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欲加之罪(1)/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漫漫离开叶半仙的房间。

楼下,一诺和叶初玩耍在一起,尽管叶初对一诺不太热情,但整体看上去还是很和谐。

她下楼。

莫修远和叶恒的眼神就放在了她的身上。

她看了他们一眼,什么都没说,转身走向了一诺。

一诺有些依依不舍和叶初分别。

陆漫漫摸了摸一诺的头,抱着一诺离开。

莫修远也给叶恒说了声,跟着陆漫漫和一诺出了门。

门口处,林初辰在等他们。

莫一诺刚开始被陆漫漫抱着,看着林初辰在大门口,连忙从陆漫漫的怀抱里面挣脱开,飞奔跑向了林初辰,扑进了他的怀抱里,“爸爸你来接我了吗?”

林初辰点头,“嗯,我来接我家宝贝了。”

声音温柔而宠溺。

陆漫漫嘴角拉出一抹淡笑。

其实没有人现在让一诺改口叫爸爸,但是一诺似乎无意间就会叫林初辰爸爸,在她心目中,大概林初辰就已经是她爸爸了,也没有人觉得这样的称呼有什么不妥之处。

除了,莫修远。

莫修远的脚步,就这么戛然而止。

他站在他们不远处,看着莫一诺兴奋的跑向另外一个男人的怀抱里,看着陆漫漫温馨的笑容,缓缓过去。

而他……

他就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的温馨,一幕又一幕。

爸爸。

爸爸。

果然,当初的选择,是这辈子最大的报应。

他冷眸,突然大步越过他们身边,往自己的轿车上去。

三个人似乎都看了一眼他的背影。

也就几秒的功夫,没有引起什么波澜,他们又沉浸在了他们的家庭温暖之中。

林初辰将莫一诺抱进了小车后座。

陆漫漫坐在莫一诺身边,林初辰回到驾驶室,准备开车。

莫一诺突然想起到了什么,连忙叫着,“我要下车。”

陆漫漫蹙眉,“你什么?”

“我要下车,我有东西掉了。”莫一诺焦急无比。

陆漫漫打开车门。

莫一诺直接就钻了下去,她大步的往莫修远的小车上跑去。

当时,莫修远正让司机离开。

一回头,就看到莫一诺跑了过来。

心口还是会因为她这么一点点小举动,而有些感动。

他连忙让司机停了下来,打开车门,下车。

莫一诺急速的往这边跑过来。

莫修远甚至已经蹲下了身体,迎接她的到来。

莫一诺的小短腿直接在他面前停了下来,没有如期而至的拥抱,她有些气喘吁吁的说着,“白眼狼叔叔,我的娃娃还在你的车上,还好你还没走。”

所以这辈子,总是会遭遇无数多的,报应。

他做了太多残忍的事情。

老天都看不过去了。

他脸色紧绷。

紧绷到,一丝之间反应不过来。

每次在一诺身上,都是,自作多情。

他以为,他以为他们的相处,至少她会对他有那么一点点不舍。

他从地上站起来,在后座位上找到了今天在游乐场的玩具,递给一诺。

一诺结果之后,甜甜一笑,“谢谢。”

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转身,很快的扑进了站在不远处的陆漫漫怀抱里。

他就这么默然的看着陆漫漫抱着莫一诺回到车上,默然的看着他们的轿车,从自己身边开过。

但没有人摇下车窗,就算是客套的说声再见,也没有。

他冷漠的回到车上。

司机开车离开。

“去机场。”莫修远说。

原本打算再停留一天了。

现在似乎觉得,也没有什么必要了。

他看着突然响起的来电显示,接通,“叶叔。”

“阿修,你走了吗?”

“嗯,去机场。”莫修远回答。

“刚刚陆漫漫让我劝你,不要缠着他。”叶半仙直白道。

莫修远沉默。

他其实猜到了。

陆漫漫不会专程为了一个结婚日期来找叶半仙,她不会讲究这么多细节。

“阿修,你现在是一国统帅,你知道你肩负着的是什么吗?既然当初选择了这条路,既然你不得不选择这条路,我劝你,不要再执迷不悟,陆漫漫的追求没有错,你应该放她自由。”

“对不起叶叔,我做不到。”莫修远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情绪,“我对陆漫漫,没办法放手。”

“你知道后果吗?”

“我只会尽量避免。避免最严重的事情发生。”莫修远承诺。

“我不是不相信你,但我不支持你现在的所有行为。我听叶恒说了,这段时间你更忙了,忙到一天几乎没多少时间睡觉,有时候困了就趴在办公厅睡一会儿,这样下去,你只会将你自己给拖累。我知道你喜欢陆漫漫,但自古以来,江山美人难兼得,忠孝情义两难全。听叶叔一次劝,被一意孤行。”

“我知道你的好意,但叶叔,我这辈子得到的东西,真的太少。从出生开始,我就一直在失去。失去我的人生自由,失去我的父母我的亲人,失去我最爱的女人,甚至失去我的女儿。我其实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想过要为自己而活,我想,莫家江山,莫家江山,我一定要让我莫家的人,看到我们的江山,辉煌壮阔。但是叶叔……我并不快乐。叶恒大概给你说过,我坐在这个位置上,从没有由衷的开心过,而我真正最愉快的时光,是陆漫漫曾经陪在我身边,在我身边那段日子,我从未想到,原来日子可以过得这般的幸福,这么的害怕苍天易老。长到现在这么大,我从来没有为自己追求过什么,现在只想要为自己努力一次。”莫修远说得很平静。

平静的说着,补充道,“叶叔,谢谢你这么多年对莫家的付出,阿修会永记于心。”

“阿修。”叶半仙终究叹了叹气。

到今日今日,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劝慰莫修远的一切。

以前被他训练得像个机器一般,好不容易有了他自己该有的七情六欲,却硬生生,一次又一次的摧毁。

他说,“我是不是说过你有一个劫?”

“我知道,但我觉得我人生最大的劫数不是任何人,只是陆漫漫。”

“确实是她。”叶半仙直白,“她的命格在我的八卦中,到明年1月就结束。”

“……”莫修远蹙眉。

“我也觉得很奇怪。以前从未看过这样的一个命运安排,从明年1月之后的所有东西,我都算不出来。我知道你们你不信这些,但从玄学的常理来看,这样的命格已经算是奇迹,至少我这么大辈子一直苦研玄学,第一次遇到一个人的命格会复杂奇异到这个地步。”

“意味着什么?”莫修远不相信自己的命运安排。

但因为是陆漫漫,他却会因此而担心。

“意味着,陆漫漫可能1月就会死,也有可能,她的人生在1月之后,就是逆天而行!”

“逆天而行会有什么后果吗?”

“我没遇到过。”叶半仙说,“所以,我只是在观察。这或许会成为玄学上又一个典型案例,如果陆漫漫还能活着!”

莫修远有些沉默。

“给你说这么多,只是告诉你,你和陆漫漫的人生本来就不应该有交集,她的人生轨迹,不应该和任何人有交集!”叶半仙一字一句。

莫修远抿唇,“我相信人定胜天。”

电话被他挂断。

莫修远看着黑暗的文城街道,心口在那一刻,有些起伏不定。

什么叫做,逆天而行。

陆漫漫为什么会逆天而行!

叶半仙既然会这么告诉他,就一定是陆漫漫的命格和所有人都不一样,不管信不信这种所谓的迷信东西,但至少,在这个迷信的世界里,陆漫漫是特别的存在!

他拿起电话,按下号码,开口道,“叶恒。”

“是要我陪你出来喝酒吗?”那边有些吊儿郎当的声音,大概是以为,他又被陆漫漫气得呕血了。

“你暂时不用回到帝都了,就待在文城。”

“我是不是被你发配边疆了?”叶恒欲哭无泪。

他也没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啊?!

“帮我保护好陆漫漫和莫一诺。”

“你不是说,你不会让他们出事吗?”

“我不是神!”

叶恒蹙眉。

莫修远这是气急败坏了?!

口气这么差。

他还未开口说话。

那边就猛地将电话挂断了。

叶恒不爽。

这货是把脾气往他身上撒呢!

活该孤独终老。

他拿起电话给自己手下再次严肃严厉的交代了一番。

其实自从陆漫漫让他保护一诺开始,他就已经在暗处安插了很多人了,那些几乎都是他手上的精英,除非真的是天崩地裂了,否则绝对不会出一丝,意外!

……

陆家别墅。

林初辰将睡着的莫一诺从车上抱了下来。

现在已经很晚了,莫一诺的睡眠时钟早就到了。

她睡得很沉的窝在林初辰的怀抱里。

林初辰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床上,陆漫漫用热毛巾给一诺擦了脸,手脚,然后帮她盖上被子。

两个人离开一诺的房间。

陆漫漫突然拉住林初辰。

在林初辰准备回自己的房间时。

林初辰看着她。

陆漫漫说,“今晚去我房间吧。”

林初辰整个人真的有些,僵硬。

“趁我父母睡了他们不知道。”陆漫漫说,还笑了笑,“等他们发现的时候,反正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你就顶多不过再瘸条腿就是。”

林初辰被陆漫漫的话逗笑了,他温柔的摸了摸陆漫漫的头,就跟大哥哥对小妹妹一样,“是不是今天受到什么刺激了?”

“没有。”陆漫漫摇头,“莫修远今天倒没有为难我什么,我只是觉得,我们都已经谈婚论嫁到了这个地步,还一直各睡各的房间,显得矫情。”

“所以我不应该拒绝了。”

“你好意思拒绝一个女人的邀请吗?”

“不好意思。”林初辰说,“我去洗个澡就过来。”

“嗯。”陆漫漫点头,“我会洗得香喷喷的。”

两个人分开。

陆漫漫回到自己的房间。

她是真的决定和林初辰相濡以沫一辈子,真的绝对和他组成一个他们的家庭,她很喜欢林初辰给她带来的安心和温暖,她会先走出这一步,不是为了任何意气用事,她只是觉得,时机到了而已。

水到渠成,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少了那份轰轰烈烈,反而觉得这样的日子才是真。

她翻了一套稍微性感的睡衣去浴室洗澡。

他们都不是第一次。

但今晚是他们之间的第一次。

多少……

也会有那么一丝紧张。

她看着镜子中自己有些绯红的脸色。

今晚之后……

她应该会更加确信,她的路是对的。

……

隔壁房间。

林初辰也在洗澡。

他其实很紧张。

紧张到,洗澡的时候都有些错乱不堪。

他不是第一次,也经历了很多女人。

但那个时候完全是为了身体发泄,根本就不需要任何技巧不需要任何感情,只是麻木一般的顺应上头的安排,做一些本能的的动作,他毕竟是男人,很怕自己不够熟练不够那么有技巧,然后惹得她的不适……

听说。

一个成熟的女人,其实是很渴望,一个成熟的男人。

他心跳有些加速。

其实他虽然紧张,但也一直在期待。

一直期待,陆漫漫说,一起上床。

爱一个人,会想要拥有她的一切,身心全部。

所以此刻他真的觉得,自己在享受着冰火两重天。

他快速的冲洗完毕,就披了一件白色浴袍。

他将头发吹干,怕自己的湿润弄得她不舒服。

他身上也擦得很仔细。

从头到脚。

他看着镜子中那个有些紧张的男人,年过三十多,从没想过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会这般的,无措。

他咬牙,打开浴室的大门,还是走了出去。

他站在陆漫漫的房门口。

他知道陆漫漫的房间没有锁门,但他还是敲了敲门。

敲门两声。

没人应答。

他想,或许他和自己一样紧张,女人也会害羞也会矜持。

他抿唇一笑,大胆的推开房门。

一推开房门,就听到一阵撕心裂肺的呕吐声。

林初辰整个人吓了一跳,连忙顺着声音跑进了浴室,看着陆漫漫穿着一套性感的睡衣,趴在马桶上,不停的呕吐。

“怎么了?”林初辰蹲下去,手温柔的拍打她的后背,在尽量让她放松。

“呕……呕……”陆漫漫又呕了几声,身体就缩成了一团,但就是什么东西都没有吐出来。

林初辰被吓到,“我送你去医院。”

“等等。”陆漫漫叫着他,“可能是吃了什么东西,就是胃里面有些难受,其他没有什么反应。”

“你这样了还说其他没什么反应,万一食物中毒怎么办?”

“应该不是。”陆漫漫擦了擦嘴角。

刚刚通红的脸,现在稍微冷静下来,脸色就有些不太好了。

“还是去医院看看。”林初辰将她从地上扶起来。

“今晚怎么办?”陆漫漫说。

胃里面其实一直有些难受。

“以后有很多个今晚。”林初辰一字一句。

没有什么比她身体更重要。

陆漫漫嘴角一笑,“你就这么能忍得住。”

“我能。”林初辰很肯定。

“只能说明我魅力不够了。”陆漫漫满脸失望。

林初辰连忙紧张的解释道,“不是的不是的,我只是更担心你的身体。”

“我身体我知道。”陆漫漫说,“不会有事儿的。”

然后,她就踮起脚尖,准备去吻他。

想来。

他们好像还没亲吻过。

两个人的最亲密的举动也就是牵手拥抱。

这么一想,他们之间好像还很单纯。

她突然觉得彼此都很亏。

陆漫漫的唇,靠近林初辰。

刚靠近。

那一刻似乎还没有感觉到彼此的气息,陆漫漫忍不住胃里面又一阵难受。

她猛地蹲下身体,趴在马桶上吐了几下。

林初辰是真的被她吓到了,他说,“我送你去医院,不能说不,我马上去换衣服,你稍微舒服了点也去换衣服。”

陆漫漫只得点头。

反正,总是这么多那么多事与愿违的事情。

她只能用好事多磨来形容自己。

她就是感觉到很莫名其妙,为什么会突然有这么大的身体反应,其实这几天偶尔会有有点反胃,但都是那种不太明显的反胃,只是觉得胃口不太好,她以为是这段时间的冷空气导致她有些小感冒。

她其实没怎么在意。

却没想到,今晚上会这么的严重。

她吐了一阵,擦了擦嘴角,准备换外出服。

刚拿起衣服,电话响了。

陆漫漫随手拿起电话,看了一眼,“古歆。”

“漫漫……”古歆叫着她,声音很压抑,很压抑。

陆漫漫还真的没有听到过古歆这样的声音,似乎是情绪很不稳定。

“怎么了?又被翟安刺激了吗?”陆漫漫询问。

“不是。”古歆说,“我是被自己刺激了。”

“到底怎么了?”

“你给我出的主意,我成功了。”古歆说,似乎是压抑了一秒才说道,“原来我真的怀孕了。”

一字一句,说得清清楚楚。

陆漫漫整个人反而在那一刻顿了一下。

“我这几天有些不舒服,身体很难受,我以前怀孕的时候就是这样,一直不停的呕吐,一直在不停的呕吐,结果用早孕试纸测了一下,果然是两杠。”古歆解释的时候,整个人其实是真的有些不知所措的,“现在翟安有了未婚妻,我这倒是还该不该要?!”

“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吗?”

“就是没有打算,也不知道该怎么打算!我总觉得以我现在和翟安的关系,我怕他直接送我去医院做人流,倒不如……”古歆咬牙,就是说不出口,憋了好半响似乎才开口道,“算了,我暂时先不告诉他了,还是等我自己想明白怎么做吧!”

“我劝你告诉你翟安。”陆漫漫一字一句。

“我知道我应该告诉他,但是先给我点时间,我现在觉得我真特脆弱,可能翟安一个稍微有些厌恶的眼神,我就会崩溃。目前知道我怀孕的人就知道你而已,漫漫,你一定不要给任何人说,包括翟安,我的事情,这次我想自己来解决,如果解决不好,那也是我的命如此。”

“嗯。”陆漫漫点头,“我不会插手你的事情,我只会给你建议,至于你要怎么做,古歆,你一定要想好。人可以在一个地方犯一次错误,但不能一直不停的犯错,这样,老天也不会帮你。”

“嗯嗯。”古歆重重的点头,“不早了,我就不说了,你早点睡,晚安。”

“晚安。”

陆漫漫挂断电话那一刻,其实心情更加沉重了。

呕吐不停呕吐不停,所以……怀孕了。

她那一刻,反而也有些不敢确定了。

此刻,房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陆漫漫整个人吓了一跳,想的太深入了,都已经忘了,林初辰说待她去医院。

她调整情绪,起身打开房门。

林初辰看她还没有换衣服,看着她性感的睡衣下,黑色内衣裤如此的若隐若现,他喉咙微动,“怎么还没有换衣服。”

“我感觉好多了,又突然不想去医院了。”陆漫漫说,笑着说。

林初辰看着她。

“这么晚了,不想出门。”陆漫漫有些任性的说道,“如果明天还这么难受,我再去,我觉得可能是吃了什么冷东西导致身体有些反胃,去了医院也只是输水而已,我不想输那么多水。”

林初辰打量了她一番,总觉得此刻的陆漫漫有些奇怪。

但也不具体看不出来,哪里奇怪。

“你真的没事儿了?”林初辰关心的再次问道。

“没事儿了没事儿了。”陆漫漫直白,“你赶紧去睡觉吧,我睡一晚上就好了。估摸着,老天爷还是觉得,咱们得持证上岗!”

林初辰脸红了笑了一下,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谁让你那么心急了。”

陆漫漫嘟嘴。

林初辰笑着说,“那你早点休息,如果身体不舒服,马上叫我,我送你去医院。”

“嗯。”

林初辰离开了她的房间。

陆漫漫看着他的背影。

整个人其实很不淡定。

千万千万不要是她心里面想的那样,如果是……她真的会很恨莫修远,真的会很恨这个男人!

……

第二天一早。

陆漫漫还未醒,胃里面又开始难受了。

她趴在洗漱盆前,看着自己有些苍白的脸色。

怀一诺的时候,她基本没有怎么孕吐过。

只是,当时有妊娠期厌食症,但和现在的症状不同。

她的体质应该不会呕吐。

所以,不应该是怀孕了。

她这么安慰自己,但心里面还是有些说不出来的压抑。

她吐过之后,拍了拍自己的脸色,然后让自己看上去好了很多,换了一身衣服,简单上妆,出门。

今天要去上班。

新开的公司,老板在,员工工作更有积极性。

她下楼,林初辰也正好下楼。

看着她此刻的模样,因为化妆了,因为她自己也努力让自己精神了起来,所以看不出异样。

“没事儿了吗?”

“没事儿了。”陆漫漫笑着说。

林初辰放心的点了点头。

两个人下楼,去吃早餐。

陆漫漫闻到早餐味,就有些控制不住了,但好在,没有真的表现出来,她还能控制住自己,只是吃得很慢。

何秀雯一边吃着早饭,一边对陆漫漫孩子啊絮絮叨叨个不停,说昨晚上太晚把一诺接回来了,以后莫修远要抢也不能让他带走一诺了,害她担心了一天,就怕一诺给莫修远拐走了。

陆漫漫就这么默默的听着,也不顶嘴。

何秀雯念叨了一阵,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说道,“对了,日子看好了,下周三28日领证,你们可以去民政局拿结婚证,是个好日子。”

“怎么突然就确定了?”陆漫漫看着何秀雯。

她记得昨晚上她离开的时候,她父母都还在争执。

“一旦我和你妈意见不统一的时候,什么时候不是听她的。”陆子山无奈的说着。

陆漫漫笑了笑,“好,你们看好就行了。”

“你们定的拍婚纱照是多久?”何秀雯询问。

“这周末。”陆漫漫说,“和翟安约好的,今天我再和他确定一下。”

“嗯。”何秀雯点头,是真的很上心她的婚礼相关,“我和你爸今天去帮你订酒店举行婚礼。”

“妈,暂时先不用了。”陆漫漫没给她说关于这段时间莫修远做的手脚,“我们在考虑要不要举行婚礼,毕竟我二婚,不想这么张扬。”

“你不张扬,你在电视台宣布什么结婚?!”

“所以让全国人民知道就行了啊,仪式什么的,从简,哎呀。反正你不管就是了。”

“你这孩子真是,婚姻是大事情,应该有个见证的。”

“我知道啦,回头我和初辰商量好了,会给你们一个结果的。”

“行了行了,反正妈一把岁数了,也不中用了,你也不会听妈的了。”何秀雯感叹。

陆漫漫实在是无语。

何女士以前真没有这么幼稚的。

她安慰了几句,匆忙吃过早餐,就和林初辰一起去上班了。

陆漫漫胃里面其实一直有些不舒服,但……不觉得会有什么?!

她其实不相信。

甚至是,有些逃避。

两个人到达公司后,各自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秘书张翠又回来了。

听说她的新公司成立,二话不说,是直接辞职,才来应聘的,根本没有给自己留后路。

陆漫漫其实还是有些感动。

张翠恭敬的把这几天公司的一些开展情况汇报。

陆漫漫听得有些恍惚。

张翠也发现了,“陆总是哪里不舒服吗?”

“没什么,可能是昨晚没有休息好。”

“是因为马上要结婚了,所以兴奋过度吗?”张翠总是一本正经的说着一些分明是玩笑的话。

陆漫漫笑了笑,“你想多了。”

“我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你和林总会重新在一起。当年其实我就觉得你们很配了,工作上的林总和你,简直就是天生一对!”张翠由衷的说着。

“我怎么闻到了一股酸酸的味道。”陆漫漫嘴角一笑。

张翠脸有些红,“我以前是很喜欢林总,但是现在陆总你和他在一起,我是真心祝福。”

“我知道,我只是提醒你,你也老大不小了。”

张翠低头。

是啊。

但就是……还这么的单着。

“好啦,你先出去吧,剩下的我自己看就行了。过几天我和初辰会有些事情忙,到时候你帮我多看着点公司的情况,辛苦了。”

“一定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陆漫漫淡笑着,让张翠离开了。

离开后,她顺了顺自己的胃。

现在没有强烈的呕吐感,但明显,一直觉得胃里面难受。

她看着突然响起的电话,接通,“古歆。”

“陆漫漫,你看今天的新闻了吗?”古歆说。

“什么新闻?”

“也不是什么新闻,就是现在有个微博上发了一条信息出来,照片中是莫修远和莫一诺,现在在微博上转载率很高,评论很多,说是最萌的一对父女,因为莫修远戴着口罩什么的,又低着头是看不出来是他,但我一眼就看出来了,现在热度高着呢,我就是给你说一声,呕……”那边突然呕吐了一下。

陆漫漫觉得自己胃也不舒服了,她淡淡的说着,“昨天莫修远带一诺去了游乐场。”

“我就说……话说,你决定让一诺认莫修远了吗?呕……”古歆又在呕吐。

陆漫漫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你能不吐吗?”

“我特么也控制不住啊,一有什么消息不第一时间给你讲吗?我也怕一诺被人肉啊,呕……”那边又没忍住,“你真是不懂我的用心良苦。”

“好啦我知道了,你还是去看看医生吧,听你吐我都受不了了。”

陆漫漫将电话挂断了。

她胃里面真的翻滚得厉害,但也知道,古歆确实是怕一诺被人推上了热点。

她连忙打开手机,搜索到那条微博,想了想,给莫修远打了电话。

莫修远是很诧异陆漫漫会主动给他来电。

他其实有些紧张。

“昨天你带着一诺出去游玩的照片被人拍了下来,现在微博热点指数很高,我希望你能够让她删除,我不想一诺曝光在大众面前。”

“好。”

“麻烦了。”

“陆漫漫。”莫修远叫着她,“一诺也是我女儿。”

陆漫漫已经挂断了电话。

她现在对莫修远……说不出来的排斥。

特别是。

如果,身体真的有什么异样。

她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儿,想了想,准备起身自己去药房。

有些事情,该面对的时候就要面对。

她打开办公室的门,就看到张翠有些急促的正准备进来找她,看着她出来连忙说道,“陆总,公安机关有人过来,说找你约谈。”

“怎么了?”陆漫漫蹙眉。

公安机关的人员已经直接走了来,四个人。

一个带头人,持证说道,“陆漫漫小姐你好,我是文城公安局大队长刘兆丰,现接到知情人举报,怀疑你和一起洗黑钱势力有关,需要你协助调查。”

陆漫漫看着面前的人。

“不好意思,我们也是公事公办,麻烦陆小姐跟我们回警局一趟。”

“我需要见我的律师。”

“你现在可以通知他直接到公安局。”刘兆丰直白。

陆漫漫看着面前的人。

林初辰也接到了消息,从办公室赶了出来,“怎么回事儿?”

“初辰,我现在跟着他们去警局,你帮我找律师。”

“发生什么事情了?”林初辰紧张的看着她。

“欲加之罪。”陆漫漫冷笑着,就丢下了这么一句话。

林初辰就这么看着陆漫漫被人带走了。

他控制着心里的紧张情绪,很冷静的打通了他们公司聘用的律师,然后让通过他的关系,找到了文城最好的律师,带着去了公安局。

陆漫漫被公安机关带到一个封闭的房间里面。

两个警察在审问她。

她一言不发,要求见律师。

警察也不逼迫,封闭的空间安静无比。

陆漫漫那一刻其实是冷静的。

能够陷害她的人无非就是两个。

一个是南玥椿,一个是莫修远。

南玥椿应该是想要用所谓的“正规途径”将她绳之以法,但她手上有南玥椿的把柄,她就不怕她威胁吗?!

如果不是南玥椿,那就是莫修远。

最好阻止她和林初辰结婚的方式,就是给她判刑。

还真是,什么都想的出来?!

她冷眼看着面前的警察,一会儿,律师被人带着进来。

陆漫漫和他简单问候两句。

警察开始问话,“陆漫漫,我们收到举报,怀疑你和我们现在在差的一起洗黑钱势力有关,我们查过你的个人账户了,你有至少5000万的资产是不明来历的消失了,近几年一直在陆续增加,我们查不到资金流向,而你的大资产走向,和我们正在查的一桩案子金额基本吻合,我们希望你可以坦白从宽,配合警方调查,法律会根据你的态度进行判决。”

“我什么都没做,你就认定一定是我做的吗?你们从哪里查询到,我有一笔巨额资金不明来历的消失?!”陆漫漫看着警察,“你们警察破案,就是靠猜测的吗?!”

“陆漫漫,请你尊重我们人民干警!”

“也请你尊重我!”陆漫漫直白道,“我只会给你说,我的资金所有流行清清白白,我不知道你们口中公司所谓的洗黑钱的事情,这和我没有关系,你们只是怀疑我的资金流向但没有任何证据说明我和对方有任何交集,你们现在没有权利拘留我,我现在要求离开!”

警察看着陆漫漫,被她堵得有些说不出来话。

陆漫漫也没有给警察时间,对着律师说道,“麻烦你帮我办理手续。”

“是。”律师对着警察说道,“我当事人说得有理,你们没有确切证据不能对我当事人进行扣押,我们可以配合你们的调查随传随到,但没有那个义务留在这里,我当事人要说的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还希望你们公事公办。”

警察面面相觑,然后似乎又请示了领导。

这么折腾了几个小时,陆漫漫从警察局里面出来。

刚出来。

门口处一堆记者。

陆漫漫被围困了起来。

林初辰也在警察局里面等她,没有看到门口这么多记者在。

记者的围困,让陆漫漫脸色有些难看。

“陆小姐,听说你洗黑钱是真的吗?”

“陆小姐,你全国富豪榜第二名,在短短时间能够有这番成就,是因为你在帮着黑暗势力洗钱吗?”

“陆小姐,麻烦请问,你的个人资产中,有多少是来自于洗黑钱所得?”

“陆小姐,你这么做的原因是不是因为,你迫切的想要得到认可,毕竟当年,你和统帅之间,你以狼狈退场!”

……

吵乱的声音一直在耳边此起彼伏。

陆漫漫脸色冷漠。

对着面前拥挤无比的记者一字一句的说道,“我的钱清清白白,我不需要得到任何人的认可,也不需要给你解释,法律会给我一个公道,我只会告诉你们,现在你们越是诽谤,之后你们只打耳光越是更响!”

丢下一句话。

陆漫漫看了一眼林初辰。

林初辰用蛮力推开了记者,带着陆漫漫离开了。

“林初辰,对于陆漫漫洗黑钱,你有什么看法,你还会和她结婚吗?!”一个记者大声从后面问道。

林初辰离开的脚步顿了顿。

他回头,对着记者狠狠说道,“陆漫漫不会做任何犯法的事情,我和她的婚姻,也不会因为任何而改变!我无条件相信她!”

陆漫漫主动拉着林初辰的手。

林初辰回头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嘴角一笑,她现在需要他的无条件相信!

------题外话------

今天准时更新了!

……

月底咯。

月票月票。

月底咯。

月票月票!

放心吧放心吧,亲们一直担心会不会是悲剧?!

小宅正面的回答你们。

不是。

大结局很圆满。

群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