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欲加之罪(2)反击/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轿车在文城繁华的街道上,行驶。

林初辰开的车,从拥挤的记者围困中,带着陆漫漫回到车上。

陆漫漫和律师坐在后面。

律师在对她关于洗黑钱这起案件做分析。

陆漫漫听得有些不在状态。

她眼眸飘向窗外,到此刻突然才想起,上一世的下个月,就是她突然去世的日子。

这一世,还会重蹈覆辙吗?!

她甚至在怀疑,这重新活过来的7年,是不是只是她的悬梁一梦。

眼眸微动。

莫名就想起了上一世死的画面。

也是这么冷。

文城的街道也是这般的繁华,这般的张灯结彩。

她说,“张律师麻烦了,我现在想静静。”

张律师有些诧异。

一般人遇到这么大的案件,应该都急得不行了吧,很多人都把希望放在了律师身上,而她却这般的淡定甚至到有些漠不关心,他刚刚给她分析的时候,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她不太上心。

他说,“陆小姐,洗黑钱的罪名在北夏国而言,不小,何况你的金额庞大,陆小姐千万不能灰心,也不能掉以轻心。”

“谢谢张律师的提醒,我知道。”陆漫漫笑着说,“我先送你回事务所。”

“案件上面你有任何可以洗脱罪名的证据,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嗯。”陆漫漫点头。

林初辰将车子看向了事务所,张律师不放心的再提醒了几句,才下了车。

车上,就剩下林初辰和陆漫漫了。

林初辰直接开车往别墅去。

他说,“你是不相信他?”

“不是。”陆漫漫摇头,“我只是觉得没必要打这场官司。”

林初辰笑了笑。

陆漫漫这个女人,总是会有惊人的爆发力。

不管在任何时候,只要她愿意。

车子往陆家别墅开去。

别墅外就有记者很多拥挤在大门口,不过被保安给制止了,这里属于高级富豪区,安保很严格,狗仔是进去不到的,只得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车往别墅区开去。

林初辰看着拥挤的记者,忍不住说道,“你的事情总是能够引起轰动。”

“也不看看是谁在背后做的手脚。”陆漫漫有些讽刺。

林初辰点了点头。

似乎都心知肚明。

车子听到陆家别墅大门口。

陆漫漫下车进去。

大厅中,陆子山和何秀雯明显是激动的,看着他们回来,连忙上前,“漫漫,怎么回事儿?”

“妈,别紧张,我没事儿。”陆漫漫说,“我没有做过。”

“漫漫你就是半点都不让妈放心啊。”何秀雯忍不住感叹,“之前你不回到文城就算了,现在回来,又摊上这么大的事儿,我们家祖坟是不是没有埋正啊!”

“好啦妈,你别杞人忧天,我不会有事儿的。”陆漫漫安抚道,“我发誓,这事儿我会很轻松就能解决。”

何秀雯不知道自己女儿哪里来的能耐,但她就是很容易相信漫漫的一字一句。

“我现在有些累了,我回房休息一会儿。”陆漫漫说。

“去吧。”

陆漫漫往楼上走去。

林初辰看着陆漫漫的背影,是真的能够感到她满身的疲倦以及心里有些压抑的情绪。

大概是真的很厌烦,这样一次又一次被人挑衅。

她回到房间。

刚进房间,没有忍住,就跑到厕所呕吐了。

刚开始在警察局,遇到事情会很容易忘记自己的胃里不适,但现在一离开,从整个车上到现在,一直处于想要呕吐的状态,但她不想让初辰知道,所以忍了一路。

她吐了一番。

其实也没有吐出多少东西,就是很反胃。

她擦了擦嘴角,洗了脸,让自己看上去脸色不至于太差。

她深呼吸,从浴室出来,走向外阳台。

文城的冬天真的很冷。

湿冷湿冷。

她感受着文城有些寒冷的风,准备打电话。

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讽刺一笑。

终究还是先接通了,“喂。”

“陆漫漫,你现在在哪里?”传来莫修远,似乎隐约有些急促的声音。

“我在家,但是你别过来找我。”陆漫漫直白,“我不需要你的猫哭耗子。”

那边似乎是怔了一下,他说,“你在怀疑我?”

“否则你觉得我应该怀疑谁,这么大的罪名扣在我的头上,除了你谁还敢这么做?!我想了想,能够阻止我和林初辰结婚的方法,与其你做那么多手段,不让我买房,不让我找地方举行婚礼,不让我做很多事情,倒不如直接把我送进去,送进去,你什么都不用做了。”

“所以,你觉得是我在陷害你是吧?!”莫修远问她,听不出来口气,就是在问她。

“我找不到还有其他谁。”

“果然,我原来这么卑鄙!”

那边猛地一下将电话挂断了。

陆漫漫冷冷的看着电话屏幕,就跟此刻感受到的寒冷一样。

她抿唇,播下了自己刚刚想要拨打的电话。

那边很快接通,“你好,陆小姐。”

“你好,德伦先生。很抱歉这么晚了打扰你,不知道是否影响到了你的休息?”

“我们之间的时差大概也只有6个小时,现在我这边刚黑,正准备吃晚餐,陆小姐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吗?”

“是的。”陆漫漫也不推脱,“我遇到点麻烦,还希望德伦先生可以出面。”

“陆小姐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一定竭尽全力。”

“谢谢德伦先生。”

陆漫漫笑着感激。

很多时候她其实只是想要默默的去做一些事情,但明显,事与愿违。

……

从陆漫漫爆出洗黑钱的消息起,陆漫漫的新闻再一次霸占了好多新闻头条,跟疯了一般,陆漫漫在北夏国,家喻户晓。

这个女人,神奇得让人难以想象。

一会儿高得吓人,一会儿低得崩溃。

就是这么一个从头到脚都是新闻点的女人,媒体一秒钟都不会放过。

陆漫漫被人一直诽谤着。

古歆又是一边呕吐一边给她打电话然后一边又在骂人,陆漫漫听着都觉得累。

挂断古歆的电话,陆漫漫回到客厅。

客厅中陆子山和何秀雯一直陪着一诺玩。

一诺看到她过来亲热了一番,又去和外公外婆玩游戏。

林初辰就在旁边默默的看着他们。

陆漫漫总觉得,这就是她想要追求的幸福。

她坐在沙发上,林初辰的旁边。

“这么快就休息好了?”

“嗯,也解决好了。”陆漫漫直言。

林初辰知道陆漫漫的一切,但还是为她的所有感到惊叹。

他说,“要看会儿电视吗?”

“嗯。”

林初辰打开电视。

两个人随意看了一些娱乐新闻。

娱乐新闻中,也免不了播报一些她今天上午在警察局的事情。

当然电视台不会如新闻端上面那般极端,但不得不说,她的消息真的是随处可见。

林初辰说,“你觉得会是谁在陷害你?”

陆漫漫嘴角一笑,“管他是谁,反正,我不会让对方得到一点点好处!”

“对了,刚刚手机弹出来一条新闻,说国际慈善大师德伦先生明天将来北夏,为他的慈善事业做巡讲,定在了文城。”林初辰突然想起,开口道,“是你主动邀请的?”

“嗯,他欠我一个人情。”陆漫漫说。

“我总在想,要是让对方知道了你5000万资金的流向,会不会,气得直接跳楼!”

“我也想知道。”陆漫漫嘴角一勾。

一股冷冷的弧度,明显得很。

翌日。

整个北夏国就传来了关于德伦先生突然到访北夏来做慈善巡演的事情,德伦先生德高望重,是E国皇族伯爵,从他刚成年开始就一直致力于全世界慈善事业,他的慈善机构在全世界名声响动,资助的慈善基金遍布全世界,被无数传扬。他其实没有任何政治权利,E国的皇族不涉政,传统世袭,但他无论走在任何地方,任何国度,都会受到当国最高领导人的接待,全世界人民给了他一个共同的称号,叫做上帝之子,他甚至已经代表着福气,所以很多人民迫切的希望他能够出现,给当地带来幸运!这是任何一个不管多德高望重甚至是联合国最高领导人都无法达到的一个境界。

因此,德伦先生突然到北夏,新闻瞬间就可以将陆漫漫的新闻给压了下去。

这其实不是他第一次到北夏,以前去了北夏一个偏远的村庄,给当时的偏远地区资助了实验小学,同时修建了公路增加了桥梁,事隔经年,德伦先生这些年的脚步几乎都放在了非洲一些贫穷的国度,很少再踏入其他亚洲等国家,突然亲临文城这个奢华的都市,才会让人如此震惊。

当天晚上。

德伦在文城最高世博会中心举行慈善巡讲,一方便以公益的方式介绍他伟大的慈善事业,他的成就真的是可以直接震撼到人的内心深处,这不是哪个成功企业家或者伟大领导人能够给于人的心灵洗涤,这只有德伦这位大慈善家才能够做到的传播!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更多的人加入慈善事业,他们的慈善宗旨是,“这个世界不能缺少爱”!

陆漫漫其实很喜欢这句话。

很喜欢。

不管多薄凉的性格,她都会用这句话来勉励自己,然后她会觉得,其实这个世界不是自己想的那么冷漠。

她还有很多人很多事值得去爱。

也就是这样,她会选择加入慈善事业。

当时,她其实钱不算特别多,但也不算特别少,她陆陆续续匿名的方式给德伦慈善机构寄去了巨额资金,每次对方的回信都是德伦亲自书写,表达对她的感激,并希望她能够出现在和他一起宣传慈善的世界舞台上她当然是拒绝了,她只希望对方把她的善款拿去资助更多的孩子,她希望能够给那些无家可归的孩子更多的希望。

自从当了母亲之后,她真的是看不下去,任何一个孩子哭泣的脸庞。

当然,能够给予慈善事业捐资的人并不是只有她,且不是只有她的金额最庞大,加上很多真正愿意做慈善的人其实都不那么喜欢露面的,德伦先生也没有特别在意,而真正让彼此产生更深感情,准确说是德伦先生觉得自己欠了她一个人情是因为,德伦在两年前因为自己最信任的属下没有经得住金钱的诱惑而最终将钱财转移卷走并逃走的事情,当时德伦先生正在筹备一个慈善机构,设立在非洲,因为钱财的突然缺失而举步维艰,消息发出来之后,陆漫漫是第一个人,直接打款了1千万过去。

德伦先生给她的回信邮件上说,亲爱的陆小姐,上帝欠你一个人情,德伦会随时兑现。

所以这次,她让德伦来到了文城。

当天说,当天德伦答应,当天发布消息,然后带着他的团队,当天启程,没有经过过多的宣传,第二天晚上,就出现在了文城这个大舞台上。

大舞台能够接纳的人不多。

因为时间紧急,德伦是直接联系的北夏国统帅,让他帮他直接安排的参加人员,同时邀请了统帅和夫人。

德伦的声望,任何人被邀请都是荣幸的。

所以整个会场,没有一个空座,而且所有人都自发的安静,特别的安静,看着那个已经明显有着深深皱纹的外国老头德伦,在激情昂扬的说着他的慈善事业,伟大的慈善事业。

陆漫漫坐在一个不太引人注意的角落。

邀请函中,并没有她的名字。

毕竟,她现在官司缠身,负面新闻不断。

可她不需要邀请,她是德伦先生的重要嘉宾。

慈善演讲结束之前。

德伦先生慎重的开口道,“选择在北夏国选择在文城突然做一个慈善演讲,是一个伟大小姐的对我的邀请。我曾经欠她一个深深的人情,是她在我慈善事业的艰难期给了我最大的资助,这些年,我去过很多国家走过很多贫穷的地方,见过很多残忍的事情,我看过太多的人性悲凉也被很多热心温暖所感动。我很荣幸,这个伟大的姑娘来自于我们北夏国,我曾多次邀请她和我一起走上世界的舞台,哪怕只有一次,让我当众对她表示感谢,让我代替那些享受慈善资助的人对她表示感谢,但她都委婉拒绝。”

“直到今天,今时今日,她答应出现在这个地方。听说,她现在正面临一些麻烦,而我觉得有必要也有那个义务,为她澄清一些事实。”德伦说,眼神往一个角落看去。

角落很黑。

整个大舞台,除了德伦先生站在的舞台中央打着一束白光,其他地方,都黑暗一片。

即使如此,现场所有人,还是都转头看向了那个方向。

看不太清楚。

但隐约觉得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她低着头,很冷静。

“有请我最伟大的慈善小姐,陆漫漫。”德伦开口,宣布。

现场,一片哗然。

陆漫漫?!

陆漫漫吗?!

所有人的视线,追随者那个被几个人带领着往舞台上走的人影。

随着人影的移动,缓缓出现在了那个聚光灯下。

她穿着黑色的礼服,简单的装扮下,依然让人觉得美得璀璨。

她嘴角带着浅笑,和德伦先生礼节性的拥抱了。

在所有人的震撼中,看到她出现在德伦先生的身边,那么璀璨。

“怎么可能是她?!”南玥椿不相信的说道。

怎么可能是陆漫漫?!

伟大的慈善大师德伦先生口中想要感激的人,怎么可能是陆漫漫?!

不。

这不可能是真的!

除非,这个德伦是假的。

这个人肯定是假的。

肯定是陆漫漫的安排,是陆漫漫制作的假象。

她无法接受,无法接受,陆漫漫再次,再次以让她崩溃的方式,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直直的看着舞台上的陆漫漫,看着她和德伦先生自然的相处模式。

她可以承认陆漫漫的美丽,可以承认陆漫漫的做事能力,可以承认陆漫漫被莫修远这么深深的爱着,但她无法承认,甚至是没办法接受,陆漫漫的人性可以高尚到这个地步。

陆漫漫和她一样,是一个不折手段的女人!

她不会在慈善事业上,得到这份尊重。

她唯一可抨击她的就是她的任性,她恶毒的任性,现在……被她这么硬生生的,反击,反击得她,毫无能力接招。

她听到安静的大厅中,想起德伦先生的慈祥而厚重的声音,他说,“请北夏国最伟大的领导人莫修远统帅和夫人上台,为陆漫漫小姐,授予德伦慈善事业最高慈善勋章。”

现场响起有些激动人心的音乐之声。

南玥椿木讷的转头看着莫修远。

她也看到他严重的震撼。

但他的震撼和她的情绪不同,她是恨,而他……似乎是爱。

越来越爱。

不!

她无法接受心里的落差。

无法接受陆漫漫这般的,万众瞩目,这般的被世人说敬仰。

面前,多了几个工作人员,在礼貌而热情的邀请她上台。

她不去。

她怎么可能,屈就自己的身份,上去给陆漫漫颁奖。

颁这个据说全世界不到5个人才会得到的慈善勋章,这其实不是因为捐献的资金多就可以得到的,这是德伦慈善机构,根据她的慈善行为而评定的。

她看着莫修远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她甚至看到,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显得如此的慎重。

莫修远转头看了她一眼。

看着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没有邀请她。

直接跟着工作人员上台了。

她被遗留在了台下,看着莫修远一步一步走向陆漫漫。

她一直都知道,他们很配。

两个人,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灯光下,莫修远站在陆漫漫的面前。

全场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在了他们身上,都看着他们,仿若看到了他们曾经在一起的画面。

德伦先生亲自将一个金色的勋章递给了莫修远。

莫修远恭敬的接过来,然后靠近陆漫漫,俯身,亲自将那枚金色的勋章,挂在了陆漫漫的左胸膛前,修长的手指灵活的帮她系着勋章,睫毛垂下,眼神很认真。

她开口,用台下听不到的声音,在莫修远耳边开口说道,“是不是觉得很诧异?”

“是。”他点头。

陆漫漫嘴角冷冷一笑。

她习惯莫修远的不动声色。

“我很骄傲。”莫修远突然开口道。

陆漫漫眼眸微动。

“恭喜你,陆漫漫。”他系好,微退了两步。

全场响起掌声,响起祝福的掌声。

两个人并肩而战。

两个人,出现在一个聚光灯下,耀眼璀璨。

那一刻,似乎有人心里有着感触,仿若这才是一国统帅和夫人应该的打开方式……

想来,如果当年不是一些原因。

能够这么持续现在众人眼前的,就应该是他们。

就应该是莫修远和陆漫漫。

现场的掌声,真诚的掌声此起彼伏。

德伦先生说了些客套的话,恭送陆漫漫和莫修远下台。

接下来,就会有一个简单的善款捐献。

陆漫漫提前就已经将自己那一份捐献了出去,所以不用到最后一个环节才离开,她下台后,直接转身就走了。

莫修远跟上她的脚步。

他大步走过去,拉着她,“陆漫漫。”

陆漫漫被她大手拉住。

林初辰在门外等她,她没有邀请林初辰出现就是因为,他不想林初辰和莫修远在一个公众场合。

她甩了甩他的手,帅不到。

她抿唇,“统帅有事吗?”

“你洗黑钱案件不是我动的手脚。”莫修远解释,试图解释。

他其实不喜欢去解释,但他知道,如果他不说,她就会认定。

而他,真的是怕了被她这么误会!

陆漫漫嘴角淡笑了一下,“对我而言其实不重要,你做与没做,对我而言,都起不了什么作用,而你也看到了,所谓的那些阴险狡诈不折手段,我都可以处理得妥妥当当,而做这么多我只是为了让你明白,你做任何事情,我都不会妥协,顶多,你就真的杀了我,反正你也杀人成性,多我一个也不多。”

“你为什么就不信我?”莫修远问她,“我没有做过你口中说的所有龌龊的事情!我也不会杀了你!你非要用这样的目光来看我吗?!”

“因为你,不值得信任。”

------题外话------

好啦,宅知道更新少。

所以下午二更。

但是二更时间可能比较晚。

大概8点左右。

亲们群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