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一城,陆一城/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家别墅。

陆漫漫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天花板发呆。

她刚刚给某人发了短信。

一直在等待某人的回复。

和莫修远斗智斗勇,真的比自己想象的要难,但她并不觉得,会输。

她躺在床上,心情有些压抑。

过了很久。

电话响起。

陆漫漫看着屏幕上的电话号码,抿唇,接通,“南玥椿。”

“我不知道以我的智商以及以我现在的能耐,还可以对你有什么帮助,陆漫漫,从你给我发短信到现在,我一直在想,你是不是又想要算计我什么?!”那边传来南玥椿有些讽刺的声音。

是。

她真的是被陆漫漫的能耐给弄疯了。

她在陆漫漫和莫修远的世界里面,到底算得了个什么!

她从来没有这段时间这么否定自己的存在。

从来没有。

而她真的在看到陆漫漫给她发的短信“南玥椿,我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和你合作——陆漫漫”,看到这条简单的短信后,她甚至思考了两个小时,她想陆漫漫就是聪明到,不直接给她打电话,给予她足够的时间去揣测,以至于不会让她当场拒绝,而陆漫漫就是有那个能耐,似乎知道她控制不住心里的欲望,还是会主动打电话联系。

这个女人对人心的掌控,强大到让人无法想象。

“我不是在算计你,你仔细一想就会知道,每次我对你的算计都只是在对你的主动做抗争和应付而已,我从来没有主动一次的对你做任何手段,而我每次找你,就如几年前找你一样,都是为了,达到共同的利益。”陆漫漫解释。

这份解释,说得确实是事实,却让南玥椿心里有些情绪在波动。

是啊。

陆漫漫每次都会在应付她对陆漫漫的攻击,而每次,都是以自己的狼狈不堪而结束。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南玥椿直白。

陆漫漫那一刻,反而沉默了两秒,本来想得很清楚的事情,此刻却还是有那么一秒的犹豫。

她深呼吸,说道,“我怀孕了,怀了莫修远的孩子。”

她的声音,就这么传递到了南玥椿的耳朵里。

南玥椿觉得那一刻她握着的手机都在发抖,身体也在发抖的恨不得将手机直接给砸得稀巴烂。

她冷冷的声音咬牙切齿,“你是在炫耀什么吗?”

“我没这么愚蠢!”陆漫漫直言,“我现在要打了这个孩子,但被莫修远阻止了。北夏国,唯一可以帮我的人只有你!”

“你的话我能相信几分?!”

“我没骗过你。三年前我找你合作,最后,我不是离开了?”陆漫漫扬眉。

南玥椿冷笑。

是啊。

离开了,现在又回来了。

这么强势的回来了。

她声音冷冽,一字一句说道,“陆漫漫,莫修远不会让你做的事情,任何人都帮不了你,你太看起我了,我没有那么大能耐可以帮你达到你想要的目的。”

“没有开始之前,谁都不知道结果是什么。三年前,你也这么说,但最后我们却成功了。我相信,莫修远没有强大到,什么事情都可以一手遮天!”陆漫漫咬牙切齿。

“三年前,那是因为莫修远的妥协。”

“不管任何原因,我说能够做到就能够做到!”陆漫漫肯定无比。

南玥椿紧抿着唇。

她不知道陆漫漫到底哪里来的自信,她一直觉得,任何人在莫修远的背景下,都不可能那么的斩钉截铁的觉得自己一定可以成功,但陆漫漫就是会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信服!

南玥椿沉默。

沉默其实是有些动摇的。

陆漫漫开口道,“我知道你不可能愿意看到我再次生下莫修远的孩子。所以,这个忙,你一定会帮。”

“是,我现在很嫉妒,嫉妒莫修远对你的一切,嫉妒你还可以怀上莫修远的孩子,这么轻而易举还这么不懂得珍惜。但是陆漫漫,我稍微冷静一想,退一万步如果我真的帮你把孩子打掉了,你想过莫修远会怎么对我吗?!他或许会杀了我!”

“他不会。”陆漫漫一字一句,“你是莫子兮的母亲,他不会杀你!而我也很坚信,这次如果我得逞了,我把孩子流掉了,我和莫修远的感情就真的一去不复返,莫修远就会真的对我放手,这也是挽救你们婚姻最好的方式。要不要赌一把,决定权在你手上。”

“你真的很会谈判。”南玥椿狠狠的说着,“我学了外交官这么多年,实践了这么多年,却总是,一再被你牵着鼻子走。”

“我只是很清楚,我们彼此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在得到莫修远这条路上,我总是不停的失败而不停的尝试!陆漫漫,我希望这次之后,你真的可以消失在莫修远的世界,你们真的可以一刀两断!”

“如果莫修远还有点自尊,就不会再来缠着我,我保证。”陆漫漫肯定道,“一个男人,不会这么一次又一次的允许自己栽在一个女人身上这么多次,他不会这么来做作践自己!”

“好,我答应你。”南玥椿咬牙,“我答应你和你合作,但是陆漫漫,你也知道我能力不强,我没有你们的睿智也没有你们那么周全的阴谋算计,和你谈了这么多,但我现在没有丝毫头绪去怎么帮你。莫修远在我身边安插了眼线,应该不少,且这段时间明显增多,我猜想大概是怕我对你有什么动作。所以我现在但凡和你有什么实际性的接触,莫修远第一时间就会知道。”

“我猜到了。”陆漫漫点头。

南玥椿这么安分,肯定是因为有什么牵制。

她说,“在你和莫修远这顿婚姻中,除了政权,莫修远最在乎的是什么?”

南玥椿蹙眉,思考,脱口而出,“子兮。”

“对,莫子兮会成为你引开他注意力的一个手段。”

“陆漫漫,你什么意思?!我不可能让子兮为你,来趟这个浑水,来做任何事情!”

“你别紧张,我们都是为人母亲,我不会让小孩子掺杂到我们大人的恩怨之中,我只是让你儿子分散莫修远的注意力,不会让他帮我们做什么。”

“你说清楚。”南玥椿蹙眉。

很显然,南玥椿对莫子兮,很紧张。

不管多心狠手辣,女人在对待自己孩子上,从来不会妥协。

陆漫漫说,“想要摆脱莫修远的眼线,让所有人不觉得你会在关键时刻离开莫子兮,分散注意力我暂时能够想到的唯一方法就是,子兮生病了。你可以制造一个假象,子兮生病发烧,然后放出消息,我相信莫修远不会视而不见,他会回来看子兮,而这个时间,你可以趁着大家都以为你会陪在他身边的假象从而利用你自己的亲信帮你离开来到文城。我相信这么多年,你这么聪明的女人不会没有自己的人存在,而我也总是相信,以你的身份,威胁一两个医院帮我做手术,很简单!”

“所以你是想利用我的身份,伪造莫修远的当时下达的命令了?”南玥椿扬眉。

陆漫漫点头,“是,这是我能够想到的唯一方法,也是最快最直接的手段,而这一切的发生,时间点要掐准,也就是说,我们做手术的时候,必须保证莫修远在飞机上,那个时间,没有任何人能够联系得到他!”

“我答应你!”南玥椿这次没有犹豫。

她想不到更好的方法,而陆漫漫,就是这么聪明。

陆漫漫说,“你保持手机正常状态,我会随时给你发短信,你按照时间做好规划,这是唯一的机会,如果这次失败了,我们就失败了,莫修远不会在同一件事情上,被人算计第二次!”

“我知道。”那边挂断了电话。

陆漫漫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其实有些发呆。

她真的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这么卑鄙的去算计一个人。

但……

以牙还牙。

她觉得莫修远,更可耻。

她从床上坐起来,往林初辰的房间走去。

敲门,而进。

林初辰似乎是刚睡醒,脸上依然被她包裹得看上去很吓人。

陆漫漫直接走向她的床边,说道,“我让南玥椿帮忙了。”

“嗯?”

“流产。”陆漫漫说。

林初辰抿唇。

在这件事上,似乎都成了彼此有些尴尬的话题了。

陆漫漫咬牙,继续说道,“去医院流产是我能够想到对我身体最有利的方式,我查过了,现在以孩子的大小药流很危险,其他方式更加危险,而我不想因为莫修远,糟蹋我自己的身体。我们还有很多未来。”

“漫漫,辛苦了。”林初辰一字一句。

“不,我反而觉得,这件事情可以成为断了我和莫修远的最大导火线。这也许就是叫,自作自受。”陆漫漫看着林初辰,“所以我们要成功。”

“需要我做什么吗?”

“需要。”陆漫漫直白的点头,“我出了主意让南玥椿避开莫修远的视线,还得想办法让我们自己避开莫修远的视线,我猜想,莫修远应该安排了叶恒来观察我们的一举一动。”

“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要引开叶恒?”

“对。”陆漫漫点头。

“怎么引来?”

“很简单。在我和一诺之间,叶恒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一诺,我相信叶恒会遵守我和他之间的诺言。而我,终究利用了别人的真心来算计从而达到我自己的目的。”陆漫漫说,心口,其实还是有些难掩的隐忍。

但她别无选择。

她其实不想这么去算计无关紧要的人,而她虽然从来没有把叶恒当朋友,但也绝对没有把他当敌人。

这次之后,大概就是仇人了。

叶恒估计会恨死她。

她说,“你帮我制造一起事故,绑架一诺。”

林初辰蹙眉。

“你亲自来,其他人我不放心,我不想一诺受到伤害。”

“好。”林初辰点头,“我知道怎么做。”

“初辰,我相信这次之后,莫修远就算再爱,就算再不甘心,也不会再来缠着我了,就这一次,我们一定不能失败。”陆漫漫再次开口道。

林初辰点头。

将她抱在怀里。

其实。

总觉得刚刚那句话,陆漫漫不是对他说的,而是在给自己说。

在给她自己说,为了不给自己一个反悔退缩的借口。

而他……

没办法劝陆漫漫放弃。

他憧憬他们的未来。

……

第二天,一早。

南玥椿发来短信。

说事情已经搞定,她已经开始秘密乘机到文城。

陆漫漫回了她一声,让她注意自己的行踪。

而后,她在等待莫修远的离开。

到了下午时刻。

南玥椿发来信息,说莫修远的飞机20分钟后起飞。

她催促她父母带着一诺去商场。

林初辰在固定地方埋伏。

何秀雯和陆子山不知道陆漫漫干嘛突然让他们去逛街,但因为这两天文城下雪,一诺在家也困了好久,出去走动走动,也不是坏事儿,就带着一诺出门了。

南玥椿又发了信息,说莫修远飞机起飞了。

好,就是这个时候。

陆漫漫让林初辰出手。

十分钟后。

何秀雯哭得撕心裂肺的打来电话,说一诺在商场走丢了。

说一转身,一诺突然往前跑了几步,在人群中,瞬间就消失了。

陆漫漫一边安抚她母亲,一边让她在商场去寻找。

何秀雯整个人完全是崩溃的,陆子山在旁边也急得不行。

陆漫漫真的不想把所有人都牵扯进去,但是没有办法,就这一次!

她给叶恒打电话。

那边接通,“怎么了?陆漫漫!阿修走了,你想要见他,去帝都吧。”

“我妈说一诺现在在商场消失了,你不是答应过我要帮我保护一诺的吗?”

“什么?!”那边突然有些激动,“我马上打电话问情况。”

“叶恒,我不知道这是一起普通事情还是故意有人为之,我希望你能够尽全力帮我找到一诺,我求你!”陆漫漫带着口腔,整个人完全是失控的。

“我不会让一诺有事儿的!”那边斩钉截铁,说完挂断了电话。

陆漫漫看着电话。

大概从此以后,叶恒会很死她。

她开车,从别墅离开。

此刻,叶恒的所有注意力也全部在寻找莫一诺的身上,他的那些眼线,应该也会被他直接调走。

所以,她现在可以去她自己的目的地。

她和南玥椿约在了一个不大的医院。

越是大的医院,越是不容易掌控,反而是小点的医院,更容易被威胁。

陆漫漫和南玥椿再次相见了。

南玥椿看着陆漫漫,看着她如此轻松地自己开车到来,想来这个女人,也给自己制造了很多,避开眼线的条件。

南玥椿当然知道,莫修远肯定在陆漫漫身边,也安插了很多人。

她佩服这个女人。

一次又一次,刷新她对她的认识。

陆漫漫看着南玥椿,没有说其他话语,只是直白道,“我们进去!”

南玥椿跟上了陆漫漫的脚步。

两个人直接走向了院长办公室。

南玥椿的身份,直接让这么一个不大的医院,震惊的。

南玥椿也摆出了她的架势,对着院长直白的说出了她的要求。

她说,“我知道你们上头有命令不能给陆漫漫做任何手术,但既然我亲自来了,我就不希望你们违背我的意思,我现在要求你们马上给陆漫漫做手术,马上!”

“夫人,可是……”院长被她的气势所吓倒。

“你们不用可是,一切后果我会给你们处理!”南玥椿直白道,“否则,这个医院也可以不用存在了。”

“不是的夫人,我们接到上头的通知,说不管遇到任何事情任何威胁,都不能给陆小姐做手术,我们要是擅自做了这台手术,我们也会自身难保!”院长战战兢兢的解释。

“所以,你是觉得,我的身份还不足以让你做任何事情了?”南玥椿冷然。

“不是的,不是的,确实是……”

“还是说,非要统帅亲自出现在这里,你才会愿意听信于我,你最好是衡量一下衡量一下,你到底有没有这个能耐,在统帅在百忙之中,到这里来,亲自给你交代!”南玥椿脸色很是难看。

院长吓得,说不出来一句话。

却没有松口。

大概是,接到的是上头的死命令,不敢违背。

“我不想耽搁我的时间,现在马上给我安排手术!”南玥椿也有她的霸气和智慧,知道这个时候根本就不是咨询对方意见,而是直接安排对方做事儿,不能给对方半点可以推脱的借口。

院长终究,还是抵不过南玥椿的气势,让人安排了手术。

南玥椿转头看了一眼陆漫漫。

院长说,“先给陆小姐做一个身体检查……”

“不用了。”陆漫漫直白道。

她也怕夜长梦多。

“不用了,我之前做过检查了,很健康,你们只需要给我安排手术就行了!”陆慢慢一字一句。

院长犹豫着,在南玥椿的气势下,妥协了。

陆漫漫很快就被带去了手术室。

因为没有做常规检查,也就不需要等待手术前的结果报告。

南玥椿在走廊上等。

她其实此刻就可以走了,但她想要等待结果。

等到陆漫漫从手术室出来的结果。

她甚至刚刚有一秒的冲动杀了陆漫漫,制造医疗事故杀了陆漫漫。

倒是,陆漫漫也不比她愚蠢。

她们两个人几乎同时到达的医院,且之前也没有告诉她她到底选择哪个医院手术,直到最后时刻才通知她去哪里,她没有那个单独的时间去找医生,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安排,时间很紧。

陆漫漫做任何事情,都比别人想得周到。

就连这次的合作,她觉得是天方夜谭的事情,却没想到,就这么,就这么快,到达了她的目的。

她这一刻突然还有些兴奋。

兴奋莫修远发现后,会被气成什么样子。

一物降一物。

莫修远也有栽到陆漫漫手上的时候。

她心里扭曲的痛快着,似乎是突然听到了手术室外走廊上,急促的脚步声。

她回头。

回头,看到了莫修远。

怎么会……

这么快这个男人就出现了。

怎么会?!

南玥椿看着他的模样,看着他此刻冷得发寒的脸色。

他脸上还有很多青肿痕迹,在此刻的如此阴森的面容下,显得更加的恐怖。

那一刻,她甚至都忍不住的往后退了一步。

退了一步。

身体不自觉的靠在墙壁上,仿若在给自己一点动力支撑。

她有一种,死亡逼近的感觉,越来越近。

“陆漫漫在哪里?”阴冷的声音,带着威胁的问她。

她咬牙,不说。

不说,就这么冷冷的看着莫修远。

“我再问一句!”莫修远逼近她,冷血阴森,眼眶血腥。

南玥椿心口一紧。

她是真的被莫修远此刻的模样惊吓住了。

她其实是说不出一个字。

她真的很怕,自己说出在手术室的话之后,她会被莫修远杀了!

莫修远眼眸微动。

转头。

转头,看到手术室的门打开。

陆漫漫在一个护士的搀扶下,走了出来。

为了赶时间,陆漫漫没有用无痛人流,所以就不会全身麻醉,所以完了之后,就可以出来。

她脸色苍白。

很白。

整个人在护士的帮助下,才没有虚弱到,直接晕倒。

所以……

是做完了是吗?!

莫修远就这么冷冷的看着陆漫漫从冰冷的手术室门口出来,一步一步,举步维艰。

他眼眶都在充血。

不停的充血。

他猛地一下,一把掐住了南玥椿的脖子。

力气大到南玥椿在那一瞬间,就完全无法呼吸。

她脸被绷得通红不堪。

整个脸上很狰狞。

莫修远似乎是把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在了南玥椿身上一般。

他手指的力度,让他分明的骨节,更加明显。

跟在莫修远身后的几个保镖都被眼前的而一幕吓到了。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却不敢上前。

谁都知道,此刻可能会真的杀了南玥椿……

可南玥椿,毕竟是一国之母。

一国之母。

“莫修远。”陆漫漫开口,声音很轻,她说,“你杀了她有什么用?”

莫修远的手明显抖动了一下。

“杀了她,我们就能够重新开始了吗?”陆漫漫问他,“就能够当什么事情没有发生,就能够救回那个孩子了?”

莫修远眼眸一紧,猛地一下将南玥椿推在了地上。

力气很多。

南玥椿几乎被甩晕了过去,狼狈无比的被莫修远扔在地上。

脖子上的疼痛以及身上遭遇的一切,让她疯狂无比的大叫着,“莫修远,你杀了我,你有本事杀了我!杀了我,莫子兮会恨你一辈子!”

“滚!”莫修远怒吼。

对着南玥椿,根本是声音暴躁到,毫不掩饰。

走廊上,分明很安静。

莫修远的声音,就会凸显得更加的狰狞。

几个保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护士扶着陆漫漫,被惊吓得身体一直在发抖,里面做手术的医生,自觉地的待在里面,不敢再出来。

南玥椿摸着自己痛得要命的喉咙,从地上爬起来,因为莫修远的蛮力,她甚至好久才让自己站起来,她说,笑得疯狂,“我总算报复你了一次莫修远!”

说完,转身走了。

拖着自己的身体,走了。

走廊上,没有了一丁点声音。

所有人都看着南玥椿的离开,在莫修远没有任何举动之前,所有人都不敢说话,大气都不敢出。

僵硬的空间。

陆漫漫正欲开口。

突然就看到暴躁的莫修远,疯了一般的开始砸走廊上的椅子,疯了一般的开始发泄,将整个走廊,弄得一片狼藉不堪,护士惊吓得都快哭了,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从来不知道统帅发脾气这么吓人。

陆漫漫站在一边,就这么冷漠的看着莫修远,看着他真的疯了一般。

保镖不敢轻举妄动,只得这么眼睁睁看着他用自己的身体在发泄,用自己的身体,在发泄。

结束的时候。

他两只手背都在流血,一滴一滴,滴落在走廊上,看上去狰狞无比。

“统帅。”一个保镖终究忍不住,上前叫他。

他身体摇摇欲坠,摇摇欲坠。

但他没有倒。

他手一挥,挥开了保镖。

保镖不敢再上前,只是这么紧张的看着他,看着他,怕他突然就这么倒了下去。

走廊上,又安静了两分钟。

莫修远突然转身,突然转身走向陆漫漫。

陆漫漫看着他,看着他狰狞的模样。

护士真的被吓傻了,看着莫修远的靠近,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陆漫漫低头看了一眼,抬头又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脚步停在陆漫漫的面前,眼眸对视着她。

她看到他眼眶中血红一片。

她紧抿着唇,还未开口。

“啪!”一个巴掌,狠狠的甩在了陆漫漫的脸上。

很重。

很重的一个巴掌,陆漫漫的身体在那一刻,几乎都差点被他扇倒在地上。

她望着他。

看着他那么用力的扇了她之后。

他反而哭了。

从他血红的眼眶中,流了出来。

没有任何其他表情,没有任何哭泣时人该有的表情,只是,流泪。

流着泪,看着她。

身边的几个保镖那一刻似乎也被莫修远的模样吓到了。

很快,保镖转身,背对了过去。

有些东西不该看的,他们绝对不会看。

“痛吗?”莫修远问她。

陆漫漫点头。

很痛。

脸都肿起来了。

“可是,我总觉得你怎么都感觉不到,我的痛。”莫修远说,一字一句的说,声音很冷很冷。

陆漫漫紧咬着唇瓣。

她眼眶其实也很红。

因为,那一巴掌太痛,痛得她眼泪控制不住。

“为什么要这么去算计一个无辜的孩子?陆漫漫。”莫修远问她,深深的问她,“利用你能够想到的所有,去算计。他的存在,就这么的让你不能接受吗?你有想过这个孩子的离开,会不会沾上很多人的血液?!我可能会为了他,杀了很多人,你信吗?!”

陆漫漫喉咙微动。

她在控制情绪,控制自己,说不出来的压抑情绪。

她摇头。

摇头。

她其实不想他杀人。

“说好的一个月,说好的一个月,就这么难吗?”莫修远问她,幽幽的问她。

陆漫漫紧咬着唇瓣。

她这一刻,突然有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做了一件无比残忍的事情。

她开始怀疑,这个决定是不是真的错了。

但这一刻,她突然说不出一个字。

突然,就说不出一个字。

她就只是这么望着莫修远,望着他的悲伤,一点都不掩饰。

一点都掩饰不住。

“到现在,如果我说,这个孩子不是我算计得来的,你会不会稍微有点后悔,会不会稍微能够感受一点点我此刻的难受?”莫修远说,看着她苍白的脸颊,“那颗避孕药,是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莫璃给换了的,而你昨天去流孩子的举动,也是莫璃告诉我的……”

陆漫漫惊讶的看着他。

惊讶的看着他。

“不相信是吗?”莫修远说,“不相信就算了。”

他转身。

突然就转身了,离开。

背对着她离开。

他走了两步。

又陡然的停了下来。

“其实,我还给他取了名字。”莫修远说,“一城。一城终老……陆一城。”

一城终老。

陆一城。

陆漫漫泪眼模糊的看着莫修远高大的身影,走了。

那么强大的一个男人,也有如此脆弱的时候。

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他一碰,就会倒。

但他却拖着脚步,背脊笔直,离开了。

离开的走廊上,还有他的血液。

顺着他手背落在了走廊上。

他的保镖跟在他的身后,一瞬间就全部消失了。

消失在了长长的走廊上……

医院,瞬间恢复了冷清,恢复了冷寂。

所以。

他们之间就算是真的结束了是吗?!

陆漫漫摸着自己的脸颊,脸部火辣辣的,她甚至感觉到肿得厉害。

她想。

莫修远这一巴掌有多重,他的心,应该就会有多痛。

她眼前突然一黑。

这一次。

她晕了过去。

她第一次觉得,原来悲哀可以这么的强烈……

……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躺在医院的大床上。

这里医院的环境并不太好。

她手上还打着点滴。

房间里面坐着一个护士,在守着她。

她想,她应该是被医生和护士扶进病房了。

她身体动了动。

护士连忙上前,“陆小姐,你醒了吗?”

陆漫漫点头,“我的手机呢?”

“在这里。”护士连忙从一边的柜子上拿过来。

陆漫漫看着关上了静音的手机,很多未接来电,很多来自于林初辰。

她没有告诉他她在哪里做手术,但明显,那边应该已经告一段落了。

所有,其实都告一段落了。

她动了动身体,在护士的帮助下坐了起来。

拿起电话准备给林初辰回过去。

病房的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陆漫漫看到了叶恒。

看到他突然推开房门走进来。

远远,就能够闻到他身上强烈的烟味。

陆漫漫紧张的将手机捏在手心,她今天算计了叶恒,现在应该所有事情都真相大白了,当他知道是林初辰带走了一诺后,估计就都知道了。

她警惕的看着他,是真的有些怕。

“放心吧,我不会杀了你了。”叶恒说,他一屁股坐在了陆漫漫的病床边。

陆漫漫咬唇,有些话,现在说什么都是虚伪。

“尽管,我真的很想杀了你,第一次被人算计到这个份上,也真是够了。你大概也不会知道,当我听到你颤抖的声音说一诺出事儿的那一刻我有多紧张,我就在想,阿修这么在乎这么爱的女儿,不能出事儿,绝对不能出事儿,完全没有想过,你居然是在设局,而我还真的傻兮兮的调动了我所有的人包括你身边的眼线,全城的翻找,那架势,大概连只苍蝇应该也不会放过。所以,在我找到一诺看着一诺正天真无邪的和林初初玩游戏的时候,我当时真的恨得很想杀了你!”

“我也是迫于无奈……”陆漫漫试图解释。

“你现在说的话,我真的连标点符号都不想相信了,陆漫漫。”叶恒直接打断她的话,“我以为我们还有革命友谊的,现在我才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单纯的人就是我了,你们都黑得跟乌鸦一样!”

好吧。

陆漫漫承认了叶恒的指控。

她不反驳。

“其实我来这里,不是为了说我多恨你,反正我也不会杀了你,对你说恨什么我觉得很幼稚,大不了从此以后我叶恒的朋友薄里面没有陆漫漫你这个名字而已,多大会儿,哥我朋友多得很。”叶恒说得一脸无所谓,“我来这里就是跟你说一声,我和阿修真不合适,你真配不上他。”

陆漫漫敛眸,咬着唇。

“这么多年,我其实一直很期待你们和好如初的那一天,我承认你以前还是很有人格魅力的,且不管怎么说,你曾经也为阿修牺牲了这么多,从最开始从稻谷子乡去救他,到后来他入狱你的一系列付出,还有你们被迫离婚,我都觉得你挺委屈的,我想有一天要是阿修真的能够和你重新开始,他一定要弥补你的委屈,但是现在,我反而觉得,既然错过了,你们就彼此错过吧。时间最能够看透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感情深浅,而你的时间,真的不配!”

“叶恒,你没有好好的感受过爱情,所以不知道,感情其实经不住三心二意,经不起这么去折腾的。”陆漫漫说,说,“而我,也没有想到,这个孩子能够给莫修远带来这么大的创伤……”

“不,你只是不知道,阿修有多爱你。”叶恒说,难得这么认真的说道,“昨天被你揍成了那个模样,我看着他模样都觉得……生无可恋,但他却对我说,‘叶恒,我有第二个孩子了’。你应该想象不到,阿修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什么表情,他脸肿得更猪头一样,嘴角却还笑着,笑着说,‘我给他取了一个名字,男孩女孩都好,叫一城,陆一城’。他说,跟着你姓,因为曾经答应过你。”

陆漫漫其实不想听了。

“我当时还在打趣,我说你就那么肯定陆漫漫会给你把孩子生下来?她现在那么恨你!”叶恒看着陆漫漫的模样,说道,“他给说的是,他相信你不会。”

“结果,你今天就这么做了!果然是打脸打得好响亮。”叶恒冷笑着说道。

陆漫漫紧抿着唇瓣,有些话想说,却终究没有说。

“既然你能够这么残忍,我想你要不就这么一直残忍下去,和阿修分的彻底一点,也不需要他再为了你们的将来冒什么危险了,我怕他死了,会死不瞑目!”

丢下一句话,叶恒走了。

叶恒其实还是愤怒的走了。

大概是真的不想在和她待在一个屋檐下。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房门被狠狠的关了过来,预示着离开那个人的愤怒。

她咬着唇,靠在病床靠背上。

她手指摸着自己的肚子……

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比她想象的,还要重要吗?

------题外话------

好啦。

今天别叫二更了。

明天9点见。

今天本月最后一天,亲们清理一下手上的月票。

嗯,如果你今天不投,就真的过期了。

浪费是可耻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