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你现在多难受,曾经我就多痛苦/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漫漫和林初辰离开医院。

他们没有去找院长。

因为,找了也没用。

他们只是打算换另外一个医院。

而所有医院给他们的答案都是,不能给她做手术。

她料到了。

从莫修远算计她怀孕开始,她就料到这样的结果。

他现在只手遮天,他现在要做什么,她根本什么都做不到。

林初辰开着车,往回别墅的路上。

此刻,彼此都很沉默,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开口。

仿若,真的有点埋怨,老天的不公平对待。

车子驶入别墅大门。

门口处,停着一辆熟悉的黑色轿车。

大门处,那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站在那里,冷风其实有点大,他的头发和衣服都被吹得凌乱不堪。

林初辰将车子停靠在了门口。

那个人抬头,嘴唇似乎都有点被冻紫了,他就这么看着那辆轿车停在了他的面前。

林初辰打开车门,然后越过车头,绅士的给陆漫漫打开车门,亲昵的拉着她下车。

两个人的互动,没有顾及任何人的感受。

莫修远就这么看着她,然后突然上前,上前,伸手一把拉过陆漫漫。

陆漫漫蹙眉看着他。

眼里是真的很恨,即使此刻在很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

而她,也真的感觉到,莫修远那双大手,拉着她手腕的时候,冰得发寒。

“陆漫漫,你跟我走。”莫修远说,带着她就准备往他车子走去。

陆漫漫的力气根本反抗不过来。

这次。

林初辰直接站在了莫修远的面前。

莫修远狠狠的看着他。

林初辰的脸色,在那一刻也变得冷冰而血腥了起来。

林初辰是特种兵出生,曾经还是飞鹰成员,所以其实手上也染上过很多人的血液。

他说,“统帅,麻烦你放开陆漫漫。”

莫修远眼眸一紧。

他抓着陆漫漫的手用力了些。

陆漫漫咬牙,不发一语。

“我曾经欠你一个人情,至少你没杀我,但我从没想过用陆漫漫来交换,你现在可以再杀了我,否则,我不会让陆漫漫从我身边离开!”林初辰的话,一字一句,冷而硬。

“让开!”莫修远声音更冷了些,“你觉得你可以阻止得了我!”

“你可以从我尸体上走过去,但不能在我睁着眼睛的时候,把陆漫漫带走!”

“很好!”莫修远说,“几年前不杀你不是因为我心慈手软,只是因为我怕陆漫漫真的觉得我太残暴,所以留了你一命,我倒是没想到我当时的一个隐忍会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麻烦,要知道,我会对你一枪暴毙!”

“我也没想到,我在你手上居然没有死,更没想到还能够遇到陆漫漫,还能够在她身边成为她的依靠,成为你伤害她后,给予她最大的依靠!”林初辰声音猛地大了一些,那种语气,是真的仇恨。

恨莫修远对陆漫漫做的一切龌龊和手段!

他宁愿死,也不想看到莫修远这么卑鄙的去对陆漫漫!

“哐!”莫修远出手了。

一个重拳,狠狠的打在了林初辰的脸上。

彼此,都被彼此挑衅到了愤怒的最高境界。

陆漫漫往后退了两步。

她没能力上前阻止。

她没办法阻止两个人的拳打脚踢,她只是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突然就疯了一般的打了起来。

一拳一脚,残暴而血腥。

她记得上一次,上次莫修远和林初辰打架的时候,林初辰几乎没有多少招架之力,所以最后会以失败告终,但这次,这次的林初辰,似乎一招一式更加狠烈了些,似乎更加激发了他心里的怨恨和愤怒,才会和莫修远,旗鼓相当。

两个人,往死一般的搏斗,让莫修远身边的保镖全部冲了出来。

“别过来!”莫修远眼眸微动,冷声厉吼。

几个黑衣人,就这么虎视眈眈的站在旁边,不敢上前。

而莫修远在吼那一句话的时候,林初辰一脚狠狠的踢在了莫修远的肚子上,用的力度,直接让莫修远坐在了地上,林初辰根本没有迟疑,上前就是一脚狠狠的踢下去,莫修远一个翻身,躲过,再一个前踢,将林初辰踢出了几步距离。

两个人没有停留一秒,又是拳打脚踢的靠近彼此。

疯狂而暴力。

陆漫漫站在不远处,看着真的跟看大片一样的节奏。

完全不需要任何特效。

她在想,会不会,谁就真的被这么打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

大概很久很久。

林初辰终究还是被莫修远一脚狠狠的踩在了脚下。

莫修远其实一身也好不到哪里去,甚至呼吸很急促,但脸色就是冷血得吓人。

他对着林初辰,狠狠的说,“服吗?”

林初辰咬牙,不开口。

脸上血肉模糊。

“说话!”莫修远脚上的力度更重了些。

陆漫漫甚至看到,林初辰隐忍的脸,变得无比狰狞而恐怖。

那种极限的忍耐……

“够了莫修远!”陆漫漫终究上前了。

她没有去拉莫修远,而是蹲跪在了林初辰的面前,拉着他都是血的手,“如果你要杀他,我发誓我会带着肚子里面的孩子,死在你面前!”

莫修远身体似乎是抖动了一下。

一下,脚上的力度也突然放松了很多。

他往后退了一步。

退了一步,看着陆漫漫满脸担心的对着林初辰,不需要伪装,就是很怕林初辰出事儿。

感觉到莫修远的离开,陆漫漫身体蹲得更下去了,她柔声在他耳边问道,“身体怎么样?”

林初辰反手拉着她。

可以看得出来,他的身体坚持到了极限,他张了张嘴,很轻的说了句,“我没事儿。”

陆漫漫眼眶红了一下。

都这样了,还说没事儿。

莫修远就站在他们面前,一步之遥的距离,看着两个人的互动。

如此,刺目的互动。

他在想,人的心会不会真的有麻木的一天,在看着任何事情的时候,都可以麻木到毫无感觉,不管是心伤还是心痛,都可以变得麻木不仁。

如果可以,他倒是希望,这一天可以早点到来。

至少,心口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他薄唇微动,声音不大,在此刻安静的环境,此刻寒风兮兮的季节响起,他说,“陆漫漫,我也受伤了,很严重。”

“你会死吗?”陆漫漫抬头看着他。

不会。

他不会死。

“你死了,我会为北夏国人民觉得可惜!你没死,我会恨你,恨你不折手段卑鄙无耻!”陆漫漫咬牙切齿,声音在不受控制的,发飙。

她忍得已经到了极限。

莫修远做了这么卑鄙的事情,他怎么就能够这么理所当然的出现在她面前,还这么理所当然的觉得我应该关心他?!

如果可以,她此刻倒真的很想杀了他。

杀了他,她的世界都太平了!

莫修远默默的听着陆漫漫的话,默默的看着陆漫漫对他的仇恨。

为什么他那么爱。

而她,却可以这么恨。

他捂着胸口。

捂着,真的很痛很痛的胸口。

说好的一个月为期。

他都想好的,这一个月不去打扰她不去惹她生气。

到现在,又被她如此厌恶了。

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很恶心,恶心的控制不住自己的私欲。

他说,“孩子我不会让你流掉的。”

陆漫漫笑了一下。

在如此冷的天色下,笑容更冷了。

那一刻他甚至觉得身体都被她的笑容,冻得满身寒气。

“你凭什么让我生下来?凭什么?”陆漫漫问他,狠狠的质问他。

“因为我相信一个月之后,你会和我重新在一起!”

“你真的以为我答应你是在给你机会吗莫修远!我答应你的一个月之期只是为了让你不要来打扰我的生活!我这辈子,从你带着你的律师拿着离婚协议书出现在别墅让我签下离婚协议那一刻开始,我们之间的感情就恩断义绝了!”陆漫漫怒吼,无法压抑的怒火,终于在那一刻,毫不保留的发泄了出来。

她眼泪在那一刻,也迸发了出来。

忍到极致,就是会流泪。

就是会疯狂的泪流。

她捂着自己的胃,干呕着,干呕着,吐得撕心裂肺。

而莫修远就这么高高在上的站在那里,看着林初辰动着身体,坐了起来,在努力的抚平陆漫漫的情绪,看着陆漫漫蹲坐在地上,整个身体难受的倦成一团。

他现在其实很冷漠。

冷漠的眼神,看着面前的一幕又一幕,在他眼底呈现。

他没有上前去撕了这幅画面,他就是用最冷漠的情绪去看待。

看着陆漫漫吐了好久,吐得似乎平静了。

她用手擦了擦嘴角,然后和林初辰一起,从地上站了起来。

她眼眶通红,通红无比的对着他说道,“莫修远,你现在有多难受,曾经的我就有多痛苦。我能够承受下,我能够在不打扰你的前程似锦下承受下来,我也希望你可以做到。这个世界是公平的!”

陆漫漫扶着林初辰,一步一步的离开。

走进了别墅大门。

铁大门狠狠的关了过来。

狠狠的关了过来。

莫修远就这么站在大门口,风再次将他的衣服和头发吹得凌乱不堪。

天空突然飘起了雪。

近年来的北夏国,冬天越来越冷。

这座不太下雪的城市,终究,也大雪弥漫。

莫修远的头发上,身上,都是雪落下的痕迹。

而他,就像是感觉不到一般,整个人就这么僵硬在风雪里。

不知道多久,才离开……

不知道多久,才离开这栋,他始终迈不进去的别墅。

而这栋别墅内。

暖气十足的别墅内。

陆漫漫扶着一身是伤的林初辰躺在他的大床上,她很紧张,看着他真的被打得像个猪头一般。

好在走进大厅的时候,她父母还有一诺都不在,否则这模样,大概也会吓着他们。

“漫漫。”林初辰一把拉住她。

“我去拿急救箱,或者……我送你去医院。”

“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林初辰说,“我终究还是打不过他。”

“没有,我不需要你赢,我只需要知道,你的坚决就够了。”陆漫漫真诚的说着,她看着林初辰真的面目全非的脸,勉强让自己笑了笑,“而我今天觉得你很man,平时我都觉得你太温顺了点。”

林初辰忍不住笑了一下。

一笑,似乎更痛了。

他忍了忍。

陆漫漫抿了抿唇,“我去拿急救包。”

“嗯。”

陆漫漫下楼,在客厅翻找急救包。

脑海里,其实还闪逝着莫修远满脸血腥的模样……

她眼眸往外看了看。

没想到,下雪了。

她沉默了一秒,终究拿起医药箱,快速的上楼。

她用温毛巾先帮林初辰简单擦拭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的帮他上药。

她很小心了。

但明显,应该还是痛的。

只是林初辰比较能忍。

好半响,陆漫漫才勉强帮他把身上密密麻麻的伤包扎了起来。

“不知道的人,以为我经历了生死劫。”林初辰感觉到自己身上几乎被包成了木乃伊,开着玩笑。

陆漫漫也笑了笑,“你就将就一下吧,我也不是专业的。”

“所以才会觉得很幸福。”林初辰拉着她的手,“漫漫,我真的不会放手。”

“嗯。”陆漫漫点头。

她也是。

“好啦,你先休息一会儿。”陆漫漫温和的说道。

“嗯。”林初辰点头。

陆漫漫收拾着急救箱,从林初辰的房间出来。

她深呼吸一口气。

终究。

这个孩子,不能要。

她起身下楼,电话在此刻响起。

她看着来电,蹙眉接通,“叶恒?”

“陆漫漫,你到底和阿修有多大的仇你要这么找人去揍他,你到底找了几百个人去揍他,揍成这个模样!你能不能稍微有点良心啊!阿修连跟汗毛都不想伤你你却把人揍成这样!阿修要真的死了,你用什么来赔,你讨厌他你看不惯他你就不能稍微给他点教训就行了,他不管如何也是北夏国的统帅,统帅,统帅,他死了,你想过这个国家会面临什么没有啊?!你就不能稍微也仁慈一点吗?”叶恒的声音,噼里啪啦传入她的耳朵,“还有啊,都说打人不打脸的,阿修这肿得跟猪头的模样,我看着都心疼!要是把他这张倾国倾城的俊脸给搞砸了,我感觉北夏国的女人口水都能够淹死你,我作为男人都觉得可惜!”

她揉了揉耳朵,说,“他也打别人脸了。”

“能相提并论吗?阿修这么帅!”叶恒一脸的不爽。

陆漫漫无语。

“话说谁这么厉害啊,可以把阿修揍成这样,我倒是突然觉得很有兴趣。”叶恒转移话题的速度,总是这么惊人!

“林初辰。”陆漫漫直白。

“那个特种兵?得了吧?!”叶恒说,“他完全不是阿修的对手。”

“信不信随便你。”

“一定是阿修状态不好。”叶恒一口咬定,“这段时间他累得跟条狗似的,风都能吹倒,才会上了林初辰的道。一定是这样!好啦,我不和你说了,叶半仙又得家法伺候我了,谁让我没有保护好阿修!但陆漫漫我最后得提醒你一句,你下次要真打人,不能再打阿修的脸了!”

然后就把电话挂断了。

陆漫漫习惯了叶恒的风风火火还一直改变不了二货的性格。

她紧抿唇,握着手机。

想着刚刚叶恒说的那句,莫修远……风都吹得倒?!

打架的时候,不是挺能耐的吗!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陆漫漫会觉得林初辰身手见长的原因。

怎么也觉得,这么多年离开特种兵,在林初辰又有一只脚不方便的情况下,身手不应该会更强才对!

她深呼吸……

总之,和她也没什么关系。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怎么想办法,把孩子流掉。

而她也觉得,现在只有一个人可以帮她,也会帮她!

------题外话------

二更求月票。

二更求月票,月票,月票……

好啦。

小宅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