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就不能对自己好点吗?/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唯美的订婚宴现场。

古歆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翟安温暖的大手牵着,一步一步走向殿堂中央。

现在,什么情况?!

古歆转头看着翟安,看着他直视前方,英俊的侧脸,分明还带着淡淡的笑。

所以……

她算是抢亲成功了吗?!

谁能告诉她是不是这样!

她就一脸懵逼的被翟安带到拱形的白色城堡下,好多飘逸的白色丝带,美的不要不要的,而下面好多人全都都看着他们,脸上还带着祝福。

“翟安。”古歆声音很小。

“嗯。”翟安应了一声。

“那个……我们现在在干嘛?”古歆直愣愣的问道。

“你觉得呢?”翟安反问她。

古歆看着他,“是订婚吗?”

翟安嘴角笑了一下。

很明显。

“所以,我抢亲成功了?”

是吧是吧,可以这么理解吧!

“否则,我应该让你带着我儿子,去叫别人爸爸吗?”翟安一字一句问她,还有些咬牙切齿。

古歆有些尴尬。

她刚刚都说了什么啊!

现在真实悔死了。

“顺便再告诉你一声,整个宴会现场,全城直播!”

“什么?!”古歆尖叫!

翟安抿唇。

下面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他们,看着古歆淑女不到两秒钟!

“我今天这么丑!”古歆欲哭无泪。

果然……

她的关注点和所有人都不一样。

翟安无语了。

他示意司仪开始。

古歆摸着自己的脸,今天素颜出门,今天脸色不好,刚刚还哭得这么难看……明知道自己会不按章理出牌,就应该做点准备啊!

现在不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吗?!

翟安看着古歆的模样,嘴角笑笑,简单的一个挥手。

全城直播……瞬间消失。

订婚仪式,和结婚仪式差不多,只是不那么复杂。

所有人都特别安静的看着台上的两个人。

大概第一次看到订婚宴上,女主人是素颜,休闲服,头发还凌乱不堪……

台下坐着很多人。

温情气得火冒三丈。

她分分钟都想要暴走且上前阻止这场订婚宴,她就说,为什么都过了时辰了翟安还在等,为什么都过了时辰了,翟安的未婚妻还在化妆间,原来……

翟安早就算计了这么一出。

“算了。”翟弘安抚着温情,你仔细看看面前的桌牌。

温情一把拿起面前精致的桌牌,桌牌上的主题文字写着“Z&G携手一生”!

Z,翟安。

G,古歆。

果然是早有预谋。

同一桌的陆漫漫,也这么低头看着面前的桌牌。

翟安果真腹黑!

她嘴角一笑,也真的为自己这么傻逼的闺蜜找到如此归宿而真心祝福。

“翟安这么心机,古歆怎么都不会是他对手!”林初辰看着台上的两个人,对着漫漫幽幽的感叹道。

“翟安不叫心机叫闷骚。”陆漫漫低声说道。

林初辰觉得这个形容词更贴切。

“倒是,他真的不怕古歆不来吗?这么隆重的婚礼,就真的浪费了!”林初辰感叹。

“古歆不会不来。”陆漫漫很肯定。

“总会世事难料!”

“翟安早有安排。”陆漫漫直白道,“如果古歆不来,翟安会让人把古歆弄来的,我相信会有很多手段。而这个男人,也不过是想要被认可一次!”

在爱情的世界里,有些东西解释不清楚。

她曾经劝过翟安,并把古歆对他的喜欢说得很清楚,其实在古歆怀孕后,她就给翟安说了,有时候闺蜜这个角色,就是会做一些,比较小人但真的是很善意的事情,尽管有些对不住古歆。

翟安给她的回复是,他知道古歆的一切,但他希望是从她嘴里亲口说出。

好吧。

爱情的世界就是这样的,会让一个无比理智无比冷静的人,变得不可理喻。

虽然看上去很荒唐,但就是如此!

她眼眸微动。

其实,莫修远也在这桌。

一个人,没有带上南玥椿和莫子兮,虽然带着口罩,还是能看到他脸上的伤!

他就毫无表情的,坐在温情的旁边。

表弟的订婚宴,他不可能不来。

只是这样的位置安排……

好吧,听说是温情安排的。

所以温情是故意的。

她眼眸看着台上的两个人,简单的仪式,很快就结束了。

结束后,就是一桌一桌的敬酒了。

面前也开始一盘一盘的上菜。

陆漫漫吃得不多。

林初辰一直照顾她,悉心问她要吃什么,帮她夹菜。

一诺和她父母在另一桌,此刻也早就被满屋子的气球吸引住,玩得不亦乐乎。

“阿修,你不吃吗?”温情突然开口,问着她身边的莫修远,看着他此刻的模样,眉头紧皱,“别戴口罩了,这里都是内部人,认出来也不会有多大的事儿。”

“姑妈,我没饿。”莫修远有些低沉的嗓音说道。

“没饿也得吃点。把口罩取了,快点,姑妈给你夹菜。”温情夹了一块牛肉放在莫修远的餐盘里,催促他吃饭。

莫修远似乎是犹豫了一下,把口罩取了下来。

口罩取下来后,脸上的伤就更加明显了。

“阿修,你是……”温情看着自己侄儿的模样,心都痛木了。

“没什么,遇到点事故,过两天就好。”

“你身边都没保镖吗?叶恒呢?!”温情脸色一沉。

果真还是很有皇亲国戚的架势,这气场一下就出来了。

叶恒在莫修远旁边坐着,大气都不敢出!

“和他没关系。”莫修远淡淡的说着。

温情也是一个聪明的人。

她眼眸往陆漫漫这边看了一眼,然后看着林初辰也这么有些不堪入目的脸,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多吃点。”温情又夹了点肉放在莫修远的餐盘里,催促着他吃点。

莫修远似乎是拒绝不了,此刻才将双手抬起来。

抬起来后,看到他手背上全部都是青肿破烂的痕迹。

他拿筷子的手,都有些吃力。

温情实在是有些冒火了,本来今天被她儿子这么摆了一道就憋着一肚子怒火,现在看着自己侄儿伤成这样,心情一下就控制不住了,“漫漫,阿姨不是说你,你就不觉得这样对阿修真的有些过了吗?!”

声音还有些大。

至少整桌人都听到了。

而此刻这桌除了陆漫漫,林初辰,翟弘,温情,莫修远,叶恒外,还有叶半仙和叶初。

陆漫漫不让一诺到这边也是怕她缠着叶初不放。

很显然。

叶初对一诺是真的,不太待见!

陆漫漫看了一眼莫修远,看着他惨不忍睹的手背,正欲开口,就听到莫修远冷冷凉凉的声音说道,“以后不会了。”

温情眉头紧皱,脸色也不见好转。

“吃东西吧。”莫修远开口。

温情忍了忍,终究没有再多说。

陆漫漫暗自叹了口气。

所以她是把莫温情也给得罪了。

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坐在这桌吃饭。

吃得这般压抑。

她就琢磨着,翟安和古歆赶快来敬酒,敬酒完了她就马上离开了。

奈何,翟安和古歆是从另一头开始,所以按照顺序来看,他们这桌就是最后一桌了!

她认命的使劲吃东西。

吃不下也一直在吃。

吃东西至少不会太尴尬。

这桌子的人,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她和林初辰是外人。

终于。

翟安和古歆到了他们这边。

所有人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唯独……

温情坐着一动不动,摆架子呢!

翟安看着他母亲一脸不开心,主动开口道,“妈。”

“别叫我了,你就算计我吧。”温情脸色很不好。

“妈,你生气的样子,不太漂亮。”翟安笑着,讨好。

“别用这套来忽悠我!”温情依然不领情。

翟安有些无奈。

莫修远开口道,“姑妈,你还不知道你儿子的性格吗?没一个人孤独终老就算是对得住你了!这不,家里还多了一个新成员,不是很好吗?”

“他最好一个人孤独终老算了!”温情赌气的说道。

“阿姨,其实呢我觉得翟安娶我妹是对的!”叶恒插嘴劝道,“你想吧,他娶了古歆,以后古歆就是你儿媳妇了,你作为婆婆还不是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古歆这小媳妇不还是得事事都听你的,要翟安不娶了古歆,你倒是想要报仇都不行。以后你想骂就骂想打就打,赚了赚了!”

古歆整个人都不好了。

叶恒你丫的到底是谁家亲戚啊!

温情突然被叶恒逗笑了,“我看上去是这么恶毒的婆婆吗?”

“妈。”古歆突然开口。

温情眉头一动,“别这么叫我,婚都没结,不过订婚而已!谁知道我儿子以后会不会抛弃你!”

古歆咬唇。

忍。

忍着做保证道,“以后我会伺候你老人家的,会把你伺候得好好的。”

“你才老人家,你才老人家!”温情脾气不好,“我看上去有这么大岁数吗?!”

这个老太婆。

古歆咬牙,“温情大美女。”

温情眉头一扬,当着这么多人,这么大场合,太过就矫情了,她显得很严肃很端庄,“现在当着这么多客人的面我不想和你们追究,丢了我自己的颜面,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回头我再找你们好好算账!”

“妈,谢谢你。”翟安松了一口大气。

古歆也连忙说着,“谢谢温情大美女!”

翟安和古歆一一敬酒。

古歆看着莫修远和林初辰的脸,忍不住问道,“你们打架了吗?!”

“……”陆漫漫真觉得古歆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谁赢了?”古歆继续问道。

陆漫漫真的觉得自己在30年前不应该认识古歆。

“看样子,林初辰赢了。”古歆观察了两秒,总结道,“林初辰,我都没想到你这么强,要知道我可是很好看你的哦……”

“古歆,我儿子到底是怎么看上你的!”温情狠狠地瞪着古歆。

古歆闭嘴不敢多说了。

讨好婆婆,很重要!

“你们慢慢吃,我们也去吃点东西。”翟安也识趣的带着古歆离开。

“翟安,你别走这么快!今晚上我还等着闹洞房呢!”叶恒叫着翟安,笑的一脸邪恶。

“又不是正式结婚。”翟安明显拒绝。

“那你们今晚就各睡各的,不洞房了吗?”叶恒逼问。

翟安脸明显有些红。

“叶恒你个二货,劳资怀孕了!”古歆实在无语!

洞房个麻痹!

尽管她其实很想把翟安压在身下,然后……

各种姿势的XXOO!

叶恒一怔。

“翟安,哥们只能说,你也不容易。”

翟安脸色动了动,带着古歆离开。

离开后,饭桌又安静了下来。

陆漫漫在林初辰耳边轻声说了什么。

林初辰点头。

两个人都放下了筷子。

陆漫漫说,非常有礼貌的说道,“你们慢慢吃,我们吃饱了,有点事情就先走了。”

其他人应了一声。

莫修远根本没有抬头,看都没看她一眼。

她就这么看着他手不太方便的,一直在使用着筷子,其实整个过程,她没看到他吃下几口。

陆漫漫淡定的微笑了一下,起身和林初辰一起离开。

两个人走出大厅。

外面有些冷。

车子停在停车场,林初辰不让她陪着走太远,让她在大门口等他。

她就把自己裹得特别严实的,站在酒店门口处。

风其实有点大。

她搂抱着身体,有些发抖的在等待。

身边,突然走过一个人。

陆漫漫抬头,抬头看着莫修远从他身边走过。

风是真的很大。

莫修远脖子上那条黑色的围巾,就这么落在了她的脚边。

走在前面的莫修远脚步似乎停了一下。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他,看着他也没有转身,但明显是知道自己的围巾掉了。

两个人僵持了这么一会儿。

陆漫漫终究是蹲下来,捡起那条围巾,上前,递给他。

莫修远微转头,垂眸,看着她。

看着她有些冻红了鼻子的模样,没有接过她手上的围巾,只是有些冷冷的问道,“不好好做月子吗?”

陆漫漫一怔,随机摇了摇头,“不用。”

“如果连这点都没办法照顾好你的男人,我觉得你也可以考虑考虑,是不是要托付自己终身。”莫修远丢下一句话,抬起脚步离开。

“莫修远。”陆漫漫叫他。

莫修远的脚步终究再次的停了下来。

“你的围巾。”陆漫漫说。

莫修远嘴角似乎是冷笑了一下。

笑着,忽视自己内心所有的情绪。

在她的身上,他就不应该有任何的期望!

他说,“扔了吧。”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莫修远离开了,离开的脚步,分明有些快。

然后,她又看到叶恒追了出来。

大步的追上去大声吼着,“你倒是等等我啊!我滴个去,你要是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我特么的只有分分钟剖腹自尽了,就不能对自己好点吗?!”

就不能对自己好点吗?!

陆漫漫将他的围巾捏在手心……

车子,突然停在了她的脚边。

她转头,看着林初辰从车上下来,绅士的为她打开了副驾驶的门,“刚刚有点拥堵,等久了。赶快上车,你现在身体就不能凉着了。”

“嗯。”陆漫漫点头。

林初辰为陆漫漫关上车门,坐进驾驶室。

车内,暖气十足。

“你手上是怎么突然多了一条围巾?”林初辰有些诧异的问道。

陆漫漫笑了笑,“捡的。”

“嗯?”

“大概,有点脏了,所以他就不要了吧!”陆漫漫淡笑着说道。

林初辰蹙眉,总觉得陆漫漫的话,话中有话。

但他也没有多问。

两个人就是很默契的知道,什么是对方需要的,就是不会去,让对方为难。

车子越过一辆停在路边的奢华轿车。

叶恒就这么看着陆漫漫的车子从他们身边过去。

叶恒转头看着莫修远。

看着他一脸面无表情。

他说,“都这样了,你还要继续吗?”

莫修远眼眸微动,眼神从那辆轿车上移开,冷硬的两个字,“继续!”

叶恒无奈。

反正叶半仙说了,阿修这辈子,都逃不过一个“情”字!

情劫……

渡过就好。

渡不过……谁都不知道最后会变成怎样!

叶恒这次反而有一种,听天由命的感觉!

------题外话------

二更啦!

今天小宅真的接受到的都是满满的爱啊!

爱……

小宅觉得很幸福。

看到你们送的石头草草什么的……

哎呀,煽情的话就不说了。

宅会努力的!

爱你们,群么么!

好啦。

还是吼一声……月票~

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