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命运爆发(3)求你了,莫修远/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荒废的港口。

冷风嗖嗖。

原本明媚的阳光,此刻也开始渐渐阴沉了下来。

导致,风打在深深,更加寒冰。

莫修远冷峻着脸,眼眸直直的看着前方,拳头在自己手心,从未松开。

叶恒打完电话,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更加僵硬,“阿修,一诺不见了!”

“轰”!

强力控制的情绪,终究在那一刻,得到了爆发。

莫修远充血的眼眶,瞬间血红一片。

叶恒站在他的旁边,也能够轻松感觉到莫修远的情绪,在那一瞬间,崩塌!

他也很内疚。

阿修交给他的两件事情。

第一件,保护好陆漫漫。

陆漫漫被人绑架。

第二件,保护好莫一诺。

莫一诺消失不见。

他脸色的阴鸷也越来越嗜血,努力控制的愤怒,此刻狰狞无比。

正时。

飞鹰队从海平面冒出头,一个队员手上拿着一块有些变形的车牌,恭敬无比到,“统帅,下面有一辆被人遗弃的车辆,这是车牌号。”

莫修远微眯紧了眼眶。

叶恒也凑近看了一眼。

“问冷俊成,最后消失不见的,是不是这辆车。”

“是。”叶恒连忙联系对方。

答应是。

与此同时,几辆快艇从远处急速开了过来,在海平面上掀起一道一道浪花,惊扰了如此的一片空旷和安宁。

“叶恒。”莫修远冷声吩咐。

“是。”

“你去找一诺。”莫修远直白道。

“你呢?”

“我去救陆漫漫。”莫修远一字一句。

“是。”叶恒点头。

这也是最好的方式之一。

两边,都不能耽搁到时间了!

只是叶恒真的想象不到,莫修远可以在这么短短几秒的时间就下了这么重要的决定。

要知道,两个人都是莫修远生命中最重要,重要到不可或缺的人。

而他就这么快,给自己做了决定。

来得及,想所有一切的后果吗?!

莫修远冷声道,“你将大部分人调走,我只需要,4个飞鹰成员!”

“阿修!”叶恒惊呼。

莫修远已经走向停靠在海平面上的快艇。

被指定的四个飞鹰成员,也各自上了快艇。

“莫修远!”叶恒看着他,看着他冷的发寒的模样。

大部分人都给了他?!

莫修远是真的不怕就这么死了吗?!

“叶恒,一诺就拜托你了!”莫修远说,加大油门飞了出去。

后面的几辆快艇,跟随其后,速度惊人。

海岸上,所有的部队,特警还有8个飞鹰成员,此刻全部等候叶恒的差遣。

叶恒看着莫修远的消失的背影。

无条件服从,是他对莫修远无可改变的准则。

只是……

他咬牙,“所有人上车,给我全城搜索莫一诺的下落,一有任何线索立即上报!”

“是!”

海岸上,拥挤的部队和车辆,瞬间消失。

海平面上。

莫修远的快艇一直往前。

他飞速的在海平面上寻找。

他相信,以南玥椿的智商和她的目的,至少现在不会杀了陆漫漫。

刚开始他还能觉得南玥椿是为了她父亲所以在做一些疯狂的举动,现在他终于知道,可能不仅仅如此,不仅仅只是为了对他的政权进行反抗,更大的目的,应该是为了,让他后悔一辈子。

所以才会在这个时期绑架了陆漫漫,又在他急切救援之中,找准机会对一诺下手。

一诺。

莫修远加大了油门力度。

飞驰的速度,几乎已经到了上限。

飞鹰团队经历过所有大风大浪,熟练所有的交通工具,也被统帅拉出了一小段距离。

奔驰的速度,让这片海平面,疯狂了起来。

远远的,似乎看到了一辆游艇,此刻正在海平面上,以不快不慢的速度,行驶……

莫修远眼眸一紧。

他往游艇靠近。

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的游艇,他不相信一切会是巧合。

游艇似乎是发现了他的靠近,这一刻反而开快了些,速度明显。

莫修远的疑惑已经得到了证实。

他飞驰而去。

游艇的速度也快得惊人。

此刻的游艇内。

陆漫漫崩溃的情绪,一直在让她根本没办法好好的安静下来一秒,她脑海里面想到了很多种,很多种最后可能会面临的结局,从来没有让自己,疯狂到这个地步,在她经历了这么多之后,在她经历了这么多生死离别腥风血雨之后,终于还是让她,不可控制。

身体一阵颠簸。

陆漫漫跪坐在游艇上地板突然晃动了起来。

游艇突然的加速让她整个人猛地一下跌倒在地上。

她从地上爬起来,封闭的船舱内看不到外面发生的任何事情……

是谁来救她了吗?!

不。

她不需要人救,她不需要。

她现在只想要一诺平安,平平安安!

游艇持续的颠簸。

陆漫漫紧紧的抓着船舱内的扶手。

到底现在是什么情况,到底现在面临的,是什么情况?!

海平面上。

几辆快艇和一辆游艇的速度角逐。

终于在快艇的紧逼下,赶超饿了游艇。

莫修远从快艇上站起来。

此刻快艇还一直在疯狂的奔驰。

莫修远看着游艇的距离,起身一跃,那一瞬间,紧紧的抓到了游艇的边缘,身体一个用力弹跳,上了甲板。

刚上甲板,游艇上突然响起枪声,从他这边而来。

他快速隐蔽,迅速躲避。

他摸出手上的手枪,对准刚刚的开枪的地方打了出去。

游艇上,瞬间响起了疯狂的枪声,此起彼伏。

莫修远根本没有确切的计算对方的位置和情况,甚至是不想停留的步步逼近。

“呯呯呯!”又是几道枪声,从莫修远的身边划过。

莫修远一个俯身,前滚翻,一脚狠狠的踹在了转角处的一个男人脚踝处。

男人被突然的蛮力直接勾倒在地上。

手上的手枪也与此同时掉在了地上。

男人迅速的去捡手枪,那一刻,就被莫修远猛地一脚狠狠的踹在了手背上。

手背骨节碎裂。

莫修远一枪,直接毙了他的脑袋!

鲜血弥漫!

他连看都没有看,整个人只有无比疯狂的,原始的,兽性!

仿若回到了曾经,曾经在训练场的时候,那个时候满手的鲜血,洗都洗不干净!

耳边。

又是“呯呯呯”的响声。

莫修远往加班边缘躲避。

应该人不多。

从枪伤来看,应该不超过4个人。

莫修远这次直接王游艇驾驶室逼近。

他身手敏捷,做事果断。

迅速到达驾驶室,直接将游艇停了下来。

他现在需要以最快的速度,救出陆漫漫,他相信陆漫漫就在这个游艇上!

飞鹰队此刻也找准了机会,从快艇上跳跃到了游艇上。

一步步往里面逼近。

莫修远往走向下面的船舱走去。

刚下去。

脚步突然就停了下来。

三个雇佣兵,挟持着陆漫漫,出现在了船舱口。

对峙的目光。

莫修远阴森的面色,眼眸看了一眼陆漫漫,看着她还活着出现在自己面前,但那一刻,却对他满是失望。

看到他这一刻,眼神中的失望甚至是绝望很明显。

他喉咙微动。

“放下手枪!”雇佣兵用国际语言怒视道,“否则我杀了她。”

莫修远拿着手枪的手,在微微用力。

“放下!”雇佣兵恐怖的脸色,声音冷血。

“莫修远!”陆漫漫大吼,“你现在马上去救一诺,救一诺,一诺被南玥椿绑架了!”

“我知道。”莫修远说。

你知道!

你知道,你还出现在这个地方?!

陆漫漫眼眶很红,眼前突然就模糊不清。

真的是……

很失望。

当她突然被雇佣兵挟持着走出船舱然后看到莫修远那一刻,她真的从来没有对他这般失望过。

无论是曾经被他送去当人质,被他故意忽视,被他要求离婚,被他又莫名其妙的纠缠,她真的都没有此刻对他的失望,她甚至觉得,这应该不是失望,而是对他彻底绝望了。

他从来都不知道,从来都不知道,她要的到底是什么?!

她从来都不知道,她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就这么一意孤行做他自认为正确的事情。

“南玥椿不会杀了一诺的。”莫修远看着陆漫漫的神情变化,一字一句说道。

“是啊,不会杀了一诺,在没有看到你后悔万分的时候,他不会杀了一诺,他只会让一诺眼睁睁的看着,一片血腥的杀戮而已,你想过这对一个孩子而言到底是什么样的伤害吗?!”

莫修远抿紧了唇瓣。

“莫修远,我从来没有后悔过一件事情,但是现在我真的很后悔,当初为什么把一诺生了下来,我明知道,一诺可能会成为你政治的牺牲品,我分明预料得到,但我却还是让她出生在了这个世界上,然后给了她这么多,不公平的待遇!”陆漫漫怒吼,是真的疯了一般。

她现在根本不觉得自己的生死算什么了。

她想过了。

或许上天给了她多活7年只是为了弥补她曾经的死的冤枉,但从来没有想过,让她继续活下去。

她能够在这7年改变了这么多上一世的悲剧她已经满意了。

她不怕死。

她突然就不怕死了。

既然老天不打算再给她活命的机会,她也没有那个能耐逆天而行。

她眼眸微紧。

她冷冷的看着莫修远,冷冷的看着他捏着手枪,手指都在微抖动的模样。

雇佣兵给他的时间不会太多。

她不知道莫修远会不会真的为了她放下手枪,其实,她心里觉得莫修远会这么做,可她并不觉得他这么做了她会感激他,她现在只是恨他,恨他遗弃了一诺,遗弃了一诺,遗弃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她说,“莫修远,我的生命到今天,就应该结束了,但是我希望你不要让一诺来陪葬!”

“陆漫漫!”莫修远被陆漫漫突然的模样惊吓。

此刻的陆漫漫,分明不是抱着必死的心,在对他说最后的遗言!

而下一秒,他就看到陆漫漫突然低头。

突然疯了一般的狠狠的咬着雇佣兵的手臂。

一瞬间,就能够看到她牙齿上都是血。

“碧池!”雇佣兵低骂。

手一个用力,直接将陆漫漫甩翻了出去。

莫修远紧捏着手枪,一枪精准的打在了雇佣兵的手上,手枪猛地一下滑落。

其他两个雇佣兵直接朝莫修远开枪。

莫修远没有来得及躲闪,准确说,根本没有想过要躲。

几枪,直接射在了他的身上!

与此同时,莫修远的飞鹰队已经在周围进行了埋伏并全力射击。

突然混乱的甲板上,陆漫漫被刚刚雇佣兵的一个蛮力,猛地推倒在了护栏甲板下,瞬间掉进了海水里。

莫修远眼眸一紧。

根本毫不犹豫,直接跳下了大海。

三个雇佣兵和飞鹰队展开了疯狂的枪战。

莫修远憋住一口气,寻找陆漫漫掉落的身影,看到她越来越沉的身体,迅速的游了过去。

陆漫漫真的觉得自己可能就会死在这个地方了。

她只是有遗憾……

只是有些遗憾,没有给一诺,一个平静的生长环境。

在自己快要窒息的一瞬间。

一个人影急速而来。

他靠近她,唇瓣紧紧的亲吻着她的唇瓣,在给她气息。

她睁开眼睛,看着莫修远近距离出现在自己面前,双手狠狠的将她抱住,唇瓣紧紧的贴在她的唇上,然后奋力的抱着她,往海平面上游去。

莫修远看她清醒,放开了她的嘴唇,搂抱着她迅速的往游艇外的区域游走。

陆漫漫甚至看到莫修远周围的区域,都是鲜血,鲜血,浓艳又瞬间淡了下去,一会儿又浓艳无比……

憋足了一口气。

莫修远将陆漫漫带到了海平面。

两个人头一露出来,就开始疯狂的喘息。

陆漫漫被海水呛到,撕心裂肺。

莫修远拖着她的身体,往不远处的游艇上游去。

陆漫漫就这么被莫修远抱着,然后跟随他的步伐,游走。

此刻游艇上,枪支弹药的声音越来越小,传来了一阵阵打斗的声音,在海平面上,声声响起。

过了大概十来分钟。

他们终于游到了快艇边上,莫修远一个用力,将陆漫漫推了上去。

此刻是寒冬。

寒冬天气。

其实可以让人冻死在寒冷海水里。

陆漫漫觉得冷,刺骨的冷。

比在海里面更冷,因为风很凉,全身湿透。

莫修远撑着自己的手臂,用力的从海水里面爬上快艇。

他上去之后,疯狂的寻找着快艇上的东西,拉开一个箱子,找到一条厚厚的浴巾。

他紧紧的将陆漫漫包裹着,包裹着她瑟瑟发抖的身体。

他们彼此身上其实都没有温度,冰得根本感觉不到周遭任何温度。

莫修远将陆漫漫快速包裹了之后,回到驾驶室,一个油门到底,往半边飞奔而去。

风更大了。

陆漫漫坐在快艇上,冷的根本说不出一个字。

她就这么看着莫修远,看着他湿润的一身,看着他上手臂处,混杂着海水的血液,染满了他整个湿透的衣裳。

陆漫漫眼眸微动,在快艇上看到了莫修远刚刚混乱下,扯在地上的急救包,他根本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刚刚那一秒,只是在疯狂的寻找可以温暖她的东西,急救包就这么被他扔在了甲板上,她甚至看到他的脸色在那一刻都已经铁青,青得吓人。

她突然起身,起身,将浴巾搭在了莫修远的身上。

莫修远身体一怔。

浴巾有些湿了,但终究让全身湿透的他,有了那么一丝丝温度。

“我不冷,你披上!”莫修远说,声音都已经冷的说不出来了。

陆漫漫当没有听到,她蹲下身体,在如此疯狂的速度下,努力让自己打开了急救箱,冻得僵硬的手,拿出急救箱里面的碘伏,甚至是直接就倒在了莫修远枪伤的手臂上。

莫修远一直在开快艇。

他回头看了一眼,看着陆漫漫瑟瑟发抖的,在帮她止血。

他回头那一下,陆漫漫看到了他完全失血的嘴唇,白的惊人。

她没有开口说话,没有说任何一个字,她不太灵活的手,剪开了一张纱布,在如此颠簸的快艇上,帮他止血。

她还知道子弹还在里面,但她现在没办法帮他取出来,她现在能做的,只有这么多。

莫修远其实这一刻,已经感觉不到手臂的疼痛了。

不只是手臂。

刚刚给雇佣兵扫射的时候,胸口上也中枪了。

他穿了防弹衣,但子弹的冲击力,如此近距离下的冲击力,完全可以将他的肋骨,振断几根。

“谢谢。”莫修远此刻不知道,还能用什么词语,去对她。

陆漫漫还是沉默。

帮他系好纱布之后,沉默的坐在他的旁边。

风很大。

她想她此刻已经冻到,说不出一个字了。

说不出一个字。

她僵硬的手指摸了摸自己腹部。

也感觉不到痛,也感觉不到任何反应。

太冷,冷得,什么知觉都没有。

她紧抱着自己的身体在默默的承受着,刺骨的寒冷。

身体,突然又被大大的浴巾所包裹。

莫修远终究还是将浴巾又放在了她的身上。

其实,都差不多湿透了,但好像,心理上,会觉得温暖很多。

快艇的速度越来越快。

平时要是这样,或许早就吓死了。

但是现在,反而出奇的平静,反而出奇的渴望,再快一点,再快一点。

终究。

快艇到达了海岸边。

那个她被人绑架的海岸边上。

莫修远从快艇上下去。

陆漫漫不想拖了任何人的后退。

她努力让自己站起来,努力让自己快速的跟上莫修远的脚步。

因为,她的一诺还在等她,还在等她……

她意识让自己起来,可身体毫无动静。

眼眶通红的那一秒。

莫修远猛地一下将她从快艇上抱了下来。

陆漫漫抬头,看着他苍白的脸色,看着他真的白的毫无血色的嘴唇,她真的觉得,这个人身上的冰冷和气息,已经和常人不同了,但他却可以这么一直坚持,一直坚持着,做一些逆天的举动。

莫修远将陆漫漫抱着快速的爬上海岸上,上面停着几辆轿车。

这是刚刚他们来时的轿车,叶恒会给他留几辆,随时随地,都会给队友留下最利于活命的武器。

莫修远将陆漫漫放进一辆轿车的副驾驶室。

为她关上车门,自己快速的回到驾驶室。

他发动车子。

僵硬的手指,一直在疯狂的按着,让暖气开到最大最大。

他转身看着陆漫漫一直在发抖的模样,看着她整个脸色,整个嘴唇都被冻得青紫,搂抱着的身体在不停的颤抖,不停的颤抖。

他俯身,为她系上安全带。

她其实看到他的手都已经不太听使唤了。

他的手,好几次,才将安全带给她系上。

而他,却没有给自己系,踩下油门,疯狂的开了出去。

这里离市区已经很远了。

所以道路上基本没有什么车辆路过。

莫修远紧紧的抓着方向盘,紧紧的抓着方向盘,全神贯注。

车内的温度越来越高。

陆漫漫颤抖无比的身体,渐渐开始得到平复。

她薄唇动了动。

身体上的知觉,明显了很多。

但她看到莫修远的脸色,却并没有因此而好转。

她眼眸看着他的手臂,看着她包扎的地方,红色的血液都已经渗透了出来。

她转眸,看着车窗外,看着阴暗的天色,可能随时会大雨磅礴。

车子终于开进了市区。

文城的街道上,也出奇的冷清,车上几乎看不到一个行人几乎看不到车辆。

陆漫漫转头看着莫修远,看着他冷冰而苍白的脸上,并没有半点异样。

越往市区走去,就看到了警察出动的交警灯闪烁。

莫修远将车子一脚刹车,直接停靠在了公路上,打开车门下车。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快速的走向一个警察,警察对他恭敬无比,然后陆漫漫看到警察恭敬的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他。

他拿过手机之后,快速的拨打电话。

苍白的脸色,陆漫漫已经看不透他的情绪了。

她还是打开了车门,下车。

车下,很冷。

此刻的温度,应该已经是零度以下了。

刚刚的温暖和现在的寒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陆漫漫那一刻根本没有停留,直接走向了莫修远。

莫修远似乎是看到陆漫漫下来,放下电话,看着她。

“是在问一诺下落吗?”陆漫漫问他,急切的问他。

莫修远点头。

“找到了吗?找到了吗?”陆漫漫说,她真的很想得到肯定的答案!

莫修远抿唇,“我会让人送你医院。”

“你呢?”

“我去找一诺。”

“所以……一诺还没有找到是吗?”陆漫漫整个人真的有些崩溃。

她其实不笨。

从莫修远几乎是只身前来的时候她其实就知道,莫修远应该吩咐了更多的人去救一诺,而带头人应该就是叶恒,叶恒的能力并不弱,这么全城封锁的寻找,不可能还没有找到。

除非是一诺出了危险,除非是,一诺此刻面临巨大的危险。

不。

她接受不了。

接受不了任何一个,不好的答案,忍受不了任何一点点,有关一诺的伤害。

“我会把一诺带回来的。”莫修远一字一句,保证。

“是尸体吗?”陆漫漫问他。

问他。

说出来的时候,那一刻她觉得,脑海里面突然就空白一片,一种,莫大的悲伤,根本形容不出来。

而这一刻的莫修远,身体似乎也这么抖动了一下。

是也接受不了,这样的解决吗?!

“我会把一诺平安带回来。”莫修远承诺,重重的承诺。

“我跟你一起去!”陆漫漫急切的说道。

“陆漫漫!”莫修远声音冷了很多。

“否则,我怕你真的救不了她。”陆漫漫深深的说道。

莫修远抿紧的唇瓣,更加没有任何血色了。

“一诺不是你的唯一,所以你不会只救她,但是一诺是我的唯一,所以我会拼命的救她,我会把她的生命放在第一位,放在任何人之上,可是你不会,你不会这么对一诺。”陆漫漫努力的让自己的平静的表达自己的意思。

莫修远就这么看着陆漫漫。

看着她,真的惧怕到,那么不信任他。

“我会救一诺,我会救她。”莫修远狠狠的说道,“我会用我的性命去救她!”

陆漫漫惨烈的笑了一下,“你以为我想要看到的是,你抱着一诺一起,同归于尽吗?”

莫修远胸口一痛。

“你以为你救不了一诺然后陪她一起死,我就会觉得好受点吗?”陆漫漫说,似乎能够料想到所有的结果,她说,哭得整个脸都湿透了,“我不需要你做出任何牺牲,我不管你的死活,我只是想一诺活着而已,我只是想一诺活着,其他任何人包括南玥椿包括莫子兮包括你,死了都可以!”

莫修远那一刻,是真的说不出一个字。

“而你,和我的想法是不同的。你不只是只有一个一个孩子!你还有莫子兮,那个从出生开始,就注定是你的继承人,你培养的继承人,你培养你们莫家的继承人。你如此看重的莫家江山,你怎么可能丢弃?!”陆漫漫这一刻,是真的觉得很绝望了。

到今时今日。

终于,一切最悲惨的事情,发生了。

她真的受够了,莫修远的大仁大义,受够了他的家族使命,受够了他的责任和担当。

她只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

她没有那么大的国仇家恨,没有那么大的心胸和大度!

不管她曾经多么的努力多么的坚强,她最终,要的不过只是一个温馨的家庭,有一个爱自己的老公,有一个乖巧的孩子,可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可以信任可以依靠,可以一起到老,看尽朝霞夕阳……

“漫漫,我不会让一诺死。”莫修远说,声音很轻,但很坚决。

陆漫漫泪眼模糊的看着他。

她还能信他吗?!

她真的还能信他吗?!

“如果一诺死了,我会让整个莫家的江山,给她陪葬!”莫修远紧抿的唇瓣,说得冷漠无比。

陆漫漫身体抖动了一下。

整个莫家的江山,是什么意思……

是说。

他这次,会把一诺的生命放在第一位吗?!

她不知道,不知道该用怎么样的心态去听他说的话。

她不敢相信他,却不得不去信任。

她别无办法。

医院的救护车,停到了他们的身边。

是莫修远叫来,送她去医院的。

陆漫漫眼眸转头看了一下,看着从救护车上下来的医生,全部都恭敬无比的站在他们的身后。

“漫漫,林初辰还没死。”莫修远说。

陆漫漫心口动了一下。

“他其实是个好男人。”莫修远第一次承认一个男人。

承认他比自己好。

陆漫漫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看着他挺立而僵硬的身体。

看着他如此冷冰的模样,在她面前,在她近距离下,反而若即若离。

莫修远使了一个眼神给她身后的医生。

医生上前,将一件薄毯轻轻搭在了她的身上,恭敬道,“陆小姐,走吧。”

莫修远抿唇,僵硬着身体。

陆漫漫看着他的模样,说,努力让自己用最最清楚的声音说道,“莫修远,求你了。”

莫修远脸色微动。

他点头,“好。”

------题外话------

下午二更。

宅告诉你们一个你们可能觉得并太好但宅就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

宅明天要出门去浪了,下周五也就是11月11日回来。

期间宅会保持更新,但可能时间不会特别稳定。

亲们不要埋怨宅。

一年,宅就这么带着老公和女儿出去浪一次,宅从1月18日开文开始,就从来没有断更过,上架几乎万更+++。

所以,还希望亲们理解。

给宅一个愉快的旅程。

回来也会想办法弥补亲密的,宅爱你们!

群么么哒!

再次提醒。

下午有二更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