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古歆,你气死我就好了/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医院。

冷清的医院。

陆漫漫让护士出去了,她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很容易走进一个人的思绪里面。

她其实心里还是有很多的不平静。

她从未看到莫修远如今天那样,今天那样发脾气,发得那么彻底。

也从未看到,他如此大的悲伤……

她大概是真的碰到了他的底线,而他们之间,终于可以说结束了。

这一刻,却真的没有意想中那么期待。

这么多年,从莫修远送她去秦正箫那里作为人质开始,他们的感情就在一点一点她觉得是越来越深的产生了缝隙,直到莫修远终于说出了离婚。

离婚,就是她对这段感情最后的一种认可。

她不否认在有一段时间她真的有些难受,压抑的难受然后没有发泄。

因为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理智的人,她要理智的活着。

而她也相信莫修远是一个理智的人,理智的用了最理智的方法去走他的人生。

他们的结局,她归结为造化弄人,她其实很长一段时间告诉自己,不要去责怪莫修远,他身处的环境不一样,他从小的教育不相同,他肩负的使命太多太多,而她要去理解他的一切。

特别特别是,莫修远最后将一诺送回了她身边,她是真的在告诉自己,不要恨他,不要恨他,她不恨他。

三年过去。

她以为自己真的不恨他了。

她坦然的看着这四年间莫修远当着全国人民的面和南玥椿相亲相爱,她知道他们有个儿子叫做莫子兮,那是一个天才儿童,她默然的看着他们一家人,在她的世界越来越远,而她,当成了陌生人。

三年后,她回到文城重新开始。

她要的不过就是,自己原来的生活,不被任何人威胁不需要故意逃避的生活。

她这辈子还有很长,她还有很多需要她给予责任的亲人,比如她的父母和她的一诺。

她一直以为,她的人生轨迹就应该这样了。

他们的人生轨迹,就应该在两条永远也不会再相交错的平行线上,各自安好。

她此刻大概才知道……

莫修远的突然靠近,而她疯了一般的反抗,是因为恨。

因为,恨他曾经对自己做的一切。

她打着想要过上自己的生活为由,对他展开了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报复。

他越是靠近得厉害,她就越是反抗得强烈。

她眼眶突然通红无比。

到此刻,到此时此刻,她第一次茫然的不知道,自己装做的不在乎,自己对他这般的恨,到底是不是因为……爱得太深。

她咬唇。

电话屏幕在此刻亮了起来。

林初辰三个字,就这么显眼在屏幕上,闪烁。

对了。

还有林初辰。

她的世界,已经多了一个林初辰了。

她情绪有些波动,觉得上天其实真的不太公平,对她很不公平。

凭什么,给了她重新一次机会,却不给她一个幸福的人生。

她接通林初辰的电话。

那边响起无比焦急的声音,“漫漫,你在什么地方?怎么这么久了才接电话?”

陆漫漫觉得心口有些痛。

她勉强让自己情绪不那么低落,勉强让自己笑了笑说道,“初辰,我没事儿,我在一个小医院,怕南玥椿耍手段,都是临时想的,所以没有来得及告诉你,你过来接我吧。地址是萧山街道宏仁医院。”

“我马上过来。”那边挂断了电话。

明显,很担忧。

以前总是觉得被人辜负,付出莫大的真心换来莫大的伤害。

她知道这种滋味,所以,她发誓,她不会这么去辜负任何一个人!

林初辰是在20分钟后赶到病房的,脸上青肿痕迹,带着无法掩饰的关心,甚至在如此寒冷的冬天,额头上都是汗。

他看到她平安无事的躺在大床上,才稍微让自己安心了点,大大喘了口气,走到她身边,“你吓死我了,给你打了这么多电话,我都以为你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我很好。”陆漫漫笑着说,“只是中途,莫修远来了。”

“我知道。”林初辰说道,“叶恒找到了我和一诺。”

“他没有对你们做什么吧?”陆漫漫关心到。

“没有,我都以为,叶恒会杀了我,毕竟他当时看到我和一诺的样子,真的气得很想杀人,但最后,只是咬着牙,转身就走了。”林初辰直白道。

他其实没有告诉陆漫漫。

叶恒走的时候丢下了一句话。

他说,“林初辰我是真的很想杀了你,但是我不这么做,因为阿修不允许,阿修说,杀了你,陆漫漫会恨他,所以,我不动你一根毫毛!但我劝你,别嚣张。”

有些话……

他怕说出了口,就挽回不了。

“叶恒看上去吊儿郎当,其实不会乱来。”陆漫漫总结。

林初辰点头。

就当是吧。

“你多久可以出院?”林初辰问她。

“输完点滴就可以了。”

“嗯。”林初辰点头。

点头。

两个人的气氛,突然有些尴尬。

尴尬不清。

林初辰看着陆漫漫的脸,看着她脸色不太好,但明显感觉左脸有些肿。

是自己走眼吗?

陆漫漫注意到他的视线,摸了摸自己的脸,“被莫修远扇的。”

“他打了你了?”林初辰脸色一下就冷了,拳头紧握。

“这样挺好的,就算彼此扯平了。”陆漫漫笑着说,“毕竟,以前我也打过他。”

“漫漫……”

“我没什么。”陆漫漫低垂着眼眸,“但是……”

林初辰看着她的模样。

他其实很怕陆漫漫说但是。

总觉得但是,包含了很多很多,深沉的意思。

他甚至现在鼓不起勇气去问她,那个孩子还在不在?!

在。

他不知道该怎么去接受。

不在。

他会觉得自己真的对漫漫太残忍。

两个人的沉默。

陆漫漫笑着说,“以后,莫修远不会再来找我们了。”

“嗯?”林初辰看着她。

“今天之后就不会了,他大概看透了。”也应该伤透了。

身体的伤可以好。

但心里的伤,一般好不了。

莫修远毕竟是一国统帅,他再爱,自尊也不会受得了,她如此对待。

所以,这算是真的达成了她的目的。

用尽手段!

她笑着说,笑着再次说道,“以后不用担心莫修远来找麻烦了。”

“意思是我们的婚礼,可以随时吗?”林初辰问她。

“还是……一个月后吧。”陆漫漫说,看着林初辰说道,“不管如何,遵守自己的诺言,也问心无愧。”

“漫漫。”林初辰一把拉着她的手,“我发誓我这辈子会对你很好很好。”

陆漫漫笑看着他。

“我不会让你再受到一点点伤害!”

“我相信你。”

林初辰将陆漫漫揽入怀抱。

每段感情都会用一种或悲伤或惨烈或绝望的方式,而结束……

……

文城电视台。

古歆坐在办公室,托腮,一脸生无可恋。

林巧巧推开房门看着古总的模样,也真真的被她的模样所无语到不要不要的。

这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古总这两天来,茶饭不思,无心工作,还一脸绝望。

她拿着文件过去,“古总,这里有份文件需要你签字。你过目一下。”

古歆眼珠子就这么动了一下,淡定的说着,“放旁边吧,我等会儿有心情看了再签字,你出去吧。”

林巧巧将文件放在古歆的面前,忍不住说道,“古总,你这样几天了,你就不怕翟董突然辞退你啊?你不是很在乎这份工作吗?怎么自从翟董给你发了脾气踢了你的椅子后你就这么没有斗志了?要是被翟董发现你这么对待工作,万一就真的把你辞退了呢?”

“我捉摸着,与其这么要生要死,倒不如,他做绝点,把我辞退了算了,我也就不用有所期待了,也就不用这么要死要活了。”

“古总,就一个工作而已,需要弄得好像天都要塌下来了吗?我看到你这么对待人生我都觉得我的人生没有意义了。”

“行了,你别劝我了,去上班吧,让我静静。”古歆挥手,让她离开。

这两年都是这样,每次她想要劝劝她,她总是把她打发走。

林巧巧叹气,离开。

离开后的办公室,更加死寂了。

古歆就这么一直保持着一个动作,看着前面,一直在走神。

那天翟安给她发了脾气后,就突然消失了。

没来文城电视台上班,也没有去拍摄地,估计,在筹备订婚宴。

心口突然就万箭穿心。

每次一想到他和另外一个女人走在红地毯上被人祝福,她就觉得自己被深深的戳伤了。

她脑海里面还能记起那个梦。

梦太真实了,真实到可怕。

翟安这个冷血的男人,为什么说不爱,就能这么不爱。

反而是她自己,怎么都放不开,怎么都放不下!

她总觉得,在翟安订婚前,她的世界都光明不了。

她的人生都兴奋不起来了。

就让她这么的醉生梦死吧。

可惜不能喝酒。

要能喝酒,她觉得她能把这几天醉过去。

她换了一个姿势。

低头,看着响起的电话。

她抿唇,接通,“翟奕。”

“晚上有空吗,我约你吃饭。”那边传来翟奕的有些熟悉的嗓音,似乎还隐约带着些,紧张。

“我今天有点不舒服……”

“是感冒了吗?感冒还没好?”翟奕关心道。

“没什么了,休息一下就行了。”

“哦。”翟奕应了声,却没有挂断电话,他似乎是沉默了一秒,说,“小歆,后天翟安订婚了。”

“……”别提醒她了行吗?!

她都觉得万箭穿心了,还在箭头上给她撒盐。

“我很想你陪我出来看看衣服,我被邀请参加,尽管其实很排斥。”翟奕开口道,有些欲言又止,“不管如何,我和他都有着血缘……你放心,我挑选衣服很快的。我只是不想失礼了谁!”

古歆靠在自己的座椅上。

她其实是真的很不想出门陪翟奕。

她一直觉得他们现在就只是普通朋友了,普通朋友不需要见面这么勤,何况她这几天心情真的很不好,很不好,但她想了想,最终还是答应了。

她能够理解翟奕的心情,因为从小就不喜欢翟安,因为从小就看不起他,所以不想在翟安的婚礼上,让自己看上去太low,不管如何,翟安现在比翟奕辉煌了太多,翟奕甚至已经有了案底,而这次,大概也是他出狱后第一次出现在公众场合,所以自然,更加注重了些。

她说,“那晚上我陪你吧,吃饭不用了,8点钟,在商场大门口,我来找你。”

“嗯。”那边点头,似乎还听到他稍微松了一口大气,他说,“我会等你。”

“好。”古歆勉强让自己笑了一下。

笑着,将电话挂断了。

她觉得她现在的低情绪,就算面前给她砸了一千万,她也兴奋不起来。

她摸着自己的肚子。

你可千万别因为你妈这段时间的无病呻吟而心里有毛病,自己吃自己睡去!

下午下班后。

古歆找个地方吃了点清淡的东西,就让司机送她去了商场。

远远的,就看到商场大门口处,翟奕穿的并不太多的站在那里。

商场里面是有暖气的,但是门口不仅感受不到,反而还因为通风而无比寒冷。

她下车。

走向翟奕的时候,看到他嘴唇都有些冻紫了。

“我可以给你打电话的,你干嘛在门口等,多冷啊。”古歆说着,看着他身体都在抖了。

这个男人,曾经不是很会照顾自己吗?!

翟奕抿了抿嘴唇,动了动身体在让自己稍微暖和了些,“你方向感不太好,我怕你找不到我。”

“我没这么笨好不好。”古歆不爽。

总是被人打击。

翟奕笑了笑,“走吧,我们进去。”

“嗯。”古歆陪着他走进商场,直接去了高级男宾区。

两个人一个专卖店一个专卖店的逛着。

古歆也觉得自己好久没有逛街,突然心情还稍微好了点。

谁让女人天生就没办法拒绝买买买呢!

她很认真的在帮翟奕挑选,捉摸着翟奕更适合哪样的衣服。

古歆欣赏水平还是很好的,这是她难得自豪的地方。

她在服务员的介绍下,听到了一件深咖色西装面前,剪裁得当,带着些贵族复古感,纽扣都显得很是独特,她觉得以翟奕的身材,穿着应该不错,翟奕长得比较生硬,适合这种高冷的衣服!

而且她个人特别喜欢男人穿这种不拘泥于传统的西装,她本来不太喜欢太正式的东西,但也不喜欢男人太轻浮,所以这种,刚刚好!

“试试这件吧,翟奕!”古歆对着身后的翟奕说道。

翟奕点头。

其实只要是她挑选,什么都好。

而他很享受,古歆认真帮他挑选衣服的模样,古歆大概没有发现,从头到尾,他的眼神都不在衣服身上,而在她……

服务员连忙拿出西装,带着翟奕去试衣间。

古歆坐在一边的休息室,随手拿了一本杂志,看无聊的八卦新闻。

唐夭夭和江南又一起上头条了。

表面上两个人关系很好,实际上一直在暗斗。

这次这部文艺片,古歆总觉得两个人可能会利用各方关系,死磕到底。

她倒是很乐意看这种娱乐的撕逼,她就盼着哪一天唐夭夭和江南,在媒体上对骂,想想那么画面都觉得很精彩。

她这么翻了翻几篇。

“小歆,你觉得怎么样?”耳边传来,翟奕的声音。

古歆抬头,抬头就看到偌大的穿衣镜面前,翟奕穿着她看上的西装,出现。

她就说她眼光很好了。

她起身走过去。

翟奕还在服务员的帮助下,整理着衣服。

古歆站在他面前,翟奕长得不特别帅,但就是有那份他自己的魅力,而且身材确实很好,一般的衣服穿在他身上都不会太差。

“我觉得很好看。”古歆表扬。

翟奕嘴角抿出一道好看的弧度。

“这里还有一个领结,带上会更绅士的。”服务员笑着说道,然后垫着脚准备给翟奕系上。

“我自己来。”翟奕开口。

服务员笑了笑,“是怕古小姐吃醋吗?”

古歆一直都觉得,这种地方的服务员都有一个特别牛逼的地方就是,她们几乎可以对来这里逛街的人,过目不忘。

翟奕没有反驳,自己在系领结。

服务员往后退了两步,很自觉地留给了他们空间。

翟奕系好,站直了身体。

领结有点歪。

古歆皱了皱眉头,伸手就去帮他弄。

翟奕看着她的模样,嘴角抿起的笑容,毫不掩饰。

古歆很认真的帮他整理,也粗心的没有感觉到任何一样。

她还嘚瑟的越发觉得自己眼光不错了。

她满意的一笑,“好啦,完美了。”

翟奕眼眸微动,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眼眸在那一刻,顿了一下。

他蹙眉。

转身。

转身,看到了站在他身后的翟安。

古歆也看到了。

说完完美那句话之后,就看到了翟奕身后站着的男人翟安,还有他的未婚妻。

真是撞鬼了都。

古歆都不知道翟安什么时候那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的,此刻还这么一脸阴冷的看着他们。

她真的是本能的赶紧的站直了身体,那种感觉就跟小的时候做错了事儿被老师发现了一样,可关键是,她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啊,她就这么怔怔的看着翟安,看着他紧紧的看着自己,看得她毛骨悚然。

“翟董,你也逛街吗?”古歆颤颤的笑了笑,主动迎合。

反正翟安的脾气越来越怪,她也不知道翟安想要怎样,她就是按照她的想法对他就行了。

翟安的视线从她的身上,放在了翟奕的身上。

就这么上下打量着翟奕身上的衣服。

看了一会儿。

古歆觉得翟安的眼神真特么的,很友好啊!

当然,翟奕的眼神也不友好。

反正,两个人就是不友好就对了。

她觉得她作为下属,还是有那个义务给boss下台阶的,连忙开口缓和气氛的说道,“翟董也觉得这套衣服很好看吗?是不是特别适合翟奕?”

说错话了吗?!

她分明看到翟安的脸色,冷了几分。

古歆不敢多说了。

好像说什么都不对,她倒不如装透明人,反正他们两兄弟的恩怨情仇,和她也没多大关系。

在有些尴尬的气氛中。

翟安未婚妻突然开口了,她笑着说,“是挺好看的,翟安打算来试穿的,没想到就被大哥穿上了,倒是有些可惜。”

什么?!

古歆看着翟安。

翟安不是一向不喜欢这种衣服吗?

他比较偏向于正式或者稍微休闲一点的剪裁。

他一向不是一个喜欢复杂设计的人。

“没什么,还能在其他地方挑选订婚的衣服,是不是翟安?”他未婚妻说话的语调,怎么怪怪的。

古歆看了她一眼。

这一脸得意的样子,有什么好显摆的!

古歆有些不爽,不爽的看着他未婚妻突然搂抱着翟安的手臂,两个人看上去很亲密。

古歆暗地翻白眼。

心里一直在默念,秀恩爱死的快,秀恩爱死得快……

“不打扰你们逛街了,翟安我们走吧。”未婚妻说道,挽着翟安的手准备离开。

“其实你不适合穿翟奕身上的衣服,翟奕穿着会更好看,你适合穿简单点的,你们的气质不一样。”古歆看着他们的身影,脱口而出。

她就知道,她又招惹到翟安了。

但是管它的呢!

她总不能在他面前就这么哑巴一辈子吧,何况她说的也是实话。

爱咋咋地!

反正她就破坛子破摔了,大不了你辞退我啊,辞退我啊!

我以后就带着你孩子,留宿街头。

心理不停YY,翟安已经带着他未婚妻离开了。

她就这么一直眼巴巴的看着他们的身影。

翟安怎么和谁在一起,都这么般配啊!

突然觉得真他妈的不是滋味。

“小歆,你真觉得我穿着比翟安好看吗?”翟奕突然问道。

突然的声音,让她回了神。

她笑着点头。

其实谁知道翟安穿着好看不好看,她又没看他穿过。

“那我买了。”翟奕说。

心情,似乎还很好。

古歆笑了笑。

翟奕没有换回原来的衣服。

古歆蹙眉看着他,虽然这里的衣服是环保安全,但不是说了,周六订婚宴才穿的吗?!

现在就穿上,不怕弄脏吗?!

她也没有提醒,就看着翟奕穿着这套稍微有些隆重的西装,和她一起走在商场里。

“你要不要看看你想买的?”翟奕问她。

“不了。”古歆摇头。

本来刚开始也想过给自己顺便买一套礼服什么的,万一心血来潮就真的去参加订婚宴了啊,现在想起翟安和他未婚妻也在逛街就各种不想逛了,撞到了,彼此都闹心。

“不早了,早点回去吧。”古歆开口道。

“没想到几年时间,你的作息倒是变化很大。”翟奕笑着说道。

以前的古歆,最喜欢的就是夜晚。

她总是在晚上9点后欢呼着,这才刚刚开始……

而现在,也不过9点而已,就说要回去了。

他想,时间总是会有很多的改变,而他,不想这种改变,将谁带得更远。

他说,“我再去买一样东西,完了就送你回去。”

“嗯。”古歆点头。

两个人从顶楼一直坐在扶梯到了一楼。

一楼,珠宝区。

最奢华的一家珠宝店。

古歆真觉得自己到了八辈子的霉了吧。

翟安怎么就能这儿的阴魂不散呢?!

她转头看着两个人坐在柜台前,服务员在非常热情的介绍着,婚戒。

这个时候了才买订婚戒指,真没有诚意。

古歆嘀咕着,和翟奕走向另外一边。

“你要买什么啊,翟奕?”古歆问道。

“买枚戒指。”翟奕说。

“你买戒指做什么?”古歆更加诧异了。

“都说戒指可以转运,我想试试。”

“还有这种说法吗?”古歆似信非信,最好还是信了。

她很认真的帮翟奕挑选,又问道,“你喜欢带钻的还是不带钻的啊?”

“你呢?”

“我……”古歆想了想,“钻石的吧,钻石比较璀璨,灯光下特别好看,不过你一个大男人带钻的,会不会显得不够男人啊?!”

“没关系,选你喜欢的就好。”

“哦。”古歆傻逼呵呵的应了声,“那你戴哪个手指啊?”

“小手指。”翟奕说。

古歆点了点头,挑选了半天,指了指里面一个都是碎钻的黑色戒指,这算是带钻中比较man一点的了,她让服务员取了出来,说道,“这款还不错。”

“但是这款没有翟先生小拇指的尺寸,比较偏大。”服务员开口道。

“这也太不专业了吧。”古歆忍不住抱怨,“那万一人家手真的这么小这么办?”

服务员嘴角抱歉的一笑,也没有多做解释。

其实……

服务员已经接收到了翟奕的暗示了。

在这种地方,还不会看脸色,早就被老板辞退了。

“古小姐如果想要挑选带钻的然后翟先生又能戴上的,不妨看看这边的,这边比较合适。”

古歆顺着服务员的目光,“这不是……女性的吗?”

“只是一个寄托而已,我不在乎款式。”翟奕补充。

“好吧,那你戴出去被人笑话了,别怪我!”古歆直白道,“我反正就选我觉得好看的。”

“嗯。”

古歆低着头又很认真的挑选了起来。

旁边。

有点远的旁边。

翟安的未婚妻也在试戴着戒指,她看着自己手上那枚偌大的钻戒,抬头看着翟安,看着他视线的方向,嘴角笑了一下,“不是陪我来选戒指的吗?眼睛都飘哪里去了?”

翟安眼眸微动,看着她手上的钻戒。

“不好看吗?”未婚妻问道。

“好看。”

“那就这枚了。”未婚妻说。

“不再多挑一会儿吗?”翟安问她。

未婚妻嘴角一笑,“你是想要多留一会儿吧。”

“那结账吧。”翟安刷卡。

“我开玩笑的,你干嘛这么严肃,我可以再多挑挑,这么多钻戒,可以慢慢研究的。”未婚妻故意说道。

翟安沉默着,就这么陪着她。

这边。

古歆挑选了一个,她个人特别喜欢的一个大钻戒。

钻石打磨得特别光亮,灯光下,闪耀得不要不要的。

“这枚很好看。”古歆说,然后对着翟奕说道,“可惜不太适合你。”

“麻烦拿出来看看。”翟奕对着服务员。

服务员连忙点头,将戒指拿了出来。

“真不适合你,太女性了。”古歆提醒。

翟奕笑着,还是将戒指拿了起来。

他看了看,说,“你帮我试戴一下。”

古歆一怔。

翟奕牵起她的手。

白皙而详细的手上,什么都没有。

好在,还什么都没有。

他真的很怕,4年后,他就错过了。

还好。

他出来后,听说翟安要订婚了,而未婚妻不是古歆。

他拿着戒指,心口其实在跳动,很剧烈。

古歆也有些懵逼。

懵逼的觉得现在的情况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她就傻逼兮兮的看着翟奕将那枚戒指,往她无名指上套。

她总觉得,不应该是这画面……

整个人还未有反应。

突然就听到了旁边有人大叫的声音,“喂,翟安,你等等我!”

古歆猛地回神。

回神就看到翟安突然就走了。

而他的未婚妻被他丢在了后面,然后奋力直追……

那一刻的古歆,似乎也突然清醒了过来。

她手指微动。

避开了那枚璀璨的戒指。

她傻,但也没有傻到这种程度。

她总算知道,翟奕是在做什么了。

在给她求婚。

她的拒绝,让翟奕有些愣怔。

他直直的看着古歆。

古歆将他的手推开,说道,“对不起翟奕,这不适合我。”

翟奕紧握着那枚戒指。

这是他想到最好的方式,最不动声色最不容易被她拒绝的方式,但她还是拒绝了,甚至没有犹豫。

他心里有些难受,说道,“我以为,你还在的。”

“其实很久之前就不在了。只是我自欺欺人而已。”古歆说道,“当初和你结婚,那个时候其实感情就不在,所以才会在知道你对我做了那么多之后,这么坦然的接受了。”

“我猜想也是。”翟奕嘴角一笑,落魄的一笑。

否则,怎么可能,古歆还会这么和他成为朋友。

她再没心没肺,也不是不分好坏的。

他说,“那你是喜欢翟安了是吗?”

“嗯。”古歆点头,“可是我没懂得珍惜。”

翟奕笑了笑。

大概不是你没有懂得珍惜,而是你没有懂得争取。

可他说不出来任何提醒她的话,他自私的还是不想她和翟安重新开始。

“今晚上其实我筹谋了很久,我想或许我才出狱就对你求婚显得太急切了点,但就是控制不住,怕你已经走远。果然如此,你真的已经不在了。”翟奕有些开口道。

“我相信你会找到更好的。”古歆一字一句。

“其实……我相信我们的感情可以重新开始。”翟奕说。

古歆摇头。

不可能的。

“翟安订婚了,他有了自己的家庭,你和他注定无果。”翟奕说,看着古歆认真的说道,“而我会努力让你重新爱上我,所以,我们可以不用那么急切,但试着交往一下可以吗?”

“不了。”

“如果到时候还是没办法让你回心转意,再分手也不迟。”翟奕劝说。

“真的不了。”古歆摇头,“翟奕,我很清楚我现在的感情,我知道我不管和谁交往,不管怎么交往我应该都没办法忘记翟安,我不想为难了你,也不想委屈了自己。”

不想委屈了自己。

所以……

除了翟安,在她心目中是任何人都不可以了!

终究,说不出来更多话了。

他笑了笑,将戒指还了回去,“求婚失败了。”

“抱歉。”

“不是你的错,是我太唐突了。”翟奕说。

古歆不再多说。

翟奕开口道,“我送你回去吧。”

古歆点头。

两个人走出商场。

翟奕送她。

古歆坐在翟奕的副驾驶室。

翟奕总是在想,古歆果然还是一个单纯而善良的好姑娘,换成其他任何人,应该再也不会坐上他的轿车了吧。

可惜……

自己就真的把这个姑娘弄丢了。

他看着文城这座熟悉的街道,车子故意看得很慢很慢。

他是希望,这段距离可以更长一些,可以更长一些。

可惜。还是会到。

还是会到,古歆的住所。

古歆礼貌的说了声谢谢,准备下车。

“小歆。”翟奕突然拉着她。

古歆看着他的手。

“我可能要离开了。”翟奕说。

古歆蹙眉,“离开什么?”

“离开文城。”翟奕直白道,“曾经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唯一觉得这里可以对我还有依恋的就只有你了,可惜……我终究还是把你弄丢了。”

古歆垂眸,任由翟奕拉着自己,心里其实也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我应该会出国,现在没有固定想要定下来的地方,我会在翟安订婚那天,离开文城,你知道我的性格,我接受不了翟安的万众瞩目而我的狼狈不堪,所以我去在那天就离开,然后全世界走走停停,我本来打算带着你一起离开的,现在,就只有我一个人出去。”

“你保重。”没有其他言语。

就是这一句话,说明了她真的不会再回心转意了!

他惨淡一笑,俯身。

俯身,一个吻印在了她的额头上,“保重,古歆。”

古歆就这么感受到,感受到,翟奕的离别。

她打开车门,下车。

翟奕看着她的身影。

看着她身后不远处,其实还有另外一个身影。

他嘴角笑了笑。

放手了……

放手,离开。

车子缓缓驶出,翟奕这个冷血之至的男人,终究还是为自己这段逝去的爱情,红了眼眶。

古歆看着车尾灯消失的方向。

转身。

一转身,就看到了翟安,看到他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的地方。

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

什么时候?

会等了很久了吗?!

今晚,分明很冷。

仿若不管穿多少,都能把人冻得刺骨。

她都已经把自己捂成了一个不倒翁了!

而他穿得也不多,就不怕自己突然感冒吗?!

感冒了,还怎么订婚?!

越发的不知道翟安到底在想什么了。

分明他是一个,这么自律的人。

现在却觉得他做的事情,一点都不自律!

她就睁着眼珠子,直直的看着翟安。

看他到底想做什么!

翟安也没有上前,整个人就跟一冰块似的,她真的丝毫都感觉到他作为一个人应该有的温度。

他们保持着疏远的距离。

他说,“答应了吗?”

答应什么?!

古歆莫名其妙。

“答应求婚了吗?”翟安问。

古歆看着他。

她答应没有答应,管他什么事儿。

她不说话。

“不说话就是默许了?”翟安问她。

声音真的冷得发寒。

“你都快订婚了的人了,还有心情关心别人的感情吗?”古歆问他。

别以为你现在变得这么阴森这么恐怖姐就真的怕了你!

姐大不了,露宿街头!

“古歆,你气死我就好了。”翟安开口道。

声音,不轻不重。

但就是……觉得在咬牙切齿。

却又感觉,整个人尤其的高冷。

古歆蹙眉看着他。

心里嘀咕着。

你丫的没气死我,我哪里有那本事儿,气死你啊!

------题外话------

11月份小宅开始要发糖了。

你们准备好了吗?!

反正小宅准备好了!

不出意外,这个月就会正文完结了。

是不是觉得时间也特别快……

反正小宅是觉得,时间过得很快!

好啦。

知道你们没有月票,但还是忍不住吆喝一声。

毕竟,还习惯成自然嘛!

小宅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