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命运爆发(4)隐藏的真相/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漫漫坐着救护车离开。

远远地,看着莫修远穿着黑色衣服站在那里,风很大。

他脸色很差。

风将他湿润的衣服吹起,将他有些凌乱的头发吹乱。

他的眼神就这么默默的看着陆漫漫离开的方向,看着救护车,深邃的眼眸,看不到一点点情绪。

他看上去就像一尊塑像一般,一动不动。

陆漫漫终究,泪崩了。

捂着自己的脸,撕心裂肺的哭了出来。

她不知道自己此刻为什么会这么悲伤,为什么会这么难受?!

是因为一诺吗?!

还是因为莫修远。

还是因为……自己这惨淡的一生。

她不敢面对接下来所有会出现的任何消息,她不敢去想,不敢去想,所有一切。

莫修远看着那辆白色的救护车渐渐消失在了自己面前。

他身体往后仰了一下。

特勤警察立马上前,将他扶住,“统帅。”

莫修远挥手。

警察小心翼翼放开他。

莫修远站得笔直。

他起身,直接走向了自己的小车,亲自驾驶,离开。

后面的警察跟上。

冷清的街道,突然又沸腾了起来。

车辆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目的地,和叶恒汇合。

一个废旧的仓库前。

围困着很多特勤人员,所有人都拿着重型武器,看上去架势很大。

莫修远下车。

叶恒恭敬的上前,“阿修,一诺在里面。”

“还有谁?”

“南玥椿和莫子兮。”

莫修远眼眸动了动。

叶恒看着他极尽苍白的脸色,说,“南玥椿抱着死的决心,在做这件事情,她说要搭上莫子兮和莫一诺的命,一起陪葬。”

“电话给我。”莫修远冷声道。

情绪,真的没有半点的崩溃。

就是这么冷冷的,开口。

叶恒立刻将自己的手机递上。

莫修远惨白的手指,按下一组电话。

那边很快接通,“喂。”

“是我。”

“阿修?”南玥椿温和的声音,似乎还笑了一下,“你来了。”

“我在门外。”

“那你进来。”她说,用很平常的声音,和他交谈,“一个人。”

“好。”

莫修远挂断电话,将手机递给叶恒。

毫不犹豫的往前走。

叶恒一把拉住他。

他太了解莫修远了,此刻他的身体,几乎已经到了极限,强撑,能够撑多久。

“阿修,别意气用事。”叶恒拦住他,“你休息一会儿,南玥椿现在不敢动一诺。”

“叶恒。”莫修远看着面前的铁大门,没有回头,薄唇微动,“你也有孩子,你能够想象,自己孩子如果遇到危险,你的感受。”

叶恒沉默。

是。

但是他以为,莫修远现在先去就陆漫漫,是因为陆漫漫更重要。

所以……

孩子,他们可以还有。

其实这个想法很荒唐。

如果一诺不在了,陆漫漫可能也不会活着,也不可能会原谅莫修远。

但为什么,莫修远还是先选择了陆漫漫,先选择去救她……

他此刻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可以劝慰他的话。

到现在,一切的因果关系终于需要有一个确切的结果了。

莫修远再也不会让自己,这般被动了。

“放手。”莫修远冷声道。

叶恒抓着莫修远的手,紧了一下,又在缓缓放松。

他没办法阻止他。

就算知道,他进去了,有可能四个人都会葬身在此。

南玥椿,埋了炸药。

埋了,炸药在里面!

这个女人,终究在隐忍了这么多年,彻底发狂,彻底疯了!

“报告!”

叶恒刚放手。

叶恒身边最得力的助手上前。

莫修远和叶恒都冷眼看着他。

“收到消息,有外来军队向北夏侵入!”

叶恒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冷着脸,沉默。

所以南部长终究还是利用这个机会,想要和他决一死战了。

“阿修。”叶恒叫他,“这个时候,以大局为重。”

他想要劝他。

至少这个时候去保家卫国,莫修远不会死。

如果这个时候选择走进这个仓库,他真的会死!

叶恒其实从来没有这么大的抱负也没有这么大的责任,他只是想要让他的好哥们,好好的活着。

好好地活着。

“叶恒,听命!”莫修远说。

突然用无比正式的官方声音,对着他。

叶恒一怔。

“叶恒!”莫修远声音冷了写。

叶恒弯腰,低头,“是,统帅!”

“现在我以统帅的名义,正式将北夏国所有的兵权全部交到你的手上,你有权调动所有官方军队力量,而此刻,由你带着所有人,前往边疆,击退外敌,保家卫国,捉拿叛徒,平定北夏!”莫修远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阿修。”叶恒抬头,叫他。

莫修远冷血的脸上,终究在眼眶中有了一丝红润,他伸手,重重的将手放在叶恒的肩膀上,他说,“不成功就成仁,如果平定不了,拿你的人头来见我!或者,祭奠我!”

叶恒喉咙起伏。

他不怕死。

从小叶半仙就告诉他,他会成为莫修远的牺牲品,如果有人要杀莫修远,他甚至可以用身体去为他挡子弹,他此刻的隐忍只是有些难受,难受莫修远承担的一切!

分明,这个时候,应该莫修远自己去。

这是他的使命,他应该子去解决自己去需要解决的一切事情。

他现在去不了,可能,承受的煎熬比他去面对危险,难受一百倍。

有一种叫做尊严的东西。

是贵族根深蒂固流传下来,摒弃不了的东西!

莫修远的这一举动,会让全北夏国的人,恨他,憎恨他!

恨他不为国权,只为私欲!

就算莫修远死了,也会遗臭万年!

叶恒眼眶通红,他说,“我会视死如归!”

“叶恒,你死了,会是烈士!”莫修远声音低了些。

没有人愿意自己的兄弟去死。

但有时候,越是居高权贵的人,越是有很多,无法推卸的生不由己。

“我死了,你会被北夏国所有人不齿!”叶恒深深的说道。

莫修远嘴唇动了动,“我的名声不重要!你不要……”

“我从不埋怨我的兄弟。”叶恒狠狠的说着。

莫修远那一刻,终究还是被叶恒感动了。

他抱住了叶恒。

叶恒一怔。

以前,一起训练的时候,不管他当时害怕到哭得有多么的撕心裂肺,莫修远都不会抱他都不会安慰他都不会这么去亲近他,现在这一刻,生死离别之际,他很庆幸,最后一个和他道别的人,是自己!

兄弟的友谊,不需要言喻。

莫修远放开叶恒。

叶恒对着莫修远,行了一个最大的军礼。

而后,他转身离开了。

对着所有人吼着,“全部人跟我离开!”

直升机,车辆,狙击手,围困到这个仓库的所有人,全部离开。

叶恒成为了那个号令天下的人。

而莫修远,目视着他离开……

他回眸。

默默的感受着浩荡的人群离他越来越远。

他的脚步,一步一步走向了仓库的铁大门。

他推开。

里面还有尘埃的味道。

老旧到,已经荒芜了很久很久。

他看着这个阴森的仓库里面,南玥椿抱着莫子兮,眼眸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向她。

他们的身边不远处,坐着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莫一诺。

她小手小脚被捆绑住,困在一个小椅子上,脸上还有哭花了的痕迹,此刻还在抽泣,大概是哭过了,哭累了,看着他的那一秒,终究忍不住大声叫着,“白眼狼叔叔,你救我,我要妈妈……”

莫修远将手指,轻轻的放在自己唇瓣上,他说,“一诺,先别说话,你乖乖的坐在那里,叔叔会带你去见妈妈。”

莫一诺闪烁着大大的墨绿色眼眸看着他,然后点了点头。

才3岁多而已,就这么听话。

这么乖巧。

他从一诺的身上,转移视线,看着南玥椿,看着南玥椿,紧紧的将莫子兮抱在怀抱里,莫子兮似乎也有些害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紧紧的抱着南玥椿的脖子,不发一语。

其实仓库里面,还有四个拿着重型武器的男人。

是南玥椿自己雇佣的雇佣兵。

双手拿着枪,狠狠的对准莫修远的方向。

“你救走陆漫漫了?”南玥椿将莫子兮抱得很紧,声音反而很轻很淡,还很释然。

“嗯。”莫修远点头。

“我之前还在想,你会先选择来救一诺还是救陆漫漫,终究,你选择了先去救她,让我其实有些失望和难受。在你的世界里面,所有亲情都抵不过一个陆漫漫吗?”南玥椿问他,是真的有些难受的问他。

“不是。”莫修远说。

南玥椿扬眉看着他。

“不是所有人都抵不过陆漫漫,而是我知道,陆漫漫我如果不救,她必死,而一诺至少和你在一起,你没见到我来,你不会杀她。”

“所以和你们聪明人过招,我突然是蠢的那一个,我连这次的计谋,都是偷学陆漫漫的……”

“可是陆漫漫确实很重要。”莫修远一字一句。

南玥椿看着他,冷笑着,“是啊,会舍命去救,怎么可能不重要。但是莫修远,你想过,如果莫一诺死了,陆漫漫会怎么对你吗?!这也是为什么,我没有杀了陆漫漫的原因,我有时候觉得,人活着可能并不比死了好受,我想要陆漫漫尝试一下,眼睁睁看着自己亲人去世的滋味,这种折磨,或者比我亲手杀了陆漫漫,更让人痛快。你说是吗?阿修!”

“陆漫漫刚刚给我说,说她很后悔将一诺生了下来,说她料到一诺会成为政治的牺牲品……其实,我现在也有些后悔,不是后悔强迫陆漫漫将一诺生了下来,我是后悔,当年没有带你去流产!”

“你舍得让你自己死去的亲弟弟的唯一骨肉,死吗?!莫修远!”南玥椿怒吼。

“舍不得,所以才会造成这么大的悲剧。我太高估了我自己的能耐,太高估了陆漫漫对我的感情,太自以为是的觉得,我现在做的所有一切都会得到陆漫漫的原谅,我想,我就算现在说出所有的真相所有的身不由己所有天大的原因,陆漫漫也不会再和在一起了,我们之间,终究在我的自欺欺人自掘坟墓下,结束了。”

“难受吗?”南玥椿问他。

“你说呢?”莫修远一字一句说道。

声音冷冽而阴沉。

南玥椿说,“所以你应该能够理解,我对你的感受了。”

“你现在想我们一起死吗?”莫修远问她。

“是啊。”南玥椿笑得疯狂,“我得不到的东西,我宁愿毁了他,也不想任何人得到。我想过了,曾经我们有的生死协议,曾经你为了让我生下子兮我们彼此的这么多不平等条约全部都建立在我们合同共处上,我现在做这么疯狂的举动,你可能宁愿和我同归于尽,也会杀了我,我为什么不多拉着一些人陪葬。”

“继续。”莫修远冷冷的看着她。

南玥椿也这么看着莫修远,看着他平静得出奇的模样。

其实反而不确定,他现在这么淡定,是不是在算计她,是不是在寻找她的漏洞!

她说,“莫修远,你应该后悔,没有好好珍惜我!”

“不后悔。”

“你曾经策划的一切,都毁在了我手上,比如,你想要培养子兮长大继承你们莫家的江山,但是子兮不会长大了。比如你想稳固政权然后架空我的权利然后离开去找陆漫漫,但是陆漫漫现在恨死你了,比如,你这么爱的一个女儿,时不时会抽空去看她,偷偷看她成长的女儿,也突然就再也睁不开眼睛了,更重要的是,你知道我父亲现在在做什么吗?!我父亲,在帮你毁国,你呕心沥血这么多年的莫家江山,会败光在你的手上,你不仅一无所有死的惨烈,还会遗臭万年,历史上会记载你的所有的恶行,你会成为北夏国史上的千古罪人!”

“而所有的一切,如果你爱我,如果你珍惜我,都不会发生,我们可以共建江河,我们可以携手看着莫家的江山在你手上辉煌,我们可以看着子兮从你手上继续接管继续继承你们莫家的江山,你也不会负了你死去的弟弟莫远离!”南玥椿怒吼。

声音很大。

莫子兮吓得身体一抖,抱着南玥椿的身体明显更加的用力。

莫一诺也被南玥椿这么疯狂的模样惊吓住了。

她瞪大眼睛看着南玥椿,看着她狰狞而恐怖的模样。

他们在说什么,她一句都听不懂。

她好想妈妈……

她好想妈妈……

妈妈还说,她很快要当姐姐了。

她要当一个,合格的好姐姐。

莫一诺坚强的小身体,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哇”的一声。

大哭了出来。

她真的好怕。

好怕这个阿姨。

好怕现在这个陌生的环境。

她不要面对这些,她不要看到这些。

一诺的哭声,让所有人的视线,都转移了过去。

南玥椿看着莫一诺哭了,反而恶毒的笑了,笑得很疯狂。

很难受吧莫修远。

看着自己最宝贝的女儿,经受着这样的伤害,应该很难受吧。

她转头狠狠的看着面前的莫修远,看着他的视线,放在一诺身上,满脸的心疼,满脸的悲伤,却就是没有说一个字。

“妈妈。”莫子兮抱着她的脖子。

南玥椿身体一动。

她报复的快感太强烈,强烈到,差点忘了,她儿子还在她的身上。

“怎么了,子兮。”南玥椿温柔的抱紧他,亲了亲他的小脸蛋。

“你别这没吓那个姐姐了。”莫子兮小心翼翼的说道。

“傻孩子,妈没有吓她,是她胆子太小。妈妈在训练她的胆量,就像爸爸训练你的体能一样。妈妈都是为了她好。”南玥椿虚伪的说道,声音还那般的温柔。

“南玥椿,到这里,就够了。”莫修远说。

说着,逼近她,一步一步。

南玥椿看着他残忍的脸色,狠狠的问道,“你敢当着两个孩子面,杀我吗,莫修远!”

声音,带着挑衅和威胁。

------题外话------

二更驾到。

月票奉上!

感觉还挺顺口的哈哈!

好啦,明天会正常更新的。

后天可能就不确定了,小宅会尽量的。

群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