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命运爆发(5)要不要叫声爸爸/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敢当着两个孩子的面,杀我吗?莫修远!”南玥椿冰冷的声音,在空旷的仓库中,响起。

莫修远的脚步停了一下。

南玥椿阴冷的笑了,笑得很猖狂,“莫修远,你知道你这辈子最大的失败在什么地方吗?在你,动了情。”

莫修远苍白的唇,紧紧的抿在一起,看着南玥椿嚣张到肆无忌惮的模样。

人在面对死亡,在坦然面对死亡的时候,就是如此这般,全然不顾。

南玥椿抱着必死的决心,所以,他想要扭转这个局面很难。

真的很难。

可是他答应过陆漫漫,答应她,要带着一诺平安回去。

陆漫漫不会接受,他以死赎罪的方式!

那样,只会让她更加恨他。

南玥椿看着沉默的莫修远,又开口道,“作为一国统帅,本就不应该动情,曾历史上有一朝统帅,真爱过一个女人,但却亲手杀了她,因为他怕自己因为这个女人受到威胁动了他的政权,所以他成为了北夏国历年来,最被人尊敬的统帅,被千古流传。而你……而你,却一次一次的为了一个女人,不顾江山不顾政权!你不觉得自己很不堪吗?!”

“如果,你选择放弃,选择和我一起坐拥江山,一切就不会是这样结局,一切就不会是现在这样,搭上了你们莫家的一切,搭上了两个孩子的性命,搭上了你这辈子的污点,死在这个地方!”南玥椿终究,再一次爆发。

她真的是不明白。

不明白,她这么高的权力地位,她这么诚心诚意的帮他,帮他一起稳固政权管理社稷,他却选择离开!

选择,将自己所有的政权稳固之后,隐退离开。

留下这个看似繁华的一切给她和子兮,然后和陆漫漫双宿双飞,成全陆漫漫的,一世安定!

可笑。

简直,可笑之至。

放着这么大一个国家不要,要一个女人。

她冷漠的笑声,再次在空旷的仓库中,阴森森的响起。

莫一诺止不住的一直哭。

她很怕,她不要待在这个地方,不要!

她茫然而恐惧面临着现在的一切一切,不知所措,无助的,只会哭,不停地哭。

南玥椿听到莫一诺的哭声,更加兴奋了。

她紧抱着莫子兮,笑着问他,“怎么样,这种滋味好受吗?”

“南玥椿。”莫修远看着莫一诺,看着她可怜的模样,心口的抽痛,就这么一阵一阵,不停的循环。

陆漫漫说。

陆漫漫说,他很残忍。

很残忍的让莫一诺,忍受着如此血腥如此恐惧的事情。

他承认,他这一刻,避免不了。

他转眸对着南玥椿,“你不是说,一国统帅不应该动情,而你,既然想要坐拥江山社稷,何必对我动情?退一万步,我离开,得到最大权利的那个人,无非就是你!”

“是啊!”南玥椿讽刺一笑,“我嘲笑的同时,何尝不是在嘲笑我自己!我以为,我不会轻易爱上一个男人,我甚至和你弟弟交往也只是因为,他当时的钱财富贵,也只是因为找不到更好的男人,配得上我!我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会存在一个你,还会存在一个如此强大的男人,足以和我相配!”

莫修远冷冰的眼眸,就这么直视着她,“现在,后悔来得及。你放手,我把江山交给你来,交给你来扶助子兮,直到他成人顺利继承!”

“所以你现在是打算和我谈判了?你以为我把自己逼到这个地步,会答应你的任何条件吗?”南玥椿问他,狠狠的问他。

“何必搭上子兮的性命。”

“子兮的出生,只是因为意外。我和你弟弟保持的床上关系,我们彼此之间都没有真心相爱,这个孩子,来得本来就不是时候,我倒是没想到,我去给莫远离说我怀孕准备打掉孩子的时候,会在他的庄园碰到你,然后你让我生下孩子,答应和我结婚答应这辈子不管遇到任何事情不动我一分一毫,你以为,不是因为你足够大的背景和我能够看到你光明的未来,我会生下这个孩子?!”南玥椿开口,说得残忍无比。

莫子兮抱着南玥椿的脖子,那一刻显然,有些难受。

他虽然还小。

但有些话,不是听不懂。

南玥椿毫不顾忌,再次开口道,“我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有一天我会爱上你,爱得这么……不可自拔!我曾经问过陆漫漫,在那段你才和我在一起而冷落陆漫漫的时候问过她,问她为什么非要离开你身边?陆漫漫说,有一天或许我会体会。我想,我到现在终于体会到了当时陆漫漫的绝望,但她比我理智,我承认陆漫漫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所以不会做害人害己的事情,而我,没有那份心胸也没有那份能耐,我的绝望,只想毁了你的一切,只想和你同归于尽!”

“说什么都无用是吗?”莫修远看着她,问她。

“现在,你这样无非就是在拖延时间是吧。”南玥椿开口道。

莫修远抿唇。

“拖延再多时间,你就算有天大的能耐,也不可能扭转得了现在的局面。因为,四周,我都埋了炸药。我一个命令,炸药就会立刻,引爆,我们全部将会葬生在这个破地方,我们的尸体,会支离破碎,惨不忍睹!”南玥椿说得狰狞,“也许陆漫漫会亲临现场,来看看这片废墟,或许在疯狂的哭喊着寻找,寻找到,莫一诺的一只眼睛,一个器官,一条腿,一只胳膊……”

“南玥椿!”莫修远脸色巨变。

这种变化,她的生活环境下,看得太多了。

无非就是,杀人而已。

她很小就看到她父亲杀人了,一枪爆头,她不太怕,反而会无比的兴奋。

她父亲之所以会偏爱她就是因为,她的冷血和残忍。

“说真的,如果你还想让莫一诺多活一会儿,其实我也可以让我们大家都多活一会儿。”南玥椿突然笑了,笑得妩媚,她说,“这辈子,死之前,我有一件很遗憾的事情,一直没能如愿。如果你满足我,可能或许,我们都还能多看看这个世界。”

“你说。”莫修远紧捏的拳头,在逼迫自己冷静。

他需要点时间,找南玥椿的漏洞。

他需要时间想清楚,怎么在四个雇佣兵的枪支弹药下,保证一诺的决定时间。

“我们是不是从来没有上过床?!”南玥椿问他。

莫修远眼眸一紧。

“如此为陆漫漫守身如玉,我真是的吃醋吃够了!我这么一个大活人,跟了你3年多,你连看都不看,憋死了都不让我给你解决,你觉得,我是不是应该憎恨应该愤怒?!”南玥椿狠狠的问他。

这些年。

这么多年,哪一次她的明示暗示,他看过一眼。

他甚至最后,搬出了和她居住的地方,一个人住。

故意离她远远的!

这份耻辱,这份天大的耻辱,每每想起都会让她恨不得杀人,可是陆漫漫,陆漫漫那天,还如此高调的对她说,只要她想,莫修远就会乖乖的爬上她的床,只要她勾勾手指,莫修远就会去……

多么讽刺!

真是天大的讽刺。

她就算脱光了站在莫修远面前,莫修远也不会碰她丝毫。

“所以,我们还可以上床。”南玥椿嘴角一笑,笑得尤其的,疯狂。

莫修远紧握的拳头,越发的用力了。

他说,“你以为男人随时都可以吗?”

“不试过怎么知道?!”南玥椿问他,“不试过你怎么知道,你的对我毫无反应。”

“不用试。”莫修远一字一句,“我对你,不会有兴趣,不会有任何身体上的性趣!”

“所以,就算到这个地步,你也不愿意和我上床了是吗?”南玥椿冷冷的问他。

眼神中的愤怒,毫不掩饰。

“不愿意!”

“莫修远,不就是上个床而已,谁没有和几个人上过床,谁没有和别人发生过几次关系?不伤身体的事情,何必非要弄得这么高洁,何必非要这样的去排斥!我还能有机会让你在上我的过程中,杀了我!多好的方式,为什么你不用?!”

“我这个人已经很不干净了,肮脏的灵魂配不上陆漫漫!我唯一能够在她面前大声告诉她的事情只有,我的身体由始至终都只属于她,没有任何一个女人碰过,我唯一干净的地方,我唯一觉得我还可以有点的干净,我不会弄脏了。”莫修远说,说得直白无比。

南玥椿笑了,深深的笑了。

“莫修远,你以为你身体干净的,陆漫漫就会接纳你。你就算再干净,陆漫漫也会恨透你!”

“我只是不想让陆漫漫失去了本来属于她的东西。我会帮她好好保护好,即使,她不要了,也没关系。”

“果然,果然……”南玥椿又笑了。

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爱得这么深。

爱陆漫漫爱得这么这么深。

也真是够了。

她想,选择今天这样的方式结束,果然是最好的方式。

她至少可以心里平衡那么一点,她到最后和莫修远死在了一起,她甚至带走了陆漫漫最珍贵的一切,她觉得值得了,真的值得了!

反正。

她父亲的叛变,也已经让他们家,株连九族了。

她早晚活不了。

所以到此刻,还能够拉上人垫背,还能够报复到生前所有没有能力报复到的人,真的值了!

她说,“好了莫修远,我们就这样结束吧,我们从此以后,黄泉路上,最好别见!”

她眼眸微动。

手势刚起。

“南玥椿。”莫修远叫着她的名字。

南玥椿说,“给你一分钟,你可以好好和莫一诺,说说彼此的遗言。”

“子兮。”莫修远叫着莫子兮的名字。

南玥椿忍不住笑了。

到最后一刻,莫修远果然最在乎的,还是莫子兮,还是莫远离的孩子。

所以这个男人,注定了他这辈子的悲哀。

注定了,他到死都不可能取得陆漫漫的原谅。

她抿笑着,那一刻终究还是有些得意。

不管如何,至少让她知道莫子兮比莫一诺更重要,这样就够了。

她不管前因后果。

她只需要知道,她的儿子比陆漫漫的女儿更重要就好。

她眼眸看着莫修远。

看着莫修远的眼神紧紧的放在莫子兮的身上。

莫子兮听到莫修远叫他的名字,他抱着南玥椿的脖子,回头看着他。

“还记得爸爸曾经给你说过什么吗?”

莫子兮墨绿色的大眼睛看着莫修远。

“爸爸是不是告诉过你,在面对任何事情的时候,都不要害怕?”莫修远问他。

莫子兮点头。

“答应爸爸,什么都别怕。”莫修远一字一句安慰他,安抚他。

莫子兮这次,狠狠的点了点头。

他回头,将南玥椿抱得更紧了些。

南玥椿感受到莫子兮对她的靠近。

不是没有对莫子兮的感情,毕竟怀胎十月,毕竟陪着他一起长大,一手带大,不会没有感情。

她只是看透了很多事情,只是逼疯到了这个地步。

她不想留下莫家的遗孤,唯一的遗孤,她想就算她和莫修远死了,但叶恒也有可能会辅助莫子兮上位,而一切,就没有达到她要的报复,她要的彻底报复,她要的毁了莫家的江山断了莫家的子孙!当然,她还需要莫一诺陪葬,她的孩子没了,陆漫漫的孩子,更没有资格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这一刻。

作为母亲,她还是将子兮紧紧的怀抱住。

她说,“子兮,别怕,妈妈会一直陪着你。”

莫子兮就这么抱着她,不说话。

莫子兮在莫修远对他的培养中,本来就不多话。

很多时候,都是在接受,不断地接受,他的传输和教育。

南玥椿安抚了一下莫子兮,反正都已经下定的决心,她也不会因为一点点的心软和怜惜就会改变,所以她又恢复了她冷血无情,她说,“安慰了子兮,不打算安慰一下你的莫一诺吗?她可是哭得撕心裂肺,她可是怕得要命!你说你这样的举动和表现,要是让陆漫漫知道你终究将子兮放在了第一位,她会不会疯?!”

“对了,陆漫漫知道我的一切计划,我还给陆漫漫说,我说你想不想知道子兮和一诺在莫修远的心目中谁更重要,还真是有些遗憾,没能让她看到这么一幕。”南玥椿猖狂无比,显得那般的自以为是。

莫修远惨白的脸色突然笑了一下。

笑容,在如此的环境下,显得如是的狰狞和阴森。

南玥椿觉得蹊跷的那一秒,整个人突然顿了一下。

突然顿了一下,不相信的僵硬着身体,一动不动。

莫修远就这么冷冷的看着她。

看着她神情的变化越来越明显。

她那一刻,惊讶得说不出一个字,只是这般僵硬的看着莫修远,看着他站在自己面前,看到他满身都是伤痕却还是那么高高在上的站在她的面前,显得那么的不可一世!

不!

最后一刻,她不能输。

她都机关算尽,她都已经策划到了这个地步。

她不可能输。

她不可能输在,自己亲生儿子手上。

是什么时候……

莫修远教会莫子兮,杀她的!

她分明感觉到,一股凉意,直接注进了她的脖子里!

是什么时候?

莫修远让莫子兮,出手杀他的亲生母亲!

而她每天无时无刻不陪在莫子兮的身边,照顾他的起居,照顾他的生活,陪他谈心陪他成长,他却从来没有给她透露一点点,莫修远教他杀她的事情。

她不相信,这一切会这么发生。

她不相信,莫修远会未雨绸缪到这个地方,居然想到了这么,保险的一个方式。

她会防备所有人,唯独不会防备,莫子兮。

不会防备自己的亲生儿子。

她果然是,技不如人。

果然是,最终都栽倒了莫修远的手上。

她僵硬着抱着莫子兮的身体,开始有些晃动。

眼前开始一阵一阵的黑。

但是。

莫修远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

以为杀了她,就会结束吗?!

他错了。

她没料到自己的结局会这样但她也给自己留了后手。

她恶毒的笑容,在嘴角还未彻底绽放,整个人猛地一下倒在了地上。

将莫子兮狠狠的压在了身下。

与此同时,莫修远一个健步上前,迅速一下将莫一诺环抱在自己怀抱里,雇佣兵直接对准了莫修远的身体。

“你们的雇用人已经死去,如果还想活命,我劝你们马上离开!”莫修远将一诺抱紧,狠狠的开口道。

那一声。

终究雇佣兵还是开枪了。

打在他的后背上。

他身体抖动了几下,狠狠的将一诺抱在怀抱里。

莫一诺被枪声惊吓着,这一刻,反而不敢大声叫了。

她就这么看着白眼狼叔叔,以她想象不到的速度,跑到她的面前,紧抱着她的身体,她那一刻,有了一种她当时还小还找到不词语去形容的感觉,后来她才知道,那叫安全感,那种感觉,是安全感。

“这里到处都埋了炸药,你们不会这么想要一起陪葬吧!”莫修远再次怒吼着。

雇佣兵突然收了手枪。

他们虽然游走在生死边缘,见惯了生死离别见多了血腥残忍,但终究,他们也是人,不管被怎么训练被怎么洗脑,他们还是人,人都会有,求生的欲望,人都会有,想要活下去的念头。

几个雇佣兵迅速离开。

没有停留。

反正,雇用人一死,他们的雇佣关系,就算结束。

莫修远看着雇佣兵离开,后背上的防弹衣,大概都已经扭曲了,他此刻身体的疼痛,无法形容!

他隐忍着,将莫一诺放开,温和的声音安慰道,“没事儿一诺,我带你去见你妈妈。”

“白眼狼叔叔……”莫一诺叫他,那一刻是真的相信,他会带着她去见妈妈。

莫修远低头,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的双手,开始帮一诺解开厚重的绳子。

如此突然安静下来的仓库,突然响起了,秒表的声音。

莫修远整个人一下怔住了。

莫一诺诧异的看着他,看着他突然僵硬的手指,突然就没有给她解开绳子了。

“白眼狼叔叔,你帮我解开,我一身好痛。”莫一诺催促。

莫修远那一刻似乎才回神,才让自己在某一秒的空白档,回到现实,猛地蹲下身体,俯身在地,看到一诺坐在的那个椅子上,一颗定时炸弹,目前还有,360秒,倒计时!

终于。

光明来临之前,天塌了。

一瞬间,彻底……塌了下来。

莫修远起伏的情绪,在那一刻终究有了反应,身体在颤抖,不停的颤抖。

颤抖到,他甚至不敢去碰那个炸弹,不敢去看,是不是存在引线,可以剪断!

“白眼狼叔叔,你趴在地上做什么?”莫一诺单纯的眼神,看着他,然后问她,“你是身体不舒服吗?”

不是。

不是身体不舒服。

是……

悲哀。

莫大的悲哀!

承受不过来。

“你要是不舒服,你就休息一会儿吧,我可以等等你的。”莫一诺善良而体贴的说道。

她觉得白眼狼叔叔今天的身体很不好。

脸色好白,手臂上还有血。

他需要休息。

莫一诺的声音,单纯的声音,让莫修远真的,崩溃了。

她不知道,她现在面对的是什么,她以为,他会带她去见妈妈……

而他,是不是又要失言了。

一次又一次的。

失信于陆漫漫。

这次。

就算他死了下了十八层地狱,也不可能在看到陆漫漫的,回眸一笑。

他甚至在想,他也不用轮回了,生生世世,都不敢,再次出现在和她同一个人世间里面。

“爸爸。”莫子兮挣脱开了南玥椿的身体,从地上爬起来。

莫修远努力让自己,在两个孩子面前,不那么狼狈。

不那么狼狈……

他说,字字句句的说道,“子兮,快走!”

“爸爸?!”

“快走!”莫修远说,“从这里跑出去,能跑多远就多远,不要回头,不管听到任何声音,不要回头,一直跑一直跑,直到,你看到人群,直到有人将你,送回去……”

“爸爸,你呢?你和姐姐呢?”莫子兮小小的个子站在他面前,“你和姐姐不走吗?还有妈妈呢?她昏迷不醒,我们不带她离开吗?”

“不要再让爸爸给你解释任何原因!现在马上离开,马上!”莫修远怒吼。

莫子兮第一次看到自己爸爸发这么大的脾气。

他咬着小嘴唇。

起身跑了出去,小短腿跑得很快。

他一向很听话,一向很听爸爸的话,所以他没有回头,一直向前,没有停留,跑得很快很快!

莫子兮离开了。

离开了……

剩下了。

他和一诺。

一诺看着莫子兮的背影,“你不怕他走丢吗?他还那么小!”

这个时候,单纯的莫一诺,还在傻傻的关心别人。

他颤抖的手指,摸着一诺幼嫩的脸颊,一点点,怕把她的小脸蛋弄脏一般的小心翼翼,他说,“一诺,你要不要叫一声爸爸?”

莫一诺皱眉。

莫修远尽量让自己笑了笑。

他此刻其实脸色很难看,笑起来的样子一点都不帅,反而,很恐怖。

莫一诺嘟嘴,一口回绝,“我不要。”

原来不要啊。

莫修远嘴角的笑容并没有隐退下去,他依然让自己看上去,在笑,在逼迫自己笑。

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妈妈没有让我叫你,我就不会叫你的。你就是白眼狼叔叔,林叔叔才是我爸爸。”莫一诺很坚决,在对待这个事情上,分明很有原则。

“嗯。”莫修远点头,“好,林初辰才是你爸爸,而我,不配当一诺的爸爸。”

莫一诺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她还小,不太明白大人的情绪,但是她知道,这一刻的白眼狼叔叔,很不开心。

否则,他不会哭。

她想要去帮他擦眼泪,但是她的小脚小手,动不了。

她有些不开心说道,“你要是现在带我去见妈妈,我可以考虑叫你。”

莫修远摸了摸莫一诺的头。

他可能没了这个机会……

------题外话------

好啦,应你们的要求,凌晨更新。

会有二更来袭的。

时间待定!

其实不会太晚的,宅觉得。

好啦,小宅要睡个好觉出门浪里格浪了!

群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