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果然遭报应了/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翟安愤怒离开后。

古歆觉得自己真的更悲剧了。

她到底是撞了什么邪啊,她是不是都得找她干爹算一卦,她犯小人了吗?!

林巧巧看着古总一脸郁郁寡欢的样子,真的很怕她郁闷的要去跳楼,她上前,安慰道,“听说翟董是去了兰香去后,待了两天,本来好像事情并没有解决完,说走就走了,应该是遇到什么急事儿,所以脾气才这么大的,你别想太多了,他可能也只是心情不好。”

“翟安一般不会乱发脾气的。”古歆幽幽的说着。

认识他这么多年,从小到大,他脾气是他们之间最好的,比漫漫的脾气都好。

他才不会无缘无故发脾气。

她到底怎么惹到他了?!

就因为她说了怀孕的事情吗!

她那么笨,真的想不明白翟安到底要做什么。

“你出去吧,我静静。”古歆挥手让林巧巧离开。

林巧巧看着古总的模样,叹了口气,“古经理,你也别多想了,实在翟董想要辞退你,大不了我跟着你一起辞职算了。我陪你一起伤心?!”

“知道你的忠心耿耿了,但不需要了,你管好你自己吧,别被我牵连了。”

“古总……”林巧巧眼眶一红,鼻子一酸。

平时看古总有时候挺没心没肺的,骂她的时候也是大句小句的,从来不会顾忌她的感受,其实对她是真的很好。

她真舍不得古总离开。

“出去吧,别煽情了。”古歆催促。

林巧巧无奈的离开。

离开后,古歆就一个面对这么安静的办公室。

她真觉得自己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真的开心过了,上半辈子的好运,真的被自己浪费关了吧。

她侧了侧身体,坐了起来,拿出手机。

每次极度郁闷极度不开心的时候,想到的就只有陆漫漫了。

她拨打电话。

刚接通,那边突然“呕”的一声,吐了出来。

古歆怔了两秒,“我有这么让你恶心吗?”

人家心情已经够沮丧了,就不能我稍微好受点吗?!

“你说。”那边似乎是稳定了一秒,开口道。

“刚刚和翟安吵了一架。”古歆直白。

“然后呢?”

“准确说我被翟安吵了一架,你说他现在为什么就这么厌烦我?我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他如此不开心,他要来这么对我?!”古歆实在想不明白。

陆漫漫沉默了两秒,遂问道,“你怎么会觉得翟安厌烦你?”

“你没看到他今天冲我发脾气那个模样。你知道翟安从来不发脾气的,对谁都温温和和的,以前在公司层面上为了表现他的霸气拿我开开刀我也就忍了,但是今天是在我办公室吵我,还踢翻了我的椅子!”古歆回忆起刚刚翟安的样子,“他那么凶干嘛啊!”

“你不会觉得翟安对你是特别的吗?”陆漫漫直白。

“……”还有这种说法吗?

“你给翟安说了,你怀孕的事情吗?”

“别提了,我都快口吐白沫了!”古歆真的是想要一头撞死。

“怎么了?”陆漫漫关心道。

“他压根就不想承认这个事实。还问我是不是和翟奕的……”古歆真的不想阐述了,各种心情不痛快!

“你当翟安和你一样蠢吗?”陆漫漫在那边翻白眼。

“什么意思?”

“翟奕多久出狱的他会不知道,怀孕要多久才会有反应他会不知道?!”

“所以我说他不愿意承认啊!”

“你就没想过,他是想要听到从你口中说点什么吗?”陆漫漫一针见血。

古歆整个人有些懵逼。

是这样吗?!

她怎么想不到。

但是……

翟安是真的想要让她说什么吗?!

他对自己还会有感觉?!

可,曾经她真的被他推开过。

上床维持炮友关系,也是她主动地,翟安一直在被动接受。

这段时间他又要订婚了?!

她真的很想仰天长叹,谁能够给她指一条明路啊!

“你好好想想,翟安到底想要什么!”陆漫漫提醒。

“漫漫,你知道当初文妍死的时候说了什么吗?”

“你给我说过。”

“文妍以死的代价让翟安这辈子都不要和我在一起!”古歆一字一句,“翟安答应了的。”

“逝者已逝,那是她生前要求翟安的事情!她死了这么多年了,那些事情不足以成为你们阻碍彼此的理由,我相信翟安不会这么愚昧!不会这么愚昧的让自己的幸福,毁灭在这样一个其实没有多大意义的承诺上,我相信当时翟安答应,也不是由衷的。”陆漫漫说得很透彻,“理智的人都知道,该怎么去对待那个被迫无奈的‘诺言’!”

“是这样吗?我一直以为翟安会一辈子耿耿于怀。”

“那是你笨。”

“我果然不聪明。”古歆难得这么大方的承认自己的弱点。

陆漫漫笑了笑,“所以勇敢点,或许某人在等待你的肯定。”

“你这么劝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毕竟他下周六就订婚了。”古歆幽幽的说着,心里是真的难受到极点,“他既然答应了订婚,肯定也是抱着要这么一辈子的心态。我怕自取其辱。”

“你自取其辱的时间也不少。”

“漫漫,你到底是不是我朋友?!”

“我觉得我是你妈!我要真是你妈,知道你要未婚先孕,我会从坟墓里面爬出来,掐死你!”陆漫漫一字一句。

“你别说得这么恐怖行吗!”古歆翻白眼。

“给你说的就这么多,你自己多想想,想清楚了,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翟安要真的顺利订婚了,我会告诉你,你和他就真的玩完了,你就做你的单亲妈妈吧。”陆漫漫可不是威胁。

古歆抱着手机,“漫漫,你先别挂。”

“你还想听什么?”陆漫漫扬眉。

该说的,都说道这个份上了。

古歆着傻妞还一股劲儿,她也没办法了。

“我给你说,我做了一个梦,很真实的梦,梦到我死了,然后翟安另外娶妻然后生了一个儿子。”古歆说。

陆漫漫拿着手机那一刻,紧了一下。

“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做那么真实的一个梦,我后来还找叶半仙给我解梦过,他说得特别玄乎,说什么今生前世,我特么的听得自己都觉得在说神话故事,但那个梦真的一直一直缠绕着我,而且不只是做了一次。”古歆想起来,就觉得一阵心痛。

“那或许就只是一个梦,你别想多了。”陆漫漫安慰。

心里,也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

是不是,古歆梦到了自己的上一世?!

上一世……

或许,就会是这样的结果。

当时古歆死了之后,翟安从国外回来了,看得出他的悲伤,但没有崩溃。

他是一个对自身责任很强的人,所以他一定会妥协于温情,所以或许真的会娶妻生子。

“关键是我他妈的还梦到他带着他儿子到我坟前来看我,我当时醒了之后,真有一种要从棺材里面爬出来咬他的感觉,这不是存心让我心里添堵吗?!他丫的自己来就行了,还带着他儿子一起,炫耀吗?!”古歆怒吼。

就仿若这事儿真的亲身发生过一般。

陆漫漫揉了揉耳膜。

刚刚那个情绪低落得要死的人,到底是谁啊!

她说,“行了,你既然那么怕他结婚怕他和其他女人生孩子……”

“你不要戳我的伤行吗?”古歆受不了了。

一听到漫漫口中说什么和其他女人生孩子,总觉得就这么刺了她一剑,痛死了。

“我就说,你既然这么舍不得翟安,何不自己努力为自己争取一次。要是失败了,大不了以后老死不相往来,你自己找个国外找个窝过你的下半辈子。可转念一想,万一你成功了,你不是就可以和翟安一辈子了吗?”陆漫漫再次,耐心的劝道。

“我要想想。”古歆觉得自己真的很怂。

以前,要是在以前,她绝对不会这么小心翼翼的。

都是自己作的!

而且她记得叶恒那二货说什么,说她配不上翟安。

林巧巧那女人也这么说过。

她越发对自己没有自信了。

“嗯,你记得下周六就是期限了,过了,你会后悔终生的。”陆漫漫再次提醒,然后才挂了电话。

她坐在自己办公室。

看着手机,发了一会儿呆。

最后古歆会怎么选择,其实……还得要她自己去,别人帮不了她!

她深呼吸。

胃里面一直都有些难受。

且越来越明显。

所以自欺欺人,真的也到头了。

她咬牙。

离开办公室。

几天前就应该做的,但因为当时遇到点事情所以耽搁了,而后又想或许真的只是身体不适感冒引起的,给了自己点理由去逃避,但终究,她很理智,她知道错过了这个时间,对身体更不好。

她给张翠说了一声,直接离开了公司。

司机送她去最近的药房。

她下车,去买了早孕试纸。

很少这么紧张。

但这一刻,她是真的很紧张。

她买好之后,回到办公室。

办公室有单独的厕所,里面甚至还有一个小床,方便她偶尔加班使用。

她看着早孕试纸的反应……

果然。

是祸躲不过。

两条红色的横杠,就这么清晰的浮现在她面前。

她那一刻是真的,真的,真的……很想杀人。

这辈子都算计不过莫修远。

这辈子应该都算计不过他了。

所谓的避孕药。

她当时为什么就那么相信,那颗避孕药!

她以为,莫修远再阴险,也不会阴险到这个地步。

她真的太小看了男人,真的太小看了这个男人对她的手段了。

她将早孕试纸狠狠的扔在了垃圾桶里面。

那天和莫修远的谈判之后,所谓的一月之期,莫修远就真的没有再出现过。

她其实心里一直在想,如果莫修远能够遵守承诺,一月后大家好聚好散,她或许,还会让一诺承认他这个爸爸的事实,但是现在,她真觉得,她和莫修远,应该永远都不可能和平分手了!

她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

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陆漫漫调整情绪,开口道,“进来!”

“这里有一份文件,你看看,我刚看了没什么多大的问题。”林初辰拿着一份文件,笑着走进来,坐在她对面,“不过还是希望你过目一下。”

陆漫漫点头,接过来。

她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尽量让自己能够稍微平静的去处理一些事情。

但那一刻是真的有些心不在焉,且,看着里面密密麻麻的字体,她终究忍不住,在林初辰面前又吐了出来。

林初辰连忙起身,关心无比,“漫漫怎么了?”

陆漫漫干呕了好一会儿。

她放下文件,脸色真的不太好。

她说,她好久才对着他开口说,“对不起初辰,我怀孕了。”

“……”林初辰那一刻真的僵硬了。

就突然石化了一般,怔怔的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本想用善意的谎言瞒过她当时和莫修远上床的事实,但怀孕的事情,她觉得她瞒不住,如果被林初辰发现了,他们之间的隔阂只会越来越深。

“那次,在我第一次回到文城,和莫修远发生过一次关系。当时只是为了报复他,而且当时我没有想过和你结婚,也因为那次之后,我觉得我很愧对你,所以才知道我对你其实是有感情的,才会给你说结婚的事情。我真没想到,那次本来是我对莫修远的算计,却没想到,到头来反而被他所算计!”陆漫漫看着林初辰的模样,解释,“我没想到,他给我吃的避孕药是假的。”

林初辰缓缓才回神。

他似乎是沉默了很久,才开口道,“作为男人,我真的很介意。”

陆漫漫咬唇。

她知道。

“但是现在,我却突然很想知道,你打算怎么处理?”

“我会流掉。”陆漫漫直白。

林初辰喉咙微动。

他知道流产对女人而言,身体伤害有多大。

但他这一刻,真的说不出,让她留下来的话。

他可以接纳一诺,是真的可以把一诺当自己亲生女儿对待,他甚至觉得自己以后和陆漫漫不管有多少孩子,他都会把一诺当成最宝贝的那个,可这个……

这个。

他承认,他真的很介意。

介意到,真的很想陆漫漫,流掉。

“初辰。”陆漫漫主动拉着他的手。

陆漫漫对他,总是很主动。

他能够感觉到,她的真心,真心的是想和他,在一起。

“对不起。”她说得很内疚。

“不。”林初辰摇头,“反而我会觉得我很对不起你,因为我发现我真的没有那么大的胸襟,接受这个孩子……漫漫,对不起,让你受伤了。”

“不是你的错。和你没有任何关系。”陆漫漫直言,“要恨也不应该恨你。”

林初辰知道她说的是谁。

他只是沉默。

心里各种五味杂陈的情绪,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陆漫漫。

他想。

好事多磨。

以后,他会对她更好更好,他会将她捧在手心,不会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我和医生约个时间,明天就去做流产手术。别给我父母说,也别让一诺知道了。”陆漫漫已经开始安排她接下来的计划。

“嗯。”林初辰点头,那一刻还是忍不住说道,“不需要对他说一声吗?”

他。

当然是说莫修远。

“流了,我会告诉他。”陆漫漫冷冷的说道。

这大概才是对莫修远最大的惩罚。

陆漫漫从来都知道,怎么做才是真的一针见血的方式!

两个人,有些沉默。

但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陆漫漫约了医生,第二天一早去医院检查。

医生给她开了很多检查单,然后开单子的时候,一再的说,“陆小姐是真的决定不要吗?你现在的年龄,已经算是晚育了,再过两年就是高龄产妇,我建议你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陆漫漫直白。

医生无奈,给了开了检查单,做术前检查。

林初辰全称陪同。

两个人一起从医生办公室出来,由护士带着,在VIP区域去做检查。

“陆漫漫!”

走廊上,突然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

陆漫漫和林初辰两个人都有些沉默,仿若形成了共识,基本没有什么交流,心情,都很沉重,所以选择彼此逃避。

两个人走在走廊上也低着头根本没有看周遭。

所以当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陆漫漫抬头看了一眼。

看到了莫璃。

还有莫璃的母亲姜雨烟。

她应该又3年多没有见到她们了吧。

她真没想到,回到这种地方和她们偶遇。

不过也不奇怪。

莫璃身体不好,来医院做检查,在VIP区域撞见,不算奇怪。

她抿了抿唇,看着莫璃,看着姜雨烟。

她和莫璃有过节,但和姜雨烟没有什么矛盾,所以那一刻还是礼貌的勉强让自己笑了一声,“阿姨。”

阿姨。

姜雨烟缓了缓,大概也是诧异会碰到陆漫漫。

尽管知道这段时间她新闻多,也知道她在文城。

但文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姜雨烟终究也是上流社会的富太太,世面见得多,所以很快就表现得很是得体的说道,“漫漫,真是好久不见,你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

“有点小感冒,做了小检查,无碍。”陆漫漫也显得还算随和,“你们呢?”

“小璃的常规检查,以前不老是让医生到家里面来嘛,这些年小璃身体越来越好,我就说让她到医院来走动走动,别一天在家里面,也会憋出毛病,倒没想到,今天出门就碰到你了。”姜雨烟说着,“我都看新闻了,你还是那么能干。”

“谢谢。只是在勉强让自己往自己喜欢的生活过着。”陆漫漫笑着,谦虚的接受了她的赞扬。

“对了,你身边这位是?”姜雨烟询问。

“我未婚夫。”

“哦,对,林初辰,你们一起上过节目的。”姜雨烟突然想起,笑着说,“你们很般配。”

“妈,你都不觉得陆漫漫和我哥更配吗?”莫璃突然插嘴。

姜雨烟拉了拉自己女儿,低声道,“别乱说。”

“事实如此。”莫璃嘀咕着,有些不开心。

姜雨烟颤颤的笑了笑,“小璃的性格你也知道,被我从小宠惯了,你别介意。”

“不会。”陆漫漫说,说着看了一眼莫璃,“这么多年没见,小璃的性格倒是直率了些。”

口吻,当然是在讽刺当年她的,小婊砸性格。

莫璃这个人精儿哪里听不出来陆漫漫的讽刺,她只是甜甜的笑了笑,没有反驳,而这种笑容,总是让陆漫漫毛骨悚然。

她不想再和他们多言,拉着林初辰,“我还要做检查,就先走了。”

姜雨烟连忙点头。

说了些客套的话。

莫璃看着陆漫漫和林初辰的背影,嘴角的笑容变得有些邪恶。

她转头对着她母亲说道,“妈妈,我有点想要上个厕所。”

“厕所在那边我,我陪你去。”

“我自己去,你在这里等我就行了,我现在身体好了很多了,你不要担心。”莫璃乖巧的说道。

姜雨烟点了点头,也觉得女儿是需要多独立一点。

莫璃脚步其实是有些快的走向女厕所,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有些疲倦的声音,开口道,“小璃。”

“哥,陆漫漫要打掉你的孩子。”莫璃直白。

莫修远蹙眉,“你说什么?”

“陆漫漫现在要去打掉你的孩子,你要是不阻止,你孩子就会没有了。”

“你怎么知道陆漫漫怀了我的孩子!”

“哎呀!”莫璃有些着急,“那天我到你别墅去了,我本来只是想要去你家走走的,大概是我有点想王忠了触景伤情什么的,反正这都不重要啦,我当时去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你在,然后就阴错阳差的碰到你让人去买避孕药了,我问了问情况才知道是你和陆漫漫那啥了!我就捉摸着……哎呀,反正最后结果就是,我一个心血来潮就把避孕药换了,现在算算时间,差不多陆漫漫出现在医院然后说要做一堆检查然后如果我没有猜错,她是打算把你孩子打了……”

那边已经将电话挂断了。

莫璃看着手机,有些无语。

让人家把话说话不行吗?!

其实她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她就是觉得她讨厌南玥椿,又讨厌陆漫漫。

但对比起来,她更烦那个一派主母架势的南玥椿,所以她想着陆漫漫要怀孕了估计南玥椿会气死,她也就是无聊没事儿找事儿而已,反正别太感激她,她可从没想过要让陆漫漫和他哥和好如初,她觉得全世界女人都配不上她哥。

话说。

南玥椿那个女人,什么时候把王忠那老男人给她还回来!

……

市中心私立医院。

陆漫漫做完B超检查,又做了其他一些简单的检查。

她其实还是有些紧张的。

毕竟,是一条生命。

不管多不期待他的到来,但终究还是会有一丝,不忍。

林初辰一直陪着她。

此时真的是无声胜有声。

他们之间,不需要说太多。

就这么默默陪伴就好。

两个人在医院休息室等结果。

根据B超现实,孩子也就40多天。

也就40多天而已……

“陆漫漫小姐。”护士突然上前,叫着她。

陆漫漫身体明显紧张了一下。

林初辰拉着她的手,安慰道,“别怕,我陪着你,我会一直在外面陪着你,你睁开眼睛就能够看到我了。”

陆漫漫点头。

她其实不怕,只是有些……难受。

她起身,跟着护士离开休息室。

她往手术室走去。

心里的感受,真的不是当事人感觉不到。

她以前也会看到很多新闻说什么失足少女流产的报道,那个时候只是会觉得女孩很愚蠢不会好好保护自己的身体,也会偶尔和古歆一起骂骂所谓的渣男,就连上次古歆流产她也真的没有深切的感受过,这种滋味……

她不知道是不是已经为人父母,所以才会这般的,真的很难受。

她紧咬着唇,还是跟着护士走进了手术室。

心里面很多很多情绪,但是理智上还是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自己此刻应该怎么做!

她躺在那张不知道沾满了多少生命的手术台上,眼眸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

对不起,宝宝。

你来的真的不是时候。

请你,不要怪妈妈的残忍。

她紧咬着唇,看着麻醉师在准备她做全身麻醉。

她不是怕痛。

但她不想感受,孩子从她身体离开的那种滋味,她怕她会崩溃。

她闭上眼睛。

那一刻,却迟迟没有失去意识的迹象。

她睁开,看着麻醉师突然离开。

手术医生也取下了嘴上的口罩。

什么情况?!

陆漫漫看着面前的医生护士。

“陆小姐,不好意思,你暂时不能做这个手术?”女医生说道。

“为什么?”陆漫漫完全不懂。

医生歉意的解释道,“我也不清楚情况,是刚刚电话通知的,或许是你有项指标没过关,你去你刚刚的主治医生那里问一下吧。”

“但是刚刚显示的单子上,我是全部正常的。”陆漫漫反驳。

“不好意味,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医生歉意道。

陆漫漫真的是莫名其妙的被脱了裤子又莫名其妙的穿上了裤子。

她被护士带着出来。

林初辰在门口很焦急,几乎是坐立不安。

他估计也没想到,陆漫漫这么快就出来了。

他上前,诧异无比,“这么快?”

难道真的是广告上宣传的而所谓三分钟?!

“医生说我暂时不能做。”陆漫漫直白。

“为什么?”林初辰也不明白。

“我也不知道,我们先去问问医生。”

“嗯。”

两个人离开手术室,往医生的办公室走去。

医生看着他们出现,连忙起身说道,“陆小姐,你有个指标没过关,不适合做手术,所以暂时不能做了。”

“哪个不过关,你刚刚分明给我说了,我可以做的。”陆漫漫很难发脾气,现在真的有些忍不住了。

她真的是不想再一次经历去手术室的滋味。

她是真的不想躺在那冰冷的手术台上!

“是我的工作失误,是我的工作失误,真的不好意思。”医生连忙道歉。

“你把我检查单给我!”陆漫漫大声说道。

“在手术室那边,我正在找人拿下来。”那边推脱,理由分明有些牵强。

“既然我的单子在手术室,你怎么会突然看到我有项指标不达标?!你是有千里眼吗?”陆漫漫一针见血。

医生有些哑口无言。

陆漫漫这么聪明的人,分分钟就戳穿了医生的谎言。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希望你如实的告诉我!否则我会以你们医院欺骗病人为由,告你上法庭的!”陆漫漫狠狠地说着。

医生也不是没有听说过陆漫漫的厉害。

他有些口齿不清。

终究在陆漫漫的逼迫下说道,“我也是接到院方领导的通知,才阻止你做手术的,具体我真的不知道,我也是按领导意思办事情,还请陆小姐不要太计较,有什么,你去问问院长吧,他或许知道原因。”

陆漫漫脸色真的很难看了。

他转头看着林初辰。

两个人其实那一刻都知道,为什么了!

------题外话------

下午6点二更。

群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