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命运爆发(1)如期而至/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恭喜两位,是双胞胎。”医生祝福的说道。

翟安和古歆,完全愣怔了。

医生是在说,她肚子里面有两个孩子吗?!

居然,有两个孩子。

古歆似乎突然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转头看着翟安。

看着这个男人,似乎比她还要震惊,似乎比她还要不淡定。

不是一向,都不动声色吗?!

不是一向都很有能耐吗?!

此刻傻逼了吧!

翟安在那一刻是真的有些不知所措,他甚至好半响,脑海里面都全部都是医生说的,双胞胎,双胞胎……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古歆肚子里面一下就有了两个孩子。

一举得两?!

“翟安你傻了吗?”古歆看着他,看着他此刻完全是反应不过来的模样。

这货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总得,表个态吧。

翟安回神看着古歆。

那一刻,眼珠子似乎才动了动。

他说,“好好做产检。”

古歆嘟嘴。

反正想要从翟安口中得到什么话,总是那么难。

不过……

反正她挺开心的。

没想到上帝这么眷恋她,居然让她一次就中了2个。

这样,温情应该就更加不敢招惹她了吧。

否则她一跑,就是带俩,想象那画面,还有些小激动。

“古歆。”翟安严肃的叫着她。

古歆看着他,“怎么了?”

“想都别想。”翟安一字一句。

“……”这货怎么知道她在想什么。

有这么明显吗?!

医生一边认真的打着B超一边说道,“孩子很健康,不过怀双胞胎比较辛苦,特别是到后期,早产几乎是怀双胞胎都会有的事情,但准爸准妈们也不要紧张,定期产检,一般是不出什么大问题的。”

“谢谢。”翟安郑重的说道。

“应该的。”医生微笑着。

昨晚B超,古歆就在翟安的搀扶下下来。

古歆一向是比较大大咧咧的,即使怀了2个也没有任何孕妇该有的觉悟,加上这几天明显不那么反胃了,她也就不太注意言行举止,从B超台上下来后还走得有些快。

“古歆。”翟安叫住她。

古歆回头。

翟安说,“你慢点。”

“为什么?”

“你怀孕了。”

“我知道啊。”刚刚不还去打了B超吗?!

还一次怀了2个。

怎么都觉得好像很有成就感。

捉摸着要是自己当时不去阻止那场订婚宴,翟安可就亏大了。

翟安有些无奈,再次叮嘱道,“以后,走路别走太快了。”

“为什么?”古歆又这么认真的反问他。

翟安觉得自己总有一天可能还是会被古歆气死。

他说,有些怒火的大声说道,“因为你怀孕了,怀孕了就得注意细节,就得小心翼翼,就不能太激动也不能太疯狂,你要有一个孕妇的觉悟!”

“可昨晚上我们不是还……XXOO,那个时候你为什么不让我做好孕妇的觉悟?!我们还没有做好该有的胎教呢!”古歆反驳。

“……”翟安真觉得自己一口老血咽在喉咙里,吐不出来。

古歆邪恶一笑,“终于可以母凭子贵了!”

翟安永远都觉得,他和古歆的关注点,不在一个频道上。

不在很多个频道上。

翟安拉着古歆脚步有些慢的回到医生办公室,医生详细的交代着怀孕的注意事项,古歆听得有些打瞌睡,翟安倒是记得清清楚楚,他记忆本来就好,又这么特别认真,古歆捉摸着翟安应该能把医生的话一字不差的重复出来。

好久才离开医院。

翟安开车,离开。

这次速度更慢了。

古歆都懒得提醒了。

她摸了摸自己肚子,这一刻还是觉得生命很神奇。

她突然想起什么,拿起电话。

“你做什么?”翟安一把将她的电话拿了过去。

“干什么啊?!”古歆看着翟安如此霸道的行为,“我给陆漫漫打电话,我给她说我怀了双胞胎。”

“三个月之前不能说你不知道吗?”翟安一字一句。

“昨天不当着全国人民的面,都说了吗?!迷信。”古歆嘟嘴。

翟安有些哑然。

“把电话还我。”古歆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这个消息分享给陆漫漫了。

总觉得自己的事情,不管好的坏的,不给陆漫漫说,她就会浑身都不自在。

翟安沉默了两秒,说,“以后不能用手机了,有辐射。”

古歆直愣愣的看着翟安。

看得他有些毛骨悚然。

但就是,依然坚决。

“莫修远果然是你哥,是你亲哥!”古歆咬牙,“你们俩在对待孩子的事情上,是不是都是这么神叨叨的。专家都辟谣了,手机电脑其他等等电器的的辐射都是人体能够接受的安全辐射之类,别这么幼稚了,还给我。”

翟安脸色有些挂不住,但就是很坚定,“用多了手机也不好,怀孕期间,就不用了。”

“……”不带这样的。

她这种低头族手机控,怀胎十月不用手机……

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我给陆漫漫打电话,你直接在车上给她说就行了。”翟安将车子安全停在路边,打着双闪。

古歆就这么看着翟安做事情更小心的模样。

他用自己的手机拨打,然后车上的蓝牙,可以让古歆直接对着车上说话就行。

古歆抿了抿,突然觉得翟安比她还二!

电话很快接通。

传来陆漫漫熟悉的嗓音,“翟安。”

“是我,漫漫。”古歆开口道,声音这一刻,就开始嘚瑟了。

“怎么用翟安的电话?这么快两个人好得不分彼此了?”陆漫漫打趣。

古歆一脸得意。

翟安反而有些脸红。

他将头转向一边,看着车窗外的街道。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古歆忍不住的喜悦。

陆漫漫倒真的是从电话里面都能够感觉得到。

“什么好消息?”

“我怀的是双胞胎!”古歆大声说着,喜悦简直是控制不住。

而此刻,看着车窗背对着古歆的男人,嘴角也上扬着好看的弧度。

“……”陆漫漫是真的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你打击过度吗?你是不是打击过度了?你是不是觉得上天果然更爱我一点,所以你嫉妒了!”古歆故意说道,真的很欠揍。

“我才没有你这么心理阴暗,我只是刚刚那一秒突然在想,你家翟安还挺有能耐的,次次都是一击即中,这次还一次中两。”陆漫漫由衷的说道,带着调侃的语气。

古歆还真的是傻人有傻福。

想当初她第一次怀孕的时候和莫修远弄得几乎是……她还带着莫修远去检查身体了。

“我也觉得翟安很厉害啊。”古歆直白道,“你知道受孕最好的方式是男上女下,女躺在床上的姿势是不是?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我真没想到,我当时还是用的女上位,居然也能怀上……”

电话在此刻,被人突然挂断了。

古歆正说到兴头上,转头看着翟安。

翟安说,“注意胎教。”

古歆咬牙切齿。

这个时候让她注意胎教,昨晚上干嘛去了?!

话说昨晚上貌似也是她主动来着……

可不管怎么说,他也没有拒绝呢。

“翟安,你是不是不开心我怀了两个孩子啊?”古歆很认真的看着他。

翟安此刻已经将车子开上了街道,开得特别认真。

“为什么会这么想?”

“从头到尾我没有看到你笑过啊!”古歆一字一句。

翟安说,“我不像你这么肤浅。”

所以意思是,他不会表露在脸上了是吗?!

所以就是闷骚了。

但是还是很不开心。

这种喜事儿,他不应该抱着她转三圈,然后高呼他爱她,然后觉得她无比伟大吗?!

等等。

古歆突然想到一件非常严峻的问题。

自始至终。

翟安从来没有对她说过,他爱她!

她这么粗线条的人,也有些难受了。

翟安到底,爱不爱她?!

……

另外一辆黑色轿车上。

陆漫漫看着突然被挂断的电话。

她猜想应该也是翟安听不下去了。

古歆的口无遮拦,她倒是习以为常。

只是,双胞胎……

古歆还真的是傻人有傻福,也算是弥补了上一个孩子的遗憾。

她淡淡的笑了笑。

想着翟安和古歆纠纠缠缠这么多年,终于修成正果,终于走上了他们的幸福之路,至少,上一世的悲剧,就这么真的避免了,她很庆幸在未来的日子还能够看到古歆在自己的世界里,没心没肺。

总算,也是一个安慰。

“古歆怀了双胞胎?”驾驶室的林初辰开口问道。

“是啊。”陆漫漫点头,“所以老天爷是公平的,善恶有报,好事儿总是会更眷顾,心地善良的人。”

“突然这么感性?”林初辰微笑着。

陆漫漫也这么笑了笑,“不同的身体时期,就会有不同的心里体会。这种,你们男人是永远都没机会体会的。”

“是。男人哪里有这种功能!”林初辰附和着。

两个人自若谈笑,从来不会尴尬。

和林初辰在一起,就是这种淡淡的暖暖的感觉,没有那么的惊天动地,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心跳加速。

这种恋人未满友情以上,大概就是这样。

而她经历了这么多,反而很珍惜这样的情感。

车子往陆家别墅开去。

开得不算快,很稳。

陆漫漫一边和林初辰说话,一边看着文城璀璨的街道。

这两天天气尤其的好,虽然风很大,虽然还是冰冰凉凉。

“漫漫。”林初辰声音,突然沉了些。

陆漫漫是一个很敏感的女人,她眉头一紧,看着林初辰,“怎么了?”

“我们被人跟踪了。”林初辰一字一句。

陆漫漫心跳加速。

那一刻瞬间就紧张了起来。

“你坐稳了。”林初辰看上去比她冷静。

“好。”陆漫漫点头。

林初辰车子开快了些。

陆漫漫紧拉着扶手。

她透过后视镜,也看到了后面黑色的轿车,一直紧追不放。

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她控制心里的情绪,一直在让自己努力保持冷静。

车子在街道上疯狂。

后面的车辆,几乎是紧追不放,他们开得快,后面的就开得快,一直在逼近。

林初辰紧握着方向盘,一边往前行驶一边注意着后面的情况,“漫漫,你还能承受更快一点吗?”

“嗯。”陆漫漫点头。

林初辰一个油门到底。

车子几乎是箭一般的狂奔了出去。

那一刻惊起了周围的车辆以及行走的人群!

林初辰表情看上去很严肃,这般模样,让陆漫漫真的有些紧张过度。

她狠狠抓着扶手,看着疯狂的速度,在复杂的交通环境中,奔驰。

后面的车辆,丝毫不放过的,追得很快!

林初辰载着她疯狂的在街道上穿梭,甚至是不得不钻进小巷子里,却就是没有甩掉后面的车辆。

“漫漫。”林初辰叫着她。

陆漫漫每次都觉得,他叫自己,就似乎更危险了一分。

“给叶恒打电话,让他来救我们!”林初辰一字一句,“如果没有猜错,后面应该做了一车的雇佣兵!我最多能够坚持十到二十分钟。如果我们被他们追上,我们必死无疑!”

陆漫漫心口一紧。

所以,是有人来杀她了。

她这一刻脑海里面浮现了很多,能够一瞬间想明白很多事情,但不代表,她可以让自己脱险!

她咬牙,猛地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是好几声之后才接通,“什么事儿?”

口吻很不好。

“叶恒,我现在被人追杀。”陆漫漫直白,口吻急促。

叶恒抿唇。

“在文城街道上,身后有一辆黑色轿车,车上都是雇佣兵!”陆漫漫说,“麻烦你派人来救我!”

“你的话我还能信吗?”

“我不拿我的生命开玩笑。”陆漫漫一字一句。

那边狠狠的说道,“可是,我为什么要帮你?!你把阿修弄得这么要死要活的,我干嘛要来帮你?!”

“叶恒,我……啊……”

车子一阵颠簸。

叶恒明显手紧了一下。

他咬牙,终究高冷不到两秒,“我派了人在你身边的,但那边没有给我传递信息说你被人追杀,所以现在你那边的情况无非两种,第一,你在骗我,但我相信你不会这么愚蠢到骗我第二次,第二就是,我的人已经被人暗地做了或者说此刻没时间给我汇报,所以如果是第二种,那么你的处境应该很危险,你先尽量拖延时间,我会让人过来救你!”

说完,那边猛地将电话挂断了。

陆漫漫看着电话,又被一阵疯狂的颠簸所惊吓住。

此刻后面的车辆几乎是肆无忌惮了。

所以林初辰开得也疯狂了很多。

都知道此刻不能停下来,如果停下来,对方可能会下车,直接一枪暴毙。

陆漫漫咬牙,控制心口莫大的惊慌。

……

帝都。

叶恒将电话挂断后。

手指快速的拨打另外的号码。

果然,关机。

所以如果陆漫漫说的是事实,那么也就意味着,他安排在陆漫漫身边的职业保镖,是真的被有心人给提前做了,做得这么神不知鬼不觉,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有内鬼。

而到今时今日,还能够在他们的地盘养内鬼的人,真的除了南玥椿还勉强有着更能耐外,他找不到出第二个人。

南玥椿是真的不想活了是吧?!

他咬牙,给莫修远打电话。

那边接通,“叶恒。”

“陆漫漫出事儿了!”

“……”

“我安插在陆漫漫身边的几个职业保镖被人做了,我到现在都没有收到信息,刚刚陆漫漫给我打电话,说几个雇佣兵在追她,我猜想应该林初辰在她旁边,但是以林初辰的伸手,应付不了多久,我们现在都在帝都,怎么办?!我在文城的人手不多。”

“先把你那边所有的人手调动过去,还有特警部队,我们现在马上去文城!”

“好。”

叶恒挂断了电话。

所以莫修远果然是不可能放下陆漫漫的。

果然是。

他连忙给自己手下拨打了电话,让全城出动。

一个陆漫漫,分分钟可以让莫修远就算是遇到天大的事情,也会以她的生命为重。

他吩咐忘了之后,给陆漫漫拨打电话。

那边接通。

“叶恒。”

“我现在让文城的特警部队以及我自己手下的最得力的一些手下过来救你,你马上把你的地址分享出来,坚持住,我和阿修现在从文城刚过来,你别死了。”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电话又挂断了。

她抿唇,在混乱中,不停混乱中,将自己的地址给叶恒做分享。

车子颠簸很疯狂,陆漫漫是用了好一会儿才将自己的地址发出去。

刚发出去,一抬头。

突然一辆大车猛地从岔路口出来。

“林初辰小心!”陆漫漫大叫。

林初辰方向盘一转。

一个偏移,和大货车擦肩而过,但也因为速度太快偏移过猛,车子直接撞到了接到的护栏上。

强大的撞击力。

安全气囊一下就爆了出来。

陆漫漫猛地捂着自己的腹部。

安全气囊撞击在自己身上,很痛。

此刻,似乎也估计不了那么多。

“漫漫,下车!”林初辰大声说道。

陆漫漫连忙打开车门。

她这边车门已经锁死。

林初辰下车后也发现了。

他看着追上了的车辆,快速的来到副驾驶室,一拳狠狠的打在玻璃上。

用尽全力。

玻璃瞬间破了。

林初辰伸手将陆漫漫从车上拖出来。

陆漫漫被玻璃伤了一些,身上有些痛,她忍受着,努力爬出车内。

陆漫漫半个身体还未出来,就看到后面车下来了4个大汉,很强壮,很威武,手上按着钢管,出现在了林初辰的身后,几个人直接就能够将林初辰身上的阳光所挡住,一片阴影在自己面前。

“哐!”一个大汉猛地一下,钢管直接敲打在了林初辰的头上。

血就从林初辰的头上流了下来。

林初辰的手还狠狠的抓着陆漫漫,狠狠的抓着,根本没有放手。

如果他不是为了救她,以他的身上,转身至少还可以和对方搏斗,还能够找到机会离开……

“不!”陆漫漫尖叫,“林初辰,你不要死!”

林初辰真的在努力的克制自己,努力的让自己清醒,不能晕倒。

他要平安的救下陆漫漫。

他要争取时间。

他知道以叶恒的能力,准确说以莫修远的能力,现在庞大的救援团队,真以秒的速度向他们飞奔过来。

可能只需要再坚持2分钟,或者3分钟也好。

他眼眸一紧,突然扑上去,将陆漫漫狠狠的抱在怀抱里。

雇佣兵猛地一下,钢管“哐”的一声,再一次打在了他的头上。

这一次,他甚至没办法简直。

就这么突然,两眼一黑,晕死了过去。

他说,“漫漫,坚持……”

“初辰,林初辰!”陆漫漫叫着他。

她只感觉到自己整个身体被他狠狠的抱住。

狠狠的抱着,不想让任何人伤害她。

她紧张的叫着他的名字。

她没有再感觉到他一点点动静。

她会恐慌……

下一秒,就感觉到有人蛮力的拉扯着林初辰的身体。

林初辰一直紧抱着她,即使毫无意识,也这么不放手,将她保护在自己怀抱里。

雇佣兵脸色冷了几分,四个人中最壮的那个大汉动了动手动了动脖子,耳边就想去骨头“咔咔咔”的声音,而后,一个偌大的蛮力,终究将林初辰狠狠的扔在了地上。

林初辰脸上都是血。

血色,染红了整条街。

陆漫漫看着面前的男人,看着他冷血的脸上,充满的杀人的气息。

他胳膊很粗,身材高大威猛。

陆漫漫甚至觉得,这样一个人,就是一巴掌打下来,也能将人真的打死。

而面前的这个男人,根本没有看她一眼,只是机械式的做着动作,他用蛮力狠拉车门,拉了不到两三下,车门就变形的而被他拉开了,他大手一把抓着她的手臂。

这是陆漫漫有生以来,见过魁梧的男人。

很显然,不是北夏国的人。

所以真的是,传说中的雇佣兵。

她甚至觉得,她落在他们手上,他们用手都能够捏死她。

而她手上的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

是警报的声音。

预示着,救援队离她很近很近了。

而这个警报的声音,反而让陆漫漫惊吓了一大跳。

魁梧雇佣兵似乎也发现了她手上的东西,他弯腰一把夺过来,看着手机上屏幕一直在闪烁着亮点,也知道是地图导航,他似乎冷笑了与喜爱,一只手捏紧手机,一瞬间,手机就瞬间变形了。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他,心里的恐惧一直在蔓延……

她突然响起。

上一世的今天。

她遇难了。

当时,怀揣着不足2个月的孩子,死在了文赟的蓄意谋杀下!

重生一世。

她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她让很多人罪有应得也让她觉得值得珍惜的人拥有了他们的幸福,而她,而她,终究不能,逆天而行!

……

调配了军用直升机。

直接从帝都,往文城。

叶恒亲自驾驶,莫修远坐在他的旁边。

整整一个直升飞机上,都是全副武装的飞鹰特警干队,一国统帅最得力的职业保镖,全国最强的战队,从来只听从一个人的命令!

叶恒眼眸微动,看着屏幕上突然消失信号来源。

莫修远也注意到了。

脸色,冷了几分。

军用机专用传输信号来电,“报告长官!特警一队到达现场,承载陆漫漫的车辆已经变形,车辆旁边躺着一个男人目测是林初辰,已经昏迷不清,被紧急送去了医院,周围均没有见到陆漫漫的身影。”

“封锁全城!搜!”莫修远一字一句。

“是。”

挂断来电。

莫修远脸色又冷血了些。

叶恒认真的架势着飞机。

完全可以想象,此刻莫修远的情绪,已经到了怎么样的地步。

分明。

面前他们处在,多么千钧一刻的时期。

要是让叶半仙知道,他们现在还因为一个陆漫漫而从帝都赶回文城,估计真的会气得双脚一蹬,分分钟翘辫子了去。

沉默而僵硬的空间,一片死寂!

……

文城。

一个不知名港口。

陆漫漫被人带到了这里。

她被人从车上拖了下来。

雇佣兵没有立刻杀了她,只是带着她利用反侦察能力,辗转了好几辆小车,避开了很多特警不对全城交通信号网络,顺利的到了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而这么一个地方,海平面上,停了一辆快艇。

她被几个人拉扯着上了快艇。

一坐上去。

她就看到两个雇佣兵将轿车直接退下了海水中,淹没在海水里。

所以,这是在毁尸灭迹了。

让人找不到他们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消失的?!

她咬唇。

不杀她。

只是绑架她,为什么?!

快艇坐满人之后,就疯了一般的在海平面上行驶,速度很快。

陆漫漫紧紧拽着游艇边缘,整个人依然处在无比恐慌的环境中。

快艇开了不到二十分钟。

汪洋大海上,面前是一艘偌大而奢华的游艇。

陆漫漫被迫上了游艇。

所以这种地方。

她就算是找到方法,也不可能逃离得出去。

她被雇佣兵直接带到了游艇的一个船舱内。

关上门,紧锁,就把她一个人丢在里面。

没有人给她说一句话。

她一个人坐在船舱内,看着周遭陌生的一切。

她在努力让自己平静。

只有平静下来,可能才会有一线生机。

既然对方没有杀她,那么就意味着,要么她还有用,要么对方本来就不打算杀她。

不打算杀她?!

她倒是觉得这可能性不大,所以有可能就是,她应该还有用。

对南玥椿而言,她有什么用?!

用来威胁莫修远吗?!

他们之间,到底现在到了怎样的地步,才会让南玥椿做出这种,不顾一切后果的事情。

她是真的被逼疯了吗?!

她努力让自己去细想所有的事情,努力让自己站在南玥椿的角度,思考问题……

不知道过了多久。

船舱突然被人打开。

陆漫漫整个一怔。

那个最彪悍的雇佣兵手上拿着一个手机。

手机在他手上,简直小得吓人。

雇佣兵不说话,只是把手机递在她面前。

陆漫漫小心翼翼的接过,看着被人隐藏了号码的来电上,已经是通话状态。

她放在耳边,冷静的开口道,“喂。”

“没有疯,你也会挺能耐的。”那边传来南玥椿,阴冷的声音。

“果然是你。”

“否则你以为除了我,谁还能有这个能耐?!”南玥椿冷笑,“这么多年,从出生开始我就身处军权世家,到当上一国统帅夫人,你真的以为,我没有点自己的能力,没有我自己的一批势力吗?其实说直白一点,莫修远这段时间在疯狂的铲除南家党派,就是在对我动手脚!莫修远以为他机关算尽,却并不知道,我的目的突然不是想要威胁他的政权的,我的目的,现在是为了让他后悔一生!”

“南玥椿!你疯了吗?你让莫修远后悔了,对你而言有什么好处?!你就不怕陪葬吗?”陆漫漫咬牙切齿!

“你错了陆漫漫,我和你不一样,我不会死!因为莫修远不管如何,都不会杀我!”南玥椿得意的说道,“我们有生死协议的!”

------题外话------

今天有二更!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二更二更二更!

约。晚上8点见。

推荐好友新文《豪门诱婚之嗜宠冷娇妻》作者:绝醒觉主

他如王者般宣誓自己的主权:“你叫沫漓,我叫莫柒,本就天生注定的一对。”

淡漠如她,不敢轻易相信爱情,又不得不向他妥协。

能做的,唯有配合。

他苦笑自嘲:她可知这名字的由来也因她而起,莫离莫弃便是他对她这辈子,乃至于以后生生世世的承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