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节目录制,我愿意接受/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城电视台。

古歆敲门,走进翟安的办公室。

翟安示意她坐在他对面的位置。

“翟董事长是已经搞定了莫修远了?”所谓的官方答案,也就是莫修远的答案而已。

古歆在翟安面前,还能表现她的自若。

她其实还挺佩服自己。

翟安似乎是看了她一眼,带着点审视,才缓缓认真的开口道,“嗯,我给我表哥咨询了我们这次实体拍摄的东西,他不介意将这些曝光出来,毕竟这是事实,我们只要不夸大其词就行,官方该负的责任官方都会负起来的,我们只需要还原事实就行。”

“意思就是我们可以按照我们的想法进行剪切和播放。”

“最后我会先寄一个样片给他。”

“哦。”古歆点头。

“你们在做这个节目的时候,因为很多经历是亲生的,尽量用第一人称去将这个故事,更有代入感。到时候做的时候,多用点心。”翟安叮嘱。

“好。”

“没其他事情了,如果还需要我来处理的你提前给我说,这段时间,我可能不会经常出现在电视台。”

“嗯。”古歆继续点头。

“出去吧。”

古歆起身准备离开,离开的时候还是顿了顿,她努力拉出自己没心没肺的笑容,努力让自己看上去真特别的自然和真诚,“我那天无意听到漫漫的妈妈说,你打算订婚了?”

翟安低头处理文件的头,又抬了起来。

古歆笑着说,“总觉得我是最后一个才知道这个消息的。”

“嗯。”翟安应了一声。

这什么意思?!

是不打算给她做任何解释吗?

她咬唇,“那咱们俩的关系……”

“你打算怎么办?”翟安问她。

我能有什么打算?!

古歆心里诅咒翟安。

她特么有打算,也不至于这么憋屈这么被动了。

两个人突然沉默。

古歆其实不太喜欢这种尴尬的氛围。

她说,“你未婚妻应该会排斥我们现在的关系。”

“所以……”翟安看着她。

所以。

所以个鬼啊所以。

古歆笑了笑,狗腿的附和着,“我就随口说说而已。”

谁让他是自己大老板呢!

“你想怎么样就怎样。”翟安口吻似乎并不太好,声音也冷了很多。

古歆觉得自己是不是又哪里惹到翟安了,这个男人不会将自己的脾气一下子暴露出来,有时候稍微一个情绪变化其实就是在生气了,只是他习惯了伪装。

她从翟安的办公室离开。

古歆深呼吸。

我想怎么样就怎样……

我说我想和你复婚,你会怎样?!

想法一出。

整个人差点没有被自己吓死。

果然她还是那个一点都不沉稳很容易冲动的女人。

她快速的回到自己办公室。

林巧巧连忙跟上。

一般被叫去了董事长办公室然后又回到,总经理都会有吩咐,秘书很会踩着节奏上班。

古歆也让自己恢复了上班的状态,直白道,“林秘书,刚刚接到翟董事长的通知,我们实地去山城拍摄的作品可以进行后期剪切了,你让拍摄组和后期制作在下午2点15分准时在会议室开会,到时候提醒我一下,你做好会议记录及准备工作。”

“是。”

“另外,我们真人类访谈节目,目前是预约到哪个嘉宾了?”古歆询问。

“预约的是一个大明星,就是和唐夭夭传绯闻的。”

“先搁浅一下,让他下期再来上。”古歆说。

“这样好吗?都已经定好时间,对方也已经专程为我们腾出了时间,当时邀请他来,还废了不少功夫,据消息传回来说,是对方因为唐夭夭的原因才会上这个节目的,我们突然这样……”

“我有更好的人选。”古歆看着林巧巧有些不理解的样子,解释了一下,又说道,“算了,由你这边出面去通知对方确实有些不妥,我来搞定。”

“好。”林巧巧点头,“古总是打算让谁来上节目啊?”

“一个老朋友,暂时不方便公开。”古歆觉得有些消息不能先流露了出去,娱乐圈基本上是不可能守住消息的地方。

“哦。”

“你出去安排我刚刚说的事情。”

“是。”林巧巧恭敬离开。

古歆拿起电话,给唐夭夭拨打。

反正一天把自己工作累一点,想的其他事情也就少一点了。

“夭夭,我是古歆。”

“我知道,我有你电话,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拨打了?我一直觉得你无事不登三宝殿。”那边传来唐夭夭有些玩笑的声音。

“你果然很了解我。”古歆也不辩解。

那边笑了一下,“什么事情需要我帮你的?”

“你和章程关系是不是挺好的?”

“还可以吧。”

“是这样的,我之前预约了他来访谈,就是你上次参加的那个。本来时间都约好了,我们也准备好了,但是我这边突然出现了点突发情况,想要把章程的采访时间挪到下一期录制。”古歆开口。

“哦,这样。”唐夭夭应了声,说道,“但明星的档期真的很满,可能下次就不好腾时间出来,特别是这段时间章程是真的通告很多。”

“所以才让你帮忙。”古歆直白。

唐夭夭似乎是顿了顿,“也对,我都忘了你打电话是让我帮忙的了。”

“你帮我约个时间我请章程吃饭,你得一起参加哦,我给他当面道个歉。”

“好。”唐夭夭一口答应,“我本来也打算请章程吃饭的,他帮了我忙,我还没来得及感谢,正好借你的饭局了。”

“你倒是比商人还算计得精。”古歆故意开玩笑。

“我可是在帮你?”

“好啦,谢谢嫂子的大恩大德。”

“你别叫我嫂子了,我听着怪尴尬的。”唐夭夭有些悻悻的说着。

古歆大笑,说道,“你约好时间了给我说一声,记得叫上他的经纪人。”

“好。”唐夭夭一口答应。

“那我不多说了,拜拜。”

“拜拜。”

电话挂断,古歆沉默了两秒。

两秒后,让自己全身心的投入了工作之中。

反正……很多自己很怕发生的结局,早晚都会发生。

……

陆漫漫回到文城就开始很忙了。

她把一诺丢在她父母身边,捉摸着下学期开学,送去附近的私立幼儿园。

这段时间,就让她多在家里面陪着她父母,也算是弥补一下他们的思念。

而她,就和林初辰一起,在忙碌公司的事情。

买栋商业楼也不是说能买到就能买到,现在文城经济复苏,位置好一点的办公楼几乎是售罄,很多地理位置不太好的,陆漫漫又看不上,最后,在两个人的商量下,先买了一层楼,从一个才宣布破产的公司手上接过来的,然后决定像政府部门圈地,自己建筑大楼,地方都选了,虽然不是市中心,但周围环境不错,离市中心也不是太远,员工如果上下班,只会比在市中心多花十几分钟到二十分钟的样子,到时候多给点福利补贴,自然就不会有人在意。

两个人确定了之后,做事情都是特别风风火火。

买了商业楼层,下一步就找了专业团队进行装修改造。

陆漫漫去工商局注册了公司。

因为资金很到位,各种审核就花了不到一周的时间,公司就成立了。

公司的名字就叫“一诺有限责任公司”,直接用了莫一诺的名字。

根据北夏国的规章制度,公司在盈利3年后,通过审核才能够说上市,所以得先以有限公司进行经营,而后再重组为股份制公司,上市发展。

一诺有限责任公司成立,其实不特别多人知道。

因为陆漫漫没有在媒体面前露面。

她不想放出些什么小消息让人猜测,她还是暗算把猛料放给古歆。

一方面是真的很认可这个平台,另外一方面,总得给自己最好的闺蜜多点干货,提升点她的收视率。

免得古歆费劲费力的帮她做了这么多,其实这期节目,毫无看头。

古歆给她安排的访谈就定在了他们回到文城的一周之后。

也就是今晚7点。

陆漫漫从下午开始就和林初辰一起逛商场了。

两个人在买今晚上要穿的衣服。

以商人和创业者的身份去参加节目,选的衣服也偏向于黑白干练系,林初辰也选的一套修身黑色西装,两个人巧妙地配成了情侣装。

买好衣服,陆漫漫就开始找人化妆。

7点钟开始。

她是6点过一点就去了电视台。

古歆以前这么一个贪玩的人,她到的时候也早就候在电视台了。

古歆把她带到他们电视台最VIP的后台休息,说,“你别紧张啊陆漫漫,我为录制你这档节目,从稻城回来就连续加班到今天,你别给我弄砸了。”

“……”陆漫漫丢给她一个白眼。

“我为了你还把章程的档期给改了,章程你知道吧,就是唐夭夭的头号绯闻男友,现在大红大紫的,我还亲自上门道歉了,你要是不好好表现,看我怎么收拾你。”古歆威胁。

“你再说我罢录了。”陆漫漫威胁。

古歆咬牙,“你丫的够狠!”

“话说我录制节目的事情,你应该没有让人传播出去吧。”陆漫漫询问。

“你交代的事情我能不做好吗?!放心吧,就几个工作人员知道,我都打过招呼了,他们还不敢不给我面子,翟安那边我也瞒着的,我也怕到时候翟安给莫修远说了,莫修远不让播,我这期节目就白费了。”

“嗯。”陆漫漫点头。

“你想休息一会儿,我去看看准备情况,等会儿叫你。”古歆说道。

“好。”

古歆离开。

陆漫漫转头看着林初辰,笑着问他,“你会紧张不?”

“我多半时间在台下看你,不很紧张。”

“我反而有些紧张。”陆漫漫笑了笑,“大概是很久没有这么正式的面对媒体了,上次参加S&King的发布会,都是丹尼尔在旁边说,我就负责傻笑就行了,突然这样,我还真的有些不适应。”

“刚刚你和古歆的对话,我看你还淡定得很。”

“我要在她面前表现我紧张,她得跳脚。”陆漫漫绝不夸张。

林初辰笑了笑,“总之,我很相信你。我总觉得不管发生多大的事情,你能够很好的解决。”

“借你吉言。”

两个人聊了会儿天调节了一下紧张的情绪。

6点50分,古歆亲自到后台叫她去录制现场。

陆漫漫简单练习了一下进场的走位,7点钟,各居各位。

录制正式开始。

主持人先开口,说了些抛砖引玉的话,然后邀请了陆漫漫出场。

出场的时候,还有灯光闪烁。

陆漫漫觉得这种待遇还是不错的。

想来古歆是真的在她身上花了心思。

主持人客套的让陆漫漫坐在了她对面的沙发上,两个人寒暄了几句。

主持人说道,“陆小姐很难参加真人类访谈节目,是因为和我们电视台古总的私人关系才答应来的?我们私底下都知道,古总在你身上最喜欢用的就是死缠烂打。”

陆漫漫笑了笑,“以前是,不过这次,是我主动要求古歆我要来上节目的。”

“很难得,我记得陆小姐从很早以前的时候,就不太喜欢上电视台的相关节目,我听一个同事说,采访你,真的比采访统帅还难,看来是我消息闭塞了。”主持人尽量用非常融合的话语交谈着。

“以前是,现在不了。”陆漫漫认真的回答着,“以前是觉得应该多些自己私人空间,后来觉得,既然都是半个公众人物了,也确实没有那么多私人空间有,承认自己的身份,活得会更加自在。”

“这句话倒是说得很有真谛。”主持人连忙附和。又将话题引到主题,“听说,陆小姐这次上节目,是为了谈你的新公司?不知道陆小姐隐退了这么多年,从陆氏宣布破产之后就基本消失在了大众的视野。现在突然回来,是有什么特殊原因啊?”

“嗯,有特殊原因。”陆漫漫点头。

“方便分享吗?”

“当然。这是我来上这个节目的目的。”陆漫漫直白道,相当的耿直。

主持人和她的交谈,也一点不会觉得尴尬。

陆漫漫说道,“从陆氏破产到现在也有三年多了,我当时其实打击很大。当然,和之前咱们统帅的一些私事也有点关系,你们应该不敢深扒我和统帅的一些私事吧?”

陆漫漫突然询问。

主持人顿了一下,笑着说,“确实不敢。虽然大多数人想知道。”

“好啦,那我就不多说了,免得这段被剪了,也浪费我们大家的时间。”陆漫漫笑了笑。

“其实我们倒不觉得浪费。”主持人故意幽默的说道。

陆漫漫附和了两句,回到正题,“这三年多时间其实我也不是真的隐退了,而是需要点时间,给自己点时间来想自己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我消失的这段时间去了青宁市,在一个叫做稻城的小区县生活。前段时间‘择一城终老’在一个APP上特别火,那家店是我开的。”

“就是当时统帅亲临的花店?”主持人惊呼。

“就是那个花店。”

“陆小姐果然是做任何事情,都是一鸣惊人的,一个小花店就能火到这个地步。”

“你过奖了。”陆漫漫谦虚道。

“为什么现在选择回来了?”

“诱因,其实是丹尼尔。达伦王子到稻城来邀请我去参加S&King的发布会开始。”陆漫漫说,“你知道我是他们的设计师诺吧。”

“知道,当时看新闻的时候,我相信一大帮人,跌破了眼镜。”主持人点头。

“当然也有另外一个人在默默的支持我,让我选择我应该选择的路,而不是为了逃避所逃避。”陆漫漫脸上的笑容明显温柔而幸福了些,她的视线似乎是往下面看了看,笑着说,“我觉得他说得很对,所以决定重新开始,重新过回我自己的生活,和其他人无关。”

“陆小姐很有勇气。”主持人由衷的说着,“经历了这么多,从以前的辉煌,到后来的万人质疑,到现在重新来过,过程会怎样我们没有亲身经历不会知道,但我想大多数人能够感受到你,你积极向上的精神。”

“确实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重新回到文城,重新在文城开始。”陆漫漫点头。

“陆小姐回来后,听说是开公司了?”主持人拉回主题。

“嗯,开了一个公司,叫一诺有限责任公司,主要做一些证券相关。才注册,目前公司正在装修,顺便打个广告,一诺有限责任公司面向全国甚至全世界招人,工资面议,职位见公司的官方网站,具体有什么想要咨询的可以拨打网站留下来的官方电话!”

“陆小姐真的是不放过任何一点点空隙的给自己做广告啊!”主持人玩笑。

陆漫漫也笑了笑,说,“难得遇到一次机会,当然要好好利用。”

“所以陆小姐是打算重新进军商业了?”

“其实不叫重新吧,这三年时间,我一直没有离开过。目前除了你们知道的那个小花店,那个S&King的设计师和我有关系外,我手上多少有10个上市公司的一半以上的股份握在手上,当然,都不算很大的公司,但市面价值也不低,还有很多其他有价证券以及动产不动产在手上,我想下次北夏国评选富豪榜的时候,我应该有幸可以参加。”

“陆小姐是隐形富豪了?”主持人惊呼。

“等结果出来了再说吧,不能太高调。”陆漫漫笑着说。

“没想到陆小姐也会开玩笑。我之前拿到稿子说是采访你的时候,还真的紧张了那么几分,没想到你这么好相处也这么健谈。”

“承谋夸奖。”

“我说的是事实。对了,刚刚和陆小姐的交谈中,一直听到你口中说有一个人在帮你,这个人对你而言重要吗?”

“很重要。”陆漫漫点头,很肯定。

坐在下面的林初辰,唇瓣不自觉的紧抿了一下,他的视线就这么看着陆漫漫,看着她沉着大气,还漂亮得倾国倾城的模样。

这样一个女人,真的很难让人不去喜欢。

很难男人忽视。

“听说去,有猫腻?!”主持人八卦的问道。

“其实……”陆漫漫深呼吸了一口气。

尽管私底下自己排练了很多次,但还是有些紧张。

主持人也没有打断她,看着她的欲言又止。

“其实,我打算和他结婚了。”陆漫漫说,对着主持人说道,“我在上这个节目之前,想了很多种介绍他的方法,也想让他的出现变得璀璨炫目,但到现在这一刻,她却只是很想平平淡淡的邀请他上来,他叫林初辰。”

他叫林初辰。

陆漫漫转头,看着坐在台下的林初辰。

主持人连忙从座位上站起来,“欢迎林初辰。”

林初辰走了上去,有些坡脚,但一点都不狼狈。

他有他独特的气质,尽管不太那么霸气,但他就是有他的魅力所在。

他走向陆漫漫。

陆漫漫主动伸手。

林初辰将她的手握在手心,镜头给了彼此紧握的手一个大大的特写。

“林先生你好,很高兴你来参加我们的节目。”

“你好。”林初辰礼貌道。

“刚刚听陆小姐说,你们要结婚了?”

“嗯,近期就会安排。”林初辰说,“不过得等到公司一切都顺利了才会举行婚礼,不想太过匆忙。”

“陆小姐说你一直在帮她。”

“谁说我不是为了追她。”林初辰玩笑。

主持人忍不住笑了出来,“林先生比我想的幽默很多。”

“我可不是在开玩笑。很早之前,在陆氏上班的时候,我就对她有感觉了,不过当时……”林初辰顿了一下,“我相信缘分这种东西,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

“那倒是。”主持人连忙附和着,“有些人总是错过。”

“所以我不想错过了她。漫漫是一个比我想的更伟大的一个女人,她自己一个人能够经历下来的很多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多,而我很庆幸,我能够在有生之年,拉着她的手,给她帮助和温暖。”林初辰说得认真说得真诚。

这样一个男人,说着这样一番话,很容易圈粉的。

“你们的交往是从什么是开始的?”主持人询问。

“才开始不久。她的心房不好打开,我用了整整3年时间。”林初辰转头看了一眼陆漫漫,“还好,她愿意接纳。”

“陆小姐是怎么被林先生突然就打动的?”主持人又问道。

陆漫漫想了想,“其实初辰一直都是润物细无声的那种,就是让你觉得很暖知道他在默默帮助你但又不会给你压力的那种人,大概就是现在很流行的暖男。而真的让我决定和他在一起,是因为……我前段时间经历了些不太好的事情,然后一对比就真的会被初辰对我做的这么多所感动,我总是在想,为什么都是人,都是男人,差距怎么就能这么大。”

“陆小姐是在意有所指谁吗?”

“你听听就好了,深扒不会是你想要的结果。”陆漫漫说得认真,没半点玩笑。

主持人却笑了笑,“总之,就是林先生有感动你,你就决定嫁给他了。”

“嗯。而且我现在手上能够握有的所有资产,有一半以上来自于初辰。”

“所以你们不仅是生活上的伴侣,还是工作上的伙伴。”主持人说,满脸羡慕,“这样的感情真的好难得。”

陆漫漫和林初辰相视一笑。

有些感情真的不用,说出口。

“节目结束之前,要不要当着全观众的面,互相说一句肉麻的话?我相信观众朋友很想听。”主持人故意说道。

陆漫漫咬了咬唇,那一刻难得有些害羞。

这么一个气场十足的女人,在自己的男人身边,也会有她的羞涩和娇媚。

林初辰说,“我不会什么特别的甜言蜜语,我只想照顾你一辈子,我是孤儿,一个人生活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我真的很庆幸,你能带着你带着你的家庭让我走进你的世界,我爱你,陆漫漫。”

我爱你,陆漫漫。

陆漫漫望着林初辰,看着这个男人当这么多的人的面,真的当众表白了。

她羞红的脸,说,“我愿意接受,你对我的一切!”

全场响起掌声。

主持人恭维总结了几句,录制结束。

现场所有人起立。

古歆走向舞台中央,故意打趣道,“你俩太肉麻了。”

陆漫漫不说话。

林初辰脸红了。

“刚开始说得溜溜的,现在居然不好意思!”古歆笑得好看,“林初辰其实你应该把你跪地上求漫漫父母将漫漫嫁给你那一段说出来的。”

林初辰脸更红了。

“古歆你能不能正经点。”陆漫漫严肃的叫着她。

“你看都没结婚呢,胳膊肘就往外拐了。”古歆故意抱怨。

“我们先回去了。”陆漫漫说。

“我送你们出门。”

三个人往文城电视台外走去。

古歆说,“节目播出时间在下周六的晚上,倒时候记得看啊!”

“嗯。”陆漫漫点头。

“话说要不要把样片剪切了先给你过目一下?”

“不用了。”陆漫漫摇头,“交给你就行了。”

“就这么相信我,不怕我坑你啊!”

“你也得有那个能耐!”

“陆漫漫你就不能多给我点自信嘛!”古歆不爽,“亏我把你当最好的朋友。”

“就因为知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才会放心把一切交给你。”

“……”好吧。

古歆承认,自己又被陆漫漫感动了。

她将他们送上车,看着他们离开。

刚刚录制节目的时候,她一直在下面坐着,看着她云淡风轻的说着她的一些经历和现在重新开始的傲气,看着她和林初辰不是那么天崩地裂但就是那种让人从心底觉得很温馨的互动,她第一次觉得,陆漫漫的选择是对的。

陆漫漫就是有一种不得不让人佩服的能耐,她可以遭受打击,可以选择狼狈的离开,也可以洗涤自己的悲伤,重新回来,甚至还能,继续相信爱情,继续相信婚姻。

对这个世界,不管到了多么灰暗的地步,她似乎从来不会失望!

而自己。

而自己,这段时间真觉得,生不如死。

所以只会用工作来不停的麻木。

麻木。

她回到电视台,处理后期的一些工作事宜。

现在在剪切和后期制作当初实地拍摄的内容,这只是一个项目而已,还有很多民间无法解决的疑惑还得去拍摄,不过这次学聪明了,通过了官方关系,借用了几个特种兵一路跟随。

算得上是用特权了。

她捉摸着,等她处理完手上的事情后,应该又会跟着拍摄组离开吧。

有时候,眼不见为净!

……

陆漫漫和林初辰录制了节目之后,继续忙碌在他们的工作上。

刚成立公司,一边装修,一边招聘。

陆漫漫虽然曾经口碑不太好,走得的时候真的是被千夫所指,但终究因为她曾经也有过的辉煌和成绩,以及S&King的惊艳一瞥,终究还是有很多人来应聘,陆漫漫和林初辰,亲自坐镇。

说来,公司成立固定成员也就他们两个人。

不想要交给三方公司,自然就只有自己亲力亲为了。

来应聘的人不少,但真的能够满足他们要求的不多。

陆漫漫和林初辰都觉得,职员可以从中挑选,但领导层不能坐以待毙,得去挖。

挖人才,这是成立公司首要做的事情。

所以两个人开始主动出击,每天都沉寂在招募之中,忙碌到,节目播放了,他俩都忘了。

还是第二天早上。

古歆一脸兴致冲冲的给她打电话,“陆漫漫,你知道你这一期节目的播出,有多火爆吗?我们平时的开播收视率只有5点几,采访你的收视率最高事端到了16点几,我滴个去,你直接拉高了我们好多个百分点,简直是我们低迷了这么久的文城电视台一大救星啊!现在电视台的官方APP中采访你的视频也火得不要不要的!”

“是吗?”陆漫漫反而很淡定。

“你可以去看看评论区,对你的评价都很高,觉得你完全就是奇迹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陆漫漫你说你怎么就能这么能干呢!你说我上辈子是不是拯救了银河系这辈子才让我遇到你!”古歆一直处于高度兴奋中。

陆漫漫其实真不知道古歆的好精神怎么会这么的强大。

这段时间如果她没有记错,八卦上挺多翟安和新女友的事情,她就半点都不受影响?!

“喂,我说话你没听吗?”

“听了知道了。”陆漫漫说,“现在我有电话进来了。不和你说了。”

“喂……”

陆漫漫挂点了她的电话,然后看到了莫修远的电话号码,在手机上跳动闪烁。

她咬牙,接通,“你好。”

用了非常生疏的一种方式。

尽管她其实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这是莫修远的号码,却装作不记得。

“我在你家大门口,如果不想我冲进来,你就出来。”那边说,声音冷漠而直白。

陆漫漫眉头紧皱,没有回答,但心里面确实是很压抑。

“我给你十分钟时间。”

说完,那边就把电话挂断了。

十分钟。

陆漫漫看了看时间,此刻还很早,不到7点,她不是因为古歆突然的抽风也不会这么早被吵醒,冬天的文城,天亮得晚,此刻还是阴沉的。

她咬牙,从床上快速的起来,然后简单洗漱迅速换衣一套外出服,出去。

此刻大厅中就只有佣人在打扫清洁,其他人都还没有起床,显得尤其的安静。

佣人就看到她这么气冲冲的跑出去,都来不及打招呼,人就跑了出去。

一出去。

门口处停着莫修远那辆超级豪车。

她走向车边。

后车门被人推开。

陆漫漫还未反应,一只大手伸过来,一下将她拉了进去,甚至是蛮力到不行。

她只听到耳边说,“开车。”

陆漫漫动了动身体,是在拒绝。

很拒绝。

她推开莫修远,狠狠的说,“你做什么?!”

“这句话我不该问你?”莫修远阴冷的问他。

她对视着他。

她甚至看到了他眼眶中的红血丝,明显得很。

“我不知道统帅你想要表达什么?但统帅,你也是北夏国的公民,就算你地位尊贵,但绑架强迫的事情,也应该算是犯法的吧!”

“为什么要结婚?”莫修远根本不听她的,直白直接甚至是咬牙切齿。

陆漫漫冷笑,不回答。

“陆漫漫,我问你为什么要结婚,为什么要说结婚?!”莫修远狠狠的说着,狠狠的看着她。

“否则你觉得我应该单身一辈子?!”陆漫漫问他。

“你明知道我……”

“我不想听。”陆漫漫直接打断他的话,“我不知道你要说什么也不想听你要说什么,我选择的路还希望统帅能够大人大量,不要阻碍,就算你阻碍也没用,大不了就杀了我。”

“陆漫漫!”莫修远狠狠叫着她的名字,狠狠的叫着她,那种被逼急了愤怒,真的毫无掩饰。

“我也不是在报复你,也不是在意气用事,我和林初辰的事情,只是水到渠成!”

“那晚上你为什么要我碰你!”莫修远怒吼。

尽管他知道她不愿意,尽管他知道她心不甘情不愿。

但她不是那么开放的人,既然选择了和他上床,就证明……她其实内心是有那么一丝情感的。

他一直这么安慰自己,一直这么觉得,她内心深处,对他或许还有感情。

他真的想象不到,想象不到,他会受到,她说和林初辰结婚的消息。

这种消息,简直是五雷轰顶。

他已经记不得当时是什么感受了,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她家大门口。

他真的,忍不下去!

忍不下去,她说什么结婚。

说什么,她愿意接受,林初辰对她的一切!

那么他呢?!

他对她做的一切,又算什么?!

他到底在她心目中算什么!

他气得身体都在发抖,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忍着内心波动的情绪,将他们录制的视频看完的,他看到她说因为前段时间经历了些不好的事情,然后一对比,就被林初辰感动了。

是在说他?!

受他的刺激,所以觉得林初辰更好了!

他当时差点没有把手机捏碎。

他所做的一切对她而言就是那么不堪那么不能接受吗?他所做的一切就真的什么都不是?!他那么努力的想要靠近她的生活,他那么小心翼翼想要让她回心转意,可她却……如此厌恶。

厌恶到,甚至这么快就爱上了另外一个男人。

甚至这么快就说结婚。

还故意当着全国人民的面,故意做得人尽皆知!

陆漫漫不是高调的人,陆漫漫只是怕他从中作梗,所以才把事情往越大越多人关注上推,她真的以为这样,他就什么都做不到了?!

她真的以为,这样,他就可以放任她去结婚了!

她真的以为……

真的以为,他会放手吗?!

------题外话------

今天的福利,请亲们配合管理!

感谢亲们对宅的支持,对于这段时间评论区的不好氛围,小宅希望亲们能够理解和遵守。

其他,小宅也不多说。

反正一切解释权归小宅的管理所有,还请亲们多配合她们,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