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欲加之罪(3)/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你不值得信任!”陆漫漫一字一句,狠狠地说着。

此刻,慈善演讲没有结束,整个走廊上几乎空空如也。

零星有几个安保人员,看着他们,也没有谁敢上前。

陆漫漫的话,就这么深深的传入了莫修远的耳膜中。

他就这么看着她。

总是会因为她简单的几个字,气得丝毫没办法淡定。

他眼眸一冷,直接拉着她往另外一个特殊通道走去。

陆漫漫穿着极高的高跟鞋,身上是一件黑色礼服长裙,面上只披了一件厚外套,但是这么走出去,还是会冷。

她几乎是被莫修远愤怒的拖走的,脚步错乱不堪。

安保全部,漠视。

陆漫漫也没有大吼大叫。

她没有这么不理智,惹来众人围观。

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长长的走廊上,南玥椿就这么站在厅口看着他们,看着莫修远紧紧拽着陆漫漫的模样,即使看得出来他愤怒,但不影响,他对陆漫漫绝不放手的决心。

她就这么冷冷的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她的面前。

陆漫漫一路被莫修远拖到了他的轿车上。

他参加任何活动都是专用通道,所以他的车也会停在很特殊的位置,没有人可以靠近。

陆漫漫被他蛮力的推进了小车内。

在车边等候的司机连忙坐进驾驶室,刚坐定,就听到莫修远冷冰的声音狠狠说着,“下去!”

司机连忙又下去,将车门关了过来。

封闭的空间,就只有莫修远和陆漫漫两个人。

外面的夜灯很亮,照耀在小车内,能够清楚看到彼此,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

陆漫漫保持着她的沉默。

她能够感觉到莫修远的怒火,但她没有必要去,安抚他。

两个人的空间总是这般僵硬而压抑。

莫修远突然靠近她。

陆漫漫感觉到他的气息,眼眸视线从窗外转动,看着近距离下的莫修远。

两个人距离很近。

陆漫漫带着警惕,她想要往后,但没有后退的空间,她说,“莫修远,上次愿意陪你上床是因为我还是单身,我和谁发生关系我只要我对我自己负责,但是现在不是,现在我有固定的男朋友我们要结婚了,所以,我不会陪你!”

“你这么刺激我,很爽是吗?”莫修远狠狠地问她。

“我没想过刺激你,但是希望你明白我们的距离……唔……”

唇,就这么样被他的冰凉所覆盖。

莫修远的唇就是这样。

不管是冬天还是夏天,不管是心情好坏,唇都是凉的。

凉得让人发寒。

就跟他人一样,冷血又自私!

整个被强迫的过程,她也没有特别反抗。

在这种地方,以她和他的力量,她也反抗不了。

她漠然一般的感受,感受他如此的激烈。

似乎是习惯了用这种方式来达到他以为可以有的目的,她其实很想告诉他,这种方式只会让她越来越厌恶。

她也不知道多久。

反正莫修远就放开她了。

她嘴唇被他咬得通红通红的,唇上还有他们交融时的液,晶莹剔透。

他修长的手指,滑过她的嘴角。

分明很暖,暖暖又柔软的触感。

为什么就这么的让他难以靠近!

他说,正欲开口。

她突然当着他的面吐了。

呕吐在了他的身上。

撕心裂肺。

不是装的。

他甚至看到她身体都因为剧烈的呕吐而缩成了一团……

很难受。

不知道多久的空间。

不知道多久安静下来的空间。

陆漫漫看着他身上被她吐得乱七八糟的衣服。

她淡定的随手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自己的嘴角。

“很恶心吗?”莫修远问她。

陆漫漫没有回答。

她其实忍了很久了。

在慈善会上,在和他的争执中,而后,就发生在了他强迫她之后。

他其实应该庆幸,她没有在他亲她的时候吐出来。

她的不回答让莫修远脸色更冷了。

“是不是觉得我很恶心了?”莫修远再次问她。

这次,反而声音轻了很多。

陆漫漫拿起纸巾,去帮他擦拭衣服。

其实吐得不多,但也会觉得恶心吧。

莫修远一把抓着她的手,阻止她的举动,“陆漫漫。”

陆漫漫看着他,看着他隐忍的脸颊,以及大概是真的打击过度的模样。

“半年时间愿意给我吗?”他问她,深深的问她。

陆漫漫眼眸看着他,说,“你真的觉得我是在故意报复你吗?”

“三个月。”

陆漫漫抿了抿唇,“莫修远我们结束了,你要我说得有多明白!”

“一个月时间!一个月时间!陆漫漫!”莫修远抓着她的手,在用力,“我只需要一个月时间,如果那个时候你还不能原谅我,我不会来缠着你!”

陆漫漫抿着唇瓣。

她其实都有些不明白,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去莫修远。

她真的不知道,他的坚持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说,“就不能放手吗?”

“不能!”莫修远一字一句。

他的放手,他清楚的知道,他们的未来就会是万劫不复!

他不怕自己一个人坚持,但是他怕他坚持到了,而她却真的走远了。

“莫修远……”

“一个月也不愿意吗?”莫修远问她。

真的是很小心翼翼,很小心翼翼很怕拒绝的在问她。

她其实没有看到过这样的莫修远。

她一直以为,不管如何,这个男人不会这么卑微……

是,卑微。

卑微的求她。

她其实眼眶有些红。

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有些悲伤。

分明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为什么就能够这么的疯狂。

她望着他,心里其实有些说不出来的感受。

她纤细的手指,主动摸着他的脸颊。

第一次,这般的主动去靠近他。

他却,有些不知所措。

“一个月后我如果说不,你就会消失吗?”她问他。

郑重的在点头。

“好。”陆漫漫答应了。

莫修远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高兴。

他知道,她是抱着坚持一个月然后就能离开他的想法答应的。

“这一个月我不会和林初辰结婚,但我也希望你不要食言。”陆漫漫说完,打开了车门。

冷风来袭。

莫修远看着她离开。

纤细的身影,就这么在他面前消失。

……

陆漫漫走了好几圈,才找到林初辰等她的位置。

林初辰也很诧异,她为什么从另外一个方向过来,连忙下车打开车门让她进去。

冷风让陆漫漫身体都成冰块了。

她有些哆嗦。

林初辰把暖气又开足了些。

“怎么这么冰?不是从会场出来吗?”林初辰关心道。

“刚刚被莫修远拉住了。”陆漫漫也不想隐瞒林初辰,“他说让我给他一个月时间。”

林初辰抿唇。

“不管他做什么我都不会和他重新开始的。”陆漫漫直白道,“你不用担心,只是可能结婚证要稍微晚一点,我答应他这个月内不和你结婚。”

“嗯,我等你。”

“初辰。”陆漫漫主动拉着他的手。

她的手有些冰凉。

她碰到他,他立马反手拉着她,将她温暖在自己的手心之中。

“我不会辜负你。”陆漫漫一字一句。

“我知道。”林初辰嘴角一笑,“现在可以回去了吗?”

“等等。”陆漫漫低头,拿出手机。

林初辰蹙眉看着她。

“还有事情没有解决完。”陆漫漫说着,拨打了电话号码。

那边接通,“陆漫漫?”

“谈谈?”

“你想谈什么?”

“谈你想谈的。”

“地点在哪里?”

“你选。”

“十分钟后给你信息。”

说完,那边挂断了电话。

陆漫漫转头对着林初辰,“今晚上把事情一起性解决完。”

“好,我陪你。”

陆漫漫感激一笑。

等了十来分钟,电话响了一下。

她看着短信内容,对着林初辰说道,“去文明大道瑞典咖啡。”

“好。”

车子往目的地开去。

陆漫漫下车。

林初辰拉着她,“需要我陪你吗?”

“对付她,我绰绰有余。”

林初辰无奈一笑。

娶这么牛逼的准新娘,好有压力。

陆漫漫打开车门下车,走进瑞典咖啡厅,走进最里面的一个VIP包房。

房门推开。

南玥椿一个人坐在哪里,面前放着两杯咖啡,一杯她在搅拌方糖,一杯大概是她的。

她将房门关了过来,坐在她的对面。

“你一个人?”南玥椿左右看了看。

“你不是一个人吗?”陆漫漫直直的看着她。

南玥椿讽刺一笑,“要不然,你觉得你还能找人轮奸我不是?!”

“而我觉得,你不会一次又一次的用同一个伎俩!”陆漫漫直白道,“何况,我手上还有你的把柄!”

“你找我来做什么?”南玥椿喝了口咖啡,问她。

“说说你这段时间做的事情!”

“我做的事情?”南玥椿讽刺一笑。

“你是在离间我和莫修远是吧?!”陆漫漫问她,“让我恨莫修远,所以做些下三滥的手段,不让我购房,不让我有地方举行婚礼,甚至用洗黑钱的罪名来陷害我,来栽赃嫁祸!”

“你怎么就觉得是我做的?”南玥椿显得有些讽刺,“我巴不得你和林初辰赶快结婚,我干嘛要来阻止你,你觉得我是疯了吗?”

“或许你就是疯了。”陆漫漫冷冷的说道。

“陆漫漫!”南玥椿咬牙切齿。

“刚开始我也觉得会是莫修远!因为只有他才有这个动机,只有他才会这么想方设法的不让我结婚。但仔细一想,莫修远应该没有幼稚到这个地步!”

“所以你觉得很幼稚了?”

“承认了是吧?!”陆漫漫冷言,“利用我们所有人的心里,以为你是最想我和林初辰结婚的人所以不会耍手段,以为我手上有你的把柄你就不会轻举妄动,实际上,一切都是你在做手脚?!”

“你都知道了还需要我说什么!”南玥椿大方承认,“就是我做的,就是我故意这么做的!”

“你果然是疯了。”陆漫漫总结。

“是啊,被你逼疯的!”南玥椿说,“我是真的巴不得你和林初辰结婚,巴不得你们马上结婚马上在一起,但是我又不甘心,凭什么你就能够拥有你的幸福家庭,而我要来忍受莫修远对我的一切!我为什么不搞坏你的名声,我为什么不顺便再离间你和莫修远的感情?!我才是北夏国最应该值得被人尊敬最应该值得被人敬仰被人羡慕被人嫉妒的女人,不是你陆漫漫!”

南玥椿说得很激动。

说出来的时候,整个人的脸都是憋红的!

她咬牙切齿道,“这个世界上,我最无法忍受最无法看到别人比我好,特别不能容忍,你!”

陆漫漫看着南玥椿疯狂的情绪,就这么看着她的激动无比。

她说,“但是!南玥椿,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施舍给你的!”

“笑话!”南玥椿冷冷一笑。

“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和莫修远上床?!你以为我和他上床紧紧只是为了刺激你吗?不是,我只是在提醒你,提醒你,莫修远这个男人,我想要勾引很简单,我想要得到也不难!”陆漫漫一字一句,“当然,我也在报复你,曾经那么用心良苦的在我怀孕期间给我发一条又一条的彩信,你以为我当初漠视是不敢招惹你吗?我不过是不想计较而已!到现在,我也只是让你明白,这种滋味不好受!”

“够了陆漫漫!你不就是想要说明,莫修远还爱你而已!”南玥椿极尽崩溃。

“有些话我得给你说明白,南玥椿!”陆漫漫毫不在乎她的情绪,将话说到低,“你斗不过我,交手这么多次,如果不是当初我主动要离开,当初主动帮你想方法让我离开,你甚至不知道怎么送我走?!到现在,所谓的所有对我的阴险手段,到头来都报复在你自己的身上!你在我身上得不到半点好处!所以我劝你,最好不要再继续招惹我,我的路,你招惹不起!”

“够了陆慢慢!”南玥椿尖叫,“我受够你了!你以为我不敢杀了你吗?我可以马上杀了你你信不信!”

“杀了我,你觉得莫修远会放过你吗?”

“我现在也没觉得我比死更好过!”

“莫子兮呢?”陆漫漫问她。

南玥椿崩溃的情绪,在那一刻明显冷静了一秒。

“都是为人母亲,我希望你更应该多为你的孩子着想。”陆漫漫说,看着她说,“走之前,我给你说一句,你好好的安份的等一个月,一个月后,就太平了!”

“那是你觉得而已!”南玥椿冷笑着说道。

陆漫漫起身离开的动作,停了停。

她看着南玥椿。

“你以为我现在被逼成这样,就算是抱着你最后将我污秽的照片发布出来也要铤而走险的离间你们,抹黑你仅仅只是因为嫉妒你吗?”南玥椿说,“我嫉妒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尽管我不愿被人知道也不愿意承认,但我不会连这点忍耐都没有!”

“所以,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是吗?”陆漫漫眼眸一紧,审视的问道。

南玥椿冷笑,冷冷的带着讽刺的笑着,“你以为我会给你说吗?”

“你到现在还分不清楚,你应该站在哪一边,应该和谁合作吗?”陆漫漫冷声问道。

“我分得很清楚,所以我不可能听你的。你和莫修远,我谁都不信,因为我算不过你们,我就喜欢看到你们,两败俱伤!”

“我发誓,你会后悔你现在的袖手旁观!”陆漫漫丢下一句话,起身离开!

南玥椿看着她的背影,笑得更加讽刺了。

到时候……

到底谁会后悔!

……

陆漫漫离开咖啡厅。

林初辰是在车旁边等她的,是担心她的安慰。

他上前拉着她,带着她坐进小车内。

陆漫漫坐在副驾驶室,林初辰回到驾驶室,开车离开。

“可能有事情要发生了?”陆漫漫直白。

“南玥椿给你说了什么吗?”

“不知道,她什么都没说,但我觉得,可能接下来一个月不会很太平!”

“你是指哪方面?”林初辰询问。

“政权。”陆漫漫直白,“可能会有政权变动。”

“现在政权在莫修远手上,你是说政权可能转移到别人手上?”

“我不敢确定。”陆漫漫直言,“但我觉得,莫修远肯定会动南家了!”

“动?”

“南家现在有名无实,但莫修远一直让他们南家还一直处于得高望重的位置之上,南家在民众的心目中也是忠诚之士,要知道,这是目前最好稳定政权的方式,军权在莫修远自己人的手上,而对外,却宣传南家保护着北夏国的江山社稷,即可以隐藏自己实力,又能够粉饰太平避免很多没必要的动乱发生!但如果这个时候莫修远选择动,很有可能,又会乱!”陆漫漫分析,很深入的分析。

林初辰点头,“莫修远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真的不敢肯定他最后的目的,因为我猜不透他的心思,不管我多靠近他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打算些什么!”陆漫漫说,“但我可以确定的是,莫修远是为了我!”

林初辰紧抿唇瓣。

“而我真不想成为那个红颜祸水!”陆漫漫其实整个人没有看到的这么淡定以及这么冷静,她说,问林初辰,“你觉得,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林初辰紧抓着方向盘,此刻说不出来一句话。

陆漫漫看着他的模样。

她知道他的担心。

她伸手,手放在他的手上。

林初辰转头看了她一眼。

“我始终相信,莫修远不会为了任何人让他的江山毁于一旦,当初他付出了这么多的代价稳定了他的莫家,到现在稳定了一切,他就算再不想要也会强迫自己接受,所以……”陆漫漫说,“我不打算插手这件事情!”

陆漫漫的意思就是。

莫修远不管做什么,她都会不为所动是吗?!

他不知道该是不是应该这么理解。

但他其实真的不那么肯定,陆漫漫会真的那么冷血,冷血的看不到莫修远对她的一切付出!

他其实一直都惴惴不安,从她说结婚那一刻开始他就觉得自己听到的不那么真实,跟做梦一样,而后也一直患得患失……

“退一万步讲,如果莫修远真的一无所有了,你会怎么对他?”林初辰突然开口。

最好的结果,不过是莫修远将南家和平的处理,让南玥椿负罪离开国母的位置,莫修远给陆漫漫腾出了她的位置,让她重新登上属于她的舞台。

他相信这样的结果,陆漫漫会拒绝。

但如果……

结果刚刚相反。

莫修远因为自己的私欲导致民众强力的反击,他控制不住动荡的局势,最后真的一无所有时,她还会袖手旁观吗?!

“我会给他足够的钱,送他出国!”

林初辰一个刹车。

他转头看着陆漫漫。

他没想到,陆漫漫会说出这样的答案。

“这是,我能够对他的付出做出最大的回应!”陆漫漫说得肯定,“仅此而已!”

------题外话------

二更来了!

就吼一句!

明天周末,又会晚更咯。

提醒一下。

月票即将清零清零了!

一定不要浪费了,宅宝贵着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