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你只要敢,我奉陪到底!/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奢华轿车,在文城街道上行驶。

今天天气其实很好,虽然已经冬天,但阳光璀璨,清晨零零碎碎的洒在街道上,一片生机盎然,一片生机勃勃。

然而。

豪华车内。

却无比的压抑。

压抑到,甚至有些无法呼吸。

陆漫漫就这么默默的坐在车上,她不想和莫修远大吵大闹,她觉得累。

她就这么坐在他的身边,感觉到他愤怒到无法伪装的情绪,耳边听着他说,“那晚上你为什么要我碰你?!”

那晚上。

她甚至都已经把那晚上的事情自动过滤了。

他还以为,那是一个可以用来说明什么的条件吗?!

她只会觉得很可笑。

她的沉默让莫修远整个人更加不受控制了。

他被她逼疯到这个地步,而她却这般的云淡风轻甚至,毫不在意。

毫不在意,他所有的情绪。

“陆漫漫!”他叫她,咬牙切齿的叫她的名字。

他真的是受够了陆漫漫这么对他,这么不动于衷,这么淡漠冷漠。

陆漫漫抬眸,淡淡然的看着他。

她说,声音又轻又淡又冷漠,“那晚上我为什么要你碰我,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莫修远真是恨透了她现在对他的态度了。

他们在电视台采访中是怎么样的?

会脸红,会娇羞,会……

莫修远紧握的拳头,在忍不住的颤抖。

他甚至还能够想起,特写镜头下,她和另外一个男人,手紧握在一起的画面。

他真的是被陆漫漫搞疯了!

陆漫漫低垂着头,拿起手机,翻阅照片。

莫修远狠狠的看着她的举动。

陆漫漫纤细的手指熟练的在屏幕上翻阅,将她隐藏的照片找了出来,说,“只是为了这个而已。”

她递给他看。

莫修远眼眸一紧。

画面中,是他们上床时候的照片。

“如果逼急了,我也可以发出来的。”陆漫漫说,“你就算天大的能耐,网络的传播也会至少让一部分在短时间内看到,我想对你应该影响不会太小,我就是为了自保而已。”

莫修远冷眸狰狞。

“还有,你大概不知道的事情,我也不想给你多说,我真的不想影响了你和南玥椿的感情,但我不得不承认,那晚上愿意陪你上床也只是对南玥椿报复的一个手段,她逼我太紧了!我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所以我要反抗,三年前你们可以这么对我,那是因为我还真的很喜欢你,但是现在……现在我不会容忍。”陆漫漫看着莫修远,“至少我也有追求我幸福的权利,而你无权干涉!”

“如果我强硬着不会让你嫁给林初辰,你就会将你手上的东西发出来了是吗?”莫修远问她,狠狠的问她,“让全国人民知道,他们敬仰的统帅,不过也是一个婚内出轨的卑鄙小人而已?让我颜面全无,让我被人唾弃?!”

“我是这么想的。”陆漫漫不需要在莫修远面前隐藏什么。

他这么聪明,隐藏了他也会看得明白。

“陆漫漫,我们之间,坚持那个人就真的只有我一个人吗?”莫修远问她,深深的问她。

“我希望你不要坚持。”陆漫漫直视着他的眼神,“你的坚持只会让我更加觉得你的龌龊。”

“是吗?”莫修远冷笑了一下,自嘲的笑了那么一下。

“所以,我劝你放手。对我们大家都有好处,到现在这个地步,鱼死网破什么的我真的做得出来,我想过了,与其这么唯唯诺诺的活下去,与其被你被南玥椿一次又一次的威胁和算计,我倒不如想明白一点,不就是死而已,大不了你就杀了我,大不了南玥椿杀了我,反正我死了,我也会搞坏你们,搞得你们鸡犬不宁!”陆漫漫一字一句,把心里面的情绪表达清楚明白。

她现在就是这么想的。

她其实忍受可能结果也会一样,她何不,多给自己点机会去对抗。

她一直都知道,沉默可能真的就沉默了,但反抗,还有一丝机会爆发!

她就感觉到莫修远的视线一直紧紧的放在她的身上。

她不去看他。

坐在小车上,眼神直视着前方。

莫修远总觉得自己有一天,可能真的会被陆漫漫气死。

真的会气血攻心,然后突然就睁不开眼睛了。

他耳边还一直萦绕着陆漫漫说的话,说什么,大不了他就杀了她。

他杀了她……

他现在是真的很想杀了她,很想杀了她让她永远都留在自己身边!

可他,不会杀她。

他居然用杀这个字眼来诠释他们之间的关系。

他喉咙微动。

胃里面一直难受。

心口也痛得,简直不能呼吸。

他想起陆漫漫怀孕那会儿,怀孕那会儿得了妊娠期厌食症,她也是这样对他说的,说只要他不杀她,她就不会自杀。

在她心目中,他到底已经是什么样的人?!

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所以就心狠手辣不折手段,不管是对谁?!

他捂着自己的胸口。

习惯了不表露情绪习惯了不讲自己所有的喜怒哀乐发泄出来的他,这一刻真的需要很努力很努力才可以让自己保持平静,才可以让自己心里面已经经历了死一般的痛苦,表面上却还是这样,云淡风轻。

沉默而安静的空间。

陆漫漫直接开口道,“停车。”

她想,该说的都说了,最后莫修远那怎么选择要怎么做那都是他的事情。

和她无关。

司机开车的手,顿了顿。

他眼神去寻找统帅,他需要得到他的提示。

莫修远眼眶血红,脸上却真的死寂一般的平静。

但那一刻,司机没有得到他的任何示意。

陆漫漫也知道,司机不会听她的。

她转头,转头看着莫修远,用一种陌生人的眼神看着他说,“统帅,麻烦你放我下去,我要回去了。”

莫修远看着她突然有些陌生的脸,看着她保持着的生疏距离,看着她将他推得越来越远……

“呕!”莫修远突然低着头,真的呕血了。

陆漫漫其实是有些惊吓。

惊吓的看着莫修远,吐了一口血在车上。

如此显眼的血红色。

她看着他。

看着他脸色突然苍白,下一秒,就这么晕倒了过去。

他就说,他真的有可能被陆漫漫,气死……

一命呜呼。

……

市中心私立特供病房。

陆漫漫就这么坐在病房旁边,守着莫修远。

莫修远刚刚被送来了医院。

当时司机和她都被吓到了。

是真的被吓到了。

她当时只是在想,要是莫修远真的死在自己面前,那她肯定是活不了了。

她和司机一起将他送到了医院,医生将他推进了急救室,而后将他推了出来。

整个过程,他脸色都很惨白,白的有些吓人。

医生说只是疲劳过度然后加上心情抑郁才会导致昏迷,至于会吐血,大概也是因为气急攻心所致,加上这么多年统帅一直有胃病,才会如此,不是什么大问题,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静养和休息。

她其实在知道这个结果后就打算离开的。

司机不让她走。

说她走了,万一统帅醒了没看到她又气急攻心又吐血又晕倒了怎么办?!

她其实很想说,她在,或许他晕得跟频繁。

但她终究没有离开。

就这么坐在他的病房旁边,守着他。

她其实也没有多大情绪,本着……人道主义。

过了不知道多久。

大概是深度睡眠之后,终于醒了。

莫修远左右环视,看着这个有些陌生的地方,然后看到了陆漫漫,看到她坐在他的旁边,默然的看着他,在他睁开眼睛这一刻,也没有什么情绪,只是淡淡的看着他。

没有那种,病人清醒后,该有的……喜悦和激动。

她对他,就是可以这么平淡如水了吗?!

“我去帮你叫医生。”陆漫漫直接起身离开了。

他还来不及开口说话,她就已经退了出去。

医生很快过来。

对着他恭敬无比的然后做了一番检查。

其实他被送去急救室的时候就醒了,但不想睁开眼睛出去,所以就闭上眼睛继续装晕,他听到他的司机给陆漫漫说的话,然后感觉到陆漫漫最后守在了他的旁边,他当时其实只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让陆漫漫留下来,多留下来,后来不知道多久,真的就睡了。

他其实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深度睡眠过。

真的很久没有让自己可以这么,沉沉死去。

“统帅你晕倒多是疲劳所致,你还要保证自己的身体,不要太过劳累,这段时间尽量多休息,保证绝对的睡眠质量,还要保持一个愉悦的心情,另外,你胃一直不好,我们有你定期的检查报告,这几年胃病越发的严重了,你还得多留意。记得一定要保证三餐的正常饮食,最好是少吃多餐,否则胃病发展到后期……其实任何病拖久了,都不好。”医生不愿意说得明白,只是提醒。

莫修远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嗯。”

“统帅我建议你如果不太忙的话,在医院多住两天,我们可以再给你做一个身体指标的检查,同时也让你稍微放松一下,多让自己休息一下。”医生提议。

“嗯。”莫修远答应了。

“我不打扰统帅了,输完水之后会有护士来帮你取点滴,有什么可以随时叫我,你在医院的期间,我会24小时值班。”

莫修远微下额微点。

医生恭敬的离开。

离开后,病房中就又只剩下陆漫漫和莫修远两个人了。

陆漫漫也没有说离开,但也没有主动开口和他说话,就这么坐在那里,毫无表情的陪着他。

两个人的空间,好久。

陆漫漫突然抬眸,看着他。

他的眼神一直放在她的身上。

她突然看他,他的视线反而条件反射的,移开了。

陆漫漫不是没有注意到他的神色,她只是选择漠视,她说,“需要这么折腾你自己吗?”

莫修远蹙眉。

“在你心目中,江山社稷这么重要,你需要这么去对待你自己的身体吗?”陆漫漫问他,很轻很淡的语气,“如果你死了,或者得了什么癌症要死了,你的江山和社稷,你打算怎么办?”

莫修远哑然的看着陆漫漫。

看着她口吻冷漠,似乎只是在阐述一些对她而言不太重要的事实。

“你会在意吗?”莫修远问她。

他身体不好,她会有那么一点在意吗?

“会。”陆漫漫直白道,“你是北夏国的统帅,你死了,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不管私底下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有多少平凡人也会有的一些小毛病,但对整个北夏国的人而言,你是一个好统帅,你是一个为民为国的好领导,北夏国所有人民都应该感谢你,在你的带领下让北夏国的国泰安康。所以作为北夏国的公民,不会有任何一个人想你死!”

“仅仅就是因为这样?”莫修远说,声音听不出来什么,但能够感觉到,他那么一丝的……悲哀!

“这样还不够吗?”陆漫漫问他,“在我真的恨你恨得甚至很想你突然猝死的那一刻,我还能安慰自己,至少你是为了江山为了北夏国这么大一个国度的江山放弃了我,我本着英雄主义情怀,也不至于觉得自己太过悲剧,也就不至于对你太过痛恨!”

“原来。”莫修远讽刺的一笑,“原来当个好统帅,还能得到你的一丝谅解。”

“所以,好好养好自己的身体,对你负责的这片江山负责。”陆漫漫看着他,“别再为了这些私事这些其实真的会被时间给冲淡的无关紧要的事情而影响你的抱负影响了你的一切,我付不起这个责任也不会负这个责任!”

“陆漫漫,看在我是一个好统帅的份上,你不能稍微委屈一下你自己吗?”莫修远问她,深深的问她。

“不能。”陆漫漫直接摇头,“那份江山是你的不是我的,我没有义务也没有责任去用别人的东西来勉励和要求自己,我会理解你的一切行为举止,甚至在偶尔有人谈起统帅你的时候,我会对那个人说,你是一个好领导人,北夏国的人因为你而有了福气。而这些所有的前提是,我和你没有任何交集!”

莫修远躺在病床上,就这么看着陆漫漫词语清晰的和他说着这些她内心的想法。

他们之间其实很少平静,很少平静的交流,甚至从来不会把自己的内心说出来,因为有时候真的不知道怎么说得出口。

陆漫漫此刻,却还是选择了心平气和的方式,将她的观念表达的很清楚。

她不会因为他的大爱,而委屈自己。

这确实很不公平。

她凭什么,要这么去帮他实现他的抱负。

他说,“你要我怎么做,才会结婚?”

陆漫漫心那一刻,似乎还是稍微动荡了一点。

所以现在莫修远打算和她谈条件了吗?

她以为她刚刚说的那么多,他至少也能够get到她的想法和感受,但显然,莫修远真的不是这么好说服的一个人。

显然,他不会被她说服。

“什么都不用做,也不需要做什么,我和林初辰结婚的事情,是结定了!”陆漫漫很肯定的语气,“而我也不会让自己去做那个祸国殃民的女人,让你突然放弃什么,放弃什么,所谓的政权!我说过,你对北夏国人民而言是个好领导人,我不会让这么好一领导人,为了我去做什么极端的事情,我自己心里也接受不了这份负罪的愧疚感,我不想我们的感情建立在,不被人祝福的环境下,我追求的是坦坦荡荡。”

“我做什么都没用了是吗?”莫修远问她。

“是。”陆漫漫点头。

不管莫修远现在对她还有多爱,她也不会再接受他了。

原因就是这么简单。

第一,她不会做他的小三,不会做他背后的女人,她做不到。

第二,她也不会让北夏国的人失去这么好的一个统帅,她没有这么自私。

所以她需要过自己的生活走自己路结自己的婚。

她会和莫修远,一刀两断,清清白白。

“可是我如果就是不放手,你会怎么办?”莫修远问她。

他承认,他此刻情绪又开始疯狂的波动了。

当他告诉自己,不要激动,一定不要激动。

刚刚那么狼狈的事情,不要在她面前重复。

“反抗。”陆漫漫直言,“我会反抗,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很好。”莫修远突然猛地一下扯掉了自己手上的枕头。

陆漫漫蹙眉看着他如此疯狂的举动。

她甚至看到血从他的血管上流了出来,很恐怖的血液。

他撑着病床让自己坐了起来。

他走向陆漫漫,一步一步走向她。

他将手放在她面前,“你会看着流血不止吗?”

陆漫漫咬牙,整个人都有些在发抖。

莫修远逼她是吗?

逼她,让她选择!

她讽刺的一笑,伸手,将手狠狠的压在了他的手背上,压住他一直流血的血管。

血染红了彼此的手。

“如果代价是,让我死在你面前,你还会反抗吗?”莫修远问她,看着她大概也被气急的脸。

她的眼神一直放在他的手背上。

“我出手不是因为我想要救你,只是因为你是统帅。”

“事实就是,我和统帅是一个人。”

“所以我其实救你的时候,心里是怨恨的。”陆漫漫说,说着,抬头看着他,看着莫修远的卑鄙和无耻,她冷笑着,“折磨自己身体的把戏,我也会!”

莫修远眼眸一紧。

“大不了,我们都死了算了。让一诺成为孤儿。让这片你莫家的江山,再次被其他人攻下!”陆漫漫一字一句,说得坦然无比,“我说过,最后结果,大不了一死。你只要敢这么做,我奉、陪、到、底!”

说完,陆漫漫放开了莫修远的手。

她眼眸早就看到茶几上放着的水果以及那把水果刀了。

她快速的走过去,拿过水果刀,准备割腕。

莫修远一把夺了过去。

他狰狞的看着她,眼眶中又开始充血了。

那种愤怒,她其实感受得到!

她回视着他,说,“我不是开玩笑,如果你要这么幼稚,我会陪你!”

莫修远猛地将刀扔了出去,扔在地板上,响起剧烈的声音。

她冷冷的看着他。

两夫妻分手分到这个地步,除了他们可能也没有其他人了。

她看着他手背上似乎又有血流了出来。

她按下了医铃。

医生和护士赶了过来,看着两个人手上的血,看着莫修远手背上的血,吓了一跳,连忙用医用棉签将他的手背狠狠压着,阻止血液不停的往下流!

“统帅你回床上休息。”医生连忙扶着他。

“出去!”他说,声音冷漠无比。

医生护士面面相觑。

“出去!”莫修远再次开口!

医生和护士也知道现在的气氛很不好。

本来陆漫漫送统帅来医院就够让人诧异了,现在两个人貌似闹得很不愉快。

医生不敢放手,手一直用力的按压着他的手背。

现在放开,血又会倒流!

陆漫漫上前,用手指压着莫修远的手背,对着医生和护士说,“你们出去吧,出了什么事儿我会叫你们的。”

医生有些不放心,但看着统帅如此脸色难看的模样,终究还是让护士跟着他离开了。

陆漫漫帮他压着他的手背。

她也不知道需要压多久。

她就感觉到莫修远突然压低身体,另外一只手猛地托起她的头,冰冷的唇瓣,粗鲁的吻着她的唇瓣。不停地,急促的疯狂的在她唇舌间纠缠

陆漫漫本能是想要反抗的。

但因为她还按压着他的血管,如果她反抗,她就会离开他的手背,所以他又会流血。

周而复始。

她就不反抗了。

她就任由莫修远这么亲她,狠狠的亲她,甚至咬破了她的唇瓣,她还能够尝到血腥的味道,是真的痛的她眼泪就这么从眼眶中流了下来,流了下来,打湿了了她的脸颊,落在了他们彼此的唇瓣之间,带着咸味。

他疯狂的举动,那一刻有了一丝愣怔,似乎也突然才稍微清醒了一点。

他却不愿意放开她,唇瓣一直紧贴着她的唇瓣,感受到泪水,更多的滑落至彼此嘴唇之间……

他终究还是放开了她。

站直身体,看着她眼泪就这么从她眼眶中不停的滑落。

而她的手,还死死的压在他的血管上。

这就是为什么,她不反抗他的原因。

看。

不是说了,他就算是以死的代价,她也会反抗吗?!

可事实就是,她没有。

他是不是应该高兴?!

是不是应该高兴,至少他还找到了她这么一个把柄。

那一刻。

他却笑不出来。

眼前却开始有些模糊不清。

他看着陆漫漫那双无神的眼眸,看着她那么淡定的看着他疯狂的样子,真的……很痛。

陆漫漫大概心死了吧。

被他给糟蹋够了!

他用另外一只手压住了自己的血管。

陆漫漫感觉到他的举动,松开了手。

她问他,“冷静点了吗?”

她眼泪还在不停地往下流,嘴唇上还有被她咬破的痕迹,甚至唇角还有血,但她就是可以这么冷静的,冷静的觉得自己真的像个笑话一样。

“你走吧。”莫修远说。

他转身,背对着她。

这么狼狈这么不堪的一幕又一幕,为什么就会被陆漫漫这么深深的看在眼里。

“莫修远。”她叫他莫修远。

叫得很正式。

不是统帅的那种故意恭维。

只是很正式的换着他的名字,也一点都感觉不到亲切感。

“放手吧。”陆漫漫说。

说得真的很真诚。

放手吧……

放手!

不。

死都不会。

他就是一个自私的人,很自私。

既然当初陆漫漫主动走进了他的世界,他就从来没有想过,让她离开!

“我不怪你。”陆漫漫开口道,说得真的很诚恳,“我不怪你当初对我做的一切,比如送我去秦正箫那里,怪我还是了莫远离,选择权利和南玥椿结婚,我知道你其实背负的压抑的可能比我还多,我知道你承受的生不由己比任何人都难受,但造化就是如此,这个世界给了我们必须分开的理由,我们就不应该,逆天而行。”

莫修远没有回头。

没有回头看陆漫漫,一脸释然的表情。

她能够想通想明白。

但是他做不到。

他可以理智的让自己想通很多事情,但只要一看到她和任何一个男人在一起的画面,他的那些理智就几乎为零。

陆漫漫没有再等莫修远的答案。

她开门离开。

打开大门,外面医生和护士都守在门口,大概是怕里面真的会出事儿。

毕竟,如果莫修远真的出事儿,谁都担不起那个责任。

陆漫漫说,“他没什么,你们让他休息一会儿,暂时最好不去打扰他。”

医生和护士就这么看着陆漫漫,看着她离开了医院。

其实那一刻。

她脸色并不太好。

满脸泪痕,脸色苍白,嘴唇又红得吓人。

但她就是可以走得这么潇洒走得这么的理所当然。

她招揽了一辆出租车,离开。

她想她和林初辰的婚礼可能不会太顺利,但她觉得她有必要让莫修远知道,她的决心。

车子一路到达陆家别墅。

其实她送莫修远到医院来的时候,林初辰就给她打电话了,问她为什么这么早就不在家里面了,她说有点事儿出来了,她没有说具体的事情,林初辰也不会问,他们之间就是会有绝对的信任。

不像,她和莫修远。

她不信他,不信他可以给她想要的。

他也不信她,不信她真的已经不再会接受他。

陆漫漫下车,终究还是擦了擦自己的脸颊,擦了擦自己的嘴唇,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悲伤。

深呼吸,笑了一下,走了进去。

她不会让别人给她的痛苦带给她想要保护的人,她一直以来,都是如此。

走进大厅。

就听到一诺幼嫩的声音,有她在,似乎不管经历了什么,不管在任何地方,都会是快乐。

“妈妈,你回来啦!”一诺眼尖的看着她,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小短腿跑得很快,一下扑进了她的怀抱里。

陆漫漫蹲下来,将一诺狠狠的抱着。

客厅中,林初辰和她父母都在。

一诺亲了一下陆漫漫,看着她的嘴唇,“妈妈你嘴唇破了?”

“是吗?”陆漫漫抿了抿唇。

还有点痛。

莫一诺的话,让客厅中的其他人也转头这么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笑着说,“天气太冷太干,嘴唇上的破皮一扯,就这样了。妈,你回头帮我买支好用的唇膏,我唇膏都太保湿。”

何秀雯也没有怀疑陆漫漫的话语,“我就说让你用我上次说的那个牌子,你非说是老太太用的,回头妈就给你买点,你看嘴唇都干这样了。”

“知道啦知道啦。”陆漫漫连忙点头,看不出来任何异样。

倒是林初辰,视线在她的唇瓣上,多看了两眼。

仔细一看,其实不只是破皮了,还有些肿。

他收回视线,没有表露什么多余的情绪。

陆漫漫将莫一诺放在地上。

莫一诺又去和何秀雯一起玩积木了。

陆漫漫看着时间,对着林初辰说道,“是下午约的2点吗?”

“嗯。”林初辰点头。

为了给公司挖精英,陆漫漫和林初辰都是在主动出击了。

所以开始单独约他们锁定的人才,进行单聊。

“那我回房间休息一会儿,太早出门了,有点困。”

“吃饭的时候我叫你。”林初辰说。

“好。”

陆漫漫微微一笑,上了楼。

林初辰看着她的背影……

这么多年的相处,他其实知道陆漫漫的,应该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但她不说,他也会选择不问。

他从来不想让陆漫漫觉得有任何为难。

他不会给陆漫漫带来任何负担……

他没办法给她更多,只能给她安心。

……

陆漫漫躺在自己的大床上。

早上起得那么早,现在却没有困意。

她就这么一直看着天花板发呆……

直到,电话响起。

她看着来电,接通,“古歆。”

“你看视频了吗?”古歆问道。

“你不是给我说了吗?”陆漫漫有时候真的觉得古歆很啰嗦。

“主要不是视频内容,我让你看评论呢!现在好多人都对林初辰迷得不要不要的,简直国名老公的势头啊,说林初辰又暖又可爱,你赶紧和他早点结婚算了,到时候被别其他妖精给勾引了。”

“我是这么想的。”陆漫漫说。

“所以你也有危机感了?”林初辰看着她的模样,很认真的问道。

“嗯。”你不是对她,而是对自己。

“姐妹就是提醒你一声而已。我忙去了。”古歆就是这么风风火火。

有时候想到一出是一出。

她接了古歆的电话后,也翻出了手机端上的一些视频评论。

“你们有没有发现林初辰很帅?男人居然也会羞涩一笑,嘴角还有酒窝。”

“粉爱粉爱林初辰。”

“祝林初辰和陆漫漫,永远幸福!”

“我们要吃喜糖要吃喜糖……”

陆漫漫就这么一条一条的翻阅着评论。

大多都是些无聊的网友,大概是追星追得无聊了,所以换个口味。

她看了好一会儿。

房门突然被人敲响。

“进来。”

林初辰推门而进,“快要吃午饭了。”

“嗯。”陆漫漫微微一笑。

“你在看什么?”

“看我们的视频评论,你人气很高。”陆漫漫说。

“你吃醋了?”

“我人气也不低。”陆漫漫直白。

林初辰笑了一下,走过去,自然的坐在陆漫漫的床边,“给我看看。”

“不给。”陆漫漫邪恶一笑,“你不是有手机吗?”

“但我想从你手机看看,网友都是怎么表扬我的。”

“自恋。”

“不自恋,怎么会觉得自己配得上你。”林初辰笑着说道。

陆漫漫顿了一下,看着林初辰,“你会觉得配不上我吗?”

“谁让你的前任是统帅。”林初辰也很无奈。

“你想早点结婚吗?”陆漫漫问他,“不用等个半年什么的,我们可以马上结婚。比如这个月或者下个月!”

“怎么了?”林初辰看着她的模样,“怎么突然会有这种想法,是在顾忌我的感受?”

“不是,我怕夜长梦多。”陆漫漫直白。

林初辰眼眸微动。

“今天我是被莫修远叫出去的。”陆漫漫看着他,不想瞒他。

林初辰点头,其实他猜到了。

“他好像,不太愿意我们结婚。”

“嗯。”林初辰点头。

莫修远确实还爱着她。

陆漫漫会选择当着全国人民的面宣布他们的婚约,其实就是怕莫修远做手脚。

看来。

就算是这样,莫修远也不会轻易放手。

“所以我们提前结婚。”陆漫漫说。

“你真的很怕他吗?”林初辰问她,很认真的问她。

“不知道。”陆漫漫摇头,“我只是觉得,他有可能真的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别怕。”林初辰安慰她,“虽然我和统帅不熟,但我觉得,他应该也不会做什么太过疯狂的事情,江山社稷,他不会不管不顾!”

“我当时也是你这种想法,但是今天……”陆漫漫停顿了一秒,“谈得真的很不愉快!”

“好啦。”林初辰宠溺的摸着她的头发,“如果你想要早点结婚,也可以。”

“你同意吗?”

“嗯。”林初辰说,“甚至于现在去结婚都行。”

陆漫漫忍不住一笑,“你比我还激动。”

“我也怕夜长梦多啊,情敌是统帅,能有比我更悲剧的人吗?”林初辰无语。

“其实……”陆漫漫看着林初辰,一字一句的说道,“要不,我们先生米煮成熟饭,这样一来,不急着结婚也行!”

林初辰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被林初辰看得有些发毛。

“成年人之间的交往,不就应该这样吗?”陆漫漫咬牙的说道。

“所以是我太不主动了。”

“嗯。”陆漫漫点头。

“那我准备一下。”林初辰说。

“还需要准备吗?”陆漫漫看着他。

男人不都应该,说来就来吗?

“很久没有做过了,我得多学点经验。”

“什么经验?”

“比如……片儿。”林初辰说。

陆漫漫诧异。

随即反应过来,脸一下爆红。

“开玩笑的。”林初辰逗笑着,“在你父母家好像不太方便,我怕我真的进了你的房间,第二天就被你父母给打断了腿。”

“那倒是。”陆漫漫点头。

“所以,顺其自然吧,或许统帅也只是一时接受不过来,我们多给他点时间。如果他真的无法接受,我们就算结婚了他也会想尽办法拆散我们,如果他想通了,我们的婚姻才能够更加的顺利,所以不用意气用事。”

陆漫漫突然觉得林初辰说得对。

这个点再去刺激莫修远,或许真的会事倍功半。

果然是心急则乱。

她咬牙!绝对不允许自己在这件事情上,妥协!

------题外话------

好啦,晚了一个小时了!

罪过!

罪过!

闪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