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情劫,难免/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和莫修远的那次不愉快见面之后。

陆漫漫在林初辰的安慰下,让自己稍微平静了些。

她不会因为莫修远的强势而妥协,做了一切最坏的打算。

而这段时间,两个人一直忙碌着成立公司的相关事宜,也确实没有那么多时间去顾及这些事情,只是偶尔会在媒体新闻上看到他们的一些报道,两个人住在一个屋檐下,成双成对,偶尔也会引起一些新闻效应。

陆漫漫和林初辰在经过一个月的时间左右的时间,终于让公司开始正常运作,包括装修,人才,其他各项公司刚成立的一切。

两个人在工作上的默契配合,已经到了彼此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够明白对方需要什么的地步。

一诺有限责任公司打入了文城打入了北夏国。

与此同时,北夏国富豪榜开始进行今年度的第N次评选,陆漫漫以个人资产统计超大金额列北夏国富豪榜第二。

陆漫漫的名字再一次,声名大噪。

陆漫漫这个传奇一般的女人再次在北夏国的天空中辉煌。

忙完这一个月之后。

一切恢复了正常。

陆漫漫开始回到每天的朝九晚五偶尔也会加班的上班生涯中。

林初辰也是。

公司在他们的带领下,虽然才起步,但因为庞大的注册资金以及陆漫漫的名声而人尽皆知,成为了商界一直看好的一批超强黑马,甚至有人觉得会超过翟氏集团的辉煌,尽管翟氏现在坐拥曾经的四大家族。

工作顺利之后。

陆漫漫开始和林初辰筹备婚姻的事情。

他们不太高调但也绝对不遮遮掩掩。

陆漫漫觉得,结婚的事情不管如何还是事不宜迟,虽然林初辰说不能太刺激莫修远,但是事情就是,那次之后,莫修远又突然消失了一般。

她想这个人的消失,要么蕴藏着极大的阴谋,要么就是,真的不再在意。

她希望是第二种。

可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所以成立了公司之后,结婚的事情这就是她个人觉得最大的事情。

两个人抽了一个周末先去看房子。

文城的房产这几年修建了很多,很多超奢华的楼盘看得陆漫漫和林初辰眼花缭乱,到最后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选择了。

两个人在工作人员的介绍下,终于选定了一栋高档公寓。

特别奢侈的一个楼盘,客厅三面都是巨大落地窗,能够看到文城的夕阳,公寓里面还有超高逼格的后花园及露天游泳池,当然,价格也很惊人。

两个人商量了一番,还是买了。

毕竟他们不缺钱。

陆漫漫和林初辰正在签订购房合同的时候,工作人员突然接了一个电话回来,然后说,“不好意思林先生陆小姐,刚刚收到消息,我们这个楼盘已经有人购买了。”

陆漫漫眼眸一紧。

林初辰也有些觉得诧异。

工作人员连忙道歉,“真的不好意思,刚刚接到上面领导的电话,说目前开发的这栋楼盘,已经被人全部买了下来。”

“整栋?”陆漫漫询问。

“是的陆小姐,非常抱歉。”

“那就算了。”陆漫漫放下笔。

“不好意思,陆小姐。”工作人员再次恭敬的道歉。

陆漫漫和林初辰走出售楼中心。

林初辰开车,车子在偌大的文城街道上行驶。

“没关系,文城的住宅楼这么多,我们慢慢选。”林初辰看陆漫漫不太高兴,连忙安慰道。

“我总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陆漫漫很认真的思索着。

林初辰点头。

确实。

谁会突然壕到将整个住宅楼全部买下来,而且提升价值也不是那么大。

“也许是多疑了,我们先去其他地方看看。”

“好。”

两个人又去了另外一个售楼处。

一个一个。

给予他们的答案都是,暂时没有住房楼可售。

可分明,门外打出的广告上,还有很多,正在热销。

“是莫修远在搞鬼。”再次回到小车上,陆漫漫直白道,“除了他没有谁会有这种能耐。”

“嗯。”这个时候如果还想不到,林初辰也觉得自己是在自欺欺人了。

“所以这一个月的不作为根本就不是默许了我们的婚姻,莫修远这个人,说过的事情就不会那么轻易放弃。”陆漫漫咬牙切齿。

“没关系,现在住你父母家也挺好的。”林初辰微微一笑,“我还挺喜欢跟你爸妈一起住,他们人很好。”

“所以你就没有想要和我……的冲动了?”陆漫漫蹙眉问他。

林初辰忍不住笑着说道,“总得,有个合适的时间。”

陆漫漫看着夕阳西落的天空,夕阳的余晖就这么照耀在她有些白皙的脸颊上,眼神中带着些说不清楚的迷茫和那么一丝,感伤,她说,“初辰,接下来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我们都不要轻易放手行吗?”

“我答应你。”林初辰点头。

他不会放手。

他会一直拉着她的手,只要她没有说不!

两个人结婚的第一步,选房,暂告失败。

没能够买到房子,也并不能阻止他们结婚的激情。

陆漫漫决定就在陆家别墅结婚。

至少举行了仪式,他父母就不会阻止他们住在一起了。

这么捉摸着,两个人开始挑选婚纱,准备婚纱照。

陆漫漫想过了,婚纱照这种东西可能找不到人帮她拍摄,所以她聪明的根本没有去找摄影楼,直接打电话给了翟安。

翟安接到电话那一刻,其实是有些犹豫不定的。

他忍不住打趣说,“陆漫漫你就是把我往枪口上推。”

“那你愿意吗?”

翟安最终还是点头了。

几十年的朋友,从小的青梅竹马。

翟安说不出拒绝的话。

所以挑选婚纱,拍摄婚纱照,第二步,成功。

有时候林初辰真的觉得陆漫漫很聪明,聪明到真的或许可以和别人对抗!

他们约了时间。

定在下周在文城拍摄。

毕竟翟安很久没有帮人拍摄过照片了,需要一定时间准备他的机械和器材,以及他的曾经的一些助理。

陆漫漫其实知道,只要翟安答应的事情,绝对可以放一万颗心。

在等待拍摄婚纱的间歇,陆漫漫和林初辰在商量举行结婚仪式的地方,两个人都知道很有可能租不到场地,莫修远有时候真的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不仅租赁不到场地,还可能订不到酒店等等,一些列,或许都会离奇的发生。

陆漫漫让林初辰做好心理准备。

有可能他们就会裸婚了。

她倒是不在意,因为她毕竟二婚,已经享受过头婚的待遇了,对这些仪式倒是可以将就。

林初辰笑了笑,他才没这么世俗,没这么介意。

所以在联系了一圈之后,两个人也没有特别的再去留意这个事情。

只是在找时间,准备择选一个良辰吉日,先去拿结婚证。

一家人在家里翻老黄历。

莫一诺也一脸兴致,听说林叔叔和妈妈马上就要结婚了,莫一诺也兴奋到不行!

一家人商商量量,似乎是真的沉浸在即将发生的喜事之中。

陆漫漫的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脸色突然动了一下。

林初辰很心细,总是会发现她脸上的任何情绪变动,小声而温柔的在她耳边问道,“怎么了?”

陆漫漫回头看着他,说,“我去接个电话。”

“嗯。”

陆漫漫走向一边。

此刻她父母还在争执时间的问题,家里一片和乐融融。

她现在突然在想,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莫修远这个男人,该多好。

她咬牙,接通电话,“喂。”

“我在你家大门口。”

“我很忙。”

“我要见一诺。”

“莫修远!”

“她是我女儿。”莫修远一字一句。

陆漫漫就知道,莫修远三两句话就可以气得她真的很想杀人的冲动。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要见我女儿。”

“我说过我没想过她认你!”陆漫漫真的在很努力的压抑情绪。

“那我进来了!”

“等一下!”陆漫漫真的是气得发抖,“我给一诺说一声。”

“我只给你十分钟时间。”

那边猛地将电话挂断了。

陆漫漫真的气得很想跳脚。

莫修远的无耻,她也不是见过一次两次了。

她转头看着那边,还在津津乐道的挑选时间,林初辰注意到陆漫漫的视线,起身走到陆漫漫身边,问道,“怎么了?”

“莫修远打电话说要见一诺。”

林初辰顿了顿,随即笑了一下,“一诺是他女儿,其实应该的。”

“他是故意的。”

“我知道。”林初辰说,“可是退一万步讲,他确实是一诺的亲生父亲,你也没办法磨灭他们的这层关系。”

陆漫漫抿唇。

“莫修远现在就是在故意找茬,你先顺着他,如果反抗,可能后果都不是我们想要看到的。”林初辰安慰,提醒。

陆漫漫点头。

她知道这个道理,只是真的觉得莫修远太卑鄙了而已。

她调整了一下情绪,走过去,将一诺抱了起来。

一诺诧异的看着她。

陆漫漫将一诺抱出大厅,走在花园小道里面,先没有出大门,她说,“一诺,有人要见你,我现在带你去见他。”

“谁?”莫一诺扬着小脑袋问她。

“就是妈说的的白眼狼也就是……”

“我爸爸?”莫一诺直白。

陆漫漫怔了一下,摸了摸一诺的头,“嗯。”

“他为什么要见我?”

“大概是想你了。”

“他不是有孩子吗?”莫一诺更加不明白了。

“……”原来小孩子的观点是这样的。

陆漫漫蹲下身体,摸了摸一诺的小脸蛋,“你就随便应付他一下,妈妈也不知道他突然抽什么风。但妈妈不想和他引起什么矛盾,所以委屈一诺了。”

“不委屈。”莫一诺幼嫩的声音说得非常清脆,“反正他有两个孩子,我也有两个爸爸了。”

陆漫漫懵逼。

莫一诺说,“我也不吃亏。”

好吧。

陆漫漫觉得她都是在瞎操心。

“那我现在带你去见他。”

“嗯。”莫一诺乖巧的点头。

两个人走向大门口。

门口处,那辆熟悉的奢华轿车,还是那么显眼的停在那里。

莫修远似乎是看到了他们出来。

他下了车。

陆漫漫看着他,看着他尽管穿得西装革履,但脸色并不好,是病态的不好,不是情绪的不好。

但她没多问。

“我带一诺一天。”莫修远开口。

陆漫漫整个人又要不淡定了,“我不想当着孩子的面和你争吵。你刚刚只说要见一诺。”

“但我没说不带她走。”

陆漫漫脸色巨变。

什么叫带她走?!

莫修远似乎也看透了陆漫漫的情绪变化,他说,“只是一天,晚上会送回来的。”

“你做任何一件事情之前,可以先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吗?”陆漫漫真的是努力的控制了又控制,才能够让自己说出这么平静的话。

“那么你考虑过我吗?”莫修远反问她。

陆漫漫冷冷的看着他!

“所以,我不需要考虑。”莫修远直白,眼眸微动,看着莫一诺,伸手,“到我这边来。”

莫一诺转头看着自己的妈妈。

她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只知道,好像妈妈和面前这个“爸爸”,关系不太好。

陆漫漫真的是深呼吸了又呼吸,心里默念了至少十遍,是她眼瞎是她眼瞎。

她蹲下身体,“一诺,晚上妈妈在家里等你。”

“妈妈是答应我跟着他一起离开吗?”

“嗯。”陆漫漫点头。

“哦。那我走了。”莫一诺乖乖的说道。

“照顾好自己。”陆漫漫叮嘱。

“好。”莫一诺亲了一下陆漫漫的脸。

然后转身走向了莫修远。

其实莫一诺不是一个会随便跟着别人走的小孩,而且对她其实有依赖性,今天这般的异常乖巧,倒是让陆漫漫有些受宠若惊,也有些说不出来的心疼。

她就这么看着莫修远带着一诺坐进了他的豪华轿车,莫修远然后没有再对她说一个字,甚至么有再看他,轿车离开了。

陆漫漫就这么默默的看着车子离开的方向。

肩膀,突然被一双温暖的大手环住。

陆漫漫转头看着林初辰,看着他也看着她刚刚看向的方向。

林初辰说,“他把一诺接走了?”

“说是晚上送回来。”

“放心吧,他是一诺的爸爸,不会伤害到她。”

“我知道,就是觉得他的行为举止简直不可理喻。”

林初辰笑了一下。

其实,他倒是很理解。

因为他也是男人,他也是一个深爱着陆漫漫的男人,所以会知道,有时候也许就只是为了找个自认为合理的借口,多看她两眼而已!

林初辰没再多说,搂抱着她的身体柔声道,“外面风大,进去吧。”

“嗯。”

两个人一起回到客厅。

陆漫漫还在想,要怎么给她父母解释一诺跟着莫修远走的事情,两老特别是她妈,估计会炸毛!

……

豪华轿车,行驶在文城深冬的街道。

快过年了,文城的街道开始张灯结彩,看上去有了一丝,节日的喜庆。

“还想去游乐园吗?”莫修远问莫一诺。

两个人的空间,莫一诺倒是出奇的安静。

记忆中,她应该不是一个安静的孩子。

“你想去,我就陪你去。”莫一诺小大人的说道。

莫修远愣了一下,还是让司机往游乐场开去。

然后,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莫一诺突然开口道,“我有新爸爸了。”

莫修远薄唇紧抿。

“我妈妈要和我新爸爸结婚了。”

莫修远其实不太想听。

“我很喜欢我的新爸爸,她对我很好。”

“我知道了。”莫修远口吻有些不耐烦。

但终究没有对一诺露出什么不好的情绪。

“你不是也有自己的小孩吗?”莫一诺仰头问他,“为什么还要带我出去玩?”

“我只有你一个小孩。”

“我看到的,你还有一个男孩。”莫一诺一字一句。

莫修远看着一诺,看着她大大的墨绿色眼眸,“你很介意吗?”

“不介意。”莫一诺说。

模样,真的和陆漫漫一模一样。

就像陆漫漫每次拒绝他的时候,一样的表情。

果然还是会心疼。

莫修远捂着自己的胸口。

“反正,我也有新爸爸了。”莫一诺说,“我妈妈还会和我新爸爸再生一个小弟弟,我外公外婆这么给我说的。”

莫修远真的觉得自己在遭遇无数的暴击。

暴击。

他说,转移话题的说道,“你最喜欢玩游乐场的什么游戏?”

莫一诺毕竟是3岁多的小孩子,自然不会有那么多心思,也就顺着莫修远的话回答道,“旋转木马。”

“今天我陪你多玩几次。”

“嗯。”莫一诺点头。

终究,在玩耍的面前,莫一诺还是会妥协。

车子到达游乐场。

莫修远依然全副武装,然后全程抱着莫一诺,几乎不让她下地的,陪她玩着一个又一个项目。

两个人玩到半下午时刻。

彼此都有些累了。

莫一诺趴在莫修远的肩膀上,在兴奋劲儿过了之后,有些昏昏欲睡。

莫修远也没有停留的,抱着莫一诺往回走。

刚走了几步。

“白眼狼叔叔。”莫一诺叫他。

“叫我爸爸。”莫修远纠正。

“不想。”莫一诺倔强的说着,“我妈妈说你是白眼狼。”

“……”莫修远觉得自己分分钟会再次呕血。

“你放我下来。”

“你要自己走吗?”莫修远问她。

“你先放我下来。”莫一诺大声吼着。

莫修远蹲下身体。

莫一诺下地站稳后,小身体就跑向了一个小摊位。

小摊位是手工木偶,小小的一个一个小娃娃挂件,五颜六色,应该很会吸引小孩子的目光。

莫一诺说,“我想买这个。”

她指着其中一个大红色的木偶小娃娃,是一个小女孩,看上去和一诺还有几分相似。

“多少钱?”莫修远询问。

“30块一个。”老板回答。

莫一诺仰头问着莫修远,“贵吗?”

莫修远怔了怔,摇头,“不贵。”

“那我买两个可以吗?”

“嗯。”

莫一诺又指了一个小男孩。

这样,就是一个男孩一个女孩,放在了莫一诺的手上。

莫一诺高兴的说着,“我要送给爸爸和妈妈。”

莫修远掏钱的手顿了一下。

嘴角扬起了一道弧线,如果不是带着口罩,应该会很明显。

他其实没想到,莫一诺会这么的贴心。

他付了钱,牵着莫一诺的手。

莫一诺看着两个小娃娃,一边跟着莫修远的脚步,一边高兴的说道,“爸爸和妈妈要结婚了,这个是我,这个是我的弟弟,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

莫修远上扬的唇角,一下就僵硬了。

原来,一诺口中的爸爸,不是他……

他是白眼狼叔叔。

是叔叔。

莫一诺似乎是突然感觉到莫修远的情绪,因为她走着走着,突然就走不动了,她回头,一脸天真的看着他,“你是累了吗?”

“一诺。”莫修远看着她。

“嗯。”一诺眨巴着眼睛,望着他。

“我突然想起我钱不多了。”莫修远说,“你能把这个那孩子的娃娃还回去吗?否则我没有吃饭的钱了!”

莫一诺的小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可是你刚刚说不贵的。”

莫修远觉得有些尴尬。

他也没想到,有一天他幼稚。

他抿唇。

莫一诺很不开心的一边往回走一边嘀咕着,“你这么穷,你怎么这么穷。”

心情,是抑郁的。

但还是乖巧的,没有反抗。

她默默的将自己手上的娃娃还给了老板,然后拿着钱给了莫修远。

莫修远紧握着30块钱,其实还是有些,尴尬。

莫一诺一直碎碎念的走在前面,相当郁闷。

莫修远就跟在她的后面。

两个人身高差特别明显,看上去特别可爱。

又路过的游客忍不住惊呼道,“那对父女看上去好萌还有爱。小女孩长得真乖,爸爸虽然看不到脸,不过感觉就好帅,是不是哪个明星家的孩子?”

“要不要过去要签名?”另外一个游客鼓动。

“哎呀算了,艺人也不容易,人家带孩子的亲子时光,还是不要打扰了。”

“那倒是也是。”

声音就这么散开了。

莫修远也没有在意其他人的目光,带着一诺走出了游乐场,坐在车上。

一诺是真的困了。

她靠在车后座就睡着了。

莫修远抱着她,调整她的姿势,让她睡得不至于那么难受。

莫一诺翻了翻身,整个人直接趴在了他的大腿上,睡熟的样子,可爱无比。

莫修远就这么一直看着莫一诺熟睡的脸颊……

总是,会想起陆漫漫,在他身边熟睡的模样。

他喉咙微动,让司机开车开慢一点,去叶家别墅。

现在还早,才下午3点钟,他想多一诺多陪陪她。

车子到达目的。

莫修远小心翼翼的将莫一诺从车上抱下来,直接走进了叶家大厅。

叶恒和他一起回到文成的,此刻似乎是刚睡醒,穿着睡袍顶着一头乱发从楼上下来,一下来就看到了莫修远抱着一诺出现在客厅,他瞪大眼睛,脱口而出,“你是绑架了一诺吗?”

莫修远一个眼神杀过去。

叶恒咽了咽喉咙。

是人都会这么想的好吗?!

莫修远抱着一诺直接上楼,说,“找个房间我让一诺睡一会儿。”

“哦。”叶恒点头。

然后直接带着莫修远推开了叶初的房间。

叶初此刻正在房间里面做他的智力游戏,转头看着大人进来,然后看到了睡熟的莫一诺。

他还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他就看到他爸和莫叔叔把一诺放在他的小床上,而一诺睡得特别香甜,半点没有要醒过来的痕迹。

他转身,继续做自己的游戏。

莫修远小心翼翼的将一诺放好之后,又帮她拧了拧被子。

“出去吧。”莫修远说。

不想打扰了一诺睡觉。

叶恒点头,走之前似乎是突然响起了他儿子,对着叶初说道,“你小声点,别影响到妹妹睡觉了,否则看我不削你!”

叶初不搭理。

叶恒觉得自己怎么就这么没有威信!

“走了。”莫修远再次催促。

叶恒不爽的瞪了两眼叶初,和莫修远离开了。

离开后,房间就特别的安静。

叶初继续玩自己的游戏,偶尔也会因为自己的床上睡着一个人而有些不自在,他转头看莫一诺。

莫一诺突然动了动小手。

小手就这么露了出来。

叶初看着她,好半响终究还是从书桌椅子上起来,过去帮她将手放进了被子里。

手刚放进,脚又蹬了出来。

叶初又帮她把脚放进去。

放进去,一诺又动手,然后又动脚!

周而复始。

叶初这么老成的小朋友都不淡定了,他明显有些愤怒,整个人完全是无语看着莫一诺如此不安分的睡觉方式。

他咬牙。

突然脱掉衣服,然后睡在了她旁边。

然后用自己的小手小脚的将她的手脚压住。

一诺似乎是不舒服的动了动,而后就不动了。

叶初就这么陪着莫一诺睡觉。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陪她睡觉。

而他更没想到的时候,陪着陪着,自己就睡着了。

睡着了不说,他甚至睁开眼睛后,还看到一张超近的小脸蛋,出现在他面前,嘴唇上,还有湿湿润润的触感。

他猛地一个惊吓,推开了面前的莫一诺。

莫一诺被叶初推开后,也吓了一跳,“哥哥,你干嘛这么凶!”

说着,莫一诺就一副要哭的表情。

叶初摸着自己的嘴唇。

分明,还有口水。

他使劲擦了擦。

她还好意思哭!

“你亲我做什么?”叶初问她。

“我就是觉得你长得好看,所以才亲你啊。”莫一诺委屈的瞪大眼睛看着他,“你嘴唇软软的,和我妈妈的都不一样。”

“莫一诺!”叶初真的是要被她气死了。

“你凶我?!”莫一诺眼眶一红,“我这么高兴看到你,我却这么凶我,我要给叶恒叔叔讲,你欺负我。”

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欺负谁。

叶初忍不住,狠狠的擦拭着嘴角。

总觉得满嘴都是口水。

都是她亮晶晶的口水。

莫一诺小身体翻身起来。

直接踩着叶初的身体爬下床。

叶初被她踩得痛死了。

然后就看着莫一诺衣服都没穿就往外跑。

“莫一诺。”叶初叫她。

莫一诺受伤的转头看着他。

“你把衣服床上。”

“我不会。”莫一诺直白。

“你这么大了还不会穿衣服吗?”

“我很小。”莫一诺说,很固执。

叶初不想和她计较,掀开被子,拿起莫一诺的厚外套,走过去,“你伸手。”

“哦。”莫一诺伸手,穿衣服。

叶初其实也还小,他给自己穿衣服勉强可以,但是帮别人穿衣服,多少还是有些吃力。

两个人费劲的穿了一会儿。

一诺才把自己的衣服穿上。

穿上后,一诺突然笑了,她说,“哥哥我不告你状了,你帮我穿衣服了。”

叶初还是高冷范。

他转身去洗手间上厕所。

莫一诺跟在他的身后。

叶初将厕所的房门关了过来。

莫一诺被挡在了门外。

她幼嫩的声音清脆无比,“哥哥你是不是尿尿的地方有只小鸟?”

里面的叶初直接怔住了。

“我们老师说,男孩子用小鸟尿尿,为什么女孩子没有?!我见过男孩子的小鸟了,长得一点都不像我们公园看到的小鸟,一点都不像的,老师为什么说叫小鸟呢?!”

从那个时候开始,叶初就认定了。

莫一诺,不守妇道。

……

晚上,莫修远是带着一诺在叶恒家吃的晚饭。

饭席间,一诺比较话多,一边吃饭一边找叶初说话。

叶初又特别的高冷,画面看上去很滑稽。

叶恒忍不住笑着打趣莫修远,“没想到咱们两孩子的性格是颠倒的。看着一诺这么找叶初说话,我心情怎么就那么爽啊?!”

莫修远一个眼神。

叶恒立马不说话了,低头扒饭。

叶半仙也瞪了瞪叶恒,转头对着莫修远说道,“今天怎么有空到文城?”

“忙了一些事情,休息一下。”莫修远解释。

叶恒插嘴,“某人还不是不淡定了呗,半仙,陆漫漫要结婚了!”

叶半仙恍惚,点了点头。

莫修远也没有解释。

饭吃了一半。

莫修远电话突然响了。

他看着来电显示,礼貌的说了一声,起身走向一边。

电话是陆慢慢的打过来的,他知道她应该不能容忍一诺被他带着这么长时间。

他接通。

那边直白道,“你还有多久送一诺回来。”

“我现在在叶半仙这里吃晚饭,吃过之后,我送她回来。”

“我过来接她。”

莫修远蹙眉。

“正好,我有点事情找叶半仙。”说完,那边就把电话挂断了。

莫修远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

是担心他不会送回去吗?!

在陆漫漫心目中,他大概是没有什么信任度的!

莫修远回到饭桌间。

一诺还在非常积极的找话和叶初套近乎,叶初一副爱理不理。

莫修远开口道,“你妈妈等会儿会来这里接你回家。”

“现在吗?”一诺猛地转头看着他。

她还没有和哥哥玩够呢!

“等会儿,你先吃饭。”

“那下次我什么时候能来哥哥家玩?”

“下次有机会。”莫修远说的模棱两可。

“哦。”一诺有些郁郁寡欢。

叶恒看着莫修远,笑得贼开心,“你故意这么晚了都不送一诺回去,是故意让陆漫漫过来的吧?!”

莫修远给了他一个眼神。

叶恒翻白眼。

有些人就是不诚实。

吃过晚饭之后。

所有人刚坐在沙发上,陆漫漫就单枪匹马的来了。

一诺在地毯上和叶初玩玩具,看着自己妈妈来了,兴奋的跑了过去,“妈妈。”

“一诺。”陆漫漫将一诺抱起来,亲了亲。

“妈妈,我能在哥哥家再多玩一会儿吗?”

“好。”陆漫漫答应的时候。

莫修远和叶恒都往陆漫漫这边看了一眼。

两个人都觉得,以陆漫漫的个性,应该是抱着一诺就会走人的。

陆漫漫没搭理两个人的眼神,将一诺放在地上。

一诺又愉快的跑去和叶初玩去了。

陆漫漫走向沙发上,对着叶半仙说道,“叶叔,我耽搁你点时间,找你有点事儿?”

叶半仙有些诧异,“什么事儿不妨直说。”

“我马上结婚了,还想你帮我看个日子。”陆漫漫直言。

然后莫修远脸色一下就变了。

叶恒在莫修远旁边,真觉得自己身边坐了一个定时炸弹。

他挪动屁股,自觉的往一边去。

就怕一个不小心,鱼池遭殃。

叶半仙看了一眼莫修远,站了起来,“去我房间。”

“谢谢叶叔。”

陆漫漫根本没有搭理大厅中的其他人,跟着叶半仙上了楼。

叶半仙带她到了书房,让她坐在他对面。

他拿出他的老旧日历,和一般用的黄历自然是不一样的,他说,“你说说你和他的生肖时辰,我帮你们合一下日子。”

“叶叔,其实,我没有这么迷信。”陆漫漫直白道。

叶半仙抬头看着她。

“我只是想让你劝劝莫修远。”陆漫漫说,“其他我也找不到更合适的人,唯有你,我想莫修远是尊重的。”

“但他不一定会听我的。”

“你也不想莫家好不容易恢复的江山,被真的毁了吧。”

“阿修怎么了?”叶半仙放下日历,看着陆漫漫。

“他很介意我结婚的事情,而我觉得,既然莫修远现在已经到了今时今日的位置,就不应该做一些下流的手段。”陆漫漫看着叶半仙,她将手机拿了出来,里面有些照片,“叶叔,我不是威胁你,我只是希望你能够帮我,我现在很想有一个自己的家庭,而不是被莫修远这么桎梏着,完全没有了自由,他这样对我,其实很自私。当然,或许对你而言他的人性不算什么,但不管如何,莫修远现在是一国统帅,他犯错会比其他人犯错的影响力大十倍,而我觉得南玥椿应该也不会这么容忍莫修远的婚内出轨,真的闹开了,我想叶叔会明白,对谁最不利!”

叶半仙低头看着陆漫漫的手机屏幕。

翻阅着里面的照片。

有莫修远和陆漫漫的照片,还有南玥椿和其他人的照片。

很污秽。

叶半仙把手机递给陆漫漫,似乎是看透了人间事儿,也没有因为自己看到的或者听到的有任何激动的情绪,他说,“我会劝劝他,但最后他怎么做?我不能保证。”

“谢谢叶叔叔。”陆漫漫真诚的说道。

“我也只是为了阿修。”

不管为谁,对她有利就好。

陆漫漫起身,“不打扰叶叔休息了,我先带着一诺走了。”

“陆漫漫。”叶半仙叫着她。

“嗯?”

“我给阿修算了一卦,不久前。结果是,他这段时间有个生死劫。”叶半仙直白道。

陆漫漫眉头紧皱。

“和你有关。”叶半仙补充。

“我不相信这些。”陆漫漫直白无比!

“我只是希望你明白,莫修远不仅仅是一个男人,一个或许你爱过也恨过的男人,他还是北夏国的一国统帅,他肩负着,整个国家的未来!”

这么大的帽子扣在她身上。

她承受不起!

她说,“叶叔严重了,我只是一介女流,我没有那么大的能来,不打扰你,先走了。”

叶半仙看着陆漫漫的背影。

他深深的叹了口气。

情劫,难免!

------题外话------

好啦,居然又晚了一个小时!

罪过罪过罪过!

小宅飘。

顺便提醒一句,月票本月不送就过期了。

你知道你过期的月票对宅是有多重要吗?!

千金重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