歆说着还有些,兴奋,“我捉摸着南玥椿应该会被你突然的光鲜亮丽给嫉妒死,总觉得那个女人看上去挺大度挺无所谓的,但就是觉得她的嫉妒心应该比任何人都强,毕竟那样的家庭出身,毕竟现在的身份尊贵,要是你到时候将光彩压过了她,她肯定会气死。”

“她怎么想我真的半点兴趣都不知道,而且她也不敢对我做什么小动作,我有她的把柄。”

“陆漫漫你简直是天才,你怎么会有南玥椿,会有咱们国母的把柄。”

“我还有统帅的。”

“……”古歆觉得,友谊的小船,真的要翻了。

“我做事情之前会想给自己留下后路,因为曾经经历了很多,才会让我现在做事情更加谨慎和周全。”陆漫漫看着古歆,“如果我没有记错,你们好像有一档访谈节目做得挺好。”

“哦,是。”古歆点头,“你说的就是夭夭和翟安都上过的那个吧?!”

“给我留一个档期,我要上。”陆漫漫直言。

“你是铁了心要让自己火起来啊!”

“有什么不可以。”陆漫漫对着古歆,“我会借着你们的节目正式的出现在媒体面前,同时,宣布我和林初辰的婚约。”

“你当面宣布?”

“嗯。”

“你是想要让自己不后悔吗?”古歆少根弦的问道。

“想什么呢!”陆漫漫有些不爽的语气,“我和林初辰的婚姻不是一时兴起,我是认真的,多久都不会后悔。我这么做只是为了让某些人不要暗中做手脚而已。”

“什么意思啊?你能不要这么深奥吗?我承认我笨,我听不懂。”古歆实在不知道这什么意思了!

陆漫漫解释,“莫修远前段时间缠着我。”

“我就知道莫修远对你余情未了……”

“你要不要听我好好说。”

“我闭嘴。”古歆连忙闭紧了唇瓣。

“莫修远说不会对我放手。我不想去研究这就话他说的这句话处于什么心态,我只能想办法让他没办法对我做任何事情,所以当着全国人民的面说我和林初辰结婚的事情。他不管怎么样也是一国统帅,总不能当面抢新娘这种low得无比的行为吧,何况他现在是已婚,他和南玥椿恩爱到全国人名都知道,他做了什么失态的事情你想国民会怎么看他!而我其实真的并不是想要把我和初辰的婚礼弄得多奢华,二婚什么的,太高调也不见得是好事儿,但如果不这么做,莫修远就很容易动手脚。所以,我将我们的婚礼全部曝光在媒体前,莫修远就不敢肆无忌惮的轻举妄动,一动就会被媒体发现!”

“我感觉你挺苦的漫漫。”古歆有些忧伤的说着,“结个婚还得防人,防其他人还好,你防的居然是咱们一国统帅,要换成是我,都已经哭死几百次了吧。”

“雨过天晴,我相信我现在的付出会换来将来的幸福。”所以现在苦点没什么。

总有一天会渡过。

“我觉得莫修远也挺苦的。”古歆又说道,“你说他要是知道你和林初辰要结婚了,还这么高调的当着全国人民的面宣布,他会不会气得一口老血呕死啊!”

“当年我不也这么过来的吗?”陆漫漫问着古歆。

古歆一怔。

“当年还在我对他的感情最高峰,我是真的没觉得自己会这么爱一个人的最高峰,被莫修远强迫着离了婚。现在的我们,至少已经沉寂了三年多,现在的他,身边至少有了另外一个女人。他不会接受不过来,只会,心有不甘。”

“你怎么就这么肯定,莫修远也或许在你离开后更爱你呢?不是说感情的最高境界就是求而不得吗?”古歆问,后又想到自己,“他妈的这句话太准了!”

“行了,那些都不是我会考虑的事情了。你回去的时候记得帮我排个档期出来,越快越好。”

“嗯。”古歆点头。

“好啦,你睡一会儿,我去花店看看。”

“就那破花店,去吧去吧!”古歆挥手。

陆漫漫看了她一眼,打开了房门离开。

她开车回到花店。

林初辰坐在电脑前处理一些数据。

他抬头看着陆漫漫,笑了笑,“古歆没有过来?”

“她在家里睡觉。”

“哦。”林初辰点头。

“我让古歆给我约了时间上他们电视台的节目,到时候你陪我一起吧。”

“嗯。”林初辰点头。

“我们的大概这周就回文城了,你行吗?”

“四海之大,到处都是家。”林初辰微微一笑,“只要有你在。”

“嗯。”陆漫漫也不多说。

“晚上要吃什么,我去买?”

“你手上的事情处理完了?”陆漫漫问他。

“处理完了。”林初辰说,“基本上我们的一个资产和一个控股情况都已经整理明白了,和银行也预约了提钱的事情。回去就能买一栋楼了。”

“我突然觉得我果然是好有钱!”陆漫漫感叹。

“嗯,咱们是有钱人,超有钱人。”林初辰笑着说,“能一口气买下一个文城了。”

“真的?”陆漫漫惊呼。

“我说在不久的将来。”

“吓我一跳。”

“走吧,一起去买菜。”

“好。”

两人的互动,就是这么温馨而平常。

陆漫漫真的觉得林初辰是她这辈子遇到最能够让她心安的男人,不管是在事业上,还是在生活上,他给她的那份感觉,其他任何男人都给予不了。

人到了一定岁数,特别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之后,追求的就是这份,简简单单的平凡。

……

古歆这次在稻城停留的事情很长。

停留了到,和陆漫漫一起回到了文城。

陆漫漫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和林初辰,带着莫一诺一起回到了文城。

花店没有打出去。

总觉得这个花店这么多年,有了一份特殊的感情,就聘请了一个当地的女青年帮她打理,她不收取任何费用,相当于她只是一个挂名的老板,其他所有赚钱亏损盈利,都交给女青年。

这么一个已经火了的花店,女青年自然是满口答应。

陆漫漫道走的这一刻似乎才发现,在这里的三年,自己能够带走的真的不多。

回到文城。

一行人就直接去了陆家别墅。

这次陆漫漫没有让她父母来机场接他们,也没有告诉他们时间就怕他们会去机场,她到了文城机场就直接带着他们到了别墅。

别墅里面,陆子山和何秀雯望眼欲穿。

莫一诺第一个跑进家门口,一下扑进了何秀雯的怀抱里,“外婆我想你。”

“外婆也想你。”何秀雯一把将莫一诺抱了起来,亲了又亲。

陆子山也这么一直看着莫一诺,满脸的笑容。

陆漫漫、古歆和林初辰提着行李进来。

古歆一向自来熟,“伯父,伯母,我也来了,你们不应该也欢迎一下吗?”

何秀雯抱着一诺,看了一眼古歆,“你还好意思,上次邀请漫漫和一诺到家里做客,怎么没有邀请我!我给你说我呕死了!亏我把你当我亲女儿对待。”

“我什么时候……”

陆漫漫捂着古歆的嘴,在她耳边嘀咕,“我妈说什么你就当是什么啊,当帮我当帮我。”

古歆蹙眉看着陆漫漫。

这妞打什么坏主意。

陆漫漫放开古歆,连忙转移了话题,“爸,妈,这是林初辰。”

其实两老的视线也早就若有若无的放在了林初辰的身上。

陆子山是见过。

但是何秀雯没有见过。

她就这么不动声色的上下打量了一番。

长得倒是端正,不说特别帅但绝对属于气质较好的人,而且整个人给人感觉很温和,和漫漫在一起的时候,明显很照顾她,手上提了那么多行李,漫漫就拿了她自己的一个小包。

何秀雯对林初辰的第一印象就好。

她还未开口。

就听到林初辰恭敬的叫着,“叔叔,阿姨。”

“嗯,随便坐嘴边做。”何秀雯连忙答应着,又叫着佣人说道,“准备点茶水过来。”

“是的夫人。”佣人离开。

何秀雯让他们坐在沙发上。

林初辰正襟危坐。

第一次见家长,多少还是有些忐忑。

在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的空间,莫一诺突然抱着何秀雯的头说道,“外婆我给你讲,林叔叔是妈妈的未婚夫。”

“什么?”何秀雯一惊。

陆漫漫无语。

她是打算当面给她父母说的,电话里面说不清楚。

“外婆不知道未婚夫是什么意思吗?就是妈妈要和林叔叔结婚,林叔叔马山就是我爸爸了。”莫一诺很认真的解释,小脸蛋笑得特别好看。

何秀雯眼神飘向陆漫漫。

她是不是给她说过,让她婚姻不能这么儿戏的。

陆漫漫感受到一道极度不爽快的目光,连忙笑着附和,“妈,其实就是有这个打算,也还没定,这不正准备给你两老汇报吗?”

“我倒是半点没看出来你有汇报的意思。”

“一诺理解错误,我上次给她说的时候是问她愿不愿意让林叔叔做她爸爸,她就理解成……”

“妈妈你坏。你明明给我说了,说你要和林叔叔结婚了,说林叔叔是你未婚夫!”莫一诺义正言辞。

陆漫漫真想让莫一诺闭嘴闭嘴!

古歆在旁边笑得幸灾乐祸,还给了一诺一个大拇指,“诺诺棒棒的!”

莫一诺得意一笑。

陆漫漫无语了。

正在捉摸着怎么解释的时候。

就突然看到林初辰一下跪在了陆子山和何秀雯面前。

两老都懵逼了。

所有人都懵逼了。

只有莫一诺很淡定,然后有些好奇。

“叔叔阿姨,是我的错,是我太急切了,没有提前给两老沟通。我很喜欢你们女儿,希望你们能把她嫁给我,我发誓我会照顾她一被子,也会照顾一诺一辈子,也会孝顺你们一辈子……”

“我呢?”古歆突然插嘴。

“也会帮你当亲妹妹对待。”林初辰连忙说道。

古歆笑得更开怀了。

何秀雯和陆子山也没见过这么大架势的求婚啊,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

林初辰没得到指示就这么一直跪着。

“你你你,林初辰是吧,别跪着了,婚姻不是小事儿,我们商量商量,你赶紧快起来。”何秀雯连忙说着,“这多大一个人还下跪,要你父母知道还以为我们家欺负你。”

“我没有父母。”林初辰一边站起来一边说道,“漫漫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

何秀雯突然有些感动。

她转头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点头。

“行啦行啦,一路都辛苦了,结婚的事情我们晚点再说,你们都喝点茶缓解一下疲劳。”何秀雯招呼着。

现场气氛才恢复了过来。

在客厅休息了一会儿,就各自搬走心里住进了自己的房间。

林初辰也被安排了一个客房,陆漫漫打算的等事情捋顺了再去找房子的事情,也当是婚房了,现在就在家多陪陪父母。

林初辰不会拒绝她的安排。

古歆躺在陆漫漫的大床上,看着陆漫漫在收拾行李的忙碌着,她潇洒的翘着二郎腿,一边磕着话梅,“你家林初辰还挺会讨好老人的,一来就下跪,那架势把我都吓到了。我捉摸着伯父伯母没被感动才奇怪了!我还以为他木讷着呢!”

“你就是以貌取人。”陆漫漫睨了她一眼。

看她这么忙,这妞是半点帮她的打算都没有。

“林初辰不是你想的那么笨,智商高着啦!要不然你以为这几年我的钱都是怎么赚来的!”陆漫漫辩解,“没有林初辰在旁边帮我,我现在哪里会有这么顺风顺水。”

“反正你家的都是好的。”古歆翻白眼,“也不知道为什么你运气就能这么好。”

运气好也不用遭遇一次又一次了。

她只承认,她够努力。

古歆躺她床上这么翻了翻。

何秀雯突然推开房门,“漫漫你一个人收拾东西能行吗?”

“不还有我吗伯母。”

“得了吧你,躺床上躺得舒服吧。”何秀雯看着古歆。

“伯母你就是嫌弃我不是亲生的,所以你不爱我。”

“行行行,我不说你了。”何秀雯实在无语,转头又对着漫漫,“要妈帮忙不?”

“不用了,你坐着吧,有什么话想说的就说吧。”陆漫漫就知道她妈突然进来这么殷勤,也不是什么什么好事儿。

老太太不就是想要从她口里套话嘛。

“你这孩子真是的。妈也是关心你。”

“我知道。”陆漫漫点头,“我也关心你,怕你憋肚子里面憋坏了。”

“行啦,妈也不会拐弯抹角了,你和林初辰是铁了心要结婚了是吗?”

“妈你什么时候看我拿婚姻看玩笑了。”陆漫漫肯定道。

“你上次说和莫修远结婚,我就觉得不妥。”

“……那是遇人不淑。现在不会了。”

“其实林初辰这孩子啊,我看着也顺眼,但就怕人不可貌相。”

“这不是把人带回来让你观察吗?我还有好几个月才会结婚,正好你给我审审,要以后嫁错了人,还能怪你眼神不好。”

“你说你怎么又说到我头上了,你自己过日子你自己不会看啊!”何秀雯有些责备道。

“你不是说我拿婚姻当儿戏吗?”陆漫漫反问。

何秀雯被堵得哑口无言眼。

得了,她就是说不过她女儿。

古歆在旁边偷笑。

就知道每次伯母和漫漫斗嘴,伯母准败。

“小歆,你笑什么笑!”何秀雯看着古歆。

古歆立马收拾笑容。

“你和翟安现在怎么样?”何秀雯又把矛头指向他。

“我和他没什么了啊。”古歆打死肯定都不会说,她和翟安在做底下活动,她说了怕被伯母给打死。

“没什么就好。你们也离婚这么多年了。我那天碰到翟夫人了,就是翟安的母亲,她貌似给我说什么翟安好像有固定女朋友,也等着结婚了。”

“什么?”古歆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何秀雯被古歆一惊一乍的吓了一跳。

“你不是没什么了吗?你这么激动做什么?”何秀雯看着她。

古歆勉强让自己恢复情绪,颤颤的笑了笑,“我就是觉得我还单身他就找到对象了有点不那么服气,吓着阿姨了。”

“这有什么服气不服气的,感情的事情,需要缘分。”何秀雯教育着。

“是是是。”古歆连忙点头,问道,“翟安有固定女朋友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也就这几天吧,听翟夫人说翟安一直稳定不下来,这么多年让他相亲每次都失败,他就直接给他订婚了,说是这也巧了,之前硬是不同意,这次说订婚,翟安还答应了。所以我才说,感情的事情真的是缘分,缘分到了档都挡不住。”

“那倒是。”古歆勉强让自己笑了笑。

“小歆不是伯母说你,你也不小了,倒是也可以好好的考虑得了。你说你们三个,漫漫,你和翟安,三个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什么都好,就婚姻不顺。我都不知道是不是文城的风水不好。现在漫漫和翟安也差不多稳定了,你也别单着了。至少漫漫孩子都3岁多了,你以后再大点生孩子都没办法好好恢复了。听伯母的,多交往交往,别老一天埋在工作里面了。”

“我其实也想声啊伯母,但没人愿意让我生啊!”古歆笑着,“不过伯母放心,我不会让自己单一辈子的。”

“这才对!好了,不和你们聊天了,我去陪陪一诺。总觉得,就一诺最让我省心了。”何秀雯起身出去。

古歆嘀咕着。

等一诺谈恋爱了,看你还省不省心。

古歆一下又躺回到了床上,有些生无可恋。

翟安这个乌龟王八蛋,冷血人,说订婚就订婚,说交女朋友就交朋友,特么的你至少提前通知我一声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啊!

这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到底都是什么事儿啊!

她在没心没肺也会伤心的好不好。

炮友将近3年了。

3年了。

“心情不爽了?”陆漫漫看着古歆的模样。

“废话。”

“你要不给翟安挑明了算了。”陆漫漫提醒,“你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指不定翟安就妥协了。”

“不要。”古歆摇头,“翟安已经够看不起我了,我才不想让自己变得更low。你说万一我这事儿没有得逞,以后得多尴尬,说不定翟安一个心情不爽就把我撵出电视台了,那我爸也得哭死。”

“所以你就打算这么看着翟安订婚结婚然后生子……”

“你别说了行吗?”古歆欲哭无泪,“别人已经都要伤心死了。”

“我就是提醒你,别又一次错过了。”

“感觉自己总是一直在错过错过错过……”古歆把自己捂在陆漫漫的被单里。

她心都要痛死了。

痛得踹不过气了。

翟安这个王八蛋,一点都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这样的消息简直是五雷轰顶的有没有!

那天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度过暗无天日的。

第二天还是去上班了。

因为要去协调陆漫漫的上节目的事情,毕竟是陆漫漫的节目,她还要亲自操刀才行。

她让自己看上去挺精神的。

一到办公室就听到林巧巧这八卦女在她耳边嘀咕,据说是翟董事长好像终于在这么多年的单身后,终于有了固定女朋友,说很多人都在揣测说那个浮在面上的固定女朋友是不是之前翟董事长上节目时口中说的那个,所有人都浮想联翩,各种八卦肆起。

“不是。”古歆一口咬定。

“什么?”

“我说翟安的女朋友不是他之前上节目说的那个。”

“你怎么知道?”林巧巧询问。

“我就知道。”因为那个现在心都哭死了。

“古总你很奇怪啊!”

“你是不是觉得工作很闲啊,这么八卦!”古歆狠狠地说着。

“古总有什么需要吩咐的吗?”林巧巧立马一脸严肃。

“给我泡杯咖啡,不加糖,我要纯的黑咖啡。”

“你不是喜欢甜一点的吗?”

“我今天抽风不可以吗?”

“可以,我这就去!”林巧巧快速离开。

总觉得今天古总心情不好,还是不要去触霉头了。

古歆心情是不怎么好。

谁他妈听到那个天崩地裂的消息心情会好。

古歆努力让自己平复心情。

电话在此刻响起。

她看着来电。

翟安。

咬牙,接通,“翟董。”

“到我办公室来一趟,给你说一下关于前期你在山城实地拍摄的事情,我已经和官方沟通好了。”

“好。”古歆点头。

翟安做事情,就是这么有效率。

她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推开办公室的门出去。

秘书端着咖啡进来,“古总你去哪里?”

“去董事长办公室。”

“咖啡怎么办?”

“你自己喝吧。”古歆走了。

“……”林巧巧看着黑兮兮的咖啡。

古总是不是在报复她?!

她以后果然不能太八卦了!

------题外话------

好啦,今天没有二更了。

明天9点不见不散。

对了,明天9点的福利,亲们赶紧的配合管理验证QQ正版群,否则明天一早管家们就会对未验证未回复的亲们进行清理哦,请各位亲亲配合。

另外没有入QQ群的可以通过评论区的方式入群。

推荐好友的完结军旅暖宠文《军少强宠之地球的后裔》爱吃香瓜的女孩著。

【军旅甜宠+女扮男装+复仇虐渣+1对1,双强双洁之夫人要从小培养】

陈少军捡到陈暖时,觉得“他”像妖怪,左脸上有块像鱼鳞的胎记。

长大后陈少军觉得他更像妖孽,长得比女孩还漂亮,且时时刻刻盯着他,似想把他吃了。

面对这个无比粘人的小男孩,身为三栖特战部队总教官的陈少军决定:把他训练成一个男子汉!

于是拔苗助长的辛酸历程开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