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当幸福来敲门/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订婚宴结束。

古歆跟着翟安,回到了他的住处。

她洗完澡,吹干头发,穿着浴袍,坐在偌大的大床上。

其实也不是第一次到这里来了。

只是今晚……

名正言顺。

她盘腿而坐,翟安还在洗澡。

浴室里面响起哗啦啦的声音。

她就这么有些木讷的坐在那里,心想,会不会是自己做了一天的梦。

这一切是不是自己幻想出来的,这么不真实……

从中午抢亲开始,一直处于兴奋到不行的状态,到现在,宾客归至,她跟着翟安回到这里,然后终于冷静了下来,一冷静,就局的一切太不可思议了,为什么她就和翟安订婚了!

当着全国人民的面,订婚了。

她转眸,看着翟安也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从浴室出来。

远远的,似乎就能够感觉到他身上沐浴后的清香气味。

翟安给人总是那么干干净净又带着少年般清爽的味道。

可分明,他都三十岁的老男人了。

“怎么还不睡觉?”翟安问她。

“我不敢睡。”古歆说。

翟安蹙眉。

“怕睡着了,醒来后就发现一起其实都只是一个梦。”古歆幽幽的说。

翟安似乎是淡淡的笑了一下。

他走过去,坐在床边,坐在她的旁边。

古歆就这么感觉到翟安的气息,萦绕在她鼻息之间,这么熟悉,这么近。

她望着他。

看着他那张自己看了几十年的脸颊,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再也移不开视线。

她甚至在想,曾经年少时候的懵懂感情,或许不只是懵懂……

可她毕竟不太聪明,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她其实也捋不清楚,那段她疯狂排斥翟安的日子,是不是真的对翟安毫无感情!

她此刻只是呆呆的看着近距离下的翟安,看着背光下,他漆黑的眼眸,深邃得仿若浩瀚的宇宙一般,还带着让人很想探索的神秘色彩。

翟安也这么看着她,看着她还有些患得患失的模样。

他修长的手指托着她的脸腮,他低头。

两个人的距离更近。

古歆就感觉到翟安的唇,印在了他的唇瓣上,轻吻,很主动的轻吻。

翟安主动问她的时间其实不多,很多时候都是她故意去挑逗他,然后挑逗得他受不了了才会反击,然后两个人就会滚在一起,总是很疯狂,她很疯狂,翟安也会有控制不住的禽兽,可那种上床时候的身体本能举动,和此刻,和此刻翟安给她的感觉完全不同,仿若,此刻的翟安在呵护一般,在很温柔的,呵护着她。

她感觉到他温暖的唇瓣轻咬着她的嘴唇,彼此柔软的嘴唇纠缠着,深深的纠缠在一起。

缓缓。

他的舌头,伸进了她的唇舌之中,舔舐着她,和她的小舌头紧紧缠绵。

本来,还算单纯的吻,在如此卖力下,彼此的呼吸开始急促。

那种由心的身体反应,开始明显。

古歆甚至是本能反应,如每次她和他上床时一般的不能反应,手已经开始不自觉的脱翟安的衣服了,然后还一路往下……

“古歆。”翟安放开她的唇瓣,一般抓住她不规矩的小手。

古歆满脸情欲,红润的唇瓣微张着喘气,看上去,很难拒绝。

翟安喉咙微动,“你还有身孕。”

古歆这一刻似乎才反应过来。

她脸有些红。

突然就爆红了。

她看着翟安此刻的模样,此刻睡袍被她扯到了两肩之下,露出了他白皙而性感的胸膛,肌肉一块一块的,每次摸着都觉得手感极好,还很有弹性,她觉得这样一个男人,就是让她看着,也能YY一辈子,更别说让她用了。

她低垂着头,有些尴尬。

“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回我家别墅一趟,回去给我妈下矮桩,否则我妈会记我们一辈子……”

“翟安,可是你就不想要吗?”古歆虽然整个脸甚至耳朵都红了,但还是鼓起勇气,问他。

他想不想要,他的反应,她还看不出来?!

翟安看着她羞涩又带着倔强的模样,“以后有的是机会。”

“但今晚是个特殊的日子,我想要纪念一下。”古歆抬头看着他。

翟安看到了古歆眼中的坚决。

“纪念有很多种方式。”

“所以我选择了其中一种。”古歆突然跪坐床上。

这样,就和翟安差不多高了。

翟安看着她。

看着她,笑得有些妩媚的模样。

她说,“你别担心,我有办法让我们不伤害孩子下……洞房。”

翟安脸红了,耳朵红了。

他咬牙切齿的问道,“古歆,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

因为我看得多啊!

她嘴角邪恶一笑,低头,狠狠的吻住了翟安的唇。

又是她在主动了。

其实她更喜欢他主动一点,但虽然翟安闷骚呢,两个人的世界,他妥协一点,她主动一点,她妥协一点,他主动一点,这大概就是婚姻……

而她,很想有一段,属于他们的婚姻,一辈子。

终究。

这晚上还是洞房了。

春光无限之后。

古歆被翟安搂抱在怀里,睡觉。

2年多,第一次两个人筋疲力尽后,古歆这么躺在了翟安的怀抱里,没有离开,没有在女人其实主要男人的呵护的时候离开。

她本来应该很困。

可是,她却睡不着。

她总觉得睡着之后,剧本就不按照她臆想的那样发展了。

她终究,还是没有那个自信觉得,她和翟安就会这么一辈子。

“还不睡?”翟安问她。

“我不想睡。”古歆将头埋在他的胸口上。

翟安的味道,都是翟安的味道……

“早点睡。”翟安声音沉了些,似乎是在命令。

“可是我真的睡不着。”古歆反抗,紧抱着他,“我就想要这么抱着你,然后死都不放手。”

翟安似乎笑了一下。

黑暗中,谁也看不到。

他低沉的嗓音带着些宠溺的味道,“早点睡,我会陪着你的。”

“为什么,你会答应和我订婚呢?”古歆终究,还是将疑问问了出来。

为什么她抢亲的时候,他未婚妻没有出来和她撕逼。

翟安没有回答。

古歆抬头,“为什么呢翟安?”

翟安依然没有回答。

古歆就一直重复。

重复着,就跟复读机一模一样。

翟安被她吵得不行,声音有些沉,“你别问了。”

古歆一脸委屈。

“反正是你就行了。”翟安说完,说完,就突然转身,背对着她。

大概是准备入睡了。

其实现在很晚了。

很晚很晚了。

古歆不爽。

不就是问个问题吗?!

还这么给她发脾气!

她非常龟毛的扭动着身体,靠近翟安,环抱着他的腰。

那个背对着他的男人,分明很爽。

古歆将头埋在他的后背上。

她说,“翟安,我有时候很笨的,你以后别欺负我。”

翟安嘴角淡笑。

“你以后欺负我也行,但不能不要我,我会爱你一辈子的。”

“嗯。”这次,翟安终于应了一声。

虽然就简单的一个音符。

但是,知道他答应了。

她心安的靠在他宽广的后背。

她其实很容易满足,她不需要去追究翟安对她的所有一切,她只要能够感觉到,翟安在她身边就行……

夜晚,终究在她极度困倦下,她沉睡了过去。

她不知道,沉睡后,身边的人却彻夜难眠。

他的眼眸一直一直放在她熟睡的脸颊上。

如此……深爱。

……

第二天。

古歆迷迷糊糊的从床上起来。

我在哪?我现在在做什么?!我来自什么地方?我又要去哪里?!

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就这么呆立的坐在床头,半天反应不过来。

“醒了?”身边,突然响起一个暗哑的男性嗓音。

古歆一怔,转头,转头看着她旁边的被单下,那个睡得慵懒的男人。

我滴个乖乖。

睡个觉都要这么吸引人,他露在外面的这么大一块胸肌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

“现在几点了?”古歆勉强让自己不要被美色所诱惑。

“大概11点多。”

“这么晚了!”古歆尖叫。

翟安揉了揉自己的耳膜。

“不是说还要去你家的吗?”古歆看着他,“为什么不叫醒我,为什么不叫醒我!”

这么晚了还没去请罪,温情不把脸拉长到地上去啊!

她完全无法想象,温情会怎么想法设法的折磨她了!

“我也睡着了。”翟安看着古歆激动地模样,说道。

说出来的时候,分明还有些不好意思。

要知道,他从来不会,睡过头。

“那现在我们赶紧起床吧。”

“嗯。”

古歆急急忙忙的找衣服,穿上,去浴室洗漱。

翟安就这么看着古歆毛毛躁躁的样子,一直跟随着她。

古歆漱口。

刚喝了一口温水,身体的本能反应就让她止不住的呕了出来。

翟安上前,看着她有些难受的样子。

古歆干呕了好几下,吐了点东西出来,胃里面稍微舒服了些。

“孕吐还很难受吗?”

“还好,这段时间好多了。”古歆说,“就漱口的时候比较恶心,其他时候没有特别强烈的反应了,比刚开始知道那会儿好太多了,那几天基本上一言不合就会吐,我觉得我大概都瘦了。”

翟安抿了抿唇。

“也不知道胸部小没有?”古歆说,还摸了摸自己的胸。

所以古歆的侧重点,永远和正常人不在一个频道上。

翟安是真无语,他转身简单给自己洗漱了一番,看着她有些难受的模样说道,“你好了就出来,我去做点吃的。”

“不是要去你家见你妈吗?”古歆咬着牙刷,问道。

“吃了再去,不急这么一两分钟。”

“可是你妈的脾气……”

“反正现在去也得罪她了,倒不如,先喂饱了肚子。”

“哦。”古歆点头,越发的觉得温情这个人应该不这么容易讨好。

“何况,你胸饿小了怎么办?”翟安一字一句。

古歆脸一下就红了。

这货在故意报复她吧。

翟安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离开的时候,她分明看到他一脸的嘲笑。

嘲笑什么啊!

古歆低头看着自己的胸部,还用双手这么摸了摸。

女人的胸很重要的好不好!

要不然昨晚上,某人干嘛会这么爽……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古歆一直嘀嘀咕咕,一边漱口一边得意。

她整理完了之后,出去。

翟安在开放式厨房中忙东忙西。

古歆看着他忙碌的身影,走过去看着他。

她真的觉得,这样的画面很好。

翟安做什么都帅。

哪个角度都帅。

怎么办?!

她觉得她自己已经被他迷得不要不要的了。

这真是她老公吗?!

停住!

他们还没拿结婚证,现在不过是,未婚夫妇。

“古歆。”翟安突然叫她。

古歆一下回神,“什么?”

“我很帅吗?”翟安一本正经的问她。

古歆有些脸红。

刚刚眼神是不是太直白了点。

“嗯。”古歆点头,狠狠的点头。

“把吐司拿出去。”翟安将一份吐司递给她。

古歆接过来。

就这样吗?!

不继续问下去吗?!

继续问下去,她会说,我爱死了你的长相了!

一点都没有情趣!

古歆嘟嘴,将吐司放在餐桌上。

一屁股坐在饭桌边,托腮等待。

翟安一直忙碌,忙碌着做好了午餐+早餐的混搭组合。

翟安其实做东西味道一般。

可每次都觉得,有一股幸福的味道。

所以古歆吃得有点多。

“你是去国外的时候学的做饭吗?”古歆问他。

“嗯。”

“你在国外过得怎么样?”古歆拉家常,总觉得如果她不说话,翟安话绝对不会多。

而她不喜欢太安静的环境。

“不好也不坏。”

“这跟回不回答有什么区别吗?”古歆不爽。

翟安就真的不回答了。

整个饭席间,就再也不开口说话了。

这个小气的男人!

吃过饭之后,两个人换了一套外出服。

古歆也不知道自己家的衣服怎么就出现在了翟安的柜子里面了,反正整整齐齐的很多,她问了,翟安也不回答,反正她就什么都不知道的,就和翟安同居了。

古歆出门前准备想化个小妆,昨天那丑不拉几的样子……

她绝壁不会去看昨天的视频,绝壁不会去看!

她拿起化妆盒,正准备上妆就被翟安给拒绝了。

古歆蹙眉看着他。

“不用了,我妈更希望看到你丑一点的样子。”翟安直白。

“为什么?”

“女人的嫉妒心。我妈要看到你比她年轻这么多然后比她还丑,她的情绪就会好很多。”

“……”翟安,你确定你不是在伤害我?!

她就这么又是一脸素颜的跟着翟安出了门。

其实她素颜真的还好。

没有那种明星一脱妆就惨不忍睹,她皮肤很好,所谓一白遮三丑,而且她长得特别有灵气,就是那种不是大美女不会让人一眼惊艳,但会在相处中被她所不自觉感染和吸引的长相,她通常形容自己这叫有气质,有气质的人才会越看越耐看。

翟安开车往翟家别墅去。

车开得很慢。

古歆看了看翟安驾驶室秒盘上的时速。

嗯。

很好,不超过40码,这是真的打算让他妈恨死她的节奏吧。

她咬牙,就这么忍着。

忍着,到了翟家别墅。

这个地方她其实真的想来,因为……各种关系。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会和这栋别墅的两个少爷,这么牵扯得混乱不清。

她转头。

转头,看到翟安主动牵起她的手。

他手很大,很暖。

手心紧紧的握着她的手。

一种说不出来的安全感和幸福感,让她瞬间就忘了很多,错综复杂的不愉快。

翟安提醒道,“你等会儿就别反抗了,忍忍。”

“嗯。”古歆点头。

谁让,这是翟安的母亲大人,她为了他,一定会忍的。

她当时真是这么想的。

她就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和翟安一起走了进去。

大厅中。

温情这个贵妇在优雅的磕着瓜子,看着他们出现,不屑的眼神分明又高傲了些,她故意抬高音量说道,“哟,这不是今天新闻上大热的一对新人吗?怎么有空到寒舍来,真是受宠若惊。”

古歆瘪嘴。

翟安拉着她的手紧了一下。

古歆点头,她知道了知道了。

两个人走到沙发边上。

温情就睨了他们一眼,没看他们。

翟弘坐在旁边喝茶,也没有主动开口说话,大概是温情吩咐了,让他别插嘴。

自从翟弘从商场上退下来,在家的事情越多,就越来越顺着温情越来越听她话了。

“妈,爸,我带着古歆回来看你们。”翟安开口。

“老翟,几点了?”温情突然转头问翟弘。

“下午2点40。”

温情脸色很不好。

翟安说,“昨天累了一天,今天稍微就睡过了头。”

“从小到大,你什么时候睡过头了?”温情问他,声音很不好,“古歆起不来是吧。”

“和我真没关系。”古歆连忙解释,“是昨晚上翟安自己太累了才会没有起来,我还比他早醒……”

温情脸色更不好了,“所以你是炫耀你昨晚上把我儿子狠狠的占有了?!”

“……”麻痹。

她什么时候炫耀了。

这温情的理解能力也太好了吧。

不过倒是……

是挺有成就感的。

“古歆!”温情声音大了些。

古歆脸上的笑容立马收住,瞪大眼睛看着她。

“你别以为你现在把我儿子给占有了我就能够原谅你曾经对我儿子做的一切,我温情这个人一向嫉恶如仇。”

“都不累吗?”古歆嘀咕。

“你说什么?”温情眼眸一紧。

“我说,这样容易长皱纹。”古歆连忙说道。

“你在讽刺我岁数大了?”

“……”古歆再次觉得,温情的理解能力惊人。

她还是不说话了。

“跪下!”温情突然厉声。

古歆一怔。

身边的翟安就这么直直的跪了下去。

“还有你!”温情对着古歆。

古歆嘟嘴。

她不情愿的跪在了翟安的旁边。

温情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翟弘在旁边提醒道,“古歆还怀了身孕,跪久了不好。”

温情一个眼神过去。

翟弘不说话了。

“我昨晚上拟定了一个媳妇公约,古歆你听好了。”温情说。

古歆无语。

还是乖巧的点头。

“第一,要绝对服从自己的丈夫也就是翟安。从此以后翟安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能顶嘴不能反驳。”

“是。”古歆点头。

反正她也爱惨了翟安,她才不会违逆翟安。

“第二,要绝对的忠诚,不能和任何除了翟安的其他男人搞任何形式的暧昧关系,绝对不允许和其他男人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不注意碰到衣服都不行!”

这是……

让她生活在古代,足不出户吗?!

“第三,嫁给了翟安,也就是翟家的媳妇,要孝敬公婆,公婆说的话就是圣旨,如果错了,请参照第一条。”

“……”

“第四,既然有了身孕,就不应该再出门抛头露面,安心在家做个全职太太,照顾好老公照顾好孩子。”

“……”

“第五。从现在开始,既然你是翟安的媳妇,你们得搬回翟家别墅来住,直白点就是和我们住在一起。”温情念完,看着古歆说道,“以上,听明白了吗?”

“第五条可以拒绝吗?我和翟安好不容易有个二人世界,”古歆问她。

“古歆,你还不知道自己立场吗?你现在嫁给了我们翟家,什么事情就得听我们翟家的,都说了公婆的话就是圣旨!”

“还说自己不是恶婆婆。”古歆嘀咕。

想起昨天叶恒说的。

叶恒果然未卜先知,完全遗传了神棍叶半仙。

“你不也说要孝顺我吗?”

“你不说自己不老不需要孝顺吗?”古歆反驳。

温情被古歆说得一时无语。

古歆跪得也确实有些累了。

她突然就从地上站了起来。

温情的一口老血差点没有喷出来。

这就是所谓的乖媳妇……

古歆摸了摸自己肚子,“温情大美女,你应该还没搞清楚状况吧。”

温情脸色一冷。

“我现在怀了你们翟家的孩子,你现在要不对我好点,我就分分钟带着你们翟家的种去流浪,说不定我还能给你翟家的种找个好父亲找个好爷爷奶奶……”

“古歆!”温情声音大了些!

“你再这么凶,信不信我马上晕倒在你面前!”

“你,你,你……”温情气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反正,我就是要母凭子贵。”古歆嘚瑟的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温情就看着古歆这模样,气得跳脚。

她告诉她是一个有教养有素质的富太太,她不和小丫头一般见识。

但看着古歆这么狐假虎威的模样,又真的咽不下那口气。

张嘴就想开口大骂。

古歆突然叫了一声,“哎呀。”

温情一怔。

所有人都怔住了。

古歆说,“孩子是不是踢了我一下。”

“真的吗?”翟弘忍不住问了一句。

不管如何,不管翟弘对翟安有着多少不满,但对于翟家血脉下的第一个孩子,终究还是充满了期待。

“你听她鬼吹!现在孩子就这么大这么大,他能踢人才怪了!”温情狠狠的说道。

古歆才不在乎。

反正她现在怀孕了,她才不要被温情这么欺负。

温情气得吐血。

翟安看着她母亲这副模样,整个古歆反驳的过程,他能说他忍得内伤吗?!

他连忙让佣人去倒了两杯茶水过来。

翟安开口道,“你过来敬茶。”

“哦。”古歆还是很听翟安话的。

翟安说什么,她马上就答应,然后又规矩的跪在了地上。

佣人递上茶水。

古歆将茶递给了温情和翟弘。

温情不接。

古歆看着她。

温情也看着她。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我觉得我是不是快晕了……”古歆说,故意虚弱的说道。

温情咬牙,把茶水接过过来,不爽的喝了点,粗鲁的放下了。

“我妈说,按照正常的礼节礼仪,敬茶完是要给红包的?”古歆幽幽的说着。

“你妈什么时候给你说的?”温情咬牙切齿。

谁不知道古歆从小母亲就去世了。

“刚刚在我耳边说的。”古歆说。

温情突然感觉到一股寒意。

阴嗖嗖的。

“我妈还说,谁要是对她女儿不好,她就把谁带走……”古歆一脸无辜。

温情狠狠的看着古歆。

然后终究还是拿了个大红包,“拿着,我给我孙子的。”

古歆欣然的接了过来,“谢谢妈。”

“你在谢谁?”温情头皮都在发麻了。

“谢你啊,难道你真以为我妈在我身边?”古歆笑得好看。

温情忍了又忍。

“起来吧,别老跪着了,古歆还怀了孩子。”翟弘开口道。

两个人从地上起来。

坐回到沙发上。

温情一直处于不想搭理小两口的模样。

翟安看着她母亲的模样,开口道,“明天我们就搬回来住。”

古歆看着翟安。

翟安感觉到古歆的视线,也没有解释。

古歆有些不太开心。

她不是不愿意和长辈住,她只是很想和翟安多过一段时间二人世界。

等孩子生下来,他们就再也没有二人世界了。

他们单独在一起的时间,那么少那么少……

他都不会有所遗憾吗?!

“嗯,明天我让佣人帮你们把房间腾出来。”温情似乎心情稍微好了些。

也不枉她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

没有娶了媳妇忘了娘!

“那现在我带古歆去趟医院。”翟安说。

“去医院做什么?”温情蹙眉。

“古歆应该还没有去医院好好检查过,我去给她建档。”

古歆看着翟安。

他怎么知道?!

她是真的只做了一个早孕试纸检查。

“去吧。”温情点了点头,“一天毛毛躁躁的。”

古歆被温情念叨得不爽,也不想和她斗嘴,跟着翟安一起出门。

两个人坐在小车上。

古歆有些不开心。

翟安转头看了她一眼,说,“我妈不要求,我也打算搬回来住。”

“哦。”古歆点头。

反正,你确定了就确定了,她也不会拒绝他。

“你怀孕了,一个人在家不方便。”翟安解释。

古歆一怔。

所以,是为了她了?!

“我暂时还不能将工作交接出去,我尽量在你生孩子的时候多陪陪你。”翟安说。

古歆当然知道翟安的工作有多少了!

心里,突然又有些甜了。

总之翟安只要稍微给她一点点,她就会被暖的一塌糊涂。

她就是这么容易满足。

“以后你也不用上班了,你手上的对工作我会给你分出去。好好养胎。”翟安继续说道。

“哦。”古歆点头。

点头,突然想到什么,转头看着翟安,“上次你让林秘书将我的工作清理出来,是不是也只是为了给我分配工作而不是辞退我?”

翟安点了点头。

“原来是这样!”古歆恍然大悟,有陡然不明白,“可是那个时候你不还不知道我怀孕了呢?”

“陆漫漫告诉我了。”

“我滴个去!”这个陆漫漫。

说好保密的,说好保密的。

“所以才不会让你去拍摄基地那么危险的地方。”翟安补充。

古歆心里又被感动了。

感动得眼眶都红了,“翟安,我没想到你对我这么好。”

“……”翟安反而,说不出来一句话。

“我还误会你,以为你看不到我这么多年对公司的付出,我还以为你觉得你是冷血无情没良心的白眼狼!”古歆嘀嘀咕咕。

翟安觉得……

她还是不要说了的好。

“翟安。”古歆突然变得又很严肃了。

翟安都怕了古歆的突然严肃。

他抓紧方向盘。

“你期待这个孩子吗?”

翟安抿唇。

唇瓣紧抿。

“你会计较,我这么怀孕吗?”古歆眼巴巴的看着他。

翟安认真的开车。

那一刻没有立刻回答。

其实……

真没想过让古歆这么就怀孕了,曾经有过一个孩子流产的阴影让他也不确定,他还有没有勇气让古歆怀上他的孩子,所有的担心,却在陆漫漫告诉他古歆怀孕了那一刻,释然了。

他其实很期待,期待他和古歆重新开始。

重新一起孕育孩子。

所以,他计划了接下来的一切。

当时,他母亲撞见了她和古歆的关系,他就知道,这段感情不能这么坚持下去了。

他承认,在很早之前,在古歆真的推开他一心想要和翟奕在一起的时候,他是真的没再想过还会和古歆在一起,而他答应过漫漫,不会让所谓的“上一世”再悲剧的发生,所以他想用自己的方式来帮她改变。

他想,古歆上一世是因为翟奕的背叛所以才会痛心自杀,那么如果所有的一切是由他来做,古歆应该就不会这么的执念了。

他决定,走上从商的路,一步一步,在他表哥的帮助下,拿到了翟家经营权,收购了古氏。

果真,不是翟奕,古歆就不会这么极端。

翟奕入狱了。

古歆用最平静的方式接受了所面对的一切,甚至,开始认真的工作。

她的努力其实他并不是没有看到,甚至看得很清楚。

她加班加到几点,在哪里加班,做了什么,他全部都看在眼里。而他总是对她的强要求……他承认她只是很想锻炼她独当一面的能力,他想,终究有一天,国泰平安家和万事兴,他会将属于古家的一切还给她,而那个时候,她可以自己管理公司,不需要他人帮忙,也就没有给别人趁虚而入的机会。

他想,终究这个女人他得这么深,不过如何,看到她过上她幸福的生活,也算是对自己曾经付出的一个最好的交代。

而那次的意外。意外和她再次发生关系,其实有些始料不及。那晚上无意喝了叶恒给其他人准备的白开水,那晚上又发生了极尽不能控制的事情,他原本打算自己忍了就过去了,上次也是这么忍过去的,却没想到,叶恒把他送到了古歆家门。

他的定力终究没有好到他自己想象的地步,这次,在她身上发泄了,他知道自己很粗鲁,甚至到第二天清晨,都有些觉得,愧疚。他倒是没有想到,古歆会这么平静的接受甚至是提议他们之间的关系,所谓的“炮友”关系。

他忘了告诉她,他不是这么随便的人。

但既然她不开口,他就选择了沉默。

沉默的等待,等待她可以有所改变,等待她对他的认可。

他其实也怕了,是真的怕了,上次的婚姻让他伤得真的很深,他当时离开的时候就以为,他这辈子应该都不可能让古歆爱上自己了,他真的放弃了。他是没想到,他和古歆会重新开始,她会重新开始……而他不笨,他知道,古歆的主动靠近并非只是为了睡上司升官发财,她其实喜欢他,古歆这么笨,总是很容易被人发现她的漏洞百出。

可是……

为什么就是不开口。

他们彼此纠缠了两年多。

他的等待,换来她的患得患失。

她的换得患失,导致,她的逃避。

直到……

他母亲撞见他们,他母亲逼迫他相亲,结婚生子。

他迎合他母亲只是为了让她不要去找古歆的麻烦。

古歆其实一直很胆小……

他不希望古歆因为自己受到什么不必要的伤害。

而相亲对象恰好,也并非那么愿意这么早就步入婚姻殿堂,两个人就这么一拍即合,演了一出戏!

所以,从一开始。

从决定订婚那一刻开始,这个订婚宴,就是为古歆准备的。

如果不这样,他就算和古歆重新开始,他母亲也不会答应他们这么盛大的订婚宴或者婚礼,他母亲有时候执着得,他拒绝不了。

而他,也不想委屈了古歆。

设计这一切的时候,他甚至还不知道古歆怀孕了!

他当时听到陆漫漫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沉默了很久。

他甚至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去形容当时的情绪变化!

只知道,原来,是期待的。

很期待。

可是,在感情面前,他不想妥协。

也不想逼迫。

曾经那段婚姻让他对自己其实也不是那么自信。

有时候甚至也会,患得患失。

他倒是没有想到,翟奕在此刻,出狱了。

他承认他慌了。

慌到给她发脾气,慌到踢翻她的椅子,慌到对她恶言相向。

可是这个傻古歆,从头到尾都不知道他在生气什么。

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还以为他因为要订婚了,所以想要辞退她!

他看到她加班到眼眶通红,疲倦到睡着的模样他真的很想狠狠教训这个女人,谁让她加班了?!

谁让她加班了!

而她,怎么都不说爱他!

她陪着翟奕逛街,说翟奕穿衣服比他好看,陪着翟奕挑选戒指……

真的,气死他好了。

他忍得内伤无数。

订婚当天,居然还听说,去了机场……

他利用电视台的所有关系,上了全文城最好的所有广告位。

这个傻古歆,如果到现在还不知道他在等她。

他想他真的会被气死。

而他,也真的不敢冒险。

是真的怕古歆,跟着翟奕走了。

他让叶恒封锁了整个机场,如果古歆要走,那么就终究就会妥协,妥协着让人带着她强制来到这里,而他对她表白……

好在。

她来了。

“不期待吗?”古歆有些不敢确定,看着他的沉默,声音小了很多。

翟安回神,说,“那你觉得我现在做的一切是为了什么?”

“为了孩子?”

傻瓜。

翟安认真的开车。

古歆嘟嘴。

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总是让她猜。

她又不聪明。

车子停在了市中心私立医院,找到专家医生。

翟安陪着古歆做第一次B超。

然后B超医生对着他们笑了笑,“恭喜两位,是双胞胎。”

“……”

幸福来得会不会太突然了点?!

------题外话------

晚更了一丢丢,你们就这么虐我……

哭死……

双胞胎到了,至于……龙凤胎了,宅傲娇的告诉你,不要贿赂宅,宅很高冷。

哼!

话说,既然双胞胎,是不是,月票什么的也可以来双份!

么么哒!

推荐:

《国色医妃》水墨青烟

“野种就是野种,掉在凤凰窝也改变不了杂毛野鸡的身份!”

“你是我这辈子的污点,若不是你娘下贱勾引,哪会有你这孽障?”

“你娘是娼妇,你是小娼妇,休想踏入辅国公府门槛!”

她是继母肉中刺,父亲心中耻辱,祖母眼里野种。

一朝风云瞬变——

“皇上有旨,凡有神农后裔下落者,赏银千两!”

离京十五年的谢桥,成为人人掷万金求一药的神农后裔。

斜倚在美人榻上,看着跪在地上的魍魉魑魅,勾唇冷笑:现在跪求?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