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劳资怀了你的孩子/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段时间似乎新闻特别多。

每天的爆料都会让人惊叹得合不拢嘴。

文城的媒体八卦倒是不愁没有新闻可写,写出来的新闻也是,点击率爆表。

而今天的新闻。

标题特别的疯狂,叫做“北夏国欠她一句道歉”!

她。

是指陆漫漫。

昨晚轰动一时的德伦慈善夜,陆漫漫成为了北夏国唯一一位获得德伦世界慈善机构金色勋章获得人,而在这一天之前,有人曾怀疑她的钱财和黑钱有关,这似乎也响应了陆漫漫的那句话,现在越是被诽谤,只有的耳光就会打得越响亮。

不过媒体是一个无耻的机构,他们看得只是新闻,从不寻找对错,更没有所谓的羞耻。

所以昨天还有人如何如何贬低和质疑陆漫漫,今天摇身一变,可以将陆漫漫捧上天。

媒体给自己的定义是,他们只是新闻的传播者。

陆漫漫坐在办公室里面,看着一幕一幕新闻,大多和她相关。

其实,她没有特别大的情绪波动。

大概习惯了。

她看着来电显示,接通,“古歆,你别吐了……”

“呕……”那边直接吐了。

陆漫漫喉咙微动。

本来自己就不舒服,每天都听到她的呕吐声,她也真的是够了。

“漫漫,你看新闻了吗?”那边似乎稳定了一下,说道。

“看了。”

“你说你怎么又和慈善搭上边了?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不让人消停呢?!卧槽,我突然觉得你丫的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又特么的光辉好多好多倍了!”古歆说的噼里啪啦。

“当时在稻城也没什么特别多的事情做,无意在一个网站上的宣传片上看到了德伦慈善机构的一些善举活动,当时我也才把一诺带回身边,看到很多无家可归的小孩就有了恻隐之心,后来我就特别留意了这个慈善机构,现在有些慈善也是打着旗号其实暗地里弄得见不得人的勾当,为了不让自己的钱糟蹋了,我联系了德伦机构的负责任也就是德伦先生,跟着他们组织去了一次非洲贫穷国家,当时也真的是被当地的贫困吓到了,回来之后我就开始捐款了。”

“你捐了多少?应该不止5000万吧?”古歆很好奇。

5千万只是媒体的一个猜测,因为5千万和洗黑钱的数字吻合。

“嗯,不止。”

“那你捐了多少?”古歆惊呼。

“很多,你自己想吧。”

“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善良?”古歆说,感叹的说道,“我觉得自己特别二,特别没有人性光辉。”

“其实做不做慈善和一个人的品性是没有什么关系的。我也是因为自己当时的一个触动才会有了做慈善的想法,你一直身处在上流社会,看的都是荣华富贵所以没有这方面的感触,不用质疑你自己。”

“可是你做了这么多慈善你居然一直隐藏着自己,这就很了不起了,哪里像有些人,就捐了那么一丁点钱,到处宣传到处传播。”古歆说,“我看了今天德伦慈善机构将你投资的善款用于的地方,以你的名字”漫漫“慈善小学在全球都有1308所,貌似这个数字,已经创下纪录了吧!你知道你多伟大吗?!”

“那就多崇拜我一下。”陆漫漫也不想推脱了。

反正,在古歆心目中,自己高大点也没什么不好。

“呕……”古歆突然吐了。

陆漫漫翻白眼。

“我不是说你话恶心,我是控制不住……呕……”古歆又一直撕心裂肺的呕吐。

陆漫漫实在在她的呕吐声中憋不住了。

找到垃圾桶,狠狠的吐了几口。

那边听到这边突然吐了,顿了顿,“你在吐?有这么恶心吗?”

“是很恶心。”陆漫漫擦了擦嘴角。

“那我不让你恶心了。”古歆难得这么体贴的准备挂断电话。

“古歆。”陆漫漫突然叫住她。

“什么?”

“你相信报应吗?”陆漫漫问她。

“啊?”古歆纳闷。

“我感觉我应该遭到报应了。”陆漫漫一字一句。

“你能把话说明白吗?”

“算了。”陆漫漫却不想多说,转移话题问道,“你还在上班吗?”

“是啊。每天都来上班,每天都在呕吐中度过,要命的节奏。”

“翟安还不知道?”

“他很少来公司,这段时间我也没有碰到他。”古歆直言。

“我劝你早点告诉他。”

“我知道啦。”古歆点头,有些不耐烦。

陆漫漫也不多说,“就这样吧,拜拜。”

“拜拜。”

陆漫漫挂断电话后,又这么呕吐了两口。

她说的报应是……

她给古歆出的主意,然后自己遭到了报应。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

文城电视台,总经理办公室。

古歆趴在办公桌上,整个人是崩溃的。

她胃里面难受得要命,心里面也难受得要命。

她到底该怎么给翟安开口。

现在全公司的人都知道,翟安有了一个稳定的女朋友,他们很快就要订婚了。

她现在突然杀出去,说什么自己怀了他的孩子……

她真觉得五雷轰顶,感觉什么天打雷劈的事情都会发生。

还是让她死了算了吧。

她各种事生无可恋的时候,电话突然响起。

随手抓起一边的手机,看了一眼。

整个人那一刻明显是有些僵硬的。

她眼眸微动,看着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久久没有反应过来。

在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按下了接通键。

“小歆,我出狱了。”那边,传来似乎有些熟悉的声音。

所以。

翟奕出狱了。

她抿着唇,说,“提前了吗?”

“提前了点。”那边似乎不愿意多说。

两个人拿着电话,似乎都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尴尬了一阵之后,那边询问。

“我在上班。”古歆说,“我现在一直在电视台上班。”

“你下班后可以约你吃顿饭吗?当年发生了很多事情,总觉得出狱后,第一个应该见的人是你。”那边轻声问道。

“嗯,我有空。”

“晚上我来接你?”

“不用了,约个地方我过来就是。”古歆连忙说着。

“尊尚吧,你最喜欢那家的牛排。”

“好。”

挂断电话,古歆其实真的有些懵逼了。

就过了四年了吗?!

从翟奕入狱到现在,就已经过了四年时间了吗?!

她不得不感叹,时间过得真的很快。

在一天依然呕吐不止依然精神缺乏然后还会想一些乱七八糟想法中,到了下午下班时刻。

古歆让司机送她去了目的地。

到达尊尚咖啡厅,服务员恭敬的待她到了指定的位置。

她看到了翟奕。

留着很短很短的平头。

还是喜欢穿修身的西装,看上去依然一丝不苟。

但明显,瘦了黑了。

四年时间,她一次也没有去监狱看过他,大概觉得,两个人之间应该不会再有什么牵连了,她没有想到,翟奕出狱后,还是第一个想要见她,而她好像也不是那么想要拒绝。

她就知道,她是一个善良的人,尽管她忘记了去做慈善,但她心地善良,她才不会嫉恶如仇,斤斤计较。

“翟奕。”古歆叫着他的名字,嘴角唯美一笑。

翟奕抬头看着她,站起来,为她绅士的拉开椅子,“小歆。”

古歆坐在了他对面。

点好餐之后,两个人看着彼此。

还是有些,不言而喻的尴尬。

“这些年你还好吗?”翟奕问她。

用一些拉家常的口吻。

“嗯,挺好的,我现在在电视台上班,然后升上了总经理的位置,现在电视台很多节目都是我做出来的,有些还创过收视记录。”古歆似乎是很怕气氛不太好,说了很多,“反正,工作上挺顺利的。”

“生活呢?”翟奕问她。

“生活……生活也挺好的啊。”古歆勉强让自己笑着,“我爸和我小妈生了一个儿子,现在可乖了,每天叫我姐姐姐姐的甜蜜到不行,你不知道那小子有多可爱,每次我回家都会抱着我大腿不放……”

“我的意思是,你的私生活。”翟安看着她。

他其实看出来古歆的有些紧张。

他不知道是因为他们彼此曾经不太愉快的过去导致她面对他会这么紧张,还是,她也还有一点,对他的留恋。

他在监狱4年,仿若思考了自己这一辈子。

这一辈子。

果真。

活得太累,活得太偏激。

他出狱后,决定重新开始。

而那个重新开始的人,只有古歆。

古歆的沉默,让翟奕有些紧张。

她说,好久才开口说道,“我还不是一直这么单着一个人。”

话音落。

就感觉到身边好像多了一个人。

古歆抬头。

一抬头就看到了翟安。

整个人完全是被惊吓住,在她还未反应的时候,又看到了翟安身边的一个女人,两个人并肩而行,没有什么肢体上的亲密接触,但看得出来,两个人应该关系非凡。

她有些想要说的话好像也说不出来了。

反而恭敬的喊了一声,“翟董,很巧。”

翟安看着她。

古歆觉得他眼神有些怪怪的,但她捉摸不透,她又不聪明。

他的视线从古歆身上,落在了翟奕身上。

翟奕也这么看着他,然后看到了他身边的女人。

“提前出狱了?”翟安主动开口,问道。

“今天。”翟奕回答。

“爸应该也挺想你的,有空你回去看看他老人家。”翟安说道。

“不劳你关心了。”翟奕的口吻还是有些冰冷。

所以两兄弟,不管时间怎么洗涤,应该都不会和平相处了。

“你们慢用。”

翟安也不多说,声音也有些凉,他带着身边的女人离开。

“那是他女朋友吗?”翟奕问古歆。

“未婚妻。”古歆说。

其实翟安当时并没有走太远,所以他听到了古歆和翟奕的对话。

脸色,其实有些难掩的难看。

古歆对着翟奕说道,“你不在的这几年其实发生了挺多事情的。”

“我知道。”翟奕点头,“有特别了解,翟安的能力确实颠覆了我对他的想象。”

古歆看着他,“你还恨他吗?”

“谈不上恨,但应该也没办法好起来,我和他之间的关系,你也很清楚。”翟奕说得直白。

“算了,我也不劝你们什么了。既然相互不喜欢,何必为难彼此。倒是,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古歆问他。

翟奕点头,“暂时没有什么特别的打算,反正,我现在不想踏入商场之中,我想就算我现在付出再多,也不可能再有了现在翟安的成就,也就没有什么盼头了。”

“所以你还是很介意翟安的存在的。”古歆总结。

翟奕也不掩饰。

事实就是如此,过了多少年,他们都没办法和平常兄弟一样。

“那你先适应一下出狱后的生活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你给我打电话,不管如何,我们还可以当朋友。”古歆直白。

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就这么烟消云散吧。

她这个人的心不大,没有那么多地方去斤斤计较。

与其真的让自己去在意那些事情,倒不如把更多的空间拿来,她去爱得更深……

爱得更深?!

她眼眸微动,看着那边翟安和他未婚妻的互动。

翟安是一个体贴,很体贴的男人。

任何女人嫁给他应该都会很幸福的。

翟奕一抬头就看到了古歆脸上的情绪波动,他知道她的视线是看着后面翟安的,所以……古歆还是这么喜欢上翟安了?!

心口有些波动,有些痛。

他故意忽视,然后找话题让古歆回神。

他说,“你有时间,陪我去逛逛衣服吗?出狱后,自己柜子里面的衣服,好像都已经过时了。”

“让我陪你去吗?”古歆说,“我只有周末才有时间。”

“没关系,我等你。”

“哦。”古歆点头。

两个人又随便聊了会儿天。

翟安突然起身,带着他未婚妻离开。

好像彼此都没有吃饭吧,说走就走。

古歆看着他们的背影,有些纳闷,但或许就是未婚妻一个做嗲一个撒娇呢,翟安就带着她离开了。

正时。

他们点的晚餐一一上了桌。

古歆以前是真的很喜欢吃这家的东西,但明显,今天一闻到就有一股特别反胃的味道。

她没忍住,起身去厕所,吐了好久。

每次怀孕都怀得这么惊心动魄。

古歆突然想起自己上一次孩子的流产……

她看着镜子中脸色有些不太好的自己,现在的翟奕,应该不会再这么做了吧。

她深呼吸,擦了擦嘴角,补了点妆走出去。

翟奕明显很担心,“怎么了?”

“没什么,这段时间有些感冒,一闻到这味道就反胃。”尽管觉得翟奕应该不会,但她还是对他产生了芥蒂。

“天气这么冷,你多穿点。”翟奕提醒。

“嗯嗯,我回去吃点感冒药就好了。”

“你要不要点其他的吃?”

“不用了,我现在没什么胃口。”古歆拒绝。

“要不,我现在陪你去吃其他。”

“真的不用了,我陪你吃完回家再随便吃点就好了,我没有胃口,别影响到你了,你应该是出狱后第一天吃大餐吧,多吃点。”古歆笑着说道。

翟奕看古歆这么坚持,也没有再多说。

他吃得有些快,吃完了之后,和古歆一起离开。

他说送她。

古歆委婉拒绝了。

他就这么看着古歆坐着小车离开。

所以这么多年过去,很多都已经变了,变了……

……

古歆坐在小车上。

各种呕吐。

司机都看不下去了,说道,“小姐,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不用了,你送我回家就行。半途帮我在打一份白米粥,我怕我吐虚脱了,也得吃点东西。”

“要不我今天送你回别墅吧,有老爷和夫人照看着你。”

“真不用了王叔,你送我回我家就行了,别给我爸和我小妈说,过两天就好了。”

“好吧。”司机妥协。

古歆提着司机给她打的白粥,回家。

她吃了点,边吃边吐。

怀个孕,要不要这么惨。

她吃了几口,不吃了,躺在沙发上,有些欲哭无泪。

真是做了什么孽啊!

胃里面已经快要难受死了,脑海里面还全是翟安和他未婚妻的画面,她也是第一次看到他未婚妻的真面目,长得白白净净的,一看就是翟安这种洁癖龟毛男喜欢的小清新类型,哪里像她,一看就一风尘女子,还二得没救。

她翻身,将一个抱枕狠狠的压在自己脸上,能不能不要去想了!

漫漫还说让她早点告诉翟安……

现在这样的局势,她怎么开得了口。

人家相亲相爱恩恩爱爱,她特么现在去横刀夺爱。

而且不得不说。

自从翟安有了未婚妻之后,他们就没有再那啥了!

翟安就再也没有叫她去过他的地方。

其实古歆在等,等翟安就算是给她说结束至少也给她直呼一声吧,等那个时候她就告诉他说她不小心怀孕了,她甚至还想了很多个说这话的版本,还稍微自己演练了一下,可是翟安根本就没有打算要知乎她一声。

反正他们的关系也是每次他说,他不说她也不会去。

以后他都不说了,她就都不去了。

所以翟安就不用再多此一举了。

好吧。

她承认她果然是好受伤。

果然是好受伤……

到了第二天。

她依然忍受着胃里面的不适应,盯着两个红肿的眼眶去上班。

昨晚上哭了一宿。

她是觉得自己很悲剧,所以为自己伤心了一下。

她没想到今早起来,就这副模样了。

还要不要她见人了。

她穿上职业装,高跟鞋换成了平跟,然后淡妆,勉强掩饰自己的憔悴。

她走进办公室。

林巧巧看着她的模样都被吓了一跳,给她泡了杯温牛奶,然后汇报工作说道,“刚刚接到董事长秘书室的通知,说9点半有一个高层会议,翟董参加的。”

“好。”古歆点头。

翟安也挺长时间没来公司了。

一般一来都会开会,她习惯了。

“这是这段时间我们拍摄组在兰香地区的拍摄进度,有些滞后,我猜想翟董这么喜欢找麻烦应该会在会上说这件事情,我都给把为什么会拖欠进度的原因写在后面了,古总我建议你最好还是再多组织点自己语言,免得翟董又骂得你开不了口。”

“让他骂吧。”古歆难得搭理,让林巧巧将资料放在了一边。

林巧巧也不再多说。

貌似每次古总在翟董面前,都是一副破坛子破摔的模样。

到了9点半。

偌大的会议室。

翟安坐在最中间的位置,脸色确实不太好。

其他高层也都紧绷着情绪,不敢出声发言。

翟安转眸看着古歆,声音很是严厉,“拍摄组的进度为什么会慢了这么多?!第一个已经做好了,就等着第二个拍摄外了之后,做后期剪切保证时间上的连贯性,现在就因为拍摄进度迟迟不能定档期,目前我们也放了宣传出去,现在观众的呼声很高,对这个节目期望很大,我们现在的拖沓只是在消耗观众的激情,对我们的收视率半点帮助都没有!”

古歆就这么垂头。

不发一语。

“古总经理,麻烦你能不能解释一下原因!”翟安死死的看着她,“你作为电视台的总经理,对整体节目有一个完整的规划吗?现在文城电视台的所有频道节目处于一个什么状态你清楚不?!你自己的拍摄组,没有你在那里守着,就不能顺利的拍摄了是吗?!我之前让官方给我的那几个特种兵,就让官方以为我们文成电视台在浪费他们的时间是不是?!你不会不知道,这样的影响到底有多大?!”

骂得,真的很厉害。

其他高层完全不敢轻举妄动。

每次翟董发飙,貌似都只是针对古总一个人。

也真是亏了古总这么多年,一直勤勤恳恳还没有想辞职,也没有郁闷到自杀。

不管如何,古总也是女人啊!

还是翟董曾经的女人呢!

翻脸不认人,果然诠释得淋漓尽致。

其实大家都知道,古总在工作上,特别的认真特别的拼命。

但有时候有些事情,真的不是一时之间可以控制的,而且还听说,古总这段时间身体不太好,看看,都消瘦了一圈了。

翟董真的不会半点的怜香惜玉吗?!

“古总经理!”翟安看着古歆一言不发,似乎火气更大了。

古歆不是不想说话,而是她很想吐。

她特么的想吐啊!

让她说话,她怕喷他一身。

整个高级奢华办公室,鸦雀无声。

古歆不说话,翟安就这么狠狠的看着她。

古歆深呼吸了又呼吸,深呼吸了又呼吸,终究……

没忍住。

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吐在了会议室的地上。

全场一片哗然。

古总是被翟董骂吐了吗?!

这也太劲爆了。

翟安的脸色当然更难看了。

她就看着古歆如此的举动,看着她呕了好几下,吐得有些难受。

古歆觉得自己已经忍得够好了。

结果还是……

算了。

她擦了擦嘴角,反正也丢人丢习惯了。

她说,在呕吐之后心里也舒服多了,她站起来说道,“这次拍摄的进度拖欠,我不推脱我的责任,明天我就去拍摄地看具体情况,有什么我会及时给董事长你汇报的。”

翟安就这么看着她。

看着她分明有些苍白的脸色。

此刻,却很冷静。

她转头对着林巧巧说道,“林秘书,帮我叫清洁阿姨过来将清洁做了。”

“是。”坐在一边的林巧巧连忙离开。

翟安从她惨白的脸上移开视线,冷声道,“散会!”

这个会议真是有些莫名其妙。

没觉得传递了什么思想,自觉得翟董发了一顿脾气。

按理,翟董不是要订婚了吗?!

心情不该美美的。

古歆也想不明白,她坐在自己办公室,把林巧巧叫了过来,“你帮我订明天去兰香的机票,我去现场看看情况。”

“但是古总,你这段时间身体这么不好,兰香这么偏僻,到了之后还得坐几个小时车,当地条件又不好,你万一身体加重了怎么办?!何况这些拍摄都是有危险系数的,你上次就差点回不来了!”林巧巧都说得有些胆颤!

“能怎么办?”古歆无语,“你刚刚没看到翟董给我发的脾气啊,与其一天被他骂,还倒不如离得远远的。”

“总不能这么一直躲着吧,我也觉得翟董今天的脾气有些过头了,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干嘛当着这么多高层这么骂你,我都差点看不下去了,好在你吐了,你其实该吐他一身的,他总不能这样也和你斤斤计较吧!”

“我也后悔。算了不说了,你把我给交代的事情安排好了。”古歆不想多说了,挥手让林巧巧离开。

林巧巧只得离开,给她关上办公室的门。

古歆趴在桌子上,每天都处于低气压状态。

也不知道肚子里面的宝宝会不会受到影响。

其实从山城回来处理完了手上的事情她本来就打算跟着拍摄组一起离开的,但总是被这样的事情那样的事情耽搁着,一晃就怀孕了,怀孕后就没打算去了,现在,看来又得去了。

她不舒服的趴在桌子上。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她以为是林巧巧,头都没有抬的说道,“没事儿就别来打扰我了,我心情不好,订好机票发我短信就行了。”

没有回声。

古歆觉得有些奇怪。

一抬头就看到了翟安。

翟安出现在她面前。

她连忙坐直了身体,正襟危坐。

“刚刚看文件看得有些累所以趴了一会儿,对了,我现在正在联系摄影组的负责人,我明天一早就过去,下午就能够给你汇报拍摄具体遇到的困难了。”古歆悻悻的笑了笑,“你说刚刚我怎么就趴了那么一两秒钟就被你发现了呢?我平时上班可是一秒钟都不会怠慢的,真的!”

翟安就这么看着她,看着努力的又牵强的解释。

他突然坐在她办公桌的对面。

古歆看着他,又一脸笑道,“你找我有事儿吗?我让秘书给你泡杯咖啡?”

“不用了。”翟安直白道。

古歆就这么很认真的望着他,一副随时接受他任务的表情。

“你怎么了?”翟安问她。

眼眸看着她脸上的憔悴。

“什么?”古歆一脸懵逼。

“我说你为什么吐了?在大会上。”翟安一字一句。

“你很介意吗?”

“你抓不到我说话的主题吗?”翟安有些恼火。

古歆觉得自己真是委屈。

翟安什么时候脾气这么大的。

她咬唇,咬唇说道,“我……身体有些抱恙。”

“怎么抱恙了?”翟安问她。

甚至有些咄咄逼人。

古歆被他的气势其实有些吓到。

在大会上被骂是常事儿,但是私底下,他不这么凶的。

她咬了咬唇,半响说不出来一个字。

“古歆,我问你身体怎么抱恙了?”翟安声音似乎又重了些。

“我……我,好像感冒,还是昨天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亦或者……”

“行了。”翟安突然打断她。

古歆就怎么看着他。

看着他突然好像很失望的样子,愤怒的离开了。

她到底哪里惹到他了?!

她在他面前都特么的这么龟毛了,丫的还给她发脾气!

麻痹麻痹!

就不能对她好点吗?!

劳资怀了你的孩子!

------题外话------

今天虽然晚更。

但是宅会大声的告诉你,今天二更!

二更在6点左右,群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